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小镇篇作文

水乡小镇篇作文 | 楼主 |2017-08-17 13:37:48 共有3个回复 96次阅读

外婆的家在苏州农村,那里隔绝了尘世的喧嚣,惟留下缠绵的乡音,悠悠故乡水,还有那外婆沏好的碧螺春……

“这里是水的世界,看那陈西的小河横贯了这小镇上的一切,人事景情融在水里渐渐淡了散了化了……”听余秋雨先生讲述这小镇乡水的故事不觉出了神,还是自己去水边走走,去感受乡水的气息吧。

正值夏日,烈日当空,走着走着忽觉清风袭袭,顺着凉风,紧走几步,果真,发现一条静谧的小河穿梭于水乡古镇。

一切悄然无声,我蹑手蹑脚,不敢打破这独有的宁静。这河面像冷翡翠,仙人镜,还是珠玉盘?一时间我惊呆了,竟不知该何以修饰。当然最在意的莫过于为何日光是如此清凉?定睛细视,找到了其中的原委,那红日当头,恰投入河面中央,万丈华光在水面上散射出条条五彩的光带,光带又好似被这清水所陶醉,脱去了层层的灼热的华袍,最后竟成了点点光斑,在款款柔波中组成螺旋样,好似在跳小蜜蜂的“八”字舞……

轻风袭袭,吹来一群野鸭,悠闲地在水中划过层层同心圆,而后是几只翩然的蜻蜓,沾水润舌,此情此景,不正是“蜻蜓点水款款飞”吗?

人与景在此刻真正地相谐,相和,带着这点灵感,我划动我的笔尖,任点点心雨飞舞跳动,任款款思绪飘入云天,任丝丝愁情融入水中,我温柔地写下我生平第一篇诗歌——《东方版威尼斯》。

不经意的一道残阳铺入水中,抬起望去,一个梳着长辫子的村姑,正拿着个棒槌在水边洗衣,头上小鸟在轻鸣,耳边雏燕在呢喃,她轻轻拭干珍珠般的香汗。远处,袅袅炊烟升起,依稀可见朦胧的青砖白瓦。我无意离去,不知是陶醉在这天堂般的美景之中,还是正留恋这天使般的苏州美人?

这悠悠的乡水,不知陶醉了多少人,也不知滋养了多少年的文化底蕴。夜黑了,月色如水,水如天,独立水边悄然思:在这“中华文化的后花园”里,乡水陶醉了唐伯虎,金圣叹,还是小小的我……

推荐理由:

在考场上,能够用灵性的笔调,写出如此富有意境的抒情散文,实在不是一件易事。悠悠的故乡水,调动了我们多少思乡的情愫,在炎炎夏日,读到这么清凉的文字,让人觉得如汩汩清泉流入心田。小作者很会创设意境,古朴的描写让人仿佛置身于江南的水乡古镇,随着她的笔触,陶醉心灵,这正是她的高明之处。

标题:水乡小镇篇作文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975093.html
沙发回目录

那柔软或是坚硬的时光

水乡小镇篇作文 | 2017-08-17 13:38

饮一口咖啡,继续在黑夜中的奋斗,累了就回味味蕾中的苦涩,在坚硬的时光中顽强。

品一口清茶,继续在尘世中的修行,躁了就回味味蕾中的清香,在柔软的时光中恬淡。

咖啡的醇,是拼搏时最好的伴侣,一口咖啡,就是一股豪情,一腔热血。面对堆积如山的工作,面对沉重不堪的生活,一口咖啡,唤醒了后羿射日时的勇气,唤醒了盘古背负天地的力量。

清茶的淡,是柔软时最好的情人,一口清茶,就是一份恬淡,一种柔情。瞅着双鬓斑白的父母,瞅着操劳家务的妻子,一口清茶,品出了儿时岁月的温暖,品出了青涩时光的温柔。

坚硬的岁月中,就要像咖啡般浓烈,奋斗进取,自强不息,无所畏惧,所向披靡。

柔软的时光中,就要像清茶般平淡,从容淡定,静溢幽深,凝神静气,恬静淡然。

记得曾读到过一篇文章,是作者在游经丽江时看到的景象,游人如果忘却了时光一般在随意的放松身心,整个人都投入水乡小镇温柔的怀抱中,感受着舒适与放松,而丽江本土的劳动人民却过着辛苦而疲惫的生活,他们面容上的风霜与艰辛与丽江的“柔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引发作者的感慨:人们在享受柔软之后,总要回头去面对坚硬,那么在柔软时彻底放松,回过头来,以更加拼搏的心态去面对坚硬的人生,这才是生活的真谛。

是啊,古人在描述完美的生活时,总要说“张弛有道”四个字。而现在,人们也常把“劳逸结合”挂在嘴边,这不正是生活的真谛吗!放松的时候让生活如清茶一般恬淡,奋斗的时候让生活如咖啡一般浓烈,而无论是柔软还是坚硬的时光,在时光飞逝之后,都将变为最深切的怀念。

