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欢的作文

相见欢的作文 | 楼主 |2017-07-23 12:08:16 共有6个回复 62次阅读

相见欢·高考

无言独坐桌前,

书如山,

不堪重负埋头尽打鼾。

做不完,

又发卷,

是长叹,

却有一轮明月挂窗前。

标题:相见欢的作文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873841.html
沙发回目录

相见欢--考试版

相见欢的作文 | 2017-07-23 12:08

相见欢--考试篇

无言独上考场,眼如钩,寂寞保安叔叔锁考楼. 抄不到,还被抓,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板凳回目录

相见欢

相见欢的作文 | 2017-07-23 12:08

夜半,梦醒,独卧床头。

耳边还余绕着爱妃的招唤,

月跌跌撞撞的闯到窗前,

开始晕眩。

昏鸦哭号几声,

余声嘎然而止,

迂回现实。

披袄,下床,僵倚栏边。

寂寞梧桐也被锁于深深庭院,

秋在挣扎呐喊,

吓走脑后思绪万千,

如钩之月,

钩起流水落花的从前。

#4楼回目录

相见欢

相见欢的作文 | 2017-07-23 12:08

目揽霜海层落潮,有千里流花,掩面飘去。

伊人无语与之宓,顾盼颦蹙深意,而我却在花丛里。

伤心话语帘窗下,寂寞春深楼重里。

恨是此生相见日,却是阑珊无意时!

#5楼回目录

相见欢

相见欢的作文 | 2017-07-23 12:09

相见欢

一、林花谢了春红

我叫李从嘉,我的父皇,是南唐的国王李Z,我是他的第六个儿子。我生于南唐盛世,民生富庶,国境殷实。

在众多皇子中,父皇是最宠爱我的。记事起,他常把我抱在膝头,教我背诗、写字。稍大一些,父皇又让冯延巳做我的老师,教我音律、鉴赏和绘画。宫里的藏书阁,是父皇读书的地方,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甚至是母后、皇子都不例外。大哥有次不小心闯进去,父皇大怒,罚大哥在书阁前跪了整整一天。而只有我,父皇带我一起去藏书阁,把上古的典籍墨宝毫不吝惜的赏赐给我,让我一一去读,去练。

哥哥们待我都很好,只有大哥弘冀,总是冷冰冰的,对我似乎充满敌意。

我十五岁那年,父皇下诏,册立我的二皇叔景遂为太弟,也就是未来的皇帝。

诏书一下,皇宫里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大哥尤为不平,大臣们纷纷上奏,父皇却不为所动。

一天早上,我坐在书阁里读书,大哥低低的声音从隔壁传来。我不知道大哥究竟说了什么,却觉得心里揣揣得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果然,二皇叔被发现毒死在寝宫之中。正是那天早上,二皇叔身体不适,没有去上早朝。

那天深夜,父皇宣我进宫,“从嘉,你生性宽慈仁厚,现在父皇虽然护着你,却也不是长久之计,你才华出众,当自己小心才是。”我虽然不能完全明白父皇的意思,但父皇沉重的语气却让我意识到了危机。

从此,我把自己封在艺术的殿堂里,读书、写词、弹琴,政治是丑恶的,大哥亲手弑叔,让我看到了人欲的贪婪和野心。

二、太匆匆

战争爆发了!北方柴荣的军队一路南下,打破了江南惯有的平静。父皇无奈之下,托人送信给柴将军,去国号,只称中主。南唐王国,名存实亡。

一个月之后,大哥弘冀暴病身亡。

一年之后,四个哥哥相继去世,只剩下我,和五个比我小的弟弟。

十八岁,我娶了大我一岁的扬州美女娥皇为妻,号昭惠后,又称大周后。

二十岁,父皇为我改名李煜,册立我为太子。可是我对政治,对国事,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

二十五岁,我在金陵嗣位,父皇出逃。

不久,父皇在杭州被宋兵所杀。

二十七岁,嘉儿,我和娥皇的女儿,因病去世。

二十八岁,娥皇过度伤心,也随嘉儿而去。

……

三、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北方的形势越来越紧张,宋国一天天强大。南唐的江山,已处于风雨飘摇间,我觉得我像驾驶着一艘羸弱的草船,在风大浪急、波涛汹涌的滚滚江面上行驶。随时都有可能被巨浪吞噬,粉身碎骨。

