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笑作文

沧海笑作文 | 楼主 |2017-03-18 10:56:03 共有4个回复 116次阅读

曾经的沧海,现在的蝴蝶。沧海与蝴蝶的宿命,解不开的结。

无所谓的雨打芭蕉,无所谓的笑语嫣然,无所谓的蝴蝶宿命。

沧海究竟是沧海,经历了的尽是沧桑,怎会惹红尘一笑竟折腰呢!

沧海一声笑,笑尽天下英雄谁主沉浮。

沧海一声笑,笑尽红尘柳眉谁霸宠辱。

沧海蝴蝶,逃不脱的宿命,逃不开的去留。

(沧海的蝴蝶,坠落的天使)

标题:沧海笑作文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740188.html
沙发回目录

那一笑,便已是沧海桑田

沧海笑作文 | 2017-03-18 10:56

在那个国家动荡不安的年代,人人自危。在那间“改良”的茶馆内那名叫王利发的中年男人望着那被人团团围住的临时刑场,眼中透露着无奈。可是他还活着,活得生不如死。而今他依旧活着,孤零零的,然后他笑了,笑得有几许张狂,却也有掩饰不住的无奈。那被称为秦四爷的男人意气风发,说着自己那“实业救国”的梦想。他是善良的,所以他把他所有的财产转成了现钱,投资开办工厂,一干就是四十年。而今,在茶馆内他明白了许许多多,他让王利发以后把他的故事当个笑话说给别人听。他笑了,笑得肆意,可是又有谁知道那笑中的辛酸?那被唤为常四爷的男人在这里。他说:“大清国就要亡了。”也正是因为这一句,他被投入监狱。而今果真赢了他的话,大清国亡了。同样在茶馆里。年迈的他笑了,笑得悲凉。

他们笑,他们笑自己的物质与愚昧。他们不甘,可是他们纵使有千不甘万不愿也得面对。松二爷说过,好死不如赖活着。所以他们活着,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世界越来越混乱却无能为力,只以为他们是平明百姓。他们的呼喊统治者听不见,他们的痛苦统治者看不到,他们像蝼蚁一样,无论是侵越者还是对统治者而言,捏死蝼蚁简直易如反掌。在他们中王利发王掌柜恐怕是最不甘心的吧!他做了一辈子的顺民,从不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可是扽带她的是什么?是那无情的一耳光,那不仅打在了脸上,更是打在了心坎儿上。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在心中滋长。

年迈的长四爷颤巍巍地从竹篮中拿出一些纸钱。他说,他的朋友不是贝尔斯就是被杀死。他说他既是有泪也哭不出来。他说这些纸钱还是看见被人扔后拾起来的。。然后他们都笑了,他们把纸钱扔在空中然后撒落下来,那是他们自己在祭奠自己。活人却用死人用的纸钱来祭奠自己,有怎么能不说是一种悲哀呢?或许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心已经死了,生命便显得其次了。或许也是他们在祭奠这动荡不安的时代,这混乱不堪濒临灭亡的国家吧。但这也仅仅是一种或许。

已经老眼昏花的秦二爷笑着,可是他也在为他那在天津已被拆除的工厂心痛不已。他怨天怨地,更怨这黑暗的国家。那一片废墟打醒了他,他的心在滴血为自己的工厂默默悼念。

他们又笑了,这一次竟有了几分释然,然后各自散去,那颤巍巍的背影让人忍不住的心酸。记得多年之前,常四爷还笑得硬朗,秦二爷还笑得意气风发,王利发还笑着面对每一个人。只可惜现实中那无情的打击让他们变得内敛了,这或许也是一种成长,只是事实太过于残酷。

他们笑了。这一笑,便已是沧海桑田。

板凳回目录

沧海一声笑的傲然与恬淡

沧海笑作文 | 2017-03-18 10:56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了

一襟晚照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苍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沧海一声笑》是一首很老的歌,很小的时候就听过,长大后再次接触这首歌,是看到神墓里紫金神龙每次都痞子似的狂嚎: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那天在车上听着这首歌头脑迷迷糊糊,清醒的时候发觉心情豁朗。这是首很大气难得一遇的好歌。当然前提是你的胸襟足够宽广,才能领悟,真真正正的。这首歌也令我想起了高二遇到的几个人。

第一个是李栋。李栋最喜欢的一句话是行无陌路心无疆。他也确实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其传奇经历令我也不得不佩服。他曾于一段时间大唱特唱李宇春的《梨花香》,并在众人百般恐吓之下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最后喜得一外号:香哥。而且在公共浴室里还有一大帮傻b在他感染下开起了演唱会。李栋的笑声能传递千里,从操场突破重重阻碍直达宿舍。我与李栋聊过颇多,在他的影响下我变得淡然许多。临近学期结束,他才告诉我说那段唱《梨花香》的日子是他的低潮期,他与一好朋友吵架,只能通过音乐排遣悲伤。

