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小镇的早晨的作文

写小镇的早晨的作文 | 楼主 |2017-07-07 17:35:06 共有8个回复 108次阅读

这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小镇北边一直走是城区,南边一直走是连绵的大山,山里有几个村子。小镇大致就处在城里和村子之间的中点。

镇上经常有山里来的小贩,也有从城里来开超市、办工厂的老板。小镇上的人基本都是从这两个地方来的。而故事就发生在这些人之间。

已经是年三十了,街上冷冷清清。山里来的小贩都已回去过年,只有几家超市还在开业,那一张张大口似乎想吞入最后的一点钱财。

早晨,薛霜的家开了门。霜还在上中学,平日只在家里默默地学习,只因今天过年,才出门来散心,但手里仍拿着一本生物书,书上印着一只尚未展翅的鹰,下面工工整整地写着“薛霜”。

这时只听一人笑道:“呦!你们家少爷这么用功啊!霜,一看,原来是附近一家工厂的厂长,大家只知道他姓“钱”,平日里就称他“钱老板”。这小学学历的钱老板是从城里跑来办厂的。他本来是打算在这里过年,好让厂子在年三十也能开工。结果厂里闹的沸沸扬扬,还有几个工人冲到他办公室要讨个公道。后来他从厂里溜了出来,无奈之下做出重大让步,年三十停一天工。今天厂里没事,他也就串串门。

霜一见他,心里便有所不悦,低头不语。父亲知道霜这个毛病,但仍笑道:“见了大人怎么不说话?”霜心想:“我和别人讲话当然会,可为何要和他谈?!”不过霜嘴里还是挤出了两个字“您好”。钱老板见状便笑道:“小霜啊你还是要学一点应酬人的方法,不然以后怎么能做大官、挣大钱呢?”

霜再也忍受不了,说了声“我屋里还有事”,扭头便要走。父亲突然想起来什么,喊道:“儿子啊,前儿个我去超市里买了几幅对联。你去拿来,今天要贴上。”霜应了一声快步走进了屋。

霜进了屋,钱老板就问父亲:“小薛今年赚多少啊?”父亲笑道:“我们哪里能和钱老板比?还是不说了吧。”钱老板一脸喜色。

这时霜的小叔来了,也不和钱老板打招呼,径直和父亲说:“大哥,我家对联不够用,你要有剩的给我一副行不?”语气快得像连珠炮。父亲

标题:写小镇的早晨的作文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816900.html
沙发回目录

美丽的山村

写小镇的早晨的作文 | 2017-07-07 17:35

我叫陈恩庥,今年10岁啦!我是成都双林小学五(二)班的一个“帅哥”,是成都市《今日少年报》的小记者、共青团成都市委精选出来的蓉城小记者。我喜欢看书,喜欢思考,喜欢写东西。我的作文先后发表在《阳光》《读与写》等杂志上。但是我平时也有点儿调皮,爸爸说我不知道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去年把我送回四川南充农村老家锻炼、吃苦,你看我多郁闷啊!不过,爸爸也让我发现了一个美丽的山村,这真是意外的收获啊!

我的老家在遥远的南充,我的父亲在南充一个小镇旁的美丽的山村里长大。虽然我到那里去的时间很少,但我对老家却有着深深的眷恋之情,而那里的美也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中。

山村的早晨是一幅美丽的水墨画。清晨,太阳从薄雾中偷偷地露出了一半小脸,一望无际的田野里,成片成片的小麦碧绿得似一块绿毯。在小麦的细叶上,那一颗颗露珠晶莹地闪动着,远远望去,仿佛无数的珍珠撒在一块块翡翠上,绿得动人,亮得耀眼。而那一缕缕悠悠升起的炊烟让小山村显得蒙眬而柔美。

太阳慢慢升起,阳光慢慢地从浓密的竹林里一丝一丝地透射过来,射到竹叶上,射到庭院里,射到庭院的花草上。仿佛眼中的一切东西都被金色的阳光包装起来。如果你在这里,你也一定会被这美景深深地迷住。

山村的上午是一场健身劳作的盛会。用过早餐后,人们就开始忙碌起来,他们扛着锄头,挑着水桶或箩筐到地里忙着播种。看着辛勤耕耘的土地,想想种子冒出小芽儿的样子,人们的脸上露出了充满希望的笑容。

小朋友们背上书包,兴冲冲地走向小镇的学校。而在通往小镇的路上,那些背着各种蔬菜、粮食的人们陆陆续续向小镇走去,他们准备卖出自己的劳动成果,再买回自己需要的物品。

山村的夜晚像一首美丽的交响曲。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山村田野里的“小艺术家们”便开始了它们精彩的演出。蝈蝈们深情地哼唱着悠悠的月光曲;蛤蟆们用粗大的喉咙在弹奏大提琴;青蛙像男高音歌唱家似的唱着优美的情歌;蟋蟀们尽情地伴奏着,而风吹着树叶发出的沙沙声,给这首交响曲增添了一些神秘感。人们听着这美妙的曲子,带着甜甜的微笑进入了梦乡。

我家乡的山村太美了,我真想让我所有的朋友都看到它的美,感受到它的美。

板凳回目录

高二写事作文:卖肉者

写小镇的早晨的作文 | 2017-07-07 17:35

这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屠夫,高壮的身体,粗野的相貌,与一捧粗而干噪的大黑胡子,构出了一个活生生的金庸笔下的屠夫形象,不过这位屠夫却没有一副洪亮的与屠夫相称的嗓子,而是有着那种似是撕扯着粗布所发出的沙哑。初一听,总是令人浑身不自在、但后来也就渐渐适从了,因为不知从何时起,他已走进了人们的生活。

从前一有不曾发现有这么一个卖肉者,骑着一辆改装了的高轮男式自行车,那大圈的车轮,一圈就能圈出几米,但现在已经不常见了,卖肉者总是扯着那似要撕碎空气般的沙哑,蹬着自行车、,那后座上一竹筐的肉有五花肉,背肉、瘦肉、骨头肉、排骨肉……满满的一筐肉,车轮从这寸土地转到了那一寸地土地,又从这个村子,辗到那个村子。

卖肉者是快乐的,每个薄曦的早晨,他总是愉快地蹬着脚踏车,欢快地撕扯着那破碎的空气。人的情绪总是容易被另一种气氛传染、人们总是乐于与交谈,从柴米油盐的芝麻的小事到台湾问题与以巴冲突、所以卖肉者的人缘特别好,每过一份土地,每遇一份面孔,都会有一份温馨的问候、而后座上竹筐里的肉,也在这一声问候里,分布到了家家户户。

卖肉者是聪明的。小镇不大,但大大小小却有三十六村、一条小道一条小道,却通往着不同的庄落、卖肉者聪明的,他明白,他明白,这一户户散落的村落、狭碍的小道,诸多的不方便、于是这个原本只是个靠天吃饭的村农,摇身一变,即成了一所养猪场与一所屠宰场的主人,因为是自家养的猪,卫生保障,人豁达而肉又比猪肉铺里的肉便宜得多,特别是送货上门的便利,更省却了不少妇女挤集市的烦恼,很自然地,卖肉者成为了镇上为数不多的富人。但他并未就此安心当老板,仍是嘶哑的叫卖声与薄曦里亲切的问候外加灿烂的笑容。

人总是见不得别人比自己过的好,镇里也有好几家猪肉铺。在卖肉者还没出现前,大家相处都还算和睦。一刀下去的缺斤少两,越来越恶劣的肉质与注足了水的猪肉、自从卖肉者出现后,那些猪肉的老板们慌了神,只是无神地望着案板上余剩卖不出去的猪肉、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于是肉镇地老板怒而拍案而起,纠集各肉铺的老板商量对策、但是说来说去,还是没法,因为买者要与谁买者的自由,总不至于强迫吧,那样只能势得其反。那降价呢?不行,因为他们的猪肉都是从县城批发过来的,除非批发站降价,不然他们是不会这样自动放水的。那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难道就这样看着一个外乡人在这里挣原本属于自己挣的钱吗?对了,他是个外乡人,对乡人,把乡人哄出去,哄出去……

集市上,数位肉铺的老板将外乡的卖肉者困在中间,不时扔一些挑衅与威胁的话语,卖肉者只是漠然地望着这几人丑恶的嘴脸,露出一种鄙疑的神态,却并不说一句话。因为卖肉者知道,自己的一张嘴,是敌不过对方那任何一张丑恶嘴脸的,肉铺老板们哪能受得了这种挑衅的眼神,彻底愤怒了。眼看一场不公平的欧斗就将开始,一旁围观着的赶集者却一句话,将一场纷争压下去、“你们有什么权力叫他走啊,就因为他是个外乡人吗?而他一个外乡人就知道缺斤短两坑害乡人是不道德的,注水肉对身体有害,而你们呢……”这些平时嚣张惯了的肉铺老板、们顿时咋舌,抓紧拳头无力地放下,渐而低下了头。

卖肉者依旧快乐地卖肉,只不过大家不再叫他卖肉的,而是对称他为大老板,因为他的养猪场扩大了一倍,又开了几家肉店铺、之前的那些家肉铺老板已过半数都收归到了卖肉者的旗下,为他打工,所以说他是个大老师也算是当之无愧的了。

而卖肉者却依旧蹬着那辆高大的男式自行车走走街串苍,为人们做送货上门的服务,即管他已是个年收入过百万的大老板。

在面对人们不解的眼神时,他是轻松地说:“人生,只不过是一种过程,最重要的,不是金钱与权力,而是快乐,我不要坐享其成,我要的只是过程,过程只的快乐与充实……”

#4楼回目录

毛笔字

写小镇的早晨的作文 | 2017-07-07 17:35

天气的寒冷依然压不住这个小镇的喧闹。

早晨的时光多么美好,我不甘只在床上度过,于是,便早早就起床了。

我专心地琢磨着《颜体字帖》。气势磅礴,庄严和华丽的气息在颜体字中挥洒得淋漓尽致,震撼我的心灵,它们带我穿越到古代,让现代的我体会到了可以浇灭喧嚣的宁静。

忍不住写了起来,我精神抖擞地写这毛笔字,迎接窗外寒风对我一个又一个的袭击。字,有着我的风骨,好像我的细胞。喜欢它们,是由衷的喜欢。沉静,或张扬;柔中带刚,刚中带柔。它们是美的世界的精灵,我认为。有弹性的竖和横,飘逸而端庄的捺,一直都很美。

