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衣好重的作文

棉衣好重的作文 | 楼主 |2017-06-29 17:55:44 共有8个回复 58次阅读

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大树长出嫩绿的叶子、小草探出尖尖的小芽、花儿就像我们的笑脸、笋芽儿们都着急的向上钻。

春天来了!我和小伙伴们都脱下厚重的棉衣,跑出家门奔向小区中快乐的玩耍。

春天来了!小溪都解冻了,可爱的鱼儿们在小溪中游来游去。

春天真是太美丽了,我一定要把这美好的春天记录下来。

指导教师:候晓荣

牙克石市民族小学二年四班

标题:棉衣好重的作文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763382.html
沙发回目录

有你真好

棉衣好重的作文 | 2017-06-29 17:56

有你真好十三年前我呱呱落地,当小眼睛睁开的时候,便看到了你,于是与你结下了不解之缘。五岁那年,我不慎被鱼刺卡住喉管,喘不过气,大哭了起来。是你,不顾当时天寒地冻,大雪纷飞,连外套都顾不上穿,穿着单薄的毛衣,忽忙抱着被好几层棉衣包裹着的我,向医院飞奔而去。我透过模糊的视线,看到的是一张焦急、挂着晶莹水珠的脸。再仔细看,有几根银丝在空中飞舞,而你那时只有三十出头的年龄……去了医院,我脱离了危险,你“呼”的出了一口长气,缓缓地坐在椅子上,但眼神还是慈爱地看着我。那一刻,我看到你是那么的苍老和疲惫。当然,如果只有这件事使我深深爱上你的话,那是远远不够的。我闭上眼,往事就如电影一般重现在眼前……那是我在六年级的时候,也许是青春期,也许是太任性,我和你因为一点琐事而吵了起来,我气得摔门而去。可刚出门,老天就像和我作对一般下起了雨,我不好意思回家,只有硬着头皮往外冲,躲到一个角落里哭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雨也似乎小了,我便起身准备回家,可一抬头却看到了令我终生难忘的一幕:你拿着一把雨伞,却不为自己挡雨;你四处寻觅,却始终看不见我的身影。在你身前,大颗大颗的水珠摔碎在地上,也许只有我知道,那是你的泪滴!我轻轻唤了一声,你惊呼一声“我的儿子啊!”扭过身来抱紧了我。在你的怀里我觉得好温暖……你给我打着伞,而你的一头秀发却早已重重地贴在前额上;你给我披衣,而你却只有一件单薄的秋衣;你摸着我的脸问我冷不冷,殊不知你的脸已冻得通红……那一刻,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紧紧地抱住了你,我的母亲!我的生活是幸福完整的,因为有你;我的生活中充满阳光,因为有你;我的生活是那么充实和快乐,因为有你……有你真好,我的母亲!太原市第十二中学初一1029班(这篇作文是舒杰在初一第一学期期中考试中的作文,满分40分,他得分38分,是年级第一名,虽然文字表达还略显生涩,但其中情感的表露让我落泪。有时候感觉舒杰是个很内敛的孩子,他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但从这篇作文中,我深深地感到了他对父母的爱。孩子,妈妈也爱你!)

板凳回目录

春天来了!我脱下厚重的棉衣

棉衣好重的作文 | 2017-06-29 17:56

春天来了! 我脱下厚重的棉衣,换上轻盈的栀子花衫,伫立阳光下,展望着阳春三月的盎然生机。那归燕、那春水、那绿草,无不散发着生机与活力。我坚定地昂起头,任凭春风吹拂着自信的脸庞,仿佛融入着无限美好的春光。 春天来了! 你瞧!那些树呀、花呀,都争着抢着汲取春日的恩泽,永无停息。到处焕发着昂扬向上的生机。田间,满是人们辛勤劳动的影子,他们用自己的双手播种着坚定的信念,撒下希望的种子。没有春的孕育,哪来秋的收获;没有汗水的付出,哪有果实的芳香;没有今日的拼搏,哪来明日的辉煌! 春天来了! 你还在冬日的温室中享受吗?出来吧!仰起脸庞,面向阳光。让你的青春在春天里飞扬,让你的梦想在春天里起航,奋斗吧! 用你辛勤的汗水浇灌美丽的梦想; 用你智慧的双手创造明天的辉煌; 让你花样的青春绽放耀眼的光芒!

#4楼回目录

冷暖两重天

棉衣好重的作文 | 2017-06-29 17:56

(一)在冰雪世界学滑雪 元旦,爸爸、妈妈带我和哥哥去安吉江南天池滑雪。 走进滑雪场,我在一位女教练的指导下换好滑雪鞋,拿好雪橇出去滑雪。教练告诉我:滑雪时要重心向前,膝盖弯曲;上坡时脚是“外八字”,下坡时脚是“内八字”。我在原地练习几次后,就按照教练的指示上坡了。我双手紧握雪橇,脚踩一双又重又长的滑雪板。脚小心翼翼地向前挪一步,手中雪橇也紧跟向前支撑着。就这样,我一步一步艰难地爬上了第一个小山坡。这时,我感觉到了成功的喜悦。 眼望四周,我迫不及待地向下滑去,想尝尝滑下去的滋味。可是没滑多远,我一不小心重心向后,一屁股跌坐在雪地上,手中的雪橇飞得很远。我想尽办法也站不起来,幸好教练把我拉了起来。我继续滑行……两个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滑雪结束时,我发现自己身上到处沾满了白雪,手也冻得失去了知觉。但我很愉快,因为我学会了滑雪。 (二)在天池浴场泡温泉 走过冰雪世界,我们来到了天池温泉。这里温暖舒适,四季如春。我脱下了厚厚的棉衣,换上了薄薄的游泳衣。 天池浴场分好几层:第一层是换衣和淋浴的地方;第二层是大大的游泳池;第三、四层是一个个独立的小温泉池,有咖啡池、柠檬池、牛奶池、名酒池、芦荟池……最神奇的是底层石板浴。地上的大石板居然是热热的,人躺上去舒服极了。我真想就一直躺在石板上睡觉了。 这真是一个快活的假期啊!|||

