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登的良心回归与美国政府的倒行逆施

发布时间:2013-07-15 12:45 阅读量:426 日记本:《个人日记》

斯诺登的良心回归与美国政府的倒行逆施

石鉴明

据中新网7月12日电 ,外媒报道,美国“棱镜”监控计划泄密者爱德华•斯诺登于莫斯科时间7月12日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与多家人权机构代表人士举行会谈。斯诺登稍早时向联合国在莫斯科的人权事务专员(难民署)及“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组织等国际上的人权组织等发出邀请,希望与相关人权活动人士以及知名律师会谈。根据这份邀请的内容,斯诺登希望每个人权组织最多派出三名代表,邀请写道:“我将非常感谢你们的合作和支持”。

俄国际文传电讯社援引机场消息人士的话说,斯诺登打算借此机会表达对美国当局对他的系列“迫害”的态度,他认为,美当局的行为导致了拉丁美洲一些国家的国际航班乘客面临危险。

“人权观察”组织驻莫斯科的代表娜塔莉亚•洛克申娜公布斯诺登发送的邮件信息说,斯诺登将就他所面临的情况、接下来的计划与人权组织代表和律师进行讨论。据称,斯诺登在写给人权组织的邮件中指出,美国当局致力于逮捕他,是对想要脱离迫害者基本权利的一种威胁。

斯诺登于6月初通过媒体披露了美国情报部门大规模搜集通信和电子通讯用户个人信息的“棱镜”项目,并于6月23日作为中转旅客从香港抵达莫斯科,滞留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至今。委内瑞拉、尼加拉瓜拉美三国已表态称愿意为其提供庇护。美国方面则反复要求将斯诺登引渡回国审判。

此前,笔者曾经发微博,认为斯诺登案件是“皇帝的新装”的现实版。斯诺登就是那个天真无邪,童言无忌,一语中的,道出皇帝根本没有穿衣服的那个小孩。其实,斯诺登已不是小孩。他有家庭,其家安在“天堂般的乐园”。他的生活“相当舒适惬意”。他可以“不用任何授权,就可以在任何时间,搜索、截取以及审阅任何人的通信信息”。这之前,他是美国中情局的要员,身体、心理素质应该健康,本事很大,能力很强。不知道是那根神经通了,也可能是吃对了药,突然良心回归,对英国《卫报》记者道出了惊天动地的秘密。这毫无疑问给了美国政府当头一棒。有位中国少将估计可能使美国损失10个重装甲师。就连斯诺登的老爸都承认,斯诺登背叛的是美国政府,但他没有背叛美国人民。

斯诺登的老爸话中有话。难道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是两回事?的确如此!美国政府一向标榜民主、自由、人权、平等、公开、人道等等。但他们是贿选出来的总统和政府,代表的是资本家的根本利益,并不代表美国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他们所标榜民主、自由、人权、平等、公开、人道等等,都是骗人的假话、鬼话。他们在国际上爱搞双重标准,在国内同样说一套,做一套。对美国人民一套,对资本家又一套。美国的种族歧视根深蒂固。美国侵犯人权首屈一指,堪为“超级大国”。这次斯诺登揭出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但的的确确是捅到了美国佬的要害部位。因此,美国政府和情报部门试图拿斯诺登“杀鸡儆猴”,警告所有其他可能会说出美国秘密人。斯诺登的政治表现使得他成了被追猎的对象,成了无国籍人士。美国政府把他列入了禁飞名单,千方百计要把这个道出“皇帝”没有穿新装的现实的活生生的小伙子弄回去审判。这就是美国的人权、民主、自由、公平、正义和法制!

众所周知,美国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八方煽风点火,到处发动战争的战争贩子,反人类、反人权、反民主、反自由、反和平,倒行逆施,为所欲为,无恶不作,由来已久,臭名昭著。当然,这是指美国政府,不是指美国人民。但美国政府却经常贯用又当婊子又立牌坊的伎俩,恶意攻击他国侵犯人权,网络攻击别国,没有人权、民主、自由等等。这一次,可以说美国让全世界人民大开眼界,看清了美国的民主、自由、平等,的的确确货真价实,残酷无情。可怜一个说真话、道实情的美国小孩子都容不得,美国还算人间天堂吗?