墨香飞入我的心中,洗礼我的心,带走了尘世的俗气。让我的气质,风格再一次升华。

生在这个时代的人,需要书法,让书法滋润干涸的心田,以及,现在的人特有的焦躁。(指导老师:边一飞)

#5楼回目录

我和精灵约会

写小镇的早晨的作文 | 2017-07-07 17:35

随着爸爸工作的调动,我们全家搬到一个临海的小镇上。

小镇的名字叫灵,大概是人杰地灵的意思吧。小镇上的房子全是木屋,走在上面,如果用力的话,就会发出“吱吱”的声音,有趣极了。小镇上种着很多椰子树,每当我从它们身边走过时,总担心椰子会从上面掉下来把我砸晕过去。小镇上住着很多海风,他们喜欢逛街,所以就算很热的天气,小镇也是很凉的。

灵是一个很可爱的小镇。

但我还是不是那么喜欢它。因为我的朋友不在这。

我搬来这里已经两个星期了,没有看到路上有多少小孩。就算看到也是匆匆的样子,根本没有上去打招呼的机会。

临走前我跟我的伙伴约好,要写信联络。

爸爸在木门上钉了一个小木箱,用来收集报纸和信件的。我很乐意接受这份差事。每天早晨我打开信箱时,看到的只是枯燥无味的每日晨报。

一天早晨,帮爸爸拿回报纸后,我坐在门前的阳台上发呆。

都半个月了,为什么大家还不回信呢?也许他们都去参加暑假补习班了吧。

这里也有很多补习班,而且坐满了孩子。补英语补奥数补钢琴补画画……

刚才有几个小孩经过我的门口,露出羡慕的神情。因为我看起来实在太自由了。

我也曾问爸爸为什么不要我去参加补习班。爸爸说小孩子学那么多干什么,只要玩就行了。

瞧,多么奇怪的爸爸!

托爸爸的福,我没有去参加“折磨死人的恶魔班”(伙伴们形容的),但大家都去了,没人陪我玩,我也觉得很孤单。

真的孤单。

看着天上的白云一朵一朵地飘过,我就这样打发了一个上午。

我起身,想回屋吃饭。

这时,一阵冒失的海风撞开了我家的信箱。她红着脸马上跑开了。海风是很害羞的家伙。

我忽然想起我今早忘了锁上信箱的门。我走过去,惊奇地发现里面有一封信。上面写着“灵之街101号 孩子(收)”。奇怪,我刚才就在这里,没有看到有人往里面放信啊,而且,上面写的是奇怪的字符,更奇怪的是,我居然看得懂!!!

我还是很高兴地拆开了信。

“亲爱的孩子:

我们是灵的精灵,今晚午夜我们将举办一场舞会。我们希望你也来参加我们的舞会。”

哇,这是真的吗?我用力捏了自己一下,好痛!!!

“如果你来的话,请穿上你最漂亮的衣服,打开隐形的翅膀飞到这儿来。”

最漂亮的衣服?我有一件洁白的连衣裙,妈妈说我穿上它像一个天使。

“可是,隐形的翅膀是怎么回事?”我喃喃着,又在阳台上发起呆来。

忽然,有人丢来一个纸团,我接住它,却看不到扔纸团的人。我打开它,

“每一个小孩都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它就藏在你的背后。只要你想着把它打开,它就会打开。”

哦,是这样吗?

我闭上眼睛,想着我的翅膀……打开!

“哗啦!”我向背后看去,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我分明感觉到我有一双翅膀了!飞!

“咚!啪!”好痛!我太性急忘了上面还有天花板。

妈妈闻声赶来,担心的问:“小筝,你没事吧?”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我赶紧说。

“小心点哦。”妈妈回屋去了。

“千万不要告诉爸爸妈妈。”信中说.

我现在只想夜晚快点来临。

11点半,我蹑手蹑脚的走出家,来到信中所说的蓝月亮码头。真的,海水上方有一个金色的大圆圈悬在空中。“只要穿过金圈就到达会场了。”

我张开翅膀,扇了几下,飞了上去。

我飞进金圈后,发现自己已站在平地上了。前面有一扇门,有声音从门那边传来:“现在让我们欢迎特别的朋友――灵的孩子!”

嘿,叫我呢!我的心激动地乱跳。

“吱呀!”我打开门,哇,好多精灵!他们都惊奇地看着我,我有礼貌地说:“大家好,我叫古筝,很高兴来参加你们的舞会。”

“请到这儿来坐。”一个颤颤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我循声望去,是一位精灵爷爷,他全身上下都是银白色,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一座石雕呢。

“谢谢。”我的声音也颤颤的,我不习惯被很多人看着。

“那么,舞会开始了!”牵牛花司仪微笑着说,“现在有请花精灵为我们表演《五彩的味道,香香的色彩》。”

五彩的味道,香香的色彩?随着爸爸工作的调动,我们全家搬到一个临海的小镇上。

小镇的名字叫灵,大概是人杰地灵的意思吧。小镇上的房子全是木屋,走在上面,如果用力的话,就会发出“吱吱”的声音,有趣极了。小镇上种着很多椰子树,每当我从它们身边走过时,总担心椰子会从上面掉下来把我砸晕过去。小镇上住着很多海风,他们喜欢逛街,所以就算很热的天气,小镇也是很凉的。

灵是一个很可爱的小镇。

但我还是不是那么喜欢它。因为我的朋友不在这。

我搬来这里已经两个星期了,没有看到路上有多少小孩。就算看到也是匆匆的样子,根本没有上去打招呼的机会。

临走前我跟我的伙伴约好,要写信联络。

爸爸在木门上钉了一个小木箱,用来收集报纸和信件的。我很乐意接受这份差事。每天早晨我打开信箱时,看到的只是枯燥无味的每日晨报。

一天早晨,帮爸爸拿回报纸后,我坐在门前的阳台上发呆。

都半个月了,为什么大家还不回信呢?也许他们都去参加暑假补习班了吧。

这里也有很多补习班,而且坐满了孩子。补英语补奥数补钢琴补画画……

刚才有几个小孩经过我的门口,露出羡慕的神情。因为我看起来实在太自由了。

我也曾问爸爸为什么不要我去参加补习班。爸爸说小孩子学那么多干什么,只要玩就行了。

瞧,多么奇怪的爸爸!

托爸爸的福,我没有去参加“折磨死人的恶魔班”(伙伴们形容的),但大家都去了,没人陪我玩,我也觉得很孤单。

真的孤单。

看着天上的白云一朵一朵地飘过,我就这样打发了一个上午。

我起身,想回屋吃饭。

这时,一阵冒失的海风撞开了我家的信箱。她红着脸马上跑开了。海风是很害羞的家伙。

我忽然想起我今早忘了锁上信箱的门。我走过去,惊奇地发现里面有一封信。上面写着“灵之街101号 孩子(收)”。奇怪,我刚才就在这里,没有看到有人往里面放信啊,而且,上面写的是奇怪的字符,更奇怪的是,我居然看得懂!!!

我还是很高兴地拆开了信。

“亲爱的孩子:

我们是灵的精灵,今晚午夜我们将举办一场舞会。我们希望你也来参加我们的舞会。”

哇,这是真的吗?我用力捏了自己一下,好痛!!!

“如果你来的话,请穿上你最漂亮的衣服,打开隐形的翅膀飞到这儿来。”

最漂亮的衣服?我有一件洁白的连衣裙,妈妈说我穿上它像一个天使。

“可是,隐形的翅膀是怎么回事?”我喃喃着,又在阳台上发起呆来。

忽然,有人丢来一个纸团,我接住它,却看不到扔纸团的人。我打开它,

“每一个小孩都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它就藏在你的背后。只要你想着把它打开,它就会打开。”

哦,是这样吗?

我闭上眼睛,想着我的翅膀……打开!

“哗啦!”我向背后看去,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我分明感觉到我有一双翅膀了!飞!

“咚!啪!”好痛!我太性急忘了上面还有天花板。

妈妈闻声赶来,担心的问:“小筝,你没事吧?”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我赶紧说。

“小心点哦。”妈妈回屋去了。

“千万不要告诉爸爸妈妈。”信中说.

我现在只想夜晚快点来临。

11点半,我蹑手蹑脚的走出家,来到信中所说的蓝月亮码头。真的,海水上方有一个金色的大圆圈悬在空中。“只要穿过金圈就到达会场了。”

我张开翅膀,扇了几下,飞了上去。

我飞进金圈后,发现自己已站在平地上了。前面有一扇门,有声音从门那边传来:“现在让我们欢迎特别的朋友――灵的孩子!”

嘿,叫我呢!我的心激动地乱跳。

“吱呀!”我打开门,哇,好多精灵!他们都惊奇地看着我,我有礼貌地说:“大家好,我叫古筝,很高兴来参加你们的舞会。”

“请到这儿来坐。”一个颤颤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我循声望去,是一位精灵爷爷,他全身上下都是银白色,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一座石雕呢。

“谢谢。”我的声音也颤颤的,我不习惯被很多人看着。

“那么,舞会开始了!”牵牛花司仪微笑着说,“现在有请花精灵为我们表演《五彩的味道,香香的色彩》。”

五彩的味道,香香的色彩?随着爸爸工作的调动,我们全家搬到一个临海的小镇上。

小镇的名字叫灵,大概是人杰地灵的意思吧。小镇上的房子全是木屋,走在上面,如果用力的话,就会发出“吱吱”的声音,有趣极了。小镇上种着很多椰子树,每当我从它们身边走过时,总担心椰子会从上面掉下来把我砸晕过去。小镇上住着很多海风,他们喜欢逛街,所以就算很热的天气,小镇也是很凉的。

灵是一个很可爱的小镇。

但我还是不是那么喜欢它。因为我的朋友不在这。

我搬来这里已经两个星期了,没有看到路上有多少小孩。就算看到也是匆匆的样子,根本没有上去打招呼的机会。

临走前我跟我的伙伴约好,要写信联络。

爸爸在木门上钉了一个小木箱,用来收集报纸和信件的。我很乐意接受这份差事。每天早晨我打开信箱时,看到的只是枯燥无味的每日晨报。

一天早晨,帮爸爸拿回报纸后,我坐在门前的阳台上发呆。

都半个月了,为什么大家还不回信呢?也许他们都去参加暑假补习班了吧。

这里也有很多补习班,而且坐满了孩子。补英语补奥数补钢琴补画画……

刚才有几个小孩经过我的门口,露出羡慕的神情。因为我看起来实在太自由了。

我也曾问爸爸为什么不要我去参加补习班。爸爸说小孩子学那么多干什么,只要玩就行了。

瞧,多么奇怪的爸爸!

