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______600字作文

渴望______600字作文 | 楼主 |2017-09-28 18:29:36 共有9个回复 14次阅读

校园新貌

在改革开放以来,我的乡村变了,变美了,变环保了。

走在去学校的路上,空气格外的清新,到了校门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高挂在幼儿园上空的蒙古包,它代表着我们学校的民族风情。

进入电动大门,平滑整洁的水泥路,犹如长廊,长廊的右侧是宣传栏,在宣传栏里有蒙古族的服装,一个比一个美,还有蒙古族的饮食,蒙古族人特别爱吃手扒肉,特爱喝奶茶,当客人到家里时,他们就会为你献上哈达。他们住的是蒙古包,蒙古包还有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叫做“会走动的房子”他们在草原上行走,放牧,骑着高头大马,非常洒脱。长廊的左侧,摆放着整齐的花架,花架上摆着许多的花盆,有月季、牡丹、秋菊……一年四季都有花开放,特别美丽,学校像是花的海洋。

步入第二道铁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腾空的骏马,这一匹骏马像是要飞上蓝天一样,它渴望飞上蓝天,就像我们多么渴望上大学一样,骏马的周围是花坛,在花坛里有红、黄、蓝,紫色的一些小花,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草,特别美丽,我们就在花香里生活。

走到教室,地板像镜子一样干净,每个教师都有多媒体,我们都可以用多媒体上课,比以前方便多了,走出教师,就可以听见朗朗的读书声,走到宿舍,首先闻到的就是炒菜的香味,你会情不自禁的咽下口水,住宿舍的同学一分钱不交,国家还给补助呢?在这么好的宿舍里;这么好的校园;这么好的环境;我们能不好好学习吗?

我们学校的变化太大了,变美了,也变好了,让我们一起保护校园,一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长大为人民做贡献。

姓名:包凤娇

指导教师:王世成

班级:五年一班

学校:内蒙呼伦贝尔扎兰屯市洼堤民族学校

标题:渴望______600字作文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2079770.html
沙发回目录

生命之源____水

渴望______600字作文 | 2017-09-28 18:29

生命之源____水

水啊,水!”看到这个字眼儿,那幅定格在我脑海中的画面又浮现出来了:几十个孩子趴在龟裂的大地上,努力地寻找一丝水源。他们那骨瘦如柴的身体,干裂的嘴唇,尤其是一双大得出奇的眼睛,闪烁出对水的渴望.看到这幅画的时候,我被深深地震憾了.原来地球上竟然有如此缺水的地方啊! 曾几何时,我是一个多么不懂得珍惜水的小女孩!洗手时拧开水龙头就忘了关;浇花水过了三周就倒掉……甚至还像古人一样愚蠢地认为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直到那一天,我看到了这幅画,才明白水不是像我所想像的那样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打那开始,我便开始了我”节水之旅”。 你瞧!我浇完脸后,把脏水用来冲厕所;洗澡水用完了,用来拖地、擦窗子;淘米水用完后洗刷碗筷;养鱼水用来浇花草……不仅如此,我还经常号召别人和我一起“节水”呢!一次,我看见妈妈拿水冲洗消毒过的碗筷,边忙走前说“妈妈,您这样太浪费水了!”妈妈不屑一顾地说“嗨!不就一点水费吗?”我激动地喊道:“妈妈,我们在乎的不是钱,是水!要是人人都像您这样浪费,下一场世界战争就是对水的争夺!”“啊?”妈妈吃了一惊,急忙关掉水龙头,笑着说:“我再也不浪费水了!”第二天,我还在楼道里贴了一幅公益广告语“请爱惜生命之源,‘关’住点点滴滴!” 是啊!现在,人类渴了有水喝;将来,地球渴了会怎样?所以,那些拧开水龙头就让水源源不断哗哗流淌的人,真应该在心里头敲一敲警钟,好好反省一下!因为“如果人类再不节约水资源,地球上最后一滴水就是人类自己的眼泪。”让我们携起手来,保护水,珍惜水,让水造福于人类!

板凳回目录

海子安好__纪念海子离去20年

渴望______600字作文 | 2017-09-28 18:30

这还只是春天

不足以让你怒吼或吟唱

于是我祈盼你站在烈日里

身体消融于金色的麦浪

我渴望你拥有收获

及幸福

你渴望一束温馨的目光

你可知当一个孩子误打误撞地

说中了隐埋千年的秘密时

你也会得到莫大的安慰

我无法像你一样

站在麦田中质问

所以我不配写诗

可我还说自己是

春天复活的海子

因为我拥有

同你一样的幸福 2009.03.26­

#4楼回目录

欢迎你挑战上的对手(-__

渴望______600字作文 | 2017-09-28 18:30

人生如登山,只要有高峰还在前头,人的脚步就不会停下.一但把千山万壑踩在脚下,真正的对手便是自己.胜利和鲜花给自己带来的是骄傲嘛木,但因罪下狱.

可见,视自己为对手,战胜自己超越自己,是最艰难的选择.在人生的旅途上,对手是同行的也是挑战者,挑战让我们得到冲动和渴望.没有对手的同时,我们没有了眼前的一切,那我们将是失去拼搏者,在这意义上我们不妨说一声;“欢迎你在挑战上的对手.“

#5楼回目录

我__无言',-说_悲伤~!

渴望______600字作文 | 2017-09-28 18:30

要我说什么好呢?我好难过,明明不是我的错.为什么非要把罪名加在我身上?

说实话,如果可以,我曾有几次想到过离家出走,我真的无法忍受了.何必呢?

我无言说悲伤! 在这个家里没人理解我的感受,从不替我着想,可怜我对他们的感情,真的不好受...有一种力量加在我的内心,压的我没法呼吸. - -

每天都有一种压抑与郁闷~!无精打彩的眼神告诉我,我在迅速衰老.我不想这样.我想快快乐乐的活下去.可是命运非要和我斗气,次次事与愿违,活的好累...

如果有一天,真的面临死亡,我也许会高兴,也许会悲伤~!高兴的是自己解脱了,悲伤的是自己要和所有人说再见了.也许会是笑中带泪的,恩_我期待那一天!

是今天的一切,浇灭了我对生活的信心,对活着的渴望,更是今天的一切,让我如梦初醒......

伟大的冥王哈帝斯,我愿永远做你脚下的小鬼,在您那蓝色的火光下^为我写下最终的葬笔~!!!

我期待那一天........................................................

