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谁的表扬作文

忘不了谁的表扬作文 | 楼主 |2017-09-28 18:29:50 共有7个回复 13次阅读

昨天,我们一家正在吃饭,我突然想起了老师的话,让我星期天给她打电话。我就给妈妈说,妈妈立刻给老师打电话妈妈问老师:“有什么事吗?” 老师说:“没事,只是想汇报一下黄骋的学习情况。”.......说完话后,我就问妈妈老师说了什么,妈妈说:“老师说了你的优点,也说了你的缺点,优点是你的作文有许多好词好句,缺点是写的太短。听到优点我心里美滋滋的,听到缺点,心里不时有一阵心酸。我决心要把它点变成 点。必竟人不是十全十美的啊。我也不能骄傲,骄傲使人落后,谦虚使人进步,这话说得真对。

晚上,爸爸回来了,妈妈就把今天上午的事说给爸爸听,爸爸没听明白妈妈说的什么,就决定给老师打电话。我想:爸爸听了一定会表扬我,也会骂我的。果然不出我所料,爸爸表扬了我,也骂了我,爸爸大喜过忘,当既我10元钱。姐姐很羡慕我。爸爸说:“谁叫你表现不好,老师没表扬你。”姐姐说:“我当英语课代表,你才奖我1元,我不干。”爸爸说:“好吧,奖你5元,不过你要把英语给我检查。”结果一检查,发现错了两题,去掉2元,姐姐只得了三元。

想想自己原来,作业几次没做完,老师打电话给爸爸,我受批评搞得爸爸妈妈不高兴。现在,我在班上表现好了,老师表扬,爸爸妈妈又高兴。以后我要再接再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我决定把10元来买课外书,加我的知识。剩下的钱买笔和本子。并继续努力,争取更好。得到更多表扬和奖力。黄骋2008.10.2

标题:忘不了谁的表扬作文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2079775.html
沙发回目录

犯错,谁的错

忘不了谁的表扬作文 | 2017-09-28 18:30

我拿着作业走进办公室,正巧看到隔壁班的王正飞在请教我的班主任,也就是我们的数学老师。

王正飞是隔壁班的语文课代表,语文成绩好的没法说,又有一手好字,我想一定是博得众多老师的青睐吧!但其实,我对他并不是很了解的。

我好奇地走过去,想看看这么优秀的学生在请教老师什么问题。我慢慢走过去,才发现一向鼓励同学们勤学好问的于老师竟然紧绷着眉头,一脸的烦色。而在一旁的王正飞则一脸的不好意思,握着笔的手微微地颤抖着,眼睛胆怯地看着老师,但似乎又怕于老师严肃的目光,而躲躲闪闪的。

我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他与老师的对话:

“老师,这道题你能不能再讲一遍……”

“可是,老师都讲了好几遍了,你有没有认真听啊?解这道题的关键是一个三线合一的知识,懂这点就能解的”

“那……这三线合一,是哪三线?”

老师无奈地叹了口气,眉头又加重了,看到老师这样,正飞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但求知的意志似乎没有一点减弱。

老师注意到了一旁的我,对我耸耸肩。我回了一个笑,毕竟这个“三线合一”的知识点,是七年级学过的知识点,老师最近也的确强调了很多,可正飞还是没想起来,我想这就是他的不对了。

老师疲倦地再次为正飞讲解,但口气似乎多了些不耐烦。正飞也注意到了,默默地点头或者发出“嗯嗯“的声音当作是回应。

我转身离开了。心里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首先是没想到优秀的正飞,也有这一面;其次是老师,一想到她的那副表情,我就有点害怕,生怕老师也会那样对待我……

但我想,老师一般是不会这样对待我的。我是本班的班长,学习成绩也不错,至少我觉得,我对知识点的掌握程度,不会低于正飞。不过,我还真是很担心正飞,毕竟老师这样的不耐烦,对学生来说,是一种打击,至少对我是一种深刻的打击。如果我是正飞,我知道,自己知识没掌握有一点的责任,但是看到老师的失望,我会失去信心,甚至会爱面子,不敢再请教老师。但正飞应该比我坚强的多吧!

晚自习下课,我收拾好东西走出班级时,发现正飞在门口,我朝他笑笑,准备离开,他拦住了我。我疑惑地看了看他,他吞吞吐吐地说:“这个……在办公室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吧!“

我点点头。“其实……其实我是真的不懂,可是,我很怕看到于老师失望的样子,只好假装明白。可我还是不懂啊!“正飞有点失落地说。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安慰正飞:“是嘛,那你还是要加油啊!“

“你能不能帮我补习……“正飞小声地问我。

我迟疑了一下,但随后回过神来,我心想,补习,我不太擅长,而且还会花我自己太多时间,不太划算……

“嗯……补习就不用了,你这么优秀,我也不好意思,但是如果你有什么疑问,可以问问我,我毕竟不是老师,不会给你有太多的压力”我说。

“行啊,那太好了!”正飞低着的头立刻抬了起来,眼里闪着感激的光芒。

我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走了。

本以为他明天就会来问问题,但他好像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执着,或许是他害怕问女生什么问题;或许是他问他班的同学了;也可能是他有了什么更好的方法……总之,他就没有再提请教我的事了,我也就一如既往地过着学习生活。

又到了月考的时间,气氛依旧是紧张兮兮的。我和正飞又在同一考场,这次我们隔得有点进。但我没太关注这些,时间一到,我就沉着地写起试卷。

这是数学考试,正当我沉浸在XYZ的世界时,被一声不大不小的声响拉回了现实中。是正飞。

我侧过头去,发现正飞一脸惊恐,不过他没注意到我,仍旧专心地做着……

他拉拉前桌的衣服,神色慌张地瞟了瞟周围,又瞄了一眼监考老师后,才小声地说了什么。

我默默地看着,什么也没说,毕竟这些行迹,正在告知着一个“血淋淋”的事实——他在,不,是准备作弊!我怎么也没想到正飞会这么做,他,可是好生啊!

