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鉴赏作文

古文鉴赏作文 | 楼主 |2017-07-26 09:08:00 共有3个回复 94次阅读

1高考语文试卷的特点

2008年浙江语文卷的试卷形式与2007年基本保持一致,试卷内容、考点分布也与2007年大体相当,但难度明显加大。

2008年,浙江省步入高考自主命题的第5个年头。浙江省高考语文试卷坚持“有利于高校选拔人才,有利于中学推进素质教育,有利于高考改革”的命题方向,试卷体现出如下几个主要特点:

以稳为主,变化较小

2008年浙江语文卷的试卷形式与2007年基本保持一致,试卷内容、考点分布也与2007年大体相当,但难度明显加大。

试卷结构、题目数量、题型样式与2007年基本相同。这一方面是对浙江省4年来自主命题的经验与成果的继承和延续,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保持稳定:2008年是浙江省高考老方案实施的最后一年,过大的变化不利于保障中学正常的复习迎考秩序,也不利于保持考生应考心态的平衡,甚至不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

较小的变化体现在试卷结构中部分板块的考点、考查方式的细微调整:将字形字音综合题分拆为两题,符合中学教学实际,还与今年的考试大纲中加大对错别字的处罚力度有关;去掉了原有的实词和虚词使用选择题;将名句名篇考查由选择题“还原”为补写题,分值也恢复为原来的4分;古诗鉴赏题由原来的三首诗歌比较鉴赏“回归”

到对一首诗的鉴赏,大大降低了难度;改变沿用了4年的话题作文形式,改为命题作文,弥补了话题作文过于宽泛的不足,引导语不仅显得比较人性化,可以启发考生深入思考,其中“当我们从平凡中回望时,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感触和期待”,与去年的作文话题“行走在消逝中”保持着联系。

命题者在阐述“命题思路”时,声明“难度也与2007年大体相当”,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根据有关方面提供的数据,2007年和2008年的难度系数分别为0.57和0.62。

贴近生活,接轨时代

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语文的外延与生活相等”。命题者称,2008浙江语文卷力图传递这样一种理念:语文在生活中,生活即语文的源泉。

事实也正如命题者所言,浙江省今年的高考语文试题与往年一样,语言基础知识和语言应用题的语料贴近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其内容从基础知识题的高等教育大众化、俄罗斯政坛变动、NBA篮球赛,到物价指数上涨、“限塑令”、手机上网资费下调、住房装修等话题,无不源于人们的日常生活,与时代紧密相连。

字形考查中涉及到的关键词,如装潢、膨胀都是生活中习见的词语,只要考生平时养成不写错别字的良好习惯,复习时就能事半功倍;成语考查涉及的也是常见成语,着眼点在于生活中常见成语的正确使用。这一做法无疑是在告诉考生:要从生活中学习语文!

语用题的选材则更能体现时代的脉搏。今年的两件大事在试卷中都得到了体现:关于奥运的题材,除了在语言基础知识题中有奥运火炬登顶珠峰的材料外,语用题中又有关于希腊奥林匹亚废墟的美学论述(22题);关于四川汶川大地震的题材出现在24题,采用关于乐刘会获救的一则新闻材料,体现了对抗震救灾中那些可歌可泣人和事的关注。

能力立意,注重基础

根据“有利于引导中学素质教育”的命题指导思想,浙江语文卷一贯注重基础考查,以能力立意为先。这一特点在2008年浙江卷继续得到彰显。

常有人引用苏轼《和董传留别》中的诗句“腹有诗书气自华”,来说明胸中有学问,表现于外的精神气色也就丰盈而实美。但“默写常见的名句名篇”属于最低层级A(识记),所以高考往往只重名句名篇的记忆的效果如何,至于怎样在生活中和作文中使用名句名篇,则鲜有顾及。今年浙江试卷中则选择了一个新的角度──“诗词名句引用是否恰当”,以此考查学生在生活中灵活运用名句名篇的能力,是引导学生从死记硬背转向学以致用的一种有益的尝试。

断句是文言文阅读的基本功,“授之书而习其句读”是“解惑”的前提。浙江卷连续两年进行文言断句能力考查,今年的语料选自《史记·刺客列传》。这样做有利于学生从基础开始学习古文,进而提升学生古文阅读水平。

典故的考查,历来是高考颇有争议的问题。连千古传颂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也因为其中有6处用典而使辛弃疾有“吊书袋”之嫌,今年高考古诗词鉴赏16题第1小题却大胆创新,考查“大夫泽畔行吟处,司马江头送别时”两句的用典,好就好在二者皆出自课文,一为《史记·屈原列传》,一为《琵琶行》,涉及的典故并不偏僻,反而成为了注重试题与高中语文教材内在联系,提高学生知识迁移能力的范例。

文学作品阅读一如既往地全部采用主观题,重在考查学生阅读、理解和表达等综合能力。21题赏析文中人物形象及其作用,以《祝福》中的“我”引发学生思考,便于教材知识迁移,由已知到未知,依然没有离开基础。

语用题在具体情境中考查学生实际运用语言的能力。23题要求学生在特定情境中扩展语句,语料选自寓言《玫瑰树根》,要求根据情境补写树根与流水的对话。24题要求从新闻材料中提炼观点,并将材料改写成能证明观点的一个论据,多管齐下,同时考查了提取信息、压缩语段和转换语体的能力,比起过去那种单纯考查提取信息、归纳观点的考题,综合性大大提高。

人文情怀,文化品位

高考科技文阅读常常给人一副冷面孔。今年科技文阅读所选语料围绕前沿话题“文化多样性与生态维护”进行,属于社会科学范畴,没有过多的冷僻的专业术语,大大降低了阅读的难度。选材引导学生关注焦点和热点,从全球生态的角度,引发对人类与自然关系的思考。

文言文阅读材料选自《唐才子传》,元代辛文房撰,是唐五代诗人简要评传汇集,被鲁迅列入学习中国文学的12种书目之一。自2004年浙江省自主命题以来,除第一年为保持稳定而延续了全国卷多年来考查人物传记为主的模式(但突破了《二十四史》的范围)之外,2005年的《书褒城驿壁》、2006年的《蚊对》和2007年的《王定国诗集叙》,按照命题者的说法,都使“文言文选材扩大了视野”,“突破近年来全国各地高考卷以‘二十四史’等传记类材料为主的格局”,“题材广泛、不拘一格”。不过今年事实上又“回归”到2004年的样子,也是考查人物传记,也突破了《二十四史》的范围。

