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作文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作文 | 楼主 |2017-07-27 16:43:51 共有9个回复 95次阅读

在那个家,有三个人:父亲,母亲和女孩。

在那个家,有三种爱:父爱,母爱和女儿的爱。

——题记

她自认是一个平凡的女孩,但她也自认幸福。因为她有很多人陪在身边,她有很多朋友,很多老师,很多关心她的人。最重要的是,她有最亲爱的爸爸妈妈。

父亲:

女孩出生在15年前的一个秋天。

父亲在产房外面焦急地等待着。他清秀的眉头紧缩着,手不自觉地弹动,不时扒着窗口边望来望去。他等待着,等待着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天使。终于,医生出来了,手里抱了一个可爱的女婴。父亲欣喜若狂。他终于成为了真正的父亲。这是多么可喜可贺的事啊。他欢喜地抱着女婴,逢人就说:“我女儿出生了,我真的生了个女儿了……”

1993年9月25日,他说,他会永远记住这个日子。他说,他会在将来的每一天里用心爱这个出生在那天的女孩。

母亲:

十月怀胎,百年恩。

母亲辛辛苦苦地把女孩带到了人世,辛辛苦苦地开始养大她,再辛辛苦苦地开始教育她。开始,女孩很小很小的时候,母亲每天给她讲故事,让她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奇妙的东西。后来,母亲让女孩学习汉字,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教她;让她很小就背熟《三字经》,《唐诗三百首》,希望她能够真切爱上中华民族的文化。

她说,她要她的女儿成为至少在她心目中的最优秀的女孩。

父亲:

女孩一天天地成长,父亲一天天地爱着她。

每天晚上,父亲都会唱歌给女孩听,哄女孩睡觉。女孩至今还记得那个优美的歌词:“孩子,你还记得吗,那个,

幽幽的海;孩子,你还记得吗,那个,美丽的船……”父亲的声音那么沉稳,那么奇妙。好象是从天空中飘过来的,来自上帝的呵护。她真是上帝的孩子。每一天下午,父亲下班回家,都要陪女孩看《狮子王》,给女孩说辛巴的幸与不幸。他开始教女孩唱《狮子王》的主题曲:<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他总要让女孩感觉到爱,感觉到爱在身边。

他说,她是我的天使。

母亲:

母亲对女孩很严格,常常说自己以前的勤奋来启示女孩。女孩开始上学,她拼命让女孩做题,学习,培养她的多才多艺。她不容许女孩犯低级的错误,更不容许女孩多次犯高级的错误。她对女孩抱了极高的期望,所以对女孩有了极高的要求。女孩小学时,她说,她不会盯着女孩学习,但她会时刻盯着女孩的状况。迫于她的威严,女孩自觉地完成她的要求。母亲很严厉,但她不会让女孩每件事都按照她的话去做,女孩有时间可以自由的玩耍,自由的跳跃。女孩终于明白,绝对地服从可以换来绝对的自由。所以,她很快乐。

母亲说,她将会成为最优秀的女孩。

父亲:

女孩渐渐长大,渐渐开始不听父亲的歌。但是开始唱歌给父亲听。父亲每次都是静静地听,静静地看。微笑着,眼睛里透出慈祥的目光。女孩一句一句地唱,父亲一句一句地记。女孩最喜欢给父亲唱<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因为这首歌她记忆最深:“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 How it"s laid to rest? It"s enough to make kings and vagabonds……”简简单单的歌词,却让父亲觉得自己比国王还幸福。

他说,我爱她,所以她爱我。

标题: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作文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906935.html
沙发回目录

天堂,在寻找!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作文 | 2017-07-27 16:44

人生真的有天堂,只是,它太高,高到人类根本无法触摸。然而,就这样,那些看不到的人就会毫不犹豫的否定我们的看法。天堂,就是上帝给我们留的最好的礼物,那里会很安详,平静,毫无人世间的虚伪。但是,那个地方不是每人都可以到达的。因为人类需要经过自己的努力,用最真的心才能到达。其实,天堂不一定很远,因为这只是人看不到的说法。它,经历沧桑,只是为那些能看到光明的人带路。当你努力了,回头看一看,不要放弃,因为你已经站于云端之上,但,你的那个位置,仍然不够高。所以,咬咬牙,努力下去,继续向前走,毫不犹豫的前进,因为,只有你知道,前面是天堂!那里会有你想要的东西,永远不要觉得它很远,成功的路不再遥远。当你看到那些和你一起前进的探路者,你会感到很郁闷,因为你不知道,会有这么多的人类一起去寻找,不要觉得很吃力,因为寻求天堂的过程,才是你真正要的,那个过程时只有那些走过的人才能体会到的。苦后会有甜,是对于那些努力过的人,因为他们知道,真正度过的是什么。不要那么自私,因为探路的过程是要大家一起来寻求,快乐也需要大家一起去分享!不要产生嫉妒之情,不要羡慕在你前边那些人。他们,再在你前边时,是付出了多大的辛酸。他们也是靠一步一步走出来的。看,他们脸颊上的汗滴,并不比你得少。他们脚下的糨子,也不比你得少。他们的阅历,一定比你多。去,向他们学习,和他们探讨过程的含义,他们一定会耐心的告诉你,因为他们是你的前辈。当和你处于同一地方的人,向你请教时,不要回避他们,也不要不理他们。因为在你告诉他们的时候,你也对自己走过的路做了做明了地总结。那个长长的路,让我们大家,一起携手共进吧!

就像柠檬的味道。苦苦的,但却能够预示未来。永远都要认清处目标记住不要去盲目寻找。因为你的路很难,很难,去抉择,一定会伤心,但为了见到天堂,学会放弃一些东西,也是有必要的。虽然,你认为那很不好,但你会看到雨后天空的奇妙!多了些人和你一起来参加幸福的跑道,你的世界,从此不再单调。在我的心中血写下每一页。

板凳回目录

决定,不代表幸福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作文 | 2017-07-27 16:44

“我喜欢你!”

何等疯狂的表白。按照我韩熙雅的原则,应该是甩给他几句侮辱的话,然后潇洒的离他而去。可是,这次,我居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到现在为止,那两个字是我的禁忌。我为了毁掉任何与男生接近的机会,我把自己逼的很凶很凶,所有男生都很讨厌我。不知为何,我压根不想去触碰那条警戒线,也不想跟那两个字有缘,甚至极度鄙视这种作为!

当然,我对他也不例外,也从未想过会有例外。我对他很凶,前所未有的凶,凶到我自己都觉得过分的地步。可是,当他的兄弟替他感到不公平的时候,他只是笑而不答……他让我很迷惑。从没有这样一个男生,听我的话,从没有这样一个男生,任我胡闹……

更大的问题是,当他站在我面前,看起来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认认真真的吐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居然答应了!真是要命,答应他之后,我居然还在天真的想:是不是从这一刻起,我就不再乖了呢?他的兄弟都以为他疯了,接受这么一个凶八婆!他也是不以为然。

相处下来。我才发现,自己是真的离不开他,他让我体会到,什么是想起一个人却迟疑着要不要拨起号码;什么是越在乎,就越爱忽视的感觉;什么是向对方提出无理要求来耍却不知道那是撒娇和依赖……

这些,都在我这个乖了17年的女孩子身上,一一鉴定。打心底里佩服他,怎么那么有本事?当我快要溺死在幸福的海水里时,事实把我硬生生地拖了出来!

“韩熙雅,有人找你。”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说不上是怎么个美法,甚至有点娇小可爱的女生。“你是?”这句话,是人都该问。“我认识你吗?找我有事?”说实话,虽然她长得真的很漂亮,但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不算好,就是因为,她那双冰冷的眼睛。

还有,她吐出来的第一句话,就足以让我大跌眼镜!

“我是他的女朋友!听说你跟他有什么关系……”

脑子天旋地转的一阵轰鸣!!!

他有女朋友?别说我了,他的兄弟都不知道。上帝让这个自称是他的女朋友的小女生,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我就不得不猜疑:我是不是在做梦呢?!如果真的是,我现在是不是会站不稳了?

正当我在做一大堆的推测时,她开口道:“你很喜欢他对吧?”

我想回答她“是的”,我甚至想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比我更爱他,但是我没有,毕竟现在还是需要理智的,所以,我选择了,点头。

下一秒会发生的事情,谁也想不到,不是吗?

在我点头之后,她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或者是伸出一个巴掌来!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才突然发现:这是一个辣妹啊?!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脸上的疼痛,而是,她的手拍在了我肩膀上。睁开眼晴,有点莫名奇妙的看着她,她忽然大声的对我说:“你放心吧,你会和他走到一起的!”我惊了一下,这到底是不是他的女朋友?

自从那个女生的出现,我再也没有和他讲过一句话,有时只是目光相撞,都让人心寒!我什么都没有问他,因为我不敢问。我只是在想,那个女生说的会和他走到一起,又是有何含义?后来我才从别人口中得知,那女孩的名字叫“陶喻琳”。成天只顾着胡思乱想的猜疑着什么,连课程都开始跟不上脚步,这我才知道,答应他,就是让他彻底打乱我的生活世界!

不管我怎么逃避,在白色情人节那天,终究还是和现实面对面的谈判了一番。

陶喻琳把我叫了出来,在昏暗的走廊里我可以清楚地看到,站在她身边的那个人,是他。这是他第一次和别的女生,不逃也不躲的,站在我面前。我不得不承认,我一刻也不想呆在陶喻琳那锐利得让我敏感的目光之下,我不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难以接受的事情,会让我脚软?我好想逃开,但是,站在我面前的,真的,不止是她一个人。所以,我,一定要稳住,然后看清事实:她真的是他的女朋友。

“为了她,你会和我分手吧?”她扭头过去,像是忽视我的存在一样,在跟他讲话。

“不知道……”

“什么叫做不知道?喜欢她就和她在一起,不喜欢我就和我分手啊!难不成你要脚踏两船么?!”

“……”

“说话!!”

他没有说话,仿佛是在默认,那一刻,我觉得这男的不是一般的懦弱!

我鼓起了勇气,插上话。

“做选择吧,伤害谁,都是要决定的,总不能两个都一起伤害了吧?”

只能逼他做选择了,我深呼吸了一口气,不是因为我紧张,而因为我不怕输,输了就输了,毕竟他们还是可以幸福的。嗬,好春的想法!

“要谁?”

“要,她……”

结果终于有了,已经做好准备潇洒的回宿舍复习我的功课,从此“我喜欢你!”

何等疯狂的表白。按照我韩熙雅的原则,应该是甩给他几句侮辱的话,然后潇洒的离他而去。可是,这次,我居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到现在为止,那两个字是我的禁忌。我为了毁掉任何与男生接近的机会,我把自己逼的很凶很凶,所有男生都很讨厌我。不知为何,我压根不想去触碰那条警戒线,也不想跟那两个字有缘,甚至极度鄙视这种作为!

当然,我对他也不例外,也从未想过会有例外。我对他很凶,前所未有的凶,凶到我自己都觉得过分的地步。可是,当他的兄弟替他感到不公平的时候,他只是笑而不答……他让我很迷惑。从没有这样一个男生,听我的话,从没有这样一个男生,任我胡闹……

更大的问题是,当他站在我面前,看起来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认认真真的吐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居然答应了!真是要命,答应他之后,我居然还在天真的想:是不是从这一刻起,我就不再乖了呢?他的兄弟都以为他疯了,接受这么一个凶八婆!他也是不以为然。

相处下来。我才发现,自己是真的离不开他,他让我体会到,什么是想起一个人却迟疑着要不要拨起号码;什么是越在乎,就越爱忽视的感觉;什么是向对方提出无理要求来耍却不知道那是撒娇和依赖……

这些,都在我这个乖了17年的女孩子身上,一一鉴定。打心底里佩服他,怎么那么有本事?当我快要溺死在幸福的海水里时,事实把我硬生生地拖了出来!

“韩熙雅,有人找你。”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说不上是怎么个美法,甚至有点娇小可爱的女生。“你是?”这句话,是人都该问。“我认识你吗?找我有事?”说实话,虽然她长得真的很漂亮,但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不算好,就是因为,她那双冰冷的眼睛。

还有,她吐出来的第一句话,就足以让我大跌眼镜!

“我是他的女朋友!听说你跟他有什么关系……”

脑子天旋地转的一阵轰鸣!!!

他有女朋友?别说我了,他的兄弟都不知道。上帝让这个自称是他的女朋友的小女生,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我就不得不猜疑:我是不是在做梦呢?!如果真的是,我现在是不是会站不稳了?

正当我在做一大堆的推测时,她开口道:“你很喜欢他对吧?”

我想回答她“是的”,我甚至想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比我更爱他,但是我没有,毕竟现在还是需要理智的,所以,我选择了,点头。

下一秒会发生的事情,谁也想不到,不是吗?

在我点头之后,她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或者是伸出一个巴掌来!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才突然发现:这是一个辣妹啊?!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脸上的疼痛,而是,她的手拍在了我肩膀上。睁开眼晴,有点莫名奇妙的看着她,她忽然大声的对我说:“你放心吧,你会和他走到一起的!”我惊了一下,这到底是不是他的女朋友?

自从那个女生的出现,我再也没有和他讲过一句话,有时只是目光相撞,都让人心寒!我什么都没有问他,因为我不敢问。我只是在想,那个女生说的会和他走到一起,又是有何含义?后来我才从别人口中得知,那女孩的名字叫“陶喻琳”。成天只顾着胡思乱想的猜疑着什么,连课程都开始跟不上脚步,这我才知道,答应他,就是让他彻底打乱我的生活世界!

不管我怎么逃避,在白色情人节那天,终究还是和现实面对面的谈判了一番。

陶喻琳把我叫了出来,在昏暗的走廊里我可以清楚地看到,站在她身边的那个人,是他。这是他第一次和别的女生,不逃也不躲的,站在我面前。我不得不承认,我一刻也不想呆在陶喻琳那锐利得让我敏感的目光之下,我不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难以接受的事情,会让我脚软?我好想逃开,但是,站在我面前的,真的,不止是她一个人。所以,我,一定要稳住,然后看清事实:她真的是他的女朋友。

“为了她,你会和我分手吧?”她扭头过去,像是忽视我的存在一样,在跟他讲话。

“不知道……”

“什么叫做不知道?喜欢她就和她在一起,不喜欢我就和我分手啊!难不成你要脚踏两船么?!”

“……”

“说话!!”

他没有说话,仿佛是在默认,那一刻,我觉得这男的不是一般的懦弱!

我鼓起了勇气,插上话。

“做选择吧,伤害谁,都是要决定的,总不能两个都一起伤害了吧?”

只能逼他做选择了,我深呼吸了一口气,不是因为我紧张,而因为我不怕输,输了就输了,毕竟他们还是可以幸福的。嗬,好春的想法!

“要谁?”

“要,她……”

结果终于有了,已经做好准备潇洒的回宿舍复习我的功课,从此“我喜欢你!”

何等疯狂的表白。按照我韩熙雅的原则,应该是甩给他几句侮辱的话,然后潇洒的离他而去。可是,这次,我居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到现在为止,那两个字是我的禁忌。我为了毁掉任何与男生接近的机会,我把自己逼的很凶很凶,所有男生都很讨厌我。不知为何,我压根不想去触碰那条警戒线,也不想跟那两个字有缘,甚至极度鄙视这种作为!

当然,我对他也不例外,也从未想过会有例外。我对他很凶,前所未有的凶,凶到我自己都觉得过分的地步。可是,当他的兄弟替他感到不公平的时候,他只是笑而不答……他让我很迷惑。从没有这样一个男生,听我的话,从没有这样一个男生,任我胡闹……

更大的问题是,当他站在我面前,看起来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认认真真的吐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居然答应了!真是要命,答应他之后,我居然还在天真的想:是不是从这一刻起,我就不再乖了呢?他的兄弟都以为他疯了,接受这么一个凶八婆!他也是不以为然。

相处下来。我才发现,自己是真的离不开他,他让我体会到,什么是想起一个人却迟疑着要不要拨起号码;什么是越在乎,就越爱忽视的感觉;什么是向对方提出无理要求来耍却不知道那是撒娇和依赖……

这些,都在我这个乖了17年的女孩子身上,一一鉴定。打心底里佩服他,怎么那么有本事?当我快要溺死在幸福的海水里时,事实把我硬生生地拖了出来!

“韩熙雅,有人找你。”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说不上是怎么个美法,甚至有点娇小可爱的女生。“你是?”这句话,是人都该问。“我认识你吗?找我有事?”说实话,虽然她长得真的很漂亮,但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不算好,就是因为,她那双冰冷的眼睛。

还有,她吐出来的第一句话,就足以让我大跌眼镜!

“我是他的女朋友!听说你跟他有什么关系……”

脑子天旋地转的一阵轰鸣!!!

他有女朋友?别说我了,他的兄弟都不知道。上帝让这个自称是他的女朋友的小女生,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我就不得不猜疑:我是不是在做梦呢?!如果真的是,我现在是不是会站不稳了?

正当我在做一大堆的推测时,她开口道:“你很喜欢他对吧?”

我想回答她“是的”,我甚至想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比我更爱他,但是我没有,毕竟现在还是需要理智的,所以,我选择了,点头。

下一秒会发生的事情,谁也想不到,不是吗?

在我点头之后,她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或者是伸出一个巴掌来!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才突然发现:这是一个辣妹啊?!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脸上的疼痛,而是,她的手拍在了我肩膀上。睁开眼晴,有点莫名奇妙的看着她,她忽然大声的对我说:“你放心吧,你会和他走到一起的!”我惊了一下,这到底是不是他的女朋友?

