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光灯作文

闪光灯作文 | 楼主 |2017-08-04 11:32:55 共有5个回复 84次阅读

在杂草中,在垃积堆中,在高耸的树枝上,昆虫无处不在,一只只可爱的小虫子正在暗处看着我们呢。

一只甲虫跌跌撞撞地砸进我的房间,我轻易地抓住了这只误闯进我的房间的小生灵。那只甲虫在我手心底爬着纤细的爪子在我的手上蹭痒,我将它装在一

瓶子里,那只小虫子便开始拼命地往上爬,当然那是徒劳的。我开始隔着瓶子

端详起这个小生物来。最好看的地方就是它那亮丽的背甲了,在灯光的照耀下,

发出了五彩斑斓的光芒。六只纤细的脚上布满了勾爪。后面都是细细的绒毛,

可以在粗糙的表面任意爬来爬去。突然,甲虫张开了背甲藏在里面的轻薄的翅

膀,不停地撞击着瓶壁,努力地冲击着这它不可能的阻隔,“一下、两下··

…·”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瓶子,我静下心来,在旁边看着被我关在里面

的小生灵徒劳地努力着,可事实并不是这样,虽然顶不破瓶壁,但可使瓶子晃

几下,在不知不觉中,瓶子一点一点移动。最后,到了桌子边缘我没有注意到

,瓶子砸了下去,它在碎玻璃中爬了出来,没有带着胜利的喜悦,像闪光的精

灵,在窗口飞走了。

一个卑微的生命,一个渺小的生命,就这样战胜了自己的命运。

标题:闪光灯作文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941969.html
沙发回目录

一念闪光

闪光灯作文 | 2017-08-04 11:33

车辙

你可曾记得

那美丽的暮色

儿时的我们

笑着,跳着

猜测着未来的车辙

如今的我

已不再数天上星有几颗

地上楼有多少座

天上耀眼的星星有那么多

我却不是其中一个

我只是一粒微尘

在这颗星球上随波逐浪着

理想太遥远

路途太曲折

就像蜗牛背着太重的壳

徒劳呻吟着

微风轻拂过水面

水面荡漾着微波

这湖水的清澈

是属于童年的颜色

难道只能用这颤抖的双手

将过去割舍

不,我不答应

我已记不得

那天曾经唱的歌

我已记不得

儿时梦想的颜色

但我还记得

那天我的车辙

通向未来的车辙

但我还记得

我曾梦想过

无畏地梦想过

你一定记得

那天美丽的暮色

两个梦想家

笑着,跳着

预言着美丽的车辙

如今的我

演算着梦的质量有几克

实现的必要条件是什么

天上耀眼的星星那么多

早晚我会是其中一颗

我只是一颗微尘

但我也如他人一样努力着

即使梦遥远

即使路曲折

就像蜗牛背着沉重的壳

也在前进着

阳光照耀着大地

大地生长着快乐

这土地的厚度

是追求者梦想的宽阔

我愿用这健壮的双手

将未来掌握

是,我一定做到

我已记不得

那天我曾经唱的歌

我已记不得

儿时梦想的颜色

但我还记得

那天的车辙

通向未来的车辙

但我还记得

我曾梦想过

无畏地梦想过

我一直都记得

属于我未来的颜色

通向未来的车辙

没有孤单与寂寞

这浅浅的车辙

带着梦想的温热

不曾离开过

小作文结束

天地间的思念可有重量?它比天更高,比光更亮。一念闪光,便照出未来的模样。

灾害面前

当自然咆哮着将怒火倾泻于人类的胸膛,当放牧人诘问着迷途的羔羊,我们要怎样,去躲避烈焰与冰霜?

天摇地荒仿佛尚为昨日梦魔,雨打风吹又在今日彷徨。暴雪、地震、台风,一曲又一曲抗灾的悲歌在新世纪唱响,在路途上等待着的,又将是何人的悲伤?

羌笛丝丝曲声凉,孑孑游子慢思量。攀枝问雀忆南否,泪光潸潸梦故乡。不管离开多远,故乡在心中永远不忘。琉璃色的瓦,砖红色的墙,草绿色的竹蜻蜓,暗黄色的灯光,虽不如水晶宫的五彩缤纷,亦不似皇宫的富丽堂皇,一砖一瓦堆砌的却是梦想,却是希望。奶奶的黄粱饭,爷爷的小磨房,池塘上摇曳的水光,总也捞不到的水中月亮。

为何心中总有些淡淡的惆怅,树上的蝉对我说好悲伤好凄凉好荒唐。姥姥做的铃铛在叮当作响,妈妈教的歌谣在轻轻哼唱,在这蔚蓝的海上。

是否该随着楼房一同倒下,是不是不该追求那过于渺茫的希望?岩缝中透来皎洁的月光,这副皮囊能否继续抵抗?夜风吹过迷茫的脸庞,如同儿时的歌谣再次唱响:

那时的人们总相信,海边的鸟儿永远扑打着翅膀,追得上海上初生的太阳。

总会记起的童年时代,永不忘记的美好时光,废墟中的回想,能否让生命继续激荡?生存还是灭亡,死与生的天平在摇晃。向左倾,向右荡?一切只看这一念的重量,在这不再蔚蓝的海上。

千万人的死亡,是惨烈的数字;而最震撼的悲剧,实是一人之殇。当昨日微笑挂在脸上,变成今日枯骨横卧路旁。岩石下少年的体温,会否变成冰冷的空旷?期待的救援,能否撒下救赎之网?