托爸爸的福,我没有去参加“折磨死人的恶魔班”(伙伴们形容的),但大家都去了,没人陪我玩,我也觉得很孤单。

真的孤单。

看着天上的白云一朵一朵地飘过,我就这样打发了一个上午。

我起身,想回屋吃饭。

这时,一阵冒失的海风撞开了我家的信箱。她红着脸马上跑开了。海风是很害羞的家伙。

我忽然想起我今早忘了锁上信箱的门。我走过去,惊奇地发现里面有一封信。上面写着“灵之街101号 孩子(收)”。奇怪,我刚才就在这里,没有看到有人往里面放信啊,而且,上面写的是奇怪的字符,更奇怪的是,我居然看得懂!!!

我还是很高兴地拆开了信。

“亲爱的孩子:

我们是灵的精灵,今晚午夜我们将举办一场舞会。我们希望你也来参加我们的舞会。”

哇,这是真的吗?我用力捏了自己一下,好痛!!!

“如果你来的话,请穿上你最漂亮的衣服,打开隐形的翅膀飞到这儿来。”

最漂亮的衣服?我有一件洁白的连衣裙,妈妈说我穿上它像一个天使。

“可是,隐形的翅膀是怎么回事?”我喃喃着,又在阳台上发起呆来。

忽然,有人丢来一个纸团,我接住它,却看不到扔纸团的人。我打开它,

“每一个小孩都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它就藏在你的背后。只要你想着把它打开,它就会打开。”

哦,是这样吗?

我闭上眼睛,想着我的翅膀……打开!

“哗啦!”我向背后看去,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我分明感觉到我有一双翅膀了!飞!

“咚!啪!”好痛!我太性急忘了上面还有天花板。

妈妈闻声赶来,担心的问:“小筝,你没事吧?”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我赶紧说。

“小心点哦。”妈妈回屋去了。

“千万不要告诉爸爸妈妈。”信中说.

我现在只想夜晚快点来临。

11点半,我蹑手蹑脚的走出家,来到信中所说的蓝月亮码头。真的,海水上方有一个金色的大圆圈悬在空中。“只要穿过金圈就到达会场了。”

我张开翅膀,扇了几下,飞了上去。

我飞进金圈后,发现自己已站在平地上了。前面有一扇门,有声音从门那边传来:“现在让我们欢迎特别的朋友――灵的孩子!”

嘿,叫我呢!我的心激动地乱跳。

“吱呀!”我打开门,哇,好多精灵!他们都惊奇地看着我,我有礼貌地说:“大家好,我叫古筝,很高兴来参加你们的舞会。”

“请到这儿来坐。”一个颤颤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我循声望去,是一位精灵爷爷,他全身上下都是银白色,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一座石雕呢。

“谢谢。”我的声音也颤颤的,我不习惯被很多人看着。

“那么,舞会开始了!”牵牛花司仪微笑着说,“现在有请花精灵为我们表演《五彩的味道,香香的色彩》。”

五彩的味道,香香的色彩?随着爸爸工作的调动,我们全家搬到一个临海的小镇上。

小镇的名字叫灵,大概是人杰地灵的意思吧。小镇上的房子全是木屋,走在上面,如果用力的话,就会发出“吱吱”的声音,有趣极了。小镇上种着很多椰子树,每当我从它们身边走过时,总担心椰子会从上面掉下来把我砸晕过去。小镇上住着很多海风,他们喜欢逛街,所以就算很热的天气,小镇也是很凉的。

灵是一个很可爱的小镇。

但我还是不是那么喜欢它。因为我的朋友不在这。

我搬来这里已经两个星期了,没有看到路上有多少小孩。就算看到也是匆匆的样子,根本没有上去打招呼的机会。

临走前我跟我的伙伴约好,要写信联络。

爸爸在木门上钉了一个小木箱,用来收集报纸和信件的。我很乐意接受这份差事。每天早晨我打开信箱时,看到的只是枯燥无味的每日晨报。

一天早晨,帮爸爸拿回报纸后,我坐在门前的阳台上发呆。

都半个月了,为什么大家还不回信呢?也许他们都去参加暑假补习班了吧。

这里也有很多补习班,而且坐满了孩子。补英语补奥数补钢琴补画画……

刚才有几个小孩经过我的门口,露出羡慕的神情。因为我看起来实在太自由了。

我也曾问爸爸为什么不要我去参加补习班。爸爸说小孩子学那么多干什么,只要玩就行了。

瞧,多么奇怪的爸爸!

托爸爸的福,我没有去参加“折磨死人的恶魔班”(伙伴们形容的),但大家都去了,没人陪我玩,我也觉得很孤单。

真的孤单。

看着天上的白云一朵一朵地飘过,我就这样打发了一个上午。

我起身,想回屋吃饭。

这时,一阵冒失的海风撞开了我家的信箱。她红着脸马上跑开了。海风是很害羞的家伙。

我忽然想起我今早忘了锁上信箱的门。我走过去,惊奇地发现里面有一封信。上面写着“灵之街101号 孩子(收)”。奇怪,我刚才就在这里,没有看到有人往里面放信啊,而且,上面写的是奇怪的字符,更奇怪的是,我居然看得懂!!!

我还是很高兴地拆开了信。

“亲爱的孩子:

我们是灵的精灵,今晚午夜我们将举办一场舞会。我们希望你也来参加我们的舞会。”

哇,这是真的吗?我用力捏了自己一下,好痛!!!

“如果你来的话,请穿上你最漂亮的衣服,打开隐形的翅膀飞到这儿来。”

最漂亮的衣服?我有一件洁白的连衣裙,妈妈说我穿上它像一个天使。

“可是,隐形的翅膀是怎么回事?”我喃喃着,又在阳台上发起呆来。

忽然,有人丢来一个纸团,我接住它,却看不到扔纸团的人。我打开它,

“每一个小孩都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它就藏在你的背后。只要你想着把它打开,它就会打开。”

哦,是这样吗?

我闭上眼睛,想着我的翅膀……打开!

“哗啦!”我向背后看去,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我分明感觉到我有一双翅膀了!飞!

“咚!啪!”好痛!我太性急忘了上面还有天花板。

妈妈闻声赶来,担心的问:“小筝,你没事吧?”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我赶紧说。

“小心点哦。”妈妈回屋去了。

“千万不要告诉爸爸妈妈。”信中说.

我现在只想夜晚快点来临。

11点半,我蹑手蹑脚的走出家,来到信中所说的蓝月亮码头。真的,海水上方有一个金色的大圆圈悬在空中。“只要穿过金圈就到达会场了。”

我张开翅膀,扇了几下,飞了上去。

我飞进金圈后,发现自己已站在平地上了。前面有一扇门,有声音从门那边传来:“现在让我们欢迎特别的朋友――灵的孩子!”

嘿,叫我呢!我的心激动地乱跳。

“吱呀!”我打开门,哇,好多精灵!他们都惊奇地看着我,我有礼貌地说:“大家好,我叫古筝,很高兴来参加你们的舞会。”

“请到这儿来坐。”一个颤颤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我循声望去,是一位精灵爷爷,他全身上下都是银白色,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一座石雕呢。

“谢谢。”我的声音也颤颤的,我不习惯被很多人看着。

“那么,舞会开始了!”牵牛花司仪微笑着说,“现在有请花精灵为我们表演《五彩的味道,香香的色彩》。”

五彩的味道,香香的色彩?随着爸爸工作的调动,我们全家搬到一个临海的小镇上。

小镇的名字叫灵,大概是人杰地灵的意思吧。小镇上的房子全是木屋,走在上面,如果用力的话,就会发出“吱吱”的声音,有趣极了。小镇上种着很多椰子树,每当我从它们身边走过时,总担心椰子会从上面掉下来把我砸晕过去。小镇上住着很多海风,他们喜欢逛街,所以就算很热的天气,小镇也是很凉的。

灵是一个很可爱的小镇。

但我还是不是那么喜欢它。因为我的朋友不在这。

我搬来这里已经两个星期了,没有看到路上有多少小孩。就算看到也是匆匆的样子,根本没有上去打招呼的机会。

临走前我跟我的伙伴约好,要写信联络。

爸爸在木门上钉了一个小木箱,用来收集报纸和信件的。我很乐意接受这份差事。每天早晨我打开信箱时,看到的只是枯燥无味的每日晨报。

一天早晨,帮爸爸拿回报纸后,我坐在门前的阳台上发呆。

都半个月了,为什么大家还不回信呢?也许他们都去参加暑假补习班了吧。

这里也有很多补习班,而且坐满了孩子。补英语补奥数补钢琴补画画……

刚才有几个小孩经过我的门口,露出羡慕的神情。因为我看起来实在太自由了。

我也曾问爸爸为什么不要我去参加补习班。爸爸说小孩子学那么多干什么,只要玩就行了。

瞧,多么奇怪的爸爸!

托爸爸的福,我没有去参加“折磨死人的恶魔班”(伙伴们形容的),但大家都去了,没人陪我玩,我也觉得很孤单。

真的孤单。

看着天上的白云一朵一朵地飘过,我就这样打发了一个上午。

我起身,想回屋吃饭。

这时,一阵冒失的海风撞开了我家的信箱。她红着脸马上跑开了。海风是很害羞的家伙。

我忽然想起我今早忘了锁上信箱的门。我走过去,惊奇地发现里面有一封信。上面写着“灵之街101号 孩子(收)”。奇怪,我刚才就在这里,没有看到有人往里面放信啊,而且,上面写的是奇怪的字符,更奇怪的是,我居然看得懂!!!

