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维权

作文维权 | 楼主 |2016-08-28 10:57:23 共有7个回复 186次阅读

从呱呱坠地之是起,人们就开始了消费,消费是我们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随着经济的发展,市场上的商品日益丰富,人的消费选择越来越多样化,消费水平不断提高。人们的消费观念在发生变化,体现享受与发展需求的住房、健康、教育、休闲、交通、通信等支出的比重迅速上升。人们已经不再仅仅限于衣、食、住、行等基本需要的满足,而是更加注重通过消费提升生活品质,追求更加健康文明生活方式。同时,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经济”已经触及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为了唤醒消费者的自我保护意识,促进社会经济的更大发展,我们国家在1993年颁布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为了让我们小学生——社会的“小消费者”能利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的权益,学校和社会也通过漫画图解、手抄报、黑板报等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形式来宣传《消法》。有一天,我去校园对面的文具店买文具盒。回家后,我刚要把笔都放进新买的文具盒时,盖子突然掉了。我想:掉了就掉了吧,屈屈一个文具盒,再买一个就行了。这次没注意,下次注意一点。可是,我又想到最近学校组织的3.15消费者权益保护宣传活动,告诉我们当消费者权益受到损害时,要用法律来维权。一想到这,我决定先到文具店讨个说法。于是,我拿着文具盒来到了文具店,要求商家给我换一个文具盒。可是,他怎么也不承认这个文具盒是在这买的,还说:“我从来都没见过你,你怎么可能来过这儿。”我一想起当初来这买文具盒时,他是面带微笑向我介绍产品,现在却翻脸不认账,就气得咬牙切齿,真虚伪!我要通过法律这个武器来解决这件事!于是,我拿起了电话拨通了12315。不到十分钟,运河镇工商执法人员赶到了现场。经过执法人员对商家的批评教育后,商家终于承认错误,答应我的要求,表示下次进货时会多注意。这次事件中,不仅我得到了赔偿,更重要的是这个文具店的经营者也认识到了自身的错误,保证了商品的质量,提高了服务水准,使更多消费者得到了更为优质的服务,也促进了自己的发展。同时也体现了消费维权是扩大消费需求的重要手段,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有力抓手。由此可见,《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不仅保护了消费的权益,更重要的是刺激了生产者和经营者努力提高产品质量和服务质量。这样才能促进生产者、经营者和消费者的互惠共赢,促进社会经济、文化的和谐发展。我们少先队员作为祖国未来的经济建设者,更要认真学好《消法》,以便将来能站在保护消费者权益,促进社会和谐发展的这场战斗的最前沿。为了社会的和谐,让我们现在就吹响号角吧!'

标题:作文维权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713618.html
沙发回目录

我的维权故事

作文维权 | 2016-08-28 10:57

我的维权故事

消费者权益法是一个为人民,为消费者,针对那些不法商人的法律。我们消费者要学会用法律的武器来保护我们自己,不让那些不法商人钻空子。当然,我们儿童也属于消费者其中的一员,也受法律的保护!

一次,我到书店买了一本《水浒传》。回家一翻,这可令我傻了眼,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里面既有多字,又有倒字,还有连篇的错字!“天啦,我居然买了一本盗版的书!”我大吃一惊,马上向书店奔去,边跑还边嘀咕,“哼,那个叔叔看起来和颜善目,竟卖我盗版的书,真是‘目无王法’”啊!

我拿着书,一跑到书店,就说:“叔叔,你,你怎能卖我盗版的书?”。但是,叔叔却熟视无睹,甚至还径自走去与旁人闲聊。这可惹恼了我!我略加愤怒地说:“叔叔,你身为一个大人·,却做如此之事,您不敢惭愧吗?我想,您也有孩子,您是希望它走正道还是走歪道呢?”叔叔沉思了一下,我接着说道吗“叔叔,我想你一定也是生活所迫,才做这样的事吧!我理解您!我希望您不再做这类事,否则,我必定举报您!”