惆怅的月光不忍独叹哀伤,偏引夜色共谱哀怨乐章。点滴泪,惜晨光,一滴泪水的重量,半壶浊酒的微光。

岁月沉默地看着未来的过往。古老的安魂曲,在伤痕的大地上奏响,抚琴的手指,在恸哭中奔走如狂:

过去的人们曾相信,海边的鸟儿永远扑打着翅膀,他们却不知晓,在风暴的肆虐中,鸟儿找不到昔日的光芒。

辗转千里,只为故土流芳,百转千回,却是三寸愁肠。隐忍的泪水不曾划破夜空,将头颅抵在墓碑之上。当童年已成往事,当岁月已成过往。天空的游魂可曾看见,送葬的队伍,微红的泪光?

幸存者的眼泪,呼唤不回逝去的光芒。互相紧握的手掌,或可撑起明天车辙

你可曾记得

那美丽的暮色

儿时的我们

笑着,跳着

猜测着未来的车辙

如今的我

已不再数天上星有几颗

地上楼有多少座

天上耀眼的星星有那么多

我却不是其中一个

我只是一粒微尘

在这颗星球上随波逐浪着

理想太遥远

路途太曲折

就像蜗牛背着太重的壳

徒劳呻吟着

微风轻拂过水面

水面荡漾着微波

这湖水的清澈

是属于童年的颜色

难道只能用这颤抖的双手

将过去割舍

不,我不答应

我已记不得

那天曾经唱的歌

我已记不得

儿时梦想的颜色

但我还记得

那天我的车辙

通向未来的车辙

但我还记得

我曾梦想过

无畏地梦想过

你一定记得

那天美丽的暮色

两个梦想家

笑着,跳着

预言着美丽的车辙

如今的我

演算着梦的质量有几克

实现的必要条件是什么

天上耀眼的星星那么多

早晚我会是其中一颗

我只是一颗微尘

但我也如他人一样努力着

即使梦遥远

即使路曲折

就像蜗牛背着沉重的壳

也在前进着

阳光照耀着大地

大地生长着快乐

这土地的厚度

是追求者梦想的宽阔

我愿用这健壮的双手

将未来掌握

是,我一定做到

我已记不得

那天我曾经唱的歌

我已记不得

儿时梦想的颜色

但我还记得

那天的车辙

通向未来的车辙

但我还记得

我曾梦想过

无畏地梦想过

我一直都记得

属于我未来的颜色

通向未来的车辙

没有孤单与寂寞

这浅浅的车辙

带着梦想的温热

不曾离开过

小作文结束

天地间的思念可有重量?它比天更高,比光更亮。一念闪光,便照出未来的模样。

灾害面前

当自然咆哮着将怒火倾泻于人类的胸膛,当放牧人诘问着迷途的羔羊,我们要怎样,去躲避烈焰与冰霜?

天摇地荒仿佛尚为昨日梦魔,雨打风吹又在今日彷徨。暴雪、地震、台风,一曲又一曲抗灾的悲歌在新世纪唱响,在路途上等待着的,又将是何人的悲伤?

羌笛丝丝曲声凉,孑孑游子慢思量。攀枝问雀忆南否,泪光潸潸梦故乡。不管离开多远,故乡在心中永远不忘。琉璃色的瓦,砖红色的墙,草绿色的竹蜻蜓,暗黄色的灯光,虽不如水晶宫的五彩缤纷,亦不似皇宫的富丽堂皇,一砖一瓦堆砌的却是梦想,却是希望。奶奶的黄粱饭,爷爷的小磨房,池塘上摇曳的水光,总也捞不到的水中月亮。

为何心中总有些淡淡的惆怅,树上的蝉对我说好悲伤好凄凉好荒唐。姥姥做的铃铛在叮当作响,妈妈教的歌谣在轻轻哼唱,在这蔚蓝的海上。

是否该随着楼房一同倒下,是不是不该追求那过于渺茫的希望?岩缝中透来皎洁的月光,这副皮囊能否继续抵抗?夜风吹过迷茫的脸庞,如同儿时的歌谣再次唱响:

那时的人们总相信,海边的鸟儿永远扑打着翅膀,追得上海上初生的太阳。

总会记起的童年时代,永不忘记的美好时光,废墟中的回想,能否让生命继续激荡?生存还是灭亡,死与生的天平在摇晃。向左倾,向右荡?一切只看这一念的重量,在这不再蔚蓝的海上。

千万人的死亡,是惨烈的数字;而最震撼的悲剧,实是一人之殇。当昨日微笑挂在脸上,变成今日枯骨横卧路旁。岩石下少年的体温,会否变成冰冷的空旷?期待的救援,能否撒下救赎之网?

惆怅的月光不忍独叹哀伤,偏引夜色共谱哀怨乐章。点滴泪,惜晨光,一滴泪水的重量,半壶浊酒的微光。

岁月沉默地看着未来的过往。古老的安魂曲,在伤痕的大地上奏响,抚琴的手指,在恸哭中奔走如狂:

过去的人们曾相信,海边的鸟儿永远扑打着翅膀,他们却不知晓,在风暴的肆虐中,鸟儿找不到昔日的光芒。

辗转千里,只为故土流芳,百转千回,却是三寸愁肠。隐忍的泪水不曾划破夜空,将头颅抵在墓碑之上。当童年已成往事,当岁月已成过往。天空的游魂可曾看见,送葬的队伍,微红的泪光?