三个月之后,柴荣去世。他的部下赵匡胤发动兵变,建立宋朝。我被迫向宋朝称臣,弟弟从善被扣留,我一次次送信给赵大哥,却毫无用处。不久,另外两个弟弟相继死在了宋朝。

我心灰意冷,我想到了逃避,日夜笙歌,丝竹美酒,沉香佳人,我想麻痹自己,想一醉醒来,一切都已解决。可是,不可能。酒醒,依然要面对,面对一切在醉时想逃避的东西。

开宝八年二月,宋朝大将曹彬率大军在长江造桥,团团包围了金陵。

开宝八年十二月,金陵被围,已有十一个月之久。

火光绚烂,我苍白无光的眼神里跳跃着火的光辉,那火也像我的眼睛,闪着无奈的叹息。 “不要……”我黯然地回头,看到女英的眼睛,浓浓的泪水一滴滴落在我的手背上。“不要,不要……”

金陵的城门打开了,宫门也打开了,不是被宋兵攻破,是我,是我以国王的身份下的最后一道命令。

宫门大开的一刻,我看到无数宋兵头盔上的红羽和漫天血红的夕阳,映得我的白装凄惨黯淡。一行孤雁从头顶掠过,砸下一阵阵重重的凄厉。

入冬了。

从宋船上回望,遥远的金陵,已是残破不全,迷迷鳎褚桓銎嗔狗被拿危裾饴斓南ρ簦唇谷肜返暮谝埂

南唐梦,雁鸣凄凄声断。

四、胭脂泪,留人醉

“娥皇!”我从梦中惊醒,却看见女英垂泪的脸颊,泪水浸湿了彩妆,她拉着我的手,嘴唇微微的抖着。我轻轻揽过她,她却紧紧将我抱住。

似乎,娥皇也曾这样抱着我……

十八岁那年,我娶了扬州美女娥皇为妻,娥皇精通史书,擅长歌舞琵琶,晚上的时候,她常常要我弹琴,她或弹琵琶,或跳舞,直到天亮。

“煜,猜猜这是什么?”娥皇高兴得搂住我的脖子,“哦,是什么?”我环住相见欢

一、林花谢了春红

我叫李从嘉,我的父皇,是南唐的国王李Z,我是他的第六个儿子。我生于南唐盛世,民生富庶,国境殷实。

在众多皇子中,父皇是最宠爱我的。记事起,他常把我抱在膝头,教我背诗、写字。稍大一些,父皇又让冯延巳做我的老师,教我音律、鉴赏和绘画。宫里的藏书阁,是父皇读书的地方,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甚至是母后、皇子都不例外。大哥有次不小心闯进去,父皇大怒,罚大哥在书阁前跪了整整一天。而只有我,父皇带我一起去藏书阁,把上古的典籍墨宝毫不吝惜的赏赐给我,让我一一去读,去练。

哥哥们待我都很好,只有大哥弘冀,总是冷冰冰的,对我似乎充满敌意。

我十五岁那年,父皇下诏,册立我的二皇叔景遂为太弟,也就是未来的皇帝。

诏书一下,皇宫里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大哥尤为不平,大臣们纷纷上奏,父皇却不为所动。

一天早上,我坐在书阁里读书,大哥低低的声音从隔壁传来。我不知道大哥究竟说了什么,却觉得心里揣揣得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果然,二皇叔被发现毒死在寝宫之中。正是那天早上,二皇叔身体不适,没有去上早朝。

那天深夜,父皇宣我进宫,“从嘉,你生性宽慈仁厚,现在父皇虽然护着你,却也不是长久之计,你才华出众,当自己小心才是。”我虽然不能完全明白父皇的意思,但父皇沉重的语气却让我意识到了危机。

从此,我把自己封在艺术的殿堂里,读书、写词、弹琴,政治是丑恶的,大哥亲手弑叔,让我看到了人欲的贪婪和野心。

二、太匆匆

战争爆发了!北方柴荣的军队一路南下,打破了江南惯有的平静。父皇无奈之下,托人送信给柴将军,去国号,只称中主。南唐王国,名存实亡。

一个月之后,大哥弘冀暴病身亡。

一年之后,四个哥哥相继去世,只剩下我,和五个比我小的弟弟。

十八岁,我娶了大我一岁的扬州美女娥皇为妻,号昭惠后,又称大周后。

二十岁,父皇为我改名李煜,册立我为太子。可是我对政治,对国事,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

二十五岁,我在金陵嗣位,父皇出逃。

不久,父皇在杭州被宋兵所杀。

二十七岁,嘉儿,我和娥皇的女儿,因病去世。

二十八岁,娥皇过度伤心,也随嘉儿而去。

……

三、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北方的形势越来越紧张,宋国一天天强大。南唐的江山,已处于风雨飘摇间,我觉得我像驾驶着一艘羸弱的草船,在风大浪急、波涛汹涌的滚滚江面上行驶。随时都有可能被巨浪吞噬,粉身碎骨。

