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作文

四月作文 | 楼主 |2017-07-11 10:07:19 共有7个回复 122次阅读

看着你慢慢靠近

又慢慢走远

时间轻盈的漫过

冬季一点点变暖

掌心沁入的花香

挥不去

淡淡的怀念

淡淡的忧伤

怀念那些片片段段

那些似醉还醒的

夜的清凉

月光静静的流泻

雨滴自你的指尖滑落

我笑盈盈的问起

往日的故事

浓浓的咖啡的郁香

烧灼一般的痛

纠缠着冷冷的夜

却让你的暖

丝丝传递

丝丝蔓延

一夜一夜

我才知道

自己可以变得清晰

变得勇敢

才知道其实

日子里充满了

阳光的灿烂

我学会了感谢

感谢上苍赋予你

飞一般的思想

箭一样的灵气

感谢那一刻有你携手

温柔的渡过

雨季

忆々々忆

标题:四月作文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837052.html
沙发回目录

四月

四月作文 | 2017-07-11 10:07

阳光灼热了四月和四月的我

并且焚烧了那些

谱在春末的憧憬

微风淋湿了酒醉的麦地

于是 四月和麦苗的我的青春一起被收割

四月作为春天的葬曲

麦苗点燃夏季

青春只剩回忆 空留一季

我的四月和我的青春

只印记在我的心里

4月2日,2006

板凳回目录

四月微雪

四月作文 | 2017-07-11 10:07

今天是四月,却下起雪。

未语辞穷,只能说,真好,好美啊。

每次回家都感触颇多。本人向来没有发心情日志的习惯,总在古典的幻想里聊以自慰,今儿个权当顺应一下社会发展潮流吧。

首先,我们的手抓饼。

绝对一流。

这也是佳木斯没有的。其实真不知道佳木斯有什么。连生产的本子也是我们这儿好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流行的。注意过佳木斯卖的最好看的普通大笔记么,乾恒纸业,产地是集贤县。也是我们这儿的。

在这里要向张同学道歉,我说请你吃我们这儿最正宗的手抓饼来着。但那东西最好是刚做完就吃,等我坐车回去几个小时之后,就没法吃了……凡事真的不能轻易承诺啊!但言必信,行必果,怎么办呢?今天去买饼,我又鼓动叔叔去佳木斯开个分店,比方一中,前景多么广阔,这可比麻辣烫、煎饼果子新鲜多了,还便宜。如果我不上学,我就去开了。

回来路上看到一对爷爷奶奶,爷爷腿有点跛,他们相互搀扶着慢慢走着,手紧紧握着。我目送了半天。不愿说被人说烂的话,但也没别的知识,只能再次引用,这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吧。

怎么想,还是家乡好。越是大城市的人越没有小地方的纯。

路过医院那边,一位卖酥饼的大爷在瑟风微雪中看书呢。心中大概有些波动。我就去买。那个酥饼真的挺好吃,我爷奶爱吃,我也爱吃,没失去传统情结的人一般都爱吃。五元一斤,我要半斤,他说三块吧,我说行。他说不称了,多给你些,一斤十一个,给你七个。我说谢谢。

家乡就是这么好。

过马路时,一辆出租车开过来,急急地在白线前停下。那时人行道还没变绿灯呢。但不久变绿灯了。不是我说我们这儿的司机都比某市某些司机的素质高,事实明摆着。某市某些司机在这种情况,恐怕早冲过去了。

在楼下看到一个小男孩儿在玩弹弓,射向一棵小松树。我甚至对他有点肃然起敬。这年头,县城以及更大的城市还有几个小孩会玩弹弓呢。大概大人也不会做了吧,更没耐心给孩子做这种道具。

我认为这才是童年。看看现在的小孩儿都在干什么。

那天也是和张同学聊到小时候的游戏,男孩子收集各种游戏的卡片,弹溜溜,我记得弟弟还打陀螺,好像还有爬犁。女孩子相对比较少了点,但也很有意思。比起父母的年代,咱们已经没什么玩的了。现在的孩子和咱们比,好像更没什么好玩的了。网络、电视?我不觉得那能带给孩子真正值得回味的童年。

妈妈说,他们冬天在井沿顺冰向下滚着玩:咕噜咕噜冰,不腰疼,不腿疼。我一直想象着那该多么有趣。还有清明背大树:大树大树我背你,有病有灾都给你。

多有趣。那时踏青用田间草叶的露水洗脸,如今哪里寻得?

我们总是想和别人不一样,但事实上,跳出来看,到底大多数是一样的。同类那么多,根本没有特别的机会。原谅我受政治哲学的毒害,想到矛盾特殊性和普遍性的关系。还记得曾经那么讨厌的事物,最终反而越来越接近,真是悲哀。像有篇文章说的,你会变成你讨厌的那个人。我拒绝。我不要那样。

绝不向现实低头。就算低头,也是为了以后更骄傲地抬起。

都说年龄分为真实年龄,心理年龄。我觉得应该还有一个潜意识年龄,形成三足鼎立的关系。我的真实年龄是17(18周岁,但没过生日呢,就还是17!不愿长大使然……)心理年龄不知道,但那个潜意识年龄还是个小孩儿,13岁以前喜欢童年,喜欢真实,喜欢单纯美好,喜欢清澈透明,有时爱生气,不会成熟地冷静地控制自己。我觉得这不是心理年龄,不一样。真实年龄没跟上心理年龄罢了。况且还受到潜意识年龄影响。

