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常作文

寻常作文 | 楼主 |2017-07-21 13:03:40 共有7个回复 51次阅读

这世上本没有路,走多了,自然而然成了路。而这些路中又分三六九等,即有寻常路,又有不寻常的路。

寻常路,你只能欣赏路边的花花绿绿;不寻常路,却能令你领略到出乎意料的美景。

不寻常的路也有它自己独有的魅力!早在三国时期,蜀中大臣诸葛亮就完成了一件突破前人的历史性任务。按周瑜的说法,三日之内若想取得十万支箭,谈何容易。就箭翎、箭头已经制造完毕,那箭也无法搜刮齐全。而诸葛却不慌不忙,在鲁肃府中吃喝三日,全无危机意识,因为他早就为自己另辟蹊径,当夜就向曹丞相“借”了十万支箭。当他抱着一捆捆箭,面见瞠目结舌的周瑜时,我们不难发现,诸葛亮正是避开了寻常路,就此登上历史舞台。

就古人这种冒险精神和奇特创新现代的成功人士的身上似乎也有着他们的缩影。

20世纪,一个青年在四处打工,他克服了不少人生中的困难,成长为一个知识分子。他首先就突发奇想,走出国门,向当时信息技术的巨头--微软进军。他的目标很明确,他想成就一番大事业。当时,身份,金钱可以令任何人轻松就业。然而这两样,他都没有,但他没有放弃,他在微软当了十年小职员,开始对微软的整个系统进行研究。或许说,这是不可理欲的,当时没有人能理解他所做的一切。皇天不负有心人,他做到了,从而令盖茨对他刮目相看,他成了中国微软的总裁。但故事并没有完,他又开始了新冒险。

没过多久,他辞去了待遇极高的职务,另立门户,以多年的经验成功创业,成了中国信息业的骨干。他,就是中国的打工之王--唐骏。

面对别人的成功,多多少少有点向往。然而成功就像一条路,这条路上泛滥着花花草草,但只缺奇花异木同,我们并不需要效仿别人,如能独创一格,那便能使成功路不缺美丽。

这世上本就没有路,走多了,自然就成了路。那些寻常路不也是走出来的吗?

标题:寻常作文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865612.html
沙发回目录

当时只道,是寻常

寻常作文 | 2017-07-21 13:04

逍遥叹•我是90后

年少不解惆怅,壮志凌云满腔。

闲看庭中花开花落之后雨歇微凉。

正好作青春文章,再难得悲春秋伤。

回首望,忆当年好风光。

少年轻狂,岂知浪涛天地广。

自认张扬,逍遥叹独自吟唱。

马乱兵荒,畅想六月也飞霜。

同携手,与君共酌,红尘滚滚,任我痴狂。

明眸浅笑,千帆过尽叹无聊。

自敛骄傲,自嘲曲高和音渺。

昨夜梦杳,思量往事慨年少。

叹浮尘,浓华如梦,人事空空,独我寂寥。

多年后,忆及韶华,明媚美好,而我已老。

—— 小作文•完

当时只道,是寻常,非是寻常。

只因未曾失去,才以为可以相伴一生,无悔一世,才以为,上天注定他们,相遇,相知。

原来,爱恨嗔痴,只在一念。

一念起,缘生;一念灭,情空。

( 红蕖翻空,莲蓬采采,锁君愁,离人心上秋。)

三月。暮春。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

一袭镂锦百蝶采露裙,碎碎绾几缕青丝成髻,斜别一只玲珑翡翠簪,双瞳剪水。她挽起纤长的水袖,露出藕色皓腕,仔细脱去鞋袜,敛起裙裾,赤着脚,盈盈入水,只为那荷花荡中,最是饱满的红妆。春水涟涟,她不由执起腰侧玉箫,细细吹起一阕《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开匀。

碧云笼碾玉成尘。晓留梦,惊破一瓯春。

“你,站在水里,不冷么。”清泠泠的男性嗓音突兀地传来。

她吓了一跳,忙将手中的玉箫别在身后,抬首见一陌生男子,月牙长衫,带着戏谑,立于岸边。不禁又恼又羞,紧抿着旖旎唇色,顿足坐在莲池的礁石上,呵气如兰,“公子难道没听说过,非礼勿视么。”

他轻笑出声,却缓身拾起她岸边的鞋袜,往池中走去。度步而至,她原想执过鞋袜,他却直直屈膝下去,池水浸湿了他的鞋,他的衣,他的衫。他却不恼,从容地执起鞋,袜,欲为她穿上。她一惊,急忙收脚,却被他一手按住,轻声道,“丫头,别动。”

她动也不是,不动亦是不是,竟愣愣由着他为自己穿上鞋袜,她羞得别开头,却见红莲,娇艳欲滴。他又反身背对着她,“我背你,过岸去。”似早已预料到她的不安与迟疑,他一笑,又道,“该不会你想要淌着水过去吧。”

( 她也不知晓该接什么话,他却又开口,字句清泠,一字一顿,道,我娶你,可好。)

她伏在他背上,呼吸微喘。双鬓隔香红。

“还不知道,你唤作什么。”他轻言。“挽瓷。”语罢,他身形微微一顿。

“可是那,日晚莲池?”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却缓缓,吐字清晰。

“公子,连瓷和池都分不清么。”她嗔道, “是歌挽声瓷。”

他“哦”了一声,静默不语,走了两步,才起唇,轻言道,“你的酒窝,很美。”

美得与她,一般无二。这样的话,他却轻轻隐了去。

她不知该回些什么,他却又开口,字句清泠, “我娶你,可好。”

她兀自不可自持,只觉天地间突地变得压抑了,竟是草草地忆了起来,同样是初春,六年前,亦有那样一个清风月明的男子,吞吐柔美。“待你及笄,我便大红花轿迎娶你,可好。”

最想忘记的沉沦,却以这样子的方式,措不及防的被惊醒,她似入了梦魇。记忆里皓齿明眸的男子竟与眼前之人毫无理由的重叠,她已记不得那男子的容,只为一句誓言,竟脱口道,“那你莫再负我。”

他身形一愣,将她缓缓置于岸边,抬首看着她失神的笑靥,继而含笑道,“我再不负你。”

( 他愣了许久,她也静默不语,后来,他说,对不起。 )

他与她,已相识数月。

是夜,月凉如水。耳畔传来萋萋的笛声,只道是他。她不由蹙了蹙眉细细分辨着笛音,却煞那间像被往事击中,千般念头闪过脑海。

绿兮衣兮,绿裳黄里。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绿衣》,竟是绿衣!