其实每个人都有血有肉,我们学着看淡一切,是因为那些人那些事并非值得我们珍爱,如果整天患得患失,生命便会在悲戚中化为灰烬。而当我们最重要的人离开我们后,更需要我们有沧海一声笑的豪情与淡然。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前阵子一以前的老师来看望我们。还合了影,有女生当时就哭了,说真的,虽然以前那段时光很温馨,但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哭。就如同在象牙塔长不大的小女孩,一旦母亲离开,便哭哭啼啼,成不了气候,成了,也只是小气候。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与这句话相似的是苏轼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李栋很随然,而我高一时的班主任说我很有霸气,说的不好听,是野心。在经历一些事后,从高二起,我便有意识地低调做事:尽量避免与女生接触,把课桌搬到最后一排,和高三朋友住同一宿舍。人与人之间需要一点距离,一个人若是彻底地被许多人了解,那么便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遇到天力后,我更深切地明白了一点:霸气必须内敛,有霸气的人或许会功成名就,也很可能一败涂地。天力属于性情中人,遇事不吐不快,我讽刺别人都拐弯抹角几乎不用粗话,而他则是脏话一窝直接泼你脸上。他也是个很有见地的家伙,在真正认识他的几天时间里,我将我平时不肯轻易说的话都一股脑说了出来,而且发觉天力的想法与我的不谋而合。但是天力也因为其不羁的个性得罪了许多人。平日里云淡风清,心胸宽广,关键时刻霸气毕露,唯我独尊,才是我所欣赏的。

班主任对我一直都很器重,可能是我在他面前都表现的老老实实,亲和友善,成绩也不错。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大气,有北方汉子的厚实。在我们宿舍违纪被连续扣分,他工资日益缩水的情况下,他也只是很无奈地说了句“你们宿舍以后能不能不被扣分啊?”有一次,班主任三令五申,再违纪的要罚款,(因为在我们学校里学生违纪老师会被扣除一定的工资)而邱同学雷打不动,我行我素,再次违纪,终于被罚5元钱,当时邱一脸委屈,全班同学都笑的特开心。班主任脸上“蒙娜丽莎般的微笑”使得他这一难得的妙招的威慑作用荡然无存。许多人依旧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大摇大摆地游荡于学校,以至于当时流行“拖鞋帮”这一名词。

高三了,班主任也要离开了,最后一节班会课,他言语中带着些哽咽,面色凝重,一改平日里的从容随和。当时我心静如水,古井无波,我都怀疑自己变得冷漠了许多。或许这也是淡然吧。相聚一年,彼此奔走天涯,相忘于江湖,亦是长天景虹,曼妙多姿的意境。

雨果认为人生只不过是一场悲剧。高中毕业,大学四年,一晃而过,而后工作,婚姻,步入中年,老年,暮鼓晨钟,寿终正寝,想想这些,不免有些后怕。但是生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我们可以使它绚烂绝伦,也能令它阴暗悲戚。有了梦想,所以无悔。李栋说有些大人活了半辈子都不窍。我认为这句话精辟无比,在成长的过程中,有些人身上的棱角逐渐被磨平,开始沉溺于勾心斗角,追名逐利,抑或在柴米油盐中抱怨命运不公,恍然想起年少时的梦想,才幡然醒悟,可是人生早已过去大半。也很少有人拥有看破世事的淡然,尽管我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了

一襟晚照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苍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沧海一声笑》是一首很老的歌,很小的时候就听过,长大后再次接触这首歌,是看到神墓里紫金神龙每次都痞子似的狂嚎: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那天在车上听着这首歌头脑迷迷糊糊,清醒的时候发觉心情豁朗。这是首很大气难得一遇的好歌。当然前提是你的胸襟足够宽广,才能领悟,真真正正的。这首歌也令我想起了高二遇到的几个人。

第一个是李栋。李栋最喜欢的一句话是行无陌路心无疆。他也确实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其传奇经历令我也不得不佩服。他曾于一段时间大唱特唱李宇春的《梨花香》,并在众人百般恐吓之下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最后喜得一外号:香哥。而且在公共浴室里还有一大帮傻b在他感染下开起了演唱会。李栋的笑声能传递千里,从操场突破重重阻碍直达宿舍。我与李栋聊过颇多,在他的影响下我变得淡然许多。临近学期结束,他才告诉我说那段唱《梨花香》的日子是他的低潮期,他与一好朋友吵架,只能通过音乐排遣悲伤。

其实每个人都有血有肉,我们学着看淡一切,是因为那些人那些事并非值得我们珍爱,如果整天患得患失,生命便会在悲戚中化为灰烬。而当我们最重要的人离开我们后,更需要我们有沧海一声笑的豪情与淡然。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前阵子一以前的老师来看望我们。还合了影,有女生当时就哭了,说真的,虽然以前那段时光很温馨,但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哭。就如同在象牙塔长不大的小女孩,一旦母亲离开,便哭哭啼啼,成不了气候,成了,也只是小气候。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与这句话相似的是苏轼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李栋很随然,而我高一时的班主任说我很有霸气,说的不好听,是野心。在经历一些事后,从高二起,我便有意识地低调做事:尽量避免与女生接触,把课桌搬到最后一排,和高三朋友住同一宿舍。人与人之间需要一点距离,一个人若是彻底地被许多人了解,那么便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遇到天力后,我更深切地明白了一点:霸气必须内敛,有霸气的人或许会功成名就,也很可能一败涂地。天力属于性情中人,遇事不吐不快,我讽刺别人都拐弯抹角几乎不用粗话,而他则是脏话一窝直接泼你脸上。他也是个很有见地的家伙,在真正认识他的几天时间里,我将我平时不肯轻易说的话都一股脑说了出来,而且发觉天力的想法与我的不谋而合。但是天力也因为其不羁的个性得罪了许多人。平日里云淡风清,心胸宽广,关键时刻霸气毕露,唯我独尊,才是我所欣赏的。