文学作品阅读选择了俄国著名作家高尔基的散文《乌米》,有助于学生理解并尊重多元文化,形成良好的文化心态。该文传递出对人性之美的思考,内容积极向上,启发青年学生坚韧、乐观地面对生活。

作文题“触摸都市/感受乡村”,与去年相比,降低了审题难度。还充分考虑到考试的公平性,使身处都市和身处乡村的考生都有话可写,可以分别找到自己熟悉的生活,讲述故事,抒发真情实感,阐明思想观点,而优秀考生则能写出有深度的好作文,从而有效检测出考生的作文水平。

尤其可贵的是,作文命题将视角从“上”改为向“下”,从比较“空”的观念层面转向比较“实”的生活层面,从根源上有效防止了“新八股”的产生,还能够引导学生关注容易被忽视的“底层”生存空间;引导学生从自己身边的人和事出发,去观察、体验、思考都市或乡村的发展变化。作文要求的“为题”二字下还特意加了着重号,以提醒考生今年是命题作文,防止粗心或者有思维定式的考生朝话题作文的方向走,显示了对考生的人文关怀。

白玉微瑕,留待商榷

我们在肯定今年语文试卷特点的同时,也看到了存在的问题和有待商榷之处:

一是整卷难度偏大。今年的高考语文试题,除作文难度系数为0.72和语用题难度系数为0.73之外,选择题(包括语文基础知识、科技文阅读、文言文阅读)和古诗文阅读分别为0.43和0.4,文学作品阅读为0.48,全卷7个板块中以“表达应用”这一能力层级中的两个板块难度适中且难度相近,而其余4个能力层级的5个板块均不到及格水平且难度相近。这样的试卷的区分度显然是不够的。

二是对外国作品的偏好。我们并不反对高考以外国作品为材料,也不反对尊重多元文化。但是,毕竟语文是我国的母语,中学语文主要学习中国作品,外国作品的比例不大。即使目前现行高初中教材选入的外国文学作品较多,达到62篇,也只占总篇目不足20%。而浙江省自主命题以来的5年中,竟有两年的文学作品阅读采用的是外国作品。我们姑且不论这样做有违中学语文教学的实际,容易造成错误的导向,仅论外国作品从原作翻译成中文,是否失去了一些原有的味道,就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三是考点过于集中。文学作品阅读题中,提问“表达作用”或者“写作目的”的题目占了很大的比例,如第19题“指出第5自然段中景物描写所采用的手法,并简析该段景物描写的作用(5分)”,20题第2小题“文中反复写她的歌声有何目的(3分)”,21题“鲁迅《祝福》中的‘我’既是不可或缺的人物形象,又是主人公祥林嫂命运的见证,其重要性与本篇中的‘我’相似。请赏析《乌米》中‘我’的形象与作用(6分)”,总计18分的题目,与此相关的题目竟高达14分,占77.78%,应该说是欠考虑的。

2高考语文答题情况分析

与往年相比,2008年浙江省高考语文试题难度大大增加。这一方面反映出试题本身的难度,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学生答题情况的不理想。

“名句名篇”、“文学作品阅读”两个板块的得分情况均不如人意。4分的名句默写,浙江省平均分仅为1.6分。“文学作品阅读”题考的是外国小说阅读,总分18分,浙江省平均分仅为8.71分。

客观地说,整个文学作品阅读题这一大题的4道小题考点集中,难度也不大,客观上有利于学生得分,之所以考得并不理想,与考生本身平时基础不扎实关系很大。还有的一些考生是因为不会分点答题和不会使用文学术语而失分。

也许是考虑到前面除语用题之外的试题难度过大的缘故,作文题的阅卷尺度也和语用题一样被放宽,只要考生不偏离题目,不宿构和抄袭,字数也差不多,一般考生的分数都还说得过去。据统计,今年高考浙江省作文平均分达到42.43分,略高于往年。与往年一样,今年的满分作文凤毛麟角,55分以上的作文也是少数,大量考生在47分至54分之间,网上阅卷分数“趋中”的问题依然没有有效解决。

考生作文以写乡村的居多(包括城里的考生)。然而,他们大多着眼于写乡村风光和乡土人情以及童年生活,很少触及乡村的灵魂,而只是浮光掠影,以旁观者的身份去看待乡村,或者寻找过去在乡村留下的记忆,缺少现实的真切感受,很少出现对乡村生活有深入思考的佳作;而“春夏秋冬”的“流水账”般的结构模式,“农家乐”式的“到此一游”的家庭聚餐,外加“牛背牧童”和“炊烟袅袅”之类的乡土风光,便构成了比较普遍的所谓“乡村题材”。

而写“触摸都市”的考生,也同样以做表面文章为主,停留在都市的繁华与嘈杂、都市的冷漠与爱心、都市的噪音和废气等都市表象,真正能够触及都市“灵魂”,对都市文明进行严肃思考的作文也屈指可数。写“触摸城市”还存在着片面和幼稚的问题,城市在有些考生眼里变成了“钢筋水泥的灰色森林”、“藏污纳垢的腐朽场所”,充满失望和颓废之感,而没有用心触摸城市的个性和魅力。所以,作文写作除了需要学生有宽广的阅读面和训练之外,更需要有对生活的独到个性体验,善于挖掘生活细节中蕴藏着的“金子”。

公平地说,作文不理想,也不能全怪学生。高中学校大多在城里,家在山里的学生,因为在城里学习和生活,他们也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乡村人;他们已经丢失了乡村的根,接触的是都市里的人和事,却未能领会城市的深层意蕴。于是,在他们的笔下,都市是别人的都市,而乡村也是别人的乡村。这也就难怪乎大多数学生笔下的都市生活,是邻里的冷漠、求学的艰辛、逛街的惬意,以及财富和梦想;而他们笔下的乡村生活,则是摸鱼虾、扑萤火、捉知了,以及外公精彩的故事和外婆温暖的怀抱。(文章参考了浙江省2008年高考语文命题组《浙江省2008年高考语文命题组评命题思路》和阅卷教师提供的一些数据。)

标题:古文鉴赏作文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894983.html
沙发回目录

老屋

古文鉴赏作文 | 2017-07-26 09:08

爷爷说,故乡的老屋是他的根;爸爸说,故乡的老屋是他梦想起源的地方;我说,故乡的老屋是我魂牵梦萦的天堂。

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去看望故乡的老屋?大概有五年了吧。今天,终于又走进这条深深的小巷。灰色的砖墙,黑色的瓦片,几点微黄的小草从墙缝中探出头来,油油的在微风中招摇。小巷静静地守侯着,仿佛一位年迈的母亲,盼望着远游已久的孩子,静静地等待着我的归来。默默地走在青石板铺成的路面上,我低头回味着儿时赤足跑过小巷的清凉,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尽头,向右转,走上两三步,就到了老屋前。