她顿时哑然,心头一紧,匆匆奔向他的庭院,月洒清辉。他见她,淡淡一笑,离了唇边的笛,“怎么你来了?” 她起初行得急,喘气也有些仓促,如今立于他面前,冷风一吹,竟清醒不少。只静静地立于风口,霜月梨雪,乍如初见那般,宛如池中盛开的睡莲。

他敛了笑,莫名有些慌乱,“小瓷,你怎么了,怎生穿得这么少。”

她突然失笑,竟不知自己如今冒冒失失的过来,是要问个什么,又有什么资格质问他。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一开始便错了。他的柔情是旁人的,他的疼惜是旁人的,她无非是有了一般的笑靥,一般的箫声,一般的名字,才让他,一时忘了,她,并不是她。想起初见时,他错愕的神情,日晚莲池,是逍遥叹•我是90后

年少不解惆怅,壮志凌云满腔。

闲看庭中花开花落之后雨歇微凉。

正好作青春文章,再难得悲春秋伤。

回首望,忆当年好风光。

少年轻狂,岂知浪涛天地广。

自认张扬,逍遥叹独自吟唱。

马乱兵荒,畅想六月也飞霜。

同携手,与君共酌,红尘滚滚,任我痴狂。

明眸浅笑,千帆过尽叹无聊。

自敛骄傲,自嘲曲高和音渺。

昨夜梦杳,思量往事慨年少。

叹浮尘,浓华如梦,人事空空,独我寂寥。

多年后,忆及韶华,明媚美好,而我已老。

—— 小作文•完

当时只道,是寻常,非是寻常。

只因未曾失去,才以为可以相伴一生,无悔一世,才以为,上天注定他们,相遇,相知。

原来,爱恨嗔痴,只在一念。

一念起,缘生;一念灭,情空。

( 红蕖翻空,莲蓬采采,锁君愁,离人心上秋。)

三月。暮春。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

一袭镂锦百蝶采露裙,碎碎绾几缕青丝成髻,斜别一只玲珑翡翠簪,双瞳剪水。她挽起纤长的水袖,露出藕色皓腕,仔细脱去鞋袜,敛起裙裾,赤着脚,盈盈入水,只为那荷花荡中,最是饱满的红妆。春水涟涟,她不由执起腰侧玉箫,细细吹起一阕《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开匀。

碧云笼碾玉成尘。晓留梦,惊破一瓯春。

“你,站在水里,不冷么。”清泠泠的男性嗓音突兀地传来。

她吓了一跳,忙将手中的玉箫别在身后,抬首见一陌生男子,月牙长衫,带着戏谑,立于岸边。不禁又恼又羞,紧抿着旖旎唇色,顿足坐在莲池的礁石上,呵气如兰,“公子难道没听说过,非礼勿视么。”

他轻笑出声,却缓身拾起她岸边的鞋袜,往池中走去。度步而至,她原想执过鞋袜,他却直直屈膝下去,池水浸湿了他的鞋,他的衣,他的衫。他却不恼,从容地执起鞋,袜,欲为她穿上。她一惊,急忙收脚,却被他一手按住,轻声道,“丫头,别动。”

她动也不是,不动亦是不是,竟愣愣由着他为自己穿上鞋袜,她羞得别开头,却见红莲,娇艳欲滴。他又反身背对着她,“我背你,过岸去。”似早已预料到她的不安与迟疑,他一笑,又道,“该不会你想要淌着水过去吧。”

( 她也不知晓该接什么话,他却又开口,字句清泠,一字一顿,道,我娶你,可好。)

她伏在他背上,呼吸微喘。双鬓隔香红。

“还不知道,你唤作什么。”他轻言。“挽瓷。”语罢,他身形微微一顿。

“可是那,日晚莲池?”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却缓缓,吐字清晰。

“公子,连瓷和池都分不清么。”她嗔道, “是歌挽声瓷。”

他“哦”了一声,静默不语,走了两步,才起唇,轻言道,“你的酒窝,很美。”

美得与她,一般无二。这样的话,他却轻轻隐了去。

她不知该回些什么,他却又开口,字句清泠, “我娶你,可好。”

她兀自不可自持,只觉天地间突地变得压抑了,竟是草草地忆了起来,同样是初春,六年前,亦有那样一个清风月明的男子,吞吐柔美。“待你及笄,我便大红花轿迎娶你,可好。”

最想忘记的沉沦,却以这样子的方式,措不及防的被惊醒,她似入了梦魇。记忆里皓齿明眸的男子竟与眼前之人毫无理由的重叠,她已记不得那男子的容,只为一句誓言,竟脱口道,“那你莫再负我。”

他身形一愣,将她缓缓置于岸边,抬首看着她失神的笑靥,继而含笑道,“我再不负你。”

( 他愣了许久,她也静默不语,后来,他说,对不起。 )

他与她,已相识数月。

是夜,月凉如水。耳畔传来萋萋的笛声,只道是他。她不由蹙了蹙眉细细分辨着笛音,却煞那间像被往事击中,千般念头闪过脑海。

绿兮衣兮,绿裳黄里。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绿衣》,竟是绿衣!