班主任对我一直都很器重,可能是我在他面前都表现的老老实实,亲和友善,成绩也不错。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大气,有北方汉子的厚实。在我们宿舍违纪被连续扣分,他工资日益缩水的情况下,他也只是很无奈地说了句“你们宿舍以后能不能不被扣分啊?”有一次,班主任三令五申,再违纪的要罚款,(因为在我们学校里学生违纪老师会被扣除一定的工资)而邱同学雷打不动,我行我素,再次违纪,终于被罚5元钱,当时邱一脸委屈,全班同学都笑的特开心。班主任脸上“蒙娜丽莎般的微笑”使得他这一难得的妙招的威慑作用荡然无存。许多人依旧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大摇大摆地游荡于学校,以至于当时流行“拖鞋帮”这一名词。

高三了,班主任也要离开了,最后一节班会课,他言语中带着些哽咽,面色凝重,一改平日里的从容随和。当时我心静如水,古井无波,我都怀疑自己变得冷漠了许多。或许这也是淡然吧。相聚一年,彼此奔走天涯,相忘于江湖,亦是长天景虹,曼妙多姿的意境。

雨果认为人生只不过是一场悲剧。高中毕业,大学四年,一晃而过,而后工作,婚姻,步入中年,老年,暮鼓晨钟,寿终正寝,想想这些,不免有些后怕。但是生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我们可以使它绚烂绝伦,也能令它阴暗悲戚。有了梦想,所以无悔。李栋说有些大人活了半辈子都不窍。我认为这句话精辟无比,在成长的过程中,有些人身上的棱角逐渐被磨平,开始沉溺于勾心斗角,追名逐利,抑或在柴米油盐中抱怨命运不公,恍然想起年少时的梦想,才幡然醒悟,可是人生早已过去大半。也很少有人拥有看破世事的淡然,尽管我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了

一襟晚照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苍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沧海一声笑》是一首很老的歌,很小的时候就听过,长大后再次接触这首歌,是看到神墓里紫金神龙每次都痞子似的狂嚎: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那天在车上听着这首歌头脑迷迷糊糊,清醒的时候发觉心情豁朗。这是首很大气难得一遇的好歌。当然前提是你的胸襟足够宽广,才能领悟,真真正正的。这首歌也令我想起了高二遇到的几个人。

第一个是李栋。李栋最喜欢的一句话是行无陌路心无疆。他也确实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其传奇经历令我也不得不佩服。他曾于一段时间大唱特唱李宇春的《梨花香》,并在众人百般恐吓之下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最后喜得一外号:香哥。而且在公共浴室里还有一大帮傻b在他感染下开起了演唱会。李栋的笑声能传递千里,从操场突破重重阻碍直达宿舍。我与李栋聊过颇多,在他的影响下我变得淡然许多。临近学期结束,他才告诉我说那段唱《梨花香》的日子是他的低潮期,他与一好朋友吵架,只能通过音乐排遣悲伤。

其实每个人都有血有肉,我们学着看淡一切,是因为那些人那些事并非值得我们珍爱,如果整天患得患失,生命便会在悲戚中化为灰烬。而当我们最重要的人离开我们后,更需要我们有沧海一声笑的豪情与淡然。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前阵子一以前的老师来看望我们。还合了影,有女生当时就哭了,说真的,虽然以前那段时光很温馨,但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哭。就如同在象牙塔长不大的小女孩,一旦母亲离开,便哭哭啼啼,成不了气候,成了,也只是小气候。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与这句话相似的是苏轼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李栋很随然,而我高一时的班主任说我很有霸气,说的不好听,是野心。在经历一些事后,从高二起,我便有意识地低调做事:尽量避免与女生接触,把课桌搬到最后一排,和高三朋友住同一宿舍。人与人之间需要一点距离,一个人若是彻底地被许多人了解,那么便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遇到天力后,我更深切地明白了一点:霸气必须内敛,有霸气的人或许会功成名就,也很可能一败涂地。天力属于性情中人,遇事不吐不快,我讽刺别人都拐弯抹角几乎不用粗话,而他则是脏话一窝直接泼你脸上。他也是个很有见地的家伙,在真正认识他的几天时间里,我将我平时不肯轻易说的话都一股脑说了出来,而且发觉天力的想法与我的不谋而合。但是天力也因为其不羁的个性得罪了许多人。平日里云淡风清,心胸宽广,关键时刻霸气毕露,唯我独尊,才是我所欣赏的。

班主任对我一直都很器重,可能是我在他面前都表现的老老实实,亲和友善,成绩也不错。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大气,有北方汉子的厚实。在我们宿舍违纪被连续扣分,他工资日益缩水的情况下,他也只是很无奈地说了句“你们宿舍以后能不能不被扣分啊?”有一次,班主任三令五申,再违纪的要罚款,(因为在我们学校里学生违纪老师会被扣除一定的工资)而邱同学雷打不动,我行我素,再次违纪,终于被罚5元钱,当时邱一脸委屈,全班同学都笑的特开心。班主任脸上“蒙娜丽莎般的微笑”使得他这一难得的妙招的威慑作用荡然无存。许多人依旧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大摇大摆地游荡于学校,以至于当时流行“拖鞋帮”这一名词。

高三了,班主任也要离开了,最后一节班会课,他言语中带着些哽咽,面色凝重,一改平日里的从容随和。当时我心静如水,古井无波,我都怀疑自己变得冷漠了许多。或许这也是淡然吧。相聚一年,彼此奔走天涯,相忘于江湖,亦是长天景虹,曼妙多姿的意境。