一杯卡布奇诺来敬自己生活上的波折,一杯蓝山来敬自己在工作上的坎坷,一杯黑咖啡敬自己坚硬的生活。

一杯龙井敬父母花白的头发,一杯毛尖敬妻子额头的皱纹,一杯铁观音敬自己幸福柔软。

在人生的坚硬和柔软中,我愿为一杯清水,无论冲的是咖啡亦或是茶,我只愿静悟命之禅意,解惑生之真谛

板凳回目录

那柔软或是坚硬的时光

水乡小镇篇作文 | 2017-08-17 13:38

那柔软或是坚硬的时光

内蒙古太仆寺旗宝昌一中 甄奇

饮一口咖啡,继续在黑夜中的奋斗,累了就回味味蕾中的苦涩,在坚硬的时光中顽强。

品一口清茶,继续在尘世中的修行,躁了就回味味蕾中的清香,在柔软的时光中恬淡。

咖啡的醇,是拼搏时最好的伴侣,一口咖啡,就是一股豪情,一腔热血。面对堆积如山的工作,面对沉重不堪的生活,一口咖啡,唤醒了后羿射日时的勇气,唤醒了盘古背负天地的力量。

清茶的淡,是柔软时最好的情人,一口清茶,就是一份恬淡,一种柔情。瞅着双鬓斑白的父母,瞅着操劳家务的妻子,一口清茶,品出了儿时岁月的温暖,品出了青涩时光的温柔。

坚硬的岁月中,就要像咖啡般浓烈,奋斗进取,自强不息,无所畏惧,所向披靡。

柔软的时光中,就要像清茶般平淡,从容淡定,静溢幽深,凝神静气,恬静淡然。

记得曾读到过一篇文章,是作者在游经丽江时看到的景象,游人如果忘却了时光一般在随意的放松身心,整个人都投入水乡小镇温柔的怀抱中,感受着舒适与放松,而丽江本土的劳动人民却过着辛苦而疲惫的生活,他们面容上的风霜与艰辛与丽江的“柔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引发作者的感慨:人们在享受柔软之后,总要回头去面对坚硬,那么在柔软时彻底放松,回过头来,以更加拼搏的心态去面对坚硬的人生,这才是生活的真谛。

是啊,古人在描述完美的生活时,总要说“张弛有道”四个字。而现在,人们也常把“劳逸结合”挂在嘴边,这不正是生活的真谛吗!放松的时候让生活如清茶一般恬淡,奋斗的时候让生活如咖啡一般浓烈,而无论是柔软还是坚硬的时光,在时光飞逝之后,都将变为最深切的怀念。

一杯卡布奇诺来敬自己生活上的波折,一杯蓝山来敬自己在工作上的坎坷,一杯黑咖啡敬自己坚硬的生活。

一杯龙井敬父母花白的头发,一杯毛尖敬妻子额头的皱纹,一杯铁观音敬自己幸福柔软。

在人生的坚硬和柔软中,我愿为一杯清水,无论冲的是咖啡亦或是茶,我只愿静悟命之禅意,解惑生之真谛。

#4楼回目录

美丽新世界

水乡小镇篇作文 | 2017-08-17 13:38

妈妈,亲爱的妈妈,我就要离开了。

研究所里空荡荡的,也许,大家都在抓紧时间告别吧。

透明的穹顶外事火辣辣的太阳,里面倒是始终温和如春。

说到春,Spring,教科书上早就删去了这个概念,以免孩子们无穷无尽地问:“什么是春?”

什么是春?

我还记得小时候课本上那一篇《春》,很久以前的古董了,早就忘了具体的内容,可是印象中还有那种无法言喻的美妙感觉,是春风骀荡时孩子们齐声朗读课文的清脆,是初见柳树新芽的欢喜,是暖意融融时俯身见滚滚流水的畅快。

是春。一个美丽的季节。

而不是日复一日研究所里恒久的温度,不是被烈日晒到干裂的河床,不是大雨倾盆洪水成灾,亦非寒风凛冽冰凉彻骨。

如果现在还用“季节”这个名词,那么也就只有冬夏。那“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缤纷,那“晴空一鹤排云上”的飒爽,那三月天那五月花,统统被一视同仁,什么春什么秋俱成高挂烈日刺骨寒风。

没有诗。或者说,没有您年轻时轻吟出的优美诗篇。

妈妈,您若看见,会哭泣么?

妈妈,我还记得家乡。我再也回不去的家乡。

记得家乡连绵的青山,苍翠的茶园,飘香的桂花,环城的清河;记得儿时在河边数一路的柳、满树的花;记得站在山顶时满眼绿色时的满心欢喜;记得蔚蓝天空和夜幕下满天星辰。

很多时候和同事谈起过去,他们多在城里长大,碧水蓝天本就不多见。我们一起唏嘘赞叹,沉浸在想象和回忆中,然后休息结束,继续投身研究。

没有人去问以后,大家都很清楚,没有以后,在这气候极端异常的当今,一个孤孤单单的山区小镇,又有什么以后。

妈妈,直到我考上大学,直到我进入国家研究所,直到我最后出国,我都没有再回去,再回去看哪怕一眼,看一眼我从小到大奔跑过的河岸、山丘、茶园……

起初是不能,后来是不敢。

我和同事一起在大厅里看研究报告,看到一个昔日的江南水乡面临干旱的情景,我默默地转过头去。

真的,妈妈,不要说我怯懦,我是真的不敢回去,我害怕看见陌生的家乡,看见我们研究事例中一般的“死城”。

我只能闭上眼,沉浸在回忆中,下一刻再加倍地工作着。

妈妈妈妈。如果还能再见到你,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家里的一切都还是原样地等着我,好不好?