三个月之后,柴荣去世。他的部下赵匡胤发动兵变,建立宋朝。我被迫向宋朝称臣,弟弟从善被扣留,我一次次送信给赵大哥,却毫无用处。不久,另外两个弟弟相继死在了宋朝。

我心灰意冷,我想到了逃避,日夜笙歌,丝竹美酒,沉香佳人,我想麻痹自己,想一醉醒来,一切都已解决。可是,不可能。酒醒,依然要面对,面对一切在醉时想逃避的东西。

开宝八年二月,宋朝大将曹彬率大军在长江造桥,团团包围了金陵。

开宝八年十二月,金陵被围,已有十一个月之久。

火光绚烂,我苍白无光的眼神里跳跃着火的光辉,那火也像我的眼睛,闪着无奈的叹息。 “不要……”我黯然地回头,看到女英的眼睛,浓浓的泪水一滴滴落在我的手背上。“不要,不要……”

金陵的城门打开了,宫门也打开了,不是被宋兵攻破,是我,是我以国王的身份下的最后一道命令。

宫门大开的一刻,我看到无数宋兵头盔上的红羽和漫天血红的夕阳,映得我的白装凄惨黯淡。一行孤雁从头顶掠过,砸下一阵阵重重的凄厉。

入冬了。

从宋船上回望,遥远的金陵,已是残破不全,迷迷鳎褚桓銎嗔狗被拿危裾饴斓南ρ簦唇谷肜返暮谝埂

南唐梦,雁鸣凄凄声断。

四、胭脂泪,留人醉

“娥皇!”我从梦中惊醒,却看见女英垂泪的脸颊,泪水浸湿了彩妆,她拉着我的手,嘴唇微微的抖着。我轻轻揽过她,她却紧紧将我抱住。

似乎,娥皇也曾这样抱着我……

十八岁那年,我娶了扬州美女娥皇为妻,娥皇精通史书,擅长歌舞琵琶,晚上的时候,她常常要我弹琴,她或弹琵琶,或跳舞,直到天亮。

“煜,猜猜这是什么?”娥皇高兴得搂住我的脖子,“哦,是什么?”我环住相见欢

一、林花谢了春红

我叫李从嘉,我的父皇,是南唐的国王李Z,我是他的第六个儿子。我生于南唐盛世,民生富庶,国境殷实。

在众多皇子中,父皇是最宠爱我的。记事起,他常把我抱在膝头,教我背诗、写字。稍大一些,父皇又让冯延巳做我的老师,教我音律、鉴赏和绘画。宫里的藏书阁,是父皇读书的地方,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甚至是母后、皇子都不例外。大哥有次不小心闯进去,父皇大怒,罚大哥在书阁前跪了整整一天。而只有我,父皇带我一起去藏书阁,把上古的典籍墨宝毫不吝惜的赏赐给我,让我一一去读,去练。

哥哥们待我都很好,只有大哥弘冀,总是冷冰冰的,对我似乎充满敌意。

我十五岁那年,父皇下诏,册立我的二皇叔景遂为太弟,也就是未来的皇帝。

诏书一下,皇宫里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大哥尤为不平,大臣们纷纷上奏,父皇却不为所动。

一天早上,我坐在书阁里读书,大哥低低的声音从隔壁传来。我不知道大哥究竟说了什么,却觉得心里揣揣得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果然,二皇叔被发现毒死在寝宫之中。正是那天早上,二皇叔身体不适,没有去上早朝。

那天深夜,父皇宣我进宫,“从嘉,你生性宽慈仁厚,现在父皇虽然护着你,却也不是长久之计,你才华出众,当自己小心才是。”我虽然不能完全明白父皇的意思,但父皇沉重的语气却让我意识到了危机。

从此,我把自己封在艺术的殿堂里,读书、写词、弹琴,政治是丑恶的,大哥亲手弑叔,让我看到了人欲的贪婪和野心。

二、太匆匆

战争爆发了!北方柴荣的军队一路南下,打破了江南惯有的平静。父皇无奈之下,托人送信给柴将军,去国号,只称中主。南唐王国,名存实亡。

一个月之后,大哥弘冀暴病身亡。

一年之后,四个哥哥相继去世,只剩下我,和五个比我小的弟弟。

十八岁,我娶了大我一岁的扬州美女娥皇为妻,号昭惠后,又称大周后。

二十岁,父皇为我改名李煜,册立我为太子。可是我对政治,对国事,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