我还是很高兴地拆开了信。

“亲爱的孩子:

我们是灵的精灵,今晚午夜我们将举办一场舞会。我们希望你也来参加我们的舞会。”

哇,这是真的吗?我用力捏了自己一下,好痛!!!

“如果你来的话,请穿上你最漂亮的衣服,打开隐形的翅膀飞到这儿来。”

最漂亮的衣服?我有一件洁白的连衣裙,妈妈说我穿上它像一个天使。

“可是,隐形的翅膀是怎么回事?”我喃喃着,又在阳台上发起呆来。

忽然,有人丢来一个纸团,我接住它,却看不到扔纸团的人。我打开它,

“每一个小孩都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它就藏在你的背后。只要你想着把它打开,它就会打开。”

哦,是这样吗?

我闭上眼睛,想着我的翅膀……打开!

“哗啦!”我向背后看去,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我分明感觉到我有一双翅膀了!飞!

“咚!啪!”好痛!我太性急忘了上面还有天花板。

妈妈闻声赶来,担心的问:“小筝,你没事吧?”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我赶紧说。

“小心点哦。”妈妈回屋去了。

“千万不要告诉爸爸妈妈。”信中说.

我现在只想夜晚快点来临。

11点半,我蹑手蹑脚的走出家,来到信中所说的蓝月亮码头。真的,海水上方有一个金色的大圆圈悬在空中。“只要穿过金圈就到达会场了。”

我张开翅膀,扇了几下,飞了上去。

我飞进金圈后,发现自己已站在平地上了。前面有一扇门,有声音从门那边传来:“现在让我们欢迎特别的朋友――灵的孩子!”

嘿,叫我呢!我的心激动地乱跳。

“吱呀!”我打开门,哇,好多精灵!他们都惊奇地看着我,我有礼貌地说:“大家好,我叫古筝,很高兴来参加你们的舞会。”

“请到这儿来坐。”一个颤颤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我循声望去,是一位精灵爷爷,他全身上下都是银白色,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一座石雕呢。

“谢谢。”我的声音也颤颤的,我不习惯被很多人看着。

“那么,舞会开始了!”牵牛花司仪微笑着说,“现在有请花精灵为我们表演《五彩的味道,香香的色彩》。”

五彩的味道,香香的色彩?随着爸爸工作的调动,我们全家搬到一个临海的小镇上。

小镇的名字叫灵,大概是人杰地灵的意思吧。小镇上的房子全是木屋,走在上面,如果用力的话,就会发出“吱吱”的声音,有趣极了。小镇上种着很多椰子树,每当我从它们身边走过时,总担心椰子会从上面掉下来把我砸晕过去。小镇上住着很多海风,他们喜欢逛街,所以就算很热的天气,小镇也是很凉的。

灵是一个很可爱的小镇。

但我还是不是那么喜欢它。因为我的朋友不在这。

我搬来这里已经两个星期了,没有看到路上有多少小孩。就算看到也是匆匆的样子,根本没有上去打招呼的机会。

临走前我跟我的伙伴约好,要写信联络。

爸爸在木门上钉了一个小木箱,用来收集报纸和信件的。我很乐意接受这份差事。每天早晨我打开信箱时,看到的只是枯燥无味的每日晨报。

一天早晨,帮爸爸拿回报纸后,我坐在门前的阳台上发呆。

都半个月了,为什么大家还不回信呢?也许他们都去参加暑假补习班了吧。

这里也有很多补习班,而且坐满了孩子。补英语补奥数补钢琴补画画……

刚才有几个小孩经过我的门口,露出羡慕的神情。因为我看起来实在太自由了。

我也曾问爸爸为什么不要我去参加补习班。爸爸说小孩子学那么多干什么,只要玩就行了。

瞧,多么奇怪的爸爸!

托爸爸的福,我没有去参加“折磨死人的恶魔班”(伙伴们形容的),但大家都去了,没人陪我玩,我也觉得很孤单。

真的孤单。

看着天上的白云一朵一朵地飘过,我就这样打发了一个上午。

我起身,想回屋吃饭。

这时,一阵冒失的海风撞开了我家的信箱。她红着脸马上跑开了。海风是很害羞的家伙。

我忽然想起我今早忘了锁上信箱的门。我走过去,惊奇地发现里面有一封信。上面写着“灵之街101号 孩子(收)”。奇怪,我刚才就在这里,没有看到有人往里面放信啊,而且,上面写的是奇怪的字符,更奇怪的是,我居然看得懂!!!

我还是很高兴地拆开了信。

“亲爱的孩子:

我们是灵的精灵,今晚午夜我们将举办一场舞会。我们希望你也来参加我们的舞会。”

哇,这是真的吗?我用力捏了自己一下,好痛!!!

“如果你来的话,请穿上你最漂亮的衣服,打开隐形的翅膀飞到这儿来。”

最漂亮的衣服?我有一件洁白的连衣裙,妈妈说我穿上它像一个天使。

“可是,隐形的翅膀是怎么回事?”我喃喃着,又在阳台上发起呆来。

忽然,有人丢来一个纸团,我接住它,却看不到扔纸团的人。我打开它,

“每一个小孩都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它就藏在你的背后。只要你想着把它打开,它就会打开。”

哦,是这样吗?

我闭上眼睛,想着我的翅膀……打开!

“哗啦!”我向背后看去,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我分明感觉到我有一双翅膀了!飞!

“咚!啪!”好痛!我太性急忘了上面还有天花板。

妈妈闻声赶来,担心的问:“小筝,你没事吧?”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我赶紧说。

“小心点哦。”妈妈回屋去了。

“千万不要告诉爸爸妈妈。”信中说.

我现在只想夜晚快点来临。

11点半,我蹑手蹑脚的走出家,来到信中所说的蓝月亮码头。真的,海水上方有一个金色的大圆圈悬在空中。“只要穿过金圈就到达会场了。”

我张开翅膀,扇了几下,飞了上去。

我飞进金圈后,发现自己已站在平地上了。前面有一扇门,有声音从门那边传来:“现在让我们欢迎特别的朋友――灵的孩子!”

嘿,叫我呢!我的心激动地乱跳。

“吱呀!”我打开门,哇,好多精灵!他们都惊奇地看着我,我有礼貌地说:“大家好,我叫古筝,很高兴来参加你们的舞会。”

“请到这儿来坐。”一个颤颤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我循声望去,是一位精灵爷爷,他全身上下都是银白色,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一座石雕呢。

“谢谢。”我的声音也颤颤的,我不习惯被很多人看着。

“那么,舞会开始了!”牵牛花司仪微笑着说,“现在有请花精灵为我们表演《五彩的味道,香香的色彩》。”

五彩的味道,香香的色彩?随着爸爸工作的调动,我们全家搬到一个临海的小镇上。

小镇的名字叫灵,大概是人杰地灵的意思吧。小镇上的房子全是木屋,走在上面,如果用力的话,就会发出“吱吱”的声音,有趣极了。小镇上种着很多椰子树,每当我从它们身边走过时,总担心椰子会从上面掉下来把我砸晕过去。小镇上住着很多海风,他们喜欢逛街,所以就算很热的天气,小镇也是很凉的。

灵是一个很可爱的小镇。

但我还是不是那么喜欢它。因为我的朋友不在这。

我搬来这里已经两个星期了,没有看到路上有多少小孩。就算看到也是匆匆的样子,根本没有上去打招呼的机会。

临走前我跟我的伙伴约好,要写信联络。

爸爸在木门上钉了一个小木箱,用来收集报纸和信件的。我很乐意接受这份差事。每天早晨我打开信箱时,看到的只是枯燥无味的每日晨报。

一天早晨,帮爸爸拿回报纸后,我坐在门前的阳台上发呆。

都半个月了,为什么大家还不回信呢?也许他们都去参加暑假补习班了吧。

这里也有很多补习班,而且坐满了孩子。补英语补奥数补钢琴补画画……

刚才有几个小孩经过我的门口,露出羡慕的神情。因为我看起来实在太自由了。

我也曾问爸爸为什么不要我去参加补习班。爸爸说小孩子学那么多干什么,只要玩就行了。

瞧,多么奇怪的爸爸!

托爸爸的福,我没有去参加“折磨死人的恶魔班”(伙伴们形容的),但大家都去了,没人陪我玩,我也觉得很孤单。

真的孤单。

看着天上的白云一朵一朵地飘过,我就这样打发了一个上午。

我起身,想回屋吃饭。

这时,一阵冒失的海风撞开了我家的信箱。她红着脸马上跑开了。海风是很害羞的家伙。

我忽然想起我今早忘了锁上信箱的门。我走过去,惊奇地发现里面有一封信。上面写着“灵之街101号 孩子(收)”。奇怪,我刚才就在这里,没有看到有人往里面放信啊,而且,上面写的是奇怪的字符,更奇怪的是,我居然看得懂!!!

我还是很高兴地拆开了信。

“亲爱的孩子:

我们是灵的精灵,今晚午夜我们将举办一场舞会。我们希望你也来参加我们的舞会。”

哇,这是真的吗?我用力捏了自己一下,好痛!!!

“如果你来的话,请穿上你最漂亮的衣服,打开隐形的翅膀飞到这儿来。”

最漂亮的衣服?我有一件洁白的连衣裙,妈妈说我穿上它像一个天使。

“可是,隐形的翅膀是怎么回事?”我喃喃着,又在阳台上发起呆来。

忽然,有人丢来一个纸团,我接住它,却看不到扔纸团的人。我打开它,

“每一个小孩都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它就藏在你的背后。只要你想着把它打开,它就会打开。”

哦,是这样吗?

我闭上眼睛,想着我的翅膀……打开!

“哗啦!”我向背后看去,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我分明感觉到我有一双翅膀了!飞!