妈妈,你记不记得在我小时候,气候变化已渐渐被各界所关注,会议开了又开,却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一个地方因旱灾奄奄一息,另一个地方的人一边叹息一边照常大手大脚地用水;即使一个国家就此消失,大片灾民流离失所,其他地方的人仍旧平静地过着自己的日子,以为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而现在。现在。

各国空前地联合在一起,终于不再让经济和政治成为屏障,却只是为了弥补无法挽回的过错。

人类总是这样,不管在小事还是大事上,直到事情最后才肯觉悟。

总觉得现在的孩子们很可怜,他们有便利的电子阅读器,却没有一本可以捧在手里抚摸的纸质书;他们可以读着“绿叶发华滋”,却很难见到一棵真正的,美丽的树;他们有最缤纷精彩的虚拟世界,却身处一个离不开进化期的现实社会。他们的世界时多彩的,却也是苍白的。而他们的未来……

还有多久的未来?

当过去繁华的滨海都市成为永远的“亚特兰蒂斯”,当珠穆朗玛峰的峰顶失去了最后一片雪白,当茂密的森林永远地成为过去,当淡水成为不可估量的财富,当这世界版图已为见惯旧版图的人们所陌生。

哪还有长久的未来!

妈妈,其实我不想说当初,可是又忍不住和你发牢骚。

当初,如果在世界尚未至如此地步的当初,大家都能够清醒一些,能多付出一些,能多爱这地球一些,现在是不是会不同?

妈妈,每次在研究所里化验水样,分析土壤,和同事讨论新观点等等,常常会因为生物不停的变异而发现原有的结论被推翻,然而整个小组甚至全研究所,都要一起再投入更艰苦的工作中去。持续几天不休息并不奇怪,然而我们并不累,也没有人想停下来,眼下的工作比睡眠重要千万倍。

有一次在迷迷糊糊的短暂打盹中,听见一位华裔女同事低低地念着一首中国诗:

“……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这土地,这地球!

哪有什么累?什么累都比不上这地球的危在旦夕!

研究所的大厅里,长久地挂着一张地球的全视动态图——其实已经是几十年前的图像了——一个巨大的,美丽的,温柔的水蓝色星球。

惯例似的,我们每次匆匆路过,总会在这张图下放慢脚步,敬畏地,而又眷念地看一妈妈,亲爱的妈妈,我就要离开了。

研究所里空荡荡的,也许,大家都在抓紧时间告别吧。

透明的穹顶外事火辣辣的太阳,里面倒是始终温和如春。

说到春,Spring,教科书上早就删去了这个概念,以免孩子们无穷无尽地问:“什么是春?”

什么是春?

我还记得小时候课本上那一篇《春》,很久以前的古董了,早就忘了具体的内容,可是印象中还有那种无法言喻的美妙感觉,是春风骀荡时孩子们齐声朗读课文的清脆,是初见柳树新芽的欢喜,是暖意融融时俯身见滚滚流水的畅快。

是春。一个美丽的季节。

而不是日复一日研究所里恒久的温度,不是被烈日晒到干裂的河床,不是大雨倾盆洪水成灾,亦非寒风凛冽冰凉彻骨。

如果现在还用“季节”这个名词,那么也就只有冬夏。那“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缤纷,那“晴空一鹤排云上”的飒爽,那三月天那五月花,统统被一视同仁,什么春什么秋俱成高挂烈日刺骨寒风。

没有诗。或者说,没有您年轻时轻吟出的优美诗篇。

妈妈,您若看见,会哭泣么?

妈妈,我还记得家乡。我再也回不去的家乡。

记得家乡连绵的青山,苍翠的茶园,飘香的桂花,环城的清河;记得儿时在河边数一路的柳、满树的花;记得站在山顶时满眼绿色时的满心欢喜;记得蔚蓝天空和夜幕下满天星辰。

很多时候和同事谈起过去,他们多在城里长大,碧水蓝天本就不多见。我们一起唏嘘赞叹,沉浸在想象和回忆中,然后休息结束,继续投身研究。

没有人去问以后,大家都很清楚,没有以后,在这气候极端异常的当今,一个孤孤单单的山区小镇,又有什么以后。

妈妈,直到我考上大学,直到我进入国家研究所,直到我最后出国,我都没有再回去,再回去看哪怕一眼,看一眼我从小到大奔跑过的河岸、山丘、茶园……

起初是不能,后来是不敢。

我和同事一起在大厅里看研究报告,看到一个昔日的江南水乡面临干旱的情景,我默默地转过头去。

真的,妈妈,不要说我怯懦,我是真的不敢回去,我害怕看见陌生的家乡,看见我们研究事例中一般的“死城”。

我只能闭上眼,沉浸在回忆中,下一刻再加倍地工作着。

妈妈妈妈。如果还能再见到你,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家里的一切都还是原样地等着我,好不好?