对面原来的平房区建起高层电梯楼。悲哀大于理解。希望爷奶家那边的老房千万别被攻占。不然我连个吊谒童年的地方都没有了。虽然说记忆在于心灵深处的珍藏,但有原物还是最好的,触景生情的感受更深一点,更痛快一些。

一直有个愿望,在温暖的夏天看到雪花儿。

夏天看不到,春天也行啊。挺好,我不在乎地面的泥泞。泥泞总会过去,但四月雪可是不多见的。

犹记那年春夏之交,清凉凉的,我正看着雨后绿得发亮的柳叶出神,某位仁兄猛然在身后重重一击掌,吓了我一大跳。

惟愿,不曾相忘于江湖了。

微雪大了,又停了。日光微澜。

历史老师说今年冬天之后很可今天是四月,却下起雪。

未语辞穷,只能说,真好,好美啊。

每次回家都感触颇多。本人向来没有发心情日志的习惯,总在古典的幻想里聊以自慰,今儿个权当顺应一下社会发展潮流吧。

首先,我们的手抓饼。

绝对一流。

这也是佳木斯没有的。其实真不知道佳木斯有什么。连生产的本子也是我们这儿好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流行的。注意过佳木斯卖的最好看的普通大笔记么,乾恒纸业,产地是集贤县。也是我们这儿的。

在这里要向张同学道歉,我说请你吃我们这儿最正宗的手抓饼来着。但那东西最好是刚做完就吃,等我坐车回去几个小时之后,就没法吃了……凡事真的不能轻易承诺啊!但言必信,行必果,怎么办呢?今天去买饼,我又鼓动叔叔去佳木斯开个分店,比方一中,前景多么广阔,这可比麻辣烫、煎饼果子新鲜多了,还便宜。如果我不上学,我就去开了。

回来路上看到一对爷爷奶奶,爷爷腿有点跛,他们相互搀扶着慢慢走着,手紧紧握着。我目送了半天。不愿说被人说烂的话,但也没别的知识,只能再次引用,这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吧。

怎么想,还是家乡好。越是大城市的人越没有小地方的纯。

路过医院那边,一位卖酥饼的大爷在瑟风微雪中看书呢。心中大概有些波动。我就去买。那个酥饼真的挺好吃,我爷奶爱吃,我也爱吃,没失去传统情结的人一般都爱吃。五元一斤,我要半斤,他说三块吧,我说行。他说不称了,多给你些,一斤十一个,给你七个。我说谢谢。

家乡就是这么好。

过马路时,一辆出租车开过来,急急地在白线前停下。那时人行道还没变绿灯呢。但不久变绿灯了。不是我说我们这儿的司机都比某市某些司机的素质高,事实明摆着。某市某些司机在这种情况,恐怕早冲过去了。

在楼下看到一个小男孩儿在玩弹弓,射向一棵小松树。我甚至对他有点肃然起敬。这年头,县城以及更大的城市还有几个小孩会玩弹弓呢。大概大人也不会做了吧,更没耐心给孩子做这种道具。

我认为这才是童年。看看现在的小孩儿都在干什么。

那天也是和张同学聊到小时候的游戏,男孩子收集各种游戏的卡片,弹溜溜,我记得弟弟还打陀螺,好像还有爬犁。女孩子相对比较少了点,但也很有意思。比起父母的年代,咱们已经没什么玩的了。现在的孩子和咱们比,好像更没什么好玩的了。网络、电视?我不觉得那能带给孩子真正值得回味的童年。

妈妈说,他们冬天在井沿顺冰向下滚着玩:咕噜咕噜冰,不腰疼,不腿疼。我一直想象着那该多么有趣。还有清明背大树:大树大树我背你,有病有灾都给你。

多有趣。那时踏青用田间草叶的露水洗脸,如今哪里寻得?

我们总是想和别人不一样,但事实上,跳出来看,到底大多数是一样的。同类那么多,根本没有特别的机会。原谅我受政治哲学的毒害,想到矛盾特殊性和普遍性的关系。还记得曾经那么讨厌的事物,最终反而越来越接近,真是悲哀。像有篇文章说的,你会变成你讨厌的那个人。我拒绝。我不要那样。

绝不向现实低头。就算低头,也是为了以后更骄傲地抬起。

都说年龄分为真实年龄,心理年龄。我觉得应该还有一个潜意识年龄,形成三足鼎立的关系。我的真实年龄是17(18周岁,但没过生日呢,就还是17!不愿长大使然……)心理年龄不知道,但那个潜意识年龄还是个小孩儿,13岁以前喜欢童年,喜欢真实,喜欢单纯美好,喜欢清澈透明,有时爱生气,不会成熟地冷静地控制自己。我觉得这不是心理年龄,不一样。真实年龄没跟上心理年龄罢了。况且还受到潜意识年龄影响。

对面原来的平房区建起高层电梯楼。悲哀大于理解。希望爷奶家那边的老房千万别被攻占。不然我连个吊谒童年的地方都没有了。虽然说记忆在于心灵深处的珍藏,但有原物还是最好的,触景生情的感受更深一点,更痛快一些。

