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船记》,又名:《江海红船》、《英魂真传》(武侠小说连载)

发布时间:2014-09-17 15:49 阅读量:234 日记本:《个人日记》

卷一 绝情的孤船

第03回 巧遇恶魔

哒、哒、哒……,陈英杰的骏马在田间的小路上奔驰着,马蹄声并不单调,还有玉米的叶子,唰、唰、唰……的响着,田野里昆虫的欢腾、歌唱。

一切都喧闹起来了,正午的太阳就是热,陈英杰连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早已脱掉了穿在身上的盔甲,衣服传得很薄,但浑身还是湿透了,恨不得驾起轻功一下子飞到那个十字路口。

骏马快逼近十字路口的时候,陈英杰老远的看见,在十字路口的上空,有两位老前辈在一比高低。

等走近了的时候,才看见是一个白发老前辈和一个白胡须和尚在空中大战。

从他们的招式,可以判断出这位白胡须和尚是少林寺的人,而这位白发老前辈出招毒辣,武功看起来是一些旁门左道的不正之功。

“老和尚,去见阎王爷去吧,你这老东西,我当年打断武林盟主陈雕的腿,眼看《英魂真传》就要到手,你却狗咬耗子多管闲事,坏了我的好事,快说出陈雕的下落,不然我就取了你的老命”。

陈英杰从这位白发老前辈给白胡须和尚的警告当中,得知这位白发老前辈正是肖天云,正是杀死他亲娘的恶魔,这位白胡须和尚正是少林寺玄宗方丈,他父亲陈雕的救命恩人,也是他的救命恩人。仇恨的波浪又涌上了心头,想冲出去拼个鱼死网破,但有沉静了。他冲上去不是白送命吗,替娘报不了仇有送了性命,很不值得,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陈英杰的心就像一团乱麻,许多复杂的情绪都纠缠在一起,他只能忍受、只能等待,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

他们越打越激烈,白胡须和尚并没有离阵退缩,从招式中可以看出白胡须和尚根本不及白发恶魔。

少林寺一向是佛门圣地,玄宗方丈以仁慈待人,论武学也是大名鼎鼎的,流传下来的武学经典都收藏在少林寺,真没想到少林寺的正门武学不及一个恶魔天教的邪门武学,可见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陈英杰感叹到。

这时候,罗俊已经占到了陈英杰的面前,乐呵呵的说:“陈弟,来的很早啊,他们打的真激烈”。

陈英杰的目光始终注视着那个肖天云,仇恨的目光迸出了泪花。

罗俊急忙问到:“陈弟,怎么了”?

这时,陈英杰才醒过神来,说:“看,那个白发老东西就是恶魔天教的教主肖天云,就是他杀了我娘,打断了我爹的腿,他的武功高出白胡须和尚一半,大名鼎鼎的玄宗方丈都打不败那个恶魔,我又能怎么样呢?我何时才能练成打败肖天云的武功呢”,陈英杰怒发冲冠的心情很久、很久也没有平静下来。

罗俊也怒心于色,眼睛湿润了,不得不同情这位在仇恨中挣扎的陈弟,便劝慰到:“陈弟,不要灰心失望,你一定会练出克制白发恶魔的绝世武学来的,陈英杰两只眼睛盯着罗俊,眼泪还是不断的从眼眶中奔了出来。

陈英杰含着眼泪说:“罗兄,我惶惶不可终日,能等到那个时候吗”?

“一定能、一定能”。罗俊坚定而有力的回答着。

陈英杰含泪的眼睛顿时充满了自信,迸出了屡屡金光,这金光正象征着陈英杰胜利的希望,创造出心的武学,新的奇迹,有朝一日铲除肖天云这个恶魔。

白发恶魔和白胡须方丈还咋搏斗着,不是你生就是我亡,这是一场生死战。

玄宗方丈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但还是硬撑着,他浴血奋战,嘴里还不停的向世人宣告他的一生。

“我玄宗方丈义薄云天,从来没做过亏心事,二十年前我救了武林盟会的盟主陈雕,虽然陈盟主年轻,武功不及你,可他是正义之人,江湖中人人皆知,你这个恶魔作恶多端、心存邪念,死了也会遗臭万年,没什么好下场的,今天死在你的杖下也值得,善哉!善哉!”。玄宗方丈有力的批判了白发恶魔一顿。

白发恶魔更加狂暴起来了,他哈、哈、哈……的大笑着。

“上西天去吧,老和尚”,说着他便一掌推了过去,这一掌也真够毒辣的,击在了玄宗方丈的胸前,玄宗方丈的嘴里突出了鲜艳的血液,在玄宗方丈在接受这一毒掌的一刻,仍然是保留着一股正义,仍然批判着肖天云那个恶魔,借着恶魔便又一狮头拐杖打在了玄宗方丈的头部,方丈被打落在地,他不省人事了,他眼睛没能合上,他死不瞑目。他可能还惦记着少林寺、惦记着整个武林、惦记着……

罗俊和陈英杰这两位观看着,只能是惋惜、痛苦、流泪……

因为他们也无能为力。

哈、哈、哈……肖天云那个恶魔飘然而去了。

罗俊和陈英杰赶忙跑不过去,扶起方丈失声痛哭了。

陈英杰责怪自己,都是因为我们家的事,害死了一个无辜的人,便把玄宗方丈埋在了那个十字路口的附近,立了一块墓碑,上面刻着:“玄宗方丈之墓”。在墓碑前也立了一块小木碑子,上面是陈英杰咬破手指用鲜血写的誓言,上面写着:

《君心仇》

君未断仇吾何生

千言难解君心仇

但为娘亲解心痛

君归断头置墓前

吾祝娘亲冥国乐

---陈英杰

一首充满诗意的誓言充满希望,充满自信、坚定而有力,巩固着陈英杰的心,陈英杰的心放松了许多,陈罗二人的眼中都充满这泪水,然而他们的泪水就是成功的希望,他们不能心急,他们得按部就班,他们擦干了眼泪,痛苦的表情残留在了他们那纯净的脸上。

他们相即问起问题来了。

“哎,陈弟,家里还好吗”?罗俊关心的问到。

这一问又把陈英杰的眼泪从眼眶中推了出来。

他含着泪说:“我家又被那个曹雄邦的一群恶狼给抢劫了,现在家里一场空,我娘被曹雄邦那个狼种杀了,只有我爹和一个做苦工的保住了性命”。

“对不起,陈弟,我多问了,使你痛苦了,我不是有意问你这些问题”。罗俊忙用小孩子般的语言向陈英杰道歉。

“没关系、没关系”,陈英杰擦干眼泪回答着。

那你呢?

“我家很好,家里的亲人都很好”。罗俊回答着陈英杰的问题,眼睛也湿润了,陈英杰比自家兄弟还亲,他非常同情这位陈弟的遭遇,因为陈英杰在战场上两次救过他的命,他们早就是一家人了,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隔阂,陈英杰的事就是他罗俊的事。

“哎,罗兄,关于鬼魂山寨的那些山贼,你有什么妙计”?陈英杰问到。

“妙计,倒是没有,只有一个字—杀”。

“前些天,我差我们家的家丁监视过曹寨客栈,看有没有什么新的情况,自从上次咱们与你爹在小树林见面,好像已被曹雄邦察觉,他们已经派人看紧了你爹,咱们必须先把你爹从他们手中救出来,省得他们对你爹下刀子,之后我们就给他来个“刀剑飞杀闯黑夜”,他们虽然个个卖尽良知,群魔乱舞过,但是我们不需要把他们全杀光,“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我们就给他来这一套,这也是我们战场上常用的”。

“我们把曹雄邦抓起来,剩下的那些坏家伙,也就不敢再放肆了,再把他们用花言巧语骗上钩,给他们来个“引蛇出洞,在抓蛇”,我们必须跟官府说好,这样一来百分之百成功率,这样我们就省力多了”。罗俊道出了一整套的计划,毕竟罗俊年长陈英杰十几岁,思维甚是缜密。

“原来罗兄早已有准备,计划很周到啊,不知罗兄能有什么花言巧语呢”?陈英杰问到。

“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陈英杰对罗俊的回答只是点点头,相信罗兄的主意一定很好,报仇的希望一定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他们把痛苦都忘的一干二净了。

他们决定好了,天一黑就动身,因为陈英杰的心早已跃动起来了,他再也不想等下去了,想早点能为娘报仇。

这时候活跃在玉米地里的鸟儿们正唱出了婉转的曲子,已经为这两位英雄提早奏响了凯旋之歌,人家房屋顶上的烟囱里冒出了一缕缕青烟,该是吃下午饭的时候了。

“哎,陈弟,现在不如我们找一家客栈好好吃一顿,准备今夜作战”。罗军说。

“好呀,我们得找一家大客栈,城外的客栈小没意思,我们还是进城去吧,这里离新德城又不远,得好好在城里逛逛,让烦躁的心放松一下”。陈英杰补充到。

罗军说:“你说的是呀,陈弟,走,我们这就走”。

“今天城里安全,那些山贼都是每隔三天一进城,咱们第一次到龙凤客栈那天正好是农历七月初一,这样推算下来,今天他们不进城,他们应该是明天进城才是,不过他们已经等不到明天了”。罗军说到。

“再说,我们三年没有进新德城了,这次好不容易回家探亲,顾不得进城就奔向了家,也该了了这一桩小小的心愿了”。罗俊补充到。

说着,两人便跨上马背,驾、驾、驾……催促着马儿快跑。

他们骑着马儿,哒、哒、哒……的向多年不见的新德城奔去了,马蹄踏的铿锵有力。

两匹骏马在康庄大道上飞奔着,速度如利箭,使人想到断轮大将叱咤风云的英姿和骏马撒蹄驰骋的健影。他们的健影又消失在了这十字路口。

留给十字路口的只有沉默,少林寺的掌门人玄宗方丈在那里安息着,沉睡着,不知少林寺弟子怎么样,整个少林寺怎么样,是不是被那些恶魔怪兽吞噬了。

整个江湖中再也没有少林寺了。

陈英杰在十字路口,在玄宗方丈坟墓前留下的誓言沉默了,玄宗方丈睁着眼睛,虽然死前大睁的双眼被陈英杰用手抚摸了一下合上了,但现在又睁开了,不知誓言何时才能变为现实,他沉默了,他沉默的眼睛跟随着陈英杰一步一步的走向希望,走向成功、走向辉煌……

巧遇恶魔(完)

《红船记》,又名:《江海红船》、《英魂真传》(武侠小说连载)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