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2-01-29 21:05 阅读量:1552 日记本:《个人日记》

除夕夜,莫名有些伤感,不是因为自己又老了一岁,只是浅浅的,或是被屋外的萧凉所渲染,那种心情,未达悲伤,就只忧愁。

家人都在准备着,拜神、洗澡穿新衣,似乎只剩我一人了,著着旧衣,迟迟的,不去收拾。站在窗边望出去,满目的萧索,还未出门,凉意已袭向我,使我不禁颤动了一番,叹了一声,心内的五味被这冬景搅乱,思绪也随之混乱。

出门,走在路上,行人是早已没有的了,四周巡视,这哪是我盼望已久的除夕,竟一点生机也无存。也是,一年的感悟都存于这一天,随着厄运把不好的心情都抛却了,自是这番景象。我并没有匆匆的走,反而慢慢的,我很是喜欢,这种静静的氛围,可以让我宣泄,自己隐藏已久的不满,碍于,这宁静之地,却是平常人来人往的大路。无奈,抛下自己,行尸走肉的朝着家的方向行进,而灵魂的那丝不安,促使我的神识留于这苍茫的天空下,尽管,这儿是那么的使我感到冷。

回到家,并未觉得有多暖和,不是说我的家有多不好,而是我只是一个冷血的动物,没有感情,至少对于身边事一直如此,应该是我迟钝吧。内心是那么的向往平静,多希望那颗虽是蠢蠢欲动的心,能一直如此平静,最好没有一丝波澜,永远都是那么淡淡的。

想太多了,就累了,跑回自己的房间,却不能睡,只因自己的发还是湿的,企盼休憩的心却因此而被拌住,又是无奈……

大年初一,并没有期盼已久的喜气洋洋,仍是那种不咸不淡的萧索,冷。懒懒的,不愿出门,与新年似乎只隔着这道门,只是那一边在我看来与此又有何不同,还不是一样的使我感到冷,应该会使我无所适从。朋友问我为何没穿新衣,我玩笑道,我很念旧的。是念旧吗?其实自己也不懂,可是自己并不讨厌那种艳丽的颜色啊。

亲戚也有些来走动,并不多,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每年如此,所以才厌了吧。并不是因为人少,是嫌多了,于我是如此,太麻烦了,我也不会应付,呆呆的站着,在厅里小步的踱来踱去,盼着妈妈或爸爸快些回来,招呼前来的人。

睡到差不多10点,是在爸爸生气的叫喊下下楼的,天晓得我是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那么从容的从爸爸跟前走过。饭后,只剩我一人,懒懒的半躺在沙发上,打开我喜爱的电视剧,捉过一把瓜子磕了起来,边看电视还边对果盘里的零食进攻。这就是我的过年,年年如此,所以年年年尾时,这便是我对新年的所有期盼,淡淡的过着我的小日子,做着我喜爱的事。

该是说我消极呢,还是如何,我不清楚,只是这新年给我的印象向来如此,带给我的心情也如此,没有大喜,还好也无大悲,而新年一定会快乐吗,我不知道,只是年复一年的忧愁,我又该做些什么?

年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