一直有个愿望,在温暖的夏天看到雪花儿。

夏天看不到,春天也行啊。挺好,我不在乎地面的泥泞。泥泞总会过去,但四月雪可是不多见的。

犹记那年春夏之交,清凉凉的,我正看着雨后绿得发亮的柳叶出神,某位仁兄猛然在身后重重一击掌,吓了我一大跳。

惟愿,不曾相忘于江湖了。

微雪大了,又停了。日光微澜。

历史老师说今年冬天之后很可今天是四月,却下起雪。

未语辞穷,只能说,真好,好美啊。

每次回家都感触颇多。本人向来没有发心情日志的习惯,总在古典的幻想里聊以自慰,今儿个权当顺应一下社会发展潮流吧。

首先,我们的手抓饼。

绝对一流。

这也是佳木斯没有的。其实真不知道佳木斯有什么。连生产的本子也是我们这儿好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流行的。注意过佳木斯卖的最好看的普通大笔记么,乾恒纸业,产地是集贤县。也是我们这儿的。

在这里要向张同学道歉,我说请你吃我们这儿最正宗的手抓饼来着。但那东西最好是刚做完就吃,等我坐车回去几个小时之后,就没法吃了……凡事真的不能轻易承诺啊!但言必信,行必果,怎么办呢?今天去买饼,我又鼓动叔叔去佳木斯开个分店,比方一中,前景多么广阔,这可比麻辣烫、煎饼果子新鲜多了,还便宜。如果我不上学,我就去开了。

回来路上看到一对爷爷奶奶,爷爷腿有点跛,他们相互搀扶着慢慢走着,手紧紧握着。我目送了半天。不愿说被人说烂的话,但也没别的知识,只能再次引用,这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吧。

怎么想,还是家乡好。越是大城市的人越没有小地方的纯。

路过医院那边,一位卖酥饼的大爷在瑟风微雪中看书呢。心中大概有些波动。我就去买。那个酥饼真的挺好吃,我爷奶爱吃,我也爱吃,没失去传统情结的人一般都爱吃。五元一斤,我要半斤,他说三块吧,我说行。他说不称了,多给你些,一斤十一个,给你七个。我说谢谢。

家乡就是这么好。

过马路时,一辆出租车开过来,急急地在白线前停下。那时人行道还没变绿灯呢。但不久变绿灯了。不是我说我们这儿的司机都比某市某些司机的素质高,事实明摆着。某市某些司机在这种情况,恐怕早冲过去了。

在楼下看到一个小男孩儿在玩弹弓,射向一棵小松树。我甚至对他有点肃然起敬。这年头,县城以及更大的城市还有几个小孩会玩弹弓呢。大概大人也不会做了吧,更没耐心给孩子做这种道具。

我认为这才是童年。看看现在的小孩儿都在干什么。

那天也是和张同学聊到小时候的游戏,男孩子收集各种游戏的卡片,弹溜溜,我记得弟弟还打陀螺,好像还有爬犁。女孩子相对比较少了点,但也很有意思。比起父母的年代,咱们已经没什么玩的了。现在的孩子和咱们比,好像更没什么好玩的了。网络、电视?我不觉得那能带给孩子真正值得回味的童年。

妈妈说,他们冬天在井沿顺冰向下滚着玩:咕噜咕噜冰,不腰疼,不腿疼。我一直想象着那该多么有趣。还有清明背大树:大树大树我背你,有病有灾都给你。

多有趣。那时踏青用田间草叶的露水洗脸,如今哪里寻得?

我们总是想和别人不一样,但事实上,跳出来看,到底大多数是一样的。同类那么多,根本没有特别的机会。原谅我受政治哲学的毒害,想到矛盾特殊性和普遍性的关系。还记得曾经那么讨厌的事物,最终反而越来越接近,真是悲哀。像有篇文章说的,你会变成你讨厌的那个人。我拒绝。我不要那样。

绝不向现实低头。就算低头,也是为了以后更骄傲地抬起。

都说年龄分为真实年龄,心理年龄。我觉得应该还有一个潜意识年龄,形成三足鼎立的关系。我的真实年龄是17(18周岁,但没过生日呢,就还是17!不愿长大使然……)心理年龄不知道,但那个潜意识年龄还是个小孩儿,13岁以前喜欢童年,喜欢真实,喜欢单纯美好,喜欢清澈透明,有时爱生气,不会成熟地冷静地控制自己。我觉得这不是心理年龄,不一样。真实年龄没跟上心理年龄罢了。况且还受到潜意识年龄影响。

对面原来的平房区建起高层电梯楼。悲哀大于理解。希望爷奶家那边的老房千万别被攻占。不然我连个吊谒童年的地方都没有了。虽然说记忆在于心灵深处的珍藏,但有原物还是最好的,触景生情的感受更深一点,更痛快一些。

一直有个愿望,在温暖的夏天看到雪花儿。

夏天看不到,春天也行啊。挺好,我不在乎地面的泥泞。泥泞总会过去,但四月雪可是不多见的。

犹记那年春夏之交,清凉凉的,我正看着雨后绿得发亮的柳叶出神,某位仁兄猛然在身后重重一击掌,吓了我一大跳。

惟愿,不曾相忘于江湖了。

微雪大了,又停了。日光微澜。

历史老师说今年冬天之后很可今天是四月,却下起雪。

未语辞穷,只能说,真好,好美啊。

每次回家都感触颇多。本人向来没有发心情日志的习惯,总在古典的幻想里聊以自慰,今儿个权当顺应一下社会发展潮流吧。

首先,我们的手抓饼。

绝对一流。

这也是佳木斯没有的。其实真不知道佳木斯有什么。连生产的本子也是我们这儿好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流行的。注意过佳木斯卖的最好看的普通大笔记么,乾恒纸业,产地是集贤县。也是我们这儿的。

