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别离

发布时间:2015-01-26 08:00 阅读量:150 日记本:《个人日记》

喝了几杯别离的酒,竟然有些晕头转向,本来想说些什么的,居然语无伦次起来。

客人未走,主人倒先醉了。

印象中古人送别是要送到十里长亭的,我不是古人,却无端的添了几分古人遗风。

经三路到城东客运站有多远,我不知道。

经三路到城东客运站有多少枝盛开的腊梅,我也不知道。

一步三摇的,半梦半醒的,不知所云的行走在三环路上,三个身影长长短短,在不太宽阔的辅道上左摇又晃,私家车在鸣笛,野三轮在按喇叭,就连路过的电瓶车也刹得嘎吱嗄吱的。

我有些受宠若惊,酒醉自然也是心明白的,可是怎么上的天桥,无论如何也是想不起来了。

酒是要饮其微薰的,醉得深,醉的是一种情绪。

我想自己多半是浅醉的,似醉非醉的。就像同样是桥,太平桥并不太平,九眼桥也并不只是有九个眼眼的。

巫昌友曾经说过青春是不堪百度的,只是不堪百度这几个字却没有几个人能真正的去读懂。

我没有真正的丈量过经三路到城东客运站的距离,只是默默的寂寞随行,别离两个字沉默了所有的情怀。

一步两步,看似送行的脚步,注定了善于堆砌文字的我,会有一些莫名的无端的伤感。

我是怀念春天的,举目看到的却是馨香的腊梅,成都的冬天沒有夕阳,人来人往,花开花谢,我只有在心里默念着作别夕阳的句子。

曾几何时,城东客运站伤透了我所有的念想。

在这个方圆几十亩地的地方,我作别了一段不堪回首的情感,那一年儿子不到一岁,那一年想哭的感觉痛彻每一根神经。

我是一个懒得去回忆的人,有些轻描淡写的旧事总是丫叉得无法让自己心安。离别即是再见,有些人可能就此再也不见。

一首歌写的是別人,唱的却是自己。

一杯酒醉的是别人,伤的却是自己。

无论如何,都要给一踏糊涂的自己点一个赞,无论如何,都要在别离前给自己斟满留连的酒。

在光阴的错落里,学会了做鱼,学会了粉蒸肉,也学会了有些愁淡的牵肠挂肚。

郑英说要做一个优雅的女子,在太平桥上款款而行。

我有些感动,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一些别离终究会石沉海,一些别离免不了频频回头。

【作者巫昌友,笔名春天的地铁,四川简阳人,qq891344127】

闲话别离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