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过去了,春天还可以再来

发布时间:2014-11-24 13:10 阅读量:194 日记本:《个人日记》

   巫昌友说青春不堪百度,落叶席卷了寂寞的流年,回首那些被荒废的时光,夕阳下的身影第一次有了单薄的感觉。

     从骑着洋马儿上学的追风少年到如今蹬着三轮车谋生的市井小民,”而立“与”不惑“两个词紧逼着喘气的人生,满怀希望上路,却总是消失在城市的滚滚人潮,经历了很多的事,路过了很多的人,才发现农村的阡陌很难融入城市的小巷。

      梦想总是太远,现实总是太近,还沒有看够乡村的人面桃花,却无端的抖落了城市的一袭冷雨。

      疲惫的,悸动的,甚至无奈的心刺动着每一个可以寂寞的神经。

      老实说,我不愿做一个寂寞的人,却总是在自己的世界里寂寞着。

    一个人的行走,难免有些失魂落魄,晚风拂柳,别岸离歌,啤酒煮夕阳的旧事撕碎了记忆中的一页页情书。

      朋友说,会唱二十首老歌,证明已经变老了,因为自己已经成为了岁月的经典。

      我想笑,竟然笑不出来。

      我想哭,竟然也哭不出来。

      我想唱,却忘记了歌词。

      月落乌啼,轻舟醉酒,梦里设计了无数次的桥段就在生活的奔波中烟消云散。

      黯然于路上,不觉间己经华发早生,青春的凋零透着残酷的冷血。

      过往如昨,回忆有些淡淡的苦涩,不再竹笛橫吹,也不再为赋新词强说愁,那些长发即腰的女子湮没在了不知花落谁家的感慨里。

      从落魂桥上荷锄而过,那些触手可及的昨天冰冷如铁。

      在光阴的轮回里,只向前才会感受到温暖的阳光。

       一直以来,草池沿还是草池沿,家还是那一个家。

     一切都在悄然改变,一切又似未曾改变。

     我不是诗人,在浑浊的水中打捞不起一米阳光。

     我不是诗人,又怎么可能在现实生活中描绘出一幅没有风雨的童话。

     君不见,爱自己的人离开了,不曾留下过一句话。

     君不见,田间飘动的白发,那是父母在犁耕奔忙。

     小时候,我们是父母的希望,掩卷而想,长大后,我们何曾给过父母几许希望。

     折一枝绿柳,望一片蓝天,光阴永远不会是那个一直在等待你的人。

     写一些文字,谴一怀情绪,静静的守侯着每一个黎民的到来,

   “春去秋雨渐愁眠”,还没有来得及感叹,已经进入了冬天。

     拾一片落叶,藏一页情怀,冬天过去,春天还可以再来。

【作者春天的地铁,原名巫昌友,四川简阳人】

冬天过去了,春天还可以再来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