二十五岁,我在金陵嗣位,父皇出逃。

不久,父皇在杭州被宋兵所杀。

二十七岁,嘉儿,我和娥皇的女儿,因病去世。

二十八岁,娥皇过度伤心,也随嘉儿而去。

……

三、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北方的形势越来越紧张,宋国一天天强大。南唐的江山,已处于风雨飘摇间,我觉得我像驾驶着一艘羸弱的草船,在风大浪急、波涛汹涌的滚滚江面上行驶。随时都有可能被巨浪吞噬,粉身碎骨。

三个月之后,柴荣去世。他的部下赵匡胤发动兵变,建立宋朝。我被迫向宋朝称臣,弟弟从善被扣留,我一次次送信给赵大哥,却毫无用处。不久,另外两个弟弟相继死在了宋朝。

我心灰意冷,我想到了逃避,日夜笙歌,丝竹美酒,沉香佳人,我想麻痹自己,想一醉醒来,一切都已解决。可是,不可能。酒醒,依然要面对,面对一切在醉时想逃避的东西。

开宝八年二月,宋朝大将曹彬率大军在长江造桥,团团包围了金陵。

开宝八年十二月,金陵被围,已有十一个月之久。

火光绚烂,我苍白无光的眼神里跳跃着火的光辉,那火也像我的眼睛,闪着无奈的叹息。 “不要……”我黯然地回头,看到女英的眼睛,浓浓的泪水一滴滴落在我的手背上。“不要,不要……”

金陵的城门打开了,宫门也打开了,不是被宋兵攻破,是我,是我以国王的身份下的最后一道命令。

宫门大开的一刻,我看到无数宋兵头盔上的红羽和漫天血红的夕阳,映得我的白装凄惨黯淡。一行孤雁从头顶掠过,砸下一阵阵重重的凄厉。

入冬了。

从宋船上回望,遥远的金陵,已是残破不全,迷迷鳎褚桓銎嗔狗被拿危裾饴斓南ρ簦唇谷肜返暮谝埂

南唐梦,雁鸣凄凄声断。

四、胭脂泪,留人醉

“娥皇!”我从梦中惊醒,却看见女英垂泪的脸颊,泪水浸湿了彩妆,她拉着我的手,嘴唇微微的抖着。我轻轻揽过她,她却紧紧将我抱住。

似乎,娥皇也曾这样抱着我……

十八岁那年,我娶了扬州美女娥皇为妻,娥皇精通史书,擅长歌舞琵琶,晚上的时候,她常常要我弹琴,她或弹琵琶,或跳舞,直到天亮。

“煜,猜猜这是什么?”娥皇高兴得搂住我的脖子,“哦,是什么?”我环住相见欢

一、林花谢了春红

我叫李从嘉,我的父皇,是南唐的国王李Z,我是他的第六个儿子。我生于南唐盛世,民生富庶,国境殷实。

在众多皇子中,父皇是最宠爱我的。记事起,他常把我抱在膝头,教我背诗、写字。稍大一些,父皇又让冯延巳做我的老师,教我音律、鉴赏和绘画。宫里的藏书阁,是父皇读书的地方,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甚至是母后、皇子都不例外。大哥有次不小心闯进去,父皇大怒,罚大哥在书阁前跪了整整一天。而只有我,父皇带我一起去藏书阁,把上古的典籍墨宝毫不吝惜的赏赐给我,让我一一去读,去练。

哥哥们待我都很好,只有大哥弘冀,总是冷冰冰的,对我似乎充满敌意。

我十五岁那年,父皇下诏,册立我的二皇叔景遂为太弟,也就是未来的皇帝。

诏书一下,皇宫里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大哥尤为不平,大臣们纷纷上奏,父皇却不为所动。

一天早上,我坐在书阁里读书,大哥低低的声音从隔壁传来。我不知道大哥究竟说了什么,却觉得心里揣揣得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果然,二皇叔被发现毒死在寝宫之中。正是那天早上,二皇叔身体不适,没有去上早朝。

那天深夜,父皇宣我进宫,“从嘉,你生性宽慈仁厚,现在父皇虽然护着你,却也不是长久之计,你才华出众,当自己小心才是。”我虽然不能完全明白父皇的意思,但父皇沉重的语气却让我意识到了危机。

从此,我把自己封在艺术的殿堂里,读书、写词、弹琴,政治是丑恶的,大哥亲手弑叔,让我看到了人欲的贪婪和野心。

二、太匆匆

战争爆发了!北方柴荣的军队一路南下,打破了江南惯有的平静。父皇无奈之下,托人送信给柴将军,去国号,只称中主。南唐王国,名存实亡。

一个月之后,大哥弘冀暴病身亡。

一年之后,四个哥哥相继去世,只剩下我,和五个比我小的弟弟。

十八岁,我娶了大我一岁的扬州美女娥皇为妻,号昭惠后,又称大周后。

二十岁,父皇为我改名李煜,册立我为太子。可是我对政治,对国事,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