自从那个女生的出现,我再也没有和他讲过一句话,有时只是目光相撞,都让人心寒!我什么都没有问他,因为我不敢问。我只是在想,那个女生说的会和他走到一起,又是有何含义?后来我才从别人口中得知,那女孩的名字叫“陶喻琳”。成天只顾着胡思乱想的猜疑着什么,连课程都开始跟不上脚步,这我才知道,答应他,就是让他彻底打乱我的生活世界!

不管我怎么逃避,在白色情人节那天,终究还是和现实面对面的谈判了一番。

陶喻琳把我叫了出来,在昏暗的走廊里我可以清楚地看到,站在她身边的那个人,是他。这是他第一次和别的女生,不逃也不躲的,站在我面前。我不得不承认,我一刻也不想呆在陶喻琳那锐利得让我敏感的目光之下,我不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难以接受的事情,会让我脚软?我好想逃开,但是,站在我面前的,真的,不止是她一个人。所以,我,一定要稳住,然后看清事实:她真的是他的女朋友。

“为了她,你会和我分手吧?”她扭头过去,像是忽视我的存在一样,在跟他讲话。

“不知道……”

“什么叫做不知道?喜欢她就和她在一起,不喜欢我就和我分手啊!难不成你要脚踏两船么?!”

“……”

“说话!!”

他没有说话,仿佛是在默认,那一刻,我觉得这男的不是一般的懦弱!

我鼓起了勇气,插上话。

“做选择吧,伤害谁,都是要决定的,总不能两个都一起伤害了吧?”

只能逼他做选择了,我深呼吸了一口气,不是因为我紧张,而因为我不怕输,输了就输了,毕竟他们还是可以幸福的。嗬,好春的想法!

“要谁?”

“要,她……”

结果终于有了,已经做好准备潇洒的回宿舍复习我的功课,从此“我喜欢你!”

何等疯狂的表白。按照我韩熙雅的原则,应该是甩给他几句侮辱的话,然后潇洒的离他而去。可是,这次,我居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到现在为止,那两个字是我的禁忌。我为了毁掉任何与男生接近的机会,我把自己逼的很凶很凶,所有男生都很讨厌我。不知为何,我压根不想去触碰那条警戒线,也不想跟那两个字有缘,甚至极度鄙视这种作为!

当然,我对他也不例外,也从未想过会有例外。我对他很凶,前所未有的凶,凶到我自己都觉得过分的地步。可是,当他的兄弟替他感到不公平的时候,他只是笑而不答……他让我很迷惑。从没有这样一个男生,听我的话,从没有这样一个男生,任我胡闹……

更大的问题是,当他站在我面前,看起来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认认真真的吐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居然答应了!真是要命,答应他之后,我居然还在天真的想:是不是从这一刻起,我就不再乖了呢?他的兄弟都以为他疯了,接受这么一个凶八婆!他也是不以为然。

相处下来。我才发现,自己是真的离不开他,他让我体会到,什么是想起一个人却迟疑着要不要拨起号码;什么是越在乎,就越爱忽视的感觉;什么是向对方提出无理要求来耍却不知道那是撒娇和依赖……

这些,都在我这个乖了17年的女孩子身上,一一鉴定。打心底里佩服他,怎么那么有本事?当我快要溺死在幸福的海水里时,事实把我硬生生地拖了出来!

“韩熙雅,有人找你。”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说不上是怎么个美法,甚至有点娇小可爱的女生。“你是?”这句话,是人都该问。“我认识你吗?找我有事?”说实话,虽然她长得真的很漂亮,但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不算好,就是因为,她那双冰冷的眼睛。

还有,她吐出来的第一句话,就足以让我大跌眼镜!

“我是他的女朋友!听说你跟他有什么关系……”

脑子天旋地转的一阵轰鸣!!!

他有女朋友?别说我了,他的兄弟都不知道。上帝让这个自称是他的女朋友的小女生,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我就不得不猜疑:我是不是在做梦呢?!如果真的是,我现在是不是会站不稳了?

正当我在做一大堆的推测时,她开口道:“你很喜欢他对吧?”

我想回答她“是的”,我甚至想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比我更爱他,但是我没有,毕竟现在还是需要理智的,所以,我选择了,点头。

下一秒会发生的事情,谁也想不到,不是吗?

在我点头之后,她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或者是伸出一个巴掌来!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才突然发现:这是一个辣妹啊?!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脸上的疼痛,而是,她的手拍在了我肩膀上。睁开眼晴,有点莫名奇妙的看着她,她忽然大声的对我说:“你放心吧,你会和他走到一起的!”我惊了一下,这到底是不是他的女朋友?

自从那个女生的出现,我再也没有和他讲过一句话,有时只是目光相撞,都让人心寒!我什么都没有问他,因为我不敢问。我只是在想,那个女生说的会和他走到一起,又是有何含义?后来我才从别人口中得知,那女孩的名字叫“陶喻琳”。成天只顾着胡思乱想的猜疑着什么,连课程都开始跟不上脚步,这我才知道,答应他,就是让他彻底打乱我的生活世界!

不管我怎么逃避,在白色情人节那天,终究还是和现实面对面的谈判了一番。

陶喻琳把我叫了出来,在昏暗的走廊里我可以清楚地看到,站在她身边的那个人,是他。这是他第一次和别的女生,不逃也不躲的,站在我面前。我不得不承认,我一刻也不想呆在陶喻琳那锐利得让我敏感的目光之下,我不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难以接受的事情,会让我脚软?我好想逃开,但是,站在我面前的,真的,不止是她一个人。所以,我,一定要稳住,然后看清事实:她真的是他的女朋友。

“为了她,你会和我分手吧?”她扭头过去,像是忽视我的存在一样,在跟他讲话。

“不知道……”

“什么叫做不知道?喜欢她就和她在一起,不喜欢我就和我分手啊!难不成你要脚踏两船么?!”

“……”

“说话!!”

他没有说话,仿佛是在默认,那一刻,我觉得这男的不是一般的懦弱!

我鼓起了勇气,插上话。

“做选择吧,伤害谁,都是要决定的,总不能两个都一起伤害了吧?”

只能逼他做选择了,我深呼吸了一口气,不是因为我紧张,而因为我不怕输,输了就输了,毕竟他们还是可以幸福的。嗬,好春的想法!

“要谁?”

“要,她……”

结果终于有了,已经做好准备潇洒的回宿舍复习我的功课,从此“我喜欢你!”

何等疯狂的表白。按照我韩熙雅的原则,应该是甩给他几句侮辱的话,然后潇洒的离他而去。可是,这次,我居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到现在为止,那两个字是我的禁忌。我为了毁掉任何与男生接近的机会,我把自己逼的很凶很凶,所有男生都很讨厌我。不知为何,我压根不想去触碰那条警戒线,也不想跟那两个字有缘,甚至极度鄙视这种作为!

当然,我对他也不例外,也从未想过会有例外。我对他很凶,前所未有的凶,凶到我自己都觉得过分的地步。可是,当他的兄弟替他感到不公平的时候,他只是笑而不答……他让我很迷惑。从没有这样一个男生,听我的话,从没有这样一个男生,任我胡闹……

更大的问题是,当他站在我面前,看起来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认认真真的吐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居然答应了!真是要命,答应他之后,我居然还在天真的想:是不是从这一刻起,我就不再乖了呢?他的兄弟都以为他疯了,接受这么一个凶八婆!他也是不以为然。

相处下来。我才发现,自己是真的离不开他,他让我体会到,什么是想起一个人却迟疑着要不要拨起号码;什么是越在乎,就越爱忽视的感觉;什么是向对方提出无理要求来耍却不知道那是撒娇和依赖……

这些,都在我这个乖了17年的女孩子身上,一一鉴定。打心底里佩服他,怎么那么有本事?当我快要溺死在幸福的海水里时,事实把我硬生生地拖了出来!

“韩熙雅,有人找你。”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说不上是怎么个美法,甚至有点娇小可爱的女生。“你是?”这句话,是人都该问。“我认识你吗?找我有事?”说实话,虽然她长得真的很漂亮,但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不算好,就是因为,她那双冰冷的眼睛。

还有,她吐出来的第一句话,就足以让我大跌眼镜!

“我是他的女朋友!听说你跟他有什么关系……”

脑子天旋地转的一阵轰鸣!!!

他有女朋友?别说我了,他的兄弟都不知道。上帝让这个自称是他的女朋友的小女生,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我就不得不猜疑:我是不是在做梦呢?!如果真的是,我现在是不是会站不稳了?

正当我在做一大堆的推测时,她开口道:“你很喜欢他对吧?”

我想回答她“是的”,我甚至想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比我更爱他,但是我没有,毕竟现在还是需要理智的,所以,我选择了,点头。

下一秒会发生的事情,谁也想不到,不是吗?

在我点头之后,她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或者是伸出一个巴掌来!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才突然发现:这是一个辣妹啊?!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脸上的疼痛,而是,她的手拍在了我肩膀上。睁开眼晴,有点莫名奇妙的看着她,她忽然大声的对我说:“你放心吧,你会和他走到一起的!”我惊了一下,这到底是不是他的女朋友?

自从那个女生的出现,我再也没有和他讲过一句话,有时只是目光相撞,都让人心寒!我什么都没有问他,因为我不敢问。我只是在想,那个女生说的会和他走到一起,又是有何含义?后来我才从别人口中得知,那女孩的名字叫“陶喻琳”。成天只顾着胡思乱想的猜疑着什么,连课程都开始跟不上脚步,这我才知道,答应他,就是让他彻底打乱我的生活世界!

不管我怎么逃避,在白色情人节那天,终究还是和现实面对面的谈判了一番。

陶喻琳把我叫了出来,在昏暗的走廊里我可以清楚地看到,站在她身边的那个人,是他。这是他第一次和别的女生,不逃也不躲的,站在我面前。我不得不承认,我一刻也不想呆在陶喻琳那锐利得让我敏感的目光之下,我不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难以接受的事情,会让我脚软?我好想逃开,但是,站在我面前的,真的,不止是她一个人。所以,我,一定要稳住,然后看清事实:她真的是他的女朋友。

“为了她,你会和我分手吧?”她扭头过去,像是忽视我的存在一样,在跟他讲话。

“不知道……”

“什么叫做不知道?喜欢她就和她在一起,不喜欢我就和我分手啊!难不成你要脚踏两船么?!”

“……”

“说话!!”

他没有说话,仿佛是在默认,那一刻,我觉得这男的不是一般的懦弱!

我鼓起了勇气,插上话。

“做选择吧,伤害谁,都是要决定的,总不能两个都一起伤害了吧?”

只能逼他做选择了,我深呼吸了一口气,不是因为我紧张,而因为我不怕输,输了就输了,毕竟他们还是可以幸福的。嗬,好春的想法!

“要谁?”

“要,她……”

结果终于有了,已经做好准备潇洒的回宿舍复习我的功课,从此“我喜欢你!”

何等疯狂的表白。按照我韩熙雅的原则,应该是甩给他几句侮辱的话,然后潇洒的离他而去。可是,这次,我居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到现在为止,那两个字是我的禁忌。我为了毁掉任何与男生接近的机会,我把自己逼的很凶很凶,所有男生都很讨厌我。不知为何,我压根不想去触碰那条警戒线,也不想跟那两个字有缘,甚至极度鄙视这种作为!

当然,我对他也不例外,也从未想过会有例外。我对他很凶,前所未有的凶,凶到我自己都觉得过分的地步。可是,当他的兄弟替他感到不公平的时候,他只是笑而不答……他让我很迷惑。从没有这样一个男生,听我的话,从没有这样一个男生,任我胡闹……

更大的问题是,当他站在我面前,看起来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认认真真的吐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居然答应了!真是要命,答应他之后,我居然还在天真的想:是不是从这一刻起,我就不再乖了呢?他的兄弟都以为他疯了,接受这么一个凶八婆!他也是不以为然。

相处下来。我才发现,自己是真的离不开他,他让我体会到,什么是想起一个人却迟疑着要不要拨起号码;什么是越在乎,就越爱忽视的感觉;什么是向对方提出无理要求来耍却不知道那是撒娇和依赖……

这些,都在我这个乖了17年的女孩子身上,一一鉴定。打心底里佩服他,怎么那么有本事?当我快要溺死在幸福的海水里时,事实把我硬生生地拖了出来!

“韩熙雅,有人找你。”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说不上是怎么个美法,甚至有点娇小可爱的女生。“你是?”这句话,是人都该问。“我认识你吗?找我有事?”说实话,虽然她长得真的很漂亮,但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不算好,就是因为,她那双冰冷的眼睛。

还有,她吐出来的第一句话,就足以让我大跌眼镜!

“我是他的女朋友!听说你跟他有什么关系……”

脑子天旋地转的一阵轰鸣!!!

他有女朋友?别说我了,他的兄弟都不知道。上帝让这个自称是他的女朋友的小女生,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我就不得不猜疑:我是不是在做梦呢?!如果真的是,我现在是不是会站不稳了?

正当我在做一大堆的推测时,她开口道:“你很喜欢他对吧?”

我想回答她“是的”,我甚至想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比我更爱他,但是我没有,毕竟现在还是需要理智的,所以,我选择了,点头。

下一秒会发生的事情,谁也想不到,不是吗?

在我点头之后,她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或者是伸出一个巴掌来!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才突然发现:这是一个辣妹啊?!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脸上的疼痛,而是,她的手拍在了我肩膀上。睁开眼晴,有点莫名奇妙的看着她,她忽然大声的对我说:“你放心吧,你会和他走到一起的!”我惊了一下,这到底是不是他的女朋友?

自从那个女生的出现,我再也没有和他讲过一句话,有时只是目光相撞,都让人心寒!我什么都没有问他,因为我不敢问。我只是在想,那个女生说的会和他走到一起,又是有何含义?后来我才从别人口中得知,那女孩的名字叫“陶喻琳”。成天只顾着胡思乱想的猜疑着什么,连课程都开始跟不上脚步,这我才知道,答应他,就是让他彻底打乱我的生活世界!

不管我怎么逃避,在白色情人节那天,终究还是和现实面对面的谈判了一番。

陶喻琳把我叫了出来,在昏暗的走廊里我可以清楚地看到,站在她身边的那个人,是他。这是他第一次和别的女生,不逃也不躲的,站在我面前。我不得不承认,我一刻也不想呆在陶喻琳那锐利得让我敏感的目光之下,我不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难以接受的事情,会让我脚软?我好想逃开,但是,站在我面前的,真的,不止是她一个人。所以,我,一定要稳住,然后看清事实:她真的是他的女朋友。

“为了她,你会和我分手吧?”她扭头过去,像是忽视我的存在一样,在跟他讲话。

“不知道……”

“什么叫做不知道?喜欢她就和她在一起,不喜欢我就和我分手啊!难不成你要脚踏两船么?!”

“……”

“说话!!”

他没有说话,仿佛是在默认,那一刻,我觉得这男的不是一般的懦弱!

我鼓起了勇气,插上话。

“做选择吧,伤害谁,都是要决定的,总不能两个都一起伤害了吧?”

只能逼他做选择了,我深呼吸了一口气,不是因为我紧张,而因为我不怕输,输了就输了,毕竟他们还是可以幸福的。嗬,好春的想法!

“要谁?”

“要,她……”

结果终于有了,已经做好准备潇洒的回宿舍复习我的功课,从此“我喜欢你!”

何等疯狂的表白。按照我韩熙雅的原则,应该是甩给他几句侮辱的话,然后潇洒的离他而去。可是,这次,我居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到现在为止,那两个字是我的禁忌。我为了毁掉任何与男生接近的机会,我把自己逼的很凶很凶,所有男生都很讨厌我。不知为何,我压根不想去触碰那条警戒线,也不想跟那两个字有缘,甚至极度鄙视这种作为!

当然,我对他也不例外,也从未想过会有例外。我对他很凶,前所未有的凶,凶到我自己都觉得过分的地步。可是,当他的兄弟替他感到不公平的时候,他只是笑而不答……他让我很迷惑。从没有这样一个男生,听我的话,从没有这样一个男生,任我胡闹……

更大的问题是,当他站在我面前,看起来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认认真真的吐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居然答应了!真是要命,答应他之后,我居然还在天真的想:是不是从这一刻起,我就不再乖了呢?他的兄弟都以为他疯了,接受这么一个凶八婆!他也是不以为然。

相处下来。我才发现,自己是真的离不开他,他让我体会到,什么是想起一个人却迟疑着要不要拨起号码;什么是越在乎,就越爱忽视的感觉;什么是向对方提出无理要求来耍却不知道那是撒娇和依赖……

这些,都在我这个乖了17年的女孩子身上,一一鉴定。打心底里佩服他,怎么那么有本事?当我快要溺死在幸福的海水里时,事实把我硬生生地拖了出来!

“韩熙雅,有人找你。”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说不上是怎么个美法,甚至有点娇小可爱的女生。“你是?”这句话,是人都该问。“我认识你吗?找我有事?”说实话,虽然她长得真的很漂亮,但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不算好,就是因为,她那双冰冷的眼睛。

还有,她吐出来的第一句话,就足以让我大跌眼镜!

“我是他的女朋友!听说你跟他有什么关系……”

脑子天旋地转的一阵轰鸣!!!

他有女朋友?别说我了,他的兄弟都不知道。上帝让这个自称是他的女朋友的小女生,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我就不得不猜疑:我是不是在做梦呢?!如果真的是,我现在是不是会站不稳了?

正当我在做一大堆的推测时,她开口道:“你很喜欢他对吧?”

我想回答她“是的”,我甚至想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比我更爱他,但是我没有,毕竟现在还是需要理智的,所以,我选择了,点头。

下一秒会发生的事情,谁也想不到,不是吗?

