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高发地,不容高腐败——滁州市开发区腐败案件集中、频发的缘由及其警示

发布时间:2015-04-27 08:21 阅读量:870 日记本:《反腐篇》

经济高发地,不容高腐败

——滁州市开发区腐败案件集中、频发的缘由及其警示

傅国河/文

2014年4月底,安徽省纪委对外宣布:对滁州市苏滁现代产业园管委会主任、党工委副书记邢高涉嫌严重违纪问题立案调查。当时,滁州正处在前市委书记江山因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的舆论风尖浪口上。邢高被立案调查,无疑又加剧了这场舆论风暴的狂澜。一时间,无论是官场,还是坊间,议论纷纷,各种传言也不胫而走。

经济开发区也在此时,更多地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和议论的中心。

开发区,享有国家特定的优惠政策,是人才、资金、技术、土地等资源的重要集中地。它们既是城市建设的前沿地,更是经济建设的主战场。

惟其如此,开发区建设的背后潜藏着巨大的利益输送,也往往成为腐败的重灾区。

2010年2月,南谯工业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委员庆保荣因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2011年8月南谯工业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张林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二万元;2011年12月南谯工业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张如健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二万五千元。

2011年4月,滁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土地规划局原局长袁丽萍,因涉嫌滥用职权、受贿罪被滁州市检察院指定来安县检察院提起公诉。来安县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袁丽萍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零6个月。

2012年3月,来安县有关部门受理涉及开发区案件举报线索14件,立案11件,给予纪律处分7人,移送司法机关11人。

2013年12月24日,原全椒县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副县长仇培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由滁州市纪委立案调查。2014年7月,仇培被来安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没收财产十万元。

2014年9月24日,全椒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局原副局长陈家春,因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3万元。

2014年10月,南谯工业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邓元松涉嫌贪污、受贿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同期,南谯工业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张思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立案调查。

开发区一把手腐败,并由此牵涉或者挖掘出的下属部门、基层单位的主要负责人腐败案件呈现出明显的增加。

开发区成腐败重灾区,已然成为我们不容回避的事实和问题。

邢高:初查受贿数百万

东风吹来满眼春。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的改革开放走到了何去何从的关键时刻。1992年春天, 已经88岁高龄的邓小平,开启了他的“南巡之旅”,踏上了自己倾注着巨大感情和精力的南中国的土地。老人带着他睿智的眼光和宽广的胸怀,发表了石破天惊而又振聋发聩的“南方谈话”。从此,中国的改革开放进入了一个全新的辉煌时代。

正是乘着这股瑞丽的东风,1992年6月,滁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为安徽省首批省级开发区。如今,开发区已经完成了一期规划11平方公里的建设,定位为滁州新城区,发展为滁州市“南移东拓”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开发区二、三期规划面积40平方公里,目前也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中。这,就是苏滁现代产业园。2011年4月,国务院正式批准滁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升级为国家级开发区。从此,滁州又增添了一张国家级“城市名片”。

就在这滁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蓬勃发展的时期,2006年12月,时年50岁的邢高由滁州市交通局局长调任副厅级的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一职。2013年5月,又调任苏滁现代产业园管委会主任。此前,自1998年8月起,邢高担任过滁州市商务局党组副书记、局长,2002年6月起任滁州市交通局党组书记、局长,其间还兼任安徽滁宁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邢高涉嫌受贿一案经安徽省纪委移送,安徽省检察院于2014年8月4日对其立案侦查,并采取了刑事拘留强制措施。8月21日,安徽省检察院作出决定,以涉嫌受贿罪正式将其逮捕。此事,一直是媒体报道和坊间议论的焦点新闻。

“邢高为人挺好啊,怎么会出事呢?不会吧?!”“去年四月份我也接触过姓邢的这个人,看他的形象就是个贪官!”滁州网友“牛奶瓶盖nice”和凤凰网四川一网友的网络留言,泾渭分明。这种激情式不加分析的网络评论,虽不能全面反映出邢高的真实面目,但邢高“边腐边升”倒是不争的事实。

安徽省检察院初步侦查的情况表明,邢高在担任滁州市商务局局长、交通局局长、滁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他人所送财物折合人民币数百万元,并为其在工程项目承揽、工程招标、合同签订、拆迁协调、工程款支付、融资借款等方面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涉嫌受贿犯罪。

案情还在侦查,法律必将对其腐败作出严厉的惩罚。

仇培:滥用职权受贿百万

和邢高涉嫌犯罪一样,全椒县经济开发区原管委会主任、副县长仇培,也是一个“边升边腐”的典型。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100多万元,并涉嫌滥用职权,在2014年7月,被来安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没收财产十万元。其受贿的非法所得全部予以追缴。