二十五岁,我在金陵嗣位,父皇出逃。

不久,父皇在杭州被宋兵所杀。

二十七岁,嘉儿,我和娥皇的女儿,因病去世。

二十八岁,娥皇过度伤心,也随嘉儿而去。

……

三、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北方的形势越来越紧张,宋国一天天强大。南唐的江山,已处于风雨飘摇间,我觉得我像驾驶着一艘羸弱的草船,在风大浪急、波涛汹涌的滚滚江面上行驶。随时都有可能被巨浪吞噬,粉身碎骨。

三个月之后,柴荣去世。他的部下赵匡胤发动兵变,建立宋朝。我被迫向宋朝称臣,弟弟从善被扣留,我一次次送信给赵大哥,却毫无用处。不久,另外两个弟弟相继死在了宋朝。

我心灰意冷,我想到了逃避,日夜笙歌,丝竹美酒,沉香佳人,我想麻痹自己,想一醉醒来,一切都已解决。可是,不可能。酒醒,依然要面对,面对一切在醉时想逃避的东西。

开宝八年二月,宋朝大将曹彬率大军在长江造桥,团团包围了金陵。

开宝八年十二月,金陵被围,已有十一个月之久。

火光绚烂,我苍白无光的眼神里跳跃着火的光辉,那火也像我的眼睛,闪着无奈的叹息。 “不要……”我黯然地回头,看到女英的眼睛,浓浓的泪水一滴滴落在我的手背上。“不要,不要……”

金陵的城门打开了,宫门也打开了,不是被宋兵攻破,是我,是我以国王的身份下的最后一道命令。

宫门大开的一刻,我看到无数宋兵头盔上的红羽和漫天血红的夕阳,映得我的白装凄惨黯淡。一行孤雁从头顶掠过,砸下一阵阵重重的凄厉。

入冬了。

从宋船上回望,遥远的金陵,已是残破不全,迷迷鳎褚桓銎嗔狗被拿危裾饴斓南ρ簦唇谷肜返暮谝埂

南唐梦,雁鸣凄凄声断。

四、胭脂泪,留人醉

“娥皇!”我从梦中惊醒,却看见女英垂泪的脸颊,泪水浸湿了彩妆,她拉着我的手,嘴唇微微的抖着。我轻轻揽过她,她却紧紧将我抱住。

似乎,娥皇也曾这样抱着我……

十八岁那年,我娶了扬州美女娥皇为妻,娥皇精通史书,擅长歌舞琵琶,晚上的时候,她常常要我弹琴,她或弹琵琶,或跳舞,直到天亮。

“煜,猜猜这是什么?”娥皇高兴得搂住我的脖子,“哦,是什么?”我环住相见欢

一、林花谢了春红

我叫李从嘉,我的父皇,是南唐的国王李Z,我是他的第六个儿子。我生于南唐盛世,民生富庶,国境殷实。

在众多皇子中,父皇是最宠爱我的。记事起,他常把我抱在膝头,教我背诗、写字。稍大一些,父皇又让冯延巳做我的老师,教我音律、鉴赏和绘画。宫里的藏书阁,是父皇读书的地方,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甚至是母后、皇子都不例外。大哥有次不小心闯进去,父皇大怒,罚大哥在书阁前跪了整整一天。而只有我,父皇带我一起去藏书阁,把上古的典籍墨宝毫不吝惜的赏赐给我,让我一一去读,去练。

哥哥们待我都很好,只有大哥弘冀,总是冷冰冰的,对我似乎充满敌意。

我十五岁那年,父皇下诏,册立我的二皇叔景遂为太弟,也就是未来的皇帝。

诏书一下,皇宫里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大哥尤为不平,大臣们纷纷上奏,父皇却不为所动。

一天早上,我坐在书阁里读书,大哥低低的声音从隔壁传来。我不知道大哥究竟说了什么,却觉得心里揣揣得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果然,二皇叔被发现毒死在寝宫之中。正是那天早上,二皇叔身体不适,没有去上早朝。

那天深夜,父皇宣我进宫,“从嘉,你生性宽慈仁厚,现在父皇虽然护着你,却也不是长久之计,你才华出众,当自己小心才是。”我虽然不能完全明白父皇的意思,但父皇沉重的语气却让我意识到了危机。