时光侵蚀着土垒的墙壁,墙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裂缝,好似老人额头遍布的鱼尾纹,记载着岁月的痕迹。两扇破了玻璃的窗户在风中微微颤抖着,发出吱吱的呻吟。腐朽的大木门被一把大大的铜锁象征性的栓着,似乎只要轻轻一推,大门就会应声而开。但我却不愿如此,我不愿这般鲁莽地进入这块圣地。小心翼翼地取出那串珍藏已久的钥匙,我激动地捧起锈迹斑斑的铜锁,庄重的将钥匙插进锁孔。门吱呀一声,发出沉重的叹息,在我面前开启。轻轻的,我走进这尘封已久的老屋。

老屋其实只有巴掌大的地方。墙角的蜘蛛网藕断丝连,漂浮的灰尘在倾泻的阳光中翩跹飞舞。在这里,时间变得如同细细的溪水一样,缓慢、安宁。

慢慢地步入那狭小的厨房,看着高高的灶台,我猜想奶奶的一手好厨艺大概就是在这里造就的吧。闭了眼儿,奶奶在灶台前忙碌的情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耸耸鼻子,空气中仿佛仍飘荡着佳肴诱人的香味,我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支熟悉的锅碗瓢盆交响曲。抬起手,携去嘴角不知何时流下的口水,走出厨房,快步来到我的房间。

地面上落着一层厚厚的灰尘,我在上面印下了一个个脚印,一,二,三,四,在这间仅仅四步就能环游的房间里,我度过了整整四个难忘的春秋。轻轻抚摸着龟裂的墙壁,指尖带下点点青灰,童年泛黄的记忆也一点儿一点儿在眼前重现,我沉浸在那段快乐的时光中。忽然,一个一米来高的大木箱拦住了我的脚步。木箱的盖子斜靠在一旁,依稀能看见盖上爷爷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宝贝箱”。俯下身,凝视着大木箱,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它满满当当地装着一箱的书籍,都是搬家时无法带走的老书。清晰的记得,离开时我拿起这本又舍不得那本的犹豫不决;清晰的记得,不得不把它们留下时,我边整理边流泪的伤心。

木箱被均匀地分成了三块,其中的书籍也按风格分成了三类,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属于它的位置上。我小心翼翼地拿起一本书,细心地用手携去封面上厚厚的灰尘,小楷撰写的书名呈现在我的眼前,原来是一本古文鉴赏。翻开发黄的书页,杜甫的“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钱起的“二十五弦弹夜月,不胜清怨却飞来。”李白的“月下沉吟久不归,古来相接眼中稀。”白居易的“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一一呈现在眼前,幼年摇头晃脑一遍一遍跟着爷爷诵读唐诗宋词的记忆涌上心头,那时,古诗里萦绕着的淡淡的忧愁,是无知的我所无法察觉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不知过了多久,我抒抒酸疼的脖子,把书小心地放回原处,轻轻盖上盖儿,默默地走出房间,缓缓带上门,悄悄地来到屋后的小院。

小院里还是和昔日一样充满生机,虽然已经杂草丛生,但却掩盖不住它的美丽。不必说清澈的溪水,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梧桐树;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粉蝶在草丛间飞舞,轻捷的麻雀在栅栏上跳跃,单说那有点发黄的草地就有无限趣味。蟋蟀们在这里弹琴,蚂蚁们在这里穿行,翻开其中的断砖来,有时还会遇见千足的蜈蚣慌张的逃窜开去。

行走在草丛间,我小心地在草地中寻找着,寻找着,终于发现了那块白色的方砖,急忙跑过去,扒开浓密的杂草,泪水夺眶而出。那是一块小小的墓碑,儿时用蜡笔写的歪歪扭扭的几个字“白虎之墓”已找不到一丝痕迹。

记得三岁那年,他闯入了我的生活,他叫白虎,是一只雪白雪白的大狗。从那天起,我们成了形影不离的好伙伴,我们在一起玩耍嬉戏。他会和我一起奔跑在金色的田野上;他会为我温暖冬天的被窝;不小心打碎了奶奶心爱的花瓶,他会很护短地跳出来挡住要抽下来的竹条……

可是死神却是那样无情地夺走了他的生命。六岁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一起在路上打闹,过马路时,一辆飞奔的卡车向走在最前面的我撞来,白虎不知是

爷爷说,故乡的老屋是他的根;爸爸说,故乡的老屋是他梦想起源的地方;我说,故乡的老屋是我魂牵梦萦的天堂。

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去看望故乡的老屋?大概有五年了吧。今天,终于又走进这条深深的小巷。灰色的砖墙,黑色的瓦片,几点微黄的小草从墙缝中探出头来,油油的在微风中招摇。小巷静静地守侯着,仿佛一位年迈的母亲,盼望着远游已久的孩子,静静地等待着我的归来。默默地走在青石板铺成的路面上,我低头回味着儿时赤足跑过小巷的清凉,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尽头,向右转,走上两三步,就到了老屋前。

时光侵蚀着土垒的墙壁,墙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裂缝,好似老人额头遍布的鱼尾纹,记载着岁月的痕迹。两扇破了玻璃的窗户在风中微微颤抖着,发出吱吱的呻吟。腐朽的大木门被一把大大的铜锁象征性的栓着,似乎只要轻轻一推,大门就会应声而开。但我却不愿如此,我不愿这般鲁莽地进入这块圣地。小心翼翼地取出那串珍藏已久的钥匙,我激动地捧起锈迹斑斑的铜锁,庄重的将钥匙插进锁孔。门吱呀一声,发出沉重的叹息,在我面前开启。轻轻的,我走进这尘封已久的老屋。

老屋其实只有巴掌大的地方。墙角的蜘蛛网藕断丝连,漂浮的灰尘在倾泻的阳光中翩跹飞舞。在这里,时间变得如同细细的溪水一样,缓慢、安宁。

慢慢地步入那狭小的厨房,看着高高的灶台,我猜想奶奶的一手好厨艺大概就是在这里造就的吧。闭了眼儿,奶奶在灶台前忙碌的情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耸耸鼻子,空气中仿佛仍飘荡着佳肴诱人的香味,我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支熟悉的锅碗瓢盆交响曲。抬起手,携去嘴角不知何时流下的口水,走出厨房,快步来到我的房间。

