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4-01-27 14:33 阅读量:227 日记本:《个人日记》

我和她驾一艘巨轮船在近海岸比较窄的水域里,我掌舵全速前进,朝岸边的村庄撞去,刹闸减速全然无效。巨轮碾压过几座民房,渐渐停下来。我们下船准备逃跑,边走边听闻村民口耳传递着死伤不少的消息,她说要逃回家,我跑了一段时间,跑到一片高原,隔着巨大的鸿沟,前进不得后退不得,进退维谷。

我走回村子承担责任,死刑也罢无期也罢,终究有了归属。我又协同村委会妇女代表找到她家,劝她主动回去承担过错,最后她也回去了。

寓意很明白,既然选择了就要承担。

亹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