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船记》,又名:《江海红船》、《英魂真传》(武侠小说连载)

发布时间:2014-09-17 15:49 阅读量:282 日记本:《个人日记》

卷一 绝情的孤船

第02回 回家探养父

这是侯,陈罗二人的两匹骏马正在永安村的田间小路上奔驰着,他们的眼前是一片玉米地,玉米的叶子绿油油的,被微风一吹,唰唰唰……的响着,就像碧绿的湖水荡漾着,慢慢的向前涌去……

绿色衬托着这个可爱的世界,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满天的星星一闪一闪的,点缀着这个宁静而又不和平的夜晚。

就在这个十字路口,他们就要分手了。

他们下了马,把马缰绳牵在手中,坐到了路边的草地上,马儿借着月光满嘴满嘴的啃吃着青草,草丛里的蟋蟀也叫起来了,马儿竖起耳朵静静的听着,完全被这美妙的境界所陶醉了。

“哎,罗兄,下次什么时候见呢”。陈英杰问到。

“咱们不是决定要替你娘、还有新德城的百姓们报仇除害吗,我们必须计划一下,你也心急,那就农历七月初七,正好是七天后,在这个十字路口见。”罗俊庄重的回答。

“那就七天后见,罗兄,不见不散啊”!陈英杰回应着。

“那就七天后见,时间不早了,后会有期。”罗俊随即站了起来回应着。

陈英杰继续回应着:“后会有期”。

两人便跨上马背,一个向南一个向北,哒、哒、哒……的背面而去了。

这时候月亮已经爬上山顶了,陈英杰的骏马趁着暗淡的月光,向着背面离新德城不远的那户人家奔去了,那户人家养育了陈英杰十几年,陈英杰当然惦记着自己的养父养母,三年了,不知他们怎么样?沉重的心被惊慌与急切空绕着。

陈英杰到那户人家的时候,天已经三更了,急切、惊慌的心终于放松了。

陈英杰砰、砰、砰……的敲响了大门。很久也没有人开门,过了一会大门便开了,出来一个抱着小酒坛的老人,蹒跚的走到了陈英杰的跟前,问到:“你是谁?你向干什么”?

陈英杰借着月亮仔细一看,辨认出那位老人正是他的养父,他扑进老人的怀里,叫到:“爹”。老人的手一发抖,酒坛子掉在地上摔碎了。

他爹,郑济萧,这才明白过来,猛然抬起头,借着月亮伫望着陈英杰,他虽然知道陈英杰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他清楚的知道,他的亲生儿子早已被大火烧死了。如今他能有这样的好儿子,是他的自豪,是老天给他的恩赐,他对陈英杰的疼爱,犹如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自从儿子那年被拉去征战,三年了,他时时刻刻都惦记着自己的儿子陈英杰。如今陈英杰已经活生生的站在了老人的面前,身体还算是结实,长大了,老人的心一下子放松了。

但是他爹总还觉着他的心不踏实,有一件事他隐瞒了儿子十几年,一直没有说出来陈英杰的真实身份。

他现在已经决定了,说出陈英杰不是他自己的亲生骨肉,解开心中的疙瘩,可是他没有勇气,他还不知陈英杰会不会原谅他,他的心就像一副扁担,一头装着装满水的水桶,一头只是破烂不堪的空桶,永远是不会平衡的,他那炽热的心一下子变的冰冷了。

他伫望着陈英杰的脸颊,叫了一声:“杰儿”。问到:“杰儿,你还好吗?这真的是你吗”?我都快要想死你了,虽然夜黑,看不出老人哭了没有,但凭老人的话语透露出老人的眼睛湿润了,他哭了,哭的非常伤心。

一阵冷风吹过,陈英杰冷极了,但是在老人的怀里,他感受到了温暖。含着眼泪说:“爹,我很好,我是杰儿,爹,你还好吗”?