雨果认为人生只不过是一场悲剧。高中毕业,大学四年,一晃而过,而后工作,婚姻,步入中年,老年,暮鼓晨钟,寿终正寝,想想这些,不免有些后怕。但是生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我们可以使它绚烂绝伦,也能令它阴暗悲戚。有了梦想,所以无悔。李栋说有些大人活了半辈子都不窍。我认为这句话精辟无比,在成长的过程中,有些人身上的棱角逐渐被磨平,开始沉溺于勾心斗角,追名逐利,抑或在柴米油盐中抱怨命运不公,恍然想起年少时的梦想,才幡然醒悟,可是人生早已过去大半。也很少有人拥有看破世事的淡然,尽管我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了

一襟晚照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苍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沧海一声笑》是一首很老的歌,很小的时候就听过,长大后再次接触这首歌,是看到神墓里紫金神龙每次都痞子似的狂嚎: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那天在车上听着这首歌头脑迷迷糊糊,清醒的时候发觉心情豁朗。这是首很大气难得一遇的好歌。当然前提是你的胸襟足够宽广,才能领悟,真真正正的。这首歌也令我想起了高二遇到的几个人。

第一个是李栋。李栋最喜欢的一句话是行无陌路心无疆。他也确实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其传奇经历令我也不得不佩服。他曾于一段时间大唱特唱李宇春的《梨花香》,并在众人百般恐吓之下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最后喜得一外号:香哥。而且在公共浴室里还有一大帮傻b在他感染下开起了演唱会。李栋的笑声能传递千里,从操场突破重重阻碍直达宿舍。我与李栋聊过颇多,在他的影响下我变得淡然许多。临近学期结束,他才告诉我说那段唱《梨花香》的日子是他的低潮期,他与一好朋友吵架,只能通过音乐排遣悲伤。

其实每个人都有血有肉,我们学着看淡一切,是因为那些人那些事并非值得我们珍爱,如果整天患得患失,生命便会在悲戚中化为灰烬。而当我们最重要的人离开我们后,更需要我们有沧海一声笑的豪情与淡然。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前阵子一以前的老师来看望我们。还合了影,有女生当时就哭了,说真的,虽然以前那段时光很温馨,但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哭。就如同在象牙塔长不大的小女孩,一旦母亲离开,便哭哭啼啼,成不了气候,成了,也只是小气候。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与这句话相似的是苏轼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李栋很随然,而我高一时的班主任说我很有霸气,说的不好听,是野心。在经历一些事后,从高二起,我便有意识地低调做事:尽量避免与女生接触,把课桌搬到最后一排,和高三朋友住同一宿舍。人与人之间需要一点距离,一个人若是彻底地被许多人了解,那么便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遇到天力后,我更深切地明白了一点:霸气必须内敛,有霸气的人或许会功成名就,也很可能一败涂地。天力属于性情中人,遇事不吐不快,我讽刺别人都拐弯抹角几乎不用粗话,而他则是脏话一窝直接泼你脸上。他也是个很有见地的家伙,在真正认识他的几天时间里,我将我平时不肯轻易说的话都一股脑说了出来,而且发觉天力的想法与我的不谋而合。但是天力也因为其不羁的个性得罪了许多人。平日里云淡风清,心胸宽广,关键时刻霸气毕露,唯我独尊,才是我所欣赏的。

班主任对我一直都很器重,可能是我在他面前都表现的老老实实,亲和友善,成绩也不错。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大气,有北方汉子的厚实。在我们宿舍违纪被连续扣分,他工资日益缩水的情况下,他也只是很无奈地说了句“你们宿舍以后能不能不被扣分啊?”有一次,班主任三令五申,再违纪的要罚款,(因为在我们学校里学生违纪老师会被扣除一定的工资)而邱同学雷打不动,我行我素,再次违纪,终于被罚5元钱,当时邱一脸委屈,全班同学都笑的特开心。班主任脸上“蒙娜丽莎般的微笑”使得他这一难得的妙招的威慑作用荡然无存。许多人依旧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大摇大摆地游荡于学校,以至于当时流行“拖鞋帮”这一名词。

高三了,班主任也要离开了,最后一节班会课,他言语中带着些哽咽,面色凝重,一改平日里的从容随和。当时我心静如水,古井无波,我都怀疑自己变得冷漠了许多。或许这也是淡然吧。相聚一年,彼此奔走天涯,相忘于江湖,亦是长天景虹,曼妙多姿的意境。

雨果认为人生只不过是一场悲剧。高中毕业,大学四年,一晃而过,而后工作,婚姻,步入中年,老年,暮鼓晨钟,寿终正寝,想想这些,不免有些后怕。但是生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我们可以使它绚烂绝伦,也能令它阴暗悲戚。有了梦想,所以无悔。李栋说有些大人活了半辈子都不窍。我认为这句话精辟无比,在成长的过程中,有些人身上的棱角逐渐被磨平,开始沉溺于勾心斗角,追名逐利,抑或在柴米油盐中抱怨命运不公,恍然想起年少时的梦想,才幡然醒悟,可是人生早已过去大半。也很少有人拥有看破世事的淡然,尽管我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了

一襟晚照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苍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沧海一声笑》是一首很老的歌,很小的时候就听过,长大后再次接触这首歌,是看到神墓里紫金神龙每次都痞子似的狂嚎: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那天在车上听着这首歌头脑迷迷糊糊,清醒的时候发觉心情豁朗。这是首很大气难得一遇的好歌。当然前提是你的胸襟足够宽广,才能领悟,真真正正的。这首歌也令我想起了高二遇到的几个人。