妈妈,你记不记得在我小时候,气候变化已渐渐被各界所关注,会议开了又开,却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一个地方因旱灾奄奄一息,另一个地方的人一边叹息一边照常大手大脚地用水;即使一个国家就此消失,大片灾民流离失所,其他地方的人仍旧平静地过着自己的日子,以为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而现在。现在。

各国空前地联合在一起,终于不再让经济和政治成为屏障,却只是为了弥补无法挽回的过错。

人类总是这样,不管在小事还是大事上,直到事情最后才肯觉悟。

总觉得现在的孩子们很可怜,他们有便利的电子阅读器,却没有一本可以捧在手里抚摸的纸质书;他们可以读着“绿叶发华滋”,却很难见到一棵真正的,美丽的树;他们有最缤纷精彩的虚拟世界,却身处一个离不开进化期的现实社会。他们的世界时多彩的,却也是苍白的。而他们的未来……

还有多久的未来?

当过去繁华的滨海都市成为永远的“亚特兰蒂斯”,当珠穆朗玛峰的峰顶失去了最后一片雪白,当茂密的森林永远地成为过去,当淡水成为不可估量的财富,当这世界版图已为见惯旧版图的人们所陌生。

哪还有长久的未来!

妈妈,其实我不想说当初,可是又忍不住和你发牢骚。

当初,如果在世界尚未至如此地步的当初,大家都能够清醒一些,能多付出一些,能多爱这地球一些,现在是不是会不同?

妈妈,每次在研究所里化验水样,分析土壤,和同事讨论新观点等等,常常会因为生物不停的变异而发现原有的结论被推翻,然而整个小组甚至全研究所,都要一起再投入更艰苦的工作中去。持续几天不休息并不奇怪,然而我们并不累,也没有人想停下来,眼下的工作比睡眠重要千万倍。

有一次在迷迷糊糊的短暂打盹中,听见一位华裔女同事低低地念着一首中国诗:

“……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这土地,这地球!

哪有什么累?什么累都比不上这地球的危在旦夕!

研究所的大厅里,长久地挂着一张地球的全视动态图——其实已经是几十年前的图像了——一个巨大的,美丽的,温柔的水蓝色星球。

惯例似的,我们每次匆匆路过,总会在这张图下放慢脚步,敬畏地,而又眷念地看一妈妈,亲爱的妈妈,我就要离开了。

研究所里空荡荡的,也许,大家都在抓紧时间告别吧。

透明的穹顶外事火辣辣的太阳,里面倒是始终温和如春。

说到春,Spring,教科书上早就删去了这个概念,以免孩子们无穷无尽地问:“什么是春?”

什么是春?

我还记得小时候课本上那一篇《春》,很久以前的古董了,早就忘了具体的内容,可是印象中还有那种无法言喻的美妙感觉,是春风骀荡时孩子们齐声朗读课文的清脆,是初见柳树新芽的欢喜,是暖意融融时俯身见滚滚流水的畅快。

是春。一个美丽的季节。

而不是日复一日研究所里恒久的温度,不是被烈日晒到干裂的河床,不是大雨倾盆洪水成灾,亦非寒风凛冽冰凉彻骨。

如果现在还用“季节”这个名词,那么也就只有冬夏。那“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缤纷,那“晴空一鹤排云上”的飒爽,那三月天那五月花,统统被一视同仁,什么春什么秋俱成高挂烈日刺骨寒风。

没有诗。或者说,没有您年轻时轻吟出的优美诗篇。

妈妈,您若看见,会哭泣么?

妈妈,我还记得家乡。我再也回不去的家乡。

记得家乡连绵的青山,苍翠的茶园,飘香的桂花,环城的清河;记得儿时在河边数一路的柳、满树的花;记得站在山顶时满眼绿色时的满心欢喜;记得蔚蓝天空和夜幕下满天星辰。

很多时候和同事谈起过去,他们多在城里长大,碧水蓝天本就不多见。我们一起唏嘘赞叹,沉浸在想象和回忆中,然后休息结束,继续投身研究。

没有人去问以后,大家都很清楚,没有以后,在这气候极端异常的当今,一个孤孤单单的山区小镇,又有什么以后。

妈妈,直到我考上大学,直到我进入国家研究所,直到我最后出国,我都没有再回去,再回去看哪怕一眼,看一眼我从小到大奔跑过的河岸、山丘、茶园……

起初是不能,后来是不敢。

我和同事一起在大厅里看研究报告,看到一个昔日的江南水乡面临干旱的情景,我默默地转过头去。

真的,妈妈,不要说我怯懦,我是真的不敢回去,我害怕看见陌生的家乡,看见我们研究事例中一般的“死城”。

我只能闭上眼,沉浸在回忆中,下一刻再加倍地工作着。

妈妈妈妈。如果还能再见到你,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家里的一切都还是原样地等着我,好不好?

妈妈,你记不记得在我小时候,气候变化已渐渐被各界所关注,会议开了又开,却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一个地方因旱灾奄奄一息,另一个地方的人一边叹息一边照常大手大脚地用水;即使一个国家就此消失,大片灾民流离失所,其他地方的人仍旧平静地过着自己的日子,以为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而现在。现在。

各国空前地联合在一起,终于不再让经济和政治成为屏障,却只是为了弥补无法挽回的过错。

人类总是这样,不管在小事还是大事上,直到事情最后才肯觉悟。

总觉得现在的孩子们很可怜,他们有便利的电子阅读器,却没有一本可以捧在手里抚摸的纸质书;他们可以读着“绿叶发华滋”,却很难见到一棵真正的,美丽的树;他们有最缤纷精彩的虚拟世界,却身处一个离不开进化期的现实社会。他们的世界时多彩的,却也是苍白的。而他们的未来……

还有多久的未来?

