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经年

发布时间:2014-07-31 14:53 阅读量:335 日记本:《个人日记》

还记得那时候,我的书包是一个黄色军用包。每天路过那个老婆婆门口,老婆婆都给我塞俩黄杏红枣。其实,婆婆的热心对那时的我只是一厢情愿而已,我只是不会拒绝,或许,也贪恋那些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无比美妙的水果。到了学校,每次拿出那散发着诱人香甜的黄杏,我想起给我塞进书包的那张皱巴巴,蜡黄蜡黄还有很多黑斑的手,我就没了胃口。嘴馋出名的我,那时候,宁可把全部的杏枣都分给同学,也不会吃一口。婆婆底下有好多儿子,我天天见到的两个儿子,一个瞎子,一个疯子。据说常年不回来的是一个很有出息的儿子。我那时候就曾经不怀好意的想过,为什么他们活的这么不堪,还要活的这么久。等我上了高中,一个月回一次家的时候,那条小巷子,不再是我每天所见,也不是我每次回家的必经之路。终于,不知道婆婆去世了多久,瞎子已经成了瘸子,疯子出了事也离开了人世,我经过那个老宅,小时候那种无谓变成了恐惧,逃避变成了好奇。那时候,心里还想,婆婆活的可真够久的。再然后,就开始了好多年不回家的生活。一眨眼,离那个婆婆去世都有十几年的光阴了吧,突然好想再去看看那个老宅,看看那个在晚上从来没有开过电灯的也永远不会有光的黑洞洞的土坯老屋。原来,那时候的好久,会变得这么经不起折腾。

一梦经年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