#5楼回目录

我心中的美好家园

棉衣好重的作文 | 2017-06-29 17:56

我心中的美好家园我心中的美好家园在我的心中有一个美好的家园,它是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没有灾难,没有伤心只有快乐,大家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没有忧愁,没有烦恼。那时,世界很和谐,没有战争,没有贫穷。人类可以和谐共处。没有犯罪人士,地球很美好,人们生活在美丽的环境中。在那个时候,所有的垃圾箱都是高科技,它们可以把不能再利用的垃圾变成有用的东西,这样大地就不是一片肮脏了,大地将会很干净,并且那时的人很爱护环境,每到植树节都会种一棵树。那时的地球是一个美丽的大花园,在道路的两边都会有很多奇花异草,它们既可以使空气变得清新,还使人心情舒畅。交通越来越发达,人们驾驶着方便又小巧的飞船,在空中自由的遨游,可不要以为没人管啊,还有空中警察维持秩序;如果你不想驾驶飞船,那也可以,那时的铁路很方便,只要你买一张票,并且说明地点,然后再坐上火车,没过几分钟就到你想要去的地方了。在冬天人们不用再穿着厚重笨拙的棉衣,人们以研究出既轻巧又保暖、时尚的冬衣。如果你想要购物,到了超市,便会有机器人来招呼你,你只要更他说明你想要的东西,它便会带你到那,并向你介绍。如果你很累但是你的房间很乱,那这时你就可以拨打电话叫机器人保姆,你只需在机器人的投币箱里投入100元,他就会把你的房间收拾的一尘不染。当你饿了可你不想做饭,那这时你就可以去餐厅吃,你只需在你所坐的桌子下面的一个小型点菜机点出你喜欢吃的菜,并在他的傍边的投币箱里投入相应的钱数,你就可以吃到你想吃的菜了。虽然这一切还不存在,但我相信,这一切都会实现的,都会成真的。城关回小六(2)班

#6楼回目录

世上只有妈妈好

棉衣好重的作文 | 2017-06-29 17:56

世上只有妈妈好 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北戴河小学 四年级 刘旭 很多人在生活中都有令人难忘的事情。这几天姥姥生病了,看到妈妈照顾她输液的情景,使我想起了三年前我得腮腺炎的那一幕,怎么也忘不了。 三年前的春天,我突然高烧39度,嗓子不能咽东西,经部队叔叔检查我得了腮腺炎,我们所在的部队在偏僻的山区,出入都很不方便,卫生所里没有给小孩预备的药,妈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为我穿好棉衣,顾不上给自己穿就背着痛苦不堪的我赶往部队外二里地仅有的一所卫生院。到了那,我害怕扎针,看到针头后面跟着的一条长长的管子和一个小瓶瓶,更是怕的要命,死活不扎,反抗着,妈妈急哭了,好几个人按着我扎了针。在那期间,我只想躺在妈妈的怀里,那时我不能吃饭,只是吃些流食,一说话嗓子就痛,不想自己玩耍,妈妈生怕因为我的哭闹而加重病情,哄着,抱着我,让我觉得躺在妈妈的怀里是最安全的,不想离开半步。妈妈做了好多有营养的好吃的喂给我,而她却舍不得尝上一口,妈妈日夜的照顾就是十几天,我的病好了,她却瘦了。 妈妈的爱是无私的,是奉献的,在我的成长中时刻都充满着她的关怀,真希望有来生还做她的女儿,长大以后,我一定要好好孝敬妈妈,回报她对我的恩情,所以我说:“世上只有妈妈好!”

#7楼回目录

明日重现

棉衣好重的作文 | 2017-06-29 17:56

【文字】

我擅长两类文字,其一是考场类,给我一个标题我能用一组豪迈的排比、形象的比喻、恰当的引用和积极的立意拼凑出一篇优秀的“正统”文章,而且总能捕获改卷老师的心。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我拿下了一次次的高分;然而在别人的目光后,我把它们抛弃。因为我在用自己的文字去表达命题人的思想感情,那些文字不忠于我,而忠于改卷的老师――于是我尝试着表达自己的思想。我总会一个人,在深深的夜,趴在走廊尽头;或者在阳光明媚的下午,坐在草地上,静静地拿钢笔在彩色信纸上刷刷写出完全属于我的文字――一些飘渺忧伤的文字。我知道这些文字太个人化,所以很少拿出来分享,只是偶尔独自翻看――尽管我很爱它们。

到了创网,我才发现自己是最不受欢迎的那一种人。两种我所擅长的文字都是创网该当封杀的。其一模式老套,内容陈旧,无真情实感;另一空灵飘忽,内容空洞,显得做作。一向为写作自豪的自己,竟发现拿不出一篇像样的文章……

偶然间看到愿望的文章,整篇都透着活力,透着青春个性的气息,我才发现,在“正统”文字和飘忽文字之间,我遗漏了最宝贵的一种……

忽然怀念起幼时随手都是快乐真实文字的年代……

【理科】

一直以来大家公认我比较全面,这也是我自认为值得自豪的地方。我崇拜爱因斯坦、牛顿,我曾想到科学家,满脑的公式和定律,生活工作一丝不苟,会为一道题而苦苦闭门钻研几十个小时……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人类,然后最终闻名于世。但感性的半脑告诉我,那样的一生太寂寞,因为科学家往往是与凡人格格不入的;我也羡慕李白、苏轼,我也曾想当个哲人,成天游山玩水,抚琴品茗,为自己的快乐而过简单的生活。但理性的半脑告我,那样注定平凡,而且在这个物质世界,那样太不现实……

就像爱因斯坦写不出《水调歌头》,苏轼提不了“相对论”,理性和感性似乎无法在同一个人生上完美的体现。我夹杂在文、理间难以抉择。

最终我决定走“男孩学理科”这条路时,却听见了另一股声音:“你的理科不如文科。”是吗?我愣住了,才发现真的,我的理科优势荡然无存,思想似乎慢了半拍,以为仅自己会做的题目许多人都已经会了,反而考试时一个大意理科会给我丢下几十分……

还以为自己有权力在文、理之间作选择,却发现在不经意间自己已丧失了所想要的那一项――我不甘!