她顿时哑然,心头一紧,匆匆奔向他的庭院,月洒清辉。他见她,淡淡一笑,离了唇边的笛,“怎么你来了?” 她起初行得急,喘气也有些仓促,如今立于他面前,冷风一吹,竟清醒不少。只静静地立于风口,霜月梨雪,乍如初见那般,宛如池中盛开的睡莲。

他敛了笑,莫名有些慌乱,“小瓷,你怎么了,怎生穿得这么少。”

她突然失笑,竟不知自己如今冒冒失失的过来,是要问个什么,又有什么资格质问他。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一开始便错了。他的柔情是旁人的,他的疼惜是旁人的,她无非是有了一般的笑靥,一般的箫声,一般的名字,才让他,一时忘了,她,并不是她。想起初见时,他错愕的神情,日晚莲池,是逍遥叹•我是90后

年少不解惆怅,壮志凌云满腔。

闲看庭中花开花落之后雨歇微凉。

正好作青春文章,再难得悲春秋伤。

回首望,忆当年好风光。

少年轻狂,岂知浪涛天地广。

自认张扬,逍遥叹独自吟唱。

马乱兵荒,畅想六月也飞霜。

同携手,与君共酌,红尘滚滚,任我痴狂。

明眸浅笑,千帆过尽叹无聊。

自敛骄傲,自嘲曲高和音渺。

昨夜梦杳,思量往事慨年少。

叹浮尘,浓华如梦,人事空空,独我寂寥。

多年后,忆及韶华,明媚美好,而我已老。

—— 小作文•完

当时只道,是寻常,非是寻常。

只因未曾失去,才以为可以相伴一生,无悔一世,才以为,上天注定他们,相遇,相知。

原来,爱恨嗔痴,只在一念。

一念起,缘生;一念灭,情空。

( 红蕖翻空,莲蓬采采,锁君愁,离人心上秋。)

三月。暮春。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

一袭镂锦百蝶采露裙,碎碎绾几缕青丝成髻,斜别一只玲珑翡翠簪,双瞳剪水。她挽起纤长的水袖,露出藕色皓腕,仔细脱去鞋袜,敛起裙裾,赤着脚,盈盈入水,只为那荷花荡中,最是饱满的红妆。春水涟涟,她不由执起腰侧玉箫,细细吹起一阕《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开匀。

碧云笼碾玉成尘。晓留梦,惊破一瓯春。

“你,站在水里,不冷么。”清泠泠的男性嗓音突兀地传来。

她吓了一跳,忙将手中的玉箫别在身后,抬首见一陌生男子,月牙长衫,带着戏谑,立于岸边。不禁又恼又羞,紧抿着旖旎唇色,顿足坐在莲池的礁石上,呵气如兰,“公子难道没听说过,非礼勿视么。”

他轻笑出声,却缓身拾起她岸边的鞋袜,往池中走去。度步而至,她原想执过鞋袜,他却直直屈膝下去,池水浸湿了他的鞋,他的衣,他的衫。他却不恼,从容地执起鞋,袜,欲为她穿上。她一惊,急忙收脚,却被他一手按住,轻声道,“丫头,别动。”

她动也不是,不动亦是不是,竟愣愣由着他为自己穿上鞋袜,她羞得别开头,却见红莲,娇艳欲滴。他又反身背对着她,“我背你,过岸去。”似早已预料到她的不安与迟疑,他一笑,又道,“该不会你想要淌着水过去吧。”

( 她也不知晓该接什么话,他却又开口,字句清泠,一字一顿,道,我娶你,可好。)

她伏在他背上,呼吸微喘。双鬓隔香红。

“还不知道,你唤作什么。”他轻言。“挽瓷。”语罢,他身形微微一顿。

“可是那,日晚莲池?”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却缓缓,吐字清晰。

“公子,连瓷和池都分不清么。”她嗔道, “是歌挽声瓷。”

他“哦”了一声,静默不语,走了两步,才起唇,轻言道,“你的酒窝,很美。”

美得与她,一般无二。这样的话,他却轻轻隐了去。

她不知该回些什么,他却又开口,字句清泠, “我娶你,可好。”

她兀自不可自持,只觉天地间突地变得压抑了,竟是草草地忆了起来,同样是初春,六年前,亦有那样一个清风月明的男子,吞吐柔美。“待你及笄,我便大红花轿迎娶你,可好。”

最想忘记的沉沦,却以这样子的方式,措不及防的被惊醒,她似入了梦魇。记忆里皓齿明眸的男子竟与眼前之人毫无理由的重叠,她已记不得那男子的容,只为一句誓言,竟脱口道,“那你莫再负我。”

他身形一愣,将她缓缓置于岸边,抬首看着她失神的笑靥,继而含笑道,“我再不负你。”

( 他愣了许久,她也静默不语,后来,他说,对不起。 )

他与她,已相识数月。

是夜,月凉如水。耳畔传来萋萋的笛声,只道是他。她不由蹙了蹙眉细细分辨着笛音,却煞那间像被往事击中,千般念头闪过脑海。

绿兮衣兮,绿裳黄里。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绿衣》,竟是绿衣!

她顿时哑然,心头一紧,匆匆奔向他的庭院,月洒清辉。他见她,淡淡一笑,离了唇边的笛,“怎么你来了?” 她起初行得急,喘气也有些仓促,如今立于他面前,冷风一吹,竟清醒不少。只静静地立于风口,霜月梨雪,乍如初见那般,宛如池中盛开的睡莲。

他敛了笑,莫名有些慌乱,“小瓷,你怎么了,怎生穿得这么少。”

她突然失笑,竟不知自己如今冒冒失失的过来,是要问个什么,又有什么资格质问他。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一开始便错了。他的柔情是旁人的,他的疼惜是旁人的,她无非是有了一般的笑靥,一般的箫声,一般的名字,才让他,一时忘了,她,并不是她。想起初见时,他错愕的神情,日晚莲池,是逍遥叹•我是90后

年少不解惆怅,壮志凌云满腔。

闲看庭中花开花落之后雨歇微凉。

正好作青春文章,再难得悲春秋伤。

回首望,忆当年好风光。

少年轻狂,岂知浪涛天地广。

自认张扬,逍遥叹独自吟唱。

马乱兵荒,畅想六月也飞霜。

同携手,与君共酌,红尘滚滚,任我痴狂。

明眸浅笑,千帆过尽叹无聊。

自敛骄傲,自嘲曲高和音渺。

昨夜梦杳,思量往事慨年少。

叹浮尘,浓华如梦,人事空空,独我寂寥。

多年后,忆及韶华,明媚美好,而我已老。

—— 小作文•完

当时只道,是寻常,非是寻常。

只因未曾失去,才以为可以相伴一生,无悔一世,才以为,上天注定他们,相遇,相知。

原来,爱恨嗔痴,只在一念。

一念起,缘生;一念灭,情空。

( 红蕖翻空,莲蓬采采,锁君愁,离人心上秋。)