在这里要向张同学道歉,我说请你吃我们这儿最正宗的手抓饼来着。但那东西最好是刚做完就吃,等我坐车回去几个小时之后,就没法吃了……凡事真的不能轻易承诺啊!但言必信,行必果,怎么办呢?今天去买饼,我又鼓动叔叔去佳木斯开个分店,比方一中,前景多么广阔,这可比麻辣烫、煎饼果子新鲜多了,还便宜。如果我不上学,我就去开了。

回来路上看到一对爷爷奶奶,爷爷腿有点跛,他们相互搀扶着慢慢走着,手紧紧握着。我目送了半天。不愿说被人说烂的话,但也没别的知识,只能再次引用,这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吧。

怎么想,还是家乡好。越是大城市的人越没有小地方的纯。

路过医院那边,一位卖酥饼的大爷在瑟风微雪中看书呢。心中大概有些波动。我就去买。那个酥饼真的挺好吃,我爷奶爱吃,我也爱吃,没失去传统情结的人一般都爱吃。五元一斤,我要半斤,他说三块吧,我说行。他说不称了,多给你些,一斤十一个,给你七个。我说谢谢。

家乡就是这么好。

过马路时,一辆出租车开过来,急急地在白线前停下。那时人行道还没变绿灯呢。但不久变绿灯了。不是我说我们这儿的司机都比某市某些司机的素质高,事实明摆着。某市某些司机在这种情况,恐怕早冲过去了。

在楼下看到一个小男孩儿在玩弹弓,射向一棵小松树。我甚至对他有点肃然起敬。这年头,县城以及更大的城市还有几个小孩会玩弹弓呢。大概大人也不会做了吧,更没耐心给孩子做这种道具。

我认为这才是童年。看看现在的小孩儿都在干什么。

那天也是和张同学聊到小时候的游戏,男孩子收集各种游戏的卡片,弹溜溜,我记得弟弟还打陀螺,好像还有爬犁。女孩子相对比较少了点,但也很有意思。比起父母的年代,咱们已经没什么玩的了。现在的孩子和咱们比,好像更没什么好玩的了。网络、电视?我不觉得那能带给孩子真正值得回味的童年。

妈妈说,他们冬天在井沿顺冰向下滚着玩:咕噜咕噜冰,不腰疼,不腿疼。我一直想象着那该多么有趣。还有清明背大树:大树大树我背你,有病有灾都给你。

多有趣。那时踏青用田间草叶的露水洗脸,如今哪里寻得?

我们总是想和别人不一样,但事实上,跳出来看,到底大多数是一样的。同类那么多,根本没有特别的机会。原谅我受政治哲学的毒害,想到矛盾特殊性和普遍性的关系。还记得曾经那么讨厌的事物,最终反而越来越接近,真是悲哀。像有篇文章说的,你会变成你讨厌的那个人。我拒绝。我不要那样。

绝不向现实低头。就算低头,也是为了以后更骄傲地抬起。

都说年龄分为真实年龄,心理年龄。我觉得应该还有一个潜意识年龄,形成三足鼎立的关系。我的真实年龄是17(18周岁,但没过生日呢,就还是17!不愿长大使然……)心理年龄不知道,但那个潜意识年龄还是个小孩儿,13岁以前喜欢童年,喜欢真实,喜欢单纯美好,喜欢清澈透明,有时爱生气,不会成熟地冷静地控制自己。我觉得这不是心理年龄,不一样。真实年龄没跟上心理年龄罢了。况且还受到潜意识年龄影响。

对面原来的平房区建起高层电梯楼。悲哀大于理解。希望爷奶家那边的老房千万别被攻占。不然我连个吊谒童年的地方都没有了。虽然说记忆在于心灵深处的珍藏,但有原物还是最好的,触景生情的感受更深一点,更痛快一些。

一直有个愿望,在温暖的夏天看到雪花儿。

夏天看不到,春天也行啊。挺好,我不在乎地面的泥泞。泥泞总会过去,但四月雪可是不多见的。

犹记那年春夏之交,清凉凉的,我正看着雨后绿得发亮的柳叶出神,某位仁兄猛然在身后重重一击掌,吓了我一大跳。

惟愿,不曾相忘于江湖了。

微雪大了,又停了。日光微澜。

历史老师说今年冬天之后很可今天是四月,却下起雪。

未语辞穷,只能说,真好,好美啊。

每次回家都感触颇多。本人向来没有发心情日志的习惯,总在古典的幻想里聊以自慰,今儿个权当顺应一下社会发展潮流吧。

首先,我们的手抓饼。

绝对一流。

这也是佳木斯没有的。其实真不知道佳木斯有什么。连生产的本子也是我们这儿好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流行的。注意过佳木斯卖的最好看的普通大笔记么,乾恒纸业,产地是集贤县。也是我们这儿的。

在这里要向张同学道歉,我说请你吃我们这儿最正宗的手抓饼来着。但那东西最好是刚做完就吃,等我坐车回去几个小时之后,就没法吃了……凡事真的不能轻易承诺啊!但言必信,行必果,怎么办呢?今天去买饼,我又鼓动叔叔去佳木斯开个分店,比方一中,前景多么广阔,这可比麻辣烫、煎饼果子新鲜多了,还便宜。如果我不上学,我就去开了。

回来路上看到一对爷爷奶奶,爷爷腿有点跛,他们相互搀扶着慢慢走着,手紧紧握着。我目送了半天。不愿说被人说烂的话,但也没别的知识,只能再次引用,这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吧。

怎么想,还是家乡好。越是大城市的人越没有小地方的纯。

路过医院那边,一位卖酥饼的大爷在瑟风微雪中看书呢。心中大概有些波动。我就去买。那个酥饼真的挺好吃,我爷奶爱吃,我也爱吃,没失去传统情结的人一般都爱吃。五元一斤,我要半斤,他说三块吧,我说行。他说不称了,多给你些,一斤十一个,给你七个。我说谢谢。