在我点头之后,她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或者是伸出一个巴掌来!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才突然发现:这是一个辣妹啊?!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脸上的疼痛,而是,她的手拍在了我肩膀上。睁开眼晴,有点莫名奇妙的看着她,她忽然大声的对我说:“你放心吧,你会和他走到一起的!”我惊了一下,这到底是不是他的女朋友?

自从那个女生的出现,我再也没有和他讲过一句话,有时只是目光相撞,都让人心寒!我什么都没有问他,因为我不敢问。我只是在想,那个女生说的会和他走到一起,又是有何含义?后来我才从别人口中得知,那女孩的名字叫“陶喻琳”。成天只顾着胡思乱想的猜疑着什么,连课程都开始跟不上脚步,这我才知道,答应他,就是让他彻底打乱我的生活世界!

不管我怎么逃避,在白色情人节那天,终究还是和现实面对面的谈判了一番。

陶喻琳把我叫了出来,在昏暗的走廊里我可以清楚地看到,站在她身边的那个人,是他。这是他第一次和别的女生,不逃也不躲的,站在我面前。我不得不承认,我一刻也不想呆在陶喻琳那锐利得让我敏感的目光之下,我不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难以接受的事情,会让我脚软?我好想逃开,但是,站在我面前的,真的,不止是她一个人。所以,我,一定要稳住,然后看清事实:她真的是他的女朋友。

“为了她,你会和我分手吧?”她扭头过去,像是忽视我的存在一样,在跟他讲话。

“不知道……”

“什么叫做不知道?喜欢她就和她在一起,不喜欢我就和我分手啊!难不成你要脚踏两船么?!”

“……”

“说话!!”

他没有说话,仿佛是在默认,那一刻,我觉得这男的不是一般的懦弱!

我鼓起了勇气,插上话。

“做选择吧,伤害谁,都是要决定的,总不能两个都一起伤害了吧?”

只能逼他做选择了,我深呼吸了一口气,不是因为我紧张,而因为我不怕输,输了就输了,毕竟他们还是可以幸福的。嗬,好春的想法!

“要谁?”

“要,她……”

结果终于有了,已经做好准备潇洒的回宿舍复习我的功课,从此

#4楼回目录

成长,无人分享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作文 | 2017-07-27 16:44

每个人的身体都有一个巨大个伤口,因吸进现实的无奈、虚伪、肮脏而无法愈合。

某个夜里,伤口便会醒来,隐隐作痛。站在黑暗中孤独无援,没有人可以给你安慰。能做的,仅仅是用回忆填充伤口,用虚幻的美好麻痹疼痛。

曾有一段绝望的时光。很长时间不说话,与所有人可以保持距离、关掉手机、不再上网。像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努力想逃离。没有任何不愉快的事,也找不到任何原因。话很多的我一下子安静下来。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身边的人和事,不知道我是否会一直沉默直到身边不再有人问:“你怎么了?”

只觉得有种莫名奇妙的情绪在身体里蔓延,消极的、冷漠的、失望的。不知道是过于清醒还是不清醒,自以为是的想与世界断绝联系。现在来看或许觉得可笑吧、愚蠢吧,可当时这样奇怪的思想却如此真切。

语言是苍白的,喉咙干涩,甚至上课被点回答问题,明知道答案,动了动嘴唇,却不愿发出一点声音,宁可傻傻站着。可能是所有用来安抚伤口的温暖用光了,它倔强地疼着,无可奈何。真的,我的眼泪不值钱。痛的时候、累的时候、压抑的时候、寂寞的时候,眼睛就会潮湿一片,眼泪便会大滴大滴掉下来。泪水洗不掉绝望和恐惧,除了加深难过的情绪起不到任何作用。眼泪,不受任何限制,它是那么任性。随时随地降临,甚至没有预兆。上课的时候、走在大街上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时候、抬头看见飞机的时候,无缘无故地泪流满面。我一面想这样被别人看见多丢脸呀,一面又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

晚上站在十七楼的阳台上,手搭在冰冷的铁栏杆上俯视这座城市。我闭上眼,想像自己翻到栏杆外面,然后向前迈一步......我不能再往下想,赶紧逃进屋内来,锁上阳台的门。我知道,我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如果有一瞬间没有克制住,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真的。

同学正在将台上念我的作文,而我正在最后一排埋头订正数学卷子。接着老师点评,这时我停下笔,抬起头听。又开始想象:如果我这时刷的站起来,然后一拍桌子指着那笑眯眯的老师骂:“你他妈的乱评什么!我这文章根本没表达那个意思,这课没法听了!”接着从后门走出教室,然后用力把后门一甩。或者干脆什么都不说,拎起书包就走。老师同学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的吧。我连走出教室要几步、什么地方转身、零点几秒摔门都计划的清清楚楚了。

我很想知道如果我实施了到底会发生什么。但我到底是没有做。不是不敢,是不允许。我不允许自己这么做,你是一个正常人,不该这样,也不能这样。我因这样的计划激动地心怦怦直跳,很紧张很害怕被别人看穿这样古怪的心思。不过又有谁会猜的透?大家一定以为我这时的表情是因为被念了作文惊喜过头或者是对语文老师感激万分吧。

面对车流我想知道我一下子冲过去会怎么样?被老师训的时候当面把卷子撕掉扔进垃圾桶会怎样?把讨厌的人的书包从楼上扔下去会怎样?总是排会在理智和神经质之间,我知道一不理智后果很严重,说不定进了精神病院也不是没可能。但我真的对所想象的事的后果有种好奇感,我这异常是被折磨多了压抑久了还是源自心底小小的叛逆?幸亏我没干出什么特离奇的事,是为了面子还是形象?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要知道,一个人如果无所顾忌了是会疯狂的。

那段灰色的日子里,找不到出口,急躁、失落。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无所畏。上课不听讲没什么、被骂没什么、考试交白卷没什么、作业不做没什么......于是我上课听Mp3,看小说,考试遇到不会的也不心慌了,回家看书到很晚,作业留到第二天能抄就抄能做就做,反正总会过去的......

可以说是在放纵自己,可能是想得太开了吧。我想一个人想自杀不是因为想不开,而是想太开了,连自己活不活都不当一回事了。看呐,我都到这境地了,连死都不屑于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你说火箭都升空了人类都上太空了,我为区区一次考试伤心得死去活来的至于么?

我小时候就很喜欢走路,很喜欢观察过路人的表情。我不会联想到他们之间的联系或者背后的故事,却会联想到自己和将来我身边的人。会是这个样子,还是那个样子?我会长得很高吗?很好看吗?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谁也不像,无论在大街上遇见多少人,也找不到与自己相像的那一个 。我的鼻子和耳朵,我的灵魂和思想,都独一无二。这个身体属于我,却无法选择基因。当我的灵魂不再留恋这躯体抑或是想逃离,该怎么办? 难道只能采取极端的方法?我曾很认真地说过,我活三十

每个人的身体都有一个巨大个伤口,因吸进现实的无奈、虚伪、肮脏而无法愈合。

某个夜里,伤口便会醒来,隐隐作痛。站在黑暗中孤独无援,没有人可以给你安慰。能做的,仅仅是用回忆填充伤口,用虚幻的美好麻痹疼痛。

曾有一段绝望的时光。很长时间不说话,与所有人可以保持距离、关掉手机、不再上网。像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努力想逃离。没有任何不愉快的事,也找不到任何原因。话很多的我一下子安静下来。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身边的人和事,不知道我是否会一直沉默直到身边不再有人问:“你怎么了?”

只觉得有种莫名奇妙的情绪在身体里蔓延,消极的、冷漠的、失望的。不知道是过于清醒还是不清醒,自以为是的想与世界断绝联系。现在来看或许觉得可笑吧、愚蠢吧,可当时这样奇怪的思想却如此真切。

语言是苍白的,喉咙干涩,甚至上课被点回答问题,明知道答案,动了动嘴唇,却不愿发出一点声音,宁可傻傻站着。可能是所有用来安抚伤口的温暖用光了,它倔强地疼着,无可奈何。真的,我的眼泪不值钱。痛的时候、累的时候、压抑的时候、寂寞的时候,眼睛就会潮湿一片,眼泪便会大滴大滴掉下来。泪水洗不掉绝望和恐惧,除了加深难过的情绪起不到任何作用。眼泪,不受任何限制,它是那么任性。随时随地降临,甚至没有预兆。上课的时候、走在大街上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时候、抬头看见飞机的时候,无缘无故地泪流满面。我一面想这样被别人看见多丢脸呀,一面又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

晚上站在十七楼的阳台上,手搭在冰冷的铁栏杆上俯视这座城市。我闭上眼,想像自己翻到栏杆外面,然后向前迈一步......我不能再往下想,赶紧逃进屋内来,锁上阳台的门。我知道,我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如果有一瞬间没有克制住,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真的。

同学正在将台上念我的作文,而我正在最后一排埋头订正数学卷子。接着老师点评,这时我停下笔,抬起头听。又开始想象:如果我这时刷的站起来,然后一拍桌子指着那笑眯眯的老师骂:“你他妈的乱评什么!我这文章根本没表达那个意思,这课没法听了!”接着从后门走出教室,然后用力把后门一甩。或者干脆什么都不说,拎起书包就走。老师同学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的吧。我连走出教室要几步、什么地方转身、零点几秒摔门都计划的清清楚楚了。

我很想知道如果我实施了到底会发生什么。但我到底是没有做。不是不敢,是不允许。我不允许自己这么做,你是一个正常人,不该这样,也不能这样。我因这样的计划激动地心怦怦直跳,很紧张很害怕被别人看穿这样古怪的心思。不过又有谁会猜的透?大家一定以为我这时的表情是因为被念了作文惊喜过头或者是对语文老师感激万分吧。

面对车流我想知道我一下子冲过去会怎么样?被老师训的时候当面把卷子撕掉扔进垃圾桶会怎样?把讨厌的人的书包从楼上扔下去会怎样?总是排会在理智和神经质之间,我知道一不理智后果很严重,说不定进了精神病院也不是没可能。但我真的对所想象的事的后果有种好奇感,我这异常是被折磨多了压抑久了还是源自心底小小的叛逆?幸亏我没干出什么特离奇的事,是为了面子还是形象?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要知道,一个人如果无所顾忌了是会疯狂的。

那段灰色的日子里,找不到出口,急躁、失落。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无所畏。上课不听讲没什么、被骂没什么、考试交白卷没什么、作业不做没什么......于是我上课听Mp3,看小说,考试遇到不会的也不心慌了,回家看书到很晚,作业留到第二天能抄就抄能做就做,反正总会过去的......

可以说是在放纵自己,可能是想得太开了吧。我想一个人想自杀不是因为想不开,而是想太开了,连自己活不活都不当一回事了。看呐,我都到这境地了,连死都不屑于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你说火箭都升空了人类都上太空了,我为区区一次考试伤心得死去活来的至于么?

我小时候就很喜欢走路,很喜欢观察过路人的表情。我不会联想到他们之间的联系或者背后的故事,却会联想到自己和将来我身边的人。会是这个样子,还是那个样子?我会长得很高吗?很好看吗?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谁也不像,无论在大街上遇见多少人,也找不到与自己相像的那一个 。我的鼻子和耳朵,我的灵魂和思想,都独一无二。这个身体属于我,却无法选择基因。当我的灵魂不再留恋这躯体抑或是想逃离,该怎么办? 难道只能采取极端的方法?我曾很认真地说过,我活三十

每个人的身体都有一个巨大个伤口,因吸进现实的无奈、虚伪、肮脏而无法愈合。

某个夜里,伤口便会醒来,隐隐作痛。站在黑暗中孤独无援,没有人可以给你安慰。能做的,仅仅是用回忆填充伤口,用虚幻的美好麻痹疼痛。

曾有一段绝望的时光。很长时间不说话,与所有人可以保持距离、关掉手机、不再上网。像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努力想逃离。没有任何不愉快的事,也找不到任何原因。话很多的我一下子安静下来。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身边的人和事,不知道我是否会一直沉默直到身边不再有人问:“你怎么了?”

只觉得有种莫名奇妙的情绪在身体里蔓延,消极的、冷漠的、失望的。不知道是过于清醒还是不清醒,自以为是的想与世界断绝联系。现在来看或许觉得可笑吧、愚蠢吧,可当时这样奇怪的思想却如此真切。

语言是苍白的,喉咙干涩,甚至上课被点回答问题,明知道答案,动了动嘴唇,却不愿发出一点声音,宁可傻傻站着。可能是所有用来安抚伤口的温暖用光了,它倔强地疼着,无可奈何。真的,我的眼泪不值钱。痛的时候、累的时候、压抑的时候、寂寞的时候,眼睛就会潮湿一片,眼泪便会大滴大滴掉下来。泪水洗不掉绝望和恐惧,除了加深难过的情绪起不到任何作用。眼泪,不受任何限制,它是那么任性。随时随地降临,甚至没有预兆。上课的时候、走在大街上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时候、抬头看见飞机的时候,无缘无故地泪流满面。我一面想这样被别人看见多丢脸呀,一面又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

晚上站在十七楼的阳台上,手搭在冰冷的铁栏杆上俯视这座城市。我闭上眼,想像自己翻到栏杆外面,然后向前迈一步......我不能再往下想,赶紧逃进屋内来,锁上阳台的门。我知道,我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如果有一瞬间没有克制住,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真的。

同学正在将台上念我的作文,而我正在最后一排埋头订正数学卷子。接着老师点评,这时我停下笔,抬起头听。又开始想象:如果我这时刷的站起来,然后一拍桌子指着那笑眯眯的老师骂:“你他妈的乱评什么!我这文章根本没表达那个意思,这课没法听了!”接着从后门走出教室,然后用力把后门一甩。或者干脆什么都不说,拎起书包就走。老师同学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的吧。我连走出教室要几步、什么地方转身、零点几秒摔门都计划的清清楚楚了。

我很想知道如果我实施了到底会发生什么。但我到底是没有做。不是不敢,是不允许。我不允许自己这么做,你是一个正常人,不该这样,也不能这样。我因这样的计划激动地心怦怦直跳,很紧张很害怕被别人看穿这样古怪的心思。不过又有谁会猜的透?大家一定以为我这时的表情是因为被念了作文惊喜过头或者是对语文老师感激万分吧。

面对车流我想知道我一下子冲过去会怎么样?被老师训的时候当面把卷子撕掉扔进垃圾桶会怎样?把讨厌的人的书包从楼上扔下去会怎样?总是排会在理智和神经质之间,我知道一不理智后果很严重,说不定进了精神病院也不是没可能。但我真的对所想象的事的后果有种好奇感,我这异常是被折磨多了压抑久了还是源自心底小小的叛逆?幸亏我没干出什么特离奇的事,是为了面子还是形象?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要知道,一个人如果无所顾忌了是会疯狂的。

那段灰色的日子里,找不到出口,急躁、失落。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无所畏。上课不听讲没什么、被骂没什么、考试交白卷没什么、作业不做没什么......于是我上课听Mp3,看小说,考试遇到不会的也不心慌了,回家看书到很晚,作业留到第二天能抄就抄能做就做,反正总会过去的......

可以说是在放纵自己,可能是想得太开了吧。我想一个人想自杀不是因为想不开,而是想太开了,连自己活不活都不当一回事了。看呐,我都到这境地了,连死都不屑于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你说火箭都升空了人类都上太空了,我为区区一次考试伤心得死去活来的至于么?

我小时候就很喜欢走路,很喜欢观察过路人的表情。我不会联想到他们之间的联系或者背后的故事,却会联想到自己和将来我身边的人。会是这个样子,还是那个样子?我会长得很高吗?很好看吗?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谁也不像,无论在大街上遇见多少人,也找不到与自己相像的那一个 。我的鼻子和耳朵,我的灵魂和思想,都独一无二。这个身体属于我,却无法选择基因。当我的灵魂不再留恋这躯体抑或是想逃离,该怎么办? 难道只能采取极端的方法?我曾很认真地说过,我活三十

每个人的身体都有一个巨大个伤口,因吸进现实的无奈、虚伪、肮脏而无法愈合。

某个夜里,伤口便会醒来,隐隐作痛。站在黑暗中孤独无援,没有人可以给你安慰。能做的,仅仅是用回忆填充伤口,用虚幻的美好麻痹疼痛。

曾有一段绝望的时光。很长时间不说话,与所有人可以保持距离、关掉手机、不再上网。像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努力想逃离。没有任何不愉快的事,也找不到任何原因。话很多的我一下子安静下来。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身边的人和事,不知道我是否会一直沉默直到身边不再有人问:“你怎么了?”

