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河父亲是谁?陈楚河父亲陈启礼资料

发布时间:2014-08-22 09:13 | 日记本:《人物》

陈楚河父亲是谁?陈楚河父亲陈启礼资料

台湾教父陈启礼是他爸爸。

陈启礼

中文名陈启礼

别 名旱鸭子、鸭霸子

出生地四川省广安市武胜县

出生日期1943年

逝世日期2007年10月4日

毕业院校淡江文理学院

祖 籍江苏高淳(今江苏南京市高淳区)

陈启礼,绰号“旱鸭子”、“鸭霸子”,1943年生,台湾台北市人,生于四川广安,祖籍江苏高淳,台湾竹联帮前帮主、精神领袖。上世纪70、80年代,竹联帮在他的带领下发展成为台湾最大帮派,他还曾直接参与了震惊世界的“江南案”,被奉为“台湾黑帮教父”。2007年10月,陈启礼因病辞世,竹联帮为其举行被称为“黑道世纪葬礼”的悼念仪式,令外界震撼。

人物履历

1943年,陈启礼出生在四川广安。

1949年,随父母到台湾。

1952年,陈启礼加入黑帮。

1953年,一个名叫孙德培的人创立了“中和帮”,同时成立的帮派还有“十三太保”、“四海帮”等。孙德培带领众手下南讨北伐。

1956年,“中和帮”帮主孙德培因杀人入狱,“中和帮”群龙无首,元老赵宁聚集帮众开会,创立了“竹林联盟”(简称“竹联帮”),陈启礼是骨干成员。他在帮中的辈份属于“鸟”字辈,担任总管帮中事务的“老幺”一职。

1962年,岛内另一大黑帮“四海帮”遭一连串打压,面临解散危机,陈启礼趁机崭露头角,带领“竹联帮”成员占领了“四海帮”的地盘,因此成为“竹联帮”举足轻重的人物。此后又与文山、宇宙、飞鹰等帮派火并,并组织竹联十三太妹,而且把它作为外围组织,到1965年,“竹联帮”徒众已有五、六百人之多,声势浩大。

1968年4月,“竹联帮”重新编组,陈启礼开始担任总堂主。

1968年,“竹联帮”在台北郊阳明山召开重组会议,模仿清朝八旗旧制,采用红、白、黑、黄、蓝、灰6色与虎、豹、龙、狮、狼、熊、凤、鸟等动物名称立堂,建立新的堂口制度,每堂有堂主、副堂主、护法等职,陈启礼为总堂主,博得“天下第一帮”的称号。1970年,“竹联帮”成员陈仁盗取“帮款”逃逸,在寻求警方庇护的情况下,仍遭到“竹联帮”暗杀,被指为幕后黑手的陈启礼在1972年被捕入狱,被解至绿岛管训6年。。出狱之后,陈启礼大刀阔斧统合“竹联帮”,并不断扩充,号称“天下第一帮”。

1976年,陈启礼刑满获释后重整竹联帮。1980年复出,跃居“竹联帮”的“大哥”。在国民党情报机关暗中支持下,陈启礼竭力扩充帮派势力,遂使“竹联帮”成台湾黑道第一大帮(80年代初,由陈启礼任总堂主,人数发展至数万人,势力扩张至海外。当时“竹联帮”染指多个行业,并插手电影业。台湾武打影星王羽、帅岳峰等皆为“竹联帮”的骨干)。“竹联帮”在陈启礼领导下已分成四大支派,仅台湾就有28个堂口,每个堂口二三百人,多至八百多人,现有成员至少15000人,但真正数目连警察局也搞不清,其势力已基本控制整个台湾,包括政府、警察乃至情报局等重要部门。“竹联帮”在国外发展已具相当规模,成员除亚洲人外,尚有白人、黑人及墨西哥人。他们在菲律宾拥有一座岛屿作“中转站”,把大批现代化武器、毒品运进台湾,又从台湾将受训的“竹联帮”分子运往世界各地。在香港、新加坡、泰国、日本、中美洲、非洲等地,都设有堂口,仅在美国,党徒就遍布旧金山、洛杉矶、休士顿、纽约等各大城市。