“咚!啪!”好痛!我太性急忘了上面还有天花板。

妈妈闻声赶来,担心的问:“小筝,你没事吧?”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我赶紧说。

“小心点哦。”妈妈回屋去了。

“千万不要告诉爸爸妈妈。”信中说.

我现在只想夜晚快点来临。

11点半,我蹑手蹑脚的走出家,来到信中所说的蓝月亮码头。真的,海水上方有一个金色的大圆圈悬在空中。“只要穿过金圈就到达会场了。”

我张开翅膀,扇了几下,飞了上去。

我飞进金圈后,发现自己已站在平地上了。前面有一扇门,有声音从门那边传来:“现在让我们欢迎特别的朋友――灵的孩子!”

嘿,叫我呢!我的心激动地乱跳。

“吱呀!”我打开门,哇,好多精灵!他们都惊奇地看着我,我有礼貌地说:“大家好,我叫古筝,很高兴来参加你们的舞会。”

“请到这儿来坐。”一个颤颤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我循声望去,是一位精灵爷爷,他全身上下都是银白色,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一座石雕呢。

“谢谢。”我的声音也颤颤的,我不习惯被很多人看着。

“那么,舞会开始了!”牵牛花司仪微笑着说,“现在有请花精灵为我们表演《五彩的味道,香香的色彩》。”

五彩的味道,香香的色彩?

#6楼回目录

小镇中的"实验"

写小镇的早晨的作文 | 2017-07-07 17:36

阳光照耀着大地,小镇与往常一样宁静而又平凡,微风中呈现出一个年轻人的身影,朦朦胧胧,隐隐约约......

一个年轻人在这间旧屋子前面站了好久,他似乎在盘算着什么.最后,他敲定了主意,他找到了这间房子的房东......这间古式的旧小楼,在清爽的微风中显的那么的“单薄”,不合体的二层阁楼,似乎已经摇摇欲坠,哪怕是再用一点点力气,也会把它吹下来.

“我是X城的学者,这次来这里做一次有关学术的实验,想租借您的屋子,大约一个月.当然,我需要绝对的安静.”

“化学实验?是什么实验啊?”当然,任何一个人都会对“化学实验”这四个字起很大的好奇心,这个房东也不例外.

“这次实验,如果成功的话,我可以制作出让人说实话的气体.只要小批量的散发在这个镇子里,那么每个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是实话,所有的谎言,都将要消失.当然,这只是在有限时间内.”

随后,房东同意了这桩买卖.不久,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把一大堆试管、铁架台、空玻璃试剂瓶等等运进了这间“瘦骨嶙峋”的小楼.当然,那房东的嘴快的很,这次实验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小镇.人们对这件事情,都只是一笑而过.可是,进行这“不可能存在的实验”的小楼的灯,却总是几昼夜的亮着.白天,那个青年人总是忙的很,随时出现在镇子里的任意地点,收集气体标本,以做调查研究,帮助他研究中的气体实验。

在街边巷尾经常能听到人们茶余饭后的议论。

有一天,几个顽皮的孩子爬在小楼的窗户前,好奇的向屋里张望.屋子里头被摆的乱七八糟,一个陌生人在对着一个空瓶子发呆,而且,周围的所有仪器,全是空的.没有任何精彩的化学反应,也没有足以令孩子们满足好奇心的化学药品,一个个的失望的走了.

显然,对于孩子来说,他们看见的一切都会告诉他们的父母.

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总是呆在屋子里头,而一个月的尽头也快要到了,虽然人们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没有变,但是小镇却被一种一样的气氛笼罩着......

第27天的早晨,年轻人在房门的下边发现了一封信,信封里的字写的歪歪扭扭。显然,这是一个小孩子寄来的,上面写着“亲爱的叔叔,希望您不要在这个小镇里对您的实验进行验证.我知道我错,我撒谎对老师说作业忘在家里,其实是我没写,但请您相信我,我下次绝对不敢了.”信封里还有几块糖果.

当然,这是第一封信,可是在这3天的时间里,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其它的信件,接踵而来.

这封信是某建筑工地的包工头的妻子寄来的.前几天,她的丈夫所在建筑工地,发生了一起事故,一个建筑工人被高空落下的砖头,砸伤了头,但他带了安全帽.这足以想象他头上的“安全帽”的质量.现在,她的丈夫正在被调查中,当然,她不希望这次实验的验证让她的丈夫说实话.同时,信封里还有一笔钱.

另一封是当地“酒类制造厂”的厂长寄来的.前几天,他的酒厂被人告上了法庭.因为,有人购买并饮用他的厂子所生产的酒,造成了双目假性失明,现在正处于危险期.厂长自己也明白为什么--使用工业酒精.但很快就要开庭了,他不希望自己说出实话来,在信封里也是有一笔钱.

X局的新任局长也来信了,前一段,由于上任领导的调动,单位里要投票选举新任局长,他也是竞选人之一,由于对手很强,他提前向上级写了一封匿名的诬告信,虽然最后,这封信的风波被证实是诬陷,但还是影响了对手在上、下级的威望程度。而他也很顺利的当上了新任的局长.他不想说出自己的丑事.在信封里依旧也放了一笔钱.

至于其他的,还有很多封来信,而且,每一封信的信封里都放了一笔钱.

那个年轻人看了这些信,依然无动于衷,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他还是没白没黑的忙碌着,他的实验依旧在研究中......

这是最后一天了,也是测试实验是否成功的一天,一大早,这个年轻人便拿了一个空试剂瓶走到了小镇的广场,周围也来了一些人――一群孩子。街道上死一样的寂静,家家都紧闭门窗以防御这场“灾难”,没有任何忙碌的人走过,甚至都找不到任何的人影。当然,除了这群幼稚而又天真的孩子。

一切似乎都要顺理成章的进行下去,但是这时,政府部门终于“插手”这件事了。

这次实验的验证被中断了,年轻人被镇长助理“请”到了政府机关。

镇长办公室里,一个中年人做在沙发椅上,焦急的等待着什么“特定发生”的事情.阳光照耀着大地,小镇与往常一样宁静而又平凡,微风中呈现出一个年轻人的身影,朦朦胧胧,隐隐约约......

一个年轻人在这间旧屋子前面站了好久,他似乎在盘算着什么.最后,他敲定了主意,他找到了这间房子的房东......这间古式的旧小楼,在清爽的微风中显的那么的“单薄”,不合体的二层阁楼,似乎已经摇摇欲坠,哪怕是再用一点点力气,也会把它吹下来.

“我是X城的学者,这次来这里做一次有关学术的实验,想租借您的屋子,大约一个月.当然,我需要绝对的安静.”

“化学实验?是什么实验啊?”当然,任何一个人都会对“化学实验”这四个字起很大的好奇心,这个房东也不例外.

“这次实验,如果成功的话,我可以制作出让人说实话的气体.只要小批量的散发在这个镇子里,那么每个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是实话,所有的谎言,都将要消失.当然,这只是在有限时间内.”

随后,房东同意了这桩买卖.不久,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把一大堆试管、铁架台、空玻璃试剂瓶等等运进了这间“瘦骨嶙峋”的小楼.当然,那房东的嘴快的很,这次实验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小镇.人们对这件事情,都只是一笑而过.可是,进行这“不可能存在的实验”的小楼的灯,却总是几昼夜的亮着.白天,那个青年人总是忙的很,随时出现在镇子里的任意地点,收集气体标本,以做调查研究,帮助他研究中的气体实验。

在街边巷尾经常能听到人们茶余饭后的议论。

有一天,几个顽皮的孩子爬在小楼的窗户前,好奇的向屋里张望.屋子里头被摆的乱七八糟,一个陌生人在对着一个空瓶子发呆,而且,周围的所有仪器,全是空的.没有任何精彩的化学反应,也没有足以令孩子们满足好奇心的化学药品,一个个的失望的走了.

显然,对于孩子来说,他们看见的一切都会告诉他们的父母.

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总是呆在屋子里头,而一个月的尽头也快要到了,虽然人们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没有变,但是小镇却被一种一样的气氛笼罩着......

第27天的早晨,年轻人在房门的下边发现了一封信,信封里的字写的歪歪扭扭。显然,这是一个小孩子寄来的,上面写着“亲爱的叔叔,希望您不要在这个小镇里对您的实验进行验证.我知道我错,我撒谎对老师说作业忘在家里,其实是我没写,但请您相信我,我下次绝对不敢了.”信封里还有几块糖果.

当然,这是第一封信,可是在这3天的时间里,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其它的信件,接踵而来.

这封信是某建筑工地的包工头的妻子寄来的.前几天,她的丈夫所在建筑工地,发生了一起事故,一个建筑工人被高空落下的砖头,砸伤了头,但他带了安全帽.这足以想象他头上的“安全帽”的质量.现在,她的丈夫正在被调查中,当然,她不希望这次实验的验证让她的丈夫说实话.同时,信封里还有一笔钱.

另一封是当地“酒类制造厂”的厂长寄来的.前几天,他的酒厂被人告上了法庭.因为,有人购买并饮用他的厂子所生产的酒,造成了双目假性失明,现在正处于危险期.厂长自己也明白为什么--使用工业酒精.但很快就要开庭了,他不希望自己说出实话来,在信封里也是有一笔钱.

X局的新任局长也来信了,前一段,由于上任领导的调动,单位里要投票选举新任局长,他也是竞选人之一,由于对手很强,他提前向上级写了一封匿名的诬告信,虽然最后,这封信的风波被证实是诬陷,但还是影响了对手在上、下级的威望程度。而他也很顺利的当上了新任的局长.他不想说出自己的丑事.在信封里依旧也放了一笔钱.

至于其他的,还有很多封来信,而且,每一封信的信封里都放了一笔钱.

那个年轻人看了这些信,依然无动于衷,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他还是没白没黑的忙碌着,他的实验依旧在研究中......