家乡就是这么好。

过马路时,一辆出租车开过来,急急地在白线前停下。那时人行道还没变绿灯呢。但不久变绿灯了。不是我说我们这儿的司机都比某市某些司机的素质高,事实明摆着。某市某些司机在这种情况,恐怕早冲过去了。

在楼下看到一个小男孩儿在玩弹弓,射向一棵小松树。我甚至对他有点肃然起敬。这年头,县城以及更大的城市还有几个小孩会玩弹弓呢。大概大人也不会做了吧,更没耐心给孩子做这种道具。

我认为这才是童年。看看现在的小孩儿都在干什么。

那天也是和张同学聊到小时候的游戏,男孩子收集各种游戏的卡片,弹溜溜,我记得弟弟还打陀螺,好像还有爬犁。女孩子相对比较少了点,但也很有意思。比起父母的年代,咱们已经没什么玩的了。现在的孩子和咱们比,好像更没什么好玩的了。网络、电视?我不觉得那能带给孩子真正值得回味的童年。

妈妈说,他们冬天在井沿顺冰向下滚着玩:咕噜咕噜冰,不腰疼,不腿疼。我一直想象着那该多么有趣。还有清明背大树:大树大树我背你,有病有灾都给你。

多有趣。那时踏青用田间草叶的露水洗脸,如今哪里寻得?

我们总是想和别人不一样,但事实上,跳出来看,到底大多数是一样的。同类那么多,根本没有特别的机会。原谅我受政治哲学的毒害,想到矛盾特殊性和普遍性的关系。还记得曾经那么讨厌的事物,最终反而越来越接近,真是悲哀。像有篇文章说的,你会变成你讨厌的那个人。我拒绝。我不要那样。

绝不向现实低头。就算低头,也是为了以后更骄傲地抬起。

都说年龄分为真实年龄,心理年龄。我觉得应该还有一个潜意识年龄,形成三足鼎立的关系。我的真实年龄是17(18周岁,但没过生日呢,就还是17!不愿长大使然……)心理年龄不知道,但那个潜意识年龄还是个小孩儿,13岁以前喜欢童年,喜欢真实,喜欢单纯美好,喜欢清澈透明,有时爱生气,不会成熟地冷静地控制自己。我觉得这不是心理年龄,不一样。真实年龄没跟上心理年龄罢了。况且还受到潜意识年龄影响。

对面原来的平房区建起高层电梯楼。悲哀大于理解。希望爷奶家那边的老房千万别被攻占。不然我连个吊谒童年的地方都没有了。虽然说记忆在于心灵深处的珍藏,但有原物还是最好的,触景生情的感受更深一点,更痛快一些。

一直有个愿望,在温暖的夏天看到雪花儿。

夏天看不到,春天也行啊。挺好,我不在乎地面的泥泞。泥泞总会过去,但四月雪可是不多见的。

犹记那年春夏之交,清凉凉的,我正看着雨后绿得发亮的柳叶出神,某位仁兄猛然在身后重重一击掌,吓了我一大跳。

惟愿,不曾相忘于江湖了。

微雪大了,又停了。日光微澜。

历史老师说今年冬天之后很可今天是四月,却下起雪。

未语辞穷,只能说,真好,好美啊。

每次回家都感触颇多。本人向来没有发心情日志的习惯,总在古典的幻想里聊以自慰,今儿个权当顺应一下社会发展潮流吧。

首先,我们的手抓饼。

绝对一流。

这也是佳木斯没有的。其实真不知道佳木斯有什么。连生产的本子也是我们这儿好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流行的。注意过佳木斯卖的最好看的普通大笔记么,乾恒纸业,产地是集贤县。也是我们这儿的。

在这里要向张同学道歉,我说请你吃我们这儿最正宗的手抓饼来着。但那东西最好是刚做完就吃,等我坐车回去几个小时之后,就没法吃了……凡事真的不能轻易承诺啊!但言必信,行必果,怎么办呢?今天去买饼,我又鼓动叔叔去佳木斯开个分店,比方一中,前景多么广阔,这可比麻辣烫、煎饼果子新鲜多了,还便宜。如果我不上学,我就去开了。

回来路上看到一对爷爷奶奶,爷爷腿有点跛,他们相互搀扶着慢慢走着,手紧紧握着。我目送了半天。不愿说被人说烂的话,但也没别的知识,只能再次引用,这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吧。

怎么想,还是家乡好。越是大城市的人越没有小地方的纯。

路过医院那边,一位卖酥饼的大爷在瑟风微雪中看书呢。心中大概有些波动。我就去买。那个酥饼真的挺好吃,我爷奶爱吃,我也爱吃,没失去传统情结的人一般都爱吃。五元一斤,我要半斤,他说三块吧,我说行。他说不称了,多给你些,一斤十一个,给你七个。我说谢谢。

家乡就是这么好。

过马路时,一辆出租车开过来,急急地在白线前停下。那时人行道还没变绿灯呢。但不久变绿灯了。不是我说我们这儿的司机都比某市某些司机的素质高,事实明摆着。某市某些司机在这种情况,恐怕早冲过去了。

在楼下看到一个小男孩儿在玩弹弓,射向一棵小松树。我甚至对他有点肃然起敬。这年头,县城以及更大的城市还有几个小孩会玩弹弓呢。大概大人也不会做了吧,更没耐心给孩子做这种道具。

我认为这才是童年。看看现在的小孩儿都在干什么。

那天也是和张同学聊到小时候的游戏,男孩子收集各种游戏的卡片,弹溜溜,我记得弟弟还打陀螺,好像还有爬犁。女孩子相对比较少了点,但也很有意思。比起父母的年代,咱们已经没什么玩的了。现在的孩子和咱们比,好像更没什么好玩的了。网络、电视?我不觉得那能带给孩子真正值得回味的童年。

妈妈说,他们冬天在井沿顺冰向下滚着玩:咕噜咕噜冰,不腰疼,不腿疼。我一直想象着那该多么有趣。还有清明背大树:大树大树我背你,有病有灾都给你。

多有趣。那时踏青用田间草叶的露水洗脸,如今哪里寻得?