【篮球】

“Come on,poppy――”然后转身,过人,上篮,得分――忽然觉得那样好遥远。

我是球场上的一部分――曾经。曾经活跃在烈日下,任汗水尽情滴下,任伤痛尽情侵袭,我们不在乎。面对防守球员自信到带着轻蔑,一个加速,一个急停,一个变向,他就已经被我甩脱。然后轻松地上篮,看球在筐上顽皮地弹一下,两下,三下……最终无奈地掉入筐里。然后球场上欢呼雀跃声和叹息跺脚声……

也许是成长吧,初二那年,我总感到挥之不去的莫明的忧伤,于是我傻傻地选择了沉默以对。当别人在球场挥汗如雨时,我静静地啃着书本――那一年我几乎没碰篮球。

同样是那一年,我连拿了4次年纪第一。拖着疲惫的身躯,我把这一消息告诉家里,换来的都是一片称赞――除了老爸。电话那头,他平静地问:“这是你想要的?”我哑然了,这似乎是家长想要的而非我的,那我所要的是什么?他又问:“你过得开心吗?”我想了好久,还是轻轻地否定了。于是他说了――还是那样平静:“那你的付出一文不值!”

放下电话,我竟然哭了。我忽然想到了球场,想到了空中划过的弧线和那曾经热血沸腾的生命――那才是青春燃烧的痕迹。

而当我再次站在球场上,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僵硬了,发现自己使不出从前那一套连贯的动作……

【雪】

写着写着,忽然想到了雪。日子一天天接近深冬,气温却一天高过一天。我不得不脱下棉衣,提早翻出羊毛衫穿上。新闻上说今年会是最热的一年,现在我信了。

记忆中这应该是属于雪的季节。漫天飞舞的雪花纷纷飘扬,静谧而华丽。纯洁的白色构造了童话般的世界……在三十夜,新年钟声响起之际,我们纷纷塌雪逐“年”。围巾上满是雪,鸭绒帽上满是雪,冰冷地雪水浸湿了鞋子和手套,却冷却不了我们火热的心。伴着此起彼伏的爆竹声,我们口中哈出的白雾渐渐消失在璀璨的夜空……

【文字】

我擅长两类文字,其一是考场类,给我一个标题我能用一组豪迈的排比、形象的比喻、恰当的引用和积极的立意拼凑出一篇优秀的“正统”文章,而且总能捕获改卷老师的心。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我拿下了一次次的高分;然而在别人的目光后,我把它们抛弃。因为我在用自己的文字去表达命题人的思想感情,那些文字不忠于我,而忠于改卷的老师――于是我尝试着表达自己的思想。我总会一个人,在深深的夜,趴在走廊尽头;或者在阳光明媚的下午,坐在草地上,静静地拿钢笔在彩色信纸上刷刷写出完全属于我的文字――一些飘渺忧伤的文字。我知道这些文字太个人化,所以很少拿出来分享,只是偶尔独自翻看――尽管我很爱它们。

到了创网,我才发现自己是最不受欢迎的那一种人。两种我所擅长的文字都是创网该当封杀的。其一模式老套,内容陈旧,无真情实感;另一空灵飘忽,内容空洞,显得做作。一向为写作自豪的自己,竟发现拿不出一篇像样的文章……

偶然间看到愿望的文章,整篇都透着活力,透着青春个性的气息,我才发现,在“正统”文字和飘忽文字之间,我遗漏了最宝贵的一种……

忽然怀念起幼时随手都是快乐真实文字的年代……

【理科】

一直以来大家公认我比较全面,这也是我自认为值得自豪的地方。我崇拜爱因斯坦、牛顿,我曾想到科学家,满脑的公式和定律,生活工作一丝不苟,会为一道题而苦苦闭门钻研几十个小时……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人类,然后最终闻名于世。但感性的半脑告诉我,那样的一生太寂寞,因为科学家往往是与凡人格格不入的;我也羡慕李白、苏轼,我也曾想当个哲人,成天游山玩水,抚琴品茗,为自己的快乐而过简单的生活。但理性的半脑告我,那样注定平凡,而且在这个物质世界,那样太不现实……

就像爱因斯坦写不出《水调歌头》,苏轼提不了“相对论”,理性和感性似乎无法在同一个人生上完美的体现。我夹杂在文、理间难以抉择。

最终我决定走“男孩学理科”这条路时,却听见了另一股声音:“你的理科不如文科。”是吗?我愣住了,才发现真的,我的理科优势荡然无存,思想似乎慢了半拍,以为仅自己会做的题目许多人都已经会了,反而考试时一个大意理科会给我丢下几十分……

还以为自己有权力在文、理之间作选择,却发现在不经意间自己已丧失了所想要的那一项――我不甘!