第一个是李栋。李栋最喜欢的一句话是行无陌路心无疆。他也确实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其传奇经历令我也不得不佩服。他曾于一段时间大唱特唱李宇春的《梨花香》,并在众人百般恐吓之下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最后喜得一外号:香哥。而且在公共浴室里还有一大帮傻b在他感染下开起了演唱会。李栋的笑声能传递千里,从操场突破重重阻碍直达宿舍。我与李栋聊过颇多,在他的影响下我变得淡然许多。临近学期结束,他才告诉我说那段唱《梨花香》的日子是他的低潮期,他与一好朋友吵架,只能通过音乐排遣悲伤。

其实每个人都有血有肉,我们学着看淡一切,是因为那些人那些事并非值得我们珍爱,如果整天患得患失,生命便会在悲戚中化为灰烬。而当我们最重要的人离开我们后,更需要我们有沧海一声笑的豪情与淡然。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前阵子一以前的老师来看望我们。还合了影,有女生当时就哭了,说真的,虽然以前那段时光很温馨,但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哭。就如同在象牙塔长不大的小女孩,一旦母亲离开,便哭哭啼啼,成不了气候,成了,也只是小气候。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与这句话相似的是苏轼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李栋很随然,而我高一时的班主任说我很有霸气,说的不好听,是野心。在经历一些事后,从高二起,我便有意识地低调做事:尽量避免与女生接触,把课桌搬到最后一排,和高三朋友住同一宿舍。人与人之间需要一点距离,一个人若是彻底地被许多人了解,那么便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遇到天力后,我更深切地明白了一点:霸气必须内敛,有霸气的人或许会功成名就,也很可能一败涂地。天力属于性情中人,遇事不吐不快,我讽刺别人都拐弯抹角几乎不用粗话,而他则是脏话一窝直接泼你脸上。他也是个很有见地的家伙,在真正认识他的几天时间里,我将我平时不肯轻易说的话都一股脑说了出来,而且发觉天力的想法与我的不谋而合。但是天力也因为其不羁的个性得罪了许多人。平日里云淡风清,心胸宽广,关键时刻霸气毕露,唯我独尊,才是我所欣赏的。

班主任对我一直都很器重,可能是我在他面前都表现的老老实实,亲和友善,成绩也不错。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大气,有北方汉子的厚实。在我们宿舍违纪被连续扣分,他工资日益缩水的情况下,他也只是很无奈地说了句“你们宿舍以后能不能不被扣分啊?”有一次,班主任三令五申,再违纪的要罚款,(因为在我们学校里学生违纪老师会被扣除一定的工资)而邱同学雷打不动,我行我素,再次违纪,终于被罚5元钱,当时邱一脸委屈,全班同学都笑的特开心。班主任脸上“蒙娜丽莎般的微笑”使得他这一难得的妙招的威慑作用荡然无存。许多人依旧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大摇大摆地游荡于学校,以至于当时流行“拖鞋帮”这一名词。

高三了,班主任也要离开了,最后一节班会课,他言语中带着些哽咽,面色凝重,一改平日里的从容随和。当时我心静如水,古井无波,我都怀疑自己变得冷漠了许多。或许这也是淡然吧。相聚一年,彼此奔走天涯,相忘于江湖,亦是长天景虹,曼妙多姿的意境。

雨果认为人生只不过是一场悲剧。高中毕业,大学四年,一晃而过,而后工作,婚姻,步入中年,老年,暮鼓晨钟,寿终正寝,想想这些,不免有些后怕。但是生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我们可以使它绚烂绝伦,也能令它阴暗悲戚。有了梦想,所以无悔。李栋说有些大人活了半辈子都不窍。我认为这句话精辟无比,在成长的过程中,有些人身上的棱角逐渐被磨平,开始沉溺于勾心斗角,追名逐利,抑或在柴米油盐中抱怨命运不公,恍然想起年少时的梦想,才幡然醒悟,可是人生早已过去大半。也很少有人拥有看破世事的淡然,尽管我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了

一襟晚照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苍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沧海一声笑》是一首很老的歌,很小的时候就听过,长大后再次接触这首歌,是看到神墓里紫金神龙每次都痞子似的狂嚎: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那天在车上听着这首歌头脑迷迷糊糊,清醒的时候发觉心情豁朗。这是首很大气难得一遇的好歌。当然前提是你的胸襟足够宽广,才能领悟,真真正正的。这首歌也令我想起了高二遇到的几个人。

第一个是李栋。李栋最喜欢的一句话是行无陌路心无疆。他也确实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其传奇经历令我也不得不佩服。他曾于一段时间大唱特唱李宇春的《梨花香》,并在众人百般恐吓之下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最后喜得一外号:香哥。而且在公共浴室里还有一大帮傻b在他感染下开起了演唱会。李栋的笑声能传递千里,从操场突破重重阻碍直达宿舍。我与李栋聊过颇多,在他的影响下我变得淡然许多。临近学期结束,他才告诉我说那段唱《梨花香》的日子是他的低潮期,他与一好朋友吵架,只能通过音乐排遣悲伤。