当过去繁华的滨海都市成为永远的“亚特兰蒂斯”,当珠穆朗玛峰的峰顶失去了最后一片雪白,当茂密的森林永远地成为过去,当淡水成为不可估量的财富,当这世界版图已为见惯旧版图的人们所陌生。

哪还有长久的未来!

妈妈,其实我不想说当初,可是又忍不住和你发牢骚。

当初,如果在世界尚未至如此地步的当初,大家都能够清醒一些,能多付出一些,能多爱这地球一些,现在是不是会不同?

妈妈,每次在研究所里化验水样,分析土壤,和同事讨论新观点等等,常常会因为生物不停的变异而发现原有的结论被推翻,然而整个小组甚至全研究所,都要一起再投入更艰苦的工作中去。持续几天不休息并不奇怪,然而我们并不累,也没有人想停下来,眼下的工作比睡眠重要千万倍。

有一次在迷迷糊糊的短暂打盹中,听见一位华裔女同事低低地念着一首中国诗:

“……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这土地,这地球!

哪有什么累?什么累都比不上这地球的危在旦夕!

研究所的大厅里,长久地挂着一张地球的全视动态图——其实已经是几十年前的图像了——一个巨大的,美丽的,温柔的水蓝色星球。

惯例似的,我们每次匆匆路过,总会在这张图下放慢脚步,敬畏地,而又眷念地看一妈妈,亲爱的妈妈,我就要离开了。

研究所里空荡荡的,也许,大家都在抓紧时间告别吧。

透明的穹顶外事火辣辣的太阳,里面倒是始终温和如春。

说到春,Spring,教科书上早就删去了这个概念,以免孩子们无穷无尽地问:“什么是春?”

什么是春?

我还记得小时候课本上那一篇《春》,很久以前的古董了,早就忘了具体的内容,可是印象中还有那种无法言喻的美妙感觉,是春风骀荡时孩子们齐声朗读课文的清脆,是初见柳树新芽的欢喜,是暖意融融时俯身见滚滚流水的畅快。

是春。一个美丽的季节。

而不是日复一日研究所里恒久的温度,不是被烈日晒到干裂的河床,不是大雨倾盆洪水成灾,亦非寒风凛冽冰凉彻骨。

如果现在还用“季节”这个名词,那么也就只有冬夏。那“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缤纷,那“晴空一鹤排云上”的飒爽,那三月天那五月花,统统被一视同仁,什么春什么秋俱成高挂烈日刺骨寒风。

没有诗。或者说,没有您年轻时轻吟出的优美诗篇。

妈妈,您若看见,会哭泣么?

妈妈,我还记得家乡。我再也回不去的家乡。

记得家乡连绵的青山,苍翠的茶园,飘香的桂花,环城的清河;记得儿时在河边数一路的柳、满树的花;记得站在山顶时满眼绿色时的满心欢喜;记得蔚蓝天空和夜幕下满天星辰。

很多时候和同事谈起过去,他们多在城里长大,碧水蓝天本就不多见。我们一起唏嘘赞叹,沉浸在想象和回忆中,然后休息结束,继续投身研究。

没有人去问以后,大家都很清楚,没有以后,在这气候极端异常的当今,一个孤孤单单的山区小镇,又有什么以后。

妈妈,直到我考上大学,直到我进入国家研究所,直到我最后出国,我都没有再回去,再回去看哪怕一眼,看一眼我从小到大奔跑过的河岸、山丘、茶园……

起初是不能,后来是不敢。

我和同事一起在大厅里看研究报告,看到一个昔日的江南水乡面临干旱的情景,我默默地转过头去。

真的,妈妈,不要说我怯懦,我是真的不敢回去,我害怕看见陌生的家乡,看见我们研究事例中一般的“死城”。

我只能闭上眼,沉浸在回忆中,下一刻再加倍地工作着。

妈妈妈妈。如果还能再见到你,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家里的一切都还是原样地等着我,好不好?

妈妈,你记不记得在我小时候,气候变化已渐渐被各界所关注,会议开了又开,却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一个地方因旱灾奄奄一息,另一个地方的人一边叹息一边照常大手大脚地用水;即使一个国家就此消失,大片灾民流离失所,其他地方的人仍旧平静地过着自己的日子,以为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而现在。现在。

各国空前地联合在一起,终于不再让经济和政治成为屏障,却只是为了弥补无法挽回的过错。

人类总是这样,不管在小事还是大事上,直到事情最后才肯觉悟。

总觉得现在的孩子们很可怜,他们有便利的电子阅读器,却没有一本可以捧在手里抚摸的纸质书;他们可以读着“绿叶发华滋”,却很难见到一棵真正的,美丽的树;他们有最缤纷精彩的虚拟世界,却身处一个离不开进化期的现实社会。他们的世界时多彩的,却也是苍白的。而他们的未来……

还有多久的未来?