【篮球】

“Come on,poppy――”然后转身,过人,上篮,得分――忽然觉得那样好遥远。

我是球场上的一部分――曾经。曾经活跃在烈日下,任汗水尽情滴下,任伤痛尽情侵袭,我们不在乎。面对防守球员自信到带着轻蔑,一个加速,一个急停,一个变向,他就已经被我甩脱。然后轻松地上篮,看球在筐上顽皮地弹一下,两下,三下……最终无奈地掉入筐里。然后球场上欢呼雀跃声和叹息跺脚声……

也许是成长吧,初二那年,我总感到挥之不去的莫明的忧伤,于是我傻傻地选择了沉默以对。当别人在球场挥汗如雨时,我静静地啃着书本――那一年我几乎没碰篮球。

同样是那一年,我连拿了4次年纪第一。拖着疲惫的身躯,我把这一消息告诉家里,换来的都是一片称赞――除了老爸。电话那头,他平静地问:“这是你想要的?”我哑然了,这似乎是家长想要的而非我的,那我所要的是什么?他又问:“你过得开心吗?”我想了好久,还是轻轻地否定了。于是他说了――还是那样平静:“那你的付出一文不值!”

放下电话,我竟然哭了。我忽然想到了球场,想到了空中划过的弧线和那曾经热血沸腾的生命――那才是青春燃烧的痕迹。

而当我再次站在球场上,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僵硬了,发现自己使不出从前那一套连贯的动作……

【雪】

写着写着,忽然想到了雪。日子一天天接近深冬,气温却一天高过一天。我不得不脱下棉衣,提早翻出羊毛衫穿上。新闻上说今年会是最热的一年,现在我信了。

记忆中这应该是属于雪的季节。漫天飞舞的雪花纷纷飘扬,静谧而华丽。纯洁的白色构造了童话般的世界……在三十夜,新年钟声响起之际,我们纷纷塌雪逐“年”。围巾上满是雪,鸭绒帽上满是雪,冰冷地雪水浸湿了鞋子和手套,却冷却不了我们火热的心。伴着此起彼伏的爆竹声,我们口中哈出的白雾渐渐消失在璀璨的夜空……

【文字】

我擅长两类文字,其一是考场类,给我一个标题我能用一组豪迈的排比、形象的比喻、恰当的引用和积极的立意拼凑出一篇优秀的“正统”文章,而且总能捕获改卷老师的心。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我拿下了一次次的高分;然而在别人的目光后,我把它们抛弃。因为我在用自己的文字去表达命题人的思想感情,那些文字不忠于我,而忠于改卷的老师――于是我尝试着表达自己的思想。我总会一个人,在深深的夜,趴在走廊尽头;或者在阳光明媚的下午,坐在草地上,静静地拿钢笔在彩色信纸上刷刷写出完全属于我的文字――一些飘渺忧伤的文字。我知道这些文字太个人化,所以很少拿出来分享,只是偶尔独自翻看――尽管我很爱它们。

到了创网,我才发现自己是最不受欢迎的那一种人。两种我所擅长的文字都是创网该当封杀的。其一模式老套,内容陈旧,无真情实感;另一空灵飘忽,内容空洞,显得做作。一向为写作自豪的自己,竟发现拿不出一篇像样的文章……

偶然间看到愿望的文章,整篇都透着活力,透着青春个性的气息,我才发现,在“正统”文字和飘忽文字之间,我遗漏了最宝贵的一种……

忽然怀念起幼时随手都是快乐真实文字的年代……

【理科】

一直以来大家公认我比较全面,这也是我自认为值得自豪的地方。我崇拜爱因斯坦、牛顿,我曾想到科学家,满脑的公式和定律,生活工作一丝不苟,会为一道题而苦苦闭门钻研几十个小时……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人类,然后最终闻名于世。但感性的半脑告诉我,那样的一生太寂寞,因为科学家往往是与凡人格格不入的;我也羡慕李白、苏轼,我也曾想当个哲人,成天游山玩水,抚琴品茗,为自己的快乐而过简单的生活。但理性的半脑告我,那样注定平凡,而且在这个物质世界,那样太不现实……

就像爱因斯坦写不出《水调歌头》,苏轼提不了“相对论”,理性和感性似乎无法在同一个人生上完美的体现。我夹杂在文、理间难以抉择。

最终我决定走“男孩学理科”这条路时,却听见了另一股声音:“你的理科不如文科。”是吗?我愣住了,才发现真的,我的理科优势荡然无存,思想似乎慢了半拍,以为仅自己会做的题目许多人都已经会了,反而考试时一个大意理科会给我丢下几十分……

还以为自己有权力在文、理之间作选择,却发现在不经意间自己已丧失了所想要的那一项――我不甘!

【篮球】

“Come on,poppy――”然后转身,过人,上篮,得分――忽然觉得那样好遥远。

我是球场上的一部分――曾经。曾经活跃在烈日下,任汗水尽情滴下,任伤痛尽情侵袭,我们不在乎。面对防守球员自信到带着轻蔑,一个加速,一个急停,一个变向,他就已经被我甩脱。然后轻松地上篮,看球在筐上顽皮地弹一下,两下,三下……最终无奈地掉入筐里。然后球场上欢呼雀跃声和叹息跺脚声……

也许是成长吧,初二那年,我总感到挥之不去的莫明的忧伤,于是我傻傻地选择了沉默以对。当别人在球场挥汗如雨时,我静静地啃着书本――那一年我几乎没碰篮球。

同样是那一年,我连拿了4次年纪第一。拖着疲惫的身躯,我把这一消息告诉家里,换来的都是一片称赞――除了老爸。电话那头,他平静地问:“这是你想要的?”我哑然了,这似乎是家长想要的而非我的,那我所要的是什么?他又问:“你过得开心吗?”我想了好久,还是轻轻地否定了。于是他说了――还是那样平静:“那你的付出一文不值!”