地面上落着一层厚厚的灰尘,我在上面印下了一个个脚印,一,二,三,四,在这间仅仅四步就能环游的房间里,我度过了整整四个难忘的春秋。轻轻抚摸着龟裂的墙壁,指尖带下点点青灰,童年泛黄的记忆也一点儿一点儿在眼前重现,我沉浸在那段快乐的时光中。忽然,一个一米来高的大木箱拦住了我的脚步。木箱的盖子斜靠在一旁,依稀能看见盖上爷爷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宝贝箱”。俯下身,凝视着大木箱,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它满满当当地装着一箱的书籍,都是搬家时无法带走的老书。清晰的记得,离开时我拿起这本又舍不得那本的犹豫不决;清晰的记得,不得不把它们留下时,我边整理边流泪的伤心。

木箱被均匀地分成了三块,其中的书籍也按风格分成了三类,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属于它的位置上。我小心翼翼地拿起一本书,细心地用手携去封面上厚厚的灰尘,小楷撰写的书名呈现在我的眼前,原来是一本古文鉴赏。翻开发黄的书页,杜甫的“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钱起的“二十五弦弹夜月,不胜清怨却飞来。”李白的“月下沉吟久不归,古来相接眼中稀。”白居易的“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一一呈现在眼前,幼年摇头晃脑一遍一遍跟着爷爷诵读唐诗宋词的记忆涌上心头,那时,古诗里萦绕着的淡淡的忧愁,是无知的我所无法察觉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不知过了多久,我抒抒酸疼的脖子,把书小心地放回原处,轻轻盖上盖儿,默默地走出房间,缓缓带上门,悄悄地来到屋后的小院。

小院里还是和昔日一样充满生机,虽然已经杂草丛生,但却掩盖不住它的美丽。不必说清澈的溪水,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梧桐树;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粉蝶在草丛间飞舞,轻捷的麻雀在栅栏上跳跃,单说那有点发黄的草地就有无限趣味。蟋蟀们在这里弹琴,蚂蚁们在这里穿行,翻开其中的断砖来,有时还会遇见千足的蜈蚣慌张的逃窜开去。

行走在草丛间,我小心地在草地中寻找着,寻找着,终于发现了那块白色的方砖,急忙跑过去,扒开浓密的杂草,泪水夺眶而出。那是一块小小的墓碑,儿时用蜡笔写的歪歪扭扭的几个字“白虎之墓”已找不到一丝痕迹。

记得三岁那年,他闯入了我的生活,他叫白虎,是一只雪白雪白的大狗。从那天起,我们成了形影不离的好伙伴,我们在一起玩耍嬉戏。他会和我一起奔跑在金色的田野上;他会为我温暖冬天的被窝;不小心打碎了奶奶心爱的花瓶,他会很护短地跳出来挡住要抽下来的竹条……

可是死神却是那样无情地夺走了他的生命。六岁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一起在路上打闹,过马路时,一辆飞奔的卡车向走在最前面的我撞来,白虎不知是

爷爷说,故乡的老屋是他的根;爸爸说,故乡的老屋是他梦想起源的地方;我说,故乡的老屋是我魂牵梦萦的天堂。

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去看望故乡的老屋?大概有五年了吧。今天,终于又走进这条深深的小巷。灰色的砖墙,黑色的瓦片,几点微黄的小草从墙缝中探出头来,油油的在微风中招摇。小巷静静地守侯着,仿佛一位年迈的母亲,盼望着远游已久的孩子,静静地等待着我的归来。默默地走在青石板铺成的路面上,我低头回味着儿时赤足跑过小巷的清凉,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尽头,向右转,走上两三步,就到了老屋前。

时光侵蚀着土垒的墙壁,墙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裂缝,好似老人额头遍布的鱼尾纹,记载着岁月的痕迹。两扇破了玻璃的窗户在风中微微颤抖着,发出吱吱的呻吟。腐朽的大木门被一把大大的铜锁象征性的栓着,似乎只要轻轻一推,大门就会应声而开。但我却不愿如此,我不愿这般鲁莽地进入这块圣地。小心翼翼地取出那串珍藏已久的钥匙,我激动地捧起锈迹斑斑的铜锁,庄重的将钥匙插进锁孔。门吱呀一声,发出沉重的叹息,在我面前开启。轻轻的,我走进这尘封已久的老屋。

老屋其实只有巴掌大的地方。墙角的蜘蛛网藕断丝连,漂浮的灰尘在倾泻的阳光中翩跹飞舞。在这里,时间变得如同细细的溪水一样,缓慢、安宁。

慢慢地步入那狭小的厨房,看着高高的灶台,我猜想奶奶的一手好厨艺大概就是在这里造就的吧。闭了眼儿,奶奶在灶台前忙碌的情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耸耸鼻子,空气中仿佛仍飘荡着佳肴诱人的香味,我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支熟悉的锅碗瓢盆交响曲。抬起手,携去嘴角不知何时流下的口水,走出厨房,快步来到我的房间。

地面上落着一层厚厚的灰尘,我在上面印下了一个个脚印,一,二,三,四,在这间仅仅四步就能环游的房间里,我度过了整整四个难忘的春秋。轻轻抚摸着龟裂的墙壁,指尖带下点点青灰,童年泛黄的记忆也一点儿一点儿在眼前重现,我沉浸在那段快乐的时光中。忽然,一个一米来高的大木箱拦住了我的脚步。木箱的盖子斜靠在一旁,依稀能看见盖上爷爷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宝贝箱”。俯下身,凝视着大木箱,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它满满当当地装着一箱的书籍,都是搬家时无法带走的老书。清晰的记得,离开时我拿起这本又舍不得那本的犹豫不决;清晰的记得,不得不把它们留下时,我边整理边流泪的伤心。

木箱被均匀地分成了三块,其中的书籍也按风格分成了三类,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属于它的位置上。我小心翼翼地拿起一本书,细心地用手携去封面上厚厚的灰尘,小楷撰写的书名呈现在我的眼前,原来是一本古文鉴赏。翻开发黄的书页,杜甫的“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钱起的“二十五弦弹夜月,不胜清怨却飞来。”李白的“月下沉吟久不归,古来相接眼中稀。”白居易的“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一一呈现在眼前,幼年摇头晃脑一遍一遍跟着爷爷诵读唐诗宋词的记忆涌上心头,那时,古诗里萦绕着的淡淡的忧愁,是无知的我所无法察觉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不知过了多久,我抒抒酸疼的脖子,把书小心地放回原处,轻轻盖上盖儿,默默地走出房间,缓缓带上门,悄悄地来到屋后的小院。