我们总是想和别人不一样,但事实上,跳出来看,到底大多数是一样的。同类那么多,根本没有特别的机会。原谅我受政治哲学的毒害,想到矛盾特殊性和普遍性的关系。还记得曾经那么讨厌的事物,最终反而越来越接近,真是悲哀。像有篇文章说的,你会变成你讨厌的那个人。我拒绝。我不要那样。

绝不向现实低头。就算低头,也是为了以后更骄傲地抬起。

都说年龄分为真实年龄,心理年龄。我觉得应该还有一个潜意识年龄,形成三足鼎立的关系。我的真实年龄是17(18周岁,但没过生日呢,就还是17!不愿长大使然……)心理年龄不知道,但那个潜意识年龄还是个小孩儿,13岁以前喜欢童年,喜欢真实,喜欢单纯美好,喜欢清澈透明,有时爱生气,不会成熟地冷静地控制自己。我觉得这不是心理年龄,不一样。真实年龄没跟上心理年龄罢了。况且还受到潜意识年龄影响。

对面原来的平房区建起高层电梯楼。悲哀大于理解。希望爷奶家那边的老房千万别被攻占。不然我连个吊谒童年的地方都没有了。虽然说记忆在于心灵深处的珍藏,但有原物还是最好的,触景生情的感受更深一点,更痛快一些。

一直有个愿望,在温暖的夏天看到雪花儿。

夏天看不到,春天也行啊。挺好,我不在乎地面的泥泞。泥泞总会过去,但四月雪可是不多见的。

犹记那年春夏之交,清凉凉的,我正看着雨后绿得发亮的柳叶出神,某位仁兄猛然在身后重重一击掌,吓了我一大跳。

惟愿,不曾相忘于江湖了。

微雪大了,又停了。日光微澜。

历史老师说今年冬天之后很可今天是四月,却下起雪。

未语辞穷,只能说,真好,好美啊。

每次回家都感触颇多。本人向来没有发心情日志的习惯,总在古典的幻想里聊以自慰,今儿个权当顺应一下社会发展潮流吧。

首先,我们的手抓饼。

绝对一流。

这也是佳木斯没有的。其实真不知道佳木斯有什么。连生产的本子也是我们这儿好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流行的。注意过佳木斯卖的最好看的普通大笔记么,乾恒纸业,产地是集贤县。也是我们这儿的。

在这里要向张同学道歉,我说请你吃我们这儿最正宗的手抓饼来着。但那东西最好是刚做完就吃,等我坐车回去几个小时之后,就没法吃了……凡事真的不能轻易承诺啊!但言必信,行必果,怎么办呢?今天去买饼,我又鼓动叔叔去佳木斯开个分店,比方一中,前景多么广阔,这可比麻辣烫、煎饼果子新鲜多了,还便宜。如果我不上学,我就去开了。

回来路上看到一对爷爷奶奶,爷爷腿有点跛,他们相互搀扶着慢慢走着,手紧紧握着。我目送了半天。不愿说被人说烂的话,但也没别的知识,只能再次引用,这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吧。

怎么想,还是家乡好。越是大城市的人越没有小地方的纯。

路过医院那边,一位卖酥饼的大爷在瑟风微雪中看书呢。心中大概有些波动。我就去买。那个酥饼真的挺好吃,我爷奶爱吃,我也爱吃,没失去传统情结的人一般都爱吃。五元一斤,我要半斤,他说三块吧,我说行。他说不称了,多给你些,一斤十一个,给你七个。我说谢谢。

家乡就是这么好。

过马路时,一辆出租车开过来,急急地在白线前停下。那时人行道还没变绿灯呢。但不久变绿灯了。不是我说我们这儿的司机都比某市某些司机的素质高,事实明摆着。某市某些司机在这种情况,恐怕早冲过去了。

在楼下看到一个小男孩儿在玩弹弓,射向一棵小松树。我甚至对他有点肃然起敬。这年头,县城以及更大的城市还有几个小孩会玩弹弓呢。大概大人也不会做了吧,更没耐心给孩子做这种道具。

我认为这才是童年。看看现在的小孩儿都在干什么。

那天也是和张同学聊到小时候的游戏,男孩子收集各种游戏的卡片,弹溜溜,我记得弟弟还打陀螺,好像还有爬犁。女孩子相对比较少了点,但也很有意思。比起父母的年代,咱们已经没什么玩的了。现在的孩子和咱们比,好像更没什么好玩的了。网络、电视?我不觉得那能带给孩子真正值得回味的童年。

妈妈说,他们冬天在井沿顺冰向下滚着玩:咕噜咕噜冰,不腰疼,不腿疼。我一直想象着那该多么有趣。还有清明背大树:大树大树我背你,有病有灾都给你。

多有趣。那时踏青用田间草叶的露水洗脸,如今哪里寻得?