放下电话,我竟然哭了。我忽然想到了球场,想到了空中划过的弧线和那曾经热血沸腾的生命――那才是青春燃烧的痕迹。

而当我再次站在球场上,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僵硬了,发现自己使不出从前那一套连贯的动作……

【雪】

写着写着,忽然想到了雪。日子一天天接近深冬,气温却一天高过一天。我不得不脱下棉衣,提早翻出羊毛衫穿上。新闻上说今年会是最热的一年,现在我信了。

记忆中这应该是属于雪的季节。漫天飞舞的雪花纷纷飘扬,静谧而华丽。纯洁的白色构造了童话般的世界……在三十夜,新年钟声响起之际,我们纷纷塌雪逐“年”。围巾上满是雪,鸭绒帽上满是雪,冰冷地雪水浸湿了鞋子和手套,却冷却不了我们火热的心。伴着此起彼伏的爆竹声,我们口中哈出的白雾渐渐消失在璀璨的夜空……

【文字】

我擅长两类文字,其一是考场类,给我一个标题我能用一组豪迈的排比、形象的比喻、恰当的引用和积极的立意拼凑出一篇优秀的“正统”文章,而且总能捕获改卷老师的心。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我拿下了一次次的高分;然而在别人的目光后,我把它们抛弃。因为我在用自己的文字去表达命题人的思想感情,那些文字不忠于我,而忠于改卷的老师――于是我尝试着表达自己的思想。我总会一个人,在深深的夜,趴在走廊尽头;或者在阳光明媚的下午,坐在草地上,静静地拿钢笔在彩色信纸上刷刷写出完全属于我的文字――一些飘渺忧伤的文字。我知道这些文字太个人化,所以很少拿出来分享,只是偶尔独自翻看――尽管我很爱它们。

到了创网,我才发现自己是最不受欢迎的那一种人。两种我所擅长的文字都是创网该当封杀的。其一模式老套,内容陈旧,无真情实感;另一空灵飘忽,内容空洞,显得做作。一向为写作自豪的自己,竟发现拿不出一篇像样的文章……

偶然间看到愿望的文章,整篇都透着活力,透着青春个性的气息,我才发现,在“正统”文字和飘忽文字之间,我遗漏了最宝贵的一种……

忽然怀念起幼时随手都是快乐真实文字的年代……

【理科】

一直以来大家公认我比较全面,这也是我自认为值得自豪的地方。我崇拜爱因斯坦、牛顿,我曾想到科学家,满脑的公式和定律,生活工作一丝不苟,会为一道题而苦苦闭门钻研几十个小时……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人类,然后最终闻名于世。但感性的半脑告诉我,那样的一生太寂寞,因为科学家往往是与凡人格格不入的;我也羡慕李白、苏轼,我也曾想当个哲人,成天游山玩水,抚琴品茗,为自己的快乐而过简单的生活。但理性的半脑告我,那样注定平凡,而且在这个物质世界,那样太不现实……

就像爱因斯坦写不出《水调歌头》,苏轼提不了“相对论”,理性和感性似乎无法在同一个人生上完美的体现。我夹杂在文、理间难以抉择。

最终我决定走“男孩学理科”这条路时,却听见了另一股声音:“你的理科不如文科。”是吗?我愣住了,才发现真的,我的理科优势荡然无存,思想似乎慢了半拍,以为仅自己会做的题目许多人都已经会了,反而考试时一个大意理科会给我丢下几十分……

还以为自己有权力在文、理之间作选择,却发现在不经意间自己已丧失了所想要的那一项――我不甘!

【篮球】

“Come on,poppy――”然后转身,过人,上篮,得分――忽然觉得那样好遥远。

我是球场上的一部分――曾经。曾经活跃在烈日下,任汗水尽情滴下,任伤痛尽情侵袭,我们不在乎。面对防守球员自信到带着轻蔑,一个加速,一个急停,一个变向,他就已经被我甩脱。然后轻松地上篮,看球在筐上顽皮地弹一下,两下,三下……最终无奈地掉入筐里。然后球场上欢呼雀跃声和叹息跺脚声……

也许是成长吧,初二那年,我总感到挥之不去的莫明的忧伤,于是我傻傻地选择了沉默以对。当别人在球场挥汗如雨时,我静静地啃着书本――那一年我几乎没碰篮球。

同样是那一年,我连拿了4次年纪第一。拖着疲惫的身躯,我把这一消息告诉家里,换来的都是一片称赞――除了老爸。电话那头,他平静地问:“这是你想要的?”我哑然了,这似乎是家长想要的而非我的,那我所要的是什么?他又问:“你过得开心吗?”我想了好久,还是轻轻地否定了。于是他说了――还是那样平静:“那你的付出一文不值!”

放下电话,我竟然哭了。我忽然想到了球场,想到了空中划过的弧线和那曾经热血沸腾的生命――那才是青春燃烧的痕迹。

而当我再次站在球场上,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僵硬了,发现自己使不出从前那一套连贯的动作……

【雪】

写着写着,忽然想到了雪。日子一天天接近深冬,气温却一天高过一天。我不得不脱下棉衣,提早翻出羊毛衫穿上。新闻上说今年会是最热的一年,现在我信了。

记忆中这应该是属于雪的季节。漫天飞舞的雪花纷纷飘扬,静谧而华丽。纯洁的白色构造了童话般的世界……在三十夜,新年钟声响起之际,我们纷纷塌雪逐“年”。围巾上满是雪,鸭绒帽上满是雪,冰冷地雪水浸湿了鞋子和手套,却冷却不了我们火热的心。伴着此起彼伏的爆竹声,我们口中哈出的白雾渐渐消失在璀璨的夜空……

【文字】

我擅长两类文字,其一是考场类,给我一个标题我能用一组豪迈的排比、形象的比喻、恰当的引用和积极的立意拼凑出一篇优秀的“正统”文章,而且总能捕获改卷老师的心。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我拿下了一次次的高分;然而在别人的目光后,我把它们抛弃。因为我在用自己的文字去表达命题人的思想感情,那些文字不忠于我,而忠于改卷的老师――于是我尝试着表达自己的思想。我总会一个人,在深深的夜,趴在走廊尽头;或者在阳光明媚的下午,坐在草地上,静静地拿钢笔在彩色信纸上刷刷写出完全属于我的文字――一些飘渺忧伤的文字。我知道这些文字太个人化,所以很少拿出来分享,只是偶尔独自翻看――尽管我很爱它们。