当过去繁华的滨海都市成为永远的“亚特兰蒂斯”,当珠穆朗玛峰的峰顶失去了最后一片雪白,当茂密的森林永远地成为过去,当淡水成为不可估量的财富,当这世界版图已为见惯旧版图的人们所陌生。

哪还有长久的未来!

妈妈,其实我不想说当初,可是又忍不住和你发牢骚。

当初,如果在世界尚未至如此地步的当初,大家都能够清醒一些,能多付出一些,能多爱这地球一些,现在是不是会不同?

妈妈,每次在研究所里化验水样,分析土壤,和同事讨论新观点等等,常常会因为生物不停的变异而发现原有的结论被推翻,然而整个小组甚至全研究所,都要一起再投入更艰苦的工作中去。持续几天不休息并不奇怪,然而我们并不累,也没有人想停下来,眼下的工作比睡眠重要千万倍。

有一次在迷迷糊糊的短暂打盹中,听见一位华裔女同事低低地念着一首中国诗:

“……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这土地,这地球!

哪有什么累?什么累都比不上这地球的危在旦夕!

研究所的大厅里,长久地挂着一张地球的全视动态图——其实已经是几十年前的图像了——一个巨大的,美丽的,温柔的水蓝色星球。

惯例似的,我们每次匆匆路过,总会在这张图下放慢脚步,敬畏地,而又眷念地看一妈妈,亲爱的妈妈,我就要离开了。

研究所里空荡荡的,也许,大家都在抓紧时间告别吧。

透明的穹顶外事火辣辣的太阳,里面倒是始终温和如春。

说到春,Spring,教科书上早就删去了这个概念,以免孩子们无穷无尽地问:“什么是春?”

什么是春?

我还记得小时候课本上那一篇《春》,很久以前的古董了,早就忘了具体的内容,可是印象中还有那种无法言喻的美妙感觉,是春风骀荡时孩子们齐声朗读课文的清脆,是初见柳树新芽的欢喜,是暖意融融时俯身见滚滚流水的畅快。

是春。一个美丽的季节。

而不是日复一日研究所里恒久的温度,不是被烈日晒到干裂的河床,不是大雨倾盆洪水成灾,亦非寒风凛冽冰凉彻骨。

如果现在还用“季节”这个名词,那么也就只有冬夏。那“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缤纷,那“晴空一鹤排云上”的飒爽,那三月天那五月花,统统被一视同仁,什么春什么秋俱成高挂烈日刺骨寒风。

没有诗。或者说,没有您年轻时轻吟出的优美诗篇。

妈妈,您若看见,会哭泣么?

妈妈,我还记得家乡。我再也回不去的家乡。

记得家乡连绵的青山,苍翠的茶园,飘香的桂花,环城的清河;记得儿时在河边数一路的柳、满树的花;记得站在山顶时满眼绿色时的满心欢喜;记得蔚蓝天空和夜幕下满天星辰。

很多时候和同事谈起过去,他们多在城里长大,碧水蓝天本就不多见。我们一起唏嘘赞叹,沉浸在想象和回忆中,然后休息结束,继续投身研究。

没有人去问以后,大家都很清楚,没有以后,在这气候极端异常的当今,一个孤孤单单的山区小镇,又有什么以后。

妈妈,直到我考上大学,直到我进入国家研究所,直到我最后出国,我都没有再回去,再回去看哪怕一眼,看一眼我从小到大奔跑过的河岸、山丘、茶园……

起初是不能,后来是不敢。

我和同事一起在大厅里看研究报告,看到一个昔日的江南水乡面临干旱的情景,我默默地转过头去。

真的,妈妈,不要说我怯懦,我是真的不敢回去,我害怕看见陌生的家乡,看见我们研究事例中一般的“死城”。

我只能闭上眼,沉浸在回忆中,下一刻再加倍地工作着。

妈妈妈妈。如果还能再见到你,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家里的一切都还是原样地等着我,好不好?

妈妈,你记不记得在我小时候,气候变化已渐渐被各界所关注,会议开了又开,却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一个地方因旱灾奄奄一息,另一个地方的人一边叹息一边照常大手大脚地用水;即使一个国家就此消失,大片灾民流离失所,其他地方的人仍旧平静地过着自己的日子,以为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而现在。现在。

各国空前地联合在一起,终于不再让经济和政治成为屏障,却只是为了弥补无法挽回的过错。

人类总是这样,不管在小事还是大事上,直到事情最后才肯觉悟。

总觉得现在的孩子们很可怜,他们有便利的电子阅读器,却没有一本可以捧在手里抚摸的纸质书;他们可以读着“绿叶发华滋”,却很难见到一棵真正的,美丽的树;他们有最缤纷精彩的虚拟世界,却身处一个离不开进化期的现实社会。他们的世界时多彩的,却也是苍白的。而他们的未来……

还有多久的未来?

当过去繁华的滨海都市成为永远的“亚特兰蒂斯”,当珠穆朗玛峰的峰顶失去了最后一片雪白,当茂密的森林永远地成为过去,当淡水成为不可估量的财富,当这世界版图已为见惯旧版图的人们所陌生。

哪还有长久的未来!

妈妈,其实我不想说当初,可是又忍不住和你发牢骚。

当初,如果在世界尚未至如此地步的当初,大家都能够清醒一些,能多付出一些,能多爱这地球一些,现在是不是会不同?