#6楼回目录

带走_无奈,留下_清泪

渴望______600字作文 | 2017-09-28 18:30

深蓝色的天幕点缀着三两点寒星,月亮冰盘似的悬在空中,越发显得清幽。守都军帐外,欣赏着这凄美的月光,我的心境有如嫦娥般孤独。

我——来莺儿——一个曾经轰动洛阳的艺妓。当年,多少王公贵族不惜一掷千金买我一笑;而今却是不堪回首,自己竟然跟随曹操将军颠沛流离,跃马于疆场之上。将军是喜欢我的,我也愿意跟随他。不过在我心中,更多的是敬重,是心疼,是渴望。将军一代枭雄,可紧皱的双眉却让我觉得他像个没有得到渴望之物的小孩。我总是唱一段轻柔的小曲或跳一支艳丽的舞蹈来抚平他的眉间,抚慰我的心疼。

将军终日忙于君国大计,我越来越闲得有时间到帐外看月升月落,赏四季变更,直到我遇到了王图——一个小小的侍卫,我才有了赏景的伴侣。虽然王图的言语丝毫激不起我心中的涟漪。

美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王图因为我触犯了军法,将军要处死他。

我挑灯梳妆,走进了主帐。从将军惊讶的目光里,我读到了最后的自己:一袭冰绿的薄纱长裙,身无半点脂粉钗环。我跪下说:“将军,莺儿愿代王图一死。”将军的眼神渐渐由冷漠变成了愤怒,他大吼一声:“好!只要你能在七日之内调教出一个可以取代你的歌舞班,我就准你!”主帐一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将军,但天寒时的毛毯、饥饿时的点心、训练时身后的目光,都让我感到将军无处不在。

七天后,我走进主帐领死,清亮的月色照着我的素颜与一身白裙,如同夜中的鬼魅,神情冷漠得连自己都吃惊。月光下两鬓更为斑白的将军问我想不想再见王图一面,我笑道不必,既然是替他而死,也就是情断缘了。

我明白,王图根本不是我爱的人,请死或许只是心底深处的一种无奈,一种对将军深爱情谊的守望!

“将军,莺儿辜负了您的厚爱,来世再报!”我猛地冲过去,抽出随将军征南战北的宝剑,一抹——秀发散开,白裙飘扬,裙上浸透了腥红的鲜血。将军缓缓地拥着我渐渐冰冷的身子。这一刻,我似乎读懂了了将军的皱眉,我从将军的眼角里分明读到了自己期盼的泪光。是啊,兵荒马乱之中,他怎容得下一个普通女子的情爱呢?

我幸福地告别这世界。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曹操惟一为之流泪的女子。

深蓝色的天幕点缀着三两点寒星,月亮冰盘似的悬在空中,越发显得清幽。守都军帐外,欣赏着这凄美的月光,我的心境有如嫦娥般孤独。

我——来莺儿——一个曾经轰动洛阳的艺妓。当年,多少王公贵族不惜一掷千金买我一笑;而今却是不堪回首,自己竟然跟随曹操将军颠沛流离,跃马于疆场之上。将军是喜欢我的,我也愿意跟随他。不过在我心中,更多的是敬重,是心疼,是渴望。将军一代枭雄,可紧皱的双眉却让我觉得他像个没有得到渴望之物的小孩。我总是唱一段轻柔的小曲或跳一支艳丽的舞蹈来抚平他的眉间,抚慰我的心疼。

将军终日忙于君国大计,我越来越闲得有时间到帐外看月升月落,赏四季变更,直到我遇到了王图——一个小小的侍卫,我才有了赏景的伴侣。虽然王图的言语丝毫激不起我心中的涟漪。

美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王图因为我触犯了军法,将军要处死他。

我挑灯梳妆,走进了主帐。从将军惊讶的目光里,我读到了最后的自己:一袭冰绿的薄纱长裙,身无半点脂粉钗环。我跪下说:“将军,莺儿愿代王图一死。”将军的眼神渐渐由冷漠变成了愤怒,他大吼一声:“好!只要你能在七日之内调教出一个可以取代你的歌舞班,我就准你!”主帐一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将军,但天寒时的毛毯、饥饿时的点心、训练时身后的目光,都让我感到将军无处不在。

七天后,我走进主帐领死,清亮的月色照着我的素颜与一身白裙,如同夜中的鬼魅,神情冷漠得连自己都吃惊。月光下两鬓更为斑白的将军问我想不想再见王图一面,我笑道不必,既然是替他而死,也就是情断缘了。

我明白,王图根本不是我爱的人,请死或许只是心底深处的一种无奈,一种对将军深爱情谊的守望!

“将军,莺儿辜负了您的厚爱,来世再报!”我猛地冲过去,抽出随将军征南战北的宝剑,一抹——秀发散开,白裙飘扬,裙上浸透了腥红的鲜血。将军缓缓地拥着我渐渐冰冷的身子。这一刻,我似乎读懂了了将军的皱眉,我从将军的眼角里分明读到了自己期盼的泪光。是啊,兵荒马乱之中,他怎容得下一个普通女子的情爱呢?

我幸福地告别这世界。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曹操惟一为之流泪的

深蓝色的天幕点缀着三两点寒星,月亮冰盘似的悬在空中,越发显得清幽。守都军帐外,欣赏着这凄美的月光,我的心境有如嫦娥般孤独。

我——来莺儿——一个曾经轰动洛阳的艺妓。当年,多少王公贵族不惜一掷千金买我一笑;而今却是不堪回首,自己竟然跟随曹操将军颠沛流离,跃马于疆场之上。将军是喜欢我的,我也愿意跟随他。不过在我心中,更多的是敬重,是心疼,是渴望。将军一代枭雄,可紧皱的双眉却让我觉得他像个没有得到渴望之物的小孩。我总是唱一段轻柔的小曲或跳一支艳丽的舞蹈来抚平他的眉间,抚慰我的心疼。

将军终日忙于君国大计,我越来越闲得有时间到帐外看月升月落,赏四季变更,直到我遇到了王图——一个小小的侍卫,我才有了赏景的伴侣。虽然王图的言语丝毫激不起我心中的涟漪。

美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王图因为我触犯了军法,将军要处死他。

我挑灯梳妆,走进了主帐。从将军惊讶的目光里,我读到了最后的自己:一袭冰绿的薄纱长裙,身无半点脂粉钗环。我跪下说:“将军,莺儿愿代王图一死。”将军的眼神渐渐由冷漠变成了愤怒,他大吼一声:“好!只要你能在七日之内调教出一个可以取代你的歌舞班,我就准你!”主帐一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将军,但天寒时的毛毯、饥饿时的点心、训练时身后的目光,都让我感到将军无处不在。

七天后,我走进主帐领死,清亮的月色照着我的素颜与一身白裙,如同夜中的鬼魅,神情冷漠得连自己都吃惊。月光下两鬓更为斑白的将军问我想不想再见王图一面,我笑道不必,既然是替他而死,也就是情断缘了。

我明白,王图根本不是我爱的人,请死或许只是心底深处的一种无奈,一种对将军深爱情谊的守望!

“将军,莺儿辜负了您的厚爱,来世再报!”我猛地冲过去,抽出随将军征南战北的宝剑,一抹——秀发散开,白裙飘扬,裙上浸透了腥红的鲜血。将军缓缓地拥着我渐渐冰冷的身子。这一刻,我似乎读懂了了将军的皱眉,我从将军的眼角里分明读到了自己期盼的泪光。是啊,兵荒马乱之中,他怎容得下一个普通女子的情爱呢?

