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发布时间:2012-02-06 07:32 阅读量:3665 日记本:《个人日记》

你们要清楚,这只是一篇小说。不要被我的言语蒙蔽了,也不要欺骗你的感觉。

——轩辕丶学易

这里虽然有些真实的情感,但你要清楚,虚幻也可以当真实来对待。所有的一切,只不过都是半真半假罢了。

发现自己的生活开始慢慢地变了,变的有些不那么雷厉风行,开始畏手畏脚,开始多愁善感,开始经过后门的时候时不时地抬起头去看下六号楼。

发现自己上网打开QQ会马上寻找另一个头像是否亮着。如果是黑白的,就不知为何,开始关电脑。

发现自己喜欢把一些事情和一个人联系起来思考,然后总是在自己的事情里安插她的角色。

发现自己开始慢慢筹划自己的生活,按部就班的走自己本来就想好的棋。

发现自己一下子变得容易冲动,不理智,然后胡言乱语,但是胡言乱语的对象总是那么一个。

发现自己突然好想出去走走,天南地北,没有目的。只是旅途上可以有一个人在左右。

发现自己坐在去其他地方的车上时,会很想旁边坐着另外一个,让她和我一起看城市的夜幕下匆匆来去的灯光。

发现自己在写关于一个叫做恋爱的故事,那个故事里,我想做男主角,然后那个女主角,你觉得会是谁呢?

当年,回转年轮。不曾遇见未来,还有多少期盼,在徘徊中永远定格成难以平复的曾经,只是一些洋洋洒洒的思绪,还在那些空空洞洞的气息里,作着垂死的挣扎。

脑海里不停地出现那些如梦似幻的场景,记忆或者说是意识被一种叫做思念的躁动带着东奔西跑,走南闯北。意识流,在假想中,做着和你约会的梦。

每每想要提笔,却有千言万语哽住了喉咙,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的心里总是藏着这样一封信,泛着依稀陈旧色调的牛皮纸信封,上面贴着小店里买来的邮票,信封上写着这么几个字,寄往心灵深处的寄托。这一封早就严严实实封好的信,里面承载着我的私语,那么多密密麻麻的中国简体汉字总结来就是那么几个字。

想念那繁花似锦的年华,想念那不为世俗的情怀,想念那席地而坐、谈天说地的情谊;想念,那个坐在草地上,看着你冷的发抖,想伸手去抱你,却畏畏缩缩的我;想念,想念那天下雨,我们还是朋友的时候,我给你举伞,像情人般嬉戏玩闹的时光。想念,就像是剑客的剑,一直陪伴在我这个不合格的剑客身边。眼前是高高的芦苇,血一般的晚霞染红了大好河山,一剑下,芦苇断了,幻化成了我断了的思绪。

想念,想着念着,想着的是你,是你的情愫;念着的是你,是你的眉宇楼兰。

屋外是细细碎碎的雨声,屋内是我一个人对着电脑,敲着键盘。在这样的雨天,我想起了记忆中也一样是一个雨天的日子,看到你的签名里写着,下雨天,乱了思绪。而如今,下雨天,乱了的是我的思绪,就让我陪着细细碎碎的雨,捡起那些散落在记忆角落里的碎片。

第一次看到你,第一次和你吃饭,第一次一起通宵,第一次想你,第一次说爱你,第一次想要你在我旁边,第一次追求你,第一次?

第一次见面是在教学楼的楼道里,我穿着绿色的短T,捧着电话在打,你恰好从我身边经,其实那个时候我就意识到你就是你。你和小L跌跌撞撞地走进会议室,凑巧又坐在我的正对面。那天,我遇见你,重复讲了好多话。我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是不是早就萌发了什么情愫,可能萌发的速度太慢,小小的芽,还破不了土。那一晚,我们一起走回了寝室,在回去的路上,我问了你私人问题。我好想,从那天开始,你就可以对我无话不说。我跟你讲,无论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其实,我就是想,我可以在你的生命里担当起超越一般友谊的角色。