小院里还是和昔日一样充满生机,虽然已经杂草丛生,但却掩盖不住它的美丽。不必说清澈的溪水,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梧桐树;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粉蝶在草丛间飞舞,轻捷的麻雀在栅栏上跳跃,单说那有点发黄的草地就有无限趣味。蟋蟀们在这里弹琴,蚂蚁们在这里穿行,翻开其中的断砖来,有时还会遇见千足的蜈蚣慌张的逃窜开去。

行走在草丛间,我小心地在草地中寻找着,寻找着,终于发现了那块白色的方砖,急忙跑过去,扒开浓密的杂草,泪水夺眶而出。那是一块小小的墓碑,儿时用蜡笔写的歪歪扭扭的几个字“白虎之墓”已找不到一丝痕迹。

记得三岁那年,他闯入了我的生活,他叫白虎,是一只雪白雪白的大狗。从那天起,我们成了形影不离的好伙伴,我们在一起玩耍嬉戏。他会和我一起奔跑在金色的田野上;他会为我温暖冬天的被窝;不小心打碎了奶奶心爱的花瓶,他会很护短地跳出来挡住要抽下来的竹条……

可是死神却是那样无情地夺走了他的生命。六岁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一起在路上打闹,过马路时,一辆飞奔的卡车向走在最前面的我撞来,白虎不知是

爷爷说,故乡的老屋是他的根;爸爸说,故乡的老屋是他梦想起源的地方;我说,故乡的老屋是我魂牵梦萦的天堂。

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去看望故乡的老屋?大概有五年了吧。今天,终于又走进这条深深的小巷。灰色的砖墙,黑色的瓦片,几点微黄的小草从墙缝中探出头来,油油的在微风中招摇。小巷静静地守侯着,仿佛一位年迈的母亲,盼望着远游已久的孩子,静静地等待着我的归来。默默地走在青石板铺成的路面上,我低头回味着儿时赤足跑过小巷的清凉,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尽头,向右转,走上两三步,就到了老屋前。

时光侵蚀着土垒的墙壁,墙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裂缝,好似老人额头遍布的鱼尾纹,记载着岁月的痕迹。两扇破了玻璃的窗户在风中微微颤抖着,发出吱吱的呻吟。腐朽的大木门被一把大大的铜锁象征性的栓着,似乎只要轻轻一推,大门就会应声而开。但我却不愿如此,我不愿这般鲁莽地进入这块圣地。小心翼翼地取出那串珍藏已久的钥匙,我激动地捧起锈迹斑斑的铜锁,庄重的将钥匙插进锁孔。门吱呀一声,发出沉重的叹息,在我面前开启。轻轻的,我走进这尘封已久的老屋。

老屋其实只有巴掌大的地方。墙角的蜘蛛网藕断丝连,漂浮的灰尘在倾泻的阳光中翩跹飞舞。在这里,时间变得如同细细的溪水一样,缓慢、安宁。

慢慢地步入那狭小的厨房,看着高高的灶台,我猜想奶奶的一手好厨艺大概就是在这里造就的吧。闭了眼儿,奶奶在灶台前忙碌的情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耸耸鼻子,空气中仿佛仍飘荡着佳肴诱人的香味,我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支熟悉的锅碗瓢盆交响曲。抬起手,携去嘴角不知何时流下的口水,走出厨房,快步来到我的房间。

地面上落着一层厚厚的灰尘,我在上面印下了一个个脚印,一,二,三,四,在这间仅仅四步就能环游的房间里,我度过了整整四个难忘的春秋。轻轻抚摸着龟裂的墙壁,指尖带下点点青灰,童年泛黄的记忆也一点儿一点儿在眼前重现,我沉浸在那段快乐的时光中。忽然,一个一米来高的大木箱拦住了我的脚步。木箱的盖子斜靠在一旁,依稀能看见盖上爷爷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宝贝箱”。俯下身,凝视着大木箱,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它满满当当地装着一箱的书籍,都是搬家时无法带走的老书。清晰的记得,离开时我拿起这本又舍不得那本的犹豫不决;清晰的记得,不得不把它们留下时,我边整理边流泪的伤心。

木箱被均匀地分成了三块,其中的书籍也按风格分成了三类,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属于它的位置上。我小心翼翼地拿起一本书,细心地用手携去封面上厚厚的灰尘,小楷撰写的书名呈现在我的眼前,原来是一本古文鉴赏。翻开发黄的书页,杜甫的“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钱起的“二十五弦弹夜月,不胜清怨却飞来。”李白的“月下沉吟久不归,古来相接眼中稀。”白居易的“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一一呈现在眼前,幼年摇头晃脑一遍一遍跟着爷爷诵读唐诗宋词的记忆涌上心头,那时,古诗里萦绕着的淡淡的忧愁,是无知的我所无法察觉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不知过了多久,我抒抒酸疼的脖子,把书小心地放回原处,轻轻盖上盖儿,默默地走出房间,缓缓带上门,悄悄地来到屋后的小院。

小院里还是和昔日一样充满生机,虽然已经杂草丛生,但却掩盖不住它的美丽。不必说清澈的溪水,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梧桐树;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粉蝶在草丛间飞舞,轻捷的麻雀在栅栏上跳跃,单说那有点发黄的草地就有无限趣味。蟋蟀们在这里弹琴,蚂蚁们在这里穿行,翻开其中的断砖来,有时还会遇见千足的蜈蚣慌张的逃窜开去。

行走在草丛间,我小心地在草地中寻找着,寻找着,终于发现了那块白色的方砖,急忙跑过去,扒开浓密的杂草,泪水夺眶而出。那是一块小小的墓碑,儿时用蜡笔写的歪歪扭扭的几个字“白虎之墓”已找不到一丝痕迹。

记得三岁那年,他闯入了我的生活,他叫白虎,是一只雪白雪白的大狗。从那天起,我们成了形影不离的好伙伴,我们在一起玩耍嬉戏。他会和我一起奔跑在金色的田野上;他会为我温暖冬天的被窝;不小心打碎了奶奶心爱的花瓶,他会很护短地跳出来挡住要抽下来的竹条……