我幸福地告别这世界。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曹操惟一为之流泪的女子。

深蓝色的天幕点缀着三两点寒星,月亮冰盘似的悬在空中,越发显得清幽。守都军帐外,欣赏着这凄美的月光,我的心境有如嫦娥般孤独。

我——来莺儿——一个曾经轰动洛阳的艺妓。当年,多少王公贵族不惜一掷千金买我一笑;而今却是不堪回首,自己竟然跟随曹操将军颠沛流离,跃马于疆场之上。将军是喜欢我的,我也愿意跟随他。不过在我心中,更多的是敬重,是心疼,是渴望。将军一代枭雄,可紧皱的双眉却让我觉得他像个没有得到渴望之物的小孩。我总是唱一段轻柔的小曲或跳一支艳丽的舞蹈来抚平他的眉间,抚慰我的心疼。

将军终日忙于君国大计,我越来越闲得有时间到帐外看月升月落,赏四季变更,直到我遇到了王图——一个小小的侍卫,我才有了赏景的伴侣。虽然王图的言语丝毫激不起我心中的涟漪。

美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王图因为我触犯了军法,将军要处死他。

我挑灯梳妆,走进了主帐。从将军惊讶的目光里,我读到了最后的自己:一袭冰绿的薄纱长裙,身无半点脂粉钗环。我跪下说:“将军,莺儿愿代王图一死。”将军的眼神渐渐由冷漠变成了愤怒,他大吼一声:“好!只要你能在七日之内调教出一个可以取代你的歌舞班,我就准你!”主帐一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将军,但天寒时的毛毯、饥饿时的点心、训练时身后的目光,都让我感到将军无处不在。

七天后,我走进主帐领死,清亮的月色照着我的素颜与一身白裙,如同夜中的鬼魅,神情冷漠得连自己都吃惊。月光下两鬓更为斑白的将军问我想不想再见王图一面,我笑道不必,既然是替他而死,也就是情断缘了。

我明白,王图根本不是我爱的人,请死或许只是心底深处的一种无奈,一种对将军深爱情谊的守望!

“将军,莺儿辜负了您的厚爱,来世再报!”我猛地冲过去,抽出随将军征南战北的宝剑,一抹——秀发散开,白裙飘扬,裙上浸透了腥红的鲜血。将军缓缓地拥着我渐渐冰冷的身子。这一刻,我似乎读懂了了将军的皱眉,我从将军的眼角里分明读到了自己期盼的泪光。是啊,兵荒马乱之中,他怎容得下一个普通女子的情爱呢?

我幸福地告别这世界。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曹操惟一为之流泪的

深蓝色的天幕点缀着三两点寒星,月亮冰盘似的悬在空中,越发显得清幽。守都军帐外,欣赏着这凄美的月光,我的心境有如嫦娥般孤独。

我——来莺儿——一个曾经轰动洛阳的艺妓。当年,多少王公贵族不惜一掷千金买我一笑;而今却是不堪回首,自己竟然跟随曹操将军颠沛流离,跃马于疆场之上。将军是喜欢我的,我也愿意跟随他。不过在我心中,更多的是敬重,是心疼,是渴望。将军一代枭雄,可紧皱的双眉却让我觉得他像个没有得到渴望之物的小孩。我总是唱一段轻柔的小曲或跳一支艳丽的舞蹈来抚平他的眉间,抚慰我的心疼。

将军终日忙于君国大计,我越来越闲得有时间到帐外看月升月落,赏四季变更,直到我遇到了王图——一个小小的侍卫,我才有了赏景的伴侣。虽然王图的言语丝毫激不起我心中的涟漪。

美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王图因为我触犯了军法,将军要处死他。

我挑灯梳妆,走进了主帐。从将军惊讶的目光里,我读到了最后的自己:一袭冰绿的薄纱长裙,身无半点脂粉钗环。我跪下说:“将军,莺儿愿代王图一死。”将军的眼神渐渐由冷漠变成了愤怒,他大吼一声:“好!只要你能在七日之内调教出一个可以取代你的歌舞班,我就准你!”主帐一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将军,但天寒时的毛毯、饥饿时的点心、训练时身后的目光,都让我感到将军无处不在。

七天后,我走进主帐领死,清亮的月色照着我的素颜与一身白裙,如同夜中的鬼魅,神情冷漠得连自己都吃惊。月光下两鬓更为斑白的将军问我想不想再见王图一面,我笑道不必,既然是替他而死,也就是情断缘了。

我明白,王图根本不是我爱的人,请死或许只是心底深处的一种无奈,一种对将军深爱情谊的守望!

“将军,莺儿辜负了您的厚爱,来世再报!”我猛地冲过去,抽出随将军征南战北的宝剑,一抹——秀发散开,白裙飘扬,裙上浸透了腥红的鲜血。将军缓缓地拥着我渐渐冰冷的身子。这一刻,我似乎读懂了了将军的皱眉,我从将军的眼角里分明读到了自己期盼的泪光。是啊,兵荒马乱之中,他怎容得下一个普通女子的情爱呢?

我幸福地告别这世界。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曹操惟一为之流泪的女子。

深蓝色的天幕点缀着三两点寒星,月亮冰盘似的悬在空中,越发显得清幽。守都军帐外,欣赏着这凄美的月光,我的心境有如嫦娥般孤独。

我——来莺儿——一个曾经轰动洛阳的艺妓。当年,多少王公贵族不惜一掷千金买我一笑;而今却是不堪回首,自己竟然跟随曹操将军颠沛流离,跃马于疆场之上。将军是喜欢我的,我也愿意跟随他。不过在我心中,更多的是敬重,是心疼,是渴望。将军一代枭雄,可紧皱的双眉却让我觉得他像个没有得到渴望之物的小孩。我总是唱一段轻柔的小曲或跳一支艳丽的舞蹈来抚平他的眉间,抚慰我的心疼。

将军终日忙于君国大计,我越来越闲得有时间到帐外看月升月落,赏四季变更,直到我遇到了王图——一个小小的侍卫,我才有了赏景的伴侣。虽然王图的言语丝毫激不起我心中的涟漪。

美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王图因为我触犯了军法,将军要处死他。

我挑灯梳妆,走进了主帐。从将军惊讶的目光里,我读到了最后的自己:一袭冰绿的薄纱长裙,身无半点脂粉钗环。我跪下说:“将军,莺儿愿代王图一死。”将军的眼神渐渐由冷漠变成了愤怒,他大吼一声:“好!只要你能在七日之内调教出一个可以取代你的歌舞班,我就准你!”主帐一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将军,但天寒时的毛毯、饥饿时的点心、训练时身后的目光,都让我感到将军无处不在。

七天后,我走进主帐领死,清亮的月色照着我的素颜与一身白裙,如同夜中的鬼魅,神情冷漠得连自己都吃惊。月光下两鬓更为斑白的将军问我想不想再见王图一面,我笑道不必,既然是替他而死,也就是情断缘了。

我明白,王图根本不是我爱的人,请死或许只是心底深处的一种无奈,一种对将军深爱情谊的守望!

“将军,莺儿辜负了您的厚爱,来世再报!”我猛地冲过去,抽出随将军征南战北的宝剑,一抹——秀发散开,白裙飘扬,裙上浸透了腥红的鲜血。将军缓缓地拥着我渐渐冰冷的身子。这一刻,我似乎读懂了了将军的皱眉,我从将军的眼角里分明读到了自己期盼的泪光。是啊,兵荒马乱之中,他怎容得下一个普通女子的情爱呢?