随后的第一次,都历历在目,像是老旧的黑白胶带电影,手摇式的,一帧一帧,放映着,一帧一帧,烙刻着。

我总是感谢自己,总能找到理由或者说是借口约你出来,放下很多平日里背负的包袱和责任,和你一起很小孩子地去玩。在你那里,似乎找到了笑声背后本应该拥有的欢乐。我记得你那傻傻的笑,笑得牙齿粒粒可见,很傻却很真,有一种很释怀的感觉。我在你身上找到许久不见的美感,那是一种似曾相识的美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过,或者是从未有过,只是现在突然有了,然后觉得好美好美,就像是童话,如梦似幻的,不忍去破坏。对于这些,我总是小心翼翼地去维护,就像是一种属于自然界的寂静,加入任何人为的声响就会变的不和谐。然后,我蹑手蹑脚地在这片自然界里前行,探索着,寻找着那一丝丝温存的美好,小心翼翼地藏好它,深怕哪一天醒来的时候,它就不复存在了。

忽然想起了电影,想起光与影的艺术,想起文艺的气息,想起《十月围城》。

我们一起看《十月围城》的时候无拘无束,我多么希望,这是场不会结束的电影,没有片尾曲,没有接近尾声时出现的字幕,放映厅里的灯也不会亮起来。我总这样幻想着。可是电影还是在我毫无准备的时候结束了,电影院里的灯很无情地亮了起来。我平时很害怕自己被无情地抛弃在黑暗里,而现在却讨厌起了灯光。我只喜欢屏幕上闪着的淡淡的荧光,不愿意一下子暴露在灯光下。苍白的灯光会打破了此时的美好。而灯总是要亮的,我只是想着,灯亮的时候,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老天没有给我多点的时间,残忍地夺走了我的期盼。我很霸道地抓着你的手,我就想这样抓着,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没有目的一样,其实脑子里不曾想过什么,或许真的没有目的吧,只是单纯的想抓着而已。想捏你,想弄你的手,我们一起讨论剧情。有血腥暴力的场景出现时,我就用不算太大的手掌帮你挡着,你很小孩子地往后退,然后慢慢地透过我的手缝继续看下去。我很喜欢这种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喜欢似乎找不到理由,其实,喜欢有了理由,那还能是纯粹的喜欢吗。只是喜欢,喜欢而已。就这样,我们嘻嘻闹闹,最后,时间真的在我的指间,悄无声息地溜走了,真的没有声息,没有丝毫的察觉。然后,我发现,原来和你在一起,忘记了时间的存在,让自己置身在了一个完全不在乎时间的世界里,而时间却真真切切地存在着。

电影结束了,离开的时候,我强迫你拿着我的衣服,好喜欢欺负你,或许我天生有欺负人的癖好,或者说,这是我亲近人的一种属于冯宣植的方式。我总是在不知不觉间表达着自己的想法,或者说阐述着自己的感情。周围的人也发现了,我对你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与众不同。我自己也这样觉得,为什么,我都没有时间去思考,或者说是我不敢往下想了。我就这样,把这份情感,放在了不知为何的境地,这样的一个位置,滞留了一段不算长又不算短的时光。然后终于难耐,终于等来了爆发,不知道为什么会爆发,或许我想明白了,或许我开化了。或许那份情感,深埋在心里,曾经是慢慢地萌芽,而如今已是一株破土的苗子,接受着阳光雨露的洗礼,它迫不及待地想要成长了。很多时候,爱情需要冲动,需要这样难以压制的躁动激发的那一刻。我知道,说起冲动,那是个不怎么好的词,可在我这里,我知道,用到了,冲动是最真实的描述,不像常人所说的那种冲动,这份冲动里,还夹杂着我对这段感情的思考。开始之前,我就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我总是相信,爱情要经得起年的考验,虽说生死还太遥远,但是时间,一直都常伴左右。喜欢上了,就想着付出,爱和被爱,我可何尝不想,有一场赏心悦目的爱恋。这一场不动声色的冲动,在黄碧云的书的掩护下,成了一场你情我愿的赌局。有时候,人生就是赌局,而这次,我赌上了自己难以释怀的情感。

电影之后,还是平淡的生活。孙中山还是没能拯救中国,但是他成了国父。救中国的是人民还是共产党,不想去争执什么。只是知道,我想被谁拯救,想在世俗的纷杂中找到一份阳光雨露,滋润起我心里这颗小苗,让它得以成长,然后让荒芜的内心世界重新充满花香。

想起梵高,想起莫纳,两个我们各自喜欢的画家,同属一类门派,同样才华横溢,同样让人惊艳。我想我们在一起,一样让人惊艳。然后,在天的角落里,我们一起看染红江河的血色晚霞,可以有一叶扁舟,掌舵前行,看着浆在水里击起的阵阵涟漪,荡漾开,荡漾开,荡漾开属于我们的似水年华。