正飞的前桌把试卷摊了过来,正飞看了后一脸兴奋,似乎那就是救命稻草,能成为年段前5名的救命稻草!所以,兴奋得使他竟忘了老师的存在。老师似乎早已注意到了他,准备当场抓获,等到试卷一露出来,老师就昂首挺胸地走了过去,毫不留情地在犯罪者正飞的试卷上大大地写上所有人都憎恨的字眼——“作弊”,好像很光荣自己的锐利神眼,然后得意洋洋地洒下背影离去,毫不理会已经呆住了的正飞……

这惊动了考场的所有学生,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地议论着,看着一脸铁青的正飞,我突然有一种同情,似乎明白了什么。

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可能正飞想让数学老师刮目相看,想得到老师珍贵的表扬,想让同学们羡慕纷纷,还想……

就是这些美丽的梦想,使得他,不小心摸到了黑暗,不小心踏入了黑暗的深渊,但,这都是梦想的错吗?

错,犯错,到底是谁的错?是老师吗?没有给正飞以鼓励,没有给他他所渴望的表扬。可是,这么说对老师太不公平了。那是正飞吗?怪他自己不够努力,不够上进,意志不够坚定,才犯了错吗?不清楚,这就是学生所拥有的烦恼,一个没有答案的谜题。

哼,犯错,谁的错?

板凳回目录

表扬(二稿)

忘不了谁的表扬作文 | 2017-09-28 18:30

表扬(二稿)

同学们,你有受表扬的经历吗?我有,而且十分难忘。

记得一次上语文课时,班主任申老师说进行读课文考试,顺序由同学们互相抽学号来选择。当时我紧张极了,真怕自己被抽到前面。在那么多同学面前朗读,多不好意思呀。而且要是读不好,大家一定会取笑我的。想到这,我不由自主的低下头,把头埋进了课桌里。

紧张的时刻马上就到了,当班长宣布我被抽到第四号的时候,我的脸都红了。当前面的三位同学读完的时候,我还在下面犹豫着。此时,申老师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用期待的眼神瞅着我,说:“下面轮到谁了,哦,王晰,知道吗,我最喜欢听王晰的声音了。”

听了老师的表扬,我信心倍增,立即站起来,轻轻地清了一下嗓子,大大方方地走到讲台上。由于过于紧张,我忘了拿语文课本。但是我还是勇敢地给老师和同学们敬了一个少先队队礼,走到讲台中央,大声地背诵我一直喜欢的那首古诗——《元宵》。

由于有了老师的鼓励,我背的非常顺利,而且语调舒缓,把整首诗的气氛都读了出来。当我读完后,同学们还在那美丽的诗境当中陶醉。直到看到我走下台,掌声“哗”的一下响了起来,把我吓了一大跳。“我的妈呀,吓死我了。”我的脸又像熟透了的苹果般。

老师高兴的大声说:“王晰同学读得真好,而且又是背诵下来的,可真了不起。王晰,请你回到台上,再给我们读一首好吗?”我的脸红的有些发烫,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重新返回了讲台。

这就是我被表扬的一次经历,有了老师的表扬和鼓励,我欣喜万分,对朗读更有自信了。而且告诉你们吧,我再也不是那个害羞的不敢发言的小姑娘了,现在的我还敢到别的班级做朗读表演呢!

#4楼回目录

浪费了眼泪

忘不了谁的表扬作文 | 2017-09-28 18:30

这一点眼泪我浪费了,因为我不该哭,我要坚强!

一节数学课上,老师说在第三单元测试成绩优异的会发喜报,这也算表扬。我满怀信心地看着老师,因为这次考试我是全班第二,应该受到表扬,而且,我也是数学的顶尖学生,期末考试我的数学成绩可是99分呀!要说表扬我最有发言权。当老师把成绩优异的念完后,我非常失望,因为,里面并没有我。过了一会儿,老师又读了进步大的,我想我是不是分到这一部分了?因为,上一次考试不小心看错了题考了88分。我又看着老师。随着一个个的喜报落到别人手中后,我又失望了,还没有我。当老师又读了在课堂上表现好的的同学后,我彻底绝望了,还没有我。我很想哭,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可是,这是在学校,哭了被笑话的。老师说完后,就继续讲课。上课的时候,我感到很吃力,因为我没有了我的精神支柱。这时,我前边的同学问我,你为什么没有发喜报呢?我的眼泪又想下来了,因为这件事已经是我心中的痛,谁都不能碰它。过了一会儿,老师说还有两名同学要发喜报,刚刚漏掉了。我心想一定有我,又看着老师,可是,还没有我。当老师说完后,我前面的同学勇敢的站起来,为我打报不平,说我也应该发喜报,这时我真的哭了,我不想让人去碰它,它是我永远也忘不掉的痛。可是这时,老师也给我了一个喜报。我很高兴,但眼泪还在流,这是激动的眼泪。

下课,我去问那位同学,她为什么敢站起来为我说理,她只是说,只要你是清白的就可以说理,就像你的眼泪,它也是清白的,可是它被冤枉的流了下来。不过,你要学会坚强!

老师把我的分数记错了,原来如此!

