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延友接下来该做点什么

发布时间:2013-07-18 11:12 阅读量:444 日记本:《个人日记》

易延友接下来该做点什么

傅伯勇

昨日,鄙人对清华副教授(法学院证据法中心主任)易延友就“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小”的言论撰文进行了反驳,并发到了新华网和凤凰网。今日下午,因网民声讨,易延友在微博上发表致歉声明,称“本人昨日微博言论确实欠妥,对由此引起的消极影响深感不安,特向各方致歉!”

这是易延友的一点点进步,但是,这样的进步还远远不够。接下来,他还应该做点什么呢?

一、应该重新发表一份致歉声明。因为他的致歉声明说的是“欠妥”,说的是“不安”,说的是“致歉”。他的言论造成的消极影响仅仅就这样草草回应吗?就仅仅是“欠妥”吗?我们别忘了,他是一个公众人物,他是一个法律专家,他是在微博这一新兴媒体上公开发表的言论,那仅仅是“欠妥”二字就可以草草了事吗?“不安”,就仅仅是“不安”吗?毫无法律常识的公开的辩护,对受害人及其家属,是不是一种伤口上撒盐的进一步伤害?对广大网民及社会各界是不是一种愚弄?对中国社会主义法律是不是一种亵渎?就没有别的愧对之类?就没有别的悔过之类?就没有别的责任担当之类?一句“致歉”,好圆滑,好洒脱,好超然。假如,他的女儿经历了这一幕之后,别人也说了他的那一番言语,也这样轻飘飘地“致歉”,他会是什么态度呢?他的这份声明,太苍白,如白纸一般苍白。他如果是一个敢于承认错误的人、敢于担当的人,就应该郑重其事地重新发表一份像样的声明。

二、应该从法律常识学起。对中国的很多专家,我常常深表怀疑。一些专家,看起来大名鼎鼎,其实腹中空空。去年,针对钓鱼岛问题,经济学家茅于轼说:“岛上又没有常住人口,没有GDP,没有税收,如果淹没,对谁都没有影响,何必制造紧张呢?”80多岁的茅于轼,是经济学方面的泰斗级人物,但是,在这一问题上,却信口雌黄,可能是老眼昏花、老到糊涂的地步了。但是,他至少还可以原谅,因为他不是政治人才、不是军事人才,说点领土问题的错话还情有可原。但是易延友不能原谅,因为他是法律方面的专家。他才40岁,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学士、法学硕士、法学博士,英国华威大学法学硕士,现任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清华大学法学院证据法中心主任。按理,他不缺乏法律常识,但是,却恰恰相反,他说了“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小”这样的话,这说明他对法律一窍不通!怎么办呢?他应该放下架子,去当小学生,去从法律常识学起。

三、应该接受点职业道德教育。易延友完全有替李天一辩护的权利,也完全有帮助李天一做无罪辩护的权利。但是,“国有国法,行有行规”,他替人辩护,他得以法律为依据,他得遵守职业道德,如果连基本的职业道德都没有,那还了得?如果因为朋友关系、金钱关系等等原因,就放弃做人的基本原则,就放弃自己的职业操守,就放弃普世的道德底线,去混淆是非,去大放阙词,这是一个堂堂的副教授做的事情吗?这是一个堂堂的法律专家做的事情吗?“话有三不说,事有三不做”,易延友那样做,那不是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吗?这恰恰说明,他在蜕化,他在堕落,他在变质,他应该去接受点职业道德教育,陶冶一下自己,净化一下自己。

易延友应该做的,还有很多,但是以上三点,他得尽快补上。

易延友接下来该做点什么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