只觉得有种莫名奇妙的情绪在身体里蔓延,消极的、冷漠的、失望的。不知道是过于清醒还是不清醒,自以为是的想与世界断绝联系。现在来看或许觉得可笑吧、愚蠢吧,可当时这样奇怪的思想却如此真切。

语言是苍白的,喉咙干涩,甚至上课被点回答问题,明知道答案,动了动嘴唇,却不愿发出一点声音,宁可傻傻站着。可能是所有用来安抚伤口的温暖用光了,它倔强地疼着,无可奈何。真的,我的眼泪不值钱。痛的时候、累的时候、压抑的时候、寂寞的时候,眼睛就会潮湿一片,眼泪便会大滴大滴掉下来。泪水洗不掉绝望和恐惧,除了加深难过的情绪起不到任何作用。眼泪,不受任何限制,它是那么任性。随时随地降临,甚至没有预兆。上课的时候、走在大街上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时候、抬头看见飞机的时候,无缘无故地泪流满面。我一面想这样被别人看见多丢脸呀,一面又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

晚上站在十七楼的阳台上,手搭在冰冷的铁栏杆上俯视这座城市。我闭上眼,想像自己翻到栏杆外面,然后向前迈一步......我不能再往下想,赶紧逃进屋内来,锁上阳台的门。我知道,我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如果有一瞬间没有克制住,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真的。

同学正在将台上念我的作文,而我正在最后一排埋头订正数学卷子。接着老师点评,这时我停下笔,抬起头听。又开始想象:如果我这时刷的站起来,然后一拍桌子指着那笑眯眯的老师骂:“你他妈的乱评什么!我这文章根本没表达那个意思,这课没法听了!”接着从后门走出教室,然后用力把后门一甩。或者干脆什么都不说,拎起书包就走。老师同学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的吧。我连走出教室要几步、什么地方转身、零点几秒摔门都计划的清清楚楚了。

我很想知道如果我实施了到底会发生什么。但我到底是没有做。不是不敢,是不允许。我不允许自己这么做,你是一个正常人,不该这样,也不能这样。我因这样的计划激动地心怦怦直跳,很紧张很害怕被别人看穿这样古怪的心思。不过又有谁会猜的透?大家一定以为我这时的表情是因为被念了作文惊喜过头或者是对语文老师感激万分吧。

面对车流我想知道我一下子冲过去会怎么样?被老师训的时候当面把卷子撕掉扔进垃圾桶会怎样?把讨厌的人的书包从楼上扔下去会怎样?总是排会在理智和神经质之间,我知道一不理智后果很严重,说不定进了精神病院也不是没可能。但我真的对所想象的事的后果有种好奇感,我这异常是被折磨多了压抑久了还是源自心底小小的叛逆?幸亏我没干出什么特离奇的事,是为了面子还是形象?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要知道,一个人如果无所顾忌了是会疯狂的。

那段灰色的日子里,找不到出口,急躁、失落。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无所畏。上课不听讲没什么、被骂没什么、考试交白卷没什么、作业不做没什么......于是我上课听Mp3,看小说,考试遇到不会的也不心慌了,回家看书到很晚,作业留到第二天能抄就抄能做就做,反正总会过去的......

可以说是在放纵自己,可能是想得太开了吧。我想一个人想自杀不是因为想不开,而是想太开了,连自己活不活都不当一回事了。看呐,我都到这境地了,连死都不屑于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你说火箭都升空了人类都上太空了,我为区区一次考试伤心得死去活来的至于么?

我小时候就很喜欢走路,很喜欢观察过路人的表情。我不会联想到他们之间的联系或者背后的故事,却会联想到自己和将来我身边的人。会是这个样子,还是那个样子?我会长得很高吗?很好看吗?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谁也不像,无论在大街上遇见多少人,也找不到与自己相像的那一个 。我的鼻子和耳朵,我的灵魂和思想,都独一无二。这个身体属于我,却无法选择基因。当我的灵魂不再留恋这躯体抑或是想逃离,该怎么办? 难道只能采取极端的方法?我曾很认真地说过,我活三十

每个人的身体都有一个巨大个伤口,因吸进现实的无奈、虚伪、肮脏而无法愈合。

某个夜里,伤口便会醒来,隐隐作痛。站在黑暗中孤独无援,没有人可以给你安慰。能做的,仅仅是用回忆填充伤口,用虚幻的美好麻痹疼痛。

曾有一段绝望的时光。很长时间不说话,与所有人可以保持距离、关掉手机、不再上网。像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努力想逃离。没有任何不愉快的事,也找不到任何原因。话很多的我一下子安静下来。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身边的人和事,不知道我是否会一直沉默直到身边不再有人问:“你怎么了?”

只觉得有种莫名奇妙的情绪在身体里蔓延,消极的、冷漠的、失望的。不知道是过于清醒还是不清醒,自以为是的想与世界断绝联系。现在来看或许觉得可笑吧、愚蠢吧,可当时这样奇怪的思想却如此真切。

语言是苍白的,喉咙干涩,甚至上课被点回答问题,明知道答案,动了动嘴唇,却不愿发出一点声音,宁可傻傻站着。可能是所有用来安抚伤口的温暖用光了,它倔强地疼着,无可奈何。真的,我的眼泪不值钱。痛的时候、累的时候、压抑的时候、寂寞的时候,眼睛就会潮湿一片,眼泪便会大滴大滴掉下来。泪水洗不掉绝望和恐惧,除了加深难过的情绪起不到任何作用。眼泪,不受任何限制,它是那么任性。随时随地降临,甚至没有预兆。上课的时候、走在大街上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时候、抬头看见飞机的时候,无缘无故地泪流满面。我一面想这样被别人看见多丢脸呀,一面又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

晚上站在十七楼的阳台上,手搭在冰冷的铁栏杆上俯视这座城市。我闭上眼,想像自己翻到栏杆外面,然后向前迈一步......我不能再往下想,赶紧逃进屋内来,锁上阳台的门。我知道,我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如果有一瞬间没有克制住,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真的。

同学正在将台上念我的作文,而我正在最后一排埋头订正数学卷子。接着老师点评,这时我停下笔,抬起头听。又开始想象:如果我这时刷的站起来,然后一拍桌子指着那笑眯眯的老师骂:“你他妈的乱评什么!我这文章根本没表达那个意思,这课没法听了!”接着从后门走出教室,然后用力把后门一甩。或者干脆什么都不说,拎起书包就走。老师同学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的吧。我连走出教室要几步、什么地方转身、零点几秒摔门都计划的清清楚楚了。

我很想知道如果我实施了到底会发生什么。但我到底是没有做。不是不敢,是不允许。我不允许自己这么做,你是一个正常人,不该这样,也不能这样。我因这样的计划激动地心怦怦直跳,很紧张很害怕被别人看穿这样古怪的心思。不过又有谁会猜的透?大家一定以为我这时的表情是因为被念了作文惊喜过头或者是对语文老师感激万分吧。

面对车流我想知道我一下子冲过去会怎么样?被老师训的时候当面把卷子撕掉扔进垃圾桶会怎样?把讨厌的人的书包从楼上扔下去会怎样?总是排会在理智和神经质之间,我知道一不理智后果很严重,说不定进了精神病院也不是没可能。但我真的对所想象的事的后果有种好奇感,我这异常是被折磨多了压抑久了还是源自心底小小的叛逆?幸亏我没干出什么特离奇的事,是为了面子还是形象?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要知道,一个人如果无所顾忌了是会疯狂的。

那段灰色的日子里,找不到出口,急躁、失落。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无所畏。上课不听讲没什么、被骂没什么、考试交白卷没什么、作业不做没什么......于是我上课听Mp3,看小说,考试遇到不会的也不心慌了,回家看书到很晚,作业留到第二天能抄就抄能做就做,反正总会过去的......

可以说是在放纵自己,可能是想得太开了吧。我想一个人想自杀不是因为想不开,而是想太开了,连自己活不活都不当一回事了。看呐,我都到这境地了,连死都不屑于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你说火箭都升空了人类都上太空了,我为区区一次考试伤心得死去活来的至于么?

我小时候就很喜欢走路,很喜欢观察过路人的表情。我不会联想到他们之间的联系或者背后的故事,却会联想到自己和将来我身边的人。会是这个样子,还是那个样子?我会长得很高吗?很好看吗?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谁也不像,无论在大街上遇见多少人,也找不到与自己相像的那一个 。我的鼻子和耳朵,我的灵魂和思想,都独一无二。这个身体属于我,却无法选择基因。当我的灵魂不再留恋这躯体抑或是想逃离,该怎么办? 难道只能采取极端的方法?我曾很认真地说过,我活三十

每个人的身体都有一个巨大个伤口,因吸进现实的无奈、虚伪、肮脏而无法愈合。

某个夜里,伤口便会醒来,隐隐作痛。站在黑暗中孤独无援,没有人可以给你安慰。能做的,仅仅是用回忆填充伤口,用虚幻的美好麻痹疼痛。

曾有一段绝望的时光。很长时间不说话,与所有人可以保持距离、关掉手机、不再上网。像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努力想逃离。没有任何不愉快的事,也找不到任何原因。话很多的我一下子安静下来。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身边的人和事,不知道我是否会一直沉默直到身边不再有人问:“你怎么了?”

只觉得有种莫名奇妙的情绪在身体里蔓延,消极的、冷漠的、失望的。不知道是过于清醒还是不清醒,自以为是的想与世界断绝联系。现在来看或许觉得可笑吧、愚蠢吧,可当时这样奇怪的思想却如此真切。

语言是苍白的,喉咙干涩,甚至上课被点回答问题,明知道答案,动了动嘴唇,却不愿发出一点声音,宁可傻傻站着。可能是所有用来安抚伤口的温暖用光了,它倔强地疼着,无可奈何。真的,我的眼泪不值钱。痛的时候、累的时候、压抑的时候、寂寞的时候,眼睛就会潮湿一片,眼泪便会大滴大滴掉下来。泪水洗不掉绝望和恐惧,除了加深难过的情绪起不到任何作用。眼泪,不受任何限制,它是那么任性。随时随地降临,甚至没有预兆。上课的时候、走在大街上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时候、抬头看见飞机的时候,无缘无故地泪流满面。我一面想这样被别人看见多丢脸呀,一面又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

晚上站在十七楼的阳台上,手搭在冰冷的铁栏杆上俯视这座城市。我闭上眼,想像自己翻到栏杆外面,然后向前迈一步......我不能再往下想,赶紧逃进屋内来,锁上阳台的门。我知道,我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如果有一瞬间没有克制住,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真的。

同学正在将台上念我的作文,而我正在最后一排埋头订正数学卷子。接着老师点评,这时我停下笔,抬起头听。又开始想象:如果我这时刷的站起来,然后一拍桌子指着那笑眯眯的老师骂:“你他妈的乱评什么!我这文章根本没表达那个意思,这课没法听了!”接着从后门走出教室,然后用力把后门一甩。或者干脆什么都不说,拎起书包就走。老师同学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的吧。我连走出教室要几步、什么地方转身、零点几秒摔门都计划的清清楚楚了。

我很想知道如果我实施了到底会发生什么。但我到底是没有做。不是不敢,是不允许。我不允许自己这么做,你是一个正常人,不该这样,也不能这样。我因这样的计划激动地心怦怦直跳,很紧张很害怕被别人看穿这样古怪的心思。不过又有谁会猜的透?大家一定以为我这时的表情是因为被念了作文惊喜过头或者是对语文老师感激万分吧。

面对车流我想知道我一下子冲过去会怎么样?被老师训的时候当面把卷子撕掉扔进垃圾桶会怎样?把讨厌的人的书包从楼上扔下去会怎样?总是排会在理智和神经质之间,我知道一不理智后果很严重,说不定进了精神病院也不是没可能。但我真的对所想象的事的后果有种好奇感,我这异常是被折磨多了压抑久了还是源自心底小小的叛逆?幸亏我没干出什么特离奇的事,是为了面子还是形象?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要知道,一个人如果无所顾忌了是会疯狂的。

那段灰色的日子里,找不到出口,急躁、失落。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无所畏。上课不听讲没什么、被骂没什么、考试交白卷没什么、作业不做没什么......于是我上课听Mp3,看小说,考试遇到不会的也不心慌了,回家看书到很晚,作业留到第二天能抄就抄能做就做,反正总会过去的......

可以说是在放纵自己,可能是想得太开了吧。我想一个人想自杀不是因为想不开,而是想太开了,连自己活不活都不当一回事了。看呐,我都到这境地了,连死都不屑于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你说火箭都升空了人类都上太空了,我为区区一次考试伤心得死去活来的至于么?

我小时候就很喜欢走路,很喜欢观察过路人的表情。我不会联想到他们之间的联系或者背后的故事,却会联想到自己和将来我身边的人。会是这个样子,还是那个样子?我会长得很高吗?很好看吗?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谁也不像,无论在大街上遇见多少人,也找不到与自己相像的那一个 。我的鼻子和耳朵,我的灵魂和思想,都独一无二。这个身体属于我,却无法选择基因。当我的灵魂不再留恋这躯体抑或是想逃离,该怎么办? 难道只能采取极端的方法?我曾很认真地说过,我活三十

每个人的身体都有一个巨大个伤口,因吸进现实的无奈、虚伪、肮脏而无法愈合。

某个夜里,伤口便会醒来,隐隐作痛。站在黑暗中孤独无援,没有人可以给你安慰。能做的,仅仅是用回忆填充伤口,用虚幻的美好麻痹疼痛。

曾有一段绝望的时光。很长时间不说话,与所有人可以保持距离、关掉手机、不再上网。像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努力想逃离。没有任何不愉快的事,也找不到任何原因。话很多的我一下子安静下来。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身边的人和事,不知道我是否会一直沉默直到身边不再有人问:“你怎么了?”

只觉得有种莫名奇妙的情绪在身体里蔓延,消极的、冷漠的、失望的。不知道是过于清醒还是不清醒,自以为是的想与世界断绝联系。现在来看或许觉得可笑吧、愚蠢吧,可当时这样奇怪的思想却如此真切。

语言是苍白的,喉咙干涩,甚至上课被点回答问题,明知道答案,动了动嘴唇,却不愿发出一点声音,宁可傻傻站着。可能是所有用来安抚伤口的温暖用光了,它倔强地疼着,无可奈何。真的,我的眼泪不值钱。痛的时候、累的时候、压抑的时候、寂寞的时候,眼睛就会潮湿一片,眼泪便会大滴大滴掉下来。泪水洗不掉绝望和恐惧,除了加深难过的情绪起不到任何作用。眼泪,不受任何限制,它是那么任性。随时随地降临,甚至没有预兆。上课的时候、走在大街上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时候、抬头看见飞机的时候,无缘无故地泪流满面。我一面想这样被别人看见多丢脸呀,一面又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

晚上站在十七楼的阳台上,手搭在冰冷的铁栏杆上俯视这座城市。我闭上眼,想像自己翻到栏杆外面,然后向前迈一步......我不能再往下想,赶紧逃进屋内来,锁上阳台的门。我知道,我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如果有一瞬间没有克制住,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真的。

同学正在将台上念我的作文,而我正在最后一排埋头订正数学卷子。接着老师点评,这时我停下笔,抬起头听。又开始想象:如果我这时刷的站起来,然后一拍桌子指着那笑眯眯的老师骂:“你他妈的乱评什么!我这文章根本没表达那个意思,这课没法听了!”接着从后门走出教室,然后用力把后门一甩。或者干脆什么都不说,拎起书包就走。老师同学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的吧。我连走出教室要几步、什么地方转身、零点几秒摔门都计划的清清楚楚了。

我很想知道如果我实施了到底会发生什么。但我到底是没有做。不是不敢,是不允许。我不允许自己这么做,你是一个正常人,不该这样,也不能这样。我因这样的计划激动地心怦怦直跳,很紧张很害怕被别人看穿这样古怪的心思。不过又有谁会猜的透?大家一定以为我这时的表情是因为被念了作文惊喜过头或者是对语文老师感激万分吧。

面对车流我想知道我一下子冲过去会怎么样?被老师训的时候当面把卷子撕掉扔进垃圾桶会怎样?把讨厌的人的书包从楼上扔下去会怎样?总是排会在理智和神经质之间,我知道一不理智后果很严重,说不定进了精神病院也不是没可能。但我真的对所想象的事的后果有种好奇感,我这异常是被折磨多了压抑久了还是源自心底小小的叛逆?幸亏我没干出什么特离奇的事,是为了面子还是形象?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要知道,一个人如果无所顾忌了是会疯狂的。

那段灰色的日子里,找不到出口,急躁、失落。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无所畏。上课不听讲没什么、被骂没什么、考试交白卷没什么、作业不做没什么......于是我上课听Mp3,看小说,考试遇到不会的也不心慌了,回家看书到很晚,作业留到第二天能抄就抄能做就做,反正总会过去的......

可以说是在放纵自己,可能是想得太开了吧。我想一个人想自杀不是因为想不开,而是想太开了,连自己活不活都不当一回事了。看呐,我都到这境地了,连死都不屑于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你说火箭都升空了人类都上太空了,我为区区一次考试伤心得死去活来的至于么?