#5楼回目录

《水晶石》之笑了,就会忘了怎么哭

忘不了谁的表扬作文 | 2017-09-28 18:30

失败挫折可谓是人生必备的磨练物质,若没有这些人生又怎么能够体现出成功的美好!就好像批评与表扬一样,是共存的,没有批评又怎能体现出表扬的好,没有表扬又怎么能说明挨批评的难受,总而言之,批评,表扬;成功,失败;甘甜,苦涩·····诸如此类的都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 或许,今天你失败了,但是谁又能肯定的对你说,明天你依旧不会成功呢?这个世界上压根儿就没有那么多绝对的事情,否则为什么奥运世界记录一次次被刷新,很多平凡的人却创造了奇迹? 有时候我们也应该学会另眼观世界,针对于一事一物或者某个现象,从两个方面去考虑,两个方面考虑的就是两个不同的结果,两个不同的可能!如果遇到事情总是悲观消极的去面对,去处理,那么又怎么能够真正的发现正确与否,好与坏呢? 有时候也需要学会化不可能为可能,去颠倒一下那些所谓的“事实”。俗话说化腐朽为神奇,正如前文所说,没有什么绝对的事情,重要的只是你的看法和态度而已,所以不要总是那么的悲观消极@!也要学会考虑可能性。 “笑了,就会忘记怎么哭。”是敝人最爱的一句话,同样也是电视剧里面比较经典的一句台词。仔细推敲斟酌这句话也的确不无道理。有时面对挫折或困蓝,我们一般采取的都是消极逃避的态度,而谁又想积极地去面对呢,恐怕想像后者一样的人少之又少吧。微笑,虽是那么的渺小,然而,不可置否的是它的的确确拥有者让你承载一切的能力! 失败了并不可怕,可怕地是你不敢去面对和承担这份失败。失败了又怎样,继续加油努力,一样可以在成功,尽管几率并非100%,如果失败了就一蹶不振的话那么成功的几率就为0%! 杨晶,昨天你失败了,但是谁敢说今天的你就是失败的,明天的你就不可能成功呢?如果仅仅是因为初一下学期那场期末考试你就灰心丧气的话,那么你还能有什么出息。不过,为什么,至今还是不能走出那次考试失利的阴影呢?为什么曾经上课能够积极踊跃发言的自己,现在一站起来回答问题就会发抖呢?说是因为那次考试的失利从而导致的一蹶不振,那么,是这样吗?我想如果你这样回答自己的话,你的心里会发出这样一种声音“能全部归为那次考试失利吗?借口!!是你自己懦弱!那么,是你懦弱吗?既然找到了原因的所在,那么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调整一下你的状态吧,全力备战期中考试,失败了一次又怎么能够再继续失败呢,若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那空拍就等于自甘堕落了吧@!不行,你要重新鼓舞斗志,奋勇拼搏!把曾经那个上课积极举手,踊跃发言的自己重新找回来! 杨晶,你一定要加油,你绝对不能一直与懦弱、失败相伴随,快快让那个自信、充满斗志的你再现!!你会成功的,只要你努力!擦干眼泪,扬起嘴角,瞬间就会忘记刚刚是怎么哭的!不要让你的眼泪等同于自来水!

#6楼回目录

最不开心的一个晚上

忘不了谁的表扬作文 | 2017-09-28 18:30

很久很久以前

我有一颗心

它总是活泼乱动的

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激动

会因为伤心而大哭一场

会因为高兴而放声大笑

会因为考试第一而兴奋

会因为得老师表扬而睡不着觉

但是

我现在不会了

不会了

我真的很累

为什么为什么

要让我这么累

我到底得罪了谁

为什么

所有的一切都要我承担

为什么我要早熟呢

都是我的错

为什么呢

为什么

我好想哭

就拿今天来说吧

我的两个朋友17和雪要和我绝交

绝交的原因就是

我被诚实

不忠诚

是啊

雪很早以前就告诉我了

她说

我不适合有朋友

一点也不适合

我永远只能做一个孤寂的人

一生一世

是的

她的预言现在实现了

说真的

有时

我真的很恨她

很恨很恨

难道我真的很坏吗

以至于没有人可以爱我

没有人可以当我的朋友

但是

我恨不起来

让我很累很累

与其让我恨

还不如拿把刀刺进我的胸膛算了

当你们对我说绝交的时候

我是想装的满不在乎的样子

但是

我不能啊

我不知道怎的

我的心好痛

四周空荡荡的

我脑子里竟是空白

一种恐惧拥进了我的心

是恐惧吗?

也许是吧

最近这种感觉多了

不过

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啊

这种感觉那么强烈

仿佛要将我吞噬了似的

不是第一次

这种感觉

在上一次她们不理我的时候也出现过

只是

时日久了

都快忘了

说真的

你们真的很不顾虑别人的感受

你们的眼中只有自己

没有别人

什么解释你们也听不进去

那我何必呢

我说过

我比你们还要痛

可能以为我是撒谎吧

你们一点也不了解我

一点也不

知道嘛

我的痛

是你们加在一起也无法比的

无法

你们是相互的朋友对吧

而我呢?

我有相互依靠的朋友吗

我没有

没有啊

我是一个人的

一个人

每当课间操下了的时候

大家都成群结队的互相走啦

而我呢?

一个人

始终一个人

每次都这样

我只能勉强我自己

强装微笑

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楼梯回到教室

拼命的写作业

有些人会问我

你很喜欢写作业吗?

我一点也不喜欢

但是

不喜欢也强迫成了喜欢

写作业不过是为了安慰自己没有朋友而已

为了麻痹自己没有朋友这回事

除了没有朋友

我还有很大的压力你知道吗?

比如说爸爸妈妈爷爷

爸爸妈妈关系不是很好

她们的事情我真的很担心

而且

她们互相都认为对不好

那我怎么办呢?

我是她们的女儿

我能怎么办呢?

我只能放在心里

默默的承受

表面上装得毫不在意

还有爷爷

爷爷老是怀疑我这怀疑我那的

我明明在写口算

他却硬搬成我又是在查资料

(意思是说,我又在以查资料为借口而上网了)

哦是吗?

我真的很烦

有一个这么不相信自己孙女的爷爷

但是

还有广播站的事

我的头都快裂开了

这些我又能找谁去倾诉?

起码你们都有倾诉的对象

而我呢

我没有

我只能选择一个人默默的承担承受

你们不会知道

很多种情感的问题加在一起会是怎样一种

就好像世界末日到临一样

你们曾经说过

我是你们的死党

我笑了

由心底而笑了

是嘛?

死党嘛

最好的朋友才是死党

而委屈第二的那不叫

那只单单的叫朋友而已

说真的

17你真的很无可理喻

玩着玩着QQT你会因为别人不救你而发脾气

口中老说别人

那么

当你和高手在一起的时候

你因为卡

或者不够时间

而救不了她

她是否也会说你笨呢

我知道

这是因为你玩游戏玩得入迷了才这样

但是

为何不把眼光放开一点呢

你们的眼中始终只有自己不是嘛

死党吗?

作为死党会不相信死党吗?

朋友之间难道不是

应该相互相信嘛

为什么

你们要把所有的事情想得如此复杂呢

什么一颗棋子

什么阴谋

什么心比天高

是嘛

你们能做到这么诡计多端嘛

你们不能

那为什么要去怀疑别人呢

因为一次伤害所以不能在接受了是吧

那么

曾经你们两个不理我的时候

把你们两个当成最好的朋友的我的时候

我是不是也受伤了呢

我是不是用我的耐心去挽救我的友谊了呢?