这是最后一天了,也是测试实验是否成功的一天,一大早,这个年轻人便拿了一个空试剂瓶走到了小镇的广场,周围也来了一些人――一群孩子。街道上死一样的寂静,家家都紧闭门窗以防御这场“灾难”,没有任何忙碌的人走过,甚至都找不到任何的人影。当然,除了这群幼稚而又天真的孩子。

一切似乎都要顺理成章的进行下去,但是这时,政府部门终于“插手”这件事了。

这次实验的验证被中断了,年轻人被镇长助理“请”到了政府机关。

镇长办公室里,一个中年人做在沙发椅上,焦急的等待着什么“特定发生”的事情.阳光照耀着大地,小镇与往常一样宁静而又平凡,微风中呈现出一个年轻人的身影,朦朦胧胧,隐隐约约......

一个年轻人在这间旧屋子前面站了好久,他似乎在盘算着什么.最后,他敲定了主意,他找到了这间房子的房东......这间古式的旧小楼,在清爽的微风中显的那么的“单薄”,不合体的二层阁楼,似乎已经摇摇欲坠,哪怕是再用一点点力气,也会把它吹下来.

“我是X城的学者,这次来这里做一次有关学术的实验,想租借您的屋子,大约一个月.当然,我需要绝对的安静.”

“化学实验?是什么实验啊?”当然,任何一个人都会对“化学实验”这四个字起很大的好奇心,这个房东也不例外.

“这次实验,如果成功的话,我可以制作出让人说实话的气体.只要小批量的散发在这个镇子里,那么每个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是实话,所有的谎言,都将要消失.当然,这只是在有限时间内.”

随后,房东同意了这桩买卖.不久,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把一大堆试管、铁架台、空玻璃试剂瓶等等运进了这间“瘦骨嶙峋”的小楼.当然,那房东的嘴快的很,这次实验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小镇.人们对这件事情,都只是一笑而过.可是,进行这“不可能存在的实验”的小楼的灯,却总是几昼夜的亮着.白天,那个青年人总是忙的很,随时出现在镇子里的任意地点,收集气体标本,以做调查研究,帮助他研究中的气体实验。

在街边巷尾经常能听到人们茶余饭后的议论。

有一天,几个顽皮的孩子爬在小楼的窗户前,好奇的向屋里张望.屋子里头被摆的乱七八糟,一个陌生人在对着一个空瓶子发呆,而且,周围的所有仪器,全是空的.没有任何精彩的化学反应,也没有足以令孩子们满足好奇心的化学药品,一个个的失望的走了.

显然,对于孩子来说,他们看见的一切都会告诉他们的父母.

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总是呆在屋子里头,而一个月的尽头也快要到了,虽然人们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没有变,但是小镇却被一种一样的气氛笼罩着......

第27天的早晨,年轻人在房门的下边发现了一封信,信封里的字写的歪歪扭扭。显然,这是一个小孩子寄来的,上面写着“亲爱的叔叔,希望您不要在这个小镇里对您的实验进行验证.我知道我错,我撒谎对老师说作业忘在家里,其实是我没写,但请您相信我,我下次绝对不敢了.”信封里还有几块糖果.

当然,这是第一封信,可是在这3天的时间里,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其它的信件,接踵而来.

这封信是某建筑工地的包工头的妻子寄来的.前几天,她的丈夫所在建筑工地,发生了一起事故,一个建筑工人被高空落下的砖头,砸伤了头,但他带了安全帽.这足以想象他头上的“安全帽”的质量.现在,她的丈夫正在被调查中,当然,她不希望这次实验的验证让她的丈夫说实话.同时,信封里还有一笔钱.

另一封是当地“酒类制造厂”的厂长寄来的.前几天,他的酒厂被人告上了法庭.因为,有人购买并饮用他的厂子所生产的酒,造成了双目假性失明,现在正处于危险期.厂长自己也明白为什么--使用工业酒精.但很快就要开庭了,他不希望自己说出实话来,在信封里也是有一笔钱.

X局的新任局长也来信了,前一段,由于上任领导的调动,单位里要投票选举新任局长,他也是竞选人之一,由于对手很强,他提前向上级写了一封匿名的诬告信,虽然最后,这封信的风波被证实是诬陷,但还是影响了对手在上、下级的威望程度。而他也很顺利的当上了新任的局长.他不想说出自己的丑事.在信封里依旧也放了一笔钱.

至于其他的,还有很多封来信,而且,每一封信的信封里都放了一笔钱.

那个年轻人看了这些信,依然无动于衷,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他还是没白没黑的忙碌着,他的实验依旧在研究中......

这是最后一天了,也是测试实验是否成功的一天,一大早,这个年轻人便拿了一个空试剂瓶走到了小镇的广场,周围也来了一些人――一群孩子。街道上死一样的寂静,家家都紧闭门窗以防御这场“灾难”,没有任何忙碌的人走过,甚至都找不到任何的人影。当然,除了这群幼稚而又天真的孩子。

一切似乎都要顺理成章的进行下去,但是这时,政府部门终于“插手”这件事了。

这次实验的验证被中断了,年轻人被镇长助理“请”到了政府机关。

镇长办公室里,一个中年人做在沙发椅上,焦急的等待着什么“特定发生”的事情.阳光照耀着大地,小镇与往常一样宁静而又平凡,微风中呈现出一个年轻人的身影,朦朦胧胧,隐隐约约......

一个年轻人在这间旧屋子前面站了好久,他似乎在盘算着什么.最后,他敲定了主意,他找到了这间房子的房东......这间古式的旧小楼,在清爽的微风中显的那么的“单薄”,不合体的二层阁楼,似乎已经摇摇欲坠,哪怕是再用一点点力气,也会把它吹下来.

“我是X城的学者,这次来这里做一次有关学术的实验,想租借您的屋子,大约一个月.当然,我需要绝对的安静.”

“化学实验?是什么实验啊?”当然,任何一个人都会对“化学实验”这四个字起很大的好奇心,这个房东也不例外.

“这次实验,如果成功的话,我可以制作出让人说实话的气体.只要小批量的散发在这个镇子里,那么每个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是实话,所有的谎言,都将要消失.当然,这只是在有限时间内.”

随后,房东同意了这桩买卖.不久,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把一大堆试管、铁架台、空玻璃试剂瓶等等运进了这间“瘦骨嶙峋”的小楼.当然,那房东的嘴快的很,这次实验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小镇.人们对这件事情,都只是一笑而过.可是,进行这“不可能存在的实验”的小楼的灯,却总是几昼夜的亮着.白天,那个青年人总是忙的很,随时出现在镇子里的任意地点,收集气体标本,以做调查研究,帮助他研究中的气体实验。

在街边巷尾经常能听到人们茶余饭后的议论。

有一天,几个顽皮的孩子爬在小楼的窗户前,好奇的向屋里张望.屋子里头被摆的乱七八糟,一个陌生人在对着一个空瓶子发呆,而且,周围的所有仪器,全是空的.没有任何精彩的化学反应,也没有足以令孩子们满足好奇心的化学药品,一个个的失望的走了.

显然,对于孩子来说,他们看见的一切都会告诉他们的父母.

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总是呆在屋子里头,而一个月的尽头也快要到了,虽然人们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没有变,但是小镇却被一种一样的气氛笼罩着......

第27天的早晨,年轻人在房门的下边发现了一封信,信封里的字写的歪歪扭扭。显然,这是一个小孩子寄来的,上面写着“亲爱的叔叔,希望您不要在这个小镇里对您的实验进行验证.我知道我错,我撒谎对老师说作业忘在家里,其实是我没写,但请您相信我,我下次绝对不敢了.”信封里还有几块糖果.

当然,这是第一封信,可是在这3天的时间里,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其它的信件,接踵而来.

这封信是某建筑工地的包工头的妻子寄来的.前几天,她的丈夫所在建筑工地,发生了一起事故,一个建筑工人被高空落下的砖头,砸伤了头,但他带了安全帽.这足以想象他头上的“安全帽”的质量.现在,她的丈夫正在被调查中,当然,她不希望这次实验的验证让她的丈夫说实话.同时,信封里还有一笔钱.

另一封是当地“酒类制造厂”的厂长寄来的.前几天,他的酒厂被人告上了法庭.因为,有人购买并饮用他的厂子所生产的酒,造成了双目假性失明,现在正处于危险期.厂长自己也明白为什么--使用工业酒精.但很快就要开庭了,他不希望自己说出实话来,在信封里也是有一笔钱.

X局的新任局长也来信了,前一段,由于上任领导的调动,单位里要投票选举新任局长,他也是竞选人之一,由于对手很强,他提前向上级写了一封匿名的诬告信,虽然最后,这封信的风波被证实是诬陷,但还是影响了对手在上、下级的威望程度。而他也很顺利的当上了新任的局长.他不想说出自己的丑事.在信封里依旧也放了一笔钱.

至于其他的,还有很多封来信,而且,每一封信的信封里都放了一笔钱.

那个年轻人看了这些信,依然无动于衷,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他还是没白没黑的忙碌着,他的实验依旧在研究中......

这是最后一天了,也是测试实验是否成功的一天,一大早,这个年轻人便拿了一个空试剂瓶走到了小镇的广场,周围也来了一些人――一群孩子。街道上死一样的寂静,家家都紧闭门窗以防御这场“灾难”,没有任何忙碌的人走过,甚至都找不到任何的人影。当然,除了这群幼稚而又天真的孩子。

一切似乎都要顺理成章的进行下去,但是这时,政府部门终于“插手”这件事了。

这次实验的验证被中断了,年轻人被镇长助理“请”到了政府机关。

镇长办公室里,一个中年人做在沙发椅上,焦急的等待着什么“特定发生”的事情.阳光照耀着大地,小镇与往常一样宁静而又平凡,微风中呈现出一个年轻人的身影,朦朦胧胧,隐隐约约......

一个年轻人在这间旧屋子前面站了好久,他似乎在盘算着什么.最后,他敲定了主意,他找到了这间房子的房东......这间古式的旧小楼,在清爽的微风中显的那么的“单薄”,不合体的二层阁楼,似乎已经摇摇欲坠,哪怕是再用一点点力气,也会把它吹下来.

“我是X城的学者,这次来这里做一次有关学术的实验,想租借您的屋子,大约一个月.当然,我需要绝对的安静.”

“化学实验?是什么实验啊?”当然,任何一个人都会对“化学实验”这四个字起很大的好奇心,这个房东也不例外.

