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风景

发布时间:2014-07-23 10:29 阅读量:320 日记本:《个人日记》

热浪滚滚的夏季,描绘了七月的风景,是流火的风景,锻开了汗水的金莹,凸显了稻子的本色。

七月的天空,光滑得像剥了皮的鸡蛋,偶尔有几丝流浪的云在漂泊。树上的蝉在唱着催眠曲,小鸟躲在屋里不敢露头,草儿,花儿,低着头在哀哀私语,唯有稻子在流着芬芳,流着田野的血。我倾听流声,跨进七月的门,坐在透明的思绪里。

唯有农夫把流火的七月扛在肩头,在七月的风景图上添彩涂抹。用勤劳与智慧打扮四季,用汗水注射绿色的躯体,使成熟轻松自如地站在稻子的梢头。

农夫站在七月的风景里,接受稻子的洗礼,打稻机按响了七月的音键,姑娘在草帽里抱着微风,汗水将姑娘的脸涂抹得更润滑,将老农的皱纹抹得更平。

农夫摘下挂在胡须上的希望斟在酒杯里,酒杯里溢出汗香,更浓,更醉人。

七月的风景啊!诗人的风景。

诗人的风景啊!田野的风景。

田野的风景啊!稻子的风景。

稻子的风景啊!汗水的风景。

啊——风景,七月的风景!

永远留在农夫的酒杯里

姑娘的草帽里

永远留在农夫的日子里!

七月的风景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