三月。暮春。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

一袭镂锦百蝶采露裙,碎碎绾几缕青丝成髻,斜别一只玲珑翡翠簪,双瞳剪水。她挽起纤长的水袖,露出藕色皓腕,仔细脱去鞋袜,敛起裙裾,赤着脚,盈盈入水,只为那荷花荡中,最是饱满的红妆。春水涟涟,她不由执起腰侧玉箫,细细吹起一阕《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开匀。

碧云笼碾玉成尘。晓留梦,惊破一瓯春。

“你,站在水里,不冷么。”清泠泠的男性嗓音突兀地传来。

她吓了一跳,忙将手中的玉箫别在身后,抬首见一陌生男子,月牙长衫,带着戏谑,立于岸边。不禁又恼又羞,紧抿着旖旎唇色,顿足坐在莲池的礁石上,呵气如兰,“公子难道没听说过,非礼勿视么。”

他轻笑出声,却缓身拾起她岸边的鞋袜,往池中走去。度步而至,她原想执过鞋袜,他却直直屈膝下去,池水浸湿了他的鞋,他的衣,他的衫。他却不恼,从容地执起鞋,袜,欲为她穿上。她一惊,急忙收脚,却被他一手按住,轻声道,“丫头,别动。”

她动也不是,不动亦是不是,竟愣愣由着他为自己穿上鞋袜,她羞得别开头,却见红莲,娇艳欲滴。他又反身背对着她,“我背你,过岸去。”似早已预料到她的不安与迟疑,他一笑,又道,“该不会你想要淌着水过去吧。”

( 她也不知晓该接什么话,他却又开口,字句清泠,一字一顿,道,我娶你,可好。)

她伏在他背上,呼吸微喘。双鬓隔香红。

“还不知道,你唤作什么。”他轻言。“挽瓷。”语罢,他身形微微一顿。

“可是那,日晚莲池?”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却缓缓,吐字清晰。

“公子,连瓷和池都分不清么。”她嗔道, “是歌挽声瓷。”

他“哦”了一声,静默不语,走了两步,才起唇,轻言道,“你的酒窝,很美。”

美得与她,一般无二。这样的话,他却轻轻隐了去。

她不知该回些什么,他却又开口,字句清泠, “我娶你,可好。”

她兀自不可自持,只觉天地间突地变得压抑了,竟是草草地忆了起来,同样是初春,六年前,亦有那样一个清风月明的男子,吞吐柔美。“待你及笄,我便大红花轿迎娶你,可好。”

最想忘记的沉沦,却以这样子的方式,措不及防的被惊醒,她似入了梦魇。记忆里皓齿明眸的男子竟与眼前之人毫无理由的重叠,她已记不得那男子的容,只为一句誓言,竟脱口道,“那你莫再负我。”

他身形一愣,将她缓缓置于岸边,抬首看着她失神的笑靥,继而含笑道,“我再不负你。”

( 他愣了许久,她也静默不语,后来,他说,对不起。 )

他与她,已相识数月。

是夜,月凉如水。耳畔传来萋萋的笛声,只道是他。她不由蹙了蹙眉细细分辨着笛音,却煞那间像被往事击中,千般念头闪过脑海。

绿兮衣兮,绿裳黄里。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绿衣》,竟是绿衣!

她顿时哑然,心头一紧,匆匆奔向他的庭院,月洒清辉。他见她,淡淡一笑,离了唇边的笛,“怎么你来了?” 她起初行得急,喘气也有些仓促,如今立于他面前,冷风一吹,竟清醒不少。只静静地立于风口,霜月梨雪,乍如初见那般,宛如池中盛开的睡莲。

他敛了笑,莫名有些慌乱,“小瓷,你怎么了,怎生穿得这么少。”

她突然失笑,竟不知自己如今冒冒失失的过来,是要问个什么,又有什么资格质问他。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一开始便错了。他的柔情是旁人的,他的疼惜是旁人的,她无非是有了一般的笑靥,一般的箫声,一般的名字,才让他,一时忘了,她,并不是她。想起初见时,他错愕的神情,日晚莲池,是逍遥叹•我是90后

年少不解惆怅,壮志凌云满腔。

闲看庭中花开花落之后雨歇微凉。

正好作青春文章,再难得悲春秋伤。

回首望,忆当年好风光。

少年轻狂,岂知浪涛天地广。

自认张扬,逍遥叹独自吟唱。

马乱兵荒,畅想六月也飞霜。

同携手,与君共酌,红尘滚滚,任我痴狂。

明眸浅笑,千帆过尽叹无聊。

自敛骄傲,自嘲曲高和音渺。

昨夜梦杳,思量往事慨年少。

叹浮尘,浓华如梦,人事空空,独我寂寥。

多年后,忆及韶华,明媚美好,而我已老。

—— 小作文•完

当时只道,是寻常,非是寻常。

只因未曾失去,才以为可以相伴一生,无悔一世,才以为,上天注定他们,相遇,相知。

原来,爱恨嗔痴,只在一念。

一念起,缘生;一念灭,情空。

( 红蕖翻空,莲蓬采采,锁君愁,离人心上秋。)

三月。暮春。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

一袭镂锦百蝶采露裙,碎碎绾几缕青丝成髻,斜别一只玲珑翡翠簪,双瞳剪水。她挽起纤长的水袖,露出藕色皓腕,仔细脱去鞋袜,敛起裙裾,赤着脚,盈盈入水,只为那荷花荡中,最是饱满的红妆。春水涟涟,她不由执起腰侧玉箫,细细吹起一阕《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开匀。