叔叔大概是被我的言辞打动了,还拿了厚厚的一本《水浒传》给我,我一看,竟远远地超出了我原书买来的价格,我诧异的看着叔叔,沉默已久的叔叔终于开口了,他笑着说:“小丫头看上去年龄不大,嘴皮子倒挺利索,你这一翻话啊,可真说到叔叔心里去了,这本书算叔叔赔你的,你就做叔叔书的学费吧!叔叔听你的,以后再也不卖盗版的书了,行吗?”“一言为定!”“行,哈哈!”

第一次为自己维权,是我尝到了甜头......

板凳回目录

我的消费权益故事

作文维权 | 2016-08-28 10:57

我的消费维权故事 为进一步推动“消费教育进校园”工作,培养学生的科学消费,健康消费意识,让学生维护自身的合法消费权益,市工商局、鄂州日报社、市消费者委员会联合开展“我的消费维权故事”有奖征文活动,而我是其中的一员,当然得把自己的维权故事讲一讲。 我经常去离家附近最近的小商店买饮料。2009年8月,有一次,这个商店举办饮料促销活动买一送一。我当时觉得划算,便买了两瓶,商家也送了我两瓶。在饮用过程中,我发现其中一瓶饮料是2007年生产,保质期一年,已过了保质期。我便来到小卖部,要求退换,可是没人理睬。于是,妈妈就和我一起再次来到小卖部问个明白,这回商家还挺友善,将我们的情况了解一番后,说:“这等便宜之事,肯定有一点点问题,如果保留电脑发票,我这次就勉为其难帮你们换一下。”听他这么一说,我都傻眼了。“我哪来什么发票,早就随手扔了。”我急切的说。商家说:“没发票,那我也我没办法。”听了他的话,我和妈妈也无可奈何,毕竟我们手无证据。 经过这次教训,爸妈告诉我:“以后买东西,不论是吃的、喝的、用的等,都必须去正规商场购买,不能贪便宜,最重要的一定要保管好发票——这是重要的购物凭证。” 人常说:“吃一堑,长一智”,有了这次经历,我买东西谨慎多了。2010年元月,我去市里一大型超市买了一辆心爱遥控坦克,谁知用了三天,就不动了。我起先以为没电,便去充电,充完后,还是不前进、不倒退。这之前,没人碰撞过。这回,我聪明了,不需妈妈的陪同,一个人找出购物发票便直奔超市,和商家讲述后,商家仔细检查后,还是不动,再看了看我手中发票,二话不说,当即换了个新的遥控坦克给我。商家还对我竖起大拇指说:“小朋友,挺不错,直到保留重要的购物发票,维护自己的消费权益呢!”听了他的话,我心里美滋滋的。 是的,消费权益是需要自己去维护的,我们每个人都应当争取享受自己的消费权益,也希望其他的人能和我一样分享自己的消费权益故事。

#4楼回目录

给伢儿上消费维权课

作文维权 | 2016-08-28 10:58

“消费维权,人人有责”,今年的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麦苗社区别出新裁地以辖区内的小伢儿为对象,给他们上了一堂生动的“消费维权课”。 下午四点多,同学们陆续来到社区,在张书记的组织带领下,孩子兵团向三里亭的联华超市出发,这次的教学课堂就设在跟百姓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超市。来到食品区,大家停住了脚步,张书记指着货架上的物品,告诉我们:“选东西除了看价格外,一定要注意食品的生产日期和保质期,过期的食品就不能食用,否则会危害健康。”我们听了立马对眼前的食品进行严格的检查,十足像个质检员。 张书记还教我们无论在哪里购物都要记得索要发票,万一东西出了问题可以找商家退换或者索赔,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活动结束,我们都舍不得离开,他们认为这次活动很有意思也很有意义,让他们学到了很多课本以外的知识,对购物消费也有了深刻的理解。社区今后一定会多多举办类似课堂,全面增强了孩子们的维权意识。|||