我幸福地告别这世界。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曹操惟一为之流泪的

深蓝色的天幕点缀着三两点寒星,月亮冰盘似的悬在空中,越发显得清幽。守都军帐外,欣赏着这凄美的月光,我的心境有如嫦娥般孤独。

我——来莺儿——一个曾经轰动洛阳的艺妓。当年,多少王公贵族不惜一掷千金买我一笑;而今却是不堪回首,自己竟然跟随曹操将军颠沛流离,跃马于疆场之上。将军是喜欢我的,我也愿意跟随他。不过在我心中,更多的是敬重,是心疼,是渴望。将军一代枭雄,可紧皱的双眉却让我觉得他像个没有得到渴望之物的小孩。我总是唱一段轻柔的小曲或跳一支艳丽的舞蹈来抚平他的眉间,抚慰我的心疼。

将军终日忙于君国大计,我越来越闲得有时间到帐外看月升月落,赏四季变更,直到我遇到了王图——一个小小的侍卫,我才有了赏景的伴侣。虽然王图的言语丝毫激不起我心中的涟漪。

美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王图因为我触犯了军法,将军要处死他。

我挑灯梳妆,走进了主帐。从将军惊讶的目光里,我读到了最后的自己:一袭冰绿的薄纱长裙,身无半点脂粉钗环。我跪下说:“将军,莺儿愿代王图一死。”将军的眼神渐渐由冷漠变成了愤怒,他大吼一声:“好!只要你能在七日之内调教出一个可以取代你的歌舞班,我就准你!”主帐一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将军,但天寒时的毛毯、饥饿时的点心、训练时身后的目光,都让我感到将军无处不在。

七天后,我走进主帐领死,清亮的月色照着我的素颜与一身白裙,如同夜中的鬼魅,神情冷漠得连自己都吃惊。月光下两鬓更为斑白的将军问我想不想再见王图一面,我笑道不必,既然是替他而死,也就是情断缘了。

我明白,王图根本不是我爱的人,请死或许只是心底深处的一种无奈,一种对将军深爱情谊的守望!

“将军,莺儿辜负了您的厚爱,来世再报!”我猛地冲过去,抽出随将军征南战北的宝剑,一抹——秀发散开,白裙飘扬,裙上浸透了腥红的鲜血。将军缓缓地拥着我渐渐冰冷的身子。这一刻,我似乎读懂了了将军的皱眉,我从将军的眼角里分明读到了自己期盼的泪光。是啊,兵荒马乱之中,他怎容得下一个普通女子的情爱呢?

我幸福地告别这世界。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曹操惟一为之流泪的女子。

深蓝色的天幕点缀着三两点寒星,月亮冰盘似的悬在空中,越发显得清幽。守都军帐外,欣赏着这凄美的月光,我的心境有如嫦娥般孤独。

我——来莺儿——一个曾经轰动洛阳的艺妓。当年,多少王公贵族不惜一掷千金买我一笑;而今却是不堪回首,自己竟然跟随曹操将军颠沛流离,跃马于疆场之上。将军是喜欢我的,我也愿意跟随他。不过在我心中,更多的是敬重,是心疼,是渴望。将军一代枭雄,可紧皱的双眉却让我觉得他像个没有得到渴望之物的小孩。我总是唱一段轻柔的小曲或跳一支艳丽的舞蹈来抚平他的眉间,抚慰我的心疼。

将军终日忙于君国大计,我越来越闲得有时间到帐外看月升月落,赏四季变更,直到我遇到了王图——一个小小的侍卫,我才有了赏景的伴侣。虽然王图的言语丝毫激不起我心中的涟漪。

美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王图因为我触犯了军法,将军要处死他。

我挑灯梳妆,走进了主帐。从将军惊讶的目光里,我读到了最后的自己:一袭冰绿的薄纱长裙,身无半点脂粉钗环。我跪下说:“将军,莺儿愿代王图一死。”将军的眼神渐渐由冷漠变成了愤怒,他大吼一声:“好!只要你能在七日之内调教出一个可以取代你的歌舞班,我就准你!”主帐一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将军,但天寒时的毛毯、饥饿时的点心、训练时身后的目光,都让我感到将军无处不在。

七天后,我走进主帐领死,清亮的月色照着我的素颜与一身白裙,如同夜中的鬼魅,神情冷漠得连自己都吃惊。月光下两鬓更为斑白的将军问我想不想再见王图一面,我笑道不必,既然是替他而死,也就是情断缘了。

我明白,王图根本不是我爱的人,请死或许只是心底深处的一种无奈,一种对将军深爱情谊的守望!

“将军,莺儿辜负了您的厚爱,来世再报!”我猛地冲过去,抽出随将军征南战北的宝剑,一抹——秀发散开,白裙飘扬,裙上浸透了腥红的鲜血。将军缓缓地拥着我渐渐冰冷的身子。这一刻,我似乎读懂了了将军的皱眉,我从将军的眼角里分明读到了自己期盼的泪光。是啊,兵荒马乱之中,他怎容得下一个普通女子的情爱呢?

我幸福地告别这世界。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曹操惟一为之流泪的

深蓝色的天幕点缀着三两点寒星,月亮冰盘似的悬在空中,越发显得清幽。守都军帐外,欣赏着这凄美的月光,我的心境有如嫦娥般孤独。

我——来莺儿——一个曾经轰动洛阳的艺妓。当年,多少王公贵族不惜一掷千金买我一笑;而今却是不堪回首,自己竟然跟随曹操将军颠沛流离,跃马于疆场之上。将军是喜欢我的,我也愿意跟随他。不过在我心中,更多的是敬重,是心疼,是渴望。将军一代枭雄,可紧皱的双眉却让我觉得他像个没有得到渴望之物的小孩。我总是唱一段轻柔的小曲或跳一支艳丽的舞蹈来抚平他的眉间,抚慰我的心疼。

将军终日忙于君国大计,我越来越闲得有时间到帐外看月升月落,赏四季变更,直到我遇到了王图——一个小小的侍卫,我才有了赏景的伴侣。虽然王图的言语丝毫激不起我心中的涟漪。

美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王图因为我触犯了军法,将军要处死他。

我挑灯梳妆,走进了主帐。从将军惊讶的目光里,我读到了最后的自己:一袭冰绿的薄纱长裙,身无半点脂粉钗环。我跪下说:“将军,莺儿愿代王图一死。”将军的眼神渐渐由冷漠变成了愤怒,他大吼一声:“好!只要你能在七日之内调教出一个可以取代你的歌舞班,我就准你!”主帐一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将军,但天寒时的毛毯、饥饿时的点心、训练时身后的目光,都让我感到将军无处不在。

七天后,我走进主帐领死,清亮的月色照着我的素颜与一身白裙,如同夜中的鬼魅,神情冷漠得连自己都吃惊。月光下两鬓更为斑白的将军问我想不想再见王图一面,我笑道不必,既然是替他而死,也就是情断缘了。

我明白,王图根本不是我爱的人,请死或许只是心底深处的一种无奈,一种对将军深爱情谊的守望!

