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拿剧情介绍

发布时间:2014-11-26 09:58 | 日记本:《娱乐》

推拿剧情介绍

这是一个发生在盲人按摩中心男女技师们之间的爱情故事。这里有一个风流外向、能吟诗跳舞的盲人老板沙复明,也有经常被顾客赞叹其美貌的“会所之花”都红,还有整天沉浸于自己精神世界里的“小正太”小马,以及热恋中的刚从外地投奔沙老板而来的王大夫与小孔,还有公认的“开心果”、多才多艺爱洗头的技师张一光,以及隔壁洗头房美丽温柔的发廊妹小蛮等,生活各自精彩,人们彼此相安。然而正是“嫂子”小孔身上特有的女人气味突然唤醒了小马对爱的渴望,不断念着“嫂子”的他不经意转动了命运之轮,使得整个推拿中心各个盲男盲女技师们之间的爱情与生活发生了激烈又动人的转变。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备注

王大夫 郭晓冬 ----

沙复明 秦昊 ----

小孔 张磊 ----

都红 梅婷 ----

小马 黄轩 ----

小蛮 黄璐 ----

张宗琪 王志华 ----

徐泰和 黄军军 ----

金嫣 姜丹 ----

张一光 穆怀鹏 ----

角色介绍

王大夫|演员郭晓冬

推拿中心的帅气大叔,梦想着努力工作挣钱与恋人小孔开家自己的盲人推拿店。孰料失明的他却要为明眼人弟弟还债。

沙复明|演员秦昊

沙宗琪推拿中心的老板之一,先天失明的盲人,性格外露、能说会道,既热衷于跳舞也爱吟诵诗歌。对于美,沙老板有着近乎偏执的追求。

小孔|演员张磊

推拿中心大受欢迎的美丽“嫂子”。

都红|演员梅婷

推拿中心的“校花”,盲人中的“女神”,屡被顾客称赞她的美丽。温柔善良的她对爱情葆有着不寻常的执着追求。

小马|演员黄轩

推拿中心的“正太帅哥”,因童年车祸导致失明。擅长在黑暗中摆弄时间的他,被“嫂子”小孔的气味所唤醒,开始了自己对爱的猛烈追寻。

《推拿》:杀机与生机,以及暗涌情欲

文/鱼为

以朗读形式出场的主创名单,让盲人目光中的虚无世界,有了可以被“直观”的存在,但更像是一个心理暗示,提醒观众之后的故事,有别以往。而故事在娄烨的影片中从来都不轻松,每个人被偷袭的命运,在“沙宗琪推拿中心”被推按揉捏扳捶拍打,反转成一个又一个远离现实的场景,鲜血淋淋。

影片中有过三次鲜血喷溅的场景,分别占据影片的起始中间与末尾,以碎碗瓷片割破脖子的小马,让观众第一看到盲人对黑暗无法接纳的愤怒,娄烨并不回避人性中的恐惧与绝望,反而因为猝不及防的面对,有手足无措的惊骇。而到郭晓冬以刀剖腹时,则把盲人最后一点的尊严,放上了祭台,空无的目光中,杀机从未有过如此的强烈,那是一个行走在黑暗中的人,与阳光下的人最接近的一次,洒落衣襟的鲜血与忍痛唏嘘的话语,让挣扎的生命散发出震颤人心的生机。最后一次鲜血的喷涌而出,则有一种被命运抛弃的狼狈,“没喝怎么就吐了?”秦昊在卫生间缓缓蹲下身子,如沧海一粟,渺小而卑微。

生机或者杀机,应该说这是娄烨对毕飞宇小说的理解,他带给观众的是一个区别正常人的群体,多数人是无法了解更无法体会,他们是如何在这个世界生活的,而影片对此的展示,竟也是毫无温情的,即使带给他们生机,也是带着恶狠狠的表情——像是文艺片对电影市场那种充满自我防备的心态。

但影片也在努力化解因此带来巨大的心理冲击,在血淋淋的“生活间隙”,故事用纠缠冲撞的情欲来填满,且因此带来生理上的异样体味——沙复明、王大夫、小马或者小孔,金嫣、小蛮、张一光,甚至都陷在这种激烈的冲撞中,无时无刻,在压抑和侵犯的矛盾中发出痛苦的呻吟,煎熬而享受。

对于欲望的展示,在影片中的反应,是对美的渴望与追求,这一点在明眼人对梅婷一而再的夸赞中积聚,秦昊摸过她的脸庞后吮吸手指的画面,让情欲的表达达到一个高潮,而小马第一次当着郭晓冬的面把他的女人扑倒在床上后,更是给欲望怪异而荒诞的场面。张一光对“按摩店”的流连,以及“小肚子真浪”的金嫣,都在给欲望一个寄托之地。

而最终,张一光将最喜欢的小蛮给了小马,金嫣则坚守最后的“阵地”等待结婚的。秦昊用一首反复吟诵的诗歌给自己的欲望送行,而小马则用抽打自己,来向跨界的欲望说抱歉——如果你看不懂小马为什么向小孔道歉,是因为两人的床戏被剪掉了。

从“沙宗琪推拿中心”走出来的人,最终消散在茫茫人海,那里像是这群人的舞台,也像是他们命运的中转站——众人的命运最后也是被旁白毫无感情色彩的呈现给观众,像他们对这个世界的感知一样。然而,影片最后还是让一丝令人晕眩的光亮,成为黑暗世界的救赎,杀机、生机、情欲都不及这一点光亮欣喜,而近在眼前的笑容,让温暖从此有了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