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节这两天

发布时间:2015-01-13 21:05 阅读量:133 日记本:《工地随笔》

新年的第一天,在床上美美的睡了一个懒觉。其实与平常的生物钟一样,大约在五点半就醒了,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再加上元旦工地上工人都放假了,自己一个人起来确实没什么事情,就懒在被子里不动。平时总是与工人差不多时间起床,很少会有机会睡懒觉,过节了,没有人与事打搅,在暖烘烘的被子里躺着,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补偿吧。

可是起床后听见的第一个消息却是很沉重的,说昨天夜里上海外滩发生了群体性踩踏事件,死了三十多人,伤者更多。告诉我的年轻人,有几个昨天晚上本想出去玩的,目标也是外滩,可怕晚了回来没有地铁,再加上天气又是大风、又是冷没有成行。与我说的时候虽然脸色很沉重,但也不凡庆幸,说昨天幸亏没去。

在网上与电视新闻中,当然这是政府的声音,得知昨天上海外滩并没有往年的新年庆祝活动,所有在外滩庆祝新年的人群都是自发性质的,这样说政府好象就没有了责任,至于事故的原因还在调查当中。三十六条鲜活的生命就在新年来临的前一刻,离我们远去。

近期群体性安全事故却从南到北接连发生:南方的工厂爆炸夺走了十几条生命、北方的仓库燃烧更是让五名年轻的消防战士永远地离开了他们的亲人与战友,再加上年前的矿难,看起来都是孤立的事件,可我们政府各级安全管理职能部门与各级干部是否真的把安全挂在脑海,把生命刻在心中?出了问题处理几个干部不是初衷,应该把安全的制度确实落到实处,而不是空空的挂在墙上。

两天节日休息,工人想到市区去玩的一再关照注意安全,留在工地没有出去的就打打扑克,看看电视。我发现现在的年轻人,手机真成为了不可缺少的好东西,不但可以与家人通讯联系,更可以娱乐游戏。一款千元左右的智能手机,功能一应俱全,不管在那里,手机用来打发时间可能是最佳选择。低头族应运而生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几个云南的年轻人,很神秘地说请我吃晚饭,他们亲手弄了云南大理特色菜肴。到吃饭的时候,我看见他们端上了一盘生肉,以为是要吃火锅的,可又不见吃火锅的炉具,正要问时,他们中年长的一位介绍,这就是云南大理白族的一大特色菜,生肉,是用上好的里脊肉切成肉丝,直接食用。当然配了一小碗佐料,有辣椒、姜末、蒜泥、香醋等。我看了看实在有点不敢下筷子,虽然以前吃过三文鱼,也生吃过龙虾,但肉就这么生吃还是第一次。我用筷子夹了一点,就了一点佐料,吃在嘴里,感觉滑滑的,嚼起来很嫩,味道感觉还真不错。可我是真不敢多吃,想想年前报道的死猪肉流入市场,心有余悸。人类经过几千万年的进化,终于以熟食为主要食品,为什么要倒退去吃生食呢?而且现在的食品安全又如此的不堪信任。

其它的菜还有一盘用火烤的猪肝,切成片,每一片都含着血,我也没敢多吃,只是象征性地尝了尝;一盘生拌的鱼腥草;一盆萝卜丝、肉末、豆腐汤;后来主要是这盆汤让我吃完了这顿饭。

一顿以生食为主的新年饭,几个不同民族的小伙子很热情地让我与他们一起喝酒,并一再邀请我春节去云南大理,虽然菜我不敢多吃,但这般盛情我还是被深深地打动,他们给我的印象是如此的真实。

每当我现在看到这几个白族小伙子,还有工地上那些快乐工作的年轻人,我会想:生命是如此巨大的一条河流,在我们有限的时间里,所要做的,应该是好好地珍惜、并在生命之河中愉快徜徉,顺流而行,而不是辛苦地用各种手段要求河流以我们想要的方式而流动... ...

2015年元月5日 赵建全

过节这两天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