电影”搭错车“《酒干倘卖无》

发布时间:2016-01-19 02:32 阅读量:155 日记本:《个人日记》

烟花易冷, 雪已纷,枝扣樱红分外娆。

若笔倾颜丹青画,铁骨柔情台海潮。

问谁又响起“酒干倘卖无”?

(“酒干倘卖无”是一句闽南语,大概意思是说“有酒瓶子要卖吗。闽南、台湾一带收购废弃的空酒瓶子,再卖到废品回收站里赚点小钱的人,都是一边走街串巷,一边高喊“酒干倘卖无”,若有谁家里有空酒瓶子要卖,就会叫住这收购废品的人),“酒干倘卖无”是一部1983年台湾电影《搭错车》主题歌。

窗外,寒风习习,昨天打开电脑浏览网页,不经意间浏览到“搭错车”这部大陆电视剧。蓦然....依稀的画面,感伤的剧情又把我带到83版台湾电影《搭错车》......依稀了泪泉,传承了恩泽!一支短笔,徘徊所思,独步宣纸---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爱”的一部电影,无法用修修来书写“爱”的一部电影,男主人翁燃尽自己的青春和生命来雕灌女主人翁生命和成长、荣誉和光环......

电影讲述了一个退伍老兵哑叔与弃婴的故事。退伍老兵以捡拾破烂为生。1958年冬天的一个清晨,哑叔在高级住宅区捡回一个被遗弃的女婴,取名阿美。此后,哑叔又当爹又当娘,父女二人相依为命,在艰辛贫困的日子中挣扎,凭借着微薄的收入将阿美抚养成人。在青年作曲家时君迈的帮助下,阿美成了一名红歌星。不料阿美成名之后,竟然遗忘了哑叔对她的恩情。在一次演唱会上,时君迈在阿美家附近的时候想去看看阿美的父亲,走到阿美父亲的窗前,邻居给时君迈讲述了阿美父亲从小用《酒干倘卖无》的小号声来逗阿美欢乐,时君迈得到了灵感,没有见阿美的父亲,而是立马回到家里,为了唤醒阿美,为她写了一首歌,就是这首《酒干倘卖无》。时君迈在演唱会前几天把歌寄到了她手里。阿美看了歌词,痛哭流涕,她不停地学唱那首歌,父亲辛苦抚养她长大的一幕幕全都如潮般涌向眼前。阿美没有遵从经纪人的安排,演唱了这首《酒干倘卖无》,虽然触怒了经纪公司,却坚定地表明了她对自己过去人生的歉疚和忏悔,痛悔自己在人生道路上搭错了车。

不管我们今天身在何处?我们都要懂得感恩---感恩赋予我们生命的人,我们一直沐浴在这厚重重叠的恩泽里,浮花落叶似水流年……厚重的足迹载满重叠的风霜,曾经伟岸,如今发如霜……羊有跪乳恩,鸟有反哺情!

不管是曾经一起走过的日子,还是现在重新拾起的深藏,不管现在和以后走了多远、走了多久,都要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时光,不管是人还是物,珍惜现在、依然同行......我们要懂得且行且珍惜!(爱)......

退伍老兵哑叔用青春雕刻了沧桑的岁月,沧桑呵护了阿美花季一样的青春和生命,花季的青春和生命承载了沧桑岁月的希望和力量。希望和力量烙印下那永远熟悉的声音:

酒干倘卖呒

酒干倘卖呒

酒干倘卖呒

酒干倘卖呒

多么熟悉的声音

陪我多少年风和雨

从来不需要想起

永远也不会忘记

没有天哪有地

没有地哪有家

没有家哪有你

没有你哪有我

假如你不曾养育我

给我温暖的生活

假如你不曾保护我

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是你抚养我长大

陪我说第一句话

是你给我一个家

让我与你共同拥有它

虽然你不能开口说一句话

却能太明白人世间的

黑白与真假

虽然你不会表达你的真情

却付出了热沉的生命

远处传来

你多么熟悉的声音

让我想起

你多么慈祥的心灵

什么时候

你再回到我身旁

让我再和你一起唱

酒干哪淌卖呒

酒干哪淌卖呒

酒干哪淌卖呒

酒干哪淌卖呒

多么熟悉的声音

陪我多少年风和雨

从来不需要想起

永远也不会忘记

没有天哪有地

没有地哪有家

没有家哪有你

没有你哪有我

假如你不曾养育我

给我温暖的生活

假如你不曾保护我

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酒干哪淌卖呒

酒干哪淌卖呒

酒干哪淌卖呒

酒干哪淌卖呒

没有天哪有地 酒干哪淌卖呒

没有地哪有家 酒干哪淌卖呒

没有家哪有你 酒干哪淌卖呒

没有你哪有我 酒干哪淌卖呒

是你抚养我长大

陪我说第一句话

是你给我一个家

让我与您共同拥有它

电影”搭错车“《酒干倘卖无》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