幸存者的眼泪,呼唤不回逝去的光芒。互相紧握的手掌,或可撑起明天车辙

你可曾记得

那美丽的暮色

儿时的我们

笑着,跳着

猜测着未来的车辙

如今的我

已不再数天上星有几颗

地上楼有多少座

天上耀眼的星星有那么多

我却不是其中一个

我只是一粒微尘

在这颗星球上随波逐浪着

理想太遥远

路途太曲折

就像蜗牛背着太重的壳

徒劳呻吟着

微风轻拂过水面

水面荡漾着微波

这湖水的清澈

是属于童年的颜色

难道只能用这颤抖的双手

将过去割舍

不,我不答应

我已记不得

那天曾经唱的歌

我已记不得

儿时梦想的颜色

但我还记得

那天我的车辙

通向未来的车辙

但我还记得

我曾梦想过

无畏地梦想过

你一定记得

那天美丽的暮色

两个梦想家

笑着,跳着

预言着美丽的车辙

如今的我

演算着梦的质量有几克

实现的必要条件是什么

天上耀眼的星星那么多

早晚我会是其中一颗

我只是一颗微尘

但我也如他人一样努力着

即使梦遥远

即使路曲折

就像蜗牛背着沉重的壳

也在前进着

阳光照耀着大地

大地生长着快乐

这土地的厚度

是追求者梦想的宽阔

我愿用这健壮的双手

将未来掌握

是,我一定做到

我已记不得

那天我曾经唱的歌

我已记不得

儿时梦想的颜色

但我还记得

那天的车辙

通向未来的车辙

但我还记得

我曾梦想过

无畏地梦想过

我一直都记得

属于我未来的颜色

通向未来的车辙

没有孤单与寂寞

这浅浅的车辙

带着梦想的温热

不曾离开过

小作文结束

天地间的思念可有重量?它比天更高,比光更亮。一念闪光,便照出未来的模样。

灾害面前

当自然咆哮着将怒火倾泻于人类的胸膛,当放牧人诘问着迷途的羔羊,我们要怎样,去躲避烈焰与冰霜?

天摇地荒仿佛尚为昨日梦魔,雨打风吹又在今日彷徨。暴雪、地震、台风,一曲又一曲抗灾的悲歌在新世纪唱响,在路途上等待着的,又将是何人的悲伤?

羌笛丝丝曲声凉,孑孑游子慢思量。攀枝问雀忆南否,泪光潸潸梦故乡。不管离开多远,故乡在心中永远不忘。琉璃色的瓦,砖红色的墙,草绿色的竹蜻蜓,暗黄色的灯光,虽不如水晶宫的五彩缤纷,亦不似皇宫的富丽堂皇,一砖一瓦堆砌的却是梦想,却是希望。奶奶的黄粱饭,爷爷的小磨房,池塘上摇曳的水光,总也捞不到的水中月亮。

为何心中总有些淡淡的惆怅,树上的蝉对我说好悲伤好凄凉好荒唐。姥姥做的铃铛在叮当作响,妈妈教的歌谣在轻轻哼唱,在这蔚蓝的海上。

是否该随着楼房一同倒下,是不是不该追求那过于渺茫的希望?岩缝中透来皎洁的月光,这副皮囊能否继续抵抗?夜风吹过迷茫的脸庞,如同儿时的歌谣再次唱响:

那时的人们总相信,海边的鸟儿永远扑打着翅膀,追得上海上初生的太阳。

总会记起的童年时代,永不忘记的美好时光,废墟中的回想,能否让生命继续激荡?生存还是灭亡,死与生的天平在摇晃。向左倾,向右荡?一切只看这一念的重量,在这不再蔚蓝的海上。

千万人的死亡,是惨烈的数字;而最震撼的悲剧,实是一人之殇。当昨日微笑挂在脸上,变成今日枯骨横卧路旁。岩石下少年的体温,会否变成冰冷的空旷?期待的救援,能否撒下救赎之网?

惆怅的月光不忍独叹哀伤,偏引夜色共谱哀怨乐章。点滴泪,惜晨光,一滴泪水的重量,半壶浊酒的微光。

岁月沉默地看着未来的过往。古老的安魂曲,在伤痕的大地上奏响,抚琴的手指,在恸哭中奔走如狂:

过去的人们曾相信,海边的鸟儿永远扑打着翅膀,他们却不知晓,在风暴的肆虐中,鸟儿找不到昔日的光芒。

辗转千里,只为故土流芳,百转千回,却是三寸愁肠。隐忍的泪水不曾划破夜空,将头颅抵在墓碑之上。当童年已成往事,当岁月已成过往。天空的游魂可曾看见,送葬的队伍,微红的泪光?