可是死神却是那样无情地夺走了他的生命。六岁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一起在路上打闹,过马路时,一辆飞奔的卡车向走在最前面的我撞来,白虎不知是

爷爷说,故乡的老屋是他的根;爸爸说,故乡的老屋是他梦想起源的地方;我说,故乡的老屋是我魂牵梦萦的天堂。

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去看望故乡的老屋?大概有五年了吧。今天,终于又走进这条深深的小巷。灰色的砖墙,黑色的瓦片,几点微黄的小草从墙缝中探出头来,油油的在微风中招摇。小巷静静地守侯着,仿佛一位年迈的母亲,盼望着远游已久的孩子,静静地等待着我的归来。默默地走在青石板铺成的路面上,我低头回味着儿时赤足跑过小巷的清凉,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尽头,向右转,走上两三步,就到了老屋前。

时光侵蚀着土垒的墙壁,墙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裂缝,好似老人额头遍布的鱼尾纹,记载着岁月的痕迹。两扇破了玻璃的窗户在风中微微颤抖着,发出吱吱的呻吟。腐朽的大木门被一把大大的铜锁象征性的栓着,似乎只要轻轻一推,大门就会应声而开。但我却不愿如此,我不愿这般鲁莽地进入这块圣地。小心翼翼地取出那串珍藏已久的钥匙,我激动地捧起锈迹斑斑的铜锁,庄重的将钥匙插进锁孔。门吱呀一声,发出沉重的叹息,在我面前开启。轻轻的,我走进这尘封已久的老屋。

老屋其实只有巴掌大的地方。墙角的蜘蛛网藕断丝连,漂浮的灰尘在倾泻的阳光中翩跹飞舞。在这里,时间变得如同细细的溪水一样,缓慢、安宁。

慢慢地步入那狭小的厨房,看着高高的灶台,我猜想奶奶的一手好厨艺大概就是在这里造就的吧。闭了眼儿,奶奶在灶台前忙碌的情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耸耸鼻子,空气中仿佛仍飘荡着佳肴诱人的香味,我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支熟悉的锅碗瓢盆交响曲。抬起手,携去嘴角不知何时流下的口水,走出厨房,快步来到我的房间。

地面上落着一层厚厚的灰尘,我在上面印下了一个个脚印,一,二,三,四,在这间仅仅四步就能环游的房间里,我度过了整整四个难忘的春秋。轻轻抚摸着龟裂的墙壁,指尖带下点点青灰,童年泛黄的记忆也一点儿一点儿在眼前重现,我沉浸在那段快乐的时光中。忽然,一个一米来高的大木箱拦住了我的脚步。木箱的盖子斜靠在一旁,依稀能看见盖上爷爷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宝贝箱”。俯下身,凝视着大木箱,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它满满当当地装着一箱的书籍,都是搬家时无法带走的老书。清晰的记得,离开时我拿起这本又舍不得那本的犹豫不决;清晰的记得,不得不把它们留下时,我边整理边流泪的伤心。

木箱被均匀地分成了三块,其中的书籍也按风格分成了三类,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属于它的位置上。我小心翼翼地拿起一本书,细心地用手携去封面上厚厚的灰尘,小楷撰写的书名呈现在我的眼前,原来是一本古文鉴赏。翻开发黄的书页,杜甫的“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钱起的“二十五弦弹夜月,不胜清怨却飞来。”李白的“月下沉吟久不归,古来相接眼中稀。”白居易的“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一一呈现在眼前,幼年摇头晃脑一遍一遍跟着爷爷诵读唐诗宋词的记忆涌上心头,那时,古诗里萦绕着的淡淡的忧愁,是无知的我所无法察觉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不知过了多久,我抒抒酸疼的脖子,把书小心地放回原处,轻轻盖上盖儿,默默地走出房间,缓缓带上门,悄悄地来到屋后的小院。

小院里还是和昔日一样充满生机,虽然已经杂草丛生,但却掩盖不住它的美丽。不必说清澈的溪水,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梧桐树;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粉蝶在草丛间飞舞,轻捷的麻雀在栅栏上跳跃,单说那有点发黄的草地就有无限趣味。蟋蟀们在这里弹琴,蚂蚁们在这里穿行,翻开其中的断砖来,有时还会遇见千足的蜈蚣慌张的逃窜开去。

行走在草丛间,我小心地在草地中寻找着,寻找着,终于发现了那块白色的方砖,急忙跑过去,扒开浓密的杂草,泪水夺眶而出。那是一块小小的墓碑,儿时用蜡笔写的歪歪扭扭的几个字“白虎之墓”已找不到一丝痕迹。

记得三岁那年,他闯入了我的生活,他叫白虎,是一只雪白雪白的大狗。从那天起,我们成了形影不离的好伙伴,我们在一起玩耍嬉戏。他会和我一起奔跑在金色的田野上;他会为我温暖冬天的被窝;不小心打碎了奶奶心爱的花瓶,他会很护短地跳出来挡住要抽下来的竹条……

可是死神却是那样无情地夺走了他的生命。六岁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一起在路上打闹,过马路时,一辆飞奔的卡车向走在最前面的我撞来,白虎不知是

爷爷说,故乡的老屋是他的根;爸爸说,故乡的老屋是他梦想起源的地方;我说,故乡的老屋是我魂牵梦萦的天堂。

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去看望故乡的老屋?大概有五年了吧。今天,终于又走进这条深深的小巷。灰色的砖墙,黑色的瓦片,几点微黄的小草从墙缝中探出头来,油油的在微风中招摇。小巷静静地守侯着,仿佛一位年迈的母亲,盼望着远游已久的孩子,静静地等待着我的归来。默默地走在青石板铺成的路面上,我低头回味着儿时赤足跑过小巷的清凉,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尽头,向右转,走上两三步,就到了老屋前。

时光侵蚀着土垒的墙壁,墙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裂缝,好似老人额头遍布的鱼尾纹,记载着岁月的痕迹。两扇破了玻璃的窗户在风中微微颤抖着,发出吱吱的呻吟。腐朽的大木门被一把大大的铜锁象征性的栓着,似乎只要轻轻一推,大门就会应声而开。但我却不愿如此,我不愿这般鲁莽地进入这块圣地。小心翼翼地取出那串珍藏已久的钥匙,我激动地捧起锈迹斑斑的铜锁,庄重的将钥匙插进锁孔。门吱呀一声,发出沉重的叹息,在我面前开启。轻轻的,我走进这尘封已久的老屋。

