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爱

发布时间:2014-11-17 09:44 阅读量:173 日记本:《个人日记》

平凡之爱

胡梦

今天,偶然看到美籍华裔作家胡曼荻的一句话——其实生命中都是平凡的爱,哪怕最初是如何惊天动地,在经过蜜月期,都会变得平淡,融入凡尘。是的,无论曾经爱得多么轰轰烈烈,最终都会走向平淡而平凡,免不了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有些爱从一开始就如池塘中沉寂的水,即使风乍起,也仅仅泛起丝丝涟漪,转眼平静如常。然而,就是这种平凡之爱才能走得平稳、走得长远,把彼此融入到对方的生命之中,踏踏实实的享受着平凡之福。

一个真实朴素的故事印证了此种平凡之爱。

四年前在北方农村一个镇上工作的时候,每隔一个半月就要剪次头发,不然总觉得不舒服样的。镇街斜对面有个理发店,第一次进到店里,整个店里布置得非常精致,地面很干净。一位看上去30多岁不高不胖的师傅正给老人理发,见我推开玻璃门进来,憨厚地冲我笑了笑,似乎示意我等会儿。几分钟后,师傅也抱以谦和的微笑到门口送老人离去,始终没说句话。初来乍到,我用夹杂着浓重南方方言的蹩脚普通话对师傅说:“师傅,给我剃个平头”。连说了两遍,师傅眨着眼,一双手不停地在空中比划着,嘴里支支吾吾却说不出话。正在这时,一位比师傅略高、体态丰腴的大姐从里屋慢慢走出来,看得出脚可能有点毛病,行动不便。大姐拿出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你要剪啥子头型?这才傻乎乎的明白师傅的意思,原来他们俩都是哑巴,听力也不好,很吃力的样子。我突然为我的失礼行为感到愧疚不安,极力用手势结合刚学会点儿的本地方言向他解释要剪什么头型。师傅的手艺娴熟而高超,大姐站在旁边不时递理发工具给师傅,配合得那么默契,短短8分钟左右就理发完了,比我以前理的发都好,很满意。心里一直在嘀咕着,理发师傅看起来没有北方人那样的身材高大强壮,先天聋哑,但理发非常细心专注而没有丝毫差错,让我从心底里油然而生一股敬意。更让我感到意外震惊的是,夫妇俩都天生聋哑,身体残疾,相互扶持,自食其力。那晚理完发走出门,街上虽寒气逼人,可内心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温暖。

后来的两年多里,无论是理发或者不理发,经常去那家大哥的理发店。有时候去的时候,他们夫妇俩和孩子三人正在吃饭,孩子的声音为这个家庭增添了许多许多的乐趣,夫妇俩在无声的世界里相互对视却深深的读懂了彼此,脸上堆满了的幸福笑容成了最美的见证。也偶尔在每周的赶集上看到大哥大姐在买些日常生活用品,集上的老乡们也都认识夫妇俩,买完回去的路上,每人手里提点东西,另一只手扶着对方慢慢步入理发店里。

去年九月份回到我内心的第二故乡时,特意去了大哥的理发店,递上一根烟,当时他很惊讶很惊喜,毕竟我已离开差不多一年光景了,嫂子也示意我就在这吃饭。镇上面貌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哥嫂子的笑容却依然如初,要说变化,那就是平凡的生活中更多了自然的默契与爱,除了幸福,再无其他……

祝福他们!

平凡之爱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