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

发布时间:2014-11-30 08:13 阅读量:224 日记本:《个人日记》

——谨以此文献给兄长离世10周年

雨幕连连风儿垂帘,

静谧之夜秋在思念?

风雨肆虐着无边的夜色,

迷蒙的灯光透着夜的寂寞。

寂夜凄风惨雨,

可是天堂兄长寄语?

可是哥在泪语诉说?

心里永无止境的悲涛骇浪,

何时报得三秋愁?

远逝哥哥的那个9月3,

狂风狂雨日夜游。

数不清的孤寂思念,

诉不完的哀怨情愁。

扯不断的亲情血脉,

融不进的阴阳两宙……

多少次梦里依稀相见,

多少次泪雨滂沱。

知道梦总是会飘走,

但依然喜欢枕着梦儿追寻那份早已逝去的兄妹牵手。——题记

清晨,大雨滂沱。

10年前的9月3日,一样的雨天。阴沉的天公密布着厚厚的乌云,在哥哥离世的刹那,雨点从天而降。痛彻心扉的阴阳两隔,来不及一句话别兄长就撒手离开了父母、离开了妻儿、离开了我这唯一的妹妹,离开了他所热爱的世间一切。

没有哭的时间,没有思考的余地。望着哭得死去活来的母亲与嫂子,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却有一个使命使劲在叮嘱我,“不能哭,你得好好安排哥哥的后事。”

找人、找车、找物、找帮助……

柔弱的肩膀没有了兄长的依靠,似乎一下找不到生活的方向。哥哥丢下的一切,我不得不扛着,父母、嫂子、年幼的侄儿,我得坚强。

在送走兄长入土为安后,止不住的伤心与泪水在夜深人静时汹涌而来,排山倒海地从我心海中翻滚而出,痛到窒息。

记得小时候,身体一向柔弱的我在哥哥的怀抱里、肩膀上逐渐成长。儿时印象总是因为有哥哥的细心呵护才备受亲情温暖与欢乐。照顾我似乎成了哥哥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项任务。却从来不曾听哥哥有过一声埋怨。

哥哥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关心着我。每天早餐,母亲会给我和哥哥一人一个荷包蛋,因我贪吃,饭没吃一口,荷包蛋却先下肚了,每每此时,哥哥的荷包蛋居然还有大半个存在,哥哥总是笑着将他的那份荷包蛋分出一半来夹给我吃。母亲说我贪吃,我却乐得享受。此时,哥哥总是护着我说“妹妹小,身体弱,就让她多吃点吧。”

到四岁才会走路的我,因先天不足,生下便得重病,直至倔强的母亲不肯放弃治疗出现奇迹为止,在我扶墙而立,缓缓而行时,母亲喜极而泣。于是柔弱命舛的我似乎成了哥哥理应照顾的对象。从有记忆起,哥哥对我的疼惜至今仍点点近在眼前。

中考毕业因成绩不佳特别失落的我,奔向在杭州打工的哥哥怀抱里取暖。哥哥携着我玩遍杭州的山山水水,买我喜欢的礼物,尝遍杭州特色菜系和百年老字号小吃与甜点。让我知晓了杭州很多的饮食文化与山水文化。我的闷闷不乐在哥哥的陪伴下化为乌有。

哥哥善良有加的包容心是我身上缺失的,向来享受惯了大家庭的娇惯与宠爱,养成了我心中骄慎的一面,对别人的无礼与犯错向来嗤之以鼻,从不肯原谅别人。哥哥却能原谅别人犯错,他说人无完人,只要认识到错了,就可以原谅。我在追求完美人生的过程中其实就是不完美的,哥哥的点拨我至今才明白。

都说情深不寿。哥哥是整个大家庭里最用情的人。他总是想别人所想,心细如丝,用情至深。无论待谁,都以情字当先。父亲兄弟姐妹6个家庭之间发生矛盾与纷争是常有之事,哥哥总是最痛苦的那个。记得二伯与父亲争吵后,互不往来,就连我们侄儿辈的,二伯也不理睬。哥哥与我去二伯家拜年,吃了闭门羹,回来的路上,哥哥居然哭了。在二伯去世的那天,哥哥更是哭得厉害。家庭大院长大的我们,记忆中只有哥哥没有和谁争过吵过闹过,他总是在堂兄弟之间扮演着一个好哥哥的形象。聪明、善良、诙谐、爱奉献。

童年的欢乐记忆中总是缺不了哥哥的,不管是玩游戏、下棋、滚铁环、吹口琴、爬树、游泳……历历在目的一切都是哥哥手把手教出来的。玩累了,走不动了,我总是调皮地让哥哥背回家,其实哥哥也有累的,但他总是乐意背着我,实在背不动了,就让他同学帮忙背着。他总是说,“我妹妹身子弱,我怕她走坏了。”

哥哥是我人生最懂我的那一个,是我的知己。他总能从我的一言一行中读懂我的心思,无论何时何地,我的一个眼神一个举动都尽在他的眼底。我的喜、怒、哀、乐,都乐意与哥哥分享,他总能让我如沐春风般地得到应有的欣喜与安慰。

外型俊朗的哥哥不仅具有画画与音乐天赋,且从少儿至高中毕业,都深受老师与同学们的喜欢。才华出众的哥哥还集善良与助人为乐于一身,老天怎可如此天妒英才?非得带走我这唯一的哥哥?

在临近忌日的这两天,身体乏力,全身酸痛,在接到三表姐打来电话告知哥哥托梦与她,说他好寂寞。是啊,哥哥一人去了天堂,怎能不寂寞?在哥哥离世10周年的今天,老公带着我和姐姐去了陵园。哥哥是爱美之人,我选了一束香水百合和金菊,姐姐买了纸车、纸电脑等祭品以慰天堂中的哥哥。

愿香气袭人的百合菊花香捎去我的相思与怀念……

怀念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