碧云笼碾玉成尘。晓留梦,惊破一瓯春。

“你,站在水里,不冷么。”清泠泠的男性嗓音突兀地传来。

她吓了一跳,忙将手中的玉箫别在身后,抬首见一陌生男子,月牙长衫,带着戏谑,立于岸边。不禁又恼又羞,紧抿着旖旎唇色,顿足坐在莲池的礁石上,呵气如兰,“公子难道没听说过,非礼勿视么。”

他轻笑出声,却缓身拾起她岸边的鞋袜,往池中走去。度步而至,她原想执过鞋袜,他却直直屈膝下去,池水浸湿了他的鞋,他的衣,他的衫。他却不恼,从容地执起鞋,袜,欲为她穿上。她一惊,急忙收脚,却被他一手按住,轻声道,“丫头,别动。”

她动也不是,不动亦是不是,竟愣愣由着他为自己穿上鞋袜,她羞得别开头,却见红莲,娇艳欲滴。他又反身背对着她,“我背你,过岸去。”似早已预料到她的不安与迟疑,他一笑,又道,“该不会你想要淌着水过去吧。”

( 她也不知晓该接什么话,他却又开口,字句清泠,一字一顿,道,我娶你,可好。)

她伏在他背上,呼吸微喘。双鬓隔香红。

“还不知道,你唤作什么。”他轻言。“挽瓷。”语罢,他身形微微一顿。

“可是那,日晚莲池?”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却缓缓,吐字清晰。

“公子,连瓷和池都分不清么。”她嗔道, “是歌挽声瓷。”

他“哦”了一声,静默不语,走了两步,才起唇,轻言道,“你的酒窝,很美。”

美得与她,一般无二。这样的话,他却轻轻隐了去。

她不知该回些什么,他却又开口,字句清泠, “我娶你,可好。”

她兀自不可自持,只觉天地间突地变得压抑了,竟是草草地忆了起来,同样是初春,六年前,亦有那样一个清风月明的男子,吞吐柔美。“待你及笄,我便大红花轿迎娶你,可好。”

最想忘记的沉沦,却以这样子的方式,措不及防的被惊醒,她似入了梦魇。记忆里皓齿明眸的男子竟与眼前之人毫无理由的重叠,她已记不得那男子的容,只为一句誓言,竟脱口道,“那你莫再负我。”

他身形一愣,将她缓缓置于岸边,抬首看着她失神的笑靥,继而含笑道,“我再不负你。”

( 他愣了许久,她也静默不语,后来,他说,对不起。 )

他与她,已相识数月。

是夜,月凉如水。耳畔传来萋萋的笛声,只道是他。她不由蹙了蹙眉细细分辨着笛音,却煞那间像被往事击中,千般念头闪过脑海。

绿兮衣兮,绿裳黄里。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绿衣》,竟是绿衣!

她顿时哑然,心头一紧,匆匆奔向他的庭院,月洒清辉。他见她,淡淡一笑,离了唇边的笛,“怎么你来了?” 她起初行得急,喘气也有些仓促,如今立于他面前,冷风一吹,竟清醒不少。只静静地立于风口,霜月梨雪,乍如初见那般,宛如池中盛开的睡莲。

他敛了笑,莫名有些慌乱,“小瓷,你怎么了,怎生穿得这么少。”

她突然失笑,竟不知自己如今冒冒失失的过来,是要问个什么,又有什么资格质问他。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一开始便错了。他的柔情是旁人的,他的疼惜是旁人的,她无非是有了一般的笑靥,一般的箫声,一般的名字,才让他,一时忘了,她,并不是她。想起初见时,他错愕的神情,日晚莲池,是逍遥叹•我是90后

年少不解惆怅,壮志凌云满腔。

闲看庭中花开花落之后雨歇微凉。

正好作青春文章,再难得悲春秋伤。

回首望,忆当年好风光。

少年轻狂,岂知浪涛天地广。

自认张扬,逍遥叹独自吟唱。

马乱兵荒,畅想六月也飞霜。

同携手,与君共酌,红尘滚滚,任我痴狂。

明眸浅笑,千帆过尽叹无聊。

自敛骄傲,自嘲曲高和音渺。

昨夜梦杳,思量往事慨年少。

叹浮尘,浓华如梦,人事空空,独我寂寥。

多年后,忆及韶华,明媚美好,而我已老。

—— 小作文•完

当时只道,是寻常,非是寻常。

只因未曾失去,才以为可以相伴一生,无悔一世,才以为,上天注定他们,相遇,相知。

原来,爱恨嗔痴,只在一念。

一念起,缘生;一念灭,情空。

( 红蕖翻空,莲蓬采采,锁君愁,离人心上秋。)

三月。暮春。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

一袭镂锦百蝶采露裙,碎碎绾几缕青丝成髻,斜别一只玲珑翡翠簪,双瞳剪水。她挽起纤长的水袖,露出藕色皓腕,仔细脱去鞋袜,敛起裙裾,赤着脚,盈盈入水,只为那荷花荡中,最是饱满的红妆。春水涟涟,她不由执起腰侧玉箫,细细吹起一阕《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开匀。

碧云笼碾玉成尘。晓留梦,惊破一瓯春。

“你,站在水里,不冷么。”清泠泠的男性嗓音突兀地传来。

她吓了一跳,忙将手中的玉箫别在身后,抬首见一陌生男子,月牙长衫,带着戏谑,立于岸边。不禁又恼又羞,紧抿着旖旎唇色,顿足坐在莲池的礁石上,呵气如兰,“公子难道没听说过,非礼勿视么。”

他轻笑出声,却缓身拾起她岸边的鞋袜,往池中走去。度步而至,她原想执过鞋袜,他却直直屈膝下去,池水浸湿了他的鞋,他的衣,他的衫。他却不恼,从容地执起鞋,袜,欲为她穿上。她一惊,急忙收脚,却被他一手按住,轻声道,“丫头,别动。”

她动也不是,不动亦是不是,竟愣愣由着他为自己穿上鞋袜,她羞得别开头,却见红莲,娇艳欲滴。他又反身背对着她,“我背你,过岸去。”似早已预料到她的不安与迟疑,他一笑,又道,“该不会你想要淌着水过去吧。”

