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世现报(真实小故事连载)二叔的续篇

发布时间:2013-12-21 18:03 阅读量:306 日记本:《个人日记》

二、二叔的续篇

“大,”当时我好奇地问父亲,“你到底看见那个女人了没有?”

“没有?当时在一起的一邦人,谁也没有看见。只有他说他明明看见一个穿红龚身子(红棉袄)的女人勒着个包头,夹着包袱,——可能是错觉,或者是心理因素吧。”

我的家乡当时水磨很多,据老人记忆和县志记载,收磨课(税收)的就有七十二盘。这座水磨的磨房建在紧靠我们村子的路旁。我父亲回忆说,他们一起当时刚走在磨房前,从视角上讲不会有误差的,再加上十五的月亮,亮得如同白昼。

“神鬼的有无,目前的科学水平还难以断定。”二叔插言:“唯物主义不信神鬼,只是口头上不信,不一定不存在。”

“大哥说的是夜里见鬼的事情,我给你们说个白天活见鬼的事。”他装了锅旱烟,猛吸两口,慢腾腾地说:“这件事也是跑过红军后,我去城里上学的时候课堂上发生的。”

二叔高中毕业后放弃上大学,却匆匆忙忙的出仕,走上社会,曾当过伪乡长、校长,是国民党员,三青团员,当时是“五类分子”,因此他平时言语很谨慎,这天是一家人聚会,他稍微放开自己。他记性好,将三大名著能从头到尾背诵,阅历丰富,挺会讲故事的。

停了会儿他接着说:“跑过红军,复课后,教室里曾经停过伤员,墙上到处有血迹。一天在上第一节课时,来上课的老师板书后,正要开讲时,他突然将脸又转向黑板。过了会儿他又极快地转过身扫视了一下教室,背着身变声变调地问:‘同学们,你们看看,前排空位上坐着的是谁呀?’这天第一排有个同学请假没来上课。同学们齐声说:‘没有呀!’老师将脸用教课书遮着,偷偷地又看了一下,赶快转向黑板,又让同学们好好看看。前排同桌站起来,从桌子底下,像寻针般的到处查看了会儿,回答:“说真没有。”

“然后呢?”我那时才八多岁,性急,打断二叔的讲述发问。二叔说,这个老师再没敢将脸转过来,让我们自己复习,他就匆匆离开了教室……

第二天替课的老师说,这个老师发高烧说胡话,暂时不能上过课。再后来,全校传言,那个老师因为那天清清楚楚地看见了一个血淋淋的人坐在前排的坐位上,吓出了病。没过几天,这个老师也就死了。再后来风言风语传言,这个老师在红军围攻岷县城时,得过一个伤员的不义之财。

现世现报(真实小故事连载)二叔的续篇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