其实每个人都有血有肉,我们学着看淡一切,是因为那些人那些事并非值得我们珍爱,如果整天患得患失,生命便会在悲戚中化为灰烬。而当我们最重要的人离开我们后,更需要我们有沧海一声笑的豪情与淡然。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前阵子一以前的老师来看望我们。还合了影,有女生当时就哭了,说真的,虽然以前那段时光很温馨,但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哭。就如同在象牙塔长不大的小女孩,一旦母亲离开,便哭哭啼啼,成不了气候,成了,也只是小气候。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与这句话相似的是苏轼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李栋很随然,而我高一时的班主任说我很有霸气,说的不好听,是野心。在经历一些事后,从高二起,我便有意识地低调做事:尽量避免与女生接触,把课桌搬到最后一排,和高三朋友住同一宿舍。人与人之间需要一点距离,一个人若是彻底地被许多人了解,那么便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遇到天力后,我更深切地明白了一点:霸气必须内敛,有霸气的人或许会功成名就,也很可能一败涂地。天力属于性情中人,遇事不吐不快,我讽刺别人都拐弯抹角几乎不用粗话,而他则是脏话一窝直接泼你脸上。他也是个很有见地的家伙,在真正认识他的几天时间里,我将我平时不肯轻易说的话都一股脑说了出来,而且发觉天力的想法与我的不谋而合。但是天力也因为其不羁的个性得罪了许多人。平日里云淡风清,心胸宽广,关键时刻霸气毕露,唯我独尊,才是我所欣赏的。

班主任对我一直都很器重,可能是我在他面前都表现的老老实实,亲和友善,成绩也不错。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大气,有北方汉子的厚实。在我们宿舍违纪被连续扣分,他工资日益缩水的情况下,他也只是很无奈地说了句“你们宿舍以后能不能不被扣分啊?”有一次,班主任三令五申,再违纪的要罚款,(因为在我们学校里学生违纪老师会被扣除一定的工资)而邱同学雷打不动,我行我素,再次违纪,终于被罚5元钱,当时邱一脸委屈,全班同学都笑的特开心。班主任脸上“蒙娜丽莎般的微笑”使得他这一难得的妙招的威慑作用荡然无存。许多人依旧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大摇大摆地游荡于学校,以至于当时流行“拖鞋帮”这一名词。

高三了,班主任也要离开了,最后一节班会课,他言语中带着些哽咽,面色凝重,一改平日里的从容随和。当时我心静如水,古井无波,我都怀疑自己变得冷漠了许多。或许这也是淡然吧。相聚一年,彼此奔走天涯,相忘于江湖,亦是长天景虹,曼妙多姿的意境。

雨果认为人生只不过是一场悲剧。高中毕业,大学四年,一晃而过,而后工作,婚姻,步入中年,老年,暮鼓晨钟,寿终正寝,想想这些,不免有些后怕。但是生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我们可以使它绚烂绝伦,也能令它阴暗悲戚。有了梦想,所以无悔。李栋说有些大人活了半辈子都不窍。我认为这句话精辟无比,在成长的过程中,有些人身上的棱角逐渐被磨平,开始沉溺于勾心斗角,追名逐利,抑或在柴米油盐中抱怨命运不公,恍然想起年少时的梦想,才幡然醒悟,可是人生早已过去大半。也很少有人拥有看破世事的淡然,尽管我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了

一襟晚照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苍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沧海一声笑》是一首很老的歌,很小的时候就听过,长大后再次接触这首歌,是看到神墓里紫金神龙每次都痞子似的狂嚎: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那天在车上听着这首歌头脑迷迷糊糊,清醒的时候发觉心情豁朗。这是首很大气难得一遇的好歌。当然前提是你的胸襟足够宽广,才能领悟,真真正正的。这首歌也令我想起了高二遇到的几个人。

第一个是李栋。李栋最喜欢的一句话是行无陌路心无疆。他也确实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其传奇经历令我也不得不佩服。他曾于一段时间大唱特唱李宇春的《梨花香》,并在众人百般恐吓之下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最后喜得一外号:香哥。而且在公共浴室里还有一大帮傻b在他感染下开起了演唱会。李栋的笑声能传递千里,从操场突破重重阻碍直达宿舍。我与李栋聊过颇多,在他的影响下我变得淡然许多。临近学期结束,他才告诉我说那段唱《梨花香》的日子是他的低潮期,他与一好朋友吵架,只能通过音乐排遣悲伤。

其实每个人都有血有肉,我们学着看淡一切,是因为那些人那些事并非值得我们珍爱,如果整天患得患失,生命便会在悲戚中化为灰烬。而当我们最重要的人离开我们后,更需要我们有沧海一声笑的豪情与淡然。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前阵子一以前的老师来看望我们。还合了影,有女生当时就哭了,说真的,虽然以前那段时光很温馨,但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哭。就如同在象牙塔长不大的小女孩,一旦母亲离开,便哭哭啼啼,成不了气候,成了,也只是小气候。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与这句话相似的是苏轼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李栋很随然,而我高一时的班主任说我很有霸气,说的不好听,是野心。在经历一些事后,从高二起,我便有意识地低调做事:尽量避免与女生接触,把课桌搬到最后一排,和高三朋友住同一宿舍。人与人之间需要一点距离,一个人若是彻底地被许多人了解,那么便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遇到天力后,我更深切地明白了一点:霸气必须内敛,有霸气的人或许会功成名就,也很可能一败涂地。天力属于性情中人,遇事不吐不快,我讽刺别人都拐弯抹角几乎不用粗话,而他则是脏话一窝直接泼你脸上。他也是个很有见地的家伙,在真正认识他的几天时间里,我将我平时不肯轻易说的话都一股脑说了出来,而且发觉天力的想法与我的不谋而合。但是天力也因为其不羁的个性得罪了许多人。平日里云淡风清,心胸宽广,关键时刻霸气毕露,唯我独尊,才是我所欣赏的。

