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特殊的送行

发布时间:2016-01-02 10:30 阅读量:51 日记本:《个人日记》

文/听雨轩儿

心疼是那么无助的感受;心疼是那么压抑的感觉;心疼是那么残酷的的体悟。——题记

2015年12月30日午后1点30分,载着校领导的车子在疾驰。谁也不会想到今天我们是要为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送行。也许“送别”一词更恰当,可是,我真的不想用它,真的。

为了不错过最后的相见,我们打出了时间提前量,20分钟后,车在城郊的高速路口停下。等待是漫长的,等待是沉闷的......

终于,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停在我们的车后。打开车门的一刹那,虽然我们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是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后排的车座拆除了,孩子静静地躺在那里,意识已经模糊,不能说话。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睁着,他一定特留恋这个美丽的世界,父母亲人、老师同学。几天的时间,一个活波可爱的男孩儿,俨然被病魔折磨得濒临死亡。怕孩子冷,更是不能耽误他们的行程,看过男孩儿就赶紧关上车门。

默默流泪的母亲、嘶哑悲鸣的父亲、心疼无助的我们。是这个冬季我记忆中最悲惨的画面。

平安夜,承载着千家万户的幸福喜悦。那天晚上,孩子的班主任老师接到孩子父亲的请假电话,说孩子的脖子有点歪,明天给孩子请一天假,去医院检查。转眼就到了星期一,上课的时间到了,还不见孩子的身影。老师有些着急了,拨通了孩子家长的电话,询问孩子的病情。“今天还要拍片确诊,可能情况不太好。”

班主任老师及时向校领导汇报了孩子的情况。校长马上召开了领导班子会议,会议主题就是研究帮助孩子一家渡过难关。这个孩子是外地务工人员的子女,来自河南,五年级的学生。父母以收废品为生,家境不是很好。我们决定首先在校内组织捐款,同时向教育局打报告,号召全区教育系统为孩子募捐。

星期二,校长再次电话询问孩子的病情时,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孩子父亲撕心裂肺的哭声。半天他哽咽道:“孩子的病已经确诊——小脑脑干恶性肿瘤。已经没有手术的价值。手术的两种结果:一、孩子可能下不来手术台。二、术后最晚3——5个月复发,也是死亡。我和他的母亲已经决定保守治疗。明天,办完手续,直接赶回老家。否则,再耽搁就只能抱着孩子的骨灰回老家了。”撂下电话,校长一脸凝重,深情的对我们说:“可怜的孩子,没有给我们机会。孩子在我校读书快五个年头了,我们送送孩子吧!”于是才有了这次特殊而令人心疼的送行。

那天晚上,我们还是接到了最不愿接到的消息。

第二天,也就是2015年的最后一天。天刚刚放亮,通往教学楼的甬路上,学生们向往常一样三三两两或交谈或疾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情,因为今天是他们盼望已久的跨年联欢会。

望着学生们幸福的背影,我的心如同这雾霾弥漫的天空,怎么也晴朗不起来,我知道:一个男孩再也不会从这里走过,再也不会......

愿相遇的每个人都健康平安幸福!

一次特殊的送行的评论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