从此,我把自己封在艺术的殿堂里,读书、写词、弹琴,政治是丑恶的,大哥亲手弑叔,让我看到了人欲的贪婪和野心。

二、太匆匆

战争爆发了!北方柴荣的军队一路南下,打破了江南惯有的平静。父皇无奈之下,托人送信给柴将军,去国号,只称中主。南唐王国,名存实亡。

一个月之后,大哥弘冀暴病身亡。

一年之后,四个哥哥相继去世,只剩下我,和五个比我小的弟弟。

十八岁,我娶了大我一岁的扬州美女娥皇为妻,号昭惠后,又称大周后。

二十岁,父皇为我改名李煜,册立我为太子。可是我对政治,对国事,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

二十五岁,我在金陵嗣位,父皇出逃。

不久,父皇在杭州被宋兵所杀。

二十七岁,嘉儿,我和娥皇的女儿,因病去世。

二十八岁,娥皇过度伤心,也随嘉儿而去。

……

三、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北方的形势越来越紧张,宋国一天天强大。南唐的江山,已处于风雨飘摇间,我觉得我像驾驶着一艘羸弱的草船,在风大浪急、波涛汹涌的滚滚江面上行驶。随时都有可能被巨浪吞噬,粉身碎骨。

三个月之后,柴荣去世。他的部下赵匡胤发动兵变,建立宋朝。我被迫向宋朝称臣,弟弟从善被扣留,我一次次送信给赵大哥,却毫无用处。不久,另外两个弟弟相继死在了宋朝。

我心灰意冷,我想到了逃避,日夜笙歌,丝竹美酒,沉香佳人,我想麻痹自己,想一醉醒来,一切都已解决。可是,不可能。酒醒,依然要面对,面对一切在醉时想逃避的东西。

开宝八年二月,宋朝大将曹彬率大军在长江造桥,团团包围了金陵。

开宝八年十二月,金陵被围,已有十一个月之久。

火光绚烂,我苍白无光的眼神里跳跃着火的光辉,那火也像我的眼睛,闪着无奈的叹息。 “不要……”我黯然地回头,看到女英的眼睛,浓浓的泪水一滴滴落在我的手背上。“不要,不要……”

金陵的城门打开了,宫门也打开了,不是被宋兵攻破,是我,是我以国王的身份下的最后一道命令。

宫门大开的一刻,我看到无数宋兵头盔上的红羽和漫天血红的夕阳,映得我的白装凄惨黯淡。一行孤雁从头顶掠过,砸下一阵阵重重的凄厉。

入冬了。

从宋船上回望,遥远的金陵,已是残破不全,迷迷鳎褚桓銎嗔狗被拿危裾饴斓南ρ簦唇谷肜返暮谝埂

南唐梦,雁鸣凄凄声断。

四、胭脂泪,留人醉

“娥皇!”我从梦中惊醒,却看见女英垂泪的脸颊,泪水浸湿了彩妆,她拉着我的手,嘴唇微微的抖着。我轻轻揽过她,她却紧紧将我抱住。

似乎,娥皇也曾这样抱着我……

十八岁那年,我娶了扬州美女娥皇为妻,娥皇精通史书,擅长歌舞琵琶,晚上的时候,她常常要我弹琴,她或弹琵琶,或跳舞,直到天亮。

“煜,猜猜这是什么?”娥皇高兴得搂住我的脖子,“哦,是什么?”我环住相见欢

一、林花谢了春红

我叫李从嘉,我的父皇,是南唐的国王李Z,我是他的第六个儿子。我生于南唐盛世,民生富庶,国境殷实。

在众多皇子中,父皇是最宠爱我的。记事起,他常把我抱在膝头,教我背诗、写字。稍大一些,父皇又让冯延巳做我的老师,教我音律、鉴赏和绘画。宫里的藏书阁,是父皇读书的地方,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甚至是母后、皇子都不例外。大哥有次不小心闯进去,父皇大怒,罚大哥在书阁前跪了整整一天。而只有我,父皇带我一起去藏书阁,把上古的典籍墨宝毫不吝惜的赏赐给我,让我一一去读,去练。

哥哥们待我都很好,只有大哥弘冀,总是冷冰冰的,对我似乎充满敌意。

我十五岁那年,父皇下诏,册立我的二皇叔景遂为太弟,也就是未来的皇帝。

诏书一下,皇宫里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大哥尤为不平,大臣们纷纷上奏,父皇却不为所动。

一天早上,我坐在书阁里读书,大哥低低的声音从隔壁传来。我不知道大哥究竟说了什么,却觉得心里揣揣得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果然,二皇叔被发现毒死在寝宫之中。正是那天早上,二皇叔身体不适,没有去上早朝。