1984年10月15日,陈启礼和吴敦、董桂森在美国加州旧金山刺杀作家刘宜良(江南),刘宜良当场身亡;美国联邦调查局随即查出凶手为台湾竹联帮份子陈启礼、吴敦、董桂森。美国向台湾当局要求引渡陈启礼等人未果,乃向新闻界透露已经掌握陈启礼为防灭口而录制的一卷录音带,证实有台湾当局情治人员牵涉此案。蒋经国闻讯大怒,于1985年1月10日下令逮捕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汪希苓、副局长胡仪敏及处长陈虎门。陈启礼及吴敦逃回国后,被政府以“一清专案”的名义逮捕,江南案在台北三审定谳,陈启礼、吴敦、汪希苓依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褫夺公权终身;董桂森则潜逃海外,在巴西里约热内卢被捕,后被巴西警方引渡到美国,被判二十七年监禁,最后死于美国联邦监狱的一次械斗。刘宜良遗孀,在美控告台湾当局,1990年获得台湾当局145万美元人道赔偿金。

1988年,蒋经国逝世百日“大赦”,陈启礼获赦出狱后重返竹联帮。陈出狱后没有改变,仍与“竹联帮”过从甚密,横行岛内。随后陈启礼在南港区成立承安消防器材公司经营消防器材生意。后来吴敦表示,当年陈启礼根本不在命案现场。

陈启礼外形英挺儒雅,1996年以后移居柬埔寨金边市,访客络绎不绝。岛内无论是逃亡海外的帮派分子、商人、民代前往柬埔寨金边都得先和他打声招呼。此外,由于台湾和柬埔寨没有“外交”关系,陈启礼更被当地台商视为“土王爷”。陈启礼拉拢大批台商,把持着当地主要的台资商业和实业领域。原本与“竹联帮”势同水火的“潮州帮”和“天道盟”,此时生存空间又受到陈的强势挤压,一度寻机整倒陈启礼。不久机会真的来了。

1997年9月,台湾政府展开治平扫黑,陈启礼遭人检举涉及北宜高速公路工程围标,他在事前闻讯,持假护照由中国大陆以资助水灾灾民的名义进入柬埔寨,并在柬埔寨开始从事投资业务,台北地检署对他发布长达二十五年的通缉。在柬埔寨三年多时间,陈启礼因为背部“黑色素肌瘤”开刀,对外一概以养病为由行事低调。柬埔寨连年内战后,百废待举,需要外资的导入,经营石材、木料生意,出手阔绰的陈启礼和柬埔寨得势军方势力维持不错关系,还获颁象征性官方荣誉的爵位。

由于一桩商业纠纷,一名叫王信昌的台商买凶刺杀了与陈启礼私交甚笃的金边市台商协会会长李志鑫。血案发生后,陈启礼不仅在公开场合批评攻击内政和治安状况,而且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反复炫耀和把玩各式枪械。

2000年台湾一家电视台到陈启礼的家中采访,还拍到了他家藏有大批枪械的画面。在节目中,陈启礼手抚各种枪支,对记者说,金边形势不稳,要想自保,只有短枪是不够的,还要准备些长枪。节目随即引起柬埔寨政府的关注。由于柬埔寨政府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在全社会检肃非法枪支,陈启礼的做法犯了大忌。于是,在宿敌“潮州帮”和“天道盟”的借机挑唆下,金边有关当局与全国武装部队采取突然行动,400多名军警同时扑向陈宅,陈启礼及其手下无所遁形,只能束手就擒。搜查台湾籍男子陈启礼在金边的住家,搜出11支AK冲锋枪、8支短枪、1支M79及2000发子弹。而且陈启礼本人也被柬埔寨警方在金边逮捕。随后以“非法拥有武器”和“非法组织黑社会武

装”两项罪名,被送上金边法庭。结果因私藏枪支罪被判入狱3年。法官还裁定,陈启礼出狱后还须执行监外刑罚5年。 陈启礼被捕,表面上是因为私藏枪械,幕后真正的原因则被认为是逃窜到柬埔寨的天道盟,结合当地的“潮州帮”,运用在柬埔寨的新生代将领,趁势全面剪除陈启礼的势力。

2000年,陈启礼一度因中风病情,从柬埔寨飞到泰国接受治疗。台湾“刑事局”掌握这一信息后,通过泰国警方准备在医院逮人,后因有人泄密,陈启礼搭乘的班机在曼谷机场落地后,他马上转往第三地。2001年,陈启礼因私藏枪支被柬埔寨警方逮捕后,台“刑事局”通过国际刑警组织,请求柬埔寨将他送往第三地,之后再押回台湾岛内。这个计划最终无疾而终。

2007年10月4日晚,陈启礼在香港病逝,终年64岁。

参与江南案

江南本名刘宜良,他17岁随蒋经国到台湾,是蒋经国一手培养的政工人员。1954年,江南就读于台北市师范大学,后担任《台湾日报》记者。1982年,江南开始研究蒋经国的生平,并于1984年正式出版《蒋经国传》。