班主任对我一直都很器重,可能是我在他面前都表现的老老实实,亲和友善,成绩也不错。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大气,有北方汉子的厚实。在我们宿舍违纪被连续扣分,他工资日益缩水的情况下,他也只是很无奈地说了句“你们宿舍以后能不能不被扣分啊?”有一次,班主任三令五申,再违纪的要罚款,(因为在我们学校里学生违纪老师会被扣除一定的工资)而邱同学雷打不动,我行我素,再次违纪,终于被罚5元钱,当时邱一脸委屈,全班同学都笑的特开心。班主任脸上“蒙娜丽莎般的微笑”使得他这一难得的妙招的威慑作用荡然无存。许多人依旧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大摇大摆地游荡于学校,以至于当时流行“拖鞋帮”这一名词。

高三了,班主任也要离开了,最后一节班会课,他言语中带着些哽咽,面色凝重,一改平日里的从容随和。当时我心静如水,古井无波,我都怀疑自己变得冷漠了许多。或许这也是淡然吧。相聚一年,彼此奔走天涯,相忘于江湖,亦是长天景虹,曼妙多姿的意境。

雨果认为人生只不过是一场悲剧。高中毕业,大学四年,一晃而过,而后工作,婚姻,步入中年,老年,暮鼓晨钟,寿终正寝,想想这些,不免有些后怕。但是生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我们可以使它绚烂绝伦,也能令它阴暗悲戚。有了梦想,所以无悔。李栋说有些大人活了半辈子都不窍。我认为这句话精辟无比,在成长的过程中,有些人身上的棱角逐渐被磨平,开始沉溺于勾心斗角,追名逐利,抑或在柴米油盐中抱怨命运不公,恍然想起年少时的梦想,才幡然醒悟,可是人生早已过去大半。也很少有人拥有看破世事的淡然,尽管我

#4楼回目录

沧海一声笑

沧海笑作文 | 2017-03-18 10:56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记今朝

苍天笑纷纷世上滔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烟雨遥

涛浪汹尽红尘俗世知多少

清风笑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啦啦………………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记今朝