我小时候就很喜欢走路,很喜欢观察过路人的表情。我不会联想到他们之间的联系或者背后的故事,却会联想到自己和将来我身边的人。会是这个样子,还是那个样子?我会长得很高吗?很好看吗?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谁也不像,无论在大街上遇见多少人,也找不到与自己相像的那一个 。我的鼻子和耳朵,我的灵魂和思想,都独一无二。这个身体属于我,却无法选择基因。当我的灵魂不再留恋这躯体抑或是想逃离,该怎么办? 难道只能采取极端的方法?我曾很认真地说过,我活三十

#5楼回目录

Hey,莽哥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作文 | 2017-07-27 16:44

有些故事,本身就是一首温存的诗。

-----题记

莽哥来到我们班上是很仓促的事,就像他一波三折的感情世界一样,总显出一股兵荒马乱。我至今不知道他是怎么溜进我们班的,只是某个午后信步踏进后门时,觉得道路狭窄了好多。低头,目光直直地撞上一双陌生又略带伤感的眸。然后我们交头接耳,神秘地讨论这位突兀来到的同学,空气里混进了新鲜的味道。

莽哥安静地坐在最后一排,一个人空荡荡地呆在那里,在同学变幻莫测的眼神中看起来有一点无助。因为没有同桌,一个人占了一排显得特别突兀,又彰显出一份孤单。那时夏季的余威还在肆虐,汗水从莽哥额上缓缓滑过,像是泪水一样,我看出他的青春,没有这个夏季应有的明媚。

高二上期被我们杂乱无章地一衣带水划过,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因为莽哥总是透着莫名的哀伤,教室里难有他的喧哗,我们基本没有什么交流。下期了,我们寝室表现突出,位置被硬生生地打乱,莽哥稀里糊涂的成了我的同桌。他坐在我身边,安静得像是一尊雕塑。

很多很多个晚上,微风扶月的那种天气的时候。我在一二三四班漫无目的地不停晃荡,我看见莽哥一个人站在走廊上,看着天上那轮忽明忽暗的月亮长久地发神。微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遮住了他的双眼,我隐约感到他的迷离。月光皎洁的时候,月华把他的脸映得苍白,我那时还不知道他的伤因月而起,只是觉得他很落寂。

夏至未至的时候,一些道听途说,一些流言蜚语,一些风吹草动让我慢慢了解了。原来莽哥并不是那种传统得一尘不染的乖乖学生,不食人间烟火的表象只是月亮所给他的重创。和莽哥一起从B班升上实验班的还有两位女生。一个DK在我们班扰起烟尘万里,还好我千里寻芳;一个cy在四班,听说当年比DK有过之而不及。莽哥日夜思量的月亮,就是cy寄起的想念。

随着和莽哥关系的渐渐升温,我或多或少从莽哥口中搜寻出一些cy的信息。

莽哥说:“高一时,大家传我和cy的绯闻,开始时我很不好意思,责备他们的无理取闹。结果到后来,渐渐了解cy后,自己才发现,原来真的喜欢上了她。你说,这世界是不是很奇妙?”莽哥说这话时,眼眶装满蜜意,神色夹带一丝腼腆,我知道cy已经成了他记忆中的美好,我也知道这种慢慢了解产生的爱意,才是真的情感外溢。

每次谈cy,莽哥总是会笑,原本冷漠的脸一下子多出了弧度。 这笑容在脸上似乎找不到地方放,于是就满脸随意游走,弄得莽哥满脸的笑意,透出他少有的开心。他仔仔细细地讲在B班时和cy的点点滴滴:哪怕踩到她的脚;借了一本书;某次提问她答错了傻傻地站在那里颦起好看的眉;某次迟到,她慌慌张张,汗水滑过她的腮边留下淡淡的痕迹;某次他和她单独在教室,彼此都不好意思开口说话,cy脸上渐渐泛起的红晕;某次她当值日生时因为要擦黑板上面,踮起脚尖像是飞翔的天使;某次考试不是很理想cy嘟起的小巧的嘴~~~

无数无数的某次某次,构成了莽哥说记得的少年岁月。无数个细节听得我又好笑又心酸,莽哥记住了她的一切,她却只记得莽哥的打扰。

莽哥谈cy时语气异常温柔,像是捧着一件易碎的瓷器。他说他向cy表了几次白了,都是鼓起了前所未有的勇气,可是无一例外被拒绝。他不知道怎么直面这段感情,现在他的心很乱,很迷茫。我看着莽哥眼神中的光芒暗淡下去,我知道虽然他说得这么轻描淡写,云淡风轻,但这其中的惊心动魄,酸甜苦乐却不是我们能够轻易体会的。这是他少年时代的第一份情,势必会让他无眠。

有些故事,本身就是一首温存的诗。

-----题记

莽哥来到我们班上是很仓促的事,就像他一波三折的感情世界一样,总显出一股兵荒马乱。我至今不知道他是怎么溜进我们班的,只是某个午后信步踏进后门时,觉得道路狭窄了好多。低头,目光直直地撞上一双陌生又略带伤感的眸。然后我们交头接耳,神秘地讨论这位突兀来到的同学,空气里混进了新鲜的味道。

莽哥安静地坐在最后一排,一个人空荡荡地呆在那里,在同学变幻莫测的眼神中看起来有一点无助。因为没有同桌,一个人占了一排显得特别突兀,又彰显出一份孤单。那时夏季的余威还在肆虐,汗水从莽哥额上缓缓滑过,像是泪水一样,我看出他的青春,没有这个夏季应有的明媚。

高二上期被我们杂乱无章地一衣带水划过,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因为莽哥总是透着莫名的哀伤,教室里难有他的喧哗,我们基本没有什么交流。下期了,我们寝室表现突出,位置被硬生生地打乱,莽哥稀里糊涂的成了我的同桌。他坐在我身边,安静得像是一尊雕塑。

很多很多个晚上,微风扶月的那种天气的时候。我在一二三四班漫无目的地不停晃荡,我看见莽哥一个人站在走廊上,看着天上那轮忽明忽暗的月亮长久地发神。微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遮住了他的双眼,我隐约感到他的迷离。月光皎洁的时候,月华把他的脸映得苍白,我那时还不知道他的伤因月而起,只是觉得他很落寂。

夏至未至的时候,一些道听途说,一些流言蜚语,一些风吹草动让我慢慢了解了。原来莽哥并不是那种传统得一尘不染的乖乖学生,不食人间烟火的表象只是月亮所给他的重创。和莽哥一起从B班升上实验班的还有两位女生。一个DK在我们班扰起烟尘万里,还好我千里寻芳;一个cy在四班,听说当年比DK有过之而不及。莽哥日夜思量的月亮,就是cy寄起的想念。

随着和莽哥关系的渐渐升温,我或多或少从莽哥口中搜寻出一些cy的信息。

莽哥说:“高一时,大家传我和cy的绯闻,开始时我很不好意思,责备他们的无理取闹。结果到后来,渐渐了解cy后,自己才发现,原来真的喜欢上了她。你说,这世界是不是很奇妙?”莽哥说这话时,眼眶装满蜜意,神色夹带一丝腼腆,我知道cy已经成了他记忆中的美好,我也知道这种慢慢了解产生的爱意,才是真的情感外溢。

每次谈cy,莽哥总是会笑,原本冷漠的脸一下子多出了弧度。 这笑容在脸上似乎找不到地方放,于是就满脸随意游走,弄得莽哥满脸的笑意,透出他少有的开心。他仔仔细细地讲在B班时和cy的点点滴滴:哪怕踩到她的脚;借了一本书;某次提问她答错了傻傻地站在那里颦起好看的眉;某次迟到,她慌慌张张,汗水滑过她的腮边留下淡淡的痕迹;某次他和她单独在教室,彼此都不好意思开口说话,cy脸上渐渐泛起的红晕;某次她当值日生时因为要擦黑板上面,踮起脚尖像是飞翔的天使;某次考试不是很理想cy嘟起的小巧的嘴~~~

无数无数的某次某次,构成了莽哥说记得的少年岁月。无数个细节听得我又好笑又心酸,莽哥记住了她的一切,她却只记得莽哥的打扰。

莽哥谈cy时语气异常温柔,像是捧着一件易碎的瓷器。他说他向cy表了几次白了,都是鼓起了前所未有的勇气,可是无一例外被拒绝。他不知道怎么直面这段感情,现在他的心很乱,很迷茫。我看着莽哥眼神中的光芒暗淡下去,我知道虽然他说得这么轻描淡写,云淡风轻,但这其中的惊心动魄,酸甜苦乐却不是我们能够轻易体会的。这是他少年时代的第一份情,势必会让他无眠。

有些故事,本身就是一首温存的诗。

-----题记

莽哥来到我们班上是很仓促的事,就像他一波三折的感情世界一样,总显出一股兵荒马乱。我至今不知道他是怎么溜进我们班的,只是某个午后信步踏进后门时,觉得道路狭窄了好多。低头,目光直直地撞上一双陌生又略带伤感的眸。然后我们交头接耳,神秘地讨论这位突兀来到的同学,空气里混进了新鲜的味道。

莽哥安静地坐在最后一排,一个人空荡荡地呆在那里,在同学变幻莫测的眼神中看起来有一点无助。因为没有同桌,一个人占了一排显得特别突兀,又彰显出一份孤单。那时夏季的余威还在肆虐,汗水从莽哥额上缓缓滑过,像是泪水一样,我看出他的青春,没有这个夏季应有的明媚。

高二上期被我们杂乱无章地一衣带水划过,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因为莽哥总是透着莫名的哀伤,教室里难有他的喧哗,我们基本没有什么交流。下期了,我们寝室表现突出,位置被硬生生地打乱,莽哥稀里糊涂的成了我的同桌。他坐在我身边,安静得像是一尊雕塑。

很多很多个晚上,微风扶月的那种天气的时候。我在一二三四班漫无目的地不停晃荡,我看见莽哥一个人站在走廊上,看着天上那轮忽明忽暗的月亮长久地发神。微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遮住了他的双眼,我隐约感到他的迷离。月光皎洁的时候,月华把他的脸映得苍白,我那时还不知道他的伤因月而起,只是觉得他很落寂。

夏至未至的时候,一些道听途说,一些流言蜚语,一些风吹草动让我慢慢了解了。原来莽哥并不是那种传统得一尘不染的乖乖学生,不食人间烟火的表象只是月亮所给他的重创。和莽哥一起从B班升上实验班的还有两位女生。一个DK在我们班扰起烟尘万里,还好我千里寻芳;一个cy在四班,听说当年比DK有过之而不及。莽哥日夜思量的月亮,就是cy寄起的想念。

随着和莽哥关系的渐渐升温,我或多或少从莽哥口中搜寻出一些cy的信息。

莽哥说:“高一时,大家传我和cy的绯闻,开始时我很不好意思,责备他们的无理取闹。结果到后来,渐渐了解cy后,自己才发现,原来真的喜欢上了她。你说,这世界是不是很奇妙?”莽哥说这话时,眼眶装满蜜意,神色夹带一丝腼腆,我知道cy已经成了他记忆中的美好,我也知道这种慢慢了解产生的爱意,才是真的情感外溢。

每次谈cy,莽哥总是会笑,原本冷漠的脸一下子多出了弧度。 这笑容在脸上似乎找不到地方放,于是就满脸随意游走,弄得莽哥满脸的笑意,透出他少有的开心。他仔仔细细地讲在B班时和cy的点点滴滴:哪怕踩到她的脚;借了一本书;某次提问她答错了傻傻地站在那里颦起好看的眉;某次迟到,她慌慌张张,汗水滑过她的腮边留下淡淡的痕迹;某次他和她单独在教室,彼此都不好意思开口说话,cy脸上渐渐泛起的红晕;某次她当值日生时因为要擦黑板上面,踮起脚尖像是飞翔的天使;某次考试不是很理想cy嘟起的小巧的嘴~~~

无数无数的某次某次,构成了莽哥说记得的少年岁月。无数个细节听得我又好笑又心酸,莽哥记住了她的一切,她却只记得莽哥的打扰。

莽哥谈cy时语气异常温柔,像是捧着一件易碎的瓷器。他说他向cy表了几次白了,都是鼓起了前所未有的勇气,可是无一例外被拒绝。他不知道怎么直面这段感情,现在他的心很乱,很迷茫。我看着莽哥眼神中的光芒暗淡下去,我知道虽然他说得这么轻描淡写,云淡风轻,但这其中的惊心动魄,酸甜苦乐却不是我们能够轻易体会的。这是他少年时代的第一份情,势必会让他无眠。

有些故事,本身就是一首温存的诗。

-----题记

莽哥来到我们班上是很仓促的事,就像他一波三折的感情世界一样,总显出一股兵荒马乱。我至今不知道他是怎么溜进我们班的,只是某个午后信步踏进后门时,觉得道路狭窄了好多。低头,目光直直地撞上一双陌生又略带伤感的眸。然后我们交头接耳,神秘地讨论这位突兀来到的同学,空气里混进了新鲜的味道。

莽哥安静地坐在最后一排,一个人空荡荡地呆在那里,在同学变幻莫测的眼神中看起来有一点无助。因为没有同桌,一个人占了一排显得特别突兀,又彰显出一份孤单。那时夏季的余威还在肆虐,汗水从莽哥额上缓缓滑过,像是泪水一样,我看出他的青春,没有这个夏季应有的明媚。

高二上期被我们杂乱无章地一衣带水划过,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因为莽哥总是透着莫名的哀伤,教室里难有他的喧哗,我们基本没有什么交流。下期了,我们寝室表现突出,位置被硬生生地打乱,莽哥稀里糊涂的成了我的同桌。他坐在我身边,安静得像是一尊雕塑。

很多很多个晚上,微风扶月的那种天气的时候。我在一二三四班漫无目的地不停晃荡,我看见莽哥一个人站在走廊上,看着天上那轮忽明忽暗的月亮长久地发神。微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遮住了他的双眼,我隐约感到他的迷离。月光皎洁的时候,月华把他的脸映得苍白,我那时还不知道他的伤因月而起,只是觉得他很落寂。

夏至未至的时候,一些道听途说,一些流言蜚语,一些风吹草动让我慢慢了解了。原来莽哥并不是那种传统得一尘不染的乖乖学生,不食人间烟火的表象只是月亮所给他的重创。和莽哥一起从B班升上实验班的还有两位女生。一个DK在我们班扰起烟尘万里,还好我千里寻芳;一个cy在四班,听说当年比DK有过之而不及。莽哥日夜思量的月亮,就是cy寄起的想念。

随着和莽哥关系的渐渐升温,我或多或少从莽哥口中搜寻出一些cy的信息。

莽哥说:“高一时,大家传我和cy的绯闻,开始时我很不好意思,责备他们的无理取闹。结果到后来,渐渐了解cy后,自己才发现,原来真的喜欢上了她。你说,这世界是不是很奇妙?”莽哥说这话时,眼眶装满蜜意,神色夹带一丝腼腆,我知道cy已经成了他记忆中的美好,我也知道这种慢慢了解产生的爱意,才是真的情感外溢。

每次谈cy,莽哥总是会笑,原本冷漠的脸一下子多出了弧度。 这笑容在脸上似乎找不到地方放,于是就满脸随意游走,弄得莽哥满脸的笑意,透出他少有的开心。他仔仔细细地讲在B班时和cy的点点滴滴:哪怕踩到她的脚;借了一本书;某次提问她答错了傻傻地站在那里颦起好看的眉;某次迟到,她慌慌张张,汗水滑过她的腮边留下淡淡的痕迹;某次他和她单独在教室,彼此都不好意思开口说话,cy脸上渐渐泛起的红晕;某次她当值日生时因为要擦黑板上面,踮起脚尖像是飞翔的天使;某次考试不是很理想cy嘟起的小巧的嘴~~~

无数无数的某次某次,构成了莽哥说记得的少年岁月。无数个细节听得我又好笑又心酸,莽哥记住了她的一切,她却只记得莽哥的打扰。

莽哥谈cy时语气异常温柔,像是捧着一件易碎的瓷器。他说他向cy表了几次白了,都是鼓起了前所未有的勇气,可是无一例外被拒绝。他不知道怎么直面这段感情,现在他的心很乱,很迷茫。我看着莽哥眼神中的光芒暗淡下去,我知道虽然他说得这么轻描淡写,云淡风轻,但这其中的惊心动魄,酸甜苦乐却不是我们能够轻易体会的。这是他少年时代的第一份情,势必会让他无眠。

有些故事,本身就是一首温存的诗。

-----题记

莽哥来到我们班上是很仓促的事,就像他一波三折的感情世界一样,总显出一股兵荒马乱。我至今不知道他是怎么溜进我们班的,只是某个午后信步踏进后门时,觉得道路狭窄了好多。低头,目光直直地撞上一双陌生又略带伤感的眸。然后我们交头接耳,神秘地讨论这位突兀来到的同学,空气里混进了新鲜的味道。

莽哥安静地坐在最后一排,一个人空荡荡地呆在那里,在同学变幻莫测的眼神中看起来有一点无助。因为没有同桌,一个人占了一排显得特别突兀,又彰显出一份孤单。那时夏季的余威还在肆虐,汗水从莽哥额上缓缓滑过,像是泪水一样,我看出他的青春,没有这个夏季应有的明媚。

高二上期被我们杂乱无章地一衣带水划过,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因为莽哥总是透着莫名的哀伤,教室里难有他的喧哗,我们基本没有什么交流。下期了,我们寝室表现突出,位置被硬生生地打乱,莽哥稀里糊涂的成了我的同桌。他坐在我身边,安静得像是一尊雕塑。

很多很多个晚上,微风扶月的那种天气的时候。我在一二三四班漫无目的地不停晃荡,我看见莽哥一个人站在走廊上,看着天上那轮忽明忽暗的月亮长久地发神。微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遮住了他的双眼,我隐约感到他的迷离。月光皎洁的时候,月华把他的脸映得苍白,我那时还不知道他的伤因月而起,只是觉得他很落寂。

夏至未至的时候,一些道听途说,一些流言蜚语,一些风吹草动让我慢慢了解了。原来莽哥并不是那种传统得一尘不染的乖乖学生,不食人间烟火的表象只是月亮所给他的重创。和莽哥一起从B班升上实验班的还有两位女生。一个DK在我们班扰起烟尘万里,还好我千里寻芳;一个cy在四班,听说当年比DK有过之而不及。莽哥日夜思量的月亮,就是cy寄起的想念。

随着和莽哥关系的渐渐升温,我或多或少从莽哥口中搜寻出一些cy的信息。

莽哥说:“高一时,大家传我和cy的绯闻,开始时我很不好意思,责备他们的无理取闹。结果到后来,渐渐了解cy后,自己才发现,原来真的喜欢上了她。你说,这世界是不是很奇妙?”莽哥说这话时,眼眶装满蜜意,神色夹带一丝腼腆,我知道cy已经成了他记忆中的美好,我也知道这种慢慢了解产生的爱意,才是真的情感外溢。