幸存者的眼泪,呼唤不回逝去的光芒。互相紧握的手掌,或可撑起明天车辙

你可曾记得

那美丽的暮色

儿时的我们

笑着,跳着

猜测着未来的车辙

如今的我

已不再数天上星有几颗

地上楼有多少座

天上耀眼的星星有那么多

我却不是其中一个

我只是一粒微尘

在这颗星球上随波逐浪着

理想太遥远

路途太曲折

就像蜗牛背着太重的壳

徒劳呻吟着

微风轻拂过水面

水面荡漾着微波

这湖水的清澈

是属于童年的颜色

难道只能用这颤抖的双手

将过去割舍

不,我不答应

我已记不得

那天曾经唱的歌

我已记不得

儿时梦想的颜色

但我还记得

那天我的车辙

通向未来的车辙

但我还记得

我曾梦想过

无畏地梦想过

你一定记得

那天美丽的暮色

两个梦想家

笑着,跳着

预言着美丽的车辙

如今的我

演算着梦的质量有几克

实现的必要条件是什么

天上耀眼的星星那么多

早晚我会是其中一颗

我只是一颗微尘

但我也如他人一样努力着

即使梦遥远

即使路曲折

就像蜗牛背着沉重的壳

也在前进着

阳光照耀着大地

大地生长着快乐

这土地的厚度

是追求者梦想的宽阔

我愿用这健壮的双手

将未来掌握

是,我一定做到

我已记不得

那天我曾经唱的歌

我已记不得

儿时梦想的颜色

但我还记得

那天的车辙

通向未来的车辙

但我还记得

我曾梦想过

无畏地梦想过

我一直都记得

属于我未来的颜色

通向未来的车辙

没有孤单与寂寞

这浅浅的车辙

带着梦想的温热

不曾离开过

小作文结束

天地间的思念可有重量?它比天更高,比光更亮。一念闪光,便照出未来的模样。

灾害面前

当自然咆哮着将怒火倾泻于人类的胸膛,当放牧人诘问着迷途的羔羊,我们要怎样,去躲避烈焰与冰霜?

天摇地荒仿佛尚为昨日梦魔,雨打风吹又在今日彷徨。暴雪、地震、台风,一曲又一曲抗灾的悲歌在新世纪唱响,在路途上等待着的,又将是何人的悲伤?

羌笛丝丝曲声凉,孑孑游子慢思量。攀枝问雀忆南否,泪光潸潸梦故乡。不管离开多远,故乡在心中永远不忘。琉璃色的瓦,砖红色的墙,草绿色的竹蜻蜓,暗黄色的灯光,虽不如水晶宫的五彩缤纷,亦不似皇宫的富丽堂皇,一砖一瓦堆砌的却是梦想,却是希望。奶奶的黄粱饭,爷爷的小磨房,池塘上摇曳的水光,总也捞不到的水中月亮。

为何心中总有些淡淡的惆怅,树上的蝉对我说好悲伤好凄凉好荒唐。姥姥做的铃铛在叮当作响,妈妈教的歌谣在轻轻哼唱,在这蔚蓝的海上。

是否该随着楼房一同倒下,是不是不该追求那过于渺茫的希望?岩缝中透来皎洁的月光,这副皮囊能否继续抵抗?夜风吹过迷茫的脸庞,如同儿时的歌谣再次唱响:

那时的人们总相信,海边的鸟儿永远扑打着翅膀,追得上海上初生的太阳。

总会记起的童年时代,永不忘记的美好时光,废墟中的回想,能否让生命继续激荡?生存还是灭亡,死与生的天平在摇晃。向左倾,向右荡?一切只看这一念的重量,在这不再蔚蓝的海上。

千万人的死亡,是惨烈的数字;而最震撼的悲剧,实是一人之殇。当昨日微笑挂在脸上,变成今日枯骨横卧路旁。岩石下少年的体温,会否变成冰冷的空旷?期待的救援,能否撒下救赎之网?

惆怅的月光不忍独叹哀伤,偏引夜色共谱哀怨乐章。点滴泪,惜晨光,一滴泪水的重量,半壶浊酒的微光。

岁月沉默地看着未来的过往。古老的安魂曲,在伤痕的大地上奏响,抚琴的手指,在恸哭中奔走如狂:

过去的人们曾相信,海边的鸟儿永远扑打着翅膀,他们却不知晓,在风暴的肆虐中,鸟儿找不到昔日的光芒。

辗转千里,只为故土流芳,百转千回,却是三寸愁肠。隐忍的泪水不曾划破夜空,将头颅抵在墓碑之上。当童年已成往事,当岁月已成过往。天空的游魂可曾看见,送葬的队伍,微红的泪光?

幸存者的眼泪,呼唤不回逝去的光芒。互相紧握的手掌,或可撑起明天车辙

你可曾记得

那美丽的暮色

儿时的我们

笑着,跳着

猜测着未来的车辙

如今的我

已不再数天上星有几颗

地上楼有多少座

天上耀眼的星星有那么多

我却不是其中一个

我只是一粒微尘

在这颗星球上随波逐浪着

理想太遥远

路途太曲折

就像蜗牛背着太重的壳

徒劳呻吟着

微风轻拂过水面

水面荡漾着微波

这湖水的清澈

是属于童年的颜色

难道只能用这颤抖的双手

将过去割舍

不,我不答应

我已记不得

那天曾经唱的歌

我已记不得

儿时梦想的颜色

但我还记得

那天我的车辙

通向未来的车辙

但我还记得

我曾梦想过

无畏地梦想过

你一定记得

那天美丽的暮色

两个梦想家

笑着,跳着

预言着美丽的车辙

如今的我

演算着梦的质量有几克

实现的必要条件是什么

天上耀眼的星星那么多

早晚我会是其中一颗

我只是一颗微尘

但我也如他人一样努力着

即使梦遥远

即使路曲折

就像蜗牛背着沉重的壳

也在前进着

阳光照耀着大地

大地生长着快乐

这土地的厚度

是追求者梦想的宽阔

我愿用这健壮的双手

将未来掌握

是,我一定做到

我已记不得

那天我曾经唱的歌

我已记不得

儿时梦想的颜色

但我还记得

那天的车辙

通向未来的车辙

但我还记得

我曾梦想过

无畏地梦想过

我一直都记得

属于我未来的颜色

通向未来的车辙

没有孤单与寂寞

这浅浅的车辙

带着梦想的温热

不曾离开过

小作文结束

天地间的思念可有重量?它比天更高,比光更亮。一念闪光,便照出未来的模样。

灾害面前

当自然咆哮着将怒火倾泻于人类的胸膛,当放牧人诘问着迷途的羔羊,我们要怎样,去躲避烈焰与冰霜?