苍天笑纷纷世上滔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烟雨遥

涛浪汹尽红尘俗世知多少

苍生笑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5楼回目录

沧海

沧海笑作文 | 2017-03-18 10:56

「起」 问而今天下谁人不识君 此君,却是一个女子。 确切的说,是一个光华耀目得咄咄逼人的魔族女子。 秦明月,和她手中一柄辉煌的日月光华,就是以这样的形象傲立在芸芸众生心底。 曾经她是仙界中被称为“光君”的九天彩蛾,日月光华掀起的万丈狂澜,吞没过无数试图反抗仙界的悍勇魔物。 后来,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仙界的光之君堕落入魔,斑斓绚丽的彩翼干涸成锐利狰狞的骨膜,金碧辉煌的高髻披散成皓洁如雪的发缎。姣柔修长的双手溅满了仙族蓝色的血液…… 但是那眼,那杖。依旧光华刺目。 无论成仙入魔,秦明月永远都是那个目中无人,高贵傲慢,凛冽到残暴的光之君。 太极是个温雅熙缓如阳光的孩子。 一向苛刻的王母陛下当着朝堂之上众多金仙如此褒奖时,沉稳如东海龙王都忍不住面露喜色。 他身边一袭华贵的海蓝长袍的龙太子俯身称谢,犹带稚气的眉目是金玉珠贝般的玲珑漂亮,却隐隐已有淡定统筹的神采。 这一世东海龙宫的龙子太极睿智高雅,前途如朝日般无可限量呀。 在场仙人们的赞叹夸奖,迅速在素衣仙女飞梭的星隙中,在兜率宫丹药的馥郁中,在广寒苑寂寥的琴声中传扬开来。 每个听过这个传闻的仙人心中,几乎都紧接了一句诡秘的窃窃的,不可明言的疑问。 那么……比起 那 个 光 君 呢……「承」 太极没听到那些背后的赞赏和议论,事实上他什么都听不到,无论是海面汹涌暴怒的涛声还是海底鱼群温柔的呢喃。无论是金殿上王母的赞赏还是回廊边仙女的琴音。 是的,被誉为朝阳龙子的太极,居然是条极其少见的,天生失聪的龙。 但是他却很喜欢看波澜动摇的海面,看调弄管弦的素手,看缤纷优游的鱼群。 他用自己的方式,来喜欢着感激着三界的一切美好。 太极的确是个温雅柔和的孩子。 这日午后,他又如往常一样找到片静谧的海面,看眼前潮起潮落天边云卷云舒,海蓝色的衣袂微漾动摇,他在何处,天地间都是一样寂静广博的汪洋。 这样仿佛亘古不变的沉寂绵延着,直到……原本清澈的海水渐渐深沉,氤氲出淡蓝色的腥气。 太极悚然惊起,这蓝得妖艳的海面,分明是一种不详的,仙族血液的颜色。他袖口一收,卷起一小簇浪花化作手上雪白的折扇,沿着血腥的方向追踪而去。 然后他就又一次看见了,在斜坠如血的夕阳之下,在金波万点的海面之上,那个辉煌烈艳的女子。 日月光华灼目的锋芒没入巡海夜叉的心口,带出漫天飞洒的妖艳蓝色,脚下的海水已是如魔瞳般的暗黑,无数虾兵蟹将残缺的尸块在其中若隐若现。沉迷在杀戮中的女子陌生又危险,惟有那双眼,凛冽悍意,一如多年前……「转」 多年前…… 幽深的海底迷宫水草飘摇,幼小的太极蜷缩在一堆珊瑚礁的空隙中,努力调匀自己急促的喘息。 不一会,一群半大的龙子匆匆跑来:“太极那家伙呢,把他抓出来,别让他跑了。”他们四处搜寻着,掀翻巨大的龟壳,砍断蔓延的水草……太极屏声静气的往珊瑚礁中埋得更深点……又纷乱了一会儿,危险的气味似乎往迷宫更深处去了。 太极轻轻的松了一口气,这群以龙三太子为首的龙子们家世显赫,又天生智慧强大,深得四海龙王们的宠爱,一贯的骄横嚣张。自是视自己这样天生存在缺陷的龙子为种族之耻,每次遇见他们,总要被羞辱欺侮一番。今日又在海底迷宫前围上自己戏弄,他实在不堪忍受,趁龙三太子不备将其打倒跑了进来,若是此刻被抓住,绝对会被暴怒的龙子们撕成碎片。 龙一向是种骄傲又残暴的生物,最是藐视弱者。更何况对方是年纪轻轻就声名显赫的龙三太子。 不过现在,似乎安全了……他轻轻唤来一条身边游弋的小鱼,让它出去探视一下。小鱼柔软的身躯轻巧的晃了一圈,甩甩尾巴消失在幽深的迷宫中。 终于放心地手脚并用爬出狭窄的珊瑚礁,粗糙的礁石磨砺在皮肤上,澄清的海水中便浮起一丝丝幽蓝。漂亮的小脸有些苦痛的皱起来,太极低头查看自己的伤势…… 他听不到,龙三太子的万里追云履,踏着愤怒的步伐停在身后。 乌金三叉戟带起重重威压,高高劈落—— “锵”的一声星芒四溅。 骇然转头,映入眼帘的是手执日月光华架开乌金戟的仙娥,一般的高髻缓带,一般的锦衣绣裙,只有那双眼,灼灼生辉,灿若明辰,耀亮了少年的心。 忽然出现的女子击伤了龙三太子,却只瞥了惊魂未定的太极一眼便飘然离开。如她出现时一般莫测。留下呆坐当场的太极,重伤的龙三太子,以及一堆非死即伤的龙子们。 事后发现现场的巡海夜叉的惊叫,震怒的龙王的咆哮,水晶宫内绵延几月的禁闭和训斥。在太极的记忆中已经零落成模糊的片段,惟有那双微斜扫来,道不尽睥睨傲慢的璀璨双眸,时时烙在心底,鲜明如初。 后来他终于知道她是秦明月,天庭如日中天的光之君。后来他也能跟随龙王踏上金殿,在长长的仙人列队中遥望前方那人辉煌的光华。再后来…… 再后来。 天界的光君秦明月叛逃堕落,率领魔族千万大军攻上南天门。东海龙王战死。二郎神将被俘。 地狱业火如莲盛开,燃透了原本清明雍容的天空。 没有人会注意到,似乎将永远无穷无尽的挣扎嘶吼和毁灭杀戮里,在那些巨大荒芜的废墟上,在那些浴血奋战的仙族精英里,一位年幼的龙子映着前方燃烧烈焰的瞳孔中,流下的悲伤无望的泪水。 流光转瞬。 一。眼。万。年。「合」 眼前的女子和记忆中判若两人,惟有那双碧焰灼灼的双瞳,那柄晶莹剔透的魔仗,在千万年岁月消逝中,依然如旧,霸道的夺尽天下光华而去。 只是当太极迎上那修眉长目时,眼神中已不复昔日的纯然光泽,隐隐有戾气流转。 “秦明月……” “你就是那个太极?” 轻轻甩净日月光华上的残血,杖身依旧是不染纤尘。秦明月转身看他,微微一笑。而后—— 抬手,举杖,遥指,迈步。 “亟盼一战。” 太极因意外相逢而急切跃动的心缓缓沉着下来。虽然他听不见她说了什么。但是那遥指杖尖传来的杀气,已足以让他本能的调动起灵力戒备,手上洁白的折扇在身前舒展开来,一触即发。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堕落入魔的血光之君,深得天眷的朝阳龙子,三界中只需要一个辉煌传说,相遇便注定了一方的消亡。 只是,只是,早知如此,他还是一往无前的追随着心中的那个影子前进,直到磨砺出属于自己的熠熠光辉,威震三界,绝世奇才,所有的赞誉和声名。 也不过是为了,再相逢时,她那双睥睨傲慢的双眸能如此刻般全部由他的身影占据。 佛曰:宁悔无撼,而他,至今无悔。「末」 拼将一生休,尽君一日欢。 清晰的感觉到日月光华冰凉的抵达心底,伴随着剧痛而来的,却是奇异的喜悦。 从未如此贴近过的彼此的身体,长风中相互纠缠的发丝,眼前那样清晰明丽的眉目,对方微微急促的气息……手上的折扇浅浅的嵌在纤细洁白的脖颈上,被她的血色染成淡淡的嫣红。 太极低低的说了一句自己也听不见的什么,眼前妖异的绿瞳却露出讶异的神采,而后恍然,而后悲悯。一瞬间她露出这样的神情的时候,眉目间戾气尽去,光华纯然。 多年前,曾有一位光华绚丽的仙娥在阴森寒冷的海底迷宫,替一只弱小无依的小龙挡下灭顶之灾。 而后,天地眩晕着黯淡下来,太极最后的视野中,看到是从自己心口抽出的,沁蓝的魔杖。 沧海长吟。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