我也受伤了呢

可我没放弃

当一个又一个朋友离开我的时很久很久以前

我有一颗心

它总是活泼乱动的

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激动

会因为伤心而大哭一场

会因为高兴而放声大笑

会因为考试第一而兴奋

会因为得老师表扬而睡不着觉

但是

我现在不会了

不会了

我真的很累

为什么为什么

要让我这么累

我到底得罪了谁

为什么

所有的一切都要我承担

为什么我要早熟呢

都是我的错

为什么呢

为什么

我好想哭

就拿今天来说吧

我的两个朋友17和雪要和我绝交

绝交的原因就是

我被诚实

不忠诚

是啊

雪很早以前就告诉我了

她说

我不适合有朋友

一点也不适合

我永远只能做一个孤寂的人

一生一世

是的

她的预言现在实现了

说真的

有时

我真的很恨她

很恨很恨

难道我真的很坏吗

以至于没有人可以爱我

没有人可以当我的朋友

但是

我恨不起来

让我很累很累

与其让我恨

还不如拿把刀刺进我的胸膛算了

当你们对我说绝交的时候

我是想装的满不在乎的样子

但是

我不能啊

我不知道怎的

我的心好痛

四周空荡荡的

我脑子里竟是空白

一种恐惧拥进了我的心

是恐惧吗?

也许是吧

最近这种感觉多了

不过

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啊

这种感觉那么强烈

仿佛要将我吞噬了似的

不是第一次

这种感觉

在上一次她们不理我的时候也出现过

只是

时日久了

都快忘了

说真的

你们真的很不顾虑别人的感受

你们的眼中只有自己

没有别人

什么解释你们也听不进去

那我何必呢

我说过

我比你们还要痛

可能以为我是撒谎吧

你们一点也不了解我

一点也不

知道嘛

我的痛

是你们加在一起也无法比的

无法

你们是相互的朋友对吧

而我呢?

我有相互依靠的朋友吗

我没有

没有啊

我是一个人的

一个人

每当课间操下了的时候

大家都成群结队的互相走啦

而我呢?

一个人

始终一个人

每次都这样

我只能勉强我自己

强装微笑

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楼梯回到教室

拼命的写作业

有些人会问我

你很喜欢写作业吗?

我一点也不喜欢

但是

不喜欢也强迫成了喜欢

写作业不过是为了安慰自己没有朋友而已

为了麻痹自己没有朋友这回事

除了没有朋友

我还有很大的压力你知道吗?

比如说爸爸妈妈爷爷

爸爸妈妈关系不是很好

她们的事情我真的很担心

而且

她们互相都认为对不好

那我怎么办呢?

我是她们的女儿

我能怎么办呢?

我只能放在心里

默默的承受

表面上装得毫不在意

还有爷爷

爷爷老是怀疑我这怀疑我那的

我明明在写口算

他却硬搬成我又是在查资料

(意思是说,我又在以查资料为借口而上网了)

哦是吗?

我真的很烦

有一个这么不相信自己孙女的爷爷

但是

还有广播站的事

我的头都快裂开了

这些我又能找谁去倾诉?

起码你们都有倾诉的对象

而我呢

我没有

我只能选择一个人默默的承担承受

你们不会知道

很多种情感的问题加在一起会是怎样一种

就好像世界末日到临一样

你们曾经说过

我是你们的死党

我笑了

由心底而笑了

是嘛?

死党嘛

最好的朋友才是死党

而委屈第二的那不叫

那只单单的叫朋友而已

说真的

17你真的很无可理喻

玩着玩着QQT你会因为别人不救你而发脾气

口中老说别人

那么

当你和高手在一起的时候

你因为卡

或者不够时间

而救不了她

她是否也会说你笨呢

我知道

这是因为你玩游戏玩得入迷了才这样

但是

为何不把眼光放开一点呢

你们的眼中始终只有自己不是嘛

死党吗?

作为死党会不相信死党吗?

朋友之间难道不是

应该相互相信嘛

为什么

你们要把所有的事情想得如此复杂呢

什么一颗棋子

什么阴谋

什么心比天高

是嘛

你们能做到这么诡计多端嘛

你们不能

那为什么要去怀疑别人呢

因为一次伤害所以不能在接受了是吧

那么

曾经你们两个不理我的时候

把你们两个当成最好的朋友的我的时候

我是不是也受伤了呢

我是不是用我的耐心去挽救我的友谊了呢?

我也受伤了呢

可我没放弃

当一个又一个朋友离开我的时很久很久以前

我有一颗心

它总是活泼乱动的

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激动

会因为伤心而大哭一场

会因为高兴而放声大笑

会因为考试第一而兴奋

会因为得老师表扬而睡不着觉

但是

我现在不会了

不会了

我真的很累

为什么为什么

要让我这么累

我到底得罪了谁

为什么

所有的一切都要我承担

为什么我要早熟呢

都是我的错

为什么呢

为什么

我好想哭

就拿今天来说吧

我的两个朋友17和雪要和我绝交

绝交的原因就是

我被诚实

不忠诚

是啊

雪很早以前就告诉我了

她说

我不适合有朋友

一点也不适合

我永远只能做一个孤寂的人

一生一世

是的

她的预言现在实现了

说真的

有时

我真的很恨她

很恨很恨

难道我真的很坏吗

以至于没有人可以爱我

没有人可以当我的朋友

但是

我恨不起来

让我很累很累

与其让我恨

还不如拿把刀刺进我的胸膛算了

当你们对我说绝交的时候

我是想装的满不在乎的样子

但是

我不能啊

我不知道怎的

我的心好痛

四周空荡荡的

我脑子里竟是空白

一种恐惧拥进了我的心

是恐惧吗?

也许是吧

最近这种感觉多了

不过

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啊

这种感觉那么强烈

仿佛要将我吞噬了似的

不是第一次

这种感觉

在上一次她们不理我的时候也出现过

只是

时日久了

都快忘了

说真的

你们真的很不顾虑别人的感受

你们的眼中只有自己

没有别人

什么解释你们也听不进去

那我何必呢

我说过

我比你们还要痛

可能以为我是撒谎吧

你们一点也不了解我

一点也不

知道嘛

我的痛

是你们加在一起也无法比的

无法

你们是相互的朋友对吧

而我呢?

我有相互依靠的朋友吗

我没有

没有啊

我是一个人的

一个人

每当课间操下了的时候

大家都成群结队的互相走啦

而我呢?