老屋其实只有巴掌大的地方。墙角的蜘蛛网藕断丝连,漂浮的灰尘在倾泻的阳光中翩跹飞舞。在这里,时间变得如同细细的溪水一样,缓慢、安宁。

慢慢地步入那狭小的厨房,看着高高的灶台,我猜想奶奶的一手好厨艺大概就是在这里造就的吧。闭了眼儿,奶奶在灶台前忙碌的情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耸耸鼻子,空气中仿佛仍飘荡着佳肴诱人的香味,我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支熟悉的锅碗瓢盆交响曲。抬起手,携去嘴角不知何时流下的口水,走出厨房,快步来到我的房间。

地面上落着一层厚厚的灰尘,我在上面印下了一个个脚印,一,二,三,四,在这间仅仅四步就能环游的房间里,我度过了整整四个难忘的春秋。轻轻抚摸着龟裂的墙壁,指尖带下点点青灰,童年泛黄的记忆也一点儿一点儿在眼前重现,我沉浸在那段快乐的时光中。忽然,一个一米来高的大木箱拦住了我的脚步。木箱的盖子斜靠在一旁,依稀能看见盖上爷爷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宝贝箱”。俯下身,凝视着大木箱,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它满满当当地装着一箱的书籍,都是搬家时无法带走的老书。清晰的记得,离开时我拿起这本又舍不得那本的犹豫不决;清晰的记得,不得不把它们留下时,我边整理边流泪的伤心。

木箱被均匀地分成了三块,其中的书籍也按风格分成了三类,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属于它的位置上。我小心翼翼地拿起一本书,细心地用手携去封面上厚厚的灰尘,小楷撰写的书名呈现在我的眼前,原来是一本古文鉴赏。翻开发黄的书页,杜甫的“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钱起的“二十五弦弹夜月,不胜清怨却飞来。”李白的“月下沉吟久不归,古来相接眼中稀。”白居易的“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一一呈现在眼前,幼年摇头晃脑一遍一遍跟着爷爷诵读唐诗宋词的记忆涌上心头,那时,古诗里萦绕着的淡淡的忧愁,是无知的我所无法察觉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不知过了多久,我抒抒酸疼的脖子,把书小心地放回原处,轻轻盖上盖儿,默默地走出房间,缓缓带上门,悄悄地来到屋后的小院。

小院里还是和昔日一样充满生机,虽然已经杂草丛生,但却掩盖不住它的美丽。不必说清澈的溪水,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梧桐树;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粉蝶在草丛间飞舞,轻捷的麻雀在栅栏上跳跃,单说那有点发黄的草地就有无限趣味。蟋蟀们在这里弹琴,蚂蚁们在这里穿行,翻开其中的断砖来,有时还会遇见千足的蜈蚣慌张的逃窜开去。

行走在草丛间,我小心地在草地中寻找着,寻找着,终于发现了那块白色的方砖,急忙跑过去,扒开浓密的杂草,泪水夺眶而出。那是一块小小的墓碑,儿时用蜡笔写的歪歪扭扭的几个字“白虎之墓”已找不到一丝痕迹。

记得三岁那年,他闯入了我的生活,他叫白虎,是一只雪白雪白的大狗。从那天起,我们成了形影不离的好伙伴,我们在一起玩耍嬉戏。他会和我一起奔跑在金色的田野上;他会为我温暖冬天的被窝;不小心打碎了奶奶心爱的花瓶,他会很护短地跳出来挡住要抽下来的竹条……

可是死神却是那样无情地夺走了他的生命。六岁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一起在路上打闹,过马路时,一辆飞奔的卡车向走在最前面的我撞来,白虎不知是

爷爷说,故乡的老屋是他的根;爸爸说,故乡的老屋是他梦想起源的地方;我说,故乡的老屋是我魂牵梦萦的天堂。

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去看望故乡的老屋?大概有五年了吧。今天,终于又走进这条深深的小巷。灰色的砖墙,黑色的瓦片,几点微黄的小草从墙缝中探出头来,油油的在微风中招摇。小巷静静地守侯着,仿佛一位年迈的母亲,盼望着远游已久的孩子,静静地等待着我的归来。默默地走在青石板铺成的路面上,我低头回味着儿时赤足跑过小巷的清凉,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尽头,向右转,走上两三步,就到了老屋前。

时光侵蚀着土垒的墙壁,墙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裂缝,好似老人额头遍布的鱼尾纹,记载着岁月的痕迹。两扇破了玻璃的窗户在风中微微颤抖着,发出吱吱的呻吟。腐朽的大木门被一把大大的铜锁象征性的栓着,似乎只要轻轻一推,大门就会应声而开。但我却不愿如此,我不愿这般鲁莽地进入这块圣地。小心翼翼地取出那串珍藏已久的钥匙,我激动地捧起锈迹斑斑的铜锁,庄重的将钥匙插进锁孔。门吱呀一声,发出沉重的叹息,在我面前开启。轻轻的,我走进这尘封已久的老屋。

老屋其实只有巴掌大的地方。墙角的蜘蛛网藕断丝连,漂浮的灰尘在倾泻的阳光中翩跹飞舞。在这里,时间变得如同细细的溪水一样,缓慢、安宁。

慢慢地步入那狭小的厨房,看着高高的灶台,我猜想奶奶的一手好厨艺大概就是在这里造就的吧。闭了眼儿,奶奶在灶台前忙碌的情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耸耸鼻子,空气中仿佛仍飘荡着佳肴诱人的香味,我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支熟悉的锅碗瓢盆交响曲。抬起手,携去嘴角不知何时流下的口水,走出厨房,快步来到我的房间。

地面上落着一层厚厚的灰尘,我在上面印下了一个个脚印,一,二,三,四,在这间仅仅四步就能环游的房间里,我度过了整整四个难忘的春秋。轻轻抚摸着龟裂的墙壁,指尖带下点点青灰,童年泛黄的记忆也一点儿一点儿在眼前重现,我沉浸在那段快乐的时光中。忽然,一个一米来高的大木箱拦住了我的脚步。木箱的盖子斜靠在一旁,依稀能看见盖上爷爷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宝贝箱”。俯下身,凝视着大木箱,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它满满当当地装着一箱的书籍,都是搬家时无法带走的老书。清晰的记得,离开时我拿起这本又舍不得那本的犹豫不决;清晰的记得,不得不把它们留下时,我边整理边流泪的伤心。