天摇地荒仿佛尚为昨日梦魔,雨打风吹又在今日彷徨。暴雪、地震、台风,一曲又一曲抗灾的悲歌在新世纪唱响,在路途上等待着的,又将是何人的悲伤?

羌笛丝丝曲声凉,孑孑游子慢思量。攀枝问雀忆南否,泪光潸潸梦故乡。不管离开多远,故乡在心中永远不忘。琉璃色的瓦,砖红色的墙,草绿色的竹蜻蜓,暗黄色的灯光,虽不如水晶宫的五彩缤纷,亦不似皇宫的富丽堂皇,一砖一瓦堆砌的却是梦想,却是希望。奶奶的黄粱饭,爷爷的小磨房,池塘上摇曳的水光,总也捞不到的水中月亮。

为何心中总有些淡淡的惆怅,树上的蝉对我说好悲伤好凄凉好荒唐。姥姥做的铃铛在叮当作响,妈妈教的歌谣在轻轻哼唱,在这蔚蓝的海上。

是否该随着楼房一同倒下,是不是不该追求那过于渺茫的希望?岩缝中透来皎洁的月光,这副皮囊能否继续抵抗?夜风吹过迷茫的脸庞,如同儿时的歌谣再次唱响:

那时的人们总相信,海边的鸟儿永远扑打着翅膀,追得上海上初生的太阳。

总会记起的童年时代,永不忘记的美好时光,废墟中的回想,能否让生命继续激荡?生存还是灭亡,死与生的天平在摇晃。向左倾,向右荡?一切只看这一念的重量,在这不再蔚蓝的海上。

千万人的死亡,是惨烈的数字;而最震撼的悲剧,实是一人之殇。当昨日微笑挂在脸上,变成今日枯骨横卧路旁。岩石下少年的体温,会否变成冰冷的空旷?期待的救援,能否撒下救赎之网?

惆怅的月光不忍独叹哀伤,偏引夜色共谱哀怨乐章。点滴泪,惜晨光,一滴泪水的重量,半壶浊酒的微光。

岁月沉默地看着未来的过往。古老的安魂曲,在伤痕的大地上奏响,抚琴的手指,在恸哭中奔走如狂:

过去的人们曾相信,海边的鸟儿永远扑打着翅膀,他们却不知晓,在风暴的肆虐中,鸟儿找不到昔日的光芒。

辗转千里,只为故土流芳,百转千回,却是三寸愁肠。隐忍的泪水不曾划破夜空,将头颅抵在墓碑之上。当童年已成往事,当岁月已成过往。天空的游魂可曾看见,送葬的队伍,微红的泪光?

幸存者的眼泪,呼唤不回逝去的光芒。互相紧握的手掌,或可撑起明天车辙

你可曾记得

那美丽的暮色

儿时的我们

笑着,跳着

猜测着未来的车辙

如今的我

已不再数天上星有几颗

地上楼有多少座

天上耀眼的星星有那么多

我却不是其中一个

我只是一粒微尘

在这颗星球上随波逐浪着

理想太遥远

路途太曲折

就像蜗牛背着太重的壳

徒劳呻吟着

微风轻拂过水面

水面荡漾着微波

这湖水的清澈

是属于童年的颜色

难道只能用这颤抖的双手

将过去割舍

不,我不答应

我已记不得

那天曾经唱的歌

我已记不得

儿时梦想的颜色

但我还记得

那天我的车辙

通向未来的车辙

但我还记得

我曾梦想过

无畏地梦想过

你一定记得

那天美丽的暮色

两个梦想家

笑着,跳着

预言着美丽的车辙

如今的我

演算着梦的质量有几克

实现的必要条件是什么

天上耀眼的星星那么多

早晚我会是其中一颗

我只是一颗微尘

但我也如他人一样努力着

即使梦遥远

即使路曲折

就像蜗牛背着沉重的壳

也在前进着

阳光照耀着大地

大地生长着快乐

这土地的厚度

是追求者梦想的宽阔

我愿用这健壮的双手

将未来掌握

是,我一定做到

我已记不得

那天我曾经唱的歌

我已记不得

儿时梦想的颜色

但我还记得

那天的车辙

通向未来的车辙

但我还记得

我曾梦想过

无畏地梦想过

我一直都记得

属于我未来的颜色

通向未来的车辙

没有孤单与寂寞

这浅浅的车辙

带着梦想的温热

不曾离开过

小作文结束

天地间的思念可有重量?它比天更高,比光更亮。一念闪光,便照出未来的模样。

灾害面前

当自然咆哮着将怒火倾泻于人类的胸膛,当放牧人诘问着迷途的羔羊,我们要怎样,去躲避烈焰与冰霜?

天摇地荒仿佛尚为昨日梦魔,雨打风吹又在今日彷徨。暴雪、地震、台风,一曲又一曲抗灾的悲歌在新世纪唱响,在路途上等待着的,又将是何人的悲伤?