( 她也不知晓该接什么话,他却又开口,字句清泠,一字一顿,道,我娶你,可好。)

她伏在他背上,呼吸微喘。双鬓隔香红。

“还不知道,你唤作什么。”他轻言。“挽瓷。”语罢,他身形微微一顿。

“可是那,日晚莲池?”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却缓缓,吐字清晰。

“公子,连瓷和池都分不清么。”她嗔道, “是歌挽声瓷。”

他“哦”了一声,静默不语,走了两步,才起唇,轻言道,“你的酒窝,很美。”

美得与她,一般无二。这样的话,他却轻轻隐了去。

她不知该回些什么,他却又开口,字句清泠, “我娶你,可好。”

她兀自不可自持,只觉天地间突地变得压抑了,竟是草草地忆了起来,同样是初春,六年前,亦有那样一个清风月明的男子,吞吐柔美。“待你及笄,我便大红花轿迎娶你,可好。”

最想忘记的沉沦,却以这样子的方式,措不及防的被惊醒,她似入了梦魇。记忆里皓齿明眸的男子竟与眼前之人毫无理由的重叠,她已记不得那男子的容,只为一句誓言,竟脱口道,“那你莫再负我。”

他身形一愣,将她缓缓置于岸边,抬首看着她失神的笑靥,继而含笑道,“我再不负你。”

( 他愣了许久,她也静默不语,后来,他说,对不起。 )

他与她,已相识数月。

是夜,月凉如水。耳畔传来萋萋的笛声,只道是他。她不由蹙了蹙眉细细分辨着笛音,却煞那间像被往事击中,千般念头闪过脑海。

绿兮衣兮,绿裳黄里。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绿衣》,竟是绿衣!

她顿时哑然,心头一紧,匆匆奔向他的庭院,月洒清辉。他见她,淡淡一笑,离了唇边的笛,“怎么你来了?” 她起初行得急,喘气也有些仓促,如今立于他面前,冷风一吹,竟清醒不少。只静静地立于风口,霜月梨雪,乍如初见那般,宛如池中盛开的睡莲。

他敛了笑,莫名有些慌乱,“小瓷,你怎么了,怎生穿得这么少。”

她突然失笑,竟不知自己如今冒冒失失的过来,是要问个什么,又有什么资格质问他。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一开始便错了。他的柔情是旁人的,他的疼惜是旁人的,她无非是有了一般的笑靥,一般的箫声,一般的名字,才让他,一时忘了,她,并不是她。想起初见时,他错愕的神情,日晚莲池,是逍遥叹•我是90后

年少不解惆怅,壮志凌云满腔。

闲看庭中花开花落之后雨歇微凉。

正好作青春文章,再难得悲春秋伤。

回首望,忆当年好风光。

少年轻狂,岂知浪涛天地广。

自认张扬,逍遥叹独自吟唱。

马乱兵荒,畅想六月也飞霜。

同携手,与君共酌,红尘滚滚,任我痴狂。

明眸浅笑,千帆过尽叹无聊。

自敛骄傲,自嘲曲高和音渺。

昨夜梦杳,思量往事慨年少。

叹浮尘,浓华如梦,人事空空,独我寂寥。

多年后,忆及韶华,明媚美好,而我已老。

—— 小作文•完

当时只道,是寻常,非是寻常。

只因未曾失去,才以为可以相伴一生,无悔一世,才以为,上天注定他们,相遇,相知。

原来,爱恨嗔痴,只在一念。

一念起,缘生;一念灭,情空。

( 红蕖翻空,莲蓬采采,锁君愁,离人心上秋。)

三月。暮春。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

一袭镂锦百蝶采露裙,碎碎绾几缕青丝成髻,斜别一只玲珑翡翠簪,双瞳剪水。她挽起纤长的水袖,露出藕色皓腕,仔细脱去鞋袜,敛起裙裾,赤着脚,盈盈入水,只为那荷花荡中,最是饱满的红妆。春水涟涟,她不由执起腰侧玉箫,细细吹起一阕《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开匀。

碧云笼碾玉成尘。晓留梦,惊破一瓯春。

“你,站在水里,不冷么。”清泠泠的男性嗓音突兀地传来。

她吓了一跳,忙将手中的玉箫别在身后,抬首见一陌生男子,月牙长衫,带着戏谑,立于岸边。不禁又恼又羞,紧抿着旖旎唇色,顿足坐在莲池的礁石上,呵气如兰,“公子难道没听说过,非礼勿视么。”

他轻笑出声,却缓身拾起她岸边的鞋袜,往池中走去。度步而至,她原想执过鞋袜,他却直直屈膝下去,池水浸湿了他的鞋,他的衣,他的衫。他却不恼,从容地执起鞋,袜,欲为她穿上。她一惊,急忙收脚,却被他一手按住,轻声道,“丫头,别动。”

她动也不是,不动亦是不是,竟愣愣由着他为自己穿上鞋袜,她羞得别开头,却见红莲,娇艳欲滴。他又反身背对着她,“我背你,过岸去。”似早已预料到她的不安与迟疑,他一笑,又道,“该不会你想要淌着水过去吧。”

( 她也不知晓该接什么话,他却又开口,字句清泠,一字一顿,道,我娶你,可好。)

她伏在他背上,呼吸微喘。双鬓隔香红。

“还不知道,你唤作什么。”他轻言。“挽瓷。”语罢,他身形微微一顿。

“可是那,日晚莲池?”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却缓缓,吐字清晰。

“公子,连瓷和池都分不清么。”她嗔道, “是歌挽声瓷。”

他“哦”了一声,静默不语,走了两步,才起唇,轻言道,“你的酒窝,很美。”

美得与她,一般无二。这样的话,他却轻轻隐了去。

她不知该回些什么,他却又开口,字句清泠, “我娶你,可好。”

她兀自不可自持,只觉天地间突地变得压抑了,竟是草草地忆了起来,同样是初春,六年前,亦有那样一个清风月明的男子,吞吐柔美。“待你及笄,我便大红花轿迎娶你,可好。”

最想忘记的沉沦,却以这样子的方式,措不及防的被惊醒,她似入了梦魇。记忆里皓齿明眸的男子竟与眼前之人毫无理由的重叠,她已记不得那男子的容,只为一句誓言,竟脱口道,“那你莫再负我。”

他身形一愣,将她缓缓置于岸边,抬首看着她失神的笑靥,继而含笑道,“我再不负你。”

( 他愣了许久,她也静默不语,后来,他说,对不起。 )

他与她,已相识数月。

是夜,月凉如水。耳畔传来萋萋的笛声,只道是他。她不由蹙了蹙眉细细分辨着笛音,却煞那间像被往事击中,千般念头闪过脑海。

绿兮衣兮,绿裳黄里。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绿衣》,竟是绿衣!