“我很好,杰儿”。老人回答着。从老人的回答中,陈英杰感觉到老人是在撒谎。

凭老人的穿着、深情、话语、死气沉沉的气息。陈英杰感觉到家里肯定出什么事了,便又一次沉默了。

“走,杰儿,别着凉了,到屋子里说话,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老人催促着。

陈英杰扶着老人进了院子,院子里死气沉沉的,好像只有老人一个人了,借着月光可以看到满院狼藉的东西。

老人领着陈英杰进了屋子,屋子里很黑,老人借着透进屋子的月光摸着了一根蜡烛,用两块白石头摩擦起来,好不容易才点燃了蜡烛,蜡烛发出了微弱的光,但足以照亮整个屋子。

屋内很简陋,想打了败仗一样乱七八糟。陈英杰坐在了一个小板凳上。

老人含着眼泪说:“杰儿,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其实你……”。

老人么有说出来。

“爹,其实这件事我都知道了,你虽然不是我的亲爹,我的亲爹叫陈雕,但我还会把你当成我的亲爹的,你养育了我十几年,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爹,你瘦了”。陈英杰哭着说。

“杰儿,是我对不住你,我欺骗了你十几年,其实我姓郑,我的真名叫郑济萧,而不是你影响中的陈济安”。老人的眼睛湿润了。

“别说了,爹,一切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就别提这件事了,以往的欺骗,以往的痛苦就让它随风而去吧,我们现在还是说点高兴的事吧,就当没有这回事,快擦干眼泪吧,爹,我不会怨你的”。陈英杰露出点微笑劝慰着老人。

老人在陈英杰的劝慰下擦干了眼泪,但他的神情仍然是原封不动。

“哦,娘呢”?陈英杰问到。

刹时,老人的眼泪又夺眶而出,充满泪水的眼睛模糊了,忙用袖口想拭干眼泪,但是情不能自已,心有余而力不足,眼泪还是流了出来。

“你娘、你娘她归天了”。老人含着眼泪说。

陈英杰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问到:“娘是怎么去的”。

老人痛苦的说:“是我对不住你娘,我对不住你,儿呀”。

“农历六月二十五的一天,一群山贼横冲直撞的闯进了院子,抢的抢杀的杀,牲畜都杀光了,粮食也被抢的一干二净,钱财都被他们私分了,他们杀的鸡犬不留,心狠手辣,连一根草也没有放过,你娘就被那个叫曹雄邦的……”。老没有说出来。

陈英杰继续问到:“爹,那你呢,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老人详细的回答着陈英杰的问题。

那天,我正好出去有点事办,回来的很晚,回来时见大门开着,我急忙冲进院子,没想到你娘已经与世长辞了,来咱们家做苦工的三个人,其中王恒春只活着,他藏在一个茅草堆里保住了性命。徐二和小全都死了。当时我痛苦极了,但是痛苦有什么用呢?那时我就希望你早点回来,为你娘报仇,凭我的这把年纪,这幅老骨头,实在不是他们的对手。

叫王恒春的说,它藏在茅草堆里,从缝隙中看见那个曹雄邦一剑一剑的刺向了你娘的腹部。他听到的只是你娘一声哀叫,便倒下了。

听着、听着,陈英杰的眼泪又从眼眶中涌了出来。“又是曹雄邦这个十恶不赦的狗东西,我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为民除害,让我娘在九泉之下能安息”陈英杰骂到,充满泪水的目光中充满着和希望。

“我回来,看见你娘死了,我就想自杀,但是我一自杀就看不见你了,看不见你为你娘报仇了。我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就把你娘埋葬在了咱们家门前的那片空地上,直到现在,我的心好内疚,没有照顾好你娘,我对不住你,天天我都在痛苦中度过,便在离咱们家不远的那家青云客栈里赊酒喝,借酒消愁,也欠了很多银子”。