羌笛丝丝曲声凉,孑孑游子慢思量。攀枝问雀忆南否,泪光潸潸梦故乡。不管离开多远,故乡在心中永远不忘。琉璃色的瓦,砖红色的墙,草绿色的竹蜻蜓,暗黄色的灯光,虽不如水晶宫的五彩缤纷,亦不似皇宫的富丽堂皇,一砖一瓦堆砌的却是梦想,却是希望。奶奶的黄粱饭,爷爷的小磨房,池塘上摇曳的水光,总也捞不到的水中月亮。

为何心中总有些淡淡的惆怅,树上的蝉对我说好悲伤好凄凉好荒唐。姥姥做的铃铛在叮当作响,妈妈教的歌谣在轻轻哼唱,在这蔚蓝的海上。

是否该随着楼房一同倒下,是不是不该追求那过于渺茫的希望?岩缝中透来皎洁的月光,这副皮囊能否继续抵抗?夜风吹过迷茫的脸庞,如同儿时的歌谣再次唱响:

那时的人们总相信,海边的鸟儿永远扑打着翅膀,追得上海上初生的太阳。

总会记起的童年时代,永不忘记的美好时光,废墟中的回想,能否让生命继续激荡?生存还是灭亡,死与生的天平在摇晃。向左倾,向右荡?一切只看这一念的重量,在这不再蔚蓝的海上。

千万人的死亡,是惨烈的数字;而最震撼的悲剧,实是一人之殇。当昨日微笑挂在脸上,变成今日枯骨横卧路旁。岩石下少年的体温,会否变成冰冷的空旷?期待的救援,能否撒下救赎之网?

惆怅的月光不忍独叹哀伤,偏引夜色共谱哀怨乐章。点滴泪,惜晨光,一滴泪水的重量,半壶浊酒的微光。

岁月沉默地看着未来的过往。古老的安魂曲,在伤痕的大地上奏响,抚琴的手指,在恸哭中奔走如狂:

过去的人们曾相信,海边的鸟儿永远扑打着翅膀,他们却不知晓,在风暴的肆虐中,鸟儿找不到昔日的光芒。

辗转千里,只为故土流芳,百转千回,却是三寸愁肠。隐忍的泪水不曾划破夜空,将头颅抵在墓碑之上。当童年已成往事,当岁月已成过往。天空的游魂可曾看见,送葬的队伍,微红的泪光?

幸存者的眼泪,呼唤不回逝去的光芒。互相紧握的手掌,或可撑起明天车辙

你可曾记得

那美丽的暮色

儿时的我们

笑着,跳着

猜测着未来的车辙

如今的我

已不再数天上星有几颗

地上楼有多少座

天上耀眼的星星有那么多

我却不是其中一个

我只是一粒微尘

在这颗星球上随波逐浪着

理想太遥远

路途太曲折

就像蜗牛背着太重的壳

徒劳呻吟着

微风轻拂过水面

水面荡漾着微波

这湖水的清澈

是属于童年的颜色

难道只能用这颤抖的双手

将过去割舍

不,我不答应

我已记不得

那天曾经唱的歌

我已记不得

儿时梦想的颜色

但我还记得

那天我的车辙

通向未来的车辙

但我还记得

我曾梦想过

无畏地梦想过

你一定记得

那天美丽的暮色

两个梦想家

笑着,跳着

预言着美丽的车辙

如今的我

演算着梦的质量有几克

实现的必要条件是什么

天上耀眼的星星那么多

早晚我会是其中一颗

我只是一颗微尘

但我也如他人一样努力着

即使梦遥远

即使路曲折

就像蜗牛背着沉重的壳

也在前进着

阳光照耀着大地

大地生长着快乐

这土地的厚度

是追求者梦想的宽阔

我愿用这健壮的双手

将未来掌握

是,我一定做到

我已记不得

那天我曾经唱的歌

我已记不得

儿时梦想的颜色

但我还记得

那天的车辙

通向未来的车辙

但我还记得

我曾梦想过

无畏地梦想过

我一直都记得

属于我未来的颜色

通向未来的车辙

没有孤单与寂寞

这浅浅的车辙

带着梦想的温热

不曾离开过

小作文结束

天地间的思念可有重量?它比天更高,比光更亮。一念闪光,便照出未来的模样。

灾害面前

当自然咆哮着将怒火倾泻于人类的胸膛,当放牧人诘问着迷途的羔羊,我们要怎样,去躲避烈焰与冰霜?

天摇地荒仿佛尚为昨日梦魔,雨打风吹又在今日彷徨。暴雪、地震、台风,一曲又一曲抗灾的悲歌在新世纪唱响,在路途上等待着的,又将是何人的悲伤?