“将军,莺儿辜负了您的厚爱,来世再报!”我猛地冲过去,抽出随将军征南战北的宝剑,一抹——秀发散开,白裙飘扬,裙上浸透了腥红的鲜血。将军缓缓地拥着我渐渐冰冷的身子。这一刻,我似乎读懂了了将军的皱眉,我从将军的眼角里分明读到了自己期盼的泪光。是啊,兵荒马乱之中,他怎容得下一个普通女子的情爱呢?

我幸福地告别这世界。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曹操惟一为之流泪的女子。

深蓝色的天幕点缀着三两点寒星,月亮冰盘似的悬在空中,越发显得清幽。守都军帐外,欣赏着这凄美的月光,我的心境有如嫦娥般孤独。

我——来莺儿——一个曾经轰动洛阳的艺妓。当年,多少王公贵族不惜一掷千金买我一笑;而今却是不堪回首,自己竟然跟随曹操将军颠沛流离,跃马于疆场之上。将军是喜欢我的,我也愿意跟随他。不过在我心中,更多的是敬重,是心疼,是渴望。将军一代枭雄,可紧皱的双眉却让我觉得他像个没有得到渴望之物的小孩。我总是唱一段轻柔的小曲或跳一支艳丽的舞蹈来抚平他的眉间,抚慰我的心疼。

将军终日忙于君国大计,我越来越闲得有时间到帐外看月升月落,赏四季变更,直到我遇到了王图——一个小小的侍卫,我才有了赏景的伴侣。虽然王图的言语丝毫激不起我心中的涟漪。

美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王图因为我触犯了军法,将军要处死他。

我挑灯梳妆,走进了主帐。从将军惊讶的目光里,我读到了最后的自己:一袭冰绿的薄纱长裙,身无半点脂粉钗环。我跪下说:“将军,莺儿愿代王图一死。”将军的眼神渐渐由冷漠变成了愤怒,他大吼一声:“好!只要你能在七日之内调教出一个可以取代你的歌舞班,我就准你!”主帐一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将军,但天寒时的毛毯、饥饿时的点心、训练时身后的目光,都让我感到将军无处不在。

七天后,我走进主帐领死,清亮的月色照着我的素颜与一身白裙,如同夜中的鬼魅,神情冷漠得连自己都吃惊。月光下两鬓更为斑白的将军问我想不想再见王图一面,我笑道不必,既然是替他而死,也就是情断缘了。

我明白,王图根本不是我爱的人,请死或许只是心底深处的一种无奈,一种对将军深爱情谊的守望!

“将军,莺儿辜负了您的厚爱,来世再报!”我猛地冲过去,抽出随将军征南战北的宝剑,一抹——秀发散开,白裙飘扬,裙上浸透了腥红的鲜血。将军缓缓地拥着我渐渐冰冷的身子。这一刻,我似乎读懂了了将军的皱眉,我从将军的眼角里分明读到了自己期盼的泪光。是啊,兵荒马乱之中,他怎容得下一个普通女子的情爱呢?

我幸福地告别这世界。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曹操惟一为之流泪的

深蓝色的天幕点缀着三两点寒星,月亮冰盘似的悬在空中,越发显得清幽。守都军帐外,欣赏着这凄美的月光,我的心境有如嫦娥般孤独。

我——来莺儿——一个曾经轰动洛阳的艺妓。当年,多少王公贵族不惜一掷千金买我一笑;而今却是不堪回首,自己竟然跟随曹操将军颠沛流离,跃马于疆场之上。将军是喜欢我的,我也愿意跟随他。不过在我心中,更多的是敬重,是心疼,是渴望。将军一代枭雄,可紧皱的双眉却让我觉得他像个没有得到渴望之物的小孩。我总是唱一段轻柔的小曲或跳一支艳丽的舞蹈来抚平他的眉间,抚慰我的心疼。

将军终日忙于君国大计,我越来越闲得有时间到帐外看月升月落,赏四季变更,直到我遇到了王图——一个小小的侍卫,我才有了赏景的伴侣。虽然王图的言语丝毫激不起我心中的涟漪。

美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王图因为我触犯了军法,将军要处死他。

我挑灯梳妆,走进了主帐。从将军惊讶的目光里,我读到了最后的自己:一袭冰绿的薄纱长裙,身无半点脂粉钗环。我跪下说:“将军,莺儿愿代王图一死。”将军的眼神渐渐由冷漠变成了愤怒,他大吼一声:“好!只要你能在七日之内调教出一个可以取代你的歌舞班,我就准你!”主帐一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将军,但天寒时的毛毯、饥饿时的点心、训练时身后的目光,都让我感到将军无处不在。

七天后,我走进主帐领死,清亮的月色照着我的素颜与一身白裙,如同夜中的鬼魅,神情冷漠得连自己都吃惊。月光下两鬓更为斑白的将军问我想不想再见王图一面,我笑道不必,既然是替他而死,也就是情断缘了。

我明白,王图根本不是我爱的人,请死或许只是心底深处的一种无奈,一种对将军深爱情谊的守望!

“将军,莺儿辜负了您的厚爱,来世再报!”我猛地冲过去,抽出随将军征南战北的宝剑,一抹——秀发散开,白裙飘扬,裙上浸透了腥红的鲜血。将军缓缓地拥着我渐渐冰冷的身子。这一刻,我似乎读懂了了将军的皱眉,我从将军的眼角里分明读到了自己期盼的泪光。是啊,兵荒马乱之中,他怎容得下一个普通女子的情爱呢?

我幸福地告别这世界。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曹操惟一为之流泪的女子。

深蓝色的天幕点缀着三两点寒星,月亮冰盘似的悬在空中,越发显得清幽。守都军帐外,欣赏着这凄美的月光,我的心境有如嫦娥般孤独。

我——来莺儿——一个曾经轰动洛阳的艺妓。当年,多少王公贵族不惜一掷千金买我一笑;而今却是不堪回首,自己竟然跟随曹操将军颠沛流离,跃马于疆场之上。将军是喜欢我的,我也愿意跟随他。不过在我心中,更多的是敬重,是心疼,是渴望。将军一代枭雄,可紧皱的双眉却让我觉得他像个没有得到渴望之物的小孩。我总是唱一段轻柔的小曲或跳一支艳丽的舞蹈来抚平他的眉间,抚慰我的心疼。

将军终日忙于君国大计,我越来越闲得有时间到帐外看月升月落,赏四季变更,直到我遇到了王图——一个小小的侍卫,我才有了赏景的伴侣。虽然王图的言语丝毫激不起我心中的涟漪。

美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王图因为我触犯了军法,将军要处死他。

我挑灯梳妆,走进了主帐。从将军惊讶的目光里,我读到了最后的自己:一袭冰绿的薄纱长裙,身无半点脂粉钗环。我跪下说:“将军,莺儿愿代王图一死。”将军的眼神渐渐由冷漠变成了愤怒,他大吼一声:“好!只要你能在七日之内调教出一个可以取代你的歌舞班,我就准你!”主帐一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将军,但天寒时的毛毯、饥饿时的点心、训练时身后的目光,都让我感到将军无处不在。

七天后,我走进主帐领死,清亮的月色照着我的素颜与一身白裙,如同夜中的鬼魅,神情冷漠得连自己都吃惊。月光下两鬓更为斑白的将军问我想不想再见王图一面,我笑道不必,既然是替他而死,也就是情断缘了。

我明白,王图根本不是我爱的人,请死或许只是心底深处的一种无奈,一种对将军深爱情谊的守望!