一个人

始终一个人

每次都这样

我只能勉强我自己

强装微笑

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楼梯回到教室

拼命的写作业

有些人会问我

你很喜欢写作业吗?

我一点也不喜欢

但是

不喜欢也强迫成了喜欢

写作业不过是为了安慰自己没有朋友而已

为了麻痹自己没有朋友这回事

除了没有朋友

我还有很大的压力你知道吗?

比如说爸爸妈妈爷爷

爸爸妈妈关系不是很好

她们的事情我真的很担心

而且

她们互相都认为对不好

那我怎么办呢?

我是她们的女儿

我能怎么办呢?

我只能放在心里

默默的承受

表面上装得毫不在意

还有爷爷

爷爷老是怀疑我这怀疑我那的

我明明在写口算

他却硬搬成我又是在查资料

(意思是说,我又在以查资料为借口而上网了)

哦是吗?

我真的很烦

有一个这么不相信自己孙女的爷爷

但是

还有广播站的事

我的头都快裂开了

这些我又能找谁去倾诉?

起码你们都有倾诉的对象

而我呢

我没有

我只能选择一个人默默的承担承受

你们不会知道

很多种情感的问题加在一起会是怎样一种

就好像世界末日到临一样

你们曾经说过

我是你们的死党

我笑了

由心底而笑了

是嘛?

死党嘛

最好的朋友才是死党

而委屈第二的那不叫

那只单单的叫朋友而已

说真的

17你真的很无可理喻

玩着玩着QQT你会因为别人不救你而发脾气

口中老说别人

那么

当你和高手在一起的时候

你因为卡

或者不够时间

而救不了她

她是否也会说你笨呢

我知道

这是因为你玩游戏玩得入迷了才这样

但是

为何不把眼光放开一点呢

你们的眼中始终只有自己不是嘛

死党吗?

作为死党会不相信死党吗?

朋友之间难道不是

应该相互相信嘛

为什么

你们要把所有的事情想得如此复杂呢

什么一颗棋子

什么阴谋

什么心比天高

是嘛

你们能做到这么诡计多端嘛

你们不能

那为什么要去怀疑别人呢

因为一次伤害所以不能在接受了是吧

那么

曾经你们两个不理我的时候

把你们两个当成最好的朋友的我的时候

我是不是也受伤了呢

我是不是用我的耐心去挽救我的友谊了呢?

我也受伤了呢

可我没放弃

当一个又一个朋友离开我的时很久很久以前

我有一颗心

它总是活泼乱动的

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激动

会因为伤心而大哭一场

会因为高兴而放声大笑

会因为考试第一而兴奋

会因为得老师表扬而睡不着觉

但是

我现在不会了

不会了

我真的很累

为什么为什么

要让我这么累

我到底得罪了谁

为什么

所有的一切都要我承担

为什么我要早熟呢

都是我的错

为什么呢

为什么

我好想哭

就拿今天来说吧

我的两个朋友17和雪要和我绝交

绝交的原因就是

我被诚实

不忠诚

是啊

雪很早以前就告诉我了

她说

我不适合有朋友

一点也不适合

我永远只能做一个孤寂的人

一生一世

是的

她的预言现在实现了

说真的

有时

我真的很恨她

很恨很恨

难道我真的很坏吗

以至于没有人可以爱我

没有人可以当我的朋友

但是

我恨不起来

让我很累很累

与其让我恨

还不如拿把刀刺进我的胸膛算了

当你们对我说绝交的时候

我是想装的满不在乎的样子

但是

我不能啊

我不知道怎的

我的心好痛

四周空荡荡的

我脑子里竟是空白

一种恐惧拥进了我的心

是恐惧吗?

也许是吧

最近这种感觉多了

不过

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啊

这种感觉那么强烈

仿佛要将我吞噬了似的

不是第一次

这种感觉

在上一次她们不理我的时候也出现过

只是

时日久了

都快忘了

说真的

你们真的很不顾虑别人的感受

你们的眼中只有自己

没有别人

什么解释你们也听不进去

那我何必呢

我说过

我比你们还要痛

可能以为我是撒谎吧

你们一点也不了解我

一点也不

知道嘛

我的痛

是你们加在一起也无法比的

无法

你们是相互的朋友对吧

而我呢?

我有相互依靠的朋友吗

我没有

没有啊

我是一个人的

一个人

每当课间操下了的时候

大家都成群结队的互相走啦

而我呢?

一个人

始终一个人

每次都这样

我只能勉强我自己

强装微笑

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楼梯回到教室

拼命的写作业

有些人会问我

你很喜欢写作业吗?

我一点也不喜欢

但是

不喜欢也强迫成了喜欢

写作业不过是为了安慰自己没有朋友而已

为了麻痹自己没有朋友这回事

除了没有朋友

我还有很大的压力你知道吗?

比如说爸爸妈妈爷爷

爸爸妈妈关系不是很好

她们的事情我真的很担心

而且

她们互相都认为对不好

那我怎么办呢?

我是她们的女儿

我能怎么办呢?

我只能放在心里

默默的承受

表面上装得毫不在意

还有爷爷

爷爷老是怀疑我这怀疑我那的

我明明在写口算

他却硬搬成我又是在查资料

(意思是说,我又在以查资料为借口而上网了)

哦是吗?

我真的很烦

有一个这么不相信自己孙女的爷爷

但是

还有广播站的事

我的头都快裂开了

这些我又能找谁去倾诉?

起码你们都有倾诉的对象

而我呢

我没有

我只能选择一个人默默的承担承受

你们不会知道

很多种情感的问题加在一起会是怎样一种

就好像世界末日到临一样

你们曾经说过

我是你们的死党

我笑了

由心底而笑了

是嘛?

死党嘛

最好的朋友才是死党

而委屈第二的那不叫

那只单单的叫朋友而已

说真的

17你真的很无可理喻

玩着玩着QQT你会因为别人不救你而发脾气

口中老说别人

那么

当你和高手在一起的时候

你因为卡

或者不够时间

而救不了她

她是否也会说你笨呢

我知道

这是因为你玩游戏玩得入迷了才这样

但是

为何不把眼光放开一点呢

你们的眼中始终只有自己不是嘛

死党吗?

作为死党会不相信死党吗?