“所以,我成天都抱着个酒坛子,喝醉酒解千愁,便什么痛苦都没有了,都忘的一干二净,现在我终于把你盼回来了”。

老人深情而又痛苦地向陈英杰倾诉,泪水不停的从眼脸中涌出……

老人痛哭的扑到了陈英杰的怀里,叫着:“儿呀,爹对不住你和你娘,爹无能,爹没用,丢下你娘孤身出去办事,才遭受了如此痛心的下场”。

陈英杰听后,感到的还是痛苦,他大声的哭泣着……男儿有泪不轻弹,他还是大声哭起来了,仇恨的拳头攥的咯咯响,他的心似乎也像发酵粉一膨胀起来,有说不出的沉重,他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取下曹雄邦的人头,铲除鬼魂山寨,他的手发抖了,他沉默着,沉默着……

这时候天快要亮了,他们一夜都没合眼,眼睛并不感觉到疲倦,没有那么明亮,只是充满着新仇旧恨。

千丝万缕的痛苦与仇恨,足以使这个年壮的男儿倒下,但是他并没有倒下,仇恨的目光,刀绞般的心痛,已经促使他成功了一半。

陈英杰便扶着老人向门前的那个坟墓走去,仇恨的目光射向了养母的坟墓。

他跪在自己养母的坟墓前,失声大哭起来了,悲哀的叫到:“娘,儿回来看你来了,你是我的亲娘,我会永远把你留在我的心中的,此仇不报,我决不会放弃的,我一定杀了那个残恶如狼的曹雄邦,来个一箭双雕,为你报了仇能让你安息,有能替全城的老百姓铲除这些魔鬼般的山贼,安息吧,娘,你的在天之灵一定会助我成功的,小时候,你千呵万护的栽培者我,儿子永远不会忘记的,儿对你感激涕零,你所做的一切感人肺腑啊。”

陈英杰,趴在他娘的坟墓前,抱住他娘的墓碑,失声大哭着,他在这位和蔼可亲,却又真正不是自己亲娘的坟墓前,哭诉着,哀嚎着……

悲感和仇恨顿时涌上了心头。

他又想起了自己的亲娘,自己的亲爹说的一番话,他终于忘却了痛苦,只是一种单调沉重的痛苦交织在他那发的膨胀的心上,心便停止了膨胀。

他已做出了决定,下定了决心,先铲除鬼魂山寨曹雄邦,再消灭恶魔天教教主肖天云,替自己的两位娘亲报仇,同时,他也感到很欣慰,他为能有两个好爹而感到骄傲,对它们所做的一切都感恩戴德。

“儿呀,别哭了,如今你已经平安的回来了,我们应该和你娘团聚一下,咱们庆祝一番,望能早日替你娘报仇,想必你娘的在天之灵一定会伴随你走向成功、走向希望”……老人感慨地说。

顿时雨过天晴了,在这白驹过隙的一瞬间,陈英杰和老人的连上挂上了几份光彩,陈英杰忙站起来,向院子里的马棚走去了,他骑着马直接从院内奔向了院外。

哒、哒、哒……的马蹄声又响起来了,他骑着马径向青云客栈奔去了,他买酒去了,顺便也付了他爹喝酒欠的债,买了六斤熟牛肉。便骑着马哒、哒、哒……的向回奔了,到家的时候他爹已经烧好了菜,就等陈英杰回来哩,陈英杰下了马,一下子冲进厨房说:“爹,你看,我买了六斤熟牛肉,咱们好好欢聚一番”。他爹乐呵呵的笑了,神光焕发,欢乐的气氛浇洒在了这两位心心相印、被痛苦与仇恨困扰的人身上。

老人端着木盘向陈英杰母亲的坟墓前走去,陈英杰抱着两坛子酒跟在老人的身后,老人把盛满了午餐的盘子放在了陈英杰母亲蓟春英的坟墓前,陈英杰把两坛子女儿红也放在了坟墓前,便跪下了。