“将军,莺儿辜负了您的厚爱,来世再报!”我猛地冲过去,抽出随将军征南战北的宝剑,一抹——秀发散开,白裙飘扬,裙上浸透了腥红的鲜血。将军缓缓地拥着我渐渐冰冷的身子。这一刻,我似乎读懂了了将军的皱眉,我从将军的眼角里分明读到了自己期盼的泪光。是啊,兵荒马乱之中,他怎容得下一个普通女子的情爱呢?

我幸福地告别这世界。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曹操惟一为之流泪的

深蓝色的天幕点缀着三两点寒星,月亮冰盘似的悬在空中,越发显得清幽。守都军帐外,欣赏着这凄美的月光,我的心境有如嫦娥般孤独。

我——来莺儿——一个曾经轰动洛阳的艺妓。当年,多少王公贵族不惜一掷千金买我一笑;而今却是不堪回首,自己竟然跟随曹操将军颠沛流离,跃马于疆场之上。将军是喜欢我的,我也愿意跟随他。不过在我心中,更多的是敬重,是心疼,是渴望。将军一代枭雄,可紧皱的双眉却让我觉得他像个没有得到渴望之物的小孩。我总是唱一段轻柔的小曲或跳一支艳丽的舞蹈来抚平他的眉间,抚慰我的心疼。

将军终日忙于君国大计,我越来越闲得有时间到帐外看月升月落,赏四季变更,直到我遇到了王图——一个小小的侍卫,我才有了赏景的伴侣。虽然王图的言语丝毫激不起我心中的涟漪。

美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王图因为我触犯了军法,将军要处死他。

我挑灯梳妆,走进了主帐。从将军惊讶的目光里,我读到了最后的自己:一袭冰绿的薄纱长裙,身无半点脂粉钗环。我跪下说:“将军,莺儿愿代王图一死。”将军的眼神渐渐由冷漠变成了愤怒,他大吼一声:“好!只要你能在七日之内调教出一个可以取代你的歌舞班,我就准你!”主帐一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将军,但天寒时的毛毯、饥饿时的点心、训练时身后的目光,都让我感到将军无处不在。

七天后,我走进主帐领死,清亮的月色照着我的素颜与一身白裙,如同夜中的鬼魅,神情冷漠得连自己都吃惊。月光下两鬓更为斑白的将军问我想不想再见王图一面,我笑道不必,既然是替他而死,也就是情断缘了。

我明白,王图根本不是我爱的人,请死或许只是心底深处的一种无奈,一种对将军深爱情谊的守望!

“将军,莺儿辜负了您的厚爱,来世再报!”我猛地冲过去,抽出随将军征南战北的宝剑,一抹——秀发散开,白裙飘扬,裙上浸透了腥红的鲜血。将军缓缓地拥着我渐渐冰冷的身子。这一刻,我似乎读懂了了将军的皱眉,我从将军的眼角里分明读到了自己期盼的泪光。是啊,兵荒马乱之中,他怎容得下一个普通女子的情爱呢?

我幸福地告别这世界。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曹操惟一为之流泪的女子。

深蓝色的天幕点缀着三两点寒星,月亮冰盘似的悬在空中,越发显得清幽。守都军帐外,欣赏着这凄美的月光,我的心境有如嫦娥般孤独。

我——来莺儿——一个曾经轰动洛阳的艺妓。当年,多少王公贵族不惜一掷千金买我一笑;而今却是不堪回首,自己竟然跟随曹操将军颠沛流离,跃马于疆场之上。将军是喜欢我的,我也愿意跟随他。不过在我心中,更多的是敬重,是心疼,是渴望。将军一代枭雄,可紧皱的双眉却让我觉得他像个没有得到渴望之物的小孩。我总是唱一段轻柔的小曲或跳一支艳丽的舞蹈来抚平他的眉间,抚慰我的心疼。

将军终日忙于君国大计,我越来越闲得有时间到帐外看月升月落,赏四季变更,直到我遇到了王图——一个小小的侍卫,我才有了赏景的伴侣。虽然王图的言语丝毫激不起我心中的涟漪。

美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王图因为我触犯了军法,将军要处死他。

我挑灯梳妆,走进了主帐。从将军惊讶的目光里,我读到了最后的自己:一袭冰绿的薄纱长裙,身无半点脂粉钗环。我跪下说:“将军,莺儿愿代王图一死。”将军的眼神渐渐由冷漠变成了愤怒,他大吼一声:“好!只要你能在七日之内调教出一个可以取代你的歌舞班,我就准你!”主帐一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将军,但天寒时的毛毯、饥饿时的点心、训练时身后的目光,都让我感到将军无处不在。

七天后,我走进主帐领死,清亮的月色照着我的素颜与一身白裙,如同夜中的鬼魅,神情冷漠得连自己都吃惊。月光下两鬓更为斑白的将军问我想不想再见王图一面,我笑道不必,既然是替他而死,也就是情断缘了。

我明白,王图根本不是我爱的人,请死或许只是心底深处的一种无奈,一种对将军深爱情谊的守望!

“将军,莺儿辜负了您的厚爱,来世再报!”我猛地冲过去,抽出随将军征南战北的宝剑,一抹——秀发散开,白裙飘扬,裙上浸透了腥红的鲜血。将军缓缓地拥着我渐渐冰冷的身子。这一刻,我似乎读懂了了将军的皱眉,我从将军的眼角里分明读到了自己期盼的泪光。是啊,兵荒马乱之中,他怎容得下一个普通女子的情爱呢?

我幸福地告别这世界。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曹操惟一为之流泪的

#7楼回目录

~花开花落_

渴望______600字作文 | 2017-09-28 18:30

花落了,我该继续些什么了?

又是一天,时光穿越皮肤的时候,我听到了残酷的声响。

迷糊着睁开双眼,发现眼里已噙满了泪水。

我真的哭了……

原来,我还是沉默的,一直一直,就这样延续。

疲惫的身影,喧闹的街道,明亮的灯光,这是一道有点颓废,有点美丽,有点湿暗的风景线。突然的生活改变,让我有点无所适从,最后只用想念去抹杀这一切。

明亮的空间,粉色的墙壁,粉白的地板,鹅黄的被子,绿色的桌子。白色的天花板,这是我所属空间的所有颜色。

一个人,墙壁上倒影的是孤独的影子,窗外,依旧是喧闹,而室内,却是死一般的寂静。无力的躺在床上,突然开始了疯狂的思念。

思念,在这个夜里,象野草般疯狂的滋长。

可最终,我还是扼杀了它,选择了沉默,无声的行动着。

然后,翻开小四的书。一个字一个字的阅读着,那些颓废的忧伤的文字,在我的心间缠绕着,一点一点让我窒息!

