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华军旧事

发布时间:2015-01-28 09:02 阅读量:111 日记本:《个人日记》

叶华军说,保证以后不再挖我的网友了,收到这个近乎孩子气的保证,我是既高兴又有些好笑。

用"挖"字给叶华军做一个年终总结还是恰如其分的,在2012至2014年度,这个从草池中学走出来的师兄,凭借一枝生花妙笔,硬是从我的QQ好友里挖走了一大干我认为是很珍贵的朋友。

认识巫昌友的人基本上都听说过叶华军同学,在年初的文字里,叶华军和红叶是巫昌友笔下最美的风景线。

叶华军是叶华军,红叶是红叶,因为当年那些刻在竹子上的名字,回忆里多了几分调侃和浪漫的滋味。

注定我是一个不会做红娘的好男人,有心成全却无力撮合。

细数那些年替别人送过的情书,不是被女生误会就是被女生拒绝,以至于毕业后情书写了几大本却没有实至名归的谈过一场自己想要的恋爱。

草池离玉成不太远,二班与五班只隔了几扇窗,在关于青涩的回忆里,我和叶华军同学都是那种脸蛋不帅文笔帅的梦想青年。

老实说,我的文笔和胆气是跟不上叶华军同学的。

当年他川普式演讲和十几页长的情书,就让不太宁静的草池中学风生水起,在刘德华还纵横江湖的年代,叶华军同学就成了不靠脸蛋征服女生的实力派。

那一年,国防大队山后和山前的女生都喜欢叶华军,那一年,邮电局给他送来了很多怀春少女寄来的信。

每当听到叶华军在发电站口若悬河的吹嘘自己的风流雅事,几个同窗都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好像天下的女生都被他抢光了一样。

羡慕归羡慕,嫉妒归嫉妒,国防大队的路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好走,故事里英雄是要爱美女的,现实中叶华军却喜欢着五班的红叶,这种近乎挖墙角的"跨班恋”,是很多男生深恶痛绝的。

2014年,巫昌友说青春不堪百度。1994年,叶华同学说唯有记忆美好。

旧事重提,红叶已日渐调零,叶华军同学却依然疏理着当年的中分发型。

当年替叶华军送的那一封情书,内容和当下已经没有太多的关系,虽然二位没有成为眷属却成了最好的朋友。

爱情两个字包括了所有的雨雪风霜,我们都是那一个不堪回首的人。

错过的情节不会再有预料当中的对白,在关于草池中学的文字里,我一直在惭愧的面对着叶华军和红叶,时常在想,要是他们成为了眷属,我是不是他们应该感谢的那么一个人。

关于往事,我和叶华军有着共同的回忆,草池中学的时光那是无法一笔带过的。

关于网友,我依旧耿耿于怀,在骨子里我是痛恨那些背着我去加好友的人。

叶华军是理解我心情的,他说网友就是网友,是你的就是你的,如果这个网友轻易加了别人,那是应该打个折扣的。

这句话听起来有些事实而非,细品又有些不无道理。

春天的地铁加了后缀不离,人生其实无处不在改变,就算虚拟的网络也该是另外一种人生,聚散无常,由他去吧。

【作者春天的地铁,原名巫昌友,四川简阳人,QQ891344127】

叶华军旧事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