羌笛丝丝曲声凉,孑孑游子慢思量。攀枝问雀忆南否,泪光潸潸梦故乡。不管离开多远,故乡在心中永远不忘。琉璃色的瓦,砖红色的墙,草绿色的竹蜻蜓,暗黄色的灯光,虽不如水晶宫的五彩缤纷,亦不似皇宫的富丽堂皇,一砖一瓦堆砌的却是梦想,却是希望。奶奶的黄粱饭,爷爷的小磨房,池塘上摇曳的水光,总也捞不到的水中月亮。

为何心中总有些淡淡的惆怅,树上的蝉对我说好悲伤好凄凉好荒唐。姥姥做的铃铛在叮当作响,妈妈教的歌谣在轻轻哼唱,在这蔚蓝的海上。

是否该随着楼房一同倒下,是不是不该追求那过于渺茫的希望?岩缝中透来皎洁的月光,这副皮囊能否继续抵抗?夜风吹过迷茫的脸庞,如同儿时的歌谣再次唱响:

那时的人们总相信,海边的鸟儿永远扑打着翅膀,追得上海上初生的太阳。

总会记起的童年时代,永不忘记的美好时光,废墟中的回想,能否让生命继续激荡?生存还是灭亡,死与生的天平在摇晃。向左倾,向右荡?一切只看这一念的重量,在这不再蔚蓝的海上。

千万人的死亡,是惨烈的数字;而最震撼的悲剧,实是一人之殇。当昨日微笑挂在脸上,变成今日枯骨横卧路旁。岩石下少年的体温,会否变成冰冷的空旷?期待的救援,能否撒下救赎之网?

惆怅的月光不忍独叹哀伤,偏引夜色共谱哀怨乐章。点滴泪,惜晨光,一滴泪水的重量,半壶浊酒的微光。

岁月沉默地看着未来的过往。古老的安魂曲,在伤痕的大地上奏响,抚琴的手指,在恸哭中奔走如狂:

过去的人们曾相信,海边的鸟儿永远扑打着翅膀,他们却不知晓,在风暴的肆虐中,鸟儿找不到昔日的光芒。

辗转千里,只为故土流芳,百转千回,却是三寸愁肠。隐忍的泪水不曾划破夜空,将头颅抵在墓碑之上。当童年已成往事,当岁月已成过往。天空的游魂可曾看见,送葬的队伍,微红的泪光?

幸存者的眼泪,呼唤不回逝去的光芒。互相紧握的手掌,或可撑起明天

板凳回目录

元宵节灯会作文:看元宵花灯

闪光灯作文 | 2017-08-04 11:33

今年的元宵节,比以往元宵节都不太一样,因为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逐渐富裕起来,灯也随之好看了起来。昨天晚上,我和爸爸妈妈到街上去看灯。虽然北方的天气寒冷无比,但寒冷挡不住人们的热情

刚到马路上,只见马路上人山人海,整条马路都已变成了“人行道”,一眼望去看不见人流的末尾。

我和爸爸妈妈也随着人流汇入了灯区�;�;德胜街。只见那德胜街的大牌楼,五光十色,“千万”条金黄色闪光灯从六七米的“高空”悬下,如瀑布一般,真是“疑是金河落德胜”啊。哎呀,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繁多,这么出奇的灯。看都看不过来。瞧,那一盏盏五彩缤纷千姿百态的花灯真是令人大饱眼福。有红彤彤的“五角星”,昂首挺胸的“小公鸡”,活泼可爱的“小猴子”……你看那只神气活现的凤凰!。两只宝珠般的圆眼,放射出白光。美丽极了。直把我看得目瞪口呆

我们继续往前走,只听见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歌声“在我的地盘你就得听我的……”。那肯定就是移动通信公司的宣传了。果然,前面有一个舞台。上面虽然空空如也,但旁边是一个手机,(还挺形象,一看就知道是做手机广告)手机的屏幕上还有动画。哦,怪不得听见歌声,只见屏幕里的周杰伦正卖力地拿着话筒,唱着呢!看来,元宵节不仅灯好看,还处处充满商机。

这边刚刚送走了周杰伦,那边的刀郎又来了。因为那熟悉的旋律“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的时候来的更晚一些”真悠闲啊。原来是为九曲黄河阵做广告啊。看那九曲黄河阵,左拐右拐,精妙无比,正如人生道路上,虽然左拐右拐,但最后还是会出去,获得胜利。

月亮渐渐西落,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但观灯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各种彩色的灯像天上的繁星一样,大放光彩。真是“一夜花灯醉,只缘春意浓。”

#4楼回目录

闪光的母爱

闪光灯作文 | 2017-08-04 11:33

母爱就像无边无际的大海,二儿女一生所能偿还的就像是一小滴泉水那么微小。

我在7岁的时候,不幸出了车祸,当我被车撞住的时候,哥哥惊呆了。再有十几米就到家了,哥哥紧紧的拉住司机的手,泪流满面,爸妈闻讯而来,妈妈当时差点晕过去,妈妈知道我不能没有她,所以在心里告诉自己,我能行,为了甜甜不能倒下去。爸爸拖着沉重的双腿,抱着我冲向医院。妈妈的眼睛闪出了爱的泪水,她哀求地说:“甜甜,为了妈妈,你要活下去。妈妈求你了,你就是妈的心肝,没有心肝的人是不能活下去的……闪光的母爱,闪出了耀眼的光芒直射我心房,我点了点头,晕了过去……

闪光的母爱,在什么地方都会发光。

有一次,哥哥的老师把哥哥开除了,哥哥是个死要面子的人,他在一次家中只有他一人的情况下,拿了八百元离家出走了,只留下一张纸条:

妈!我走了,我没有出息,请您原谅我的不孝,我要自己出去闯一闯!

不孝的儿子:王怀松

妈妈看完后,犹如晴天霹雳直击妈妈的心,闪光灯母爱,再一次闪光了,以后的每天夜里,妈妈都是彻夜未眠,也不出门,她是怕哥哥回来时家里没人,盼呀盼……始终不见哥哥的回来,我在心里只能说,哥,你感应到母亲闪光的母爱了吗?爱在伟你所做的事情而闪光,你快回来吧!