朋友之间难道不是

应该相互相信嘛

为什么

你们要把所有的事情想得如此复杂呢

什么一颗棋子

什么阴谋

什么心比天高

是嘛

你们能做到这么诡计多端嘛

你们不能

那为什么要去怀疑别人呢

因为一次伤害所以不能在接受了是吧

那么

曾经你们两个不理我的时候

把你们两个当成最好的朋友的我的时候

我是不是也受伤了呢

我是不是用我的耐心去挽救我的友谊了呢?

我也受伤了呢

可我没放弃

当一个又一个朋友离开我的时很久很久以前

我有一颗心

它总是活泼乱动的

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激动

会因为伤心而大哭一场

会因为高兴而放声大笑

会因为考试第一而兴奋

会因为得老师表扬而睡不着觉

但是

我现在不会了

不会了

我真的很累

为什么为什么

要让我这么累

我到底得罪了谁

为什么

所有的一切都要我承担

为什么我要早熟呢

都是我的错

为什么呢

为什么

我好想哭

就拿今天来说吧

我的两个朋友17和雪要和我绝交

绝交的原因就是

我被诚实

不忠诚

是啊

雪很早以前就告诉我了

她说

我不适合有朋友

一点也不适合

我永远只能做一个孤寂的人

一生一世

是的

她的预言现在实现了

说真的

有时

我真的很恨她

很恨很恨

难道我真的很坏吗

以至于没有人可以爱我

没有人可以当我的朋友

但是

我恨不起来

让我很累很累

与其让我恨

还不如拿把刀刺进我的胸膛算了

当你们对我说绝交的时候

我是想装的满不在乎的样子

但是

我不能啊

我不知道怎的

我的心好痛

四周空荡荡的

我脑子里竟是空白

一种恐惧拥进了我的心

是恐惧吗?

也许是吧

最近这种感觉多了

不过

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啊

这种感觉那么强烈

仿佛要将我吞噬了似的

不是第一次

这种感觉

在上一次她们不理我的时候也出现过

只是

时日久了

都快忘了

说真的

你们真的很不顾虑别人的感受

你们的眼中只有自己

没有别人

什么解释你们也听不进去

那我何必呢

我说过

我比你们还要痛

可能以为我是撒谎吧

你们一点也不了解我

一点也不

知道嘛

我的痛

是你们加在一起也无法比的

无法

你们是相互的朋友对吧

而我呢?

我有相互依靠的朋友吗

我没有

没有啊

我是一个人的

一个人

每当课间操下了的时候

大家都成群结队的互相走啦

而我呢?

一个人

始终一个人

每次都这样

我只能勉强我自己

强装微笑

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楼梯回到教室

拼命的写作业

有些人会问我

你很喜欢写作业吗?

我一点也不喜欢

但是

不喜欢也强迫成了喜欢

写作业不过是为了安慰自己没有朋友而已

为了麻痹自己没有朋友这回事

除了没有朋友

我还有很大的压力你知道吗?

比如说爸爸妈妈爷爷

爸爸妈妈关系不是很好

她们的事情我真的很担心

而且

她们互相都认为对不好

那我怎么办呢?

我是她们的女儿

我能怎么办呢?

我只能放在心里

默默的承受

表面上装得毫不在意

还有爷爷

爷爷老是怀疑我这怀疑我那的

我明明在写口算

他却硬搬成我又是在查资料

(意思是说,我又在以查资料为借口而上网了)

哦是吗?

我真的很烦

有一个这么不相信自己孙女的爷爷

但是

还有广播站的事

我的头都快裂开了

这些我又能找谁去倾诉?

起码你们都有倾诉的对象

而我呢

我没有

我只能选择一个人默默的承担承受

你们不会知道

很多种情感的问题加在一起会是怎样一种

就好像世界末日到临一样

你们曾经说过

我是你们的死党

我笑了

由心底而笑了

是嘛?

死党嘛

最好的朋友才是死党

而委屈第二的那不叫

那只单单的叫朋友而已

说真的

17你真的很无可理喻

玩着玩着QQT你会因为别人不救你而发脾气

口中老说别人

那么

当你和高手在一起的时候

你因为卡

或者不够时间

而救不了她

她是否也会说你笨呢

我知道

这是因为你玩游戏玩得入迷了才这样

但是

为何不把眼光放开一点呢

你们的眼中始终只有自己不是嘛

死党吗?

作为死党会不相信死党吗?

朋友之间难道不是

应该相互相信嘛

为什么

你们要把所有的事情想得如此复杂呢

什么一颗棋子

什么阴谋

什么心比天高

是嘛

你们能做到这么诡计多端嘛

你们不能

那为什么要去怀疑别人呢

因为一次伤害所以不能在接受了是吧

那么

曾经你们两个不理我的时候

把你们两个当成最好的朋友的我的时候

我是不是也受伤了呢

我是不是用我的耐心去挽救我的友谊了呢?

我也受伤了呢

可我没放弃

当一个又一个朋友离开我的时很久很久以前

我有一颗心

它总是活泼乱动的

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激动

会因为伤心而大哭一场

会因为高兴而放声大笑

会因为考试第一而兴奋

会因为得老师表扬而睡不着觉

但是

我现在不会了

不会了

我真的很累

为什么为什么

要让我这么累

我到底得罪了谁

为什么

所有的一切都要我承担

为什么我要早熟呢

都是我的错

为什么呢

为什么

我好想哭

就拿今天来说吧

我的两个朋友17和雪要和我绝交

绝交的原因就是

我被诚实

不忠诚

是啊

雪很早以前就告诉我了

她说

我不适合有朋友

一点也不适合

我永远只能做一个孤寂的人

一生一世

是的

她的预言现在实现了

说真的

有时

我真的很恨她

很恨很恨

难道我真的很坏吗

以至于没有人可以爱我

没有人可以当我的朋友

但是

我恨不起来

让我很累很累

与其让我恨

还不如拿把刀刺进我的胸膛算了

当你们对我说绝交的时候

我是想装的满不在乎的样子

但是

我不能啊

我不知道怎的

我的心好痛

四周空荡荡的

我脑子里竟是空白

一种恐惧拥进了我的心

是恐惧吗?

