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是城里的向日葵

发布时间:2014-05-20 17:33 阅读量:206 日记本:《个人日记》

娘是城里的向日葵

近一年多的时间,娘如一只老候鸟,在城里和乡下勉力地飞来飞去。乡下的老家只娘一个人,守着老屋和偌大的院落。城里也是娘一个人,但好歹离我们近些,下了班抬腿就可以去看她。可是娘人在城里,心在乡下,仿佛一杆被移植在城里的向日葵,根植在城里的土壤,身子却拧巴着,固执地朝着老家的方向。

娘起初是和我们合住在楼房上。娘不会使防盗门的钥匙,我们上班走的时候,娘就一个人在家,看电视看到直打瞌睡。怕娘憋出病来,就反复培训娘开门关门,可是有一天下班回家的时候,看娘呆呆地站在小区门口等我。我责怪娘拿着手机,也没说早给我打个电话,娘说也没等多大一会,然后羞赧地自我批评说人老没用。比开锁还难过的关是如厕。娘用不惯卫生间和马桶,娘说城里人多么可笑,外头转悠了大半天,什么事都办了,偏偏把屎尿憋到家里来解。为了少上厕所,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娘就尽量少喝水,需要解大手的时候,跑到街上的公厕。有时实在不行了,非得在家里上厕所,娘就会一直等到老公上班走了以后。我特别生气,就和娘嚷嚷,我说您存那么多心思干吗,这是我家,也就是您家。娘说我不是见外,人老了可能就是没出息,等你老了你就会知道,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又急又心疼娘。

后来,哥把他的平房腾出来修葺一新,还专门盘了土炕。娘这回踏实了,算有了自己的草窝。星期天休息的时候,姊妹几个在娘哪里一块做饭吃饭聊天,其乐融融。平房的条件不如楼房,但是每天升火做钣,闻闻烧灶的味道,感觉和老家的生活近一些,这比较符合娘的心思。睡了一段土炕,娘的腰腿痛病见好,气色也比以前好许多,我们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不久在北京打工的二姐回来看娘。手头的生活不打紧,二姐索性就请假陪着娘。二姐说陪娘逛街,娘看到和她年龄相仿的老太太,眼晴里满是想和人家说说话的欲望。可是话到了嘴边,大概想起这是城里,不是乡下,生生又把溜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二姐说这话的时候,眼圈都是红的,说看娘眼巴巴的那个样子,特别心酸难过。其实我又何尝不知,娘在城里,最大的敌人其实是孤独。父亲当年去世的时候,娘靠没日没夜的劳作打发痛苦难捱的时光;年岁再大的时候,娘干的活少了,村里谁家都可以去串门,娘的家门也永远为婶子大娘们敞开着。有人陪娘说话唠嗑,岁月便不再显得那样孤独和漫长。现在娘到了城里,娘拿着钥匙,娘在离家不远的红绿灯下站定,来来往往的车流,熙熙攘攘的人群,热闹是热闹,红火是红火,可是热闹和红火是别人的,和娘的生活毫不相干。城市的高楼和人群越发凸显出的是娘的形单影吊。

我很惭愧。我觉得二姐做得远比我做得要好。二姐带着娘,碾转找到从老家搬来的故人。二姐和附近的老太太聊天,然后一一介绍给娘认识。娘终于有了自己的老友圈,没事凑在一块,聊以消解寂寞。还有一件事,也是二姐给我上了一课。有天两人一块和娘逛超市,我习惯地问娘想吃什么。二姐望着我笑,对娘说喜欢吃啥就自己拿,自己付款。娘竟欢天喜地得去了,末了拎回一小袋五颜六色的果冻,喜滋滋地到收银台结账。我后来仔细想过这个问题,恍然领悟。以往我总认为,娘买东西,当然应该是我付帐,这个天经地义。殊不知娘现在吃穿用度都靠儿女,她不愿意自己早早成为累赘,能少一事就少一事,能省一分就省一分。娘的这点心思,我确实远不如二姐体察得更明白。看来,尽孝也是有讲究的。

今年春节,娘被哥暂时接到楼房去住。正月十五刚过,娘就嚷嚷着要回到平房去住。天气特别冷,哥不愿意她回去,娘竟然掉了眼泪。这回是我做哥的工作。有了二姐给我上的一课,我明白孝顺不是单纯的给钱给物,是尊重她的愿望,体贴她的心思。娘一辈子都在为别人而活;一辈子都是别人为她做主,无多的岁月,为什么不由着娘的心思和性子活一回?

开春几场透雨下过,娘惦记着老家的几分庭院。娘想回去,在庭院里种花安瓜点豆,娘说人不在了,有这些东西装点着,就还会有人气支持着老屋。我们姐妹几个也一致赞同娘回去住几天。娘身子骨还好,让娘回去干干活,接接地气,有益健康。娘心情好了,身体就好,娘不生病住院,就是我们儿女的福分。有娘在身边,就算我们四十多岁了,不还能象孩子一般地活着吗?

娘是城里的向日葵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