妈妈,每次在研究所里化验水样,分析土壤,和同事讨论新观点等等,常常会因为生物不停的变异而发现原有的结论被推翻,然而整个小组甚至全研究所,都要一起再投入更艰苦的工作中去。持续几天不休息并不奇怪,然而我们并不累,也没有人想停下来,眼下的工作比睡眠重要千万倍。

有一次在迷迷糊糊的短暂打盹中,听见一位华裔女同事低低地念着一首中国诗:

“……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这土地,这地球!

哪有什么累?什么累都比不上这地球的危在旦夕!

研究所的大厅里,长久地挂着一张地球的全视动态图——其实已经是几十年前的图像了——一个巨大的,美丽的,温柔的水蓝色星球。

惯例似的,我们每次匆匆路过,总会在这张图下放慢脚步,敬畏地,而又眷念地看一妈妈,亲爱的妈妈,我就要离开了。

研究所里空荡荡的,也许,大家都在抓紧时间告别吧。

透明的穹顶外事火辣辣的太阳,里面倒是始终温和如春。

说到春,Spring,教科书上早就删去了这个概念,以免孩子们无穷无尽地问:“什么是春?”

什么是春?

我还记得小时候课本上那一篇《春》,很久以前的古董了,早就忘了具体的内容,可是印象中还有那种无法言喻的美妙感觉,是春风骀荡时孩子们齐声朗读课文的清脆,是初见柳树新芽的欢喜,是暖意融融时俯身见滚滚流水的畅快。

是春。一个美丽的季节。

而不是日复一日研究所里恒久的温度,不是被烈日晒到干裂的河床,不是大雨倾盆洪水成灾,亦非寒风凛冽冰凉彻骨。

如果现在还用“季节”这个名词,那么也就只有冬夏。那“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缤纷,那“晴空一鹤排云上”的飒爽,那三月天那五月花,统统被一视同仁,什么春什么秋俱成高挂烈日刺骨寒风。

没有诗。或者说,没有您年轻时轻吟出的优美诗篇。

妈妈,您若看见,会哭泣么?

妈妈,我还记得家乡。我再也回不去的家乡。

记得家乡连绵的青山,苍翠的茶园,飘香的桂花,环城的清河;记得儿时在河边数一路的柳、满树的花;记得站在山顶时满眼绿色时的满心欢喜;记得蔚蓝天空和夜幕下满天星辰。

很多时候和同事谈起过去,他们多在城里长大,碧水蓝天本就不多见。我们一起唏嘘赞叹,沉浸在想象和回忆中,然后休息结束,继续投身研究。

没有人去问以后,大家都很清楚,没有以后,在这气候极端异常的当今,一个孤孤单单的山区小镇,又有什么以后。

妈妈,直到我考上大学,直到我进入国家研究所,直到我最后出国,我都没有再回去,再回去看哪怕一眼,看一眼我从小到大奔跑过的河岸、山丘、茶园……

起初是不能,后来是不敢。

我和同事一起在大厅里看研究报告,看到一个昔日的江南水乡面临干旱的情景,我默默地转过头去。

真的,妈妈,不要说我怯懦,我是真的不敢回去,我害怕看见陌生的家乡,看见我们研究事例中一般的“死城”。

我只能闭上眼,沉浸在回忆中,下一刻再加倍地工作着。

妈妈妈妈。如果还能再见到你,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家里的一切都还是原样地等着我,好不好?

妈妈,你记不记得在我小时候,气候变化已渐渐被各界所关注,会议开了又开,却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一个地方因旱灾奄奄一息,另一个地方的人一边叹息一边照常大手大脚地用水;即使一个国家就此消失,大片灾民流离失所,其他地方的人仍旧平静地过着自己的日子,以为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而现在。现在。

各国空前地联合在一起,终于不再让经济和政治成为屏障,却只是为了弥补无法挽回的过错。

人类总是这样,不管在小事还是大事上,直到事情最后才肯觉悟。

总觉得现在的孩子们很可怜,他们有便利的电子阅读器,却没有一本可以捧在手里抚摸的纸质书;他们可以读着“绿叶发华滋”,却很难见到一棵真正的,美丽的树;他们有最缤纷精彩的虚拟世界,却身处一个离不开进化期的现实社会。他们的世界时多彩的,却也是苍白的。而他们的未来……

还有多久的未来?

当过去繁华的滨海都市成为永远的“亚特兰蒂斯”,当珠穆朗玛峰的峰顶失去了最后一片雪白,当茂密的森林永远地成为过去,当淡水成为不可估量的财富,当这世界版图已为见惯旧版图的人们所陌生。

哪还有长久的未来!

妈妈,其实我不想说当初,可是又忍不住和你发牢骚。

当初,如果在世界尚未至如此地步的当初,大家都能够清醒一些,能多付出一些,能多爱这地球一些,现在是不是会不同?

妈妈,每次在研究所里化验水样,分析土壤,和同事讨论新观点等等,常常会因为生物不停的变异而发现原有的结论被推翻,然而整个小组甚至全研究所,都要一起再投入更艰苦的工作中去。持续几天不休息并不奇怪,然而我们并不累,也没有人想停下来,眼下的工作比睡眠重要千万倍。

有一次在迷迷糊糊的短暂打盹中,听见一位华裔女同事低低地念着一首中国诗:

“……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这土地,这地球!