也许是吧

最近这种感觉多了

不过

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啊

这种感觉那么强烈

仿佛要将我吞噬了似的

不是第一次

这种感觉

在上一次她们不理我的时候也出现过

只是

时日久了

都快忘了

说真的

你们真的很不顾虑别人的感受

你们的眼中只有自己

没有别人

什么解释你们也听不进去

那我何必呢

我说过

我比你们还要痛

可能以为我是撒谎吧

你们一点也不了解我

一点也不

知道嘛

我的痛

是你们加在一起也无法比的

无法

你们是相互的朋友对吧

而我呢?

我有相互依靠的朋友吗

我没有

没有啊

我是一个人的

一个人

每当课间操下了的时候

大家都成群结队的互相走啦

而我呢?

一个人

始终一个人

每次都这样

我只能勉强我自己

强装微笑

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楼梯回到教室

拼命的写作业

有些人会问我

你很喜欢写作业吗?

我一点也不喜欢

但是

不喜欢也强迫成了喜欢

写作业不过是为了安慰自己没有朋友而已

为了麻痹自己没有朋友这回事

除了没有朋友

我还有很大的压力你知道吗?

比如说爸爸妈妈爷爷

爸爸妈妈关系不是很好

她们的事情我真的很担心

而且

她们互相都认为对不好

那我怎么办呢?

我是她们的女儿

我能怎么办呢?

我只能放在心里

默默的承受

表面上装得毫不在意

还有爷爷

爷爷老是怀疑我这怀疑我那的

我明明在写口算

他却硬搬成我又是在查资料

(意思是说,我又在以查资料为借口而上网了)

哦是吗?

我真的很烦

有一个这么不相信自己孙女的爷爷

但是

还有广播站的事

我的头都快裂开了

这些我又能找谁去倾诉?

起码你们都有倾诉的对象

而我呢

我没有

我只能选择一个人默默的承担承受

你们不会知道

很多种情感的问题加在一起会是怎样一种

就好像世界末日到临一样

你们曾经说过

我是你们的死党

我笑了

由心底而笑了

是嘛?

死党嘛

最好的朋友才是死党

而委屈第二的那不叫

那只单单的叫朋友而已

说真的

17你真的很无可理喻

玩着玩着QQT你会因为别人不救你而发脾气

口中老说别人

那么

当你和高手在一起的时候

你因为卡

或者不够时间

而救不了她

她是否也会说你笨呢

我知道

这是因为你玩游戏玩得入迷了才这样

但是

为何不把眼光放开一点呢

你们的眼中始终只有自己不是嘛

死党吗?

作为死党会不相信死党吗?

朋友之间难道不是

应该相互相信嘛

为什么

你们要把所有的事情想得如此复杂呢

什么一颗棋子

什么阴谋

什么心比天高

是嘛

你们能做到这么诡计多端嘛

你们不能

那为什么要去怀疑别人呢

因为一次伤害所以不能在接受了是吧

那么

曾经你们两个不理我的时候

把你们两个当成最好的朋友的我的时候

我是不是也受伤了呢

我是不是用我的耐心去挽救我的友谊了呢?

我也受伤了呢

可我没放弃

当一个又一个朋友离开我的时很久很久以前

我有一颗心

它总是活泼乱动的

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激动

会因为伤心而大哭一场

会因为高兴而放声大笑

会因为考试第一而兴奋

会因为得老师表扬而睡不着觉

但是

我现在不会了

不会了

我真的很累

为什么为什么

要让我这么累

我到底得罪了谁

为什么

所有的一切都要我承担

为什么我要早熟呢

都是我的错

为什么呢

为什么

我好想哭

就拿今天来说吧

我的两个朋友17和雪要和我绝交

绝交的原因就是

我被诚实

不忠诚

是啊

雪很早以前就告诉我了

她说

我不适合有朋友

一点也不适合

我永远只能做一个孤寂的人

一生一世

是的

她的预言现在实现了

说真的

有时

我真的很恨她

很恨很恨

难道我真的很坏吗

以至于没有人可以爱我

没有人可以当我的朋友

但是

我恨不起来

让我很累很累

与其让我恨

还不如拿把刀刺进我的胸膛算了

当你们对我说绝交的时候

我是想装的满不在乎的样子

但是

我不能啊

我不知道怎的

我的心好痛

四周空荡荡的

我脑子里竟是空白

一种恐惧拥进了我的心

是恐惧吗?

也许是吧

最近这种感觉多了

不过

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啊

这种感觉那么强烈

仿佛要将我吞噬了似的

不是第一次

这种感觉

在上一次她们不理我的时候也出现过

只是

时日久了

都快忘了

说真的

你们真的很不顾虑别人的感受

你们的眼中只有自己

没有别人

什么解释你们也听不进去

那我何必呢

我说过

我比你们还要痛

可能以为我是撒谎吧

你们一点也不了解我

一点也不

知道嘛

我的痛

是你们加在一起也无法比的

无法

你们是相互的朋友对吧

而我呢?

我有相互依靠的朋友吗

我没有

没有啊

我是一个人的

一个人

每当课间操下了的时候

大家都成群结队的互相走啦

而我呢?

一个人

始终一个人

每次都这样

我只能勉强我自己

强装微笑

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楼梯回到教室

拼命的写作业

有些人会问我

你很喜欢写作业吗?

我一点也不喜欢

但是

不喜欢也强迫成了喜欢

写作业不过是为了安慰自己没有朋友而已

为了麻痹自己没有朋友这回事

除了没有朋友

我还有很大的压力你知道吗?

比如说爸爸妈妈爷爷

爸爸妈妈关系不是很好

她们的事情我真的很担心

而且

她们互相都认为对不好

那我怎么办呢?

我是她们的女儿

我能怎么办呢?

我只能放在心里

默默的承受

表面上装得毫不在意

还有爷爷

爷爷老是怀疑我这怀疑我那的

我明明在写口算

他却硬搬成我又是在查资料

(意思是说,我又在以查资料为借口而上网了)

哦是吗?

我真的很烦

有一个这么不相信自己孙女的爷爷

但是

还有广播站的事

我的头都快裂开了

这些我又能找谁去倾诉?

起码你们都有倾诉的对象

而我呢

我没有

我只能选择一个人默默的承担承受

你们不会知道

很多种情感的问题加在一起会是怎样一种

就好像世界末日到临一样

你们曾经说过

我是你们的死党

我笑了

由心底而笑了

是嘛?