没人跟我说过,真的喜欢了,喜欢里会有一份莫名的担心与害怕,会牵肠挂肚,会思念如流。想起以前的自己,其实没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恋爱过,不会关心,不会思念,不会去想,不会去牵挂。现在还是害怕,没有这种习惯去思念一个人,没有这种习惯去好好喜欢一个人。其实我怕,我怕自己没有浪漫的情调;其实我怕,我怕自己没有什么优点值得去欣赏;其实我怕,我怕自己没有多少资格去好好谈一场赏心悦目的恋爱。

有时候,我怕自己的情绪影响了你,让你不开心,有时候担心,担心自己没能让你开心。有时候,我手足无措,能表达的只是我所思所想,不加润色,没有什么矫揉造作,没有什么额外的巧言粉饰。只是很单纯地想表达自己的想法,想到什么说什么,其实这样很傻。

想起很多,想起那份喜欢的感觉,想看到你笑,想你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想你可以在我身边,想你知道我的这份心情。有时候,只是单纯地这样想着,有太多我不能左右的事情。我知道,我不是这场恋情的主角,我们在一起了,才是主角。恋爱本没有什么意思,只是有了你,恋爱对于我而言才变得那么有意义,变得重要了,变得那么耐人寻味,变得那么需要我深思熟虑。

还记得,我将跟你说过的话,都写进日记里。我们在一起的故事会在若干年后被人津津乐道。没想过我们在一起能成为诗人歌颂,笔者流连的经典。只是想,这样一份真切的思念,可以是划破寂寥的一把利剑,在剑身上,刻着我们名字字样的铭文,然后入了土,千年不腐。

似乎说的远了,我只是想让这些文字表述一些很直白、很简单的意思。

我喜欢你了,真真切切的喜欢。喜欢了后,我想我们在一起,然后好好地在一起。就那么简单而已。

简简单单的感情,却在一些担心中、介怀里,变得有些不简单了。很想我们没有介怀,没有那样的担心。人的的确不能永远地存在着,只是想欣赏你让我为之一颤的笑容,笑的牙齿粒粒可见,笑的傻傻的。

我清楚地知道,我们还有好多路要走,在一起就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在那看似无形的摸爬滚打中,经历了辛酸、苦楚,还有世俗的磨难,才能懂得真谛吧。毕竟自己的生活不可能在哪本小说里找得到,最多只是共鸣而已。生活,本来没有意义,只是我们让它变得有意义了。我们也没有多大的能力能让生活变得有意义,只是我们身上的那些情感,让我们不同于草木。时至今日,我懂得,活着,不为了什么,只是为了那份说不明道不清的感情。能坚持的,能执着的,能成为信仰的,是情感吧。对于任何事物都抱着怀疑态度的我,并不全信党,不全信神,不全信佛,可是,我信了,有那一种东西让人欲罢不能,让人忘记生死,让人幻化无极。在这里感谢给了我这些感悟的你,感谢,在你身上有那么一种气息,让我欲罢不能。

回想起来,自己因为你做过好多傻事。我一个人,去体育楼下,等你们一群大一的跳健美操。原本我是个不爱凑热闹的人,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不喜欢见那些陌生的面孔,更加不想见到半生不熟的面孔。可我却还去超市买了零食,傻里傻气地去等你跳更加傻气的健美操,傻到不行。现在脑子里还记得等你跳舞的样子,感觉你天生小脑没发育好,动作很粗线条,叫你猪还真叫对了。可是那么难看的动作,为什么我还会记那么牢呢,我真是傻死了,快点忘记,快点忘记。

回想起来,我会莫名地吃你的小醋,当然我掩饰的很好,你不会知道。不喜欢你关心其他异性,不喜欢你的手机里传来男性的关心的话语。我是个自私的动物吧,占有欲很强,只想你是我的专属天使,虽然你长得不像天使,呵。

回想起来,我的思绪总是随着你打转,因为你的不开心而不怎么开心,似乎就是树上两片同一枝条上的叶子,一起随风摇曳着,随着天气变化而一起变化着,春夏,我们一起绿油油的,秋天了,我们一起黄了,然后一起落下。在空中时,两片叶子还能共舞一段,姿态慢悠悠的,像风一样潇洒。总是被你牵动着神经,总是会在睡前,结束一天的忙碌后开始慢慢振作,回想起那些难以平复的情绪。之后,让你叫我起床,似乎闹铃可以叫醒我,却没有多大的能量可以支起我的身体,让我起床。而听到你好像小心翼翼不忍心吵醒室友的声音,我一下子就万分清醒,然后一跃而起。

