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会的密码

发布时间:2013-11-20 16:51 阅读量:361 日记本:《个人日记》

秋高气爽,万类霜天况自由,松湖的湖光山色,显出一种成熟的美,恬静而又庄严。此时,灼热与喧哗逝去,静悄悄的湖面上偶有鱼儿跃起,拨动琴弦。远方,几声雁鸣掠过长空,举目望去青山连绵起伏,似睡美人横卧湖畔。

苏芮顺便扯一把黄茅草挽了一个漂亮的结叫草标,放在山林路口上表示自己应邀而来了。放好后,她急忙走到距路口不远的刺蓬后面,心急似火地等待遥远的吴明江。

数日来,年轻的吴明江如变魔术的魔术师,漂亮精致的家具很快呈现在苏芮的眼前。羞涩的脸庞,躲在门后,嘴咬发辫,偷偷地窥望。烧水沏茶,做饭端菜,劝客喝酒,秀美的手和清新的眼,总像播洒绵绵春雨,润湿吴明江的心。

数日来,吴明江暗自欢喜,打趣的话语总有苏芮回应的笑声,偶然的一瞥总有双目的会意,健美的身影和飘飞的发辫,总在眼前摇晃飘荡。

湖水像是一面镜子,圆圆的月亮映在湖面。湖泊附近树旁的几盏路灯,那圆圆的灯光映在水里,就像是一个小月亮似的,围绕着湖中的月亮。一片一片臃肿的白云缓缓地移过池面,仿佛是一群老妇,弯着背,一步一步吃力地从月亮前面走过,想把月亮遮住,月亮却透过云片的空隙倾泻下皎洁的光芒。一片白云和一片白云连起,如同一条宽大的不规则的带子,给澄澄的天空分成两半。白云移过,逐渐消逝在远方。天空碧澄澄的,月亮显得分外皎洁。

吴明江还没有来,她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一天,吴明江放下活路来坡上玩。在草地上烤一只刚刚逮住的野兔,烤野兔的香味飘满山坡,也飘到正朝山坡上走来的苏芮鼻孔里,苏芮追赶着烤野兔的肉香来到吴明江的面前。苏芮问:“阿明,你在烤什么?”吴明江高兴地说:“刚抓的一只野兔。”苏芮一脸惊喜地坐在火堆旁,双眼馋馋地望着即将烤熟的兔子。吴明江问苏芮:“你怎么一个人出来?”苏芮说:“我的两个同事忙着上街,我不想去去就跑出来找你了。”

免子烤熟了,吴明江兴奋地掰一半兔肉给苏芮,苏芮津津有味地吃着兔子肉,满嘴流油,满脸炭黑。吴明江看见不禁地笑了起来,在一边挺着骄傲的胸脯,大声喊着她的名字。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苏芮在树阴下不好意思地笑,飘然而来捉吴明江。当苏芮要抓到吴明江的时候,吴明江高兴得畅快淋漓,扭头不让苏芮看见自己合不拢的嘴,就一溜儿跑开了,边跑边回头看苏芮,等着苏芮撵上自己。也许是苏芮看到了吴明江那忘形的嘴,小嘴嗔怪的一斜,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给吴明江一个灿烂的微笑,春天的笑,好像阳光在花瓣上发亮。苏芮那红润润的脸蛋让吴明江产生了想去亲一口的冲动,那圆圆凸起的双乳更让吴明江心神不定,全身充满着一种即将喷发的力量。

吴明江跟苏芮站在一起,头刚达到苏芮的眉峰。还没等吴明江反映过来,苏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扑过来,咬住吴明江的嘴唇,将吴明江压倒在地,温软玉润的舌头直侵入他的嘴里,动作像一道闪电让吴明江麻木了。吴明江霎时觉得天旋地转,血脉赍张,整个山岭、整个天地都在他赍张的血脉里摇动起来、震撼起来。此时,吴明江的手自然而然地伸向苏芮饱满的胸部,这个动作是吴明江转化为一种对苏芮的敬仰,一种对苏芮的爱护,害怕自己哪怕一点的粗莽,会揶揄和亵渎彼此之间的洁白。

苗族男女幽会时往往以草标作标记,尊称“情人的密码”。恋爱中的青年男女只要在所幽会的山林前插个草标,路人碰见了都会自觉绕道而行,让出这座山林给幽会者做为谈情说爱的自由天地,让他们在这里尽情地相拥相抱,情话缠绵,不用担心有人撞见,坏了好心情。同时,草标对于幽会者而言,还拥有另一层的爱情信息呢,幽会时不管哪一方先到,都会打一个草标,草标上的疙瘩结在草尖上,草根指向幽会的山林,放在路口边,暗示自己已先到,示意快来幽会。后者看到了这个草标,必须又留一个草标,草标上的疙瘩结在中部,横放在第一个草标上,疙瘩对着第一个草标的中间,这两个重叠的草标是暗示路人:此山林有人幽会,请绕道而行。行人见了这样的草标,都会自觉回避。如果对方因其他原因不按时赴约,先到的一方就会伤心离开,离去时不会忘记在草标上面压上一块石头,谴责对方失约,告诉对方自己已经来过山林,也许二人关系就此断绝,不再往来。

草标随着季节变换而变换。春天编的形象是春燕,夏天编的形象是杜鹃,秋天编的形象是云雀,冬天编的形象是花鹭……真个是千变万化,情趣无穷。其中就是初次相约,也决不能马虎,要尽量编扎得水草丰茂,层次不可肤浅:假如草标扎成蜜蜂,那就是表示吴明江在等苏芮的含意;再次约会则应以草蜻蜓示意:地点与上回一样,吴明江渴盼着苏芮;如果今天不能赴约,必须用茅草穿过一张树叶编一个勾头蚱蜢,深表自己歉意。还有,苏芮如果看见的是一朵红花,那是有一方在渴求见面的机会;如果苏芮见到的是一朵蓝花,那是情人间感情深沉的表露;在苏芮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朵手制的哀哀白花,切莫感叹,因为那是为一段美好的爱情服丧的场面。

“草标”是苗家年青人传送友情最古朴,别有风趣的无言情书。

说起草标,这里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远古时候,有一个苗家俊伙子阿本同聪明玲琍的姑娘阿贝相爱。不久阿贝被寨主抢去,她便在他们原来经常幽会的地方用茅草结了一草标,阿本看见草标明白了一切,他想方设法把寨主杀死,阿贝得救了。

她的心绷得紧紧的。这怎么忍受得了呢?她担心这个年轻的战士会突然跳起来,或者突然叫起来。她不敢朝他那边看,不忍眼巴巴地看着她的心上人戏弄她。她盼望出现什么奇迹,他马上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的心像刀绞一般,眼泪模糊了她的眼睛。在她心急如火的时候,吴明江果然出现在她的眼前了。

吴明江同苏芮幽会,转来晚了,夜里山路不好走,干脆就往山洞里钻。反正山里的岩洞多,到哪家的草堆扯一抱草往洞里一铺,躺在草上,玩些小动作,就这么恍恍惚惚地到大天亮再钻出洞中拉着眼皮往家赶。赶回家就四仰八躺在床上补瞌睡。

从周围的包谷地里飘来的幽淡的薄荷气息和成熟包谷苦涩微甘的气味,他们早已闻惯,不足为奇,但唤起他心灵深处一种非常遥远的回忆。

小小草标,撮合了千千万万像吴明江与苏芮的美满姻缘。这种姻缘无须耕耘,也无须浇灌,受天地之浩气,沐日月星光,不衰不竭。把幸福和美满归还于大自然,又奉献给人们。

幽会的密码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