“这次实验,如果成功的话,我可以制作出让人说实话的气体.只要小批量的散发在这个镇子里,那么每个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是实话,所有的谎言,都将要消失.当然,这只是在有限时间内.”

随后,房东同意了这桩买卖.不久,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把一大堆试管、铁架台、空玻璃试剂瓶等等运进了这间“瘦骨嶙峋”的小楼.当然,那房东的嘴快的很,这次实验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小镇.人们对这件事情,都只是一笑而过.可是,进行这“不可能存在的实验”的小楼的灯,却总是几昼夜的亮着.白天,那个青年人总是忙的很,随时出现在镇子里的任意地点,收集气体标本,以做调查研究,帮助他研究中的气体实验。

在街边巷尾经常能听到人们茶余饭后的议论。

有一天,几个顽皮的孩子爬在小楼的窗户前,好奇的向屋里张望.屋子里头被摆的乱七八糟,一个陌生人在对着一个空瓶子发呆,而且,周围的所有仪器,全是空的.没有任何精彩的化学反应,也没有足以令孩子们满足好奇心的化学药品,一个个的失望的走了.

显然,对于孩子来说,他们看见的一切都会告诉他们的父母.

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总是呆在屋子里头,而一个月的尽头也快要到了,虽然人们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没有变,但是小镇却被一种一样的气氛笼罩着......

第27天的早晨,年轻人在房门的下边发现了一封信,信封里的字写的歪歪扭扭。显然,这是一个小孩子寄来的,上面写着“亲爱的叔叔,希望您不要在这个小镇里对您的实验进行验证.我知道我错,我撒谎对老师说作业忘在家里,其实是我没写,但请您相信我,我下次绝对不敢了.”信封里还有几块糖果.

当然,这是第一封信,可是在这3天的时间里,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其它的信件,接踵而来.

这封信是某建筑工地的包工头的妻子寄来的.前几天,她的丈夫所在建筑工地,发生了一起事故,一个建筑工人被高空落下的砖头,砸伤了头,但他带了安全帽.这足以想象他头上的“安全帽”的质量.现在,她的丈夫正在被调查中,当然,她不希望这次实验的验证让她的丈夫说实话.同时,信封里还有一笔钱.

另一封是当地“酒类制造厂”的厂长寄来的.前几天,他的酒厂被人告上了法庭.因为,有人购买并饮用他的厂子所生产的酒,造成了双目假性失明,现在正处于危险期.厂长自己也明白为什么--使用工业酒精.但很快就要开庭了,他不希望自己说出实话来,在信封里也是有一笔钱.

X局的新任局长也来信了,前一段,由于上任领导的调动,单位里要投票选举新任局长,他也是竞选人之一,由于对手很强,他提前向上级写了一封匿名的诬告信,虽然最后,这封信的风波被证实是诬陷,但还是影响了对手在上、下级的威望程度。而他也很顺利的当上了新任的局长.他不想说出自己的丑事.在信封里依旧也放了一笔钱.

至于其他的,还有很多封来信,而且,每一封信的信封里都放了一笔钱.

那个年轻人看了这些信,依然无动于衷,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他还是没白没黑的忙碌着,他的实验依旧在研究中......

这是最后一天了,也是测试实验是否成功的一天,一大早,这个年轻人便拿了一个空试剂瓶走到了小镇的广场,周围也来了一些人――一群孩子。街道上死一样的寂静,家家都紧闭门窗以防御这场“灾难”,没有任何忙碌的人走过,甚至都找不到任何的人影。当然,除了这群幼稚而又天真的孩子。

一切似乎都要顺理成章的进行下去,但是这时,政府部门终于“插手”这件事了。

这次实验的验证被中断了,年轻人被镇长助理“请”到了政府机关。

镇长办公室里,一个中年人做在沙发椅上,焦急的等待着什么“特定发生”的事情.阳光照耀着大地,小镇与往常一样宁静而又平凡,微风中呈现出一个年轻人的身影,朦朦胧胧,隐隐约约......

一个年轻人在这间旧屋子前面站了好久,他似乎在盘算着什么.最后,他敲定了主意,他找到了这间房子的房东......这间古式的旧小楼,在清爽的微风中显的那么的“单薄”,不合体的二层阁楼,似乎已经摇摇欲坠,哪怕是再用一点点力气,也会把它吹下来.

“我是X城的学者,这次来这里做一次有关学术的实验,想租借您的屋子,大约一个月.当然,我需要绝对的安静.”

“化学实验?是什么实验啊?”当然,任何一个人都会对“化学实验”这四个字起很大的好奇心,这个房东也不例外.

“这次实验,如果成功的话,我可以制作出让人说实话的气体.只要小批量的散发在这个镇子里,那么每个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是实话,所有的谎言,都将要消失.当然,这只是在有限时间内.”

随后,房东同意了这桩买卖.不久,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把一大堆试管、铁架台、空玻璃试剂瓶等等运进了这间“瘦骨嶙峋”的小楼.当然,那房东的嘴快的很,这次实验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小镇.人们对这件事情,都只是一笑而过.可是,进行这“不可能存在的实验”的小楼的灯,却总是几昼夜的亮着.白天,那个青年人总是忙的很,随时出现在镇子里的任意地点,收集气体标本,以做调查研究,帮助他研究中的气体实验。

在街边巷尾经常能听到人们茶余饭后的议论。

有一天,几个顽皮的孩子爬在小楼的窗户前,好奇的向屋里张望.屋子里头被摆的乱七八糟,一个陌生人在对着一个空瓶子发呆,而且,周围的所有仪器,全是空的.没有任何精彩的化学反应,也没有足以令孩子们满足好奇心的化学药品,一个个的失望的走了.

显然,对于孩子来说,他们看见的一切都会告诉他们的父母.

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总是呆在屋子里头,而一个月的尽头也快要到了,虽然人们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没有变,但是小镇却被一种一样的气氛笼罩着......

第27天的早晨,年轻人在房门的下边发现了一封信,信封里的字写的歪歪扭扭。显然,这是一个小孩子寄来的,上面写着“亲爱的叔叔,希望您不要在这个小镇里对您的实验进行验证.我知道我错,我撒谎对老师说作业忘在家里,其实是我没写,但请您相信我,我下次绝对不敢了.”信封里还有几块糖果.

当然,这是第一封信,可是在这3天的时间里,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其它的信件,接踵而来.

这封信是某建筑工地的包工头的妻子寄来的.前几天,她的丈夫所在建筑工地,发生了一起事故,一个建筑工人被高空落下的砖头,砸伤了头,但他带了安全帽.这足以想象他头上的“安全帽”的质量.现在,她的丈夫正在被调查中,当然,她不希望这次实验的验证让她的丈夫说实话.同时,信封里还有一笔钱.

另一封是当地“酒类制造厂”的厂长寄来的.前几天,他的酒厂被人告上了法庭.因为,有人购买并饮用他的厂子所生产的酒,造成了双目假性失明,现在正处于危险期.厂长自己也明白为什么--使用工业酒精.但很快就要开庭了,他不希望自己说出实话来,在信封里也是有一笔钱.

X局的新任局长也来信了,前一段,由于上任领导的调动,单位里要投票选举新任局长,他也是竞选人之一,由于对手很强,他提前向上级写了一封匿名的诬告信,虽然最后,这封信的风波被证实是诬陷,但还是影响了对手在上、下级的威望程度。而他也很顺利的当上了新任的局长.他不想说出自己的丑事.在信封里依旧也放了一笔钱.

至于其他的,还有很多封来信,而且,每一封信的信封里都放了一笔钱.

那个年轻人看了这些信,依然无动于衷,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他还是没白没黑的忙碌着,他的实验依旧在研究中......

这是最后一天了,也是测试实验是否成功的一天,一大早,这个年轻人便拿了一个空试剂瓶走到了小镇的广场,周围也来了一些人――一群孩子。街道上死一样的寂静,家家都紧闭门窗以防御这场“灾难”,没有任何忙碌的人走过,甚至都找不到任何的人影。当然,除了这群幼稚而又天真的孩子。

一切似乎都要顺理成章的进行下去,但是这时,政府部门终于“插手”这件事了。

这次实验的验证被中断了,年轻人被镇长助理“请”到了政府机关。

镇长办公室里,一个中年人做在沙发椅上,焦急的等待着什么“特定发生”的事情.阳光照耀着大地,小镇与往常一样宁静而又平凡,微风中呈现出一个年轻人的身影,朦朦胧胧,隐隐约约......

一个年轻人在这间旧屋子前面站了好久,他似乎在盘算着什么.最后,他敲定了主意,他找到了这间房子的房东......这间古式的旧小楼,在清爽的微风中显的那么的“单薄”,不合体的二层阁楼,似乎已经摇摇欲坠,哪怕是再用一点点力气,也会把它吹下来.

“我是X城的学者,这次来这里做一次有关学术的实验,想租借您的屋子,大约一个月.当然,我需要绝对的安静.”

“化学实验?是什么实验啊?”当然,任何一个人都会对“化学实验”这四个字起很大的好奇心,这个房东也不例外.

“这次实验,如果成功的话,我可以制作出让人说实话的气体.只要小批量的散发在这个镇子里,那么每个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是实话,所有的谎言,都将要消失.当然,这只是在有限时间内.”

随后,房东同意了这桩买卖.不久,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把一大堆试管、铁架台、空玻璃试剂瓶等等运进了这间“瘦骨嶙峋”的小楼.当然,那房东的嘴快的很,这次实验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小镇.人们对这件事情,都只是一笑而过.可是,进行这“不可能存在的实验”的小楼的灯,却总是几昼夜的亮着.白天,那个青年人总是忙的很,随时出现在镇子里的任意地点,收集气体标本,以做调查研究,帮助他研究中的气体实验。

在街边巷尾经常能听到人们茶余饭后的议论。

有一天,几个顽皮的孩子爬在小楼的窗户前,好奇的向屋里张望.屋子里头被摆的乱七八糟,一个陌生人在对着一个空瓶子发呆,而且,周围的所有仪器,全是空的.没有任何精彩的化学反应,也没有足以令孩子们满足好奇心的化学药品,一个个的失望的走了.