哪有什么累?什么累都比不上这地球的危在旦夕!

研究所的大厅里,长久地挂着一张地球的全视动态图——其实已经是几十年前的图像了——一个巨大的,美丽的,温柔的水蓝色星球。

惯例似的,我们每次匆匆路过,总会在这张图下放慢脚步,敬畏地,而又眷念地看一妈妈,亲爱的妈妈,我就要离开了。

研究所里空荡荡的,也许,大家都在抓紧时间告别吧。

透明的穹顶外事火辣辣的太阳,里面倒是始终温和如春。

说到春,Spring,教科书上早就删去了这个概念,以免孩子们无穷无尽地问:“什么是春?”

什么是春?

我还记得小时候课本上那一篇《春》,很久以前的古董了,早就忘了具体的内容,可是印象中还有那种无法言喻的美妙感觉,是春风骀荡时孩子们齐声朗读课文的清脆,是初见柳树新芽的欢喜,是暖意融融时俯身见滚滚流水的畅快。

是春。一个美丽的季节。

而不是日复一日研究所里恒久的温度,不是被烈日晒到干裂的河床,不是大雨倾盆洪水成灾,亦非寒风凛冽冰凉彻骨。

如果现在还用“季节”这个名词,那么也就只有冬夏。那“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缤纷,那“晴空一鹤排云上”的飒爽,那三月天那五月花,统统被一视同仁,什么春什么秋俱成高挂烈日刺骨寒风。

没有诗。或者说,没有您年轻时轻吟出的优美诗篇。

妈妈,您若看见,会哭泣么?

妈妈,我还记得家乡。我再也回不去的家乡。

记得家乡连绵的青山,苍翠的茶园,飘香的桂花,环城的清河;记得儿时在河边数一路的柳、满树的花;记得站在山顶时满眼绿色时的满心欢喜;记得蔚蓝天空和夜幕下满天星辰。

很多时候和同事谈起过去,他们多在城里长大,碧水蓝天本就不多见。我们一起唏嘘赞叹,沉浸在想象和回忆中,然后休息结束,继续投身研究。

没有人去问以后,大家都很清楚,没有以后,在这气候极端异常的当今,一个孤孤单单的山区小镇,又有什么以后。

妈妈,直到我考上大学,直到我进入国家研究所,直到我最后出国,我都没有再回去,再回去看哪怕一眼,看一眼我从小到大奔跑过的河岸、山丘、茶园……

起初是不能,后来是不敢。

我和同事一起在大厅里看研究报告,看到一个昔日的江南水乡面临干旱的情景,我默默地转过头去。

真的,妈妈,不要说我怯懦,我是真的不敢回去,我害怕看见陌生的家乡,看见我们研究事例中一般的“死城”。

我只能闭上眼,沉浸在回忆中,下一刻再加倍地工作着。

妈妈妈妈。如果还能再见到你,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家里的一切都还是原样地等着我,好不好?

妈妈,你记不记得在我小时候,气候变化已渐渐被各界所关注,会议开了又开,却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一个地方因旱灾奄奄一息,另一个地方的人一边叹息一边照常大手大脚地用水;即使一个国家就此消失,大片灾民流离失所,其他地方的人仍旧平静地过着自己的日子,以为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而现在。现在。

各国空前地联合在一起,终于不再让经济和政治成为屏障,却只是为了弥补无法挽回的过错。

人类总是这样,不管在小事还是大事上,直到事情最后才肯觉悟。

总觉得现在的孩子们很可怜,他们有便利的电子阅读器,却没有一本可以捧在手里抚摸的纸质书;他们可以读着“绿叶发华滋”,却很难见到一棵真正的,美丽的树;他们有最缤纷精彩的虚拟世界,却身处一个离不开进化期的现实社会。他们的世界时多彩的,却也是苍白的。而他们的未来……

还有多久的未来?

当过去繁华的滨海都市成为永远的“亚特兰蒂斯”,当珠穆朗玛峰的峰顶失去了最后一片雪白,当茂密的森林永远地成为过去,当淡水成为不可估量的财富,当这世界版图已为见惯旧版图的人们所陌生。

哪还有长久的未来!

妈妈,其实我不想说当初,可是又忍不住和你发牢骚。

当初,如果在世界尚未至如此地步的当初,大家都能够清醒一些,能多付出一些,能多爱这地球一些,现在是不是会不同?

妈妈,每次在研究所里化验水样,分析土壤,和同事讨论新观点等等,常常会因为生物不停的变异而发现原有的结论被推翻,然而整个小组甚至全研究所,都要一起再投入更艰苦的工作中去。持续几天不休息并不奇怪,然而我们并不累,也没有人想停下来,眼下的工作比睡眠重要千万倍。

有一次在迷迷糊糊的短暂打盹中,听见一位华裔女同事低低地念着一首中国诗:

“……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这土地,这地球!

哪有什么累?什么累都比不上这地球的危在旦夕!

研究所的大厅里,长久地挂着一张地球的全视动态图——其实已经是几十年前的图像了——一个巨大的,美丽的,温柔的水蓝色星球。

惯例似的,我们每次匆匆路过,总会在这张图下放慢脚步,敬畏地,而又眷念地看一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