生于1961年3月的仇培,落网前担任全椒县政府党组成员、副县长。其东窗事发,以及所犯罪行,主要源自于担任全椒县台办主任和他2007年至2012年担任全椒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期间,收受贿赂达百万元之巨。他和开发商、建筑商、承包商等瓜葛不断,一步步跌入了犯罪的深渊。

1993年组织上加强对台工作,调仇培任县台办主任。当年,县政府对台办争取台湾赈灾棉衣订单,并交由全椒县服装厂生产。事后,服装厂厂长马某送其4万元感谢费。对于这笔钱,仇培心里很是矛盾,没敢带进家门。当晚,他把钱带到办公室,呆了很久,不知所措,交了不甘心,不交又不放心。在恐慌几天后,还特意买个了新铁皮文件柜把4万块钱藏了很长时间。最终,侥幸、贪婪占据了上风,使其越走越远,越滑越深。在以后的几年赈灾棉衣生产上,马强给其多少,就渐渐心安理得收下了。先后收受其贿赂19.5万元。

2007年安徽豪业通讯有限公司入驻全椒经济开发区,主要生产移动通讯基站设备。公司负责人范某经常做一些社会公益活动,慢慢地就和仇培熟悉和交往起来。作为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仇培在公司建设前期,帮范某选了一块位置较好的地块,并在后来企业正常经营中涉及开发区事务时提供及时、周全的服务。为搞好关系和行使便利,2011年春节期间,范某到仇家以给孩子压岁钱的名义送给其2万元现金;2012年春节期间,范又以给孩子压岁钱的名义送给其4万元现金。2013年春节,更是一次性送了6万。仇培都一一收下。开始,仇培也拒绝过。2009年春节,范某请仇培到他厂里吃饭。饭后,范某为感谢仇培对豪业通讯的支持,送其现金1万元。仇培一时推脱不掉,就收下了。年后,仇培又觉得拿他的钱不妥,就和范某商量以豪业通讯的名义捐给了全椒残联的爱心协会,去救助一个特困家庭。

当时的仇培对党纪国法尚有一丝敬畏之心。可他没能遏制住自己的贪欲,不仅在后来收受范某12万贿赂,而且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心安理得。

2010年以来,全椒县莲花山庄居民刘某俊在全椒开发区承包“高竹园”地块土方平整工程、袁某忠承包“君鸿纳米”土方平整工程、陈某承包“德泰钢构”地块土方平整工程期间,分别找到仇培要求帮忙给予油差补贴。仇培在接受钱物或其他人说情后,违反全椒县人民政府的相关规定,决定给刘某俊发放油差补贴85万5千余元、袁某忠7万4千余元、陈某29万3千余元,计122万4千余元。案发后,其3人退还了全部非法所得。

期间,刘某俊等人为了和仇培搞好关系,并感谢仇培在拨付工程款时给予关照,于2009年一天送给仇培现金2万元。2012年4月,刘某俊为了感谢仇培在油差补贴上的帮忙,又送给仇培现金5万元。

此事,仇培涉嫌滥用职权,又添一项罪名。

仇培,为自己的贪婪付出了代价。他涉嫌滥用职权和受贿罪,2014年1月17日被刑事拘留,1月24日被逮捕。2014年5月16日来安县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深感自己罪行深重,愧对组织的培养和家人,法庭上仇培悔罪认罪,一审判决后,他表示不上诉,判决当场生效。

袁丽萍:滥用职权收受贿赂

滁州市经济开发区规划土地分局原局长袁丽萍,其所犯罪行和仇培如出一辙,都因滥用职权和受贿而锒铛入狱。

作为一名副县级女干部,在我们的干部队伍中还是为数不多的。而正在袁丽萍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这只贫困家庭飞出来的金凤凰,沉沙折翅,不禁让人吁叹不已。

事发的端倪源自“大滁城”建设中的拆迁。

2008年,“大滁城”刚刚开局,拆迁如火如荼进行着,中间发现曹某等少数城镇居民户在城郊结合部,买地建设并违规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证的问题。根据市委、市纪委主要领导的指示,市纪委会同市检察院对市国土用地科近年来的国有用地档案卷宗进行了调阅,袁丽萍存在的严重违纪违法问题逐步暴露出来。