无声,无声,无声,还是无声,最后在无声中睡去。

梦里,我只是在遥望,始终只是远远的观望着。

我在梦里行走,悄无声息的,渐渐的走近你的世界。

慢慢的,越来越近,可最终牵不到你的手。

渴望,期盼,却依旧只能远远的望着。

梦非梦,我听到了你的呼吸。我闻到你身上的淡淡烟草味

可却始终感受不到你的体温。

夏,来了!我看不到喜悦,只有满身心的冰凉。拥抱,我唯一能说的。

给我一个拥抱,我不要寒冷;给我一个拥抱,我不再哭泣。

敞开手臂,站在雨中,与雨拥抱,与空气拥抱,与无形的你拥抱

最终,还是一个孤独的影子在疲惫中行走、入睡。

梦依旧延续,只是无声……

就此随你而去,不带任何的思想,不带任何的色彩。

好累,我只能轻轻的叹息,我知道无论我多大声,都没人能听到。

脑海里还依旧能浮现你的话语,那些甜蜜却真实的话语。

等,盼,已遥遥无期……

花开花落,秋的丰收挽留不了花的凋谢。

此时,我看到花谢了。

花落了,我是否可以回家了

花落了,我是不是可以不哭泣了

花落了,我是不是可以忘掉曾经的所有,开始新生活了

花落了,我该继续些什么了?

#8楼回目录

感动源自真诚_

渴望______600字作文 | 2017-09-28 18:30

我是一个被上帝冷落的女孩。 也许是上帝听到我的哭诉,他赐给我聪明和智慧。 我想拥有大家的关心和呵护,一次就好。 我不奢求我变成一个白天鹅,我也不相信童话,因为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它是人们的希望,追求的渴望······可我追求什么?我追求得到吗?我能追求吗?! 每当同学笑话我时;每当同学和另外的同学开心戏耍时;我都是默默听着,默默看着······唯一和我要好的朋友也离我而去,我还能干什么?!去问她吗?去陪她吗?我需要人关爱!可她周围有很多朋友,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爱在平安夜,可我只能坐在凳子上默默地呆呆地看着缀满星星的天空发呆 ······ 我是个被上帝遗忘的女孩。 也许是上帝听到我的倾诉,他赐给我一个很好的朋友。 我想得到大家的理解,可这只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月光撒在我的身上,我笑了,可在别人看来只是嘴角动了一下而已,我把微笑的方式忘记了······ 在一次放学回家的路上,我终于看到那棵久违的槐树,那是我和世界上唯一的一个疼我爱我的爷爷种下的一棵树,我哭着跑过去,用手臂环着这棵树苗,嘤嘤地哭泣对着槐树告诉爷爷我过地行好······ 爷爷在我读初中是已经逝去,这是棵槐树是我和爷爷通话的一根电话线,我不让爷爷伤心,我不许爷爷伤心,我真的很怕爷爷伤心······ 朋友,也就是那个上帝赐予的唯一的朋友。她跑过来泪流满面说,在没遇到你之前我跟你一样没有人疼爱,我想和你在一起,请你不要抛弃我,好吗?我还能说什么呢?我点了一下头,她开心地笑了。 后来的后来,我和她干什么事都在一起,这些日子,我学会了微笑,同学们也愿意和我在一起,他们不嫌弃我和她了呢。 原来我没有被上帝冷落呢;原来我也没有被上帝遗忘呢;原来上帝一直都很关心我呢。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童话呢。只要坚信就可以成功。 感动源自真诚······要记得微笑的方式······ 因为真诚,所以被感动^_^!

#9楼回目录

隐瞒 姚禹_

渴望______600字作文 | 2017-09-28 18:31

血红色的最后一抹斜阳在那一瞬间沉闷地落到那些层层叠叠的墨色楼房剪影之下。

他走进了黑压压的简陋的老式居民楼。

空气中弥漫着古旧的房子散发出的特殊味道,他则默默地夹着刚刚借来的几乎没啥分量的皮包,身上套着并不怎么合体的半新西服,脚步沉重地踏在楼板上,终于转到了房门口,他缓缓地从口袋里取出了满是油污的钥匙,“咔哒”一下打开了吱吱作响锈迹斑驳的门,把手中的包扔在离房门仅有几步之遥的床上,转了身,又如同秋日里的落叶一般飘落在床铺上。

“呼”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窗外似乎已渐渐明朗的月光冰凉地铺上他的脸庞,没有起身,他只是望了望离床边极近的泛黄的电话机,感觉已然很久不曾响起。

叮铃铃——尖锐而刺耳的电话铃声似利刃一般狠狠划破了这片宁静,他闭上了双眼,思维开始缓慢又缓慢地转动起来,却好似一片空白。电话铃仍旧固执地以最大的分贝告知它的存在,但他依然平坦在新洗白的床单上沉思着。

来这里多久了?他已记不清晰,在这霉迹斑斑仅有六平方米的小屋里刻录下了他生命中最难忘的时光,一张破旧的桌上搁着前一天从夜市买来的面霜,由窗口向门口拉起的绳上悬挂着七零八落的衣物,一切都是他早晨出门前的模样。他不由自主地回忆起十二个小时前自己略带些许紧张和兴奋的心情,踌躇满满地坚信一定能行。

家境不好,父亲早年因工伤去世,妈妈40岁下了岗,他少年苦读,终于考上了省城最好的大学,从山沟沟里的小县城来到大城市打拼,立志毕业后就留在这里发展,然而,大学毕业已经大半年过去了,面试的单位不下几十家,然而……刚刚又接到了面试单位的回复电话:“你还是不错,但……”他双目中的期待和渴望一瞬间化为乌有。这次,他又失败了。

他想起曾在电话中用轻松的话语向母亲承诺这次一定能通过。他知道他是全家的希望,肩负着改变自己的命运,挑起家庭重担的使命,求学几年来,家里的积蓄连着父亲的工伤赔偿几乎已花光,他是多么渴望这么一份工作的机会啊,他为之用全力去奋斗,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残酷的现实打落了他的梦想。“不行!”他对自己说,“不可以告诉母亲。”他决不承认这样的失败,更何况长时间的辛劳已在母亲脸上烙下了纵横交错的纹路,他不愿意也不忍心从自己的口中向远在数百公里外、整天为他牵肠挂肚的母亲道出让人失望的消息,“得想个办法,必须瞒到找到一份体面工作为止。”他告诉自己。

电话铃又一次突兀地响起,那卷曲的电话线仿佛也随着铃声一起颤抖,他猛然地坐了起来,扭曲的身体停止了运动,他脑袋一片空白,“说什么好呢?要不,说今天因为公司有活动,临时通知面试改到下个月了?”“不行,这样的回复妈妈肯定不相信。面试结果还没出来?这也不合适啊。算了,就说这次过了,但还有第二轮面试。对,这样不错,就这样。”仲秋了,敞开的窗外卷来一阵苦涩的凉风,不带温度的风正掠夺着小屋里不多的热气,如同尖利的刀刃一般,深深地割破了他的心。一股辛酸的滋味涌到了喉咙口,夹杂着悲伤,无助,怅然若失的复杂心情,堵在那里,不停地翻滚,渐渐沸腾,炽热的气体灼烧着五脏六腑。他几乎没隐瞒过母亲,小时候是这样,长大了也是这样。但这次,不得不瞒。即使那种强烈的负罪感一次又一次地吞噬着他的内心。

他由床上站了起来,走了两步,站在窗前,远处闪烁着各式的霓虹灯,五光十色,变化莫测的色彩让他不禁有些头晕目眩。静悄悄地,他却用手不自主地敲击着窗台,不成节奏,没有规律,风不间断地撞向他的身体,碎成一地。他又紧裹了上衣。

“叮铃铃——”电话铃再次不合时宜地响起,他愣了神没动,第二次第三次此起彼伏。他不安地拿起了话筒。那边响起母亲温柔的声音:“娃啊,怎么不接电话呢?是不是没过啊,”他酝酿已久的话却说不出口。一段长时间的沉默“……妈,我没过。”他长舒了一口气。

#10楼回目录

隐瞒 张斯敏_

渴望______600字作文 | 2017-09-28 18:31

我记得那天放晚学回到家时,她背对着我坐在床头,我推门进去,她也没有察觉,她只是不停地打着电话。

我走到她跟前,隐约听见电话里陌生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她的眉头锁着,盛满了深深地忧虑。

“怎么了,妈?爸的手机关机了吗?”

