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游花山庙

发布时间:2014-06-08 16:37 阅读量:301 日记本:《个人日记》

夏游花山庙

允山镇东南五里,有一座风景秀丽的花山,山上建有一座庙,叫花山庙,庙里供奉着两位美丽的仙姑。据说仙姑经常显灵,给世人指点迷津,因而,花山庙远近闻名。我是允山人,自然也受到这美丽传说的耳濡目染。但听说解放以后,在一片铲除封建迷信的呐喊声中,花山庙也没有逃脱庙毁仙遁的命运。

我从来没有上过花山,那是因为贫寒的家境和谋生的重压,没有给我多少求仙访道的空闲。虽然祖辈流传的神话,使我对仙姑多少带有几分敬仰,但那虚幻的境界毕竟解决不了现实的衣食住行,于是也就少了那份心思,没了那份贪念。今天,我决计要上花山一游,那是因了旁人描绘的诱惑,想去领略一下那迷人的风景,想去感受一下那避暑胜地的心境。

农历五月初十,恰逢庙会,天气非常晴朗,多少带有几分初夏的炎热。我跟随一群信男信女徒步前往。一路上,听着他们愉悦的谈笑,我真怀疑他们是否有求神问卜的虔诚,因为我看不到他们有任何的郁结和愁闷,倒像是一群追赶热闹的人群。路虽然不太好走,却也非常宽敞。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不断鸣笛的车辆,加上春光明媚的田野山庄,小桥流水,我的心情也和大伙一样,显得格外开心。在一片说笑声中,我们来到花山山脚。花山,其实是一座很小的山。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正是由于两位仙姑得道成仙的传说,才使得花山名声大振。花山的前面是一片宽阔的平地,平地边缘原有一座戏台,这里就是人们赶庙会的地方。以前的庙会是相当热闹的,商人从四面八方涌来,提前几天在这里扎厂棚,设摊点,建临时客栈。每逢庙会,要在这里唱十来天的大戏,山上山下,人如潮涌。如今,戏台没有了,厂棚不见了,确实冷落了许多。但摆摊的人依然不少,有卖纸钱香火供品的,有卖矿泉水麻辣小吃的,有算卦问卜讲八字的。空坪上停有许多车辆,单车、摩托车、小轿车、农用车、慢慢游为花山增添了几分热烈的气氛。来来往往的行人中,大都以妇女小孩和老人居多,也有许多慕名而来的文化人。山脚下竖有一排石碑,刻有重建花山庙的碑记,以及捐款者的姓名,从上千名捐款者中,可以想象得到花山庙在人们心中的地位。

山脚下有一条小路通往山顶,路很窄,在石山的狭逢中穿行,最窄的地方,仅容一人通过。我来的时候不算早,这里山上山下已经到处是人。狭窄的小路上,有上的有下的,他们互相搀扶,谦让而行,脸上都挂满兴奋的微笑。半山上坐着一位满头白发年近百岁的老人,旁边大概是她的孙女或孙媳,她手里拿着从山上采摘的草药,嘴里念念有词,不知是在追忆往昔的繁华,还是在祝福上上下下的人群。

走到半山腰,有一岔路口,左边的路直通庙宇,右边往上十来米则出现一个小小的平台。据说,过去这里建有一座茶楼,专供游人小憩。再往上就是餐馆,让远道而来的客人用餐。如今茶楼和餐馆都已荒废,只留下些残砖断瓦供人凭吊。这里确实是纳凉歇息的好去所。整座小山被各种林木遮盖,路在树林中穿行。浓荫、花草、山岩、清风构成一片清凉世界。刚才还汗流浃背的我,不一会功夫,如今已透心的凉爽了。刚刚从庙里出来的游客都在这里歇息。他们或蹲或坐或立,纵情交流谈笑。天真烂熳的小孩,采花捉蝶追打嬉戏。充满激情的恋人相依相偎,共同品尝从山下买来的小吃和水果。城里来的老艺人也凑闹热,频敲锣鼓,拉扯二胡,着色彩斑斓的古装,唱当地人喜爱的祁剧。人们根据各自的嗜好,或观花赏景,或吟诗作对,或拍照写生,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舒心与快活。

我找一平整青石坐下,头上枝伸叶蔓,阳光透过枝叶,撒在地上,星星点点,有如河面上闪烁的波光。脚下落叶铺金,从芳草、落叶、林子里飘荡出来的淡淡清香,沁人肺腑。山风徐徐吹来,断断续续,忽大忽小,忽快忽慢,拨弄着枝叶沙沙作响,阵阵蝉鸣,忽远忽近,忽高忽低,此起彼伏,天地间似乎弹奏着一支轻快悠扬的交响曲。一股清凉浸透全身,一种难以言喻的爽快令人酣畅淋漓,心旌摇曳。我好像进入梦幻般的蓬莱仙境,飘飘欲仙。猛然间,我想起了宋玉的《风赋》,于是情不自禁地起身大叫:快哉此风,美哉此境!

对如此美妙的风景虽然有些依依不舍,但还是要去看看新修的庙宇。往左走三十来米,我从庙宇的侧门进入正殿。此时,庙里烟雾弥漫,人群拥挤。有烧香化纸的,有跪拜求神的,有许愿祈祷的,有供奉祭品的,进进出出,热气腾腾。透过烟雾往上一望,两位仙姑站立在花丛间,笑容可掬,楚楚动人。我去过许多庙宇,只见神像一般都威严地坐在大殿上,象这样脉脉含情地面对众生,确是首见。我想,仙姑原本来自民间,与民众通融共处应是他们的本性,这大概也是当地百姓长期热爱敬仰仙姑的根本原因吧。

我终究受不住正殿的烟熏火烤,于是来到下殿。下殿右侧是刚画上的道家图腾,图像栩栩如生,色彩鲜艳。而左侧墙上竟然是满幅女书,圆点斜弧,字字称奇。我不知道这花山庙与女书有着怎样的牵连,于是找来工作人员细问。参与设计与重建花山庙的周先生告诉我,花山一带,其实是女书发源地之一。原始社会母系氏族末期,由于男氏部落的崛起,母系部落经常受到侵扰,因此从遥远的北方不断南迁,最后落脚于永明花山一带。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他们为了维护母氏的尊严,曾经创造了一种男人不识的妇女文字,用以传达表述他们的意愿和情感。每逢初一、十五,便在花山聚会,读女书,唱女歌,隆重纪念先祖。如今写在墙上的就是当今女书传人何静华的女字长歌。啊,我这才明白,原来花山也是女权圣地,怪不得当地百姓对她如此地崇拜与敬仰。

就在我留连观赏之际,几位年轻貌美的姑娘走了进来,我认识他们,于是急忙迎了上去,“你们也相信仙姑的灵验?”我逗趣地问。她们笑了,笑得非常开心。一位爽快的姑娘说:仙道这东西,其实是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我们来此上香,是敬仰先辈的功德,期望神灵的佑护,让一方故土风调雨顺,让四方百姓和谐安宁。同时也给我们留几分美好的憧憬,带几分快乐的心情。听了她的话,我心头猛地一颤,对他们原有的不屑变成肃然起敬。突然间,还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顿悟。道家赐给人们的是什么?是一种精神的愉悦,是一种快乐的心境,是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力量。人们需要的是什么?需要的就是以一种乐观豁达的胸怀去面对风雨人生。在这大彻大悟中,我仿佛弄清了道家的玄机,懂得了瑶家人信奉道教的真缔。于是我也笑了,而且笑得非常开心。

游罢归来,意犹未尽,兴奋之余,聊以此记。

夏游花山庙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