到了创网,我才发现自己是最不受欢迎的那一种人。两种我所擅长的文字都是创网该当封杀的。其一模式老套,内容陈旧,无真情实感;另一空灵飘忽,内容空洞,显得做作。一向为写作自豪的自己,竟发现拿不出一篇像样的文章……

偶然间看到愿望的文章,整篇都透着活力,透着青春个性的气息,我才发现,在“正统”文字和飘忽文字之间,我遗漏了最宝贵的一种……

忽然怀念起幼时随手都是快乐真实文字的年代……

【理科】

一直以来大家公认我比较全面,这也是我自认为值得自豪的地方。我崇拜爱因斯坦、牛顿,我曾想到科学家,满脑的公式和定律,生活工作一丝不苟,会为一道题而苦苦闭门钻研几十个小时……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人类,然后最终闻名于世。但感性的半脑告诉我,那样的一生太寂寞,因为科学家往往是与凡人格格不入的;我也羡慕李白、苏轼,我也曾想当个哲人,成天游山玩水,抚琴品茗,为自己的快乐而过简单的生活。但理性的半脑告我,那样注定平凡,而且在这个物质世界,那样太不现实……

就像爱因斯坦写不出《水调歌头》,苏轼提不了“相对论”,理性和感性似乎无法在同一个人生上完美的体现。我夹杂在文、理间难以抉择。

最终我决定走“男孩学理科”这条路时,却听见了另一股声音:“你的理科不如文科。”是吗?我愣住了,才发现真的,我的理科优势荡然无存,思想似乎慢了半拍,以为仅自己会做的题目许多人都已经会了,反而考试时一个大意理科会给我丢下几十分……

还以为自己有权力在文、理之间作选择,却发现在不经意间自己已丧失了所想要的那一项――我不甘!

【篮球】

“Come on,poppy――”然后转身,过人,上篮,得分――忽然觉得那样好遥远。

我是球场上的一部分――曾经。曾经活跃在烈日下,任汗水尽情滴下,任伤痛尽情侵袭,我们不在乎。面对防守球员自信到带着轻蔑,一个加速,一个急停,一个变向,他就已经被我甩脱。然后轻松地上篮,看球在筐上顽皮地弹一下,两下,三下……最终无奈地掉入筐里。然后球场上欢呼雀跃声和叹息跺脚声……

也许是成长吧,初二那年,我总感到挥之不去的莫明的忧伤,于是我傻傻地选择了沉默以对。当别人在球场挥汗如雨时,我静静地啃着书本――那一年我几乎没碰篮球。

同样是那一年,我连拿了4次年纪第一。拖着疲惫的身躯,我把这一消息告诉家里,换来的都是一片称赞――除了老爸。电话那头,他平静地问:“这是你想要的?”我哑然了,这似乎是家长想要的而非我的,那我所要的是什么?他又问:“你过得开心吗?”我想了好久,还是轻轻地否定了。于是他说了――还是那样平静:“那你的付出一文不值!”

放下电话,我竟然哭了。我忽然想到了球场,想到了空中划过的弧线和那曾经热血沸腾的生命――那才是青春燃烧的痕迹。

而当我再次站在球场上,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僵硬了,发现自己使不出从前那一套连贯的动作……

【雪】

写着写着,忽然想到了雪。日子一天天接近深冬,气温却一天高过一天。我不得不脱下棉衣,提早翻出羊毛衫穿上。新闻上说今年会是最热的一年,现在我信了。

记忆中这应该是属于雪的季节。漫天飞舞的雪花纷纷飘扬,静谧而华丽。纯洁的白色构造了童话般的世界……在三十夜,新年钟声响起之际,我们纷纷塌雪逐“年”。围巾上满是雪,鸭绒帽上满是雪,冰冷地雪水浸湿了鞋子和手套,却冷却不了我们火热的心。伴着此起彼伏的爆竹声,我们口中哈出的白雾渐渐消失在璀璨的夜空……

【文字】

我擅长两类文字,其一是考场类,给我一个标题我能用一组豪迈的排比、形象的比喻、恰当的引用和积极的立意拼凑出一篇优秀的“正统”文章,而且总能捕获改卷老师的心。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我拿下了一次次的高分;然而在别人的目光后,我把它们抛弃。因为我在用自己的文字去表达命题人的思想感情,那些文字不忠于我,而忠于改卷的老师――于是我尝试着表达自己的思想。我总会一个人,在深深的夜,趴在走廊尽头;或者在阳光明媚的下午,坐在草地上,静静地拿钢笔在彩色信纸上刷刷写出完全属于我的文字――一些飘渺忧伤的文字。我知道这些文字太个人化,所以很少拿出来分享,只是偶尔独自翻看――尽管我很爱它们。

到了创网,我才发现自己是最不受欢迎的那一种人。两种我所擅长的文字都是创网该当封杀的。其一模式老套,内容陈旧,无真情实感;另一空灵飘忽,内容空洞,显得做作。一向为写作自豪的自己,竟发现拿不出一篇像样的文章……

偶然间看到愿望的文章,整篇都透着活力,透着青春个性的气息,我才发现,在“正统”文字和飘忽文字之间,我遗漏了最宝贵的一种……

忽然怀念起幼时随手都是快乐真实文字的年代……

【理科】

一直以来大家公认我比较全面,这也是我自认为值得自豪的地方。我崇拜爱因斯坦、牛顿,我曾想到科学家,满脑的公式和定律,生活工作一丝不苟,会为一道题而苦苦闭门钻研几十个小时……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人类,然后最终闻名于世。但感性的半脑告诉我,那样的一生太寂寞,因为科学家往往是与凡人格格不入的;我也羡慕李白、苏轼,我也曾想当个哲人,成天游山玩水,抚琴品茗,为自己的快乐而过简单的生活。但理性的半脑告我,那样注定平凡,而且在这个物质世界,那样太不现实……

就像爱因斯坦写不出《水调歌头》,苏轼提不了“相对论”,理性和感性似乎无法在同一个人生上完美的体现。我夹杂在文、理间难以抉择。

最终我决定走“男孩学理科”这条路时,却听见了另一股声音:“你的理科不如文科。”是吗?我愣住了,才发现真的,我的理科优势荡然无存,思想似乎慢了半拍,以为仅自己会做的题目许多人都已经会了,反而考试时一个大意理科会给我丢下几十分……

还以为自己有权力在文、理之间作选择,却发现在不经意间自己已丧失了所想要的那一项――我不甘!