“春英,我和英杰看你来了,来和你欢聚来了,你能听见吗”?老人说到。

陈英杰又跪着向前移了几步,叫到:“娘,儿看你来了,儿给你带来了肉菜,还有咱自己爱喝的女儿红酒”。说着,陈英杰便双手捧起来酒坛子,把两只空碗都倒满了酒,他把一碗倒在了在即母亲的坟墓上,又端起另一碗说到:“娘,儿敬你一碗,喝吧”!便一饮而尽。

跪在一旁的老人沉默了,眼睛湿润了。

陈英杰用筷子夹起几片肉菜放到了母亲的坟墓前的一块木板上,说:“娘,你吃吧,牛肉青菜萝卜丝很好吃”。

便又叫到:“爹,来,你也敬娘一碗酒”,老人这时才醒悟过来,双手年捧起酒坛子,把两只空碗倒的满满的了,向蓟春英敬了酒,往木板上夹了几片肉菜,手忽然发抖起来,筷子掉在了坟墓前。

突然,一阵狂风吹来,卷起了黄尘,还有纷纷落下的沉重的绿色树叶,不停的在空中打着转,旋转着、旋转着……越升越高了。

陈英杰忙叫着,娘、娘……你看见我了吗?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我知道,刚才是你来了。你喝了我和爹敬你的那两碗酒,吃了那些肉菜,对吗?我会永远把你当成我的亲娘看待的,永远敬重你,永远……

然而,他们都沉默了。

沉默了一会,便又听见当、当、当……白瓷碗碰击的声音,还有谈话声,他们在尽情的吃喝,欢腾起来了。

沉默了有欢腾,欢腾了又沉默,沉默了在欢腾……

这时候太阳快要落山了,天边还残留着一丝丝火红的红霞,鸟儿们唱出了婉转的曲子,许多活跃在田野里的小动物都欢腾起来了,一切都欢腾起来了,永久的欢腾,消融在了天边那灿烂的红霞里。

有一个新的世界展现在了陈英杰的眼前,充满希望、充满成功、充满欢乐……

他们快快乐乐的生活着,从黑夜到白天,从白天到黑夜……总会有光明、总会有希望、总会有笑声、总会有欢乐……

他们高高兴兴的度过了留个夜晚,见到了六次光明。

这位年壮的陈英杰,终于感受到了美好的生活,他不能留下来,他要报仇,他要开创新的奇迹。

便向老人辞了行,对老人坚定的说:“爹,我报不了仇,我是永远不会回家的”。

这句话坚定而又充满希望,充满成功、充满自信……使老人的心也巩固起来了。

又以为老人向他投去了希望的目光。

然而老人的目光也巩固着陈英杰那充满自信与成功的心。

离走时,老人送给陈英杰一把金玉神剑,说:“一定要带好这把剑,用这把剑替你娘报仇,这是一把名剑,是咱们家五代祖宗传下来的,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一定要保管好”。陈英杰点了一下头,说:“爹,我会的,我一定会的”。

陈英杰唰的一下把剑从剑桥中拔了出来,的确是一把名剑,剑气逼人、明光闪闪,在阳光的照耀下迸出屡屡金光。

“爹,多保重”。陈英杰向老人到了别。

然后,对着苍天喊着,新德城的百姓们,我为你们死去的亲人,还有我的娘去报仇了,从陈英杰的叫喊声流露出了一种英雄气概。

便跨上马,哒、哒、哒……的远去了,还不时的回过头来看看老人,老人的心里无限的欣慰。自豪与激动划动着心灵,心灵跳跃着、欢腾着……陈英杰的背影在老人的眼前消失了,老人希望的目光伴随着陈英杰远去了,金玉神剑伴随着陈英杰走向成功。

老人心乱如麻,然而又沉静下来了。

回家探养父(完)

《红船记》,又名:《江海红船》、《英魂真传》(武侠小说连载)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