#5楼回目录

3月15日国际消费者权益日

作文维权 | 2016-08-28 10:58

打假维权路途艰,

揭发伪劣要争先。

明辩是非挥利剑,

看清事实分忠奸。

责任制度牢管全,

群众声音莫不见。

消费权益共维护,

虚瑕欺骗不再现。

#6楼回目录

说出自己的心声

作文维权 | 2016-08-28 10:58

据悉:一市民不惜花费十倍于乘车的钱,找到公交公司与拒载司机理论。有人认为这无意义,我以为这些人还未走出延续了两千多年的封建思想——忍。

忍固然不是错,但任何事都忍不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也是对现代社会公平公正环境的不负责。从1840年至新中国成立,我们忍了100多年,换来的是什么?是一颗颗的子弹,冲击着和谐社会。我们如何能一忍再忍,我们应该奋起,以强有力的声音去改变社会的不公平!

西藏事件,算一算,都过去了一个多月了,本该消停了,可西方要人、媒体的所作所为,令每一个中国人无法释怀。在民族大义,事关民族形象的问题面前,“忍”字诀不可再用,因为那样,只会有更多的口枪舌炮扑面而来。在社会的公平公正面前,在世界人民的举目观望之时,我们不可辱的态度显得尤为的重要了。是让西方继续轻视还是让他们重新审视,都在这不平凡的2008年。

西方社会在某些方面的成熟是我们需要学习的。而我认为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人民要敢于发出自己的心声,去说出一切不平之事。本赛季的NBA中出现了一件史无前例的事——重赛。因为技术台的失误导致比赛出现了不公平现象,在受害方热火队的要求下,NBA总裁斯特恩毅然做出了这历史性的决定。虽然仅有几十秒的重赛,纵然结果没有改变。但热火队这份维护自身正当权益的做法,我想会让很多中国人汗颜。

在美国这个现在最先进的国家,有着许多法律条例在我们眼中觉得荒谬可笑,可在美国这是一种维权意识的表现。想想许霆案,可谓十年难得一见,而中国司法机关的反应之慢,宣判之更迭,令我深感中国法律的不健全。若在美国,不出一月,定有条款条例颁布以解决此问题。维权问题成了中国法律发展的一大障碍。人们不敢喊出心声,不去维权,是中国人性格的缺陷。既然意识到这问题,就要以我做起,去唤出公平的社会。

说出我们的心声,去改变社会的缺陷,令中国更美好!

#7楼回目录

网络维权成为新兴的维权方式

作文维权 | 2016-08-28 10:58

近年来的网络上发生的公共事件都有个统一的命名:网络维权(无论是黑砖窑还是开胸验肺)。所谓的网络维权意指公民通过网络爆料的方式呼吁网民、相关的政府领导、政府部门关注受害者或者弱势群体以及违规、违法的事件,其特征是虚拟性、隐匿性、公开性、安全性。前面两个特征比较好理解,就是网络共有的特点。“公开性”是指维权帖文一经在网络上爆料就可能被所有的人知道就增加了维权成功的可能;“安全性”是指网络维权可以保证维权者的人身安全,当然也有可能通过IP追踪的方式找到维权者,这点希望维权者小心,但通过代理服务器的使用是可以避免的。

这些都是传统维权方式无法可比的。

传统的维权方式无外乎有以下几种:通过法律的方式、举报信的方式(匿名或者实名)、上访的方式(集体或者个人)。通常因为法律维权程序之繁琐以及高昂的费用使得很少人愿意走司法程序,出事找市长而不是法院的思维定式,使得民众更多的是以上访、举报信的方式来进行维权。无论何种方式,传统维权都有一个共有的特点:成本太高、代价太高而且少有见效。

随着网络影响力的增强,民众更愿意采取网络维权的方式,不仅仅是因为其虚拟性、隐匿性、安全性,我想更主要的是成本低、见效快。在中国普通人根本无法承担传统维权方式所需要的成本以及漫漫长夜的等待,最终搞得当事者心力交瘁不得不放弃。在网络上,只要维权的帖文受到关注有点击有回复就可能会得到答复,比如近些年的关于产品的维权,基本上都是事主通过传统的维权无法得到解决才到网络上曝光,而商家为了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扩张不得不答应事主的索赔。[就我所知的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案例是一家著名的牛奶公司强制开除一名怀孕职工,该职工现实中申诉未果,最后将她的遭遇贴到网上,得到当地妇女协会的关注,最终帮其解决了问题。