《蒋经国传》出版之后,立刻成为畅销书。由于该书对蒋氏父子的劣迹进行了揭露,台当局对此极为恼怒,视江南为“叛逆”。台当局“情报局”指派陈启礼、吴敦、董桂森等人,到美国旧金山伺机刺杀江南。

身为“竹联帮”帮主的陈启礼,为何要听命于台当局?这个谜后来逐步解开——因为陈启礼是台当局的情报人员。

据披露,进入20世纪80年代,“竹联帮”势力范围纵贯台岛南北,成员逾万人。此时,台当局看上了“竹联帮”,经台“情报局长”介绍,陈启礼加入台“情报局”。

基于强大的军事、政治、经济实力和高额的酬金,陈启礼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赴美国公开杀害知名人士、《蒋经国传》作者江南(本名刘宜良)的任务。

1984年9月15日,陈启礼以台湾情报局情报员的身份,编号730063,同“鬼见愁”吴敦、忠堂堂主董桂森一行奔赴美国旧金山大理市,潜入一座紧靠太平洋海岸悬崖上的私寓车库中,朝毫无防备的刘宜良连开三枪。陈启礼一行作完案返回台湾时,情报局三处

处长陈虎门到机场迎接至天府餐厅接风洗尘,当场奖赏4万美元,并许诺改日加封重酬。然而,陈启礼一行尚未喝完庆功酒,美国新闻界便将“江南命案”向全世界曝光。江南的命案事发后,情况为美国安全机构查获,陈启礼被台湾当局逮捕,判处无期徒刑。此时国民党为掩盖真相,抓捕了包括陈启礼在内的数百名“竹联帮”重要成员,后因被两度减刑,陈启礼于1991年获释。

逝世于港

2007年10月4日晚9时许,竹联帮“精神领袖”陈启礼在香港法国医院病逝,终年64岁。

遗体回台

台“竹联帮”精神领袖陈启礼的遗体2007年10月18日将运回台湾,预料各路帮派角头将会陆续前往祭拜。

陈启礼的家人上午11时30分搭乘华航专机,引领陈启礼的遗体从香港返台。装有遗体的灵柩随后被送往远翔货运园区旁的简易灵堂,等待法事后,将移送位于台北市大直地区的灵堂,供好友追思。警方为防止帮派份子串连滋事,总共部署600警力在机场、货运仓储及灵堂等地严密监控,同时已透过管道告诫帮派份子自制。对于陈启礼的整个移灵过程,警方将全程录影搜证。

黑道世纪葬礼

“启节秉乎天,人从侠道知忠荩;礼失求诸野,路断关河望竹林。” 这幅由台湾知名作家、眷村长大的张大春所题、文坛才子亮轩以厚重笔法书写的挽联,高挂在悼念大厅两侧。

2007年11月8日,陈启礼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台北举行。数以千计的黑白两道人士相继前往送别,场面十分壮观。除台湾各路帮派皆派人参加公祭外,日本山口组、住吉会、稻川会和香港新义安等帮派也派代表前来吊唁。外界瞩目的治丧委员会名誉主委一职,由台“立法院长”王金平、陈启礼生前皈依的树林海明寺悟明法师及民进党“立委”柯建铭共同挂名。

为制约黑道串联,“刑事局”副局长胡木源指出,除早前发起的一整天的全台大扫黑外,为担心有帮派份子藉上香名义,夜晚聚集在台北县市声色场所滋事,7日桃园以北的四个县市也进行扩大临检,8日自上午7时起,台湾“刑事局”成立监控小组,再度出动造价千万的“行动SNG(卫星新闻采访车)”,同步监看灵堂的最新画面,由台湾“刑事局”局长黄茂穗亲自坐镇指挥。

人物名言

陈启礼:“我宁可被共产党统治,也不让台湾被台独拿走”

陈启礼:“台湾岛北部人比较喜欢动脑筋——用脑袋做事,而南部喜欢打打杀杀 ”。

陈启礼:“专家学者都是权势者释放臭气的器官。”

人物评价

早年所受管教严格,以致造成后来蹋入江湖,当然,谁都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后代重复自己痛苦的人生,宁可让他们有一点平淡的生活,远离江湖腥风血雨。

当年是台湾第一黑帮的教父、震惊台美的“江南案”主凶,连从政前的陈水扁,也曾投靠在他的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