那天深夜,父皇宣我进宫,“从嘉,你生性宽慈仁厚,现在父皇虽然护着你,却也不是长久之计,你才华出众,当自己小心才是。”我虽然不能完全明白父皇的意思,但父皇沉重的语气却让我意识到了危机。

从此,我把自己封在艺术的殿堂里,读书、写词、弹琴,政治是丑恶的,大哥亲手弑叔,让我看到了人欲的贪婪和野心。

二、太匆匆

战争爆发了!北方柴荣的军队一路南下,打破了江南惯有的平静。父皇无奈之下,托人送信给柴将军,去国号,只称中主。南唐王国,名存实亡。

一个月之后,大哥弘冀暴病身亡。

一年之后,四个哥哥相继去世,只剩下我,和五个比我小的弟弟。

十八岁,我娶了大我一岁的扬州美女娥皇为妻,号昭惠后,又称大周后。

二十岁,父皇为我改名李煜,册立我为太子。可是我对政治,对国事,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

二十五岁,我在金陵嗣位,父皇出逃。

不久,父皇在杭州被宋兵所杀。

二十七岁,嘉儿,我和娥皇的女儿,因病去世。

二十八岁,娥皇过度伤心,也随嘉儿而去。

……

三、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北方的形势越来越紧张,宋国一天天强大。南唐的江山,已处于风雨飘摇间,我觉得我像驾驶着一艘羸弱的草船,在风大浪急、波涛汹涌的滚滚江面上行驶。随时都有可能被巨浪吞噬,粉身碎骨。

三个月之后,柴荣去世。他的部下赵匡胤发动兵变,建立宋朝。我被迫向宋朝称臣,弟弟从善被扣留,我一次次送信给赵大哥,却毫无用处。不久,另外两个弟弟相继死在了宋朝。

我心灰意冷,我想到了逃避,日夜笙歌,丝竹美酒,沉香佳人,我想麻痹自己,想一醉醒来,一切都已解决。可是,不可能。酒醒,依然要面对,面对一切在醉时想逃避的东西。

开宝八年二月,宋朝大将曹彬率大军在长江造桥,团团包围了金陵。

开宝八年十二月,金陵被围,已有十一个月之久。

火光绚烂,我苍白无光的眼神里跳跃着火的光辉,那火也像我的眼睛,闪着无奈的叹息。 “不要……”我黯然地回头,看到女英的眼睛,浓浓的泪水一滴滴落在我的手背上。“不要,不要……”

金陵的城门打开了,宫门也打开了,不是被宋兵攻破,是我,是我以国王的身份下的最后一道命令。

宫门大开的一刻,我看到无数宋兵头盔上的红羽和漫天血红的夕阳,映得我的白装凄惨黯淡。一行孤雁从头顶掠过,砸下一阵阵重重的凄厉。

入冬了。

从宋船上回望,遥远的金陵,已是残破不全,迷迷鳎褚桓銎嗔狗被拿危裾饴斓南ρ簦唇谷肜返暮谝埂

南唐梦,雁鸣凄凄声断。

四、胭脂泪,留人醉

“娥皇!”我从梦中惊醒,却看见女英垂泪的脸颊,泪水浸湿了彩妆,她拉着我的手,嘴唇微微的抖着。我轻轻揽过她,她却紧紧将我抱住。

似乎,娥皇也曾这样抱着我……

十八岁那年,我娶了扬州美女娥皇为妻,娥皇精通史书,擅长歌舞琵琶,晚上的时候,她常常要我弹琴,她或弹琵琶,或跳舞,直到天亮。

“煜,猜猜这是什么?”娥皇高兴得搂住我的脖子,“哦,是什么?”我环住相见欢

一、林花谢了春红

我叫李从嘉,我的父皇,是南唐的国王李Z,我是他的第六个儿子。我生于南唐盛世,民生富庶,国境殷实。

在众多皇子中,父皇是最宠爱我的。记事起,他常把我抱在膝头,教我背诗、写字。稍大一些,父皇又让冯延巳做我的老师,教我音律、鉴赏和绘画。宫里的藏书阁,是父皇读书的地方,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甚至是母后、皇子都不例外。大哥有次不小心闯进去,父皇大怒,罚大哥在书阁前跪了整整一天。而只有我,父皇带我一起去藏书阁,把上古的典籍墨宝毫不吝惜的赏赐给我,让我一一去读,去练。

哥哥们待我都很好,只有大哥弘冀,总是冷冰冰的,对我似乎充满敌意。

我十五岁那年,父皇下诏,册立我的二皇叔景遂为太弟,也就是未来的皇帝。

诏书一下,皇宫里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大哥尤为不平,大臣们纷纷上奏,父皇却不为所动。