国庆长假我选择了回家。本来喜欢一个人的我,现在很是想你可以在我身边,不知道为什么。闭上眼的时候,不知道是几点了,只知道自己睡着的时候,想念的情绪牵扯着神经,实在是疲劳了,然后昏睡过去。想着,念着的那个人却不在身边,真的不好受。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的我,没有什么预防,猝不及防地接受着这样的思想带来的滋味,不知道说是甜还是苦。

记得自己醒来的时候,是四点,不想再睡了,换句话说,我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我打开电视,只睁一只眼看着,却全然不知道电视里放着什么节目。脑子会出现这样那样的场景。这应该就是常说的魂不附体吧。随后,但凡在外面,我都不喜欢一个人了,喜欢有你在身边,感觉很安心,很享受这样就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空间。

喜欢深深吸一口气,很用力地吸一口气,能分辨出空气里有你的气息,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闭上眼睛,不用视觉,不用触觉,就能感知你在我身边。就算相隔甚远,那种味道也能牵引着我的脉搏,上下起伏,有节律的跳动。

一个人的时候,真的会闭上眼,深深地吸一口气,满鼻子都是冷冷的空气,努力辨别着,那在我脑海里再熟悉不过的气味。睁开眼,其实知道你根本不在身边,笑自己太傻。我说过你身上没有味道,只是因为太干净了,不忍心去搅浑了这样清澈的水,你的味道我又怎么会嗅不到呢。

还是习惯性地深深吸上一口气,几乎成了我的习惯。闭上眼睛吸气的时候,脑子里能清晰浮现你的样子。世间的事与物总是这样的,真的动心了,真的用心了,才知道其酸与甜。就像走进了溶洞,会压抑的难以呼吸,但是,当你带上火把,火光一照进洞内,你就会看见犹如仙境般美轮美奂的景象。世间的事,估计大凡如此吧,想要收获美景,就要带上火把。

这些不算太遥远的场景总是一遍一遍在我脑子里翻转着。没有什么浪漫的桥段,没有什么温柔的情话,平淡的像是生活一样。

我将思绪重新组合,剥离抽取,然后涂改撤销,最后变成这样一幅景象。我可以和你,踏上去远方的路,没有目的地,只有方向。用煤烧的火车,木头搭的车厢,每节车厢只有几个位置,我们坐在一起。火车慢慢地驱动了,车头处传来鸣响的号角,最后滚动起了铁轮。火车外的景色如诗如画,像一幅光影摇曳的油画。我们坐在里面,并没有察觉到原来火车在前进。

火车穿过山洞时,在黑黑的洞里,你依偎在我的胸口,快要出洞的时候,我怕刺眼的阳光伤到你的眼,用手遮着你的脸。火车行驶在海上的桥里,听到海鸥的声音,看到海平面上波光粼粼。

我们一起去很原始的乡村,住在破旧但是干净的农舍里。早上听着各种鸟叫起床,然后爬山涉水,帮着农家劳作,在田地里吃着干巴巴的窝窝头,干涩得难以下咽,我给你递上一瓶一直放在背包里的矿泉水。傍晚了,我们手牵着手,看着天边飘起的袅袅炊烟,结束一天的疲惫。

我想买两张欧洲通票。我们一起去各地的博物馆,看梵高和莫纳的画。在奇琴伊察,破败的古迹里,在爱德华王子岛,在伦敦塔桥下,铁力士山,莎士比亚剧院,在利兹堡城。夜深了,我们住在基督山伯爵的城堡里。

我们也可以不走南闯北,就算是每天一起跑跑步,一起在公园里荡秋千也很美。我教你怎么打水漂,惊得湖中心的鸟儿都飞了起来。然后,我们躺在草地上,我握住你的手,听着歌,晒着太阳,看着蓝天。不时,有小鸟飞过;不时,云彩飘落。

