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红粉

发布时间:2016-01-18 13:33 阅读量:22 日记本:《个人日记》

太阳红粉

赵光耀

汤铭盘所云:日日新。用于太阳再不为过,因为每天都有一个新鲜的太阳。德谟克利特所说:人不能同时钩着两个日光,因为自从后羿射日后天上只有一个太阳。但凡例外,诸如海市蜃楼、沙漠奇光,在月下,在水中,在冰上,等等,都有太阳长了双眼皮一样,学那李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平素常,丁玲描写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晃眼以外,我们日常所见,就色自然,演化红日、白日和黄日,各不相同。

假以时日,在2016年1月17日的下午,驱车西行,只见南窗光影,温温碧玉,舒舒畅畅。美高心境,关乎内心宁静致远,更胜一筹的是关注眼前的自然美景。那是太阳的杰作,用粉色作伴身边,有粉色太阳轻轻地掠过冬日的树木。没有曹操乌鹊绕匝,只有汤显祖牡丹粉梦,还原欧阳修醉翁亭记的意境,真想跑到宝丰商酒务看一看程颐作那酒监时,如沐春风的感觉。也曾想到九九艳阳天的心境,明媚自在。但是画家构思,光有光秃树木和太阳,也有百转千回的路径。不必想那马致远,古藤老树昏鸦,太过凄凉。即便是冬令,太阳少了炙热的能量,但可以妆扮温暖一些。多情自古伤离别的柳永不曾遇见这和美的时光,不然,冷落寒冬,感动于天日造境,让粉色的天空唤醒内心记忆,草长莺飞,鹰城的春天脚步声也接踵而至。这一刻,莫名其妙的感觉,在粉色太阳停经的天空中水润彩粉一样,充满了我的眼睛。

太阳红粉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