【篮球】

“Come on,poppy――”然后转身,过人,上篮,得分――忽然觉得那样好遥远。

我是球场上的一部分――曾经。曾经活跃在烈日下,任汗水尽情滴下,任伤痛尽情侵袭,我们不在乎。面对防守球员自信到带着轻蔑,一个加速,一个急停,一个变向,他就已经被我甩脱。然后轻松地上篮,看球在筐上顽皮地弹一下,两下,三下……最终无奈地掉入筐里。然后球场上欢呼雀跃声和叹息跺脚声……

也许是成长吧,初二那年,我总感到挥之不去的莫明的忧伤,于是我傻傻地选择了沉默以对。当别人在球场挥汗如雨时,我静静地啃着书本――那一年我几乎没碰篮球。

同样是那一年,我连拿了4次年纪第一。拖着疲惫的身躯,我把这一消息告诉家里,换来的都是一片称赞――除了老爸。电话那头,他平静地问:“这是你想要的?”我哑然了,这似乎是家长想要的而非我的,那我所要的是什么?他又问:“你过得开心吗?”我想了好久,还是轻轻地否定了。于是他说了――还是那样平静:“那你的付出一文不值!”

放下电话,我竟然哭了。我忽然想到了球场,想到了空中划过的弧线和那曾经热血沸腾的生命――那才是青春燃烧的痕迹。

而当我再次站在球场上,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僵硬了,发现自己使不出从前那一套连贯的动作……

【雪】

写着写着,忽然想到了雪。日子一天天接近深冬,气温却一天高过一天。我不得不脱下棉衣,提早翻出羊毛衫穿上。新闻上说今年会是最热的一年,现在我信了。

记忆中这应该是属于雪的季节。漫天飞舞的雪花纷纷飘扬,静谧而华丽。纯洁的白色构造了童话般的世界……在三十夜,新年钟声响起之际,我们纷纷塌雪逐“年”。围巾上满是雪,鸭绒帽上满是雪,冰冷地雪水浸湿了鞋子和手套,却冷却不了我们火热的心。伴着此起彼伏的爆竹声,我们口中哈出的白雾渐渐消失在璀璨的夜空……

【文字】

我擅长两类文字,其一是考场类,给我一个标题我能用一组豪迈的排比、形象的比喻、恰当的引用和积极的立意拼凑出一篇优秀的“正统”文章,而且总能捕获改卷老师的心。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我拿下了一次次的高分;然而在别人的目光后,我把它们抛弃。因为我在用自己的文字去表达命题人的思想感情,那些文字不忠于我,而忠于改卷的老师――于是我尝试着表达自己的思想。我总会一个人,在深深的夜,趴在走廊尽头;或者在阳光明媚的下午,坐在草地上,静静地拿钢笔在彩色信纸上刷刷写出完全属于我的文字――一些飘渺忧伤的文字。我知道这些文字太个人化,所以很少拿出来分享,只是偶尔独自翻看――尽管我很爱它们。

到了创网,我才发现自己是最不受欢迎的那一种人。两种我所擅长的文字都是创网该当封杀的。其一模式老套,内容陈旧,无真情实感;另一空灵飘忽,内容空洞,显得做作。一向为写作自豪的自己,竟发现拿不出一篇像样的文章……

偶然间看到愿望的文章,整篇都透着活力,透着青春个性的气息,我才发现,在“正统”文字和飘忽文字之间,我遗漏了最宝贵的一种……

忽然怀念起幼时随手都是快乐真实文字的年代……

【理科】

一直以来大家公认我比较全面,这也是我自认为值得自豪的地方。我崇拜爱因斯坦、牛顿,我曾想到科学家,满脑的公式和定律,生活工作一丝不苟,会为一道题而苦苦闭门钻研几十个小时……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人类,然后最终闻名于世。但感性的半脑告诉我,那样的一生太寂寞,因为科学家往往是与凡人格格不入的;我也羡慕李白、苏轼,我也曾想当个哲人,成天游山玩水,抚琴品茗,为自己的快乐而过简单的生活。但理性的半脑告我,那样注定平凡,而且在这个物质世界,那样太不现实……

就像爱因斯坦写不出《水调歌头》,苏轼提不了“相对论”,理性和感性似乎无法在同一个人生上完美的体现。我夹杂在文、理间难以抉择。

最终我决定走“男孩学理科”这条路时,却听见了另一股声音:“你的理科不如文科。”是吗?我愣住了,才发现真的,我的理科优势荡然无存,思想似乎慢了半拍,以为仅自己会做的题目许多人都已经会了,反而考试时一个大意理科会给我丢下几十分……

还以为自己有权力在文、理之间作选择,却发现在不经意间自己已丧失了所想要的那一项――我不甘!

