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阳年会之王炳荣

发布时间:2015-02-06 08:20 阅读量:109 日记本:《个人日记》

离开简阳几天了,一直还念叨着那里的人和事,在今生今世,简阳注定是我欲说还休的地方。

一次刻骨铭心的网友大会,网友终于从虚拟走向了现实,梦中的简阳在冷雨中璀璨着两岸的烟火,一土一草触手可及,一山一水遥遥可点。

寒雨潇潇,绛溪水暖。 初识王炳荣版主,是在天版的仓库重地。

虽然网上心仪已久,真正见到本人时,内心还是有些小小的激动。 网络中的王版主应该是散发着书卷气息的,从《芦叚万人坟》到巜留守人家》,每一个句点都透着乡土的味道,每一个叙述都浸淫着乡土的味道。

我不是一个善于赞美的人,却把溢美之辞,毫不吝惜的加了上去。

叫他王版?王总?还是王哥?我有些语无伦次,也有些纠结。

根据天版事先设定好的桥段,我与郑英躲在了天版的库房里,有人说相请总是不如偶遇,简阳其实不大,然而简阳也并不算太小,也许只是一个点的距离,却隔断了一次又一次的重逢。

与王版的有力握手,终于圆了一个真实的梦。

满面春风的他不仅有着文人的孺雅,更有着大哥哥般的微笑,简阳对于我是陌生的,然而这一刻又是如此的熟悉。

王版依旧是那个为了探幽独自一个人在丹景山呆了一宿的王版,年少青狂,意气风发的影子写在了那双有力的手上,尽管素未谋面,居然能叫出郑英的名字,既让我感动,又让我感叹,还让我钦佩王版的心细如发。

初到简阳,舌尖上涌动着熟悉的味道,从简阳包子谈到了玉成桥的羊肉汤,王版总能在春秋的摇曵里风趣的拾取历史的味道,羊肉要炒三次,石桥挂面隔夜回锅,看似闲廷信步,其实言谈举止间已吃尽了人间的烟火。

浅行在安象街的水泥地上,听着王版对简阳历史的妙解,我似乎听到了古牛鞞县沉睡千年的鼾声。

历史不容忘记的,不管是牛鞞县还是阳安县,往事都在一页页的书卷中翻阅。

我有些醉,也有些痴迷,在绿豆养生汤,几个网上的朋友在现实中相谈甚欢。

酒可以勾走一个男人的魂,酒是文字最好的酝酿,因为感冒,因为要主持晚会,王版只能一次又一次的以茶代酒,表达着对我们的欢迎。

我有些感动,为王版的敬业与执著,也为朋友间的那一份真诚。

初到简阳,熟悉而陌生中透着几分激动,王版说,再忙也要陪我看滨江路上的风景。

伫立在江月茶楼上,十几年前的雄州餐厅早已不是旧时的模样,两岸灯火渐起,一叶小舟穿破了两千年的风浪。

几杯香茗,一本巜简阳文艺》,因为王版,我熟悉了一个正在行进中的文化简阳,阳光是可以致远的,尽管我不太懂得大道至简的真正内涵,但我感觉简阳离自己是如此之近,虽然人在成都,然而自己始终不曾走远。

从一个地方到另外的一个地方,不管怎样的游荡,无论怎样的地久天长,都走不出羊肉汤编织的味道,都能感受到阳光致远的温暖。

巫昌友曾经说过青春是不堪百度的,接过王版亲笔签名的巜简阳文艺》,我似乎触摸到了青春留下道道印痕,心头掠过徐徐春风拂柳的温暖。

以前,我曾写过"笑看天地,一片炳荣,共拓美好生活"的句子,虽然只是一句戏言,却集结了三个简阳人的热情与梦想。

对于"炳荣"二字的来历,我是肃然起敬的,看似普通的"炳"字,饱含了王版主对恩师的思念与尊祟,一个"荣"字更是暗含了对人生的追求与憧憬。

白塔凌云且当歌,文海纵舟堪炳荣

【作者春天的地铁,原名巫昌友,四川简阳人,qq891344127】

简阳年会之王炳荣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