2003年,袁丽萍表哥邹某生和邹的同学李某勇在南谯办事处各买了一块集体性质土地。房子建好后,请袁丽萍想办法办理宅基地审批手续,再办理房产证。在明知邹、李是城镇户口的情况下,袁丽萍仍签署同意意见,并在一次集中审批材料时,将邹、李二人的申报材料交由分管领导审批,由于她没有向分管局长如实汇报此事,导致该两宗宅基地被违规批准。同年,袁丽萍在办理滁州市金达石油有限公司担子乡土地出让手续过程中,违反有关规定核减土地出让费用,致使国有土地出让金42.2万余元流失。此外,她还违规代签合同,使得不能取得国有土地的房产获得了宅基地使用权证和房屋使用权证,给国家造成损失24.8万余元。

袁丽萍为自己的滥用职权,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因犯滥用职权罪,她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同时,袁丽萍还因受贿罪,被来安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财产六万元。

2002年至2004年间,袁丽萍在办理西涧花园土地出让手续以及在开发瑞景园住宅小区中,先后5次收受开发商陈某河现金2万元、购物卡0.6万元。

个体经营户韦某余为了让袁丽萍办理相关房产开发地块手续中提供方便,在2004年下半年送购物卡0.3万元;2005年初又到袁家中送现金3万元。袁丽萍都收入囊中。

滁州市万世伟业董事长焦某锦在开发三里亭综合楼地块时,袁丽萍给与方便,收受其现金1万元,购物卡0.4万元。

另外,袁丽萍还收受开发商谢某、林某远、成某昌、王某成、李某德等7人购物卡3.6万元。

经查,2000年至2008年,袁丽萍在滁州市国土局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20.75万元。

袁丽萍为其滥用职权和收受贿赂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她,这只贫苦家庭飞出来的金凤凰,曾经让人羡慕的副县级女局长,不得不面对几年的铁窗深锁。

开发区腐败集中、高发的缘由

南谯工业开发区1999年6月规划建设,2006年8月被省政府批准为省级工业园区,总体规划面积45.5平方公里,包括腰铺、城南、乌衣、大王4个工业园区。历经多年发展,南谯工业开发区如今建成11平方公里,入园企业近200家。单单今年1—9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就达36亿元。在滁州,作为一个县级区,其开发区能有如此规模和投入,无疑给南谯经济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腐败,往往易与发展伴生。

2010年2月至2011年底,南谯工业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原委员庆保荣、原副主任张林和副主任张如健因收受贿赂,相继被判刑入狱。。

2014年10月,南谯工业开发区原主任邓元松涉嫌受贿被滁州纪委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原主任张思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滁州纪委立案审查。

这么集中、高发的腐败,使得南谯工业开发区在整个滁州开发区中显得非常“抢眼”。

2014年10月24日,滁州市纪委和南谯区纪委、南谯工业开发区党工委就此有针对性地联合召开了一次座谈会。区纪委书记陈东风、副书记谭启明、科室主任张龙、项右霞、吴建兵,以及开发区党工委书记梁建喜、纪工委书记张茂功、管委会副主任张峰、孙华、李骏和财政分局局长宋伟参加并发言。他们结合开发区工作的特性和实际,对易发腐败的主客观因素进行了细致的剖析,也为如何更好防范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首先是开发区变“特区”。

开发区,是地方经济和城市建设的前沿地、主战场,也是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的主引擎。无论是政策给与的优惠,还是行政级别的设置,乃至领导的关心和重视程度,相对于其他领域,开发区都显示出它的特殊性。另外,工程项目多、开发资金多、土地使用量大,自由裁量度也大,开发区俨然就是一个地方的“特区”。在此情况下,“发展高地”往往潜藏着具体的利益输送,极易成为“腐败洼地”。整个滁州市和各县市区的开发区无一例外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这是开发区成为腐败重灾区,不断出现腐败个案,乃至诸多窝案、“前腐后继”串案客观的外部主因。

事物的内部矛盾(内因)是事物自身运动的源泉和动力,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外部矛盾(外因)是事物发展、变化的第二位的原因。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对于南谯工业开发区屡屡出现的腐败案件,区纪委副书记谭启明在肯定开发区“特区”这一客观因素易于滋生腐败的同时,认为腐败的产生根本还是人的自身这一内因起作用。道理很简单,商人有逐利的本性,但如果我们的党员和干部不贪恋钱财,抗腐蚀而不沾,党纪国法怎么可能上身?!