网络维权基本上走过了游击战、阵地战、歼灭战三个阶段。

最初,民众还没有想到要在网络上维护自己的权利,我们看早期的BBS,很少有人将自己的遭遇发出来,网民们交流的基本上都是一些阳春白雪、宏观话语;游击战阶段,网民们关注的都是一些“大人物”(市长或省长)的事情比如宝马案、深圳妞妞案。网络维权只是一些点缀呈现一种游击态势,或者并没有想到这是维权,只是因为好奇、气愤等等感情因素才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发到网络上,未曾想无心插柳柳成荫。游击战告诉公众网络才是维权的重要阵地也极有可能帮助大家解决问题。

当网络维权进入阵地战时,网络影响力已经深入人心。阵地战的特点是:个体性事件+群体性的评论,黑砖窑是最为凸出的列子。当《400位父亲呼唤在黑砖窑中做奴工的儿子》帖文出现在天涯杂谈时得到的不仅仅是高点击以及海量的回复,更重要的是大量的评论,评论人不仅有著名的报纸评论员还有普通的网友,当互联网铺天盖地都是关于黑砖窑的评论的时候,政府部门想视而不见都是不可能的。网友的评论是阵地战最为显著的特征,网民们通过单个的事件来论说民主、自由、法治、权利,而这些内容则是之前百姓们公开接触最少的。比如对于天涯,有些网友说,我来天涯就是为了看回复。这就是评论的力量,千夫所指之下,专横者也会颤抖的。

但对于普通的维权事件网民们恐怕已是司空见惯,最多表示一下同情。如何得到群体性的评论?一个叫作“网络水军”的新兴职业正在悄然走红,所谓“水军”, 即受雇于网络公关公司,临时在网上征集来的兼职发帖的人在行内被叫做“网络水军”。目前国内出现了专门的“水军网(shuijunwang.com)”,主要为企业产品宣传造势。不过水军网创始人梁赛对笔者表示:我们对维权类的业务是持谨慎态度的,通常客户需要来北京与我们作较深的沟通之后才会考虑是否接单。

网络已经变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肉搜索成为网络维权的最高境界。比如林嘉祥事件、周久耕事件,当消息一经公布网民们各显神通,纷纷找出当事者的各种信息。好事者更愿意去现场实际考察,在网上为大家现场直播。在群情激奋之下,有关部门24小时就给公众一个明确的答复。在前两个阶段,相关部门的态度更愿意通过捂盖子的方式消灭网络上的声音,到了歼灭战阶段,相关部门更愿意正面的接触毕竟人肉搜索+现场直播不是那个政府能够承担得起如此丑陋的。

综上而述阵地战和歼灭战将是以后网络维权最为主要的方式。我们在网络阅读中可能也看到了有些网络维权比如拆近年来的网络上发生的公共事件都有个统一的命名:网络维权(无论是黑砖窑还是开胸验肺)。所谓的网络维权意指公民通过网络爆料的方式呼吁网民、相关的政府领导、政府部门关注受害者或者弱势群体以及违规、违法的事件,其特征是虚拟性、隐匿性、公开性、安全性。前面两个特征比较好理解,就是网络共有的特点。“公开性”是指维权帖文一经在网络上爆料就可能被所有的人知道就增加了维权成功的可能;“安全性”是指网络维权可以保证维权者的人身安全,当然也有可能通过IP追踪的方式找到维权者,这点希望维权者小心,但通过代理服务器的使用是可以避免的。

这些都是传统维权方式无法可比的。

传统的维权方式无外乎有以下几种:通过法律的方式、举报信的方式(匿名或者实名)、上访的方式(集体或者个人)。通常因为法律维权程序之繁琐以及高昂的费用使得很少人愿意走司法程序,出事找市长而不是法院的思维定式,使得民众更多的是以上访、举报信的方式来进行维权。无论何种方式,传统维权都有一个共有的特点:成本太高、代价太高而且少有见效。

