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寒思文月冷思君

发布时间:2014-06-11 09:36 阅读量:164 日记本:《个人日记》

唐朝,距离花灵木秀的自然生活最近的时代,近在脸前!时势造就了唐诗,那时的地球,俨然一灵秀的有机体.而如今树木近在脸前,确如雾里看花且折了三折,仿佛不在一个时空,不说灵秀,丝毫气机都不见。只有清冷明月之夜,从泻于地上的月光才能“见到”久远之前却近在肤表的秀蕴,于这肮脏的大地上,却连水中之月也不如,连仿佛'见到'也只能是臆想,要想作两句诗也从中找不到什么,傻逼一样的世界。

秋寒思文月冷思君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