“维基解密”网站7月12日刊登了斯诺登面向各家人权组织发表的声明,不妨转来证明美国政府反人类、反和平的倒行逆施和他们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人道,是多么的虚伪和残酷无情。其声明如下:

大家好,我叫爱德华•斯诺登,就在一个多月之前,我还有家庭,我的家安在天堂般的乐园,我的生活相当舒适惬意。我还可以不用任何授权,就可以在任何时间,搜索、截取以及审阅任何人的通信信息。我拥有这种能力。这是一种能改变人类命运的力量。

这也是对法律的严重侵犯。我的国家——美国宪法第四和第五修正案、“世界人权宣言”第12条,以及众多法规和条约都明令禁止这样大规模、无孔不入的监视系统存在。虽然美国宪法将这样的项目列为非法,但美国政府认为,在世界不允许发现的、秘密法庭的裁决下,某种程度上可以使得这种非法的事情合法化。这些裁决真正腐蚀了正义最基本的概念——什么事是被视为是必须要做的。(即使)通过秘密法规,不道德的行为也不能成为有道德的行为。

我深信1945年纽伦堡审判时宣布的法则:“每个人都负有国际义务,它们超越了对国家义务的服从。因此,为防止危害和平与人性的罪行发生,公民个人负有的责任和义务可以与国家法律相抵触。”

据此,我做了我认为正确的事情,并掀起了一场纠正这种错误行为的行动。我并未汲汲于名利。我并未寻求出售美国机密。我没有与任何外国政府合作以保证我的安全。相反地,我把我知道的事情面向公众公开,因此我们所有人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讨论影响着我们所有人的事情,我向这个世界寻求的,是正义。

决定向大众公开影响我们所有人的间谍活动,关乎道德抉择,需付出高昂的代价,但这是该做的事情,我不会为此遗憾。

从那时起,美国政府和情报部门试图拿我“杀鸡儆猴”,警告所有其他可能会说出我所说事情的人。我的政治表现使得我成了被追猎的对象,成了无国籍人士。美国政府把我列入了禁飞名单。它在法律框架外要求香港将我遣返,这是对国际法“不推回原则”(non-refoulement)的直接侵犯。美国政府对所有帮助维护我人权、尊重联合国庇护制度的国家发出威胁。为了一个政治难民,它甚至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手段,命令其军事盟友迫降拉美国家总统的专机。这些危险的步步升级的手段,不仅是对拉美国家尊严的恐吓,也是对所有人、所有国家都享有的基本权利的恐吓,是对希望在免遭迫害中生活,寻求并享受庇护权利的人的恐吓。

然而,即使是在面对这种具历史性的、不相称的侵略行为时,世界多国仍为我提供支持和庇护。这些国家包括俄罗斯、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尼加拉瓜,而厄瓜多尔是第一个挺身而出对抗这种以强凌弱、侵犯人权的行为的,我对此表示感激和尊敬。在恫吓面前它们拒绝原则上的妥协,它们已经赢得了世界的尊重。我打算先后前往这五个国家,以深表我对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以及人民的感激。

我今天宣布,正式接受所有在我提出请求后,愿意提供支持或庇护的国家,包括那些未来可能应我申请提供支持的国家。例如,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正式批准对我进行庇护,我已经正式成为“政治难民”,任何国家都没有立场去限制或干涉我接受庇护的权利。然而,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西欧和北美一些国家的政府已展现了游离于法律外行事的意志,而且这种行事方式现在仍在继续。这种不正当的威胁使得我无法飞赴拉美并接受庇护,拥有大家都享有的基本权利。

这些强国希图采取超越法律的手段,威胁到了我们所有人,一定不能让其成功。因此,我请求你们提供帮助,从有关国家的安全通道前往拉美。我也请求俄罗斯提供政治庇护,直至这些国家批准我合法地旅行。我今天将向俄罗斯提交申请,并希望它会被顺利地接受。

如果大家有任何问题,我将回答我所能回答的。

谢谢。

这就是一个生活在“人间天堂”的美国公民的声明。他的悲剧,只不过是他说出了绝大多数人不愿说、不敢说的“皇帝的新装”。请问:世界的公道、正义在哪里?

斯诺登的良心回归与美国政府的倒行逆施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