随着网络影响力的增强,民众更愿意采取网络维权的方式,不仅仅是因为其虚拟性、隐匿性、安全性,我想更主要的是成本低、见效快。在中国普通人根本无法承担传统维权方式所需要的成本以及漫漫长夜的等待,最终搞得当事者心力交瘁不得不放弃。在网络上,只要维权的帖文受到关注有点击有回复就可能会得到答复,比如近些年的关于产品的维权,基本上都是事主通过传统的维权无法得到解决才到网络上曝光,而商家为了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扩张不得不答应事主的索赔。[就我所知的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案例是一家著名的牛奶公司强制开除一名怀孕职工,该职工现实中申诉未果,最后将她的遭遇贴到网上,得到当地妇女协会的关注,最终帮其解决了问题。

网络维权基本上走过了游击战、阵地战、歼灭战三个阶段。

最初,民众还没有想到要在网络上维护自己的权利,我们看早期的BBS,很少有人将自己的遭遇发出来,网民们交流的基本上都是一些阳春白雪、宏观话语;游击战阶段,网民们关注的都是一些“大人物”(市长或省长)的事情比如宝马案、深圳妞妞案。网络维权只是一些点缀呈现一种游击态势,或者并没有想到这是维权,只是因为好奇、气愤等等感情因素才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发到网络上,未曾想无心插柳柳成荫。游击战告诉公众网络才是维权的重要阵地也极有可能帮助大家解决问题。

当网络维权进入阵地战时,网络影响力已经深入人心。阵地战的特点是:个体性事件+群体性的评论,黑砖窑是最为凸出的列子。当《400位父亲呼唤在黑砖窑中做奴工的儿子》帖文出现在天涯杂谈时得到的不仅仅是高点击以及海量的回复,更重要的是大量的评论,评论人不仅有著名的报纸评论员还有普通的网友,当互联网铺天盖地都是关于黑砖窑的评论的时候,政府部门想视而不见都是不可能的。网友的评论是阵地战最为显著的特征,网民们通过单个的事件来论说民主、自由、法治、权利,而这些内容则是之前百姓们公开接触最少的。比如对于天涯,有些网友说,我来天涯就是为了看回复。这就是评论的力量,千夫所指之下,专横者也会颤抖的。

但对于普通的维权事件网民们恐怕已是司空见惯,最多表示一下同情。如何得到群体性的评论?一个叫作“网络水军”的新兴职业正在悄然走红,所谓“水军”, 即受雇于网络公关公司,临时在网上征集来的兼职发帖的人在行内被叫做“网络水军”。目前国内出现了专门的“水军网(shuijunwang.com)”,主要为企业产品宣传造势。不过水军网创始人梁赛对笔者表示:我们对维权类的业务是持谨慎态度的,通常客户需要来北京与我们作较深的沟通之后才会考虑是否接单。

网络已经变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肉搜索成为网络维权的最高境界。比如林嘉祥事件、周久耕事件,当消息一经公布网民们各显神通,纷纷找出当事者的各种信息。好事者更愿意去现场实际考察,在网上为大家现场直播。在群情激奋之下,有关部门24小时就给公众一个明确的答复。在前两个阶段,相关部门的态度更愿意通过捂盖子的方式消灭网络上的声音,到了歼灭战阶段,相关部门更愿意正面的接触毕竟人肉搜索+现场直播不是那个政府能够承担得起如此丑陋的。

综上而述阵地战和歼灭战将是以后网络维权最为主要的方式。我们在网络阅读中可能也看到了有些网络维权比如拆近年来的网络上发生的公共事件都有个统一的命名:网络维权(无论是黑砖窑还是开胸验肺)。所谓的网络维权意指公民通过网络爆料的方式呼吁网民、相关的政府领导、政府部门关注受害者或者弱势群体以及违规、违法的事件,其特征是虚拟性、隐匿性、公开性、安全性。前面两个特征比较好理解,就是网络共有的特点。“公开性”是指维权帖文一经在网络上爆料就可能被所有的人知道就增加了维权成功的可能;“安全性”是指网络维权可以保证维权者的人身安全,当然也有可能通过IP追踪的方式找到维权者,这点希望维权者小心,但通过代理服务器的使用是可以避免的。