“是啊,指不定跑哪儿打牌去了。”她的语气里有些怒气,我却只是习以为常地轻轻地笑了笑。

“打电话问问叔叔就好了。”

她点头,带着些许的无奈。

我坐在桌前写作业,她推门出去,一股凉意趁机袭进屋里。都已经是冬天了呢,再不多久就要过年了吧。他也该回家了吧。

他本来买了辆面包车,在家帮人家跑车,生意时冷时热,有时半夜都还在路上。两年前,他终于卖了车,随承包工程的叔叔去了内蒙古。我想,他是个顾家的好男人,所以每晚九点都会打来电话,不早不晚,恰是我到家不久后的时间。即使有时他在打牌,也会按时有电话回来。只是今天……

他们,吵架了吗?

她似乎在外面打电话打了很久,门终于被推开,我伏在作业里,随口问着:“手机怎么关机了?”

“坏了。”她的声音有些许的哽咽,我抬头看她,她的眼眶红红的,像是哭过的样子,我突然慌了心,呼出了声:“妈,你怎么了?”

她沉默了些许,然后突然抬头对上我的眸子,一脸茫然地看我,然后轻笑着:“外面风大。”

我看见她嘴角微扬的笑意,终于舒了口气。

我又埋进书里,临近期末考了,他要回来了。嗯,要加油,考个好成绩!

……

第二天,他依然没有打电话回来,接连两三天都是如此,看着她被风吹红的双眼,我终于忍不住问:“你们吵架了?”

她织毛衣的动作突然停止,朝我笑,“没有。”

我不知从哪里来的怒气,拿起手机便拨了他的电话,却依然是熟悉陌生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

“怎么了,想你爸爸了?只怪他的手机不争气了,只能白天用公用电话打回来了,你知道的,内蒙古的晚上,冷得很。”

“不想他,我惦记的是我的风干牛肉。”那是他应允我的新年礼物。我想我的要求并不高呢。

……

后来的好长时间,我都没再接到过他的电话,只是每天听母亲转述着他的叮嘱:“你爸让你多穿点衣服。”“他说你要是考不好,他就在路上把风干牛肉吃掉。”“让你加油啊。”

我总是嗯嗯啊啊地应着,心里想着,真小气。

有一天吃饭时,她似是无意的一句:“想现在去内蒙古看看,正好过年时跟你爸一起回来。”

我笑着说:“好。”我是个渴望独立生活的孩子。

只是之后的几天,她再没有提起过去内蒙古的事,我忍不住问,“不去了吗?给他一个惊喜啊!”

她没有说话,只是埋头喝光了碗里的热汤,然后抬头对着我说,“开玩笑的,怎么就当真了?”我失望地埋头扒饭,竟未留意她眸子里一闪而过的忧伤。之后的某天,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我该有多么埋怨自己的粗心。

终于,那天。

那天,我捧着写着“三好学生”荣誉证书回家,我想,他的手机该修好了吧。我突然意识到后来竟没有再打过电话给他,只以为他的手机一直坏着,也似乎并没有接到他的来电。

没由来的担心,手机,坏了这么久吗?

她还在学校找我的班主任了解情况,手机没有带走,我看见手机静静地躺在床上,随后,一声清脆的声响,进来了一条短信。是叔叔发来的短信。

“嫂子,哥已经被保释出来了。”

我愣愣地站在原地,保释?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

我继续往下翻之前的信息,我感觉我的手微微地打着颤。

“不要担心,没事的。”

“哥让不要告诉孩子,别影响了她的学习。”

……

“哥本来不让我告诉你的……他跟城管发生冲突,进了看守所。”

我似乎听到一声闷雷在我的脑里炸开,无数的声音在呐喊:“你们骗我,你们骗我,你们都骗我!”

我抱紧了怀里的荣誉证书,我甚至感觉到它的棱角透过我的衣服,深深地扎进了我的心里。生生地疼。

我不停地问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为什么要隐瞒着我?怎么可以一个人去承受那样的事情,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地一个人承受痛苦?怎么可以这样?

他穿着劳改服的身影突然在我面前闪现,那样的孤独,那样的无力,我突然记不起他的样子,我突然想不起他的声音,我突然想他,好想好想他。我拨了他的号码,没有翻电话簿,也没有使用快捷键,原来,他的号码就一直是被我记在心里的。不是生硬的“对不起……”,而是豪迈的草原歌曲,一如从前,怎么现在听来,却如此的感伤。

电话被接通了,我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叫他:“爸。”

“我家丫头啊。哈哈,都27天没听见我家丫头的声音了。”他爽朗的笑声在耳畔响起,久违,久违。

“27”这个数字像铁锤一样狠狠地砸进我的心里,是不是意味着,你已经受了27天的苦了?

为什么一直到这一刻,你还在隐瞒?我知道你爱我,我知道你不想让我担心,这些,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你知道,我该有多痛?你一定觉得,进看守所,在孩子面前是多么丢脸的事,对吗?爸爸,我不知道的,我不知道的,我知道的是,我的爸爸是个顾家的好男人,我的爸爸是个能干的好男人,我只知道,你是个好男人,你是我的好爸爸!你进看守所的事,我都不知道的!

强忍住眼泪,让自己的声音显得轻快,轻快得不像自己:“那么,你什么时候回家呢?”

“呵呵,惦记你的风干牛肉呢?”他不忘调侃。

“是啊!想着呢!”是啊,我想你,我想你,我想见你。

“过两天就回来了,你听话啊。”

……

挂了电话,我无力地瘫坐在地,他爽朗的笑声依旧在我耳边回响,久久不散。

她突然出现在门口,似乎明白了一切。视线模糊,我看见她走向我,她把我从地上扶起,我一下子扑进她的怀抱,“妈。”

她轻拍着我的背,似乎想要抚平我颤动的双肩。

我想起那些个寂静的深夜里,被她解释为感冒的抽泣。我紧紧地搂着她,终于泣不成声,“妈,你辛苦了。”

“可不可以帮我瞒着爸爸,就当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件事。”

“好,好。”

那晚,我陪她站在冷风里看天,那晚,月亮,格外圆,格外明亮。

爸爸,回家吧。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