死党嘛

最好的朋友才是死党

而委屈第二的那不叫

那只单单的叫朋友而已

说真的

17你真的很无可理喻

玩着玩着QQT你会因为别人不救你而发脾气

口中老说别人

那么

当你和高手在一起的时候

你因为卡

或者不够时间

而救不了她

她是否也会说你笨呢

我知道

这是因为你玩游戏玩得入迷了才这样

但是

为何不把眼光放开一点呢

你们的眼中始终只有自己不是嘛

死党吗?

作为死党会不相信死党吗?

朋友之间难道不是

应该相互相信嘛

为什么

你们要把所有的事情想得如此复杂呢

什么一颗棋子

什么阴谋

什么心比天高

是嘛

你们能做到这么诡计多端嘛

你们不能

那为什么要去怀疑别人呢

因为一次伤害所以不能在接受了是吧

那么

曾经你们两个不理我的时候

把你们两个当成最好的朋友的我的时候

我是不是也受伤了呢

我是不是用我的耐心去挽救我的友谊了呢?

我也受伤了呢

可我没放弃

当一个又一个朋友离开我的时

#7楼回目录

当年谁共少年游

忘不了谁的表扬作文 | 2017-09-28 18:31

少年游,几多风流?江山似锦,美人多娇。某某诗人曾这样教过我们。可转念想想,此身此境,此时此刻,又有谁共我少年风流?

倒一杯开水,上浮几片茶叶。茶叶干瘪,任性的游着。小学四年级那年,期末考试那天早上。我那着杯“神圣”的牛奶,满希望可以为我带来好运。可淘气的你,竟然把钥匙放进去洗牛奶浴。怒火中烧,我把牛奶全倒在了你衣服上。都说好男不跟女斗,可你却偏偏和我较真,顺手就把上国画课用的墨水泼在了我衣服上。于是,考试前,老师办公室留下了我们偷笑的风铃。考试中,竟然双双中了状元。考试后,一纸潇洒的检讨还没寄给老师,学校却破产了。各奔东西,你又在哪里?曾经的玩伴,你是否记得?那些违规的纯纯的争执,竟越过无数个安纪守法的日子,让人记忆最深。

茶叶屈服了,像醉汉一样,摇摇晃晃的沉了下去。是在嘲笑我的屈服吗?我想我不是屈服,只是不叛逆罢了。我们就那样听老师的话,把那些古涩的文字刻入脑中。为做不到一道数学题而发脾气。看见室友买好吃的了,三下五除二把它抢光。“留守儿童”这个词我是不懂的,只有那次老师表扬我时说,“你看看小风,是个留守儿童却依然自信自强……“我笑了笑,在某个夜翻开了百度百科,我“被名词“了。由于成绩不错,许多朋友便“不请自来”。他们对我真诚的笑,听我难过时胡侃,和我一起看飘雪,一片一片。我是一个很有时间观念的人,其实就是不耐烦于等待,三年,我从没有等过谁。可中考那天,在陌生的考场,我却等了老程。“小风,我好高兴哦,你终于等我一次了!”在中考这样严肃的环境下,她确为这小事而开心,我想我以前真的应当多等等她的。可当我明白了的时候,我却没有这机会了。 考上了重点中学,我很高兴,高兴的忘了说再见……

上次放假,我耐不住思念,去了本地的那所普通高中找她们玩。缘分吧,刚好碰上她们上体育课,我们聊了很久。可刚见面时,我到真吃了一惊,她们什么都没有变。连衣服也保留着离开时的样子,是怕我来找她们的时候认不出她们了吗?想想我在重点高中的一天换一套衣服的体态婀娜的同学,在看看粗制滥造的她们,大相径庭。造成这种差别的因素,心照不宣。又见到老程了,还是把头发直直的梳在一起,没有刘海,烫发,染发……她是那种掉在人群里就不见的女孩,可她的真诚却让她不平凡,让我永远铭记。

茶香飘起,杯里安静如初,但韵味悠长。新的竞争,新的家,又有了一批相见恨晚的朋友。可关于她们的回忆,竟让人羞于匮乏。年少时你是否游过?对,不再回忆,去创造新的故事。

#8楼回目录

老师,我忘不了您!

忘不了谁的表扬作文 | 2017-09-28 18:31

老师,我忘不了您 是他们,在昨天与今天之间铺设大道;是他们,在现实与理想之间架起桥梁。有人说他们像园丁,默默地耕耘,培育着祖国的花朵;有人说他们像蜡烛,照亮了别人,却燃烧了自己……他们,就是我们身边那伟大而又平凡的老师。

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教学风格,有的老师幽默风趣,有的老师平易近人,有的老师雷厉风行……而我最喜欢对我们要求严格的老师。

我上三年级时,数学老师是苏淳荣老师,她对我们要求十分严格。每次教新课,她都要等到每个同学熟练地掌握解题方法才肯罢休。我觉得她对我的要求也格外高,每次考试我得考到95分以上她才满意。记得有一次,我考了99分,自以为不错了,竟有些飘飘然了。课间,正当我和同学玩得开心时,一位男同学跑来告诉我,苏老师叫我去办公室,我想可能是老师表扬我吧,就兴匆匆地来到办公室,谁知苏老师板着脸从办公桌上拿起我的试卷,严肃地对我说:“你看,这么简单的口算题你竟然做错了,太不应该了!”我耷拉着脑袋,早已没了刚才的劲头。打那以后,我考了高分也不敢骄傲了。

虽然在学习方面苏老师对我们要求很高,但在生活方面她很关心我们。一次,吴洁琼因为来不及而没有吃早饭,就饿着肚子来学校上课了,课堂上,其他同学都在认真听讲,只有吴洁琼一个人趴在桌子上,显得无精打采,苏老师便走过去轻轻地问:“怎么啦,是不是没力气?”吴洁琼点点头,老师又问:“你没吃早饭吗?”吴洁琼又点点头。下了课,老师就把吴洁琼带到办公室,从抽屉里拿出饼干给她吃。

苏老师就是这样一位严格要求学生,关心爱护学生的好老师。她一心扑在工作上,为了教好我们 ,倾注了多少心血啊!

现在虽然苏老师调到别的学校去了,但她的谆谆教诲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东坝中心小学 五(2)班 凌曦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