木箱被均匀地分成了三块,其中的书籍也按风格分成了三类,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属于它的位置上。我小心翼翼地拿起一本书,细心地用手携去封面上厚厚的灰尘,小楷撰写的书名呈现在我的眼前,原来是一本古文鉴赏。翻开发黄的书页,杜甫的“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钱起的“二十五弦弹夜月,不胜清怨却飞来。”李白的“月下沉吟久不归,古来相接眼中稀。”白居易的“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一一呈现在眼前,幼年摇头晃脑一遍一遍跟着爷爷诵读唐诗宋词的记忆涌上心头,那时,古诗里萦绕着的淡淡的忧愁,是无知的我所无法察觉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不知过了多久,我抒抒酸疼的脖子,把书小心地放回原处,轻轻盖上盖儿,默默地走出房间,缓缓带上门,悄悄地来到屋后的小院。

小院里还是和昔日一样充满生机,虽然已经杂草丛生,但却掩盖不住它的美丽。不必说清澈的溪水,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梧桐树;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粉蝶在草丛间飞舞,轻捷的麻雀在栅栏上跳跃,单说那有点发黄的草地就有无限趣味。蟋蟀们在这里弹琴,蚂蚁们在这里穿行,翻开其中的断砖来,有时还会遇见千足的蜈蚣慌张的逃窜开去。

行走在草丛间,我小心地在草地中寻找着,寻找着,终于发现了那块白色的方砖,急忙跑过去,扒开浓密的杂草,泪水夺眶而出。那是一块小小的墓碑,儿时用蜡笔写的歪歪扭扭的几个字“白虎之墓”已找不到一丝痕迹。

记得三岁那年,他闯入了我的生活,他叫白虎,是一只雪白雪白的大狗。从那天起,我们成了形影不离的好伙伴,我们在一起玩耍嬉戏。他会和我一起奔跑在金色的田野上;他会为我温暖冬天的被窝;不小心打碎了奶奶心爱的花瓶,他会很护短地跳出来挡住要抽下来的竹条……

可是死神却是那样无情地夺走了他的生命。六岁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一起在路上打闹,过马路时,一辆飞奔的卡车向走在最前面的我撞来,白虎不知是

板凳回目录

山水之美

古文鉴赏作文 | 2017-07-26 09:08

对于这些自然的山水风景,我抱着一种崇敬的心情来对待它们。这些雄峻山川、绝?v瀑布,都是大自然的杰作,是最自然的形态。这些大自然鬼斧神工的作品,其中体现、流露出一种勃勃生机,焕发着无限活力,将自然生态万物联系在一起。山是静的水是动的,山静自有肃穆之美,水动亦有柔清之美,这一动一静的结合,陶冶着你的心灵,这最自然、最纯真的景象,将你的心灵升华,在这返璞归真的宁静之中,抛开尘世间的一切烦恼,这才是对这山、水、水、山的真正体会。

古人在文学作品中对山水的描绘有不少,有杜甫的《春望》写的是泰山的雄伟壮丽,苏轼的《题西林壁》,写了庐山山石风光因角度的不同而呈现出各种不同的景象。这些古诗词文,篇幅虽然短小,当时没有照相机将这些美景记录下来,但细细品位这些古代文学作品并加以想象,还是可以想象得到这些风景的绝妙之处。

我觉得现在实在是太遗憾了,现在没有多少人去关注这些山水风景,只是沉溺语现实的物质生活中。这些人的思想太低俗了,不能够去细细体会、好好珍惜这些绝世的风景。不过还是有一些有良知的人,能够把这些绝画记录下来,供大家回忆、珍赏。我真要谢谢这些人,给了我们看这些山水最后一眼的机会。虽不指导他们怎么把这些风景取到的,但我知道这些风景现在很难寻了。这可能是我们在被污染之后的地球上对它们最后的回忆了,寻找这些我们曾经拥有却不珍惜的大自然给我们的礼物……最近我在学校刚刚学习了一篇古文《答谢中书书》,我读完之后感慨万千:原来也有古人把风景写得这么好啊!看来,能够不止我一个。他们也许不会想到,未来的世界会是这个样子,而我也更不会想到,只有已故的古人能和我成为知己,和我一起鉴赏这绝世的风景……

——仅此纪念即将绝世的风景

《答谢中书书》

陶弘景

山川之美,古来共谈。高峰入云,清流见底。两岸石壁,五色交辉。青林翠竹,四时俱备。晓雾将歇,猿鸟乱鸣;夕日欲颓,沉鳞竞跃。实是欲界之仙都。自康乐以来,未复有能与其奇者。

宁明县城镇一中八年级 许耀中

本文由作文网(home.sanwen8.cn)用户原创文章,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4楼回目录

写给语文老师的信

古文鉴赏作文 | 2017-07-26 09:08

好郁闷啊!现在的古文真是越来越长了,课本后不要求背诵的也要背了。背背背,头脑里就像有苍蝇似的“嗡嗡”直响,一背就忘,一干二净。真的不知怎么好,背古文又有什么用呢?整天都有特殊句、古今异义什么的,跟现代的作文天差地别!我又不是古人,我怎么会这些啊?说实话,我对古文越来越厌恶了,我不太想背诵了,上课也不想听解析,因为听这个实在无趣,每次我都身不由己地去找周公了。我有一个愿望——就是不用背诵古文(老师此处批语:古人学习古文也是诵記。),学习优秀文化当然必要,但也不至于整日埋头苦背啊!这叫继承传统文化吗?学习古文干什么用?高考时要用呗,用完之后一了百了。提高修养素质,不过看来学完之后也不见得提高多少。 我确实要说句真心话,对于您上课所说“古文比现代作文好,为什么要有现代文呢?”我实在无法认同。文字最初的发明不过是为了记录一些事情,做到的不过是简明并使人易弄懂。古文作为古人记录的一种文体,是古人们创造出来的(我想,古代人民说话肯定不是古文),古人们既适应了此文体,即用它来抒发情感,记录事情。然而,现在我们所适应的是现代文,古文则应该设为鉴赏课。时代的脚步,语言文字总在进步(请不要说是一种退步),一种趋势,现代的文体更加易于文化交流,你总不能对外国人说一堆古文,别说外国人听得头晕脑旋,就连你自己都不大明白。语文其实都挺好的,就是古文方面我难以接受。近日,有听说教育局要实施教育改革。我看过那个新闻发布会了,只讲到教育经费问题(当然这也很重要),却没有我希望听到的。 啊,不知道我接下去的古文学习会怎样?八层是完蛋了。希望不要再让我背古文了,我会发疯的。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