她顿时哑然,心头一紧,匆匆奔向他的庭院,月洒清辉。他见她,淡淡一笑,离了唇边的笛,“怎么你来了?” 她起初行得急,喘气也有些仓促,如今立于他面前,冷风一吹,竟清醒不少。只静静地立于风口,霜月梨雪,乍如初见那般,宛如池中盛开的睡莲。

他敛了笑,莫名有些慌乱,“小瓷,你怎么了,怎生穿得这么少。”

她突然失笑,竟不知自己如今冒冒失失的过来,是要问个什么,又有什么资格质问他。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一开始便错了。他的柔情是旁人的,他的疼惜是旁人的,她无非是有了一般的笑靥,一般的箫声,一般的名字,才让他,一时忘了,她,并不是她。想起初见时,他错愕的神情,日晚莲池,是

板凳回目录

是寻常…

寻常作文 | 2017-07-21 13:04

情拆开了,心怎么渡江

炊烟晕长,也只见沧桑

凄美的月光,破败的桥梁

时间在酝酿…

你离开了,谁还有信仰?

残花散雪,哪种是意象?

回忆一行行,苦痛一桩桩

我注定流浪…

酒,还在壶中摇晃,与谁共享?

愁,还在湖中荡漾,飘向远方…

当时只道是寻常

谁念西风独自凉

砖砌墙,纸糊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寻常亦能把人伤

西风亦会随愁涨

风拂墙,雨打窗

有种感觉叫思乡…

是寻常,是寻常

当时只道是寻常……

#4楼回目录

寻常日子

寻常作文 | 2017-07-21 13:04

庭外如云如雾,静浸着一弯残月的清辉,我为这月色所牵引,竟步出了小楼之外,任那凌晨的篱花裹挟着我美丽的过往,感伤地开放在幽蓝的星空下。

藕塘轻舟。

那是愉悦的少女时光,我与好友去他人家赴宴。醉后小舟过荷塘,竟闯入了荷塘深处,争渡,争渡,我在鸥鸟惊飞时放声欢笑。

这只不过是我少女时期的一个寻常日子。

闺中思愁。

又是梅雨时节,雨滴答滴答地敲在梧桐叶上,亦落在我心间。此情此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又上心头。菊花盛宴,凉风卷帘,谁说这番景象不销人心魂。把酒东篱的人儿,早已消瘦如黄花一般。

这只不过是我思念夫君的一个寻常日子。

颠沛流离。

金兵入侵的消息在城里炸开,我与他逃亡在纷乱的人群中,然而他却患上了重病。我奔走在人群中,高声寻找着大夫。可是在乱世中惊惶的人们,又会有谁听得见一个弱女子的呼唤?

这只不过是乱世里一个寻常日子……

乍暖还寒。

他终究是去了,我如一株忍冬一般,寂寞地忍过了一个又一个的秋日冬晨。大雁归去,声声戚戚,又是乍暖还寒之时,一壶冷酒何以暖身。欲语泪先流,望窗外海棠初绽绿肥红瘦。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这不过是我在初春里的一个寻常日子……

易安修撰《漱玉词》,夜撰《金石录》,都不过是一段寻常日子。

滔滔三千东流水,可有人懂得,那不过是一个个寻常日子。

#5楼回目录

不走寻常路

寻常作文 | 2017-07-21 13:04

不走寻常路不走寻常路大才初级中学九年级五班李生珍指导教师:马登明你,中国,一个泱泱大国,从远古走来,带着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怀着夸父逐日的梦想,从太阳升起的地方走来,向世界宣告: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不走寻常路。你,从虎门销烟的风云中走来,从五四运动学生游行的条幅中走来,从《共产党宣言》的引言中走来。嘉兴南湖上的游船还在烟波中荡漾,南昌起义的枪声还在苍穹间回响,绣着斧头镰刀的红旗还在井冈山上飘扬……是的,难忘中国共产党爬过那绝迹的雪山的顽强,难忘他们在百团大战中抗敌的英勇,难忘他们在渡江时矫健的英姿……是你,历经坎坷和探索以后,在东方毅然升起。“路漫漫其修远兮”,你用你的勇敢和坚强,证实了你不走寻常路。难忘港澳,“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你让盛世的紫荆花和圣洁的莲花次第绽放;难忘多哈,伴随着卡迈尔那一记清脆的槌响,你昂首走进世贸组织的大门;难忘酒泉,从“神五”到“神七”,你实现了孕育千年的飞天梦想,再次在太空翱翔;难忘北京,“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你让奥林匹克圣火在“鸟巢”点燃……是的,高举“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旗帜,坚持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不动摇,你用你的坚毅和执著,再次向世人宣告:不走寻常路。过去的岁月中,中国共产党是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一路走过来的。共产党人用坚定的步伐走过了极不平坦的道路,在历史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足迹。未来的日子里,道路依然不平坦,甚至布满荆棘。面对前路,我们应该记住这样一条古训:行百里者半九十。我们不可有任何松懈、麻痹和动摇。同时我们要坚信:华山再高,顶有过路。解决困难的唯一办法、出路和希望,在于我们自己的努力。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祖国,爱着引领中国走向繁荣昌盛的中国共产党。没有一片土地可以让我这样深情和激动,没有一条河流可以让我这样沉思和起伏,没有一个政党可以让我这样敬佩和神往。“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中国共产党的未来一定前程似锦,中国的未来一定光耀全球。哦,我亲爱的祖国,是你扶养了英雄的华夏儿女,是你经历了战争的烽火狼烟,是你记载了历史的兴衰荣辱,是你目睹了中华民族的沧桑巨变,是你迈着坚定的步伐,走过曲折的道路,向世界庄严宣告: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绝不走寻常路

#6楼回目录

不走寻常路

寻常作文 | 2017-07-21 13:04

花开。花落。绚丽。寂然。依旧是年年重复。历史的长河在静静地流淌,那几个不走寻常路的人,跳跃如晶莹的浪滴......