共产党人,应该具备怎样的情怀,应该树立什么样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是摆在每一位共产党人,特别是领导干部面前首先面对和思考的问题。这是一个原则问题,一个人生方向的问题,容不得我们有丝毫的轻视和怠待。

座谈会上,大家对邓元松的温和近人和张思军的干练果敢,以及工作中表现出来的出色能力,都给予了一致的肯定。但在工作之外,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又怎么可能了解的那么透彻?一个讽刺的事实是,邓元松主政南谯工业开发区工作期间,警示教育基地建设搞得红红火火,被确立为滁州市纪委警示教育示范点;张思军多次且主动跑到区纪委,要求在开发区成立党工委,加强对开发区工作的监督和指导。这种台上反腐,台下自腐的两面性,在引起我们警惕的同时,也深刻地警示着我们,作为一名共产党人,一名党的干部,一旦世界观变化,人生观扭曲,价值观取向偏离,把权力异化为攫取私利的工具,必然违法乱纪,跌入犯罪的深渊。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是党的根本宗旨,也是党的先进性的集中体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权力是人民赋予的,要为人民用好权,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权力的来源和归宿,都是人民。权力对人民的任何背离,都有可能让我们身败名裂,抑或锒铛入狱。

如何筑牢防腐拒蚀的防线

权力,是把双刃剑。

权力,应该让我们心生敬畏,明辨慎用。

共产党,柔情似水,那是对她深爱的人民和为党辛勤工作的儿女。

共产党,铁面无私,那是对她组织里的违法乱纪的腐化分子、腐败分子。

市场风起云涌,社会物欲横流。如何抵制诱惑,真正筑牢我们心中抗腐拒蚀的防线,这是我们当今反对腐败面临的又一课题。

对此,与会的座谈者,也在思考着,并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

廉政教育要入脑入心。对于这个问题,作为南谯区纪委书记陈东风有着更多的感触。他认为针对严峻的反腐败形势,对党员和干部的教育不可谓不多、其警示不可谓不深,但腐败案件依然高发、多发,需要我们积极探讨更加有效的教育方法,让反腐倡廉入脑入心,真正筑牢抗腐拒蚀的第一道防线,拒腐于千里之外,让“不想贪”成为我们党员和干部的一种境界。

权力需制衡、制约。开发区一把手权力过大、集中的现象应引起我们高度重视,并抓紧解决。这既是对干部的一种保护,也能让开发区的各项决策更加民主和规范,以便权力在运作过程中正常、廉洁、有序、高效。要把权力关进笼子,更要扎密、扎牢笼子的栅栏。对容易出现腐败重点部位、重要环节、重点领域,排查廉政风险点,制定防控措施,实行集体议事、集体研究、集体决策、集体执行。

监督要真正落到实处。开发区兴建当初,确实存在着制度缺乏、无章可循的问题。但目前无论是项目引进、规划和管理、土地征迁与出让、税收减免以及财政收支,还有廉政建设等,无一不建立起了严密的制度,更现实和关键的问题在于这些制度,都缺乏应有的有效监督,根本没落到实处。形式是多头监督,实则“龙多不治水”。如何建立起有效的监督机制,把现有的各项制度真正落到实处,堵塞腐败漏洞,是预防腐败滋生和蔓延关键的一环。

反腐监督的顶层设计要严密。这一问题与如何有效监督有很大的关联。南谯工业开发区主要领导都为市管干部,上级难以监督到位,同级别的区纪委又很难监督,级别更低的开发区党工委根本不能实行有效监督。缺乏有效监督的权力必生腐败,这早已成为我们反腐共识。如何更好地改“平视监督”为“俯视监督”,是反腐监督顶层设计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

党委反腐主体责任需明确。开发区因为其作用和地位特殊,特别是它承担着地方经济增长和官员政绩展示板的效能,地方党委更多的是考虑开发区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对党风廉政建设说的多,落实的少,甚至鼓励所谓的“创新”,违规踩红线。地方党委应该成为反腐责任主体。党要依法治国,也要严于管党、治党。

反腐号角响彻长空,腐败分子纷纷落马。这既展示出我们党反腐的坚强意志和决心,也昭示着反腐不留死角、未有穷期。江河奔腾,大浪淘沙,一切贪图享受崇金拜钱的“老虎”“苍蝇”必将沉沦于历史的河床,而历史的长河终究浩浩汤汤,一往无前,势不可挡。

历史,记录着开发区蓬勃发展、辉煌成就;历史,也记录着反腐狂澜摧枯拉朽。

开发区,经济高发地,不容高腐败。

2014.10.24 夜

经济高发地,不容高腐败——滁州市开发区腐败案件集中、频发的缘由及其警示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