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在记忆中淡忘

发布时间:2011-02-15 13:01 阅读量:1698 日记本:《个人日记》

岁月无痕,那些执笔的怀念,在你我渐老的记忆中,慢慢淡化,只不知那些忘却的过往,在记忆的碎片中还余下多少?我挥手封笔,至此淡化!

过去执笔的天真,是你我如今的笑话,亦是最后的依恋!那时的我,懵懂的执笔书写自己的乐趣,即使有些幼稚,也好过如今的自满;那时的随笔,有着如今没有的灵魂,即使偶尔的错字,只需随手划去,也好过如今码字时的错误,如今的电脑虽说先进,但少了几分神韵,那模糊的输入法,模糊了你我的记忆,渐渐忘了文字的本意;那时的笔,是我最大的财富,一人一笔足矣,即使有些狂野,也好过如今的落寞,不是故意特指什么,只是放不下心中的执念。

犹记得那时的冬季,是你我最苦的记忆,亦是最初的留念!冬季的手,僵硬的有些通红,那时的我,硬着头皮,一笔一划,慢慢地写着作业,现在想来,那时的我虽说很苦,很累,但何尝不是幸福的?那时的冬季,风是很冷,太阳却是暖暖的,那时的我,搬一把椅子,拿一张高点的凳子,在阳光下,边搓手边写作业,身边还时不时传来一些长辈偶尔的闲聊,看似辛苦,却是幸福,现在的我懒了,只是出去晒晒太阳都懒得去,更不要说静心去听那些偶尔路过的闲聊了。

执着是好,是坏,谁说得清呢?一些偏执,得到的不过只是更多的失望,一些坚持,得到的却是奇迹般的希望,一些固执,得到的是怜悯,还是共鸣,又有谁人知晓?至今依然还有人在青史中回味那些过往,至于因果,却早已不清。

我的笔比我执着,是故它先我而去,消失在虚幻的世界,再在我的世界隐现,独留下我静静地在时间中消逝,然后被不舍的文字封印,至此无魂无魄,残留字间,静待某个世纪的来临,即使那是子乌虚有的希望,也至少有了一点种子。我知道我的执着很是放肆,可终究抵不过时间的侵蚀,只希望在凋零之前,残留一丝生机,或许多年后的我能从中找回一些迷失的碎片,只需一点足矣!如若可以,我希望,能再次找到,那支多年前被我遗失的笔,即使老得只剩下骨头,也要颤抖地,颤抖地写下一个,或是半个汉字,最后留作墓碑,只期望能刻下心中那支笔模糊的幻影。

我一个人,走了很久,累了很久,孤独了很久,不知能否再让我任性的离去?我知道自私不好,可我真的想要离去,好好地看看外面的世界,或许多年后还会再次回归,只是那时的我怕是不复如今的单纯,不过想来,不会变得十恶不赦的。文字的世界,很温暖,毕竟这是你我构建的世界,即使偶尔有些争吵,那也是学术上的争执,是对人不对事,还有一些社会经验丰富的前辈,总喜欢不啬地指点着初出茅庐的小屁孩,只希望他们能在往后的生活中少走点弯路,想来大多数人也是如此默默奉献的,至于能领悟多少,全看个人造化了。我有些不舍,可还是咬牙转过头,权当那个世界不曾有我,心烦的时候,就一个人静静地读着别人的散文,慢慢地领悟,再在领悟中净化。世上少了一个写字的人,多了一个看书人,想来不会影响很大,请允许我这个懒人再次自私的偷懒。

无需说什么再见,我只是换了个身份,一个人在某处闲意地看着书,更无需感伤什么,在你叫我时,我会轻轻地回声:“好巧,你也在啊!”

雪无痕,冬无迹,执手挥笔,刻一字,磨一字,浅书淡墨,文无影,心无颜。

疯也好,狂也罢,草行人生,哭一声,笑一声,清茶浓酒,吟也好,唱也罢。

荷月星风,梅日酒雪,诗情,画意,只话当年!佛语禅,道言理,懵懂小儿,渺尽凡尘,装清高,扮隐士,任万千世界,百般变幻,只一人,只一笔,写尽天下,意韵悠然。路人笑,文人笑,可笑可笑,红尘滚滚,看不尽几多沧眼!

鱼影无期,雨封尘,静待文心,左手磨墨,右手挥笔,且让我再书一曲,就此封笔!

2011-1-8 17:02 鱼影无期

笔在记忆中淡忘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