我们总是想和别人不一样,但事实上,跳出来看,到底大多数是一样的。同类那么多,根本没有特别的机会。原谅我受政治哲学的毒害,想到矛盾特殊性和普遍性的关系。还记得曾经那么讨厌的事物,最终反而越来越接近,真是悲哀。像有篇文章说的,你会变成你讨厌的那个人。我拒绝。我不要那样。

绝不向现实低头。就算低头,也是为了以后更骄傲地抬起。

都说年龄分为真实年龄,心理年龄。我觉得应该还有一个潜意识年龄,形成三足鼎立的关系。我的真实年龄是17(18周岁,但没过生日呢,就还是17!不愿长大使然……)心理年龄不知道,但那个潜意识年龄还是个小孩儿,13岁以前喜欢童年,喜欢真实,喜欢单纯美好,喜欢清澈透明,有时爱生气,不会成熟地冷静地控制自己。我觉得这不是心理年龄,不一样。真实年龄没跟上心理年龄罢了。况且还受到潜意识年龄影响。

对面原来的平房区建起高层电梯楼。悲哀大于理解。希望爷奶家那边的老房千万别被攻占。不然我连个吊谒童年的地方都没有了。虽然说记忆在于心灵深处的珍藏,但有原物还是最好的,触景生情的感受更深一点,更痛快一些。

一直有个愿望,在温暖的夏天看到雪花儿。

夏天看不到,春天也行啊。挺好,我不在乎地面的泥泞。泥泞总会过去,但四月雪可是不多见的。

犹记那年春夏之交,清凉凉的,我正看着雨后绿得发亮的柳叶出神,某位仁兄猛然在身后重重一击掌,吓了我一大跳。

惟愿,不曾相忘于江湖了。

微雪大了,又停了。日光微澜。

历史老师说今年冬天之后很可

#4楼回目录

四月

四月作文 | 2017-07-11 10:07

榆树蔓延着浅绿的旋律

你微笑的眼波

击碎梧桐花的幽香

嬉笑声中的格子花裙

隐入清寂的绿雾

低下头

细数石桌上

阳光悄悄留下的棋格

墙上的爬上虎

偷偷的笑着

在不经意间

四月来了

 ;

#5楼回目录

四月

四月作文 | 2017-07-11 10:08

群鸟跌落天空后浪花一片

谁抛一缕炊烟归还给遥远

风起大地

扑向少女的怀抱里不曾远走

大地洁净而柔软

少女编织绿衣不曾远走

四月,四月

告别了饱满丰盛的村庄

告别了沉睡的太阳

阳光刷洗一切 歌唱

深埋在泥土的久远

孩子们奔跑草间

放手拥抱牛羊

唱诗人打马逐云远去

大地送给四月诗意翩翩

四月,四月

告别了饱满丰盛的村庄

告别了沉睡的太阳

光的芒上历经洗礼

大地上一片鲜艳

#6楼回目录

四月

四月作文 | 2017-07-11 10:08

傻起来,边走边唱。

————题记

思念太多,是无言的感伤,多变的晴朗,多变的阴霾,一尘不变的情感。偶尔不经意的抬头发现又是零点钟声悠扬的掠过,淡淡的星空是数不尽的心伤,那透着丝丝凉意的沁人心脾的是柔弱的风儿,还是你留下的片片回忆,等待变成了漫长的黑夜,当我仰望着月缺时,是否你也在远方皎洁的月光下。

只想离你更近些,最终是渐行渐远。

双手插兜

戴上耳机

站在阳光下

边走边唱

是否应该变傻些,以为这样可以忘记些什么,可连自己都没有骗过,多少的日子里总是自己一个人面对着天空发呆。

想太多

放不下

边走边唱段段离别的曲调,止不住的泪水,锲入心底。

左手,三年不变的誓言。

右手,三年无尽的想念。

没有人能够告诉我执着的答案。

#7楼回目录

四月

四月作文 | 2017-07-11 10:08

秒针转动一圈,分针前进一步;分针转动一圈,时针向前一步;时针转过二十四圈,明与暗又是一轮回。爬在学校破围墙上的不知名的花儿的花瓣不知什么时候撒落一地,留下一片细碎的白地和枝叶繁茂的绿墙,连平日的磬香都被风无情带走。四月即将结束了吗?问了一下身边的同学,今天是四月二十三日。真的,我的二零零七年的四月就这么悄然走过。

印象中的四月是最美好的一个月。从第一天开始就是最美好的。早晨一进教室好友就把一个精致的木盒子递给我。“这是什么?”我问道,“送你的月光宝盒,打开看看吧!”友神秘地说。“啪”的一声,盒盖弹开。“啊!”的一声尖叫,一个长着獠牙,瞪着大眼,满头绿发,身披紫袍的妖怪猛然跳入眼帘。还好平时经过磨练,不会对突如其来的事物大惊小怪,关键时候还能像消防员一样镇静,要不然这回可丑大了。“愚人节快乐!”周围的一群人异口同声地对我喊到。我像个消防员一样镇静地笑着说:“这个巫婆好可爱哦!看,这颗牙真有意思!”第一天就收到这份有趣的礼物,虽然有恶意的玩笑成分,但殊不知我的网名叫糖巫婆,一直以来都喜欢鬼怪的东西。书包上的挂饰就是一个木制的涂有黑漆的骷髅头,鞋带也是专门买的,上面印着一个个骷髅头的图案。多么绝美的珍藏品啊,真不知道那个鬼丫头从哪儿搜来的这宝贝。