每次谈cy,莽哥总是会笑,原本冷漠的脸一下子多出了弧度。 这笑容在脸上似乎找不到地方放,于是就满脸随意游走,弄得莽哥满脸的笑意,透出他少有的开心。他仔仔细细地讲在B班时和cy的点点滴滴:哪怕踩到她的脚;借了一本书;某次提问她答错了傻傻地站在那里颦起好看的眉;某次迟到,她慌慌张张,汗水滑过她的腮边留下淡淡的痕迹;某次他和她单独在教室,彼此都不好意思开口说话,cy脸上渐渐泛起的红晕;某次她当值日生时因为要擦黑板上面,踮起脚尖像是飞翔的天使;某次考试不是很理想cy嘟起的小巧的嘴~~~

无数无数的某次某次,构成了莽哥说记得的少年岁月。无数个细节听得我又好笑又心酸,莽哥记住了她的一切,她却只记得莽哥的打扰。

莽哥谈cy时语气异常温柔,像是捧着一件易碎的瓷器。他说他向cy表了几次白了,都是鼓起了前所未有的勇气,可是无一例外被拒绝。他不知道怎么直面这段感情,现在他的心很乱,很迷茫。我看着莽哥眼神中的光芒暗淡下去,我知道虽然他说得这么轻描淡写,云淡风轻,但这其中的惊心动魄,酸甜苦乐却不是我们能够轻易体会的。这是他少年时代的第一份情,势必会让他无眠。

有些故事,本身就是一首温存的诗。

-----题记

莽哥来到我们班上是很仓促的事,就像他一波三折的感情世界一样,总显出一股兵荒马乱。我至今不知道他是怎么溜进我们班的,只是某个午后信步踏进后门时,觉得道路狭窄了好多。低头,目光直直地撞上一双陌生又略带伤感的眸。然后我们交头接耳,神秘地讨论这位突兀来到的同学,空气里混进了新鲜的味道。

莽哥安静地坐在最后一排,一个人空荡荡地呆在那里,在同学变幻莫测的眼神中看起来有一点无助。因为没有同桌,一个人占了一排显得特别突兀,又彰显出一份孤单。那时夏季的余威还在肆虐,汗水从莽哥额上缓缓滑过,像是泪水一样,我看出他的青春,没有这个夏季应有的明媚。

高二上期被我们杂乱无章地一衣带水划过,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因为莽哥总是透着莫名的哀伤,教室里难有他的喧哗,我们基本没有什么交流。下期了,我们寝室表现突出,位置被硬生生地打乱,莽哥稀里糊涂的成了我的同桌。他坐在我身边,安静得像是一尊雕塑。

很多很多个晚上,微风扶月的那种天气的时候。我在一二三四班漫无目的地不停晃荡,我看见莽哥一个人站在走廊上,看着天上那轮忽明忽暗的月亮长久地发神。微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遮住了他的双眼,我隐约感到他的迷离。月光皎洁的时候,月华把他的脸映得苍白,我那时还不知道他的伤因月而起,只是觉得他很落寂。

夏至未至的时候,一些道听途说,一些流言蜚语,一些风吹草动让我慢慢了解了。原来莽哥并不是那种传统得一尘不染的乖乖学生,不食人间烟火的表象只是月亮所给他的重创。和莽哥一起从B班升上实验班的还有两位女生。一个DK在我们班扰起烟尘万里,还好我千里寻芳;一个cy在四班,听说当年比DK有过之而不及。莽哥日夜思量的月亮,就是cy寄起的想念。

随着和莽哥关系的渐渐升温,我或多或少从莽哥口中搜寻出一些cy的信息。

莽哥说:“高一时,大家传我和cy的绯闻,开始时我很不好意思,责备他们的无理取闹。结果到后来,渐渐了解cy后,自己才发现,原来真的喜欢上了她。你说,这世界是不是很奇妙?”莽哥说这话时,眼眶装满蜜意,神色夹带一丝腼腆,我知道cy已经成了他记忆中的美好,我也知道这种慢慢了解产生的爱意,才是真的情感外溢。

每次谈cy,莽哥总是会笑,原本冷漠的脸一下子多出了弧度。 这笑容在脸上似乎找不到地方放,于是就满脸随意游走,弄得莽哥满脸的笑意,透出他少有的开心。他仔仔细细地讲在B班时和cy的点点滴滴:哪怕踩到她的脚;借了一本书;某次提问她答错了傻傻地站在那里颦起好看的眉;某次迟到,她慌慌张张,汗水滑过她的腮边留下淡淡的痕迹;某次他和她单独在教室,彼此都不好意思开口说话,cy脸上渐渐泛起的红晕;某次她当值日生时因为要擦黑板上面,踮起脚尖像是飞翔的天使;某次考试不是很理想cy嘟起的小巧的嘴~~~

无数无数的某次某次,构成了莽哥说记得的少年岁月。无数个细节听得我又好笑又心酸,莽哥记住了她的一切,她却只记得莽哥的打扰。

莽哥谈cy时语气异常温柔,像是捧着一件易碎的瓷器。他说他向cy表了几次白了,都是鼓起了前所未有的勇气,可是无一例外被拒绝。他不知道怎么直面这段感情,现在他的心很乱,很迷茫。我看着莽哥眼神中的光芒暗淡下去,我知道虽然他说得这么轻描淡写,云淡风轻,但这其中的惊心动魄,酸甜苦乐却不是我们能够轻易体会的。这是他少年时代的第一份情,势必会让他无眠。

有些故事,本身就是一首温存的诗。

-----题记

莽哥来到我们班上是很仓促的事,就像他一波三折的感情世界一样,总显出一股兵荒马乱。我至今不知道他是怎么溜进我们班的,只是某个午后信步踏进后门时,觉得道路狭窄了好多。低头,目光直直地撞上一双陌生又略带伤感的眸。然后我们交头接耳,神秘地讨论这位突兀来到的同学,空气里混进了新鲜的味道。

莽哥安静地坐在最后一排,一个人空荡荡地呆在那里,在同学变幻莫测的眼神中看起来有一点无助。因为没有同桌,一个人占了一排显得特别突兀,又彰显出一份孤单。那时夏季的余威还在肆虐,汗水从莽哥额上缓缓滑过,像是泪水一样,我看出他的青春,没有这个夏季应有的明媚。

高二上期被我们杂乱无章地一衣带水划过,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因为莽哥总是透着莫名的哀伤,教室里难有他的喧哗,我们基本没有什么交流。下期了,我们寝室表现突出,位置被硬生生地打乱,莽哥稀里糊涂的成了我的同桌。他坐在我身边,安静得像是一尊雕塑。

很多很多个晚上,微风扶月的那种天气的时候。我在一二三四班漫无目的地不停晃荡,我看见莽哥一个人站在走廊上,看着天上那轮忽明忽暗的月亮长久地发神。微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遮住了他的双眼,我隐约感到他的迷离。月光皎洁的时候,月华把他的脸映得苍白,我那时还不知道他的伤因月而起,只是觉得他很落寂。

夏至未至的时候,一些道听途说,一些流言蜚语,一些风吹草动让我慢慢了解了。原来莽哥并不是那种传统得一尘不染的乖乖学生,不食人间烟火的表象只是月亮所给他的重创。和莽哥一起从B班升上实验班的还有两位女生。一个DK在我们班扰起烟尘万里,还好我千里寻芳;一个cy在四班,听说当年比DK有过之而不及。莽哥日夜思量的月亮,就是cy寄起的想念。

随着和莽哥关系的渐渐升温,我或多或少从莽哥口中搜寻出一些cy的信息。

莽哥说:“高一时,大家传我和cy的绯闻,开始时我很不好意思,责备他们的无理取闹。结果到后来,渐渐了解cy后,自己才发现,原来真的喜欢上了她。你说,这世界是不是很奇妙?”莽哥说这话时,眼眶装满蜜意,神色夹带一丝腼腆,我知道cy已经成了他记忆中的美好,我也知道这种慢慢了解产生的爱意,才是真的情感外溢。

每次谈cy,莽哥总是会笑,原本冷漠的脸一下子多出了弧度。 这笑容在脸上似乎找不到地方放,于是就满脸随意游走,弄得莽哥满脸的笑意,透出他少有的开心。他仔仔细细地讲在B班时和cy的点点滴滴:哪怕踩到她的脚;借了一本书;某次提问她答错了傻傻地站在那里颦起好看的眉;某次迟到,她慌慌张张,汗水滑过她的腮边留下淡淡的痕迹;某次他和她单独在教室,彼此都不好意思开口说话,cy脸上渐渐泛起的红晕;某次她当值日生时因为要擦黑板上面,踮起脚尖像是飞翔的天使;某次考试不是很理想cy嘟起的小巧的嘴~~~

无数无数的某次某次,构成了莽哥说记得的少年岁月。无数个细节听得我又好笑又心酸,莽哥记住了她的一切,她却只记得莽哥的打扰。

莽哥谈cy时语气异常温柔,像是捧着一件易碎的瓷器。他说他向cy表了几次白了,都是鼓起了前所未有的勇气,可是无一例外被拒绝。他不知道怎么直面这段感情,现在他的心很乱,很迷茫。我看着莽哥眼神中的光芒暗淡下去,我知道虽然他说得这么轻描淡写,云淡风轻,但这其中的惊心动魄,酸甜苦乐却不是我们能够轻易体会的。这是他少年时代的第一份情,势必会让他无眠。

#6楼回目录

红灯,绿灯,交替的心灯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作文 | 2017-07-27 16:44

“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我在十二月凛冽的风下,我静静地看着这个世界的不可思议。

初三的晚自习过后,天照理就黑了下来。大家都陆陆续续的往外走,谁也不看谁一眼,就是彼此问晚上上不上网之类的话。我冷冷地望着这一切,上网,已经远去了,等到过年,才可以接触的禁忌,我有种酸酸的感觉,或者是很想打人的感觉,打说这些话的人,打这个世界的不公平。

A和B在教室门口靠着等着我走,我无力地冲着她俩笑笑说:“走吧走吧,天都黑了。”

我一下楼就感到十二月真的不是闹着玩的。上午刚刚下过了大雪,却没有把这有温度的大地盖上,狠狠地盖住,盖成纯白的颜色,而是深深融进了这片土地,很冷很冷地亲吻着这个世界的一草一木。风开始拼命地刮,刮的学校那边的天阴沉沉地压了下来,把夕阳盖在下面遮了个严严实实,就是黑黑的一大团了,什么也看不见。听着树枝嘎吱嘎吱的声音,落叶一片片从眼前飘过,我们三个各自沉默不语,我总感觉,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三个推着车子顺着学校人多却依旧阴冷的小道向前缓慢地行走,人多汽车也多,汽车的鸣笛不厌其烦地按来按去,有时那个司机丑陋的脸还伸出车窗向我们大声咒骂,然后继续按鸣笛缓缓向前。学生们就开始向他抛白眼或者是大声叫,有的大胆的就给车一脚。我耳边的风以很快的速度向前冲着,我也想以很快的速度到家,星期五总是心烦的存在。

我们三个在吵闹的环境下挨到了十字路口,十字路口挨着红绿灯,小吃摊在那里热摆了起来,一到晚上就灯火通明,五十瓦的白炽灯闪着微弱的光芒,羊肉串和烧烤的烟雾熏得我大口的咳嗽起来,下水道里都是洗刷脏盘子倒的水,因为没有人清理,也变得油腻不堪,烂烂的菜叶子和烂水果也扔在这里,给人一种闹市的不和谐。

我和她俩很安静地等着红灯,A突然开口了:“分了,恩,对了,我俩分了。”我和B扭脸看着A,她已经哭的泪流满面了。A一直在和C交往,她因为要配的上考第一的C才拼命地学习,有时给人一种羡慕的感觉,但是看到她这副模样,我感到的只是莫名的好笑还有一种无奈。这就是初三吗,莫名奇妙的陌生感和一种厌恶感,让我自己成了一尊冰雕一样伫立了一会。

B望着快完了的红灯喃喃自语:“别分啊,挺好的昨天还一起走呢……”“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A突然大叫起来,竭尽全力的大叫起来,我都感到耳边过的风突然小了起来。周围的人都看着我们三个人,一个诧异,一个无奈,还有一个,泪流满面。

“他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他就是个疯子!”A对着十二月冰冷的天就开始骂。绿灯在萧瑟中闪着微弱的光,该走了,但是我们都没动,然后冷静地望着绿灯悄悄地结束。

我突然想起爸爸今天遇到一个喝醉酒的疯子站在他的车前冲他叫骂,一个劲的踢着他的宝贝车子,撵着我爸要钱,还将车门踢坏了。老爸怨恨了一上午和我诉说这件事,他说要找那个人赔钱,然后和我妈一个劲的说,脸上满是愤愤不平的表情。

哦,对了,这个表情和那个堵在门口的司机很像,和A,也有些像吧。

“我决定了,分手,我一定要和他说,他没有在乎过我,我为他付出了多少啊,他都不知道吗?这个世界怎么那么不公平……”A哭的脸都冻成了红色,继续冲着我们诉说,诉说她的委屈。

我目不转睛地望着交替的红绿灯,在这个十字路口处,来往的车辆和过往的行人,有的很快地闯了红灯,得意的扬长而去。我听着她的声音时强时弱地喊着,我就看着红灯绿灯不断地交替着,还有啊,人们这些心灵的灯,有的就一直是熄灭着的,如果打开的话,整个心灵就会亮堂一些了。不是么?

这些话我最终没有和A说,我就看着B一个劲地拍着A的背安慰她,最后B才不耐烦地走到我这里来耸耸肩。

红灯,绿灯,红灯,绿灯,我不晓得交替了多少个灯光以后,A擦干眼泪,缓慢地蹬着车子向前走,映着绿色的灯光,变得模糊起来。

我向她们挥手告别,我笑着解释今天突然想自己走一次,B疑惑地向我挥了挥手,就急匆匆地追赶A去了。

来往的自行车让我脚下的叶子卷起一阵小小的波浪,吹出去很远。我蹬着车子向家的方向骑去,妈妈该着急了。

红灯绿灯还在,以一定的时间范围交替着,交替着,而我已乘着风,愉快的远走。

#7楼回目录

兄弟,快走吧你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作文 | 2017-07-27 16:45

“喂,那邊的,對,叫的就是你啊,這里除了你還有誰啊!你看毛!沒看過美女啊!劉老師叫你去他辦公室。”我對著在某建筑物里的XXX同學喊到。

XXX同學聽完后,成呆滯狀……隨即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聲音從某學校發出:“天啊!我,我,我不去!我是小英雄雨來!(我無語……)我寧死不屈!”說著,死死地抓住身旁的某根柱子。

“這是你的命啊……你就順了吧!”我啟發著柱子上的某只。

“我,我不要!我不要!”XXX同學又抱緊了點柱子,像只猴子一樣緊緊地貼在柱子上。

什么?敢不下來?“我勸你最好下來!不然,我可就用武力了哦!”軟的不行,咱來硬的。

“我,我就不下來怎么了!”XXX同學一副“天塌下來我也不下去”的表情。

好,這可是你逼我的!我卷起袖子,開始吃力且死命地想把他從柱子上扯下來,我可不想等等被劉老師K死。

“你,你放手!不,不然我可要叫啦!”某只拼命地掙扎中。

“你叫啊!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這……這臺詞怎么像在哪聽過……)”

“我真的要叫嘍!”

“你就叫啊!”

“我真真的要叫啦!”

“你廢話那么多要干嘛!要叫就快叫啊!”

“來人啊~~!就命啊~~!強搶民男啊~!(我汗……我狂汗……我瀑布汗……)”某同學的青筋都爆出來了。

“額……”嘴角抽搐中,“老兄,我見過別人叫,但是還沒見過像你叫的那么有‘水準’的……”

“那是……”XXX同學自戀中(初步斷定,某男精神有點受創)。

“唉……不和你廢話了……真是降低我的身份,兄弟,你就下來吧!要不等等‘老牛’找上門來了你死的更慘!額……咦?柱子上的人呢?哇!你,你什么時候跑到我旁邊的啊!”真是比迅雷還速度。

他看著我,一下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對著我道:“兄弟(我是女的……),你幫幫我吧!我上有活蹦亂跳的老父老母,下有七老八十的小弟小妹,(我暈)我還不想那么早就變成耳背啊!”說著還把鼻涕眼淚往我身上擦。(嗚嗚……我的新衣服啊!)

“額……頂,頂多幫你弄兩耳塞(好學生不要學哦)。”我一邊說著一邊心疼地擦著我的衣服。

“哦~兄弟啊!你真是太好啦!你這朋友我沒白交啊……”經過等等一系列感激加廢話,我終于可以送走著“可愛”的同學了。

“嗚……兄弟,雖然我有了耳塞,但是如果真有個萬一,你一定得幫我照顧我媽!”XXX同學緊緊地握著我的手,臉上寫著“剩下的交給你了”。

“你……你……你確定你的腦袋沒問題?”嘴角抽搐中。

“當然!那……兄弟,我要去了啊……”

“去吧……”太好了,不用再和這個奇怪的人呆在一起了!

“我去了……”

“你去吧……”

“我真的去了……”

“你廢話那么多干嘛啊!快去啊!”說著我相當華麗地“踹”走了他。

唉……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啊……這位十分可愛又可敬的仁兄讓我想起了一句話——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

#8楼回目录

他,她拥有一个没有开始,没有结局的它.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作文 | 2017-07-27 16:45

他,她拥有一个没有开始,没有结局的它.

他,她拥有一份心底小小的感动,他的感动名字叫JAY,一个忧伤的王子.她的感动名字叫JOLIN,一个忧伤的公主.

只不过,他不是她的王子,她也不是他的公主.这便注定,它只是一个梦里的童话,一个泛黄的旧梦,梦醒时分,恍如一梦

那时,JAY只是一位唱着"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闯荡乐坛的才子,JOLIN是一位"七十二变"后的佳人.

才子,佳人,是那么的天作之和.