安静的夜晚,月色皎洁,呷一口清茶,捧着书本沉浸在历代的故事中,思绪起伏,犹如指间流失的瞬间,却流下了深刻的记忆......

“公主幽怨琵琶声”,耳畔的环佩击响夹杂着一丝大漠呼呼而过的风沙,是那个宫女吗?王嫱,你既已进了宫,本应一心地做好服侍工作。但却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远嫁他乡。不管是如何的不舍,毕竟是自己的决定。漫长的路途,黄沙莽莽的天气,不同的风俗习惯,全都被你克服了。为了汉朝与边疆的稳定做出了重要贡献。不走寻常路,是一个弱小女子报效祖国的伟大贡献。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惬意生活,“带月荷锄归”的美丽的月色。。。。。。世人都生活在“暖风熏人”的黑暗官场,整日都戴着假面具活着,而你--陶渊明却选择了截然不同的生活,不为五斗五而折腰,专心地耕耘着“种豆南山”,鄙弃官场的腐败,享受自然带给自己的悠闲生活。不走寻常路,是一个诗人追求自由生活的向往。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的生活令人无限神往。纳兰容若是当时显赫的贵公子,可以享受锦衣玉食的生活。可却不喜欢这种虚度,他与妻子和睦快乐,又结交着一大批江南文士在自己的渌水亭中吟诗作对。无限的自由,令人羡慕。不走寻常路,就是一个贵公子鄙弃华贵,追求文学精神的更高层次。

历史的长河,跳跃如晶莹的浪滴。

读罢,月色依旧如水......仿佛笼上了一层轻纱。

强烈的呼声在内心深处迸发:“不走寻常路,按自己的意愿生活。”

#7楼回目录

寻常幸福

寻常作文 | 2017-07-21 13:04

幸福,是一咱微妙的感觉。它像一只小精灵,飞翔在各处,你若不刻意去感受它,你就不知道它就在你身边轻舞霓裳。

“爸,你看电视上别人家爸多有钱,开奔驰呢!”吃过晚饭我惬意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还不忘跟老爸开的玩笑,爸爸却只是“嘿嘿”的笑着。“唉呀!你又在戏弄你爸了,快拿着衣服洗澡去!”妈妈过来插话了,我朝她做了个鬼脸便洗澡去了。洗完澡,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被窝路去,“哇,好暖各呀!”我钻到父母早已为我开好的电热毯的被子里,心中便淌起了一股暖流,“谢谢了”我在房间里大喊。“哦,你已经出来了,快穿好毛衣,棉袄!”妈妈命令着说,“不吗,我要你帮我穿,”我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这么大了还撒娇,真是不害臊!”妈妈用温柔的话语“批评”我说。“作业做完了吗?”“嗯”“嗯”是什么意思?回答清楚!妈妈纠正我说。“我想看会儿书,行吗?”我试探着问,“行”妈妈爽快的答应了正当我看得起劲时,妈妈突然在隔壁房间大喊:“崽崽,肚子饿了没有,饿了的话,我给你泡面吃。“”不饿“我回答说。这时爸爸开口了:“你只知道叫,这样影响她看书了!”看着他们一个主张“静”即专心做某件事时,别的什么都不做,另一个主张“动”,即做某年事时,可以看点,“小动作”。这“动静交错”的画面可真是让我捧腹大笑。夜晚,繁星璀璨,我们一家人在湘江河畔散步,皎洁的月光将我们一家人牵手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可却连在一起。

幸福,是糖果,甜滋滋的,叫你回味无穷;幸福,是阳光,暖洋洋的,照亮你的脸庞;幸福,是空气,无色无味,你却每天都需要它。温馨、甜蜜,就是幸福,而幸福就是这么寻常,我就生活在这寻常幸福之中。

#8楼回目录

不寻常的春天

寻常作文 | 2017-07-21 13:05

在这个不寻常的春天里,原本被风雪打击萎靡不振的花重新绽放了它原有的光彩;原本被大雪覆盖的大地重新恢复了生机;原本被大雪压顶的参天大树又恢复了它那高大威猛的形象。春天是那么地特别,她拥有着其它季节没有的强大的生命力和广阔的胸怀,她赋予万物生机与生命。 春天来了,花儿喜笑颜开,鸟儿放声歌唱,鱼儿追逐嬉戏。这一切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啊!春天的阳光总是那么地温和,春雨更是连绵不绝,滴滴入人心,令人回味无穷啊!春天的时候万物看起来总是比其它的时候多了一分生机,原本郁闷的人也逐渐变得开朗起来了,往往在街上看到过往的人们,脸上总多了那么一丝微笑,这个季节是总是那么地特别且不寻常,这股神秘的不竭的生命力量源自于哪里呢? 春天是四季之首,又像是夏、秋、冬的姐姐一样似的,冬天是这四个季节中最调皮的小弟弟,他把冰寒带给了大地,并夺取了万物的生机,而冬天过后又恰恰到了春天,春天给予万物生机与温暖,这像不像是顽皮的弟弟做错了事情,而姐姐帮他收拾残局呢?春姐姐是那么地温柔懂事,她派春雨这个使者滋润大地,还让春阳带给万物温暖,春风带给万物生机。 春天总是那么地不寻常,在这个不寻常的季节里我们感受到的是不一样的温暖,没有夏日时的炎热,只有温和与舒适。春天总是默默地赋予万物生机与温暖,这一切的一切是那么地不寻常啊!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