一天早上,我坐在书阁里读书,大哥低低的声音从隔壁传来。我不知道大哥究竟说了什么,却觉得心里揣揣得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果然,二皇叔被发现毒死在寝宫之中。正是那天早上,二皇叔身体不适,没有去上早朝。

那天深夜,父皇宣我进宫,“从嘉,你生性宽慈仁厚,现在父皇虽然护着你,却也不是长久之计,你才华出众,当自己小心才是。”我虽然不能完全明白父皇的意思,但父皇沉重的语气却让我意识到了危机。

从此,我把自己封在艺术的殿堂里,读书、写词、弹琴,政治是丑恶的,大哥亲手弑叔,让我看到了人欲的贪婪和野心。

二、太匆匆

战争爆发了!北方柴荣的军队一路南下,打破了江南惯有的平静。父皇无奈之下,托人送信给柴将军,去国号,只称中主。南唐王国,名存实亡。

一个月之后,大哥弘冀暴病身亡。

一年之后,四个哥哥相继去世,只剩下我,和五个比我小的弟弟。

十八岁,我娶了大我一岁的扬州美女娥皇为妻,号昭惠后,又称大周后。

二十岁,父皇为我改名李煜,册立我为太子。可是我对政治,对国事,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

二十五岁,我在金陵嗣位,父皇出逃。

不久,父皇在杭州被宋兵所杀。

二十七岁,嘉儿,我和娥皇的女儿,因病去世。

二十八岁,娥皇过度伤心,也随嘉儿而去。

……

三、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北方的形势越来越紧张,宋国一天天强大。南唐的江山,已处于风雨飘摇间,我觉得我像驾驶着一艘羸弱的草船,在风大浪急、波涛汹涌的滚滚江面上行驶。随时都有可能被巨浪吞噬,粉身碎骨。

三个月之后,柴荣去世。他的部下赵匡胤发动兵变,建立宋朝。我被迫向宋朝称臣,弟弟从善被扣留,我一次次送信给赵大哥,却毫无用处。不久,另外两个弟弟相继死在了宋朝。

我心灰意冷,我想到了逃避,日夜笙歌,丝竹美酒,沉香佳人,我想麻痹自己,想一醉醒来,一切都已解决。可是,不可能。酒醒,依然要面对,面对一切在醉时想逃避的东西。

开宝八年二月,宋朝大将曹彬率大军在长江造桥,团团包围了金陵。

开宝八年十二月,金陵被围,已有十一个月之久。

火光绚烂,我苍白无光的眼神里跳跃着火的光辉,那火也像我的眼睛,闪着无奈的叹息。 “不要……”我黯然地回头,看到女英的眼睛,浓浓的泪水一滴滴落在我的手背上。“不要,不要……”

金陵的城门打开了,宫门也打开了,不是被宋兵攻破,是我,是我以国王的身份下的最后一道命令。

宫门大开的一刻,我看到无数宋兵头盔上的红羽和漫天血红的夕阳,映得我的白装凄惨黯淡。一行孤雁从头顶掠过,砸下一阵阵重重的凄厉。

入冬了。

从宋船上回望,遥远的金陵,已是残破不全,迷迷鳎褚桓銎嗔狗被拿危裾饴斓南ρ簦唇谷肜返暮谝埂

南唐梦,雁鸣凄凄声断。

四、胭脂泪,留人醉

“娥皇!”我从梦中惊醒,却看见女英垂泪的脸颊,泪水浸湿了彩妆,她拉着我的手,嘴唇微微的抖着。我轻轻揽过她,她却紧紧将我抱住。

似乎,娥皇也曾这样抱着我……

十八岁那年,我娶了扬州美女娥皇为妻,娥皇精通史书,擅长歌舞琵琶,晚上的时候,她常常要我弹琴,她或弹琵琶,或跳舞,直到天亮。

“煜,猜猜这是什么?”娥皇高兴得搂住我的脖子,“哦,是什么?”我环住

#6楼回目录

相见欢

相见欢的作文 | 2017-07-23 12:09

娃娃坠地叫妈妈,十年苦读有出色.

考取功名做大官,今天终于回来啦!

离别十年码头见,红鸟为此挥大翼.

母亲落泪捉红鸟,炖给儿子补补身.

#7楼回目录

相见欢

相见欢的作文 | 2017-07-23 12:09

夜阑人空落泪,

忘疲惫,

风轻草静陌路身不己。

寞日宵,

何时了?

心幽待,

只是月匿阴云乱心扉。

 ;

 ;

落日残照西头,

黄昏后,

赤足孤影渔翁踏江口。

千奇云,

万变军,

莫须有,

只待凌空巧现还旧眸。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