终于,哥回电话了;“妈,五组和小蛋(邻居)在一块做厨师,很累,我打算回家。”妈又忍不住了:“好,回家就好!”

现在哥去当兵了,成为一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哥走时,母爱闪光了,过节时,母爱闪光了,我摔伤时,母爱闪光laid一次次地闪光,我和哥哥永远不会忘记。

闪光的母爱,我们离不开!

#5楼回目录

元宵节游灯记

闪光灯作文 | 2017-08-04 11:33

元宵节那天,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吃过午饭就拉着奶奶带我去化妆。来到三妈宫,只见许多小朋友兴高采烈地聚集一起,化妆师一会儿抹粉,一会儿描彩,给他们盘起头发、戴上头饰,转眼的功夫就把他们打扮成一个个模样各异的角色,让我看得心里直痒痒,恨不得马上轮到给我化妆。

到了晚上,大街上开始喧闹起来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游人络绎不绝、熙熙攘攘。只听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那是游灯开始了,一列列穿着鲜艳服装的队伍出现在人们的眼前,紧接着是各种各样奇异的彩灯:有栩栩如生的蜻蜓灯、蜈蚣灯,也有能工巧匠设计的萝卜灯、塔灯,还有象征着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许多叫不出名儿的灯。。。。。。让人看得目不暇接。最让游人一饱眼福的是彩绘灯架,每个彩架都精心装饰,独具匠心,有:岳飞点将、玉兔奏乐、三羊开泰、西湖赠伞等,听奶奶说,这些彩架都是根据一个个美丽的传说设计的,寄托着老百姓美好的愿望。我扮演的是“同窗学友”中的祝英台,双脚离地,飘在空中,很神奇吧!

游灯队伍来到了广场,那真是人的世界,灯的海洋。有舞龙、有舞狮,伴着嘹亮的乐曲,人们载歌载舞,尽情享受节日的快乐。无数的相机、手机“咔嚓、咔嚓”作响,耀眼的灯光和闪光灯晃得彩架上的“祝英台”——我眼花缭乱,连维持秩序的警察叔叔也忘了自己的职责,忙着拍照起来。人群中,议论声、赞叹声此起彼伏:“真漂亮啊!”“这些灯的形状好多啊!”“好神奇!那祝英台是怎么飘在空中的?”甚至有人使劲挤到我灯架的旁边,想一探究竟。嘻嘻……我可得保密哦!

几个小时过去了,游灯队伍开始返回了,一路上噼哩啪啦的鞭炮声和直冲云霄的礼花让人意犹未尽,大街小巷燃起了一处处篝火,照亮了元宵夜晚的天空。望着明亮的夜空,我想:能够亲历游灯,这将是我成长过程中的美好回忆!

#6楼回目录

闪光魔力糖

闪光灯作文 | 2017-08-04 11:33

一天放学,路过学校门口的超市,想买点零食。买什么呢?我在超市里转了一圈,看见一个叫“闪光魔力糖”的东西,这是什么好吃的,它会是什么味道的呢,又会怎么闪呢?我好奇极了,赶紧拿了一颗。

我一付完钱,就迫不及待地撕开包装,哈,原来是套在手上吃的糖,套在手上吃多麻烦,我就象吃棒帮糖一样,把糖放在嘴里吃了起来,吃了一会儿,也没看见闪光,“骗人”我在心里说,我有点生气了,就用食指碰了碰塑料环子,咦,我忽然觉得眼前闪了一下,我又用食指碰了几下,它又闪了几下,“魔糖”闪光了,太好玩了,我赶紧拿起来看看,又用手碰了碰环子,糖就亮了。怎么回事?

我赶紧把糖吃完,“咔嚓”几下就把“魔糖”给拆了,里面掉出来一个铁片和一个嵌着纽扣电池的红色小灯,奇怪,小灯怎么会亮的呢?我用手碰了碰小灯,它又不亮了,使劲碰了碰还是不亮,我就把铁片放在上面,它又亮了。知道了,原来是这样,我就把铁片和电池连在一起,小灯就一直亮着。铁片放上去会亮,其他的东西碰它,它会不会亮呢?我就从文具盒里拿出尺子、铅笔,橡皮试起来,这些东西碰它它都不亮,我又用圆珠笔试了试,它就亮了,用钢笔试,它也亮了,我又取出钥匙来试,它也发出了红光,我又试了试别的东西,看来这玩意一碰到铁的东西就会发光,其他的东西碰它,他没反应,因此,我又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测铁灯”。

这个“测铁灯”,我看比磁铁还灵,磁铁会吸铁,“测铁灯”遇到铁会闪红光,以后,我就用它来测铁吧。

可是,它遇到铁怎么会发光的呢?我打开百科全书查了查,才知道,原来是电池的原因,小铁片是个导体,小铁片碰到电池就有了电流,小灯泡的电是通过铁这个导体而产生了电流,所以才发光的。同样的道理,手电筒的发光原理也是这样的。“测铁灯”就是由于电池中的电流发生了变化,使电荷源源不断地流过小灯泡,同时又使电荷不断地流回电池,这就是能量转换,一个小小“闪光魔力糖”里藏着这么多学问,真是不简单啊!

我要再买点“闪光魔力糖”,送给好朋友,让好朋友也长点知识。

简评:层层推进,带我们一同领略到魔力棒的神奇所在。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