【篮球】

“Come on,poppy――”然后转身,过人,上篮,得分――忽然觉得那样好遥远。

我是球场上的一部分――曾经。曾经活跃在烈日下,任汗水尽情滴下,任伤痛尽情侵袭,我们不在乎。面对防守球员自信到带着轻蔑,一个加速,一个急停,一个变向,他就已经被我甩脱。然后轻松地上篮,看球在筐上顽皮地弹一下,两下,三下……最终无奈地掉入筐里。然后球场上欢呼雀跃声和叹息跺脚声……

也许是成长吧,初二那年,我总感到挥之不去的莫明的忧伤,于是我傻傻地选择了沉默以对。当别人在球场挥汗如雨时,我静静地啃着书本――那一年我几乎没碰篮球。

同样是那一年,我连拿了4次年纪第一。拖着疲惫的身躯,我把这一消息告诉家里,换来的都是一片称赞――除了老爸。电话那头,他平静地问:“这是你想要的?”我哑然了,这似乎是家长想要的而非我的,那我所要的是什么?他又问:“你过得开心吗?”我想了好久,还是轻轻地否定了。于是他说了――还是那样平静:“那你的付出一文不值!”

放下电话,我竟然哭了。我忽然想到了球场,想到了空中划过的弧线和那曾经热血沸腾的生命――那才是青春燃烧的痕迹。

而当我再次站在球场上,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僵硬了,发现自己使不出从前那一套连贯的动作……

【雪】

写着写着,忽然想到了雪。日子一天天接近深冬,气温却一天高过一天。我不得不脱下棉衣,提早翻出羊毛衫穿上。新闻上说今年会是最热的一年,现在我信了。

记忆中这应该是属于雪的季节。漫天飞舞的雪花纷纷飘扬,静谧而华丽。纯洁的白色构造了童话般的世界……在三十夜,新年钟声响起之际,我们纷纷塌雪逐“年”。围巾上满是雪,鸭绒帽上满是雪,冰冷地雪水浸湿了鞋子和手套,却冷却不了我们火热的心。伴着此起彼伏的爆竹声,我们口中哈出的白雾渐渐消失在璀璨的夜空……

#8楼回目录

一个白色的故事(参赛重发)

棉衣好重的作文 | 2017-06-29 17:57

圣诞老人越来越不高兴也越来越苦闷.因为快到圣诞节了.可是由于天气太冷,圣诞老人生病了,他不能给可爱的孩子送圣诞礼物了.真愁呀!圣诞老人正在为这件事干着急。突然,圣诞老人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做了很多很多的鹿拉雪橇和红棉衣,又做了非常多精美的贺卡。他把这些东西发到世界各地的那些喜欢圣诞老人的孩子们手里。每个幸运的孩子都异常地兴奋,因为根据圣诞老人的嘱托,他们可以真正的做一次圣诞老人。而且干得好的孩子还可以拿到一个大礼包。

圣诞节晚上,幸运的孩子们扮成圣诞老人,他们很兴奋到处送礼物。可有个孩子看着布袋里的礼物,都是他非常喜欢的,所以他不舍得送给别人。于是他把这些礼物放进自己的家,并告诉圣诞老人他把圣诞礼物送完了。圣诞老人很高兴也没问他任何事情就让这个孩子回家了。

这个孩子回到了家,急忙打开每一件礼物,看见里面都有圣诞老人给每一个孩子的祝福。他又打开自己的礼物,可是除了一个表情非常生气的圣诞老人头像之外,什么都没有。那个孩子顿时羞红了脸,他沉思了一会,又来到了圣诞老人那里。因为他想圣诞老人一定知道他做的这件事,也许以后圣诞老人都会因为这件事不给自己送礼物了。他在圣诞老人面前祈求圣诞老人原谅他,圣诞老人见他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原谅了他,并且重新给了他一份圣诞礼物。

从此,圣诞老人每年都会让一些孩子去送礼物,看谁最诚实。但再也没人去骗圣诞老人,做一些不好的事。

#9楼回目录

母爱的重量

棉衣好重的作文 | 2017-06-29 17:57

母爱如春雨,滋润新生的花朵;母爱如雨伞,保护伞下的儿子;母爱如太阳,照亮孩子的一生。时至今日,我仍忘不了那一件灰色的棉衣…… 那时正值寒冬腊月,天气冷得厉害。风刮在脸上,比刀割还疼;灌进衣服里,比冰水还冷。一直体弱多病的我禁不住严寒,时常发烧。多少件衣服裹在身上,还是会瑟瑟发 抖。 母亲除了为我端衣送药、嘘寒问暖,还买来了针线。她高兴地对我说:“轩仔,我要为你织一件更厚更暖的棉衣,那你就不会冷得厉害了。看着母亲专注的神情,我既意外又疑惑,妈妈会织棉衣吗?毕竟我很久也没见她操过针线活了。 以后,母亲每天晚上工作回来便躲在房间里织棉衣。她回家时已近十点,要忙活到十点半才能闲下来。在冬天,越晚天气越冷。凛冽的寒风催使人们都熄了灯,钻进暖暖的被窝中去。于是在这个时候,整栋大楼便仅剩我们家还亮着灯,直至深夜。有时候车子的喇叭声扰得我睡不着觉,便决定起身去看看母亲。她常是招呼我一声,便继续织衣服了。母亲显然很困倦了,她的一双眼皮似有千斤重,不停地垂下来,但都被母亲给扛上去了。多年的荒置使得母亲的手艺大不如前,经常要拆了重织一遍。有时候,锐利的针尖常刺破母亲的手。但当我在身边,她便忍着不动声色。我想问她是否生疼,她却已经又埋下头去了。小小的针线在母亲的手中穿插,我在一边傻傻的看着,仿佛自己也成了一条丝线,在母亲温暖的手中飞舞,和母亲共同编织一个美好的梦。夜更深了,灯光微弱的照着母亲的鬓发,一缕缕白丝在风中飘舞。这常让我把那灰黑的丝线当头发了,每每这样,一股暖流便涌上心头,洒以热泪。 棉衣在母亲一夜夜的编织中终于完成了。穿着灰黑的棉衣,一下子暖和了不少。而母亲却又瘦了一圈,眼睛成了熊猫眼。我感受到了又厚又暖的棉衣穿在身上的重量,那是母爱的重量。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