那时,他是一个哼着"你已经远远离开,我也会慢慢走开,为什么我连分手都迁就着你~~~"的安静王子,他车子的后面载着一个唱着"我的世界变的奇妙更难以言喻~~~"的快乐公主,他会皱着眉头说:"拜托,你可不可以休息一下啊?"她会跳下车子,站在车前,望着他的眼睛,黑着脸,"温柔"地问一句"你,怎么了?感觉不舒服吗

?" "不是"他噗嗤地笑了出来,"不是,我,我怕22听后,会不舒服的~~~"

"什么?!你!你不要跑~~~"

也许,他,她之间又多了一个共同的话题,是关于JAY,JOLIN的.

"唉,你知道吗?JOLIN这张碟,卖得很好啊?"

"恩,JAY帮她写了好多歌啊"

"恩,不过,只有JOLIN能唱出JAY歌中的味道啊"

对啊,不像有些人呦,下次,不是JOLIN会感觉不舒服了,而是JAY听后要绝望了啊"

"什么?!你!你不要躲~~~"

偶尔,在回家的小路上,在他的车座上,在他的背后,他,她会合作一首,一种让空气都幸福地蜜掉的调调

二.

此时,JAY已成为称霸乐坛的天王,JOLIN也成为领据乐坛的天后.

天王,天后,中间隔着一个偌大的乐坛.

此时,他的车子已载不了她的重量,正如他的心中已放不下她的位置,他已不是曾经载着她走过路边的树林,唱着好听的《安静》给她听的那个他了,不是曾经耐心地听唱完《说爱你》的那个他了,他会对另一个她不认识的她,唱着“雨下整夜,我的心溢满就像雨水,燕子落叶,和我的思念厚厚一叠”会载着那个她去欢乐的游乐园,会和她一起手拉手地数着一颗两颗天上星,会笑到露出好看的牙齿,会温柔地唱起JOLIN<说爱你>的甜蜜味道.而她,会孤单地走在回家的小路上,数着地上的落叶片片,会望着他她的背影发呆,微笑,笑到表情都僵掉,眼泪却一直往下掉,会唱出JAY<安静>的悲伤味道,会唱出JOLIN<柠檬草的味道>中那种罗曼蒂克的味道,会唱出JOLIN<倒带>中那种歇斯底里的痛的味道.

只是,她却听不到他的表扬,哪怕只是一句俏皮的嘲笑,她也会露出满足的微笑的是,.

三.

现在,JAY依旧是那个无数人心目中的王子,JOLIN也是一位完美的小公主.

王子,公主,只是,他不是她的王子,她也不是他的公主.

现在,他的身影已淡出她的生活,他的笑容却无法从她的心底抹去,当然,会被好好地存放在心的最里层,还有,他的声音,他的俏皮,他的话语,他,她有关的一切,都被盖上了叫往事的印章

不知,现在的他会在哪儿继续他怎样的梦,不知,现在的他是不是还心存一份叫JAY的感动,是否还记得那个心存JOLIN的她,那个和他一起悲伤,一起欢笑,一起经过那片树林,一起唱出歌的味道的她.

现在的她,会安静的坐在有阳光的教室里,埋头继续着他,她曾经的梦,会期待JOLIN的新声音,会有点八卦的想了解JOLIN的一切,只是,每一次,她都不会忘记眼角还有一个名字,一份感动-JAY.她理解JOLIN为什么会回避关于JAY的一切,她懂得为什么两条直线一旦有了交集,便会越行越远.

只是,她会在心底默默地祝福JAY,JOLIN 还有他

倘若,倘若,以后,他她真的可以再相遇于茫茫人海中.她会告诉他:哥哥,最初,我是因为你的JAY才拥有我的JOLIN , 因为,我想成为你快乐的公主,只是,却发现,你不会是我的王子.还有,我可以唱出JJ歌的味道了,你,想听吗?

#9楼回目录

眷,第三恋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作文 | 2017-07-27 16:45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总是莫名奇妙感到一阵忧伤恍恍惚惚地飘过我的每一根神经末梢,然后我就变得不快乐了.

我开始每天的空虚.

已是冬季了,校园道旁的木兰却还在勉强的绿着世界.孤寂,让人心疼.

天气就这样一天天的冷下去了.

每个夜晚,一个人,一盏灯,默默发呆,默默失眠.独自享受着寒冷带给我的每一份痛感和潦寂.

静静的裹紧被子,很幸福很幸福的想着明天那温暖的太阳,静静的睡着,很幸福的睡着.

可是第二天,我还是被刺骨的冷空气惊醒.窗外,仍是昏黑.我没有看到我的太阳.

我开始疯狂到近乎病态的想念每一个人,想念杨照,想念生万,想念刘涛,想念刘佳,想念小鬼,想念程刚,想念得得,想念娥子,想念我的父母,想念我的亲人,还有,想念令我最被动的她.小武说我虚伪,说我恶心,说一个男生哪来的这么多感时伤怀,说我为什么不现实点,说我为什么每天都要把自己包裹的紧紧的,虽然外表很精致,很眩目,但内里却塞满了孤独,刻满了忧伤.

那天打电话给她,我说我想你了,想的生病了.她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很激动.一向爽朗干净而稳定的声音里掺杂着一丝游移.她说:“我不想谈这些,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没有的话我就挂机了啊!”然后我说恩,再然后我就听到一阵孤独而又无奈的盲音。

从公话亭里出来时,我开始咳嗽,我想,我是真的病了。

一个人安静的走回宿舍,喝了杯白开水,然后狠狠地一觉睡到天明,任它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小武见到时的表情真的很难描述。他在看了我很久之后就对我说,想哭就哭吧!不要再强迫自己了,那样生活,很累!

于是我很想哭了。我一边把眼泪逼回体内一边对小武说:“你看真奇怪啊,校园道旁的木兰在冬季里居然还在绿着。”小武的眼睛里闪闪亮亮的,我从里面看到了疼痛。

这个冬季,我迷失了自我!

一大群人在一起聚餐,笑容满面。我突然就一声不吭了,一个人坐在那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他们问我怎么了?我笑笑,说:“你们不是不知道我嗜酒如命吗?”

然后,气氛就开始变的尴尬了。我说你们继续啊,我真的没事!但顾虑却在餐桌上蔓延开来。其实本来很开心的的,每必要那样子。可是我真的就是突然笑不出来了。也许,真像一句话说的那样:“你得到多少,就会失去多少”。我想我应该是以前笑的太多了吧,所以现在我的笑声就被上帝暂时收回了!我不想这样!

失去笑声,我会害怕!

失去笑声,我会难过!

星期五。明天又是新一轮双休的开始。

双休,于我,一个空虚,无聊的代名词!

“一个空虚,无聊的代名词!”当我写出这句话时,新像被针狠狠的刺了一下。看不带伤痕,但却很疼,很疼,令人窒息。

晚上,一个人抱着本习题做个昏天暗地,做到头疼欲裂。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的个轰轰烈烈。

醒来时,已是下午的两点多了。

整个寝室空荡荡的,室友们都不在。

他们都有自己的快乐,唯独,属于我的,只有忧伤。

一个人不紧不慢的起床穿衣,叠被,刷牙,洗脸。之后就没有任何声音,呼吸,是唯一的点缀。

静,寂。

静的可怕,寂的落寞。

小炒肉,我的不是午餐的午餐。

整个食堂,稀稀落落地几个人散落在大厅。

依旧空荡!

杨照给我打电话,问我过的还好不。

我说我很好啊,我现在就是一具会呼吸的尸体。然后他就很急切很急切的问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真的没有事,你兄弟我好好的,你在那里不用担心。

他说噢,接着说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那个我的活泼开朗,幽默风趣,最让人放心的黑牛兄弟哪去了,现在怎么反而让我不知不觉的开始担心了。

然后我就憋出了几句笑声,证明我很开心。

“为什么你的笑声看着开朗,可我却听到了沉沉的忧伤!”杨照声调落寞。

“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嗦了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真是的!”

“黑牛,我的兄弟,不管怎么样,希望你一直快乐!”

“我会好好的。”

会的,我会好的

圣诞节,我胃痛,很痛很痛。

在我觉得,今年的圣诞节,于我,没有交集。

余姐送了份圣诞礼物,不知道从何时起,我总是莫名奇妙感到一阵忧伤恍恍惚惚地飘过我的每一根神经末梢,然后我就变得不快乐了.

我开始每天的空虚.

已是冬季了,校园道旁的木兰却还在勉强的绿着世界.孤寂,让人心疼.

天气就这样一天天的冷下去了.

每个夜晚,一个人,一盏灯,默默发呆,默默失眠.独自享受着寒冷带给我的每一份痛感和潦寂.

静静的裹紧被子,很幸福很幸福的想着明天那温暖的太阳,静静的睡着,很幸福的睡着.

可是第二天,我还是被刺骨的冷空气惊醒.窗外,仍是昏黑.我没有看到我的太阳.

我开始疯狂到近乎病态的想念每一个人,想念杨照,想念生万,想念刘涛,想念刘佳,想念小鬼,想念程刚,想念得得,想念娥子,想念我的父母,想念我的亲人,还有,想念令我最被动的她.小武说我虚伪,说我恶心,说一个男生哪来的这么多感时伤怀,说我为什么不现实点,说我为什么每天都要把自己包裹的紧紧的,虽然外表很精致,很眩目,但内里却塞满了孤独,刻满了忧伤.

那天打电话给她,我说我想你了,想的生病了.她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很激动.一向爽朗干净而稳定的声音里掺杂着一丝游移.她说:“我不想谈这些,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没有的话我就挂机了啊!”然后我说恩,再然后我就听到一阵孤独而又无奈的盲音。

从公话亭里出来时,我开始咳嗽,我想,我是真的病了。

一个人安静的走回宿舍,喝了杯白开水,然后狠狠地一觉睡到天明,任它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小武见到时的表情真的很难描述。他在看了我很久之后就对我说,想哭就哭吧!不要再强迫自己了,那样生活,很累!

于是我很想哭了。我一边把眼泪逼回体内一边对小武说:“你看真奇怪啊,校园道旁的木兰在冬季里居然还在绿着。”小武的眼睛里闪闪亮亮的,我从里面看到了疼痛。

这个冬季,我迷失了自我!

一大群人在一起聚餐,笑容满面。我突然就一声不吭了,一个人坐在那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他们问我怎么了?我笑笑,说:“你们不是不知道我嗜酒如命吗?”

然后,气氛就开始变的尴尬了。我说你们继续啊,我真的没事!但顾虑却在餐桌上蔓延开来。其实本来很开心的的,每必要那样子。可是我真的就是突然笑不出来了。也许,真像一句话说的那样:“你得到多少,就会失去多少”。我想我应该是以前笑的太多了吧,所以现在我的笑声就被上帝暂时收回了!我不想这样!

失去笑声,我会害怕!

失去笑声,我会难过!

星期五。明天又是新一轮双休的开始。

双休,于我,一个空虚,无聊的代名词!

“一个空虚,无聊的代名词!”当我写出这句话时,新像被针狠狠的刺了一下。看不带伤痕,但却很疼,很疼,令人窒息。

晚上,一个人抱着本习题做个昏天暗地,做到头疼欲裂。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的个轰轰烈烈。

醒来时,已是下午的两点多了。

整个寝室空荡荡的,室友们都不在。

他们都有自己的快乐,唯独,属于我的,只有忧伤。

一个人不紧不慢的起床穿衣,叠被,刷牙,洗脸。之后就没有任何声音,呼吸,是唯一的点缀。

静,寂。

静的可怕,寂的落寞。

小炒肉,我的不是午餐的午餐。

整个食堂,稀稀落落地几个人散落在大厅。

依旧空荡!

杨照给我打电话,问我过的还好不。

我说我很好啊,我现在就是一具会呼吸的尸体。然后他就很急切很急切的问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真的没有事,你兄弟我好好的,你在那里不用担心。

他说噢,接着说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那个我的活泼开朗,幽默风趣,最让人放心的黑牛兄弟哪去了,现在怎么反而让我不知不觉的开始担心了。

然后我就憋出了几句笑声,证明我很开心。

“为什么你的笑声看着开朗,可我却听到了沉沉的忧伤!”杨照声调落寞。

“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嗦了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真是的!”

“黑牛,我的兄弟,不管怎么样,希望你一直快乐!”

“我会好好的。”

会的,我会好的

圣诞节,我胃痛,很痛很痛。

在我觉得,今年的圣诞节,于我,没有交集。

余姐送了份圣诞礼物,不知道从何时起,我总是莫名奇妙感到一阵忧伤恍恍惚惚地飘过我的每一根神经末梢,然后我就变得不快乐了.

我开始每天的空虚.

已是冬季了,校园道旁的木兰却还在勉强的绿着世界.孤寂,让人心疼.

天气就这样一天天的冷下去了.

每个夜晚,一个人,一盏灯,默默发呆,默默失眠.独自享受着寒冷带给我的每一份痛感和潦寂.

静静的裹紧被子,很幸福很幸福的想着明天那温暖的太阳,静静的睡着,很幸福的睡着.

可是第二天,我还是被刺骨的冷空气惊醒.窗外,仍是昏黑.我没有看到我的太阳.

我开始疯狂到近乎病态的想念每一个人,想念杨照,想念生万,想念刘涛,想念刘佳,想念小鬼,想念程刚,想念得得,想念娥子,想念我的父母,想念我的亲人,还有,想念令我最被动的她.小武说我虚伪,说我恶心,说一个男生哪来的这么多感时伤怀,说我为什么不现实点,说我为什么每天都要把自己包裹的紧紧的,虽然外表很精致,很眩目,但内里却塞满了孤独,刻满了忧伤.

那天打电话给她,我说我想你了,想的生病了.她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很激动.一向爽朗干净而稳定的声音里掺杂着一丝游移.她说:“我不想谈这些,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没有的话我就挂机了啊!”然后我说恩,再然后我就听到一阵孤独而又无奈的盲音。

从公话亭里出来时,我开始咳嗽,我想,我是真的病了。

一个人安静的走回宿舍,喝了杯白开水,然后狠狠地一觉睡到天明,任它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小武见到时的表情真的很难描述。他在看了我很久之后就对我说,想哭就哭吧!不要再强迫自己了,那样生活,很累!

于是我很想哭了。我一边把眼泪逼回体内一边对小武说:“你看真奇怪啊,校园道旁的木兰在冬季里居然还在绿着。”小武的眼睛里闪闪亮亮的,我从里面看到了疼痛。

这个冬季,我迷失了自我!

一大群人在一起聚餐,笑容满面。我突然就一声不吭了,一个人坐在那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他们问我怎么了?我笑笑,说:“你们不是不知道我嗜酒如命吗?”

然后,气氛就开始变的尴尬了。我说你们继续啊,我真的没事!但顾虑却在餐桌上蔓延开来。其实本来很开心的的,每必要那样子。可是我真的就是突然笑不出来了。也许,真像一句话说的那样:“你得到多少,就会失去多少”。我想我应该是以前笑的太多了吧,所以现在我的笑声就被上帝暂时收回了!我不想这样!

失去笑声,我会害怕!

失去笑声,我会难过!

星期五。明天又是新一轮双休的开始。

双休,于我,一个空虚,无聊的代名词!

“一个空虚,无聊的代名词!”当我写出这句话时,新像被针狠狠的刺了一下。看不带伤痕,但却很疼,很疼,令人窒息。

晚上,一个人抱着本习题做个昏天暗地,做到头疼欲裂。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的个轰轰烈烈。

醒来时,已是下午的两点多了。

整个寝室空荡荡的,室友们都不在。

他们都有自己的快乐,唯独,属于我的,只有忧伤。

一个人不紧不慢的起床穿衣,叠被,刷牙,洗脸。之后就没有任何声音,呼吸,是唯一的点缀。

静,寂。

静的可怕,寂的落寞。

小炒肉,我的不是午餐的午餐。

整个食堂,稀稀落落地几个人散落在大厅。

依旧空荡!

杨照给我打电话,问我过的还好不。

我说我很好啊,我现在就是一具会呼吸的尸体。然后他就很急切很急切的问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真的没有事,你兄弟我好好的,你在那里不用担心。

他说噢,接着说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那个我的活泼开朗,幽默风趣,最让人放心的黑牛兄弟哪去了,现在怎么反而让我不知不觉的开始担心了。

然后我就憋出了几句笑声,证明我很开心。

“为什么你的笑声看着开朗,可我却听到了沉沉的忧伤!”杨照声调落寞。

“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嗦了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真是的!”

“黑牛,我的兄弟,不管怎么样,希望你一直快乐!”

“我会好好的。”

会的,我会好的

圣诞节,我胃痛,很痛很痛。

在我觉得,今年的圣诞节,于我,没有交集。

余姐送了份圣诞礼物,不知道从何时起,我总是莫名奇妙感到一阵忧伤恍恍惚惚地飘过我的每一根神经末梢,然后我就变得不快乐了.

我开始每天的空虚.

已是冬季了,校园道旁的木兰却还在勉强的绿着世界.孤寂,让人心疼.

天气就这样一天天的冷下去了.

每个夜晚,一个人,一盏灯,默默发呆,默默失眠.独自享受着寒冷带给我的每一份痛感和潦寂.

静静的裹紧被子,很幸福很幸福的想着明天那温暖的太阳,静静的睡着,很幸福的睡着.

可是第二天,我还是被刺骨的冷空气惊醒.窗外,仍是昏黑.我没有看到我的太阳.

我开始疯狂到近乎病态的想念每一个人,想念杨照,想念生万,想念刘涛,想念刘佳,想念小鬼,想念程刚,想念得得,想念娥子,想念我的父母,想念我的亲人,还有,想念令我最被动的她.小武说我虚伪,说我恶心,说一个男生哪来的这么多感时伤怀,说我为什么不现实点,说我为什么每天都要把自己包裹的紧紧的,虽然外表很精致,很眩目,但内里却塞满了孤独,刻满了忧伤.