总是会做这样的梦,总是在安排着各种各样的角色,连路人甲的台词都已想好。在这样一个类似童话的爱情故事里,我不是王子,只是你的恋人,你不是公主,只是我的恋人。没有白马,没有城堡,没有仪仗队,没有凯旋的号角,没有巫师,没有阴谋,没有战乱,没有路远马亡。但是,有绚烂的阳光,有木屋、奶牛、牧羊犬,有一望无际的平原。田地里种上你最爱的花,河里有我爱吃的鱼,不远处有风车在吱呀吱呀地转动,空气里,有你的味道。这些就足够了。

写到这里,突然不知道写什么了,脑子里都是我们在一起时的景象。有时候真想把一些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用影像留了下来,是一份回忆,一段怀念,一种收藏。

我想起了《如果还能再爱一次》里的情节,如果你爱她,就一定要带她到生他养他的故乡去看看。我也从没想过,要带你去我的家乡看看。那个我一口气呆了十几年的地方。对于故乡,我记起初中时写过的一篇文章,文字拙劣,大意写的是对故乡的执着。我们这帮孩子,对于这片土地,扎根了太多的怀念。那里有我的小学,我的初中,我常去的地方,我无聊会去骑车的大道,常去逛的商店,很有感情的那一段老路。那些在我人生旅程中都扮演着不同却很重要角色的他们。我想,终有一天,我将带着去你去见他们的。想让你看看这片土地,听听这里的方言,知道我曾在这里挥霍过青春,曾经在这里撞过车,曾经在这里被人打劫过。我带着你去吃小吃,只有我家乡才有的东西。当我想起给你带去家乡的特产,我很可爱的你,很可爱地吃着对于你从来不曾尝过的味道与口感。而这些对于我早已烂熟的味道,因为和你一起,却吃出了不一样的感觉。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些东西,还可以那么好吃。

还记得我们晚上一起出去吃东西。我给你擦干净桌子夹蒸饺递奶茶,我们像年老的夫妻一样看电视吃东西。第一次知道和你吃东西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我望着你的脸,情不自禁地闭上眼,完全沉浸在甜蜜里。不知道为什么,喜欢静静地享受着,享受着这完完全全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时光。

第二天,你我就要离开了。你给我留下了一段记忆,一段影像,一段长长的相思。就像是照片,我的那些都被你拿走了,你的我都留下了,做着很幼稚的交易,如同交换彼此一样。

不知道自己用什么方式去表达这些,这次用一万字的情书,或许可以让你了解我些,了解我不善表达的情愫。写到这里,自己有些梗咽的感觉,当然不会落泪,只是好想你。多次想用文字记录些什么,记录些关于你我的什么,多次想对你说些情话,想和你很温柔地时至天涯。不知道是不是我天生舌头大还是老天不想我满腹的华沙那么早的惊现人间。或许,那些看似玩笑的话语,是我真实内心独白,它表面的文字并不表示什么,只是你懂它内在的含义就好。

我用毛笔在断壁残岩上书写一段属于我的情话,旁人看来肤浅庸俗,讥笑嘲弄,只要你懂得我的深意就足够。

我只是往幸福里奔跑的尘埃,身躯微小柔弱得经不起世俗命运的摧残。但再微小,也有其幸福的追求,再柔弱,也不会被世俗磨灭了追求的方向。无论断壁残岩,再危险,只要那儿指向幸福的方向,我就可以扬起骄傲的头,任凭尖锐的石头磨破身躯,血肉模糊。不敢夸耀自己有多大能耐,只是觉得,起码的执着、傲骨、秉性仍然存在。

喜欢你,我知道,命中注定我喜欢你。因为我喜欢你了,你还有什么理由逃遁呢?可以没有办法,你是个又霸道又很孩子气的人。很容易投入到自己偏执的东西里。从我喜欢你开始,我就注定了会在你生命力扮演起这样一个角色:有时候会很需要你,有时候很挂念你,有时候只是单纯地思念着。脑海里想起那几句歌词,忘了是怎么开始,也许就是对你,有一种感觉,忽然间发现自己,已深深爱上你,真的很简单。

我喜欢上你,你总说那么难以置信,你总是不接受,总说没有勇气面对。其实,真的很简单。喜欢一个人,不需要背负什么世俗观念。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放得开,大胆去接受我的情感,然后轻松自如地来喜欢我。我总是莫名感慨,我好喜欢你啊!你也总是回复我,我也觉得你挺喜欢我的。

有一天,我们可以抱在一起,不需要言语。一个眼神,一句话就可以。就让我们一起去开始这一段赏心悦目的爱恋。

人生若只如初见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