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上,演绎曾经的我们

发布时间:2015-10-17 18:59 阅读量:51 日记本:《个人日记》

最平常不过的课堂,一如既往的老师激情、入情、忘我地嘶喊着,仿佛只用三分力气便通过空气这种媒介将声音捶打在软弱的耳鼓膜上,这远远不是他所期望的,他更愿意将这种声音化成一把雕刻刀,将他毕生所学一字不差的刻在心头,好让你铭记更长时间。

在老师费力而且大声的高音中,而我的同桌,困乏至极。他双手摊开,用一个舒适的姿势将手放在紧闭的课本上。此时的手是费力的,它作为一个支杆支撑着整个身体的平衡。若如稍微一动,全身就会倾斜而失去平衡,因此我必须小心翼翼——不能大声,不能乱动。这恰恰是我拿手的。

在看他时,只见他挺着背,头稍微下倾,眼睛是闭非闭着,似乎用尽全身力气将眼睛睁开,不过几秒钟就微微合上。他合上眼睛的眼皮是跳动着的,像极了打鼓过后的鼓面,这也证明他内心纠结的程度。如此反复了十几次,索性放开,任它去吧!这下眼睛该感谢主隆恩了,不用开着闭着的麻烦了,因此也放心而又大胆的闭了。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好景还不算长——至少我这么认为,无奈老师的嗓音忽然高了一截,无情的声音玩命的敲打这他的耳骨膜。他双眼一睁,身体一颤,头一抬,挺身而坐,似醒非醒的神情忽然转变成全神贯注——这大概早已成为条件反射了。这种转变速度要让生理学家为之一振了。他挺着身,抬着头,好似要努力地汲取知识的养分了。在人类众多的敌人之中,最大的莫过于疲乏了。过了不久,他双手举高,无条件宣布投降——他又在筹谋怎样睡会更舒服些。他入睡的姿势似乎变了,又似乎没变。他身体仍然挺着,眼睛闭着,头开始了连贯动作,不停轮回的低头,抬头,这动作像极了信奉耶稣的基督教徒膜拜耶稣的动作,其谦卑程度明显略显一筹。只知道,世俗中只有地位、金钱会连番升级,从未想过睡觉的姿势也会升级。抬头,低头无数次后,将脖子折磨透顶。他终于将胳膊蜷缩成一团,将头轻轻放上,微微入睡。这下舒服多了。看来姿势的升级可以更加舒服,而地位、金钱的升级能改变什么?此刻的他,已经全身摊在桌子上,而大脑必须的留意着,必须防备着老师防不胜防的身影,被逮到就惨了。他的脑中上演着睡与不睡的两个意念无形而又残酷的战斗。在人的极度困乏中,只有意念残存心中。在纠结中,他的额头已经渗出了汗。

突然,下课铃声响了,这场战争终于宣告结束,他放心、欣喜的睡去了。我为他的解脱而鼓掌。

像极了曾经的课堂,像极了曾经的同桌,像极了曾经的我。课堂上上演着曾经的我们,只是时光一去,流云散去,我们都已经去向属于我们的地方。

qq2393324005

课堂上,演绎曾经的我们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