那天打电话给她,我说我想你了,想的生病了.她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很激动.一向爽朗干净而稳定的声音里掺杂着一丝游移.她说:“我不想谈这些,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没有的话我就挂机了啊!”然后我说恩,再然后我就听到一阵孤独而又无奈的盲音。

从公话亭里出来时,我开始咳嗽,我想,我是真的病了。

一个人安静的走回宿舍,喝了杯白开水,然后狠狠地一觉睡到天明,任它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小武见到时的表情真的很难描述。他在看了我很久之后就对我说,想哭就哭吧!不要再强迫自己了,那样生活,很累!

于是我很想哭了。我一边把眼泪逼回体内一边对小武说:“你看真奇怪啊,校园道旁的木兰在冬季里居然还在绿着。”小武的眼睛里闪闪亮亮的,我从里面看到了疼痛。

这个冬季,我迷失了自我!

一大群人在一起聚餐,笑容满面。我突然就一声不吭了,一个人坐在那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他们问我怎么了?我笑笑,说:“你们不是不知道我嗜酒如命吗?”

然后,气氛就开始变的尴尬了。我说你们继续啊,我真的没事!但顾虑却在餐桌上蔓延开来。其实本来很开心的的,每必要那样子。可是我真的就是突然笑不出来了。也许,真像一句话说的那样:“你得到多少,就会失去多少”。我想我应该是以前笑的太多了吧,所以现在我的笑声就被上帝暂时收回了!我不想这样!

失去笑声,我会害怕!

失去笑声,我会难过!

星期五。明天又是新一轮双休的开始。

双休,于我,一个空虚,无聊的代名词!

“一个空虚,无聊的代名词!”当我写出这句话时,新像被针狠狠的刺了一下。看不带伤痕,但却很疼,很疼,令人窒息。

晚上,一个人抱着本习题做个昏天暗地,做到头疼欲裂。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的个轰轰烈烈。

醒来时,已是下午的两点多了。

整个寝室空荡荡的,室友们都不在。

他们都有自己的快乐,唯独,属于我的,只有忧伤。

一个人不紧不慢的起床穿衣,叠被,刷牙,洗脸。之后就没有任何声音,呼吸,是唯一的点缀。

静,寂。

静的可怕,寂的落寞。

小炒肉,我的不是午餐的午餐。

整个食堂,稀稀落落地几个人散落在大厅。

依旧空荡!

杨照给我打电话,问我过的还好不。

我说我很好啊,我现在就是一具会呼吸的尸体。然后他就很急切很急切的问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真的没有事,你兄弟我好好的,你在那里不用担心。

他说噢,接着说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那个我的活泼开朗,幽默风趣,最让人放心的黑牛兄弟哪去了,现在怎么反而让我不知不觉的开始担心了。

然后我就憋出了几句笑声,证明我很开心。

“为什么你的笑声看着开朗,可我却听到了沉沉的忧伤!”杨照声调落寞。

“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嗦了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真是的!”

“黑牛,我的兄弟,不管怎么样,希望你一直快乐!”

“我会好好的。”

会的,我会好的

圣诞节,我胃痛,很痛很痛。

在我觉得,今年的圣诞节,于我,没有交集。

余姐送了份圣诞礼物,不知道从何时起,我总是莫名奇妙感到一阵忧伤恍恍惚惚地飘过我的每一根神经末梢,然后我就变得不快乐了.

我开始每天的空虚.

已是冬季了,校园道旁的木兰却还在勉强的绿着世界.孤寂,让人心疼.

天气就这样一天天的冷下去了.

每个夜晚,一个人,一盏灯,默默发呆,默默失眠.独自享受着寒冷带给我的每一份痛感和潦寂.

静静的裹紧被子,很幸福很幸福的想着明天那温暖的太阳,静静的睡着,很幸福的睡着.

可是第二天,我还是被刺骨的冷空气惊醒.窗外,仍是昏黑.我没有看到我的太阳.

我开始疯狂到近乎病态的想念每一个人,想念杨照,想念生万,想念刘涛,想念刘佳,想念小鬼,想念程刚,想念得得,想念娥子,想念我的父母,想念我的亲人,还有,想念令我最被动的她.小武说我虚伪,说我恶心,说一个男生哪来的这么多感时伤怀,说我为什么不现实点,说我为什么每天都要把自己包裹的紧紧的,虽然外表很精致,很眩目,但内里却塞满了孤独,刻满了忧伤.

那天打电话给她,我说我想你了,想的生病了.她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很激动.一向爽朗干净而稳定的声音里掺杂着一丝游移.她说:“我不想谈这些,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没有的话我就挂机了啊!”然后我说恩,再然后我就听到一阵孤独而又无奈的盲音。

从公话亭里出来时,我开始咳嗽,我想,我是真的病了。

一个人安静的走回宿舍,喝了杯白开水,然后狠狠地一觉睡到天明,任它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小武见到时的表情真的很难描述。他在看了我很久之后就对我说,想哭就哭吧!不要再强迫自己了,那样生活,很累!

于是我很想哭了。我一边把眼泪逼回体内一边对小武说:“你看真奇怪啊,校园道旁的木兰在冬季里居然还在绿着。”小武的眼睛里闪闪亮亮的,我从里面看到了疼痛。

这个冬季,我迷失了自我!

一大群人在一起聚餐,笑容满面。我突然就一声不吭了,一个人坐在那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他们问我怎么了?我笑笑,说:“你们不是不知道我嗜酒如命吗?”

然后,气氛就开始变的尴尬了。我说你们继续啊,我真的没事!但顾虑却在餐桌上蔓延开来。其实本来很开心的的,每必要那样子。可是我真的就是突然笑不出来了。也许,真像一句话说的那样:“你得到多少,就会失去多少”。我想我应该是以前笑的太多了吧,所以现在我的笑声就被上帝暂时收回了!我不想这样!

失去笑声,我会害怕!

失去笑声,我会难过!

星期五。明天又是新一轮双休的开始。

双休,于我,一个空虚,无聊的代名词!

“一个空虚,无聊的代名词!”当我写出这句话时,新像被针狠狠的刺了一下。看不带伤痕,但却很疼,很疼,令人窒息。

晚上,一个人抱着本习题做个昏天暗地,做到头疼欲裂。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的个轰轰烈烈。

醒来时,已是下午的两点多了。

整个寝室空荡荡的,室友们都不在。

他们都有自己的快乐,唯独,属于我的,只有忧伤。

一个人不紧不慢的起床穿衣,叠被,刷牙,洗脸。之后就没有任何声音,呼吸,是唯一的点缀。

静,寂。

静的可怕,寂的落寞。

小炒肉,我的不是午餐的午餐。

整个食堂,稀稀落落地几个人散落在大厅。

依旧空荡!

杨照给我打电话,问我过的还好不。

我说我很好啊,我现在就是一具会呼吸的尸体。然后他就很急切很急切的问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真的没有事,你兄弟我好好的,你在那里不用担心。

他说噢,接着说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那个我的活泼开朗,幽默风趣,最让人放心的黑牛兄弟哪去了,现在怎么反而让我不知不觉的开始担心了。

然后我就憋出了几句笑声,证明我很开心。

“为什么你的笑声看着开朗,可我却听到了沉沉的忧伤!”杨照声调落寞。

“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嗦了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真是的!”

“黑牛,我的兄弟,不管怎么样,希望你一直快乐!”

“我会好好的。”

会的,我会好的

圣诞节,我胃痛,很痛很痛。

在我觉得,今年的圣诞节,于我,没有交集。

余姐送了份圣诞礼物,不知道从何时起,我总是莫名奇妙感到一阵忧伤恍恍惚惚地飘过我的每一根神经末梢,然后我就变得不快乐了.

我开始每天的空虚.

已是冬季了,校园道旁的木兰却还在勉强的绿着世界.孤寂,让人心疼.

天气就这样一天天的冷下去了.

每个夜晚,一个人,一盏灯,默默发呆,默默失眠.独自享受着寒冷带给我的每一份痛感和潦寂.

静静的裹紧被子,很幸福很幸福的想着明天那温暖的太阳,静静的睡着,很幸福的睡着.

可是第二天,我还是被刺骨的冷空气惊醒.窗外,仍是昏黑.我没有看到我的太阳.

我开始疯狂到近乎病态的想念每一个人,想念杨照,想念生万,想念刘涛,想念刘佳,想念小鬼,想念程刚,想念得得,想念娥子,想念我的父母,想念我的亲人,还有,想念令我最被动的她.小武说我虚伪,说我恶心,说一个男生哪来的这么多感时伤怀,说我为什么不现实点,说我为什么每天都要把自己包裹的紧紧的,虽然外表很精致,很眩目,但内里却塞满了孤独,刻满了忧伤.

那天打电话给她,我说我想你了,想的生病了.她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很激动.一向爽朗干净而稳定的声音里掺杂着一丝游移.她说:“我不想谈这些,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没有的话我就挂机了啊!”然后我说恩,再然后我就听到一阵孤独而又无奈的盲音。

从公话亭里出来时,我开始咳嗽,我想,我是真的病了。

一个人安静的走回宿舍,喝了杯白开水,然后狠狠地一觉睡到天明,任它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小武见到时的表情真的很难描述。他在看了我很久之后就对我说,想哭就哭吧!不要再强迫自己了,那样生活,很累!

于是我很想哭了。我一边把眼泪逼回体内一边对小武说:“你看真奇怪啊,校园道旁的木兰在冬季里居然还在绿着。”小武的眼睛里闪闪亮亮的,我从里面看到了疼痛。

这个冬季,我迷失了自我!

一大群人在一起聚餐,笑容满面。我突然就一声不吭了,一个人坐在那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他们问我怎么了?我笑笑,说:“你们不是不知道我嗜酒如命吗?”

然后,气氛就开始变的尴尬了。我说你们继续啊,我真的没事!但顾虑却在餐桌上蔓延开来。其实本来很开心的的,每必要那样子。可是我真的就是突然笑不出来了。也许,真像一句话说的那样:“你得到多少,就会失去多少”。我想我应该是以前笑的太多了吧,所以现在我的笑声就被上帝暂时收回了!我不想这样!

失去笑声,我会害怕!

失去笑声,我会难过!

星期五。明天又是新一轮双休的开始。

双休,于我,一个空虚,无聊的代名词!

“一个空虚,无聊的代名词!”当我写出这句话时,新像被针狠狠的刺了一下。看不带伤痕,但却很疼,很疼,令人窒息。

晚上,一个人抱着本习题做个昏天暗地,做到头疼欲裂。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的个轰轰烈烈。

醒来时,已是下午的两点多了。

整个寝室空荡荡的,室友们都不在。

他们都有自己的快乐,唯独,属于我的,只有忧伤。

一个人不紧不慢的起床穿衣,叠被,刷牙,洗脸。之后就没有任何声音,呼吸,是唯一的点缀。

静,寂。

静的可怕,寂的落寞。

小炒肉,我的不是午餐的午餐。

整个食堂,稀稀落落地几个人散落在大厅。

依旧空荡!

杨照给我打电话,问我过的还好不。

我说我很好啊,我现在就是一具会呼吸的尸体。然后他就很急切很急切的问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真的没有事,你兄弟我好好的,你在那里不用担心。

他说噢,接着说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那个我的活泼开朗,幽默风趣,最让人放心的黑牛兄弟哪去了,现在怎么反而让我不知不觉的开始担心了。

然后我就憋出了几句笑声,证明我很开心。

“为什么你的笑声看着开朗,可我却听到了沉沉的忧伤!”杨照声调落寞。

“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嗦了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真是的!”

“黑牛,我的兄弟,不管怎么样,希望你一直快乐!”

“我会好好的。”

会的,我会好的

圣诞节,我胃痛,很痛很痛。

在我觉得,今年的圣诞节,于我,没有交集。

余姐送了份圣诞礼物,不知道从何时起,我总是莫名奇妙感到一阵忧伤恍恍惚惚地飘过我的每一根神经末梢,然后我就变得不快乐了.

我开始每天的空虚.

已是冬季了,校园道旁的木兰却还在勉强的绿着世界.孤寂,让人心疼.

天气就这样一天天的冷下去了.

每个夜晚,一个人,一盏灯,默默发呆,默默失眠.独自享受着寒冷带给我的每一份痛感和潦寂.

静静的裹紧被子,很幸福很幸福的想着明天那温暖的太阳,静静的睡着,很幸福的睡着.

可是第二天,我还是被刺骨的冷空气惊醒.窗外,仍是昏黑.我没有看到我的太阳.

我开始疯狂到近乎病态的想念每一个人,想念杨照,想念生万,想念刘涛,想念刘佳,想念小鬼,想念程刚,想念得得,想念娥子,想念我的父母,想念我的亲人,还有,想念令我最被动的她.小武说我虚伪,说我恶心,说一个男生哪来的这么多感时伤怀,说我为什么不现实点,说我为什么每天都要把自己包裹的紧紧的,虽然外表很精致,很眩目,但内里却塞满了孤独,刻满了忧伤.

那天打电话给她,我说我想你了,想的生病了.她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很激动.一向爽朗干净而稳定的声音里掺杂着一丝游移.她说:“我不想谈这些,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没有的话我就挂机了啊!”然后我说恩,再然后我就听到一阵孤独而又无奈的盲音。

从公话亭里出来时,我开始咳嗽,我想,我是真的病了。

一个人安静的走回宿舍,喝了杯白开水,然后狠狠地一觉睡到天明,任它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小武见到时的表情真的很难描述。他在看了我很久之后就对我说,想哭就哭吧!不要再强迫自己了,那样生活,很累!

于是我很想哭了。我一边把眼泪逼回体内一边对小武说:“你看真奇怪啊,校园道旁的木兰在冬季里居然还在绿着。”小武的眼睛里闪闪亮亮的,我从里面看到了疼痛。

这个冬季,我迷失了自我!

一大群人在一起聚餐,笑容满面。我突然就一声不吭了,一个人坐在那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他们问我怎么了?我笑笑,说:“你们不是不知道我嗜酒如命吗?”

然后,气氛就开始变的尴尬了。我说你们继续啊,我真的没事!但顾虑却在餐桌上蔓延开来。其实本来很开心的的,每必要那样子。可是我真的就是突然笑不出来了。也许,真像一句话说的那样:“你得到多少,就会失去多少”。我想我应该是以前笑的太多了吧,所以现在我的笑声就被上帝暂时收回了!我不想这样!

失去笑声,我会害怕!

失去笑声,我会难过!

星期五。明天又是新一轮双休的开始。

双休,于我,一个空虚,无聊的代名词!

“一个空虚,无聊的代名词!”当我写出这句话时,新像被针狠狠的刺了一下。看不带伤痕,但却很疼,很疼,令人窒息。

晚上,一个人抱着本习题做个昏天暗地,做到头疼欲裂。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的个轰轰烈烈。

醒来时,已是下午的两点多了。

整个寝室空荡荡的,室友们都不在。

他们都有自己的快乐,唯独,属于我的,只有忧伤。

一个人不紧不慢的起床穿衣,叠被,刷牙,洗脸。之后就没有任何声音,呼吸,是唯一的点缀。

静,寂。

静的可怕,寂的落寞。

小炒肉,我的不是午餐的午餐。

整个食堂,稀稀落落地几个人散落在大厅。

依旧空荡!

杨照给我打电话,问我过的还好不。

我说我很好啊,我现在就是一具会呼吸的尸体。然后他就很急切很急切的问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真的没有事,你兄弟我好好的,你在那里不用担心。

他说噢,接着说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那个我的活泼开朗,幽默风趣,最让人放心的黑牛兄弟哪去了,现在怎么反而让我不知不觉的开始担心了。

然后我就憋出了几句笑声,证明我很开心。

“为什么你的笑声看着开朗,可我却听到了沉沉的忧伤!”杨照声调落寞。

“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嗦了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真是的!”

“黑牛,我的兄弟,不管怎么样,希望你一直快乐!”

“我会好好的。”

会的,我会好的

圣诞节,我胃痛,很痛很痛。

在我觉得,今年的圣诞节,于我,没有交集。

余姐送了份圣诞礼物,

#10楼回目录

世界真奇妙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作文 | 2017-07-27 16:45

老师说过:“我们生活的世界真是奇妙呀!只要你善于观察,我们身边就有很多新奇、有趣的事情。”今天,我就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今天的语文课上,老师拿来了一盆花,只见花的颜色是粉色的,上面还有一些小白点。它的茎是褐色的,上面还有一些小毛毛呢!很可爱。最有趣的就是它的叶子了,它的叶子是对着生长的,就像一位老爷爷拿着一把小扇子,扇起来很凉爽,我不仅在心里赞叹到,这盆花真美,我最喜欢这盆花了。

这时老师说:“这盆花还有一个神奇之处,”这时同学们纷纷跑过去要看那盆花,不知道是哪位同学不小心摸到一下这盆花,这盆花就含羞起来,过了大约五分钟左右,含羞草又展了,呀!这就是传说中的含羞草呀!

同学们都在想含羞草的叶一蹦就会卷起来呢!老师似乎穿透了我们的心思给我们做了解答。

原来,含羞草的叶片和茎相连的地方,有一个凸起的部分叫做叶枕,里面充满了水分。当我们触摸到叶片时,叶枕里的水分就会流走,因此,叶柄垂下来,叶片就会合拢。过一会儿,刺激消失后,叶枕里面又充满了水分,叶子又重新展开。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大千世界都充满了奧秘,只要我们处处留心,能学到很多的知识。

请老师快点批改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