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情

发布时间:2015-01-23 17:40 阅读量:129 日记本:《个人日记》

雪情

小时候,每年下头场雪,父亲都会边扫雪边自然自语。“瑞雪兆丰年啊!”

或许是受父辈的影响,或许是东北人骨子里的爱雪情结,在潜移默化的延续。从记事时起,我就特别喜欢雪。假如哪个冬天没有雪,或者是雪下得少了一些,就会感觉浑身不自在。确切的说,没有雪的冬天,就不能称之为冬天。

每当初雪洋洋洒洒时,圣洁的雪花也善解人意。她会深情的吻过荒野,吻过退去叶子的枝条,吻过献出收获的土地,也吻过农家的炊烟,也吻过人们期待的眸子。此刻,世间万物,瞬间被雪花掩成童话般的世界。在这童话的世界里,孩子们有了堆雪人儿的天堂,青年人有了打雪仗的娱乐场,乡亲们有了期盼生活的希望。

对于雪的情感,父亲比我会更深沉,更厚重,更朴素。自然少了些孩子们独有的表层感官兴致。每当瑞雪降临时,父亲更多的时候是赶紧拿起大扫帚,铁锹。把自家门前屋后,场院及草垛上的积雪扫起来,传到菜园子里。这样做,不只给自家的鸡鸭腾出散放的场所,给家人清理出出入的便道,更重要的是等候春风送暖时,让这些圣洁的积雪,融化成甘甜的桃花水,滋润辛勤的土地,孕育一年的希望。

雪看似很轻,可每次清除积雪,父亲都会很累。特别是雪下得特别大的时侯。父亲的黑棉袄,会被汗水打湿,在巨大的温差作用下,父亲的背上泛起满满的一层霜花。那顶狗皮帽子,早已被父亲摘下来,就挂在院墙顶子的枯枝上,任额头上的汗水,经由面颊一滴一滴的落下,砸碎地面的雪花。脚上的老棉水乌拉鞋也湿透了,甚至能倒出水来。可在父亲的脸上,丝毫也看不出有沮丧,反倒是雪下得越大,父亲扫得就越起劲儿。就像收获中的果农,见到挂满枝条的果实,尽管辛苦,且总是面带笑容;又如查干湖的渔民,每当鱼儿出水时,他们早已忘却了守候的辛劳,不禁欢呼雀跃。就连那几匹拉拽渔网的马儿,此时都越发的乐此不疲。真可谓:人雪情怀,累亦快乐着。

我从前喜欢雪,盼雪。只知道雪好玩儿。现在我领悟到,雪的前世,也栖息在这块黑黑的土地,是劳动人民汗水的化身。而雪的今生,又是上苍回馈给人间风调雨顺的使者。每一片晶莹剔透的雪花,血脉里都流淌着世间的生活气息,散发着五谷的芳香,且与人们的生活密不可分。

雪情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