印象中的四月会有轻轻的风吹过。柔软。温暖。风中还夹杂着阳光、野草、植物的气息。星期四的时候我和SLY就会一起猜测周末老师会布置什么作业,会有两篇日记,练五张字帖,还会……我们周四晚上就把猜想老师会留的作业先写完。第二天真的要写两篇日记、五张字帖……哈哈,基本上写完了!星期六的时候,她背上一大包的零食,我拿着蓝色的哆啦A梦风筝,我们手拉着手跑到广场上放风筝。跑累了就坐到草坪上吃零食、听歌、聊天……哆啦A梦在空中飞着掉不下来,只要不停地扯扯栓风筝的白线,它就会一直在空中俯视我们。

印象中的四月学校有很多活动。操场上鼓号队的同学舞得锣鼓喧天,跑道上画清一道道白线,每天下午提前一节课就放学,把书包往操场边一扔,我们散落到校园的各个角落。训练跑步的去跑步,跳高的练习跳高,拔河的拔河,方阵队的练习走路,鼓号队的练习演奏,小小的校园里每个角落都被热闹挤满。终于运动会开幕了,田径场一下子变得人山人海,不管阳光有多刺眼,我们都热情高涨。

印象中的四月的最后一天很幸福。这是过完寒假最期盼的一天。我们早早地就放假呆在家上网、看小说。至于那成山的作业,没关系,那是五月的事了,拖到五月六号晚上再奋笔疾书吧,谁忍心让如此美好的五一长假的第一天就被作业淹没。

而这个二零零七年的四月就这么云淡风轻一恍而过。

四月一号是星期天,我呆在家里做了N套试卷,没人跟我开玩笑,连个电话都没打来,没人笑着对我说节日快乐,这个愚人节不知不觉过去,融化在密密麻麻的化学方程式和英语单词里。哆啦A梦风筝躺在阁楼上,应该已盖上厚厚的灰尘,没人陪我猜测周末的作业,路过广场时候天空中还有飞机风筝、福娃风筝的影子,这些熟悉又陌生的影子不曾出现在几年前的天空,虽然我们玩过的老鹰风筝,蝴蝶风筝现在仍受欢迎,但它们的颜色越来越鲜艳,形象越来越逼真。学校照旧举办运动会,然而我们初三的全体同学被孤立在教室里上自习课,外面的加油声、呐喊声、欢呼声都与我们无关。我再也不会期盼所谓的五一假期了,听上一界的姐姐说初三的五一节只放三天假,而且假期结束后右手的中指会磨出硬硬的茧……

秒针追着分针跑,分针追着时针奔,时针追着白与黑的交错转。破围墙上什么时候长满枝叶,什么时候开满繁花,什么时候又凋零一地,不知道。后知后觉恍过大半个春,这个四月静静地流淌过。而五月、六月正渐渐逼近,我听到中考的呼吸声……

#8楼回目录

四月

四月作文 | 2017-07-11 10:08

四月,姗姗来迟,但她终于是来到了。

今年的气候很反常,都三月了还冷得像冬天一样,然而一到四月,热的趋势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气温计上的红线像喷泉一样直冲向上,最终停在一个适宜的地方。

这样的天气让人很舒服,风和日丽,不似冬天般严寒,也不似夏天般燥热。一个美妙的四月朝我走来,这也正是一个大展宏图的好时机,我拿起打满了水的钢笔,打算不把墨水写光就不休息。窗外密密的细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好像有无数的踢踏舞者为我伴奏,和钢笔尖在纸上划过的声音组合成一曲轻柔的交响乐。

这样的天也让我变得很无聊,能写的都写完了,干点儿什么呢?看电视嫌广告太多,看电影嫌太长,看小说嫌字数太多,想听MP3吧,可又没有。只好把朋友的借过来,一直听到没电,然后一脸满足地还给他,看着他欲哭无泪的样子,用十分温柔的口吻说声谢谢,最后若无其事地又去借另一个人的。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我终于学会了给自己找点事做,并逼着自己一直坚持下去,不再虚度光阴。于是,每天都被我安排的满满的,全力以赴奋斗,不留下任何借口。狠狠的,狠狠的努力。

校园里的花儿都开放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去赏花,顺便摘下几朵带回班里送人。放在抽屉里,一打开就有淡淡的香味,也有女生把花插在头上,嗯,戴真花就是比戴假花好看,这叫自然美。

可再美的花儿也会凋落,满地的憔悴堆积,尘埃陨落,重新回归。这个时候总会自然的想起从前,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真的很想留在过去,看那些美丽的风景。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我还得继续前行,为了未来,为了那个梦。

四月快到尾巴了,我懒散地趴在床上写一些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写出来的文字,写到自己都受不了那种悲伤的氛围,再有趣的事情结局也会被我写的让人想哭。也许是听玛丽亚凯莉的歌的缘故吧,她的那首《Bye bye》中钟表“咔嚓、咔嚓”的摆动声让我的心也跟着跳动,时光流逝的感觉让我的呼吸也越发困难。

四月即将结束的时候,我和朋友们一起感叹人生,说年华就像一圈圈涟漪,荡漾开来,然后渐渐散了、不见了。但我望着天边被云霞缠绕着的夕阳,也看到了曙光。

我和四月轻轻地说再见,“再见”,多美好的一个词,不是永不相见,而是期待着下一次见面。四月的一切都被这一个词所涵盖。这样想过以后,我的心也平静了许多。

再见了!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