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吹起的那些轻叹

发布时间:2015-05-21 08:16 阅读量:101 日记本:《个人日记》

毕业一个多月了,我习惯了说“本科的时候”,我开始回忆起大学里和好友周末带着一张公交卡身无分文地去逛北京的大街小巷,想想一点儿都不后悔,不然现在就是打死我也挤不出那么多时间去闲逛了,我得下乡调研,我得写案例,我得学英语。大学里的那些人、那些事儿让我每每回忆起来的时候都觉得蛮幸福的,这是属于我的小小的幸福。

看着别人毕业,觉得主题是伤感和离别;到了自己毕业,觉得满脑子都是忙碌和不知所措。持续了四年的生活状态结束了,一种全新的生活在等待着我,我要学会一个人承担,学会一个人委屈,学会一个人坚强,学会一个人生活。四年间经历过的那些事,刚开始总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到最后放不下的也得放下了,因为我知道,尽管心里一直喊着“别错过,别错过”,到头来该错过的还是错过了。

我最快乐的日子是什么呢?想想应该是宿舍里大家肆无忌惮的玩笑,周一到周五的某一天和好友扔掉书本去玉渊潭看樱花,小小的宿舍里几个人蜗在一起看电影,然后一通乱侃,也曾经一个人一身素装坐上公交地铁跑去戒台寺里出神或者是去十三陵外面看深深浅浅的桃花。最喜欢的应该是植物园,性价比最高,5块钱就可以让你从身体到心灵得到彻底的放松,尤其是早春时一树的山桃,还有湖面上那一枝斜倚的杏花。

我最忧伤的日子呢?好像记不得了,但肯定经历过,而且还是时不时的,归结起来讲无非就是那些事与愿违、物是人非罢了。这些东西经历的时候并不忧伤,因为没有时间和心情忧伤,只是过后想起来的时候伤感罢了。

7月份一直在外面行走,四川、北京、陕西,来回周折,虽然也有新奇,但终究还是累得多,因为人事。其实走走也好,看了那么多人那么多种生存状态,知道了除了自己和熟悉的人以外,许许多多的陌生人是如何生活的。他们的故事时常让我感动,因何而感动,我自己竟也不知道。这一个月我两次跨越了秦岭,走过了四川盆地、华北平原和黄土高原,觉得人是那么神奇,一天之内竟可以南北东西。我的心总也跟不上我的脚步,往往到了一个地方,思绪和情感还停留在刚才。不知道为什么,没来由。

喜欢黄土高原上的蓝天白云,晚上皎洁的月光,站在院子里,抬头望苍穹,好久回不过神来。躺在窑洞里,觉得自己好像回归了原始的本真,人最早穴居于厚实的山洞,多么安全的感觉。我相信那个穴居山洞的人走出来的第一步一定是战战兢兢的,因为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是安全还是危险。那家的阿姨好热情,完全把我们当成了自家的孩子,无需客套,尽管吃喝住玩,这里就是你的家了。这就是气度,金钱上的丰腴还是贫瘠已经完全没有了意义,这才叫大气度。

说到大气度,我欣赏兵马俑的那句宣传语:opening soon。许多人说进了1号坑就被震撼了,确实如此。看着那些或站或躺的兵马俑,我暗自心惊:地上一个显赫的大秦,地下还有一个浩浩荡荡的王朝。亚蕾说:“繁华不过一杯沙”,我说,在这里应该说是一抔土。这就是历史的力量,也可以说是时间的力量。壶口瀑布也有气势,不过不同于秦陵,因为秦陵还有文化的积淀在里面,在这里我可以看到一个王朝的兴衰起伏,壶口瀑布的气势过于短小和轻巧无力了。不过一个是自然景观,一个是人文景观,二者的功能本来就不同,这样比起来就有点儿牵强了,只能说是各有千秋。

西安应该是和北京最为相像的一个都市,或许都是王朝古都的缘故,咸阳、骊山、灞桥、临潼,这些从唐诗宋词元曲里走出来的字眼儿,总是让我从早已枯竭的脑海中去努力寻摸李白、杜甫、白居易。还有大雁塔,本是玄奘译经之所,后来又被迫附上了多少文人的仕途梦,不知道它能否承受得起。鼓楼不高,但精雕细琢,已经褪去光泽的旧木里散发出来的是梦回大唐的绮丽繁华。

毕业搬宿舍,从东区到西区,所有的东西能扔的尽量扔,能压箱底的尽量压箱底,竟然找不到一本书看了。回家后去书店,大脑里没有思考,径直走到了散文的书架下,一眼就被“朱天文”几个字吸引了,取下来,装帧很美,淡淡的那种,一树淡淡粉粉的桃花,零零乱乱地开着,树下站着一个芳华女子,梳着两个麻花辫,一双清澈的眸子藏在齐刘海下,好像梁间的燕子怯生生的,却又掩不住流露出的灵动与清澈。铺张报纸,坐在地上,两个小时就过去了,然后就是回家吃饭,感觉心里湿润了许多,觉得这才是属于我的生活。

好久没有写日志了,整天都在写案例,写的都是别人的生活,都快忘了自己的生活怎么写了,也想不出合适的题目,索性随便起了一个,和哪个都不相干。

生命吹起的那些轻叹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