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5-01-27 16:15 阅读量:75 日记本:《个人日记》

一股寒流如期而至,把我们从金秋时节直接推到了凛冽寒冬。

在学校,寝室里,大家都钻进被冻得僵硬的被窝,直哆嗦,这时一位奇葩室友打着颤探出头来对我说:“果然梦里才是我最温暖的家”。早上则是我率先起来,其他室友依次起床打热水洗漱,热闹的氛围夹杂着水蒸气,仿佛是进了蒸笼里一般。出了蒸笼,就被笼罩在冰冷刺骨的大雾里,风一刮倒好像密密的针直扎你脸,浓雾渐消缓散,细心的你便会察觉花坛上、草地里结了一层薄白的霜,再加上缕缕阳光的洗礼,这便是一夜严寒磨练换来的奖励——金灿的宝石。 拖着沉重而扑红的双颊上课专心,下课嬉闹,不亦乐乎,寒冷早已烟消云散。

有人说冬天就是一片死寂。谁会聊到严寒下还孕育了春天的生机,英国诗人雪莱曾说过:“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冬的评论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