显然,对于孩子来说,他们看见的一切都会告诉他们的父母.

这个陌生的年轻人总是呆在屋子里头,而一个月的尽头也快要到了,虽然人们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没有变,但是小镇却被一种一样的气氛笼罩着......

第27天的早晨,年轻人在房门的下边发现了一封信,信封里的字写的歪歪扭扭。显然,这是一个小孩子寄来的,上面写着“亲爱的叔叔,希望您不要在这个小镇里对您的实验进行验证.我知道我错,我撒谎对老师说作业忘在家里,其实是我没写,但请您相信我,我下次绝对不敢了.”信封里还有几块糖果.

当然,这是第一封信,可是在这3天的时间里,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其它的信件,接踵而来.

这封信是某建筑工地的包工头的妻子寄来的.前几天,她的丈夫所在建筑工地,发生了一起事故,一个建筑工人被高空落下的砖头,砸伤了头,但他带了安全帽.这足以想象他头上的“安全帽”的质量.现在,她的丈夫正在被调查中,当然,她不希望这次实验的验证让她的丈夫说实话.同时,信封里还有一笔钱.

另一封是当地“酒类制造厂”的厂长寄来的.前几天,他的酒厂被人告上了法庭.因为,有人购买并饮用他的厂子所生产的酒,造成了双目假性失明,现在正处于危险期.厂长自己也明白为什么--使用工业酒精.但很快就要开庭了,他不希望自己说出实话来,在信封里也是有一笔钱.

X局的新任局长也来信了,前一段,由于上任领导的调动,单位里要投票选举新任局长,他也是竞选人之一,由于对手很强,他提前向上级写了一封匿名的诬告信,虽然最后,这封信的风波被证实是诬陷,但还是影响了对手在上、下级的威望程度。而他也很顺利的当上了新任的局长.他不想说出自己的丑事.在信封里依旧也放了一笔钱.

至于其他的,还有很多封来信,而且,每一封信的信封里都放了一笔钱.

那个年轻人看了这些信,依然无动于衷,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他还是没白没黑的忙碌着,他的实验依旧在研究中......

这是最后一天了,也是测试实验是否成功的一天,一大早,这个年轻人便拿了一个空试剂瓶走到了小镇的广场,周围也来了一些人――一群孩子。街道上死一样的寂静,家家都紧闭门窗以防御这场“灾难”,没有任何忙碌的人走过,甚至都找不到任何的人影。当然,除了这群幼稚而又天真的孩子。

一切似乎都要顺理成章的进行下去,但是这时,政府部门终于“插手”这件事了。

这次实验的验证被中断了,年轻人被镇长助理“请”到了政府机关。

镇长办公室里,一个中年人做在沙发椅上,焦急的等待着什么“特定发生”的事情.

#7楼回目录

写给天使的信(五)

写小镇的早晨的作文 | 2017-07-07 17:36

沿着小路越是往前越崎岖,长刺的杂草枯萎的枝条遮掩了唯一的去路。山间的树长的高大怪异,穿行在阴森的林子下让人感到恐惧。大半天的行走,灵亦身上的衣服浸透了汗水。他不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天色渐晚。

走过山的那边,奇境就在前面。老人家告诉他的。

真正的独立这时候是真正的开始。小镇是火车南下的最后一站,而这里距小镇有二十多公里远。山外的山,深沟,悬崖。没有了人家,没有旅店,只有苍老的树木,凄厉的鸟叫。国土的最南边了,或许异国就在不远的地方。

他艰难地从林子里走出来,眼前的光线略有明亮,小路变得明朗。左边是陡峭的石壁,深陷的山坳里似乎有水流淌。沿路,向两山靠得很紧的前面涉足。走出两山的夹缝。前面是一片宽阔的视界。翠青青的一片,刚发出嫩芽的柳树倒影在清澈的池子里,远处望去,偶有波纹荡漾。池子很多,鱼儿在里面游来游去,每个池子周围都有苍翠的树,层层错落,较幽深的地方还有芭蕉,宽大翠绿的叶子,上面偶有晶莹的水珠,或是一两只青蛙停留。各种鸟叫遍野都是,凄厉的,欢畅的,悲痛的,绝望的……山间盆地。这就是老人家说的奇境。各种生命独自存在,互不相争。

灵亦把东西放在山脚,开始寻思住处,在这偏离的野外,生活危险,当然生命不然。在四颗比较集中的树子中间,灵亦把一些树枝横折过来,放一些干野草,在上面盖上带来的雨具,可以防雨淋,下面铺一些树枝和干燥的野草,整理平整,晚上的住宿就算落定。

灵亦坐在草屋上,前面是美丽的小丘陵,又像一座美丽的空中花园。夕阳的余光从山顶穿射下来,半个太阳悬在山顶,染红的夕阳,自然的鸟语,青绿的园地。再也难以想象,比此时更美好的景色。

这样的环境,或许正好清晰心灵了。如果还有什么不能忘记的事,姑且莫非思索如何把这一切收藏。每个人的心灵向往,只不过是让生命更自然而然罢。

他忘记。忘记了在每一处的离开,忘记了前尘与往事,忘记了孤独与老人。除了宁静的山,清澈的水。没有什么属于自己。慌乱的街市,没落的城府,揪心的虚华,何处不是灰尘扑扑。街心的烟花,绽放了,还有什么会留守寂寞空城。

早晨的鸟语,热闹而有趣。它们在欢唱着清晨的到来,它们在为新的一天喝彩。灵亦的画增添了许多新元素,变得抽象让人难以寻思。有时候,孤独的石头,一株弯曲的棵树就成一幅画。画中的小鸟不再说整齐的站立,姿势刁酸古怪。让人感觉石头不再只是石头,而是充满想象,像一个偌大的世界,又像一座美丽的心灵花园。

山上的饮食很简单,但滋味甚至美好。带来的干粮加一些野菜,再伴着鲜味的小鱼烧烤下肚,却是别样味道。稀缈的烟弥漫在山间,弥漫在盆地湿地的空间里。

灵亦作画为活,闲适与树影同坐,与鱼儿细语。清清池边的小路,理理草屋的环境。诗情画意清为境,天高路远独相依。

一幅图景又在画夹上呈现。树立的石壁,两支分叉的小树从石缝中伸出,简洁清清的波浪,一条鱼儿,独自彷徨。

静夜。打着漩涡。

#8楼回目录

《宁静》--赠结草与所有“田地“社员

写小镇的早晨的作文 | 2017-07-07 17:36

结草作戒指/给所有人戴上/耕耘/此草结明志

在绚烂的城市夜景

在灰泥构架的小镇

在古朴的村落或者暮下山野

万念交融积淀的旅途

叛逆被镇压的精神

情愫爬满尘埃

也许正拧怀念绦洗

或者在清丽的雨后初晴

野兰花蕊韵语的世界

那枚戒永溢草香

清新如此,浮躁抑如此

暖阳初露,星辰若隐

年轻的的道旁树突破渴望

抽出满头嫩黄,激励为绿化的鲜艳的花

幽撒暗香,在匆匆车鸣游弋于尘灰的气体时

在黄沙满天的急行的黑伞群里

一人静立,思乡,兄弟之邦

曾于孤独的相爱里寻灵魂之归宿

情素不截止、夜景仍绚烂、暮野与小镇共静

兰花之香尤存,洗绦心之尘埃

在车流丢弃一丝眷念撩开一路寒风的早晨

握握拳头,草戒尤在

注:上几行文字本为07年2月之计划(本拟作30行无“你”“他/她”“他们/她们”的任何人称词的诗),但因种种原因而只写了第一节便放下了。现在,草也辍学去了北京,便想简短地完成作品赠予结草及所有“诗字的田地”之社员!!(写的不好,见谅)

#9楼回目录

小镇的桥

写小镇的早晨的作文 | 2017-07-07 17:36

回首往事,许多人都能把过去生活的辛酸苦辣写成一本书,让人一生去回味。但似乎很少有人能把它绘成绚丽画卷,让人欣赏。其实这幅画卷不需要精细的雕琢,只需要凭感觉去体会就够了。 昔日的点点滴滴在我心头已绘成了一幅幅与桥紧紧相连的画卷,它并不生动,但它诠释的内涵有每个人不能体会的感动,也许它并不华丽,但它饱含我生命最亮丽的风景。 桥,那是一个可能贯穿我整个生命的东西

童年时代

小镇的桥,那边是学校,这边是我家。 每天,妈妈会牵着我稚嫩的小手把我从小桥这边的家带到那边的学校。每天,我总会在接近桥时不自觉的放慢脚步,或者是把妈妈那只牵着我的手拉得更紧,每天,放学时妈妈总会在桥的那边等我,然后抱着我听我讲我学校里有趣的事情,每天这样一早一晚的走过这座桥,早晨带着妈妈离开的不舍,晚上带着与妈妈相见的欢乐,就像鸟儿一样。在这桥上留下了我们一深一浅的脚印。

少年时代

小镇的桥,那边是同学家,这边是我家。 读初中时,总是和同学一起从县城坐车回家,可每当到站之时,我总会有点失落,小站就在小桥旁边。到站意味着分离,可我永远觉得好像这路太短了,我还来不及讲完我要讲的话,就要分开了。小桥成了我害怕的东西,似乎它的出现会带走我全部的快乐。 日子一天天的重复,小桥也在一天天的变老,只是我已渐渐的长大,不再害怕了,人生注定只能一个人独自去走,没有人可能陪你走完一生。

青年时代

小镇的桥,那边是通往县城的公路,这边是我家。 步入高中生活就意味着慢慢长大,于是爸爸妈妈都离开了我,都外出打工了,小镇的桥成了我为他们送行的终点。每一次经过小镇的桥,泪都会不经意打湿眼圈。小桥成了我悲伤的起点,成了我幸福的终点。 有时有点儿恨,有时又觉得自己很傻,所有的一切与桥有何关系呢?所有的一切并不是因为桥,它只是一个受害者,一个太多怨言的受害者。 小镇的桥,这样一直贯穿着我人生的全部,离开了它我怕自己有一天会迷路,会找不到幸福的起点。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