这些都是传统维权方式无法可比的。

传统的维权方式无外乎有以下几种:通过法律的方式、举报信的方式(匿名或者实名)、上访的方式(集体或者个人)。通常因为法律维权程序之繁琐以及高昂的费用使得很少人愿意走司法程序,出事找市长而不是法院的思维定式,使得民众更多的是以上访、举报信的方式来进行维权。无论何种方式,传统维权都有一个共有的特点:成本太高、代价太高而且少有见效。

随着网络影响力的增强,民众更愿意采取网络维权的方式,不仅仅是因为其虚拟性、隐匿性、安全性,我想更主要的是成本低、见效快。在中国普通人根本无法承担传统维权方式所需要的成本以及漫漫长夜的等待,最终搞得当事者心力交瘁不得不放弃。在网络上,只要维权的帖文受到关注有点击有回复就可能会得到答复,比如近些年的关于产品的维权,基本上都是事主通过传统的维权无法得到解决才到网络上曝光,而商家为了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扩张不得不答应事主的索赔。[就我所知的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案例是一家著名的牛奶公司强制开除一名怀孕职工,该职工现实中申诉未果,最后将她的遭遇贴到网上,得到当地妇女协会的关注,最终帮其解决了问题。

网络维权基本上走过了游击战、阵地战、歼灭战三个阶段。

最初,民众还没有想到要在网络上维护自己的权利,我们看早期的BBS,很少有人将自己的遭遇发出来,网民们交流的基本上都是一些阳春白雪、宏观话语;游击战阶段,网民们关注的都是一些“大人物”(市长或省长)的事情比如宝马案、深圳妞妞案。网络维权只是一些点缀呈现一种游击态势,或者并没有想到这是维权,只是因为好奇、气愤等等感情因素才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发到网络上,未曾想无心插柳柳成荫。游击战告诉公众网络才是维权的重要阵地也极有可能帮助大家解决问题。

当网络维权进入阵地战时,网络影响力已经深入人心。阵地战的特点是:个体性事件+群体性的评论,黑砖窑是最为凸出的列子。当《400位父亲呼唤在黑砖窑中做奴工的儿子》帖文出现在天涯杂谈时得到的不仅仅是高点击以及海量的回复,更重要的是大量的评论,评论人不仅有著名的报纸评论员还有普通的网友,当互联网铺天盖地都是关于黑砖窑的评论的时候,政府部门想视而不见都是不可能的。网友的评论是阵地战最为显著的特征,网民们通过单个的事件来论说民主、自由、法治、权利,而这些内容则是之前百姓们公开接触最少的。比如对于天涯,有些网友说,我来天涯就是为了看回复。这就是评论的力量,千夫所指之下,专横者也会颤抖的。

但对于普通的维权事件网民们恐怕已是司空见惯,最多表示一下同情。如何得到群体性的评论?一个叫作“网络水军”的新兴职业正在悄然走红,所谓“水军”, 即受雇于网络公关公司,临时在网上征集来的兼职发帖的人在行内被叫做“网络水军”。目前国内出现了专门的“水军网(shuijunwang.com)”,主要为企业产品宣传造势。不过水军网创始人梁赛对笔者表示:我们对维权类的业务是持谨慎态度的,通常客户需要来北京与我们作较深的沟通之后才会考虑是否接单。

网络已经变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肉搜索成为网络维权的最高境界。比如林嘉祥事件、周久耕事件,当消息一经公布网民们各显神通,纷纷找出当事者的各种信息。好事者更愿意去现场实际考察,在网上为大家现场直播。在群情激奋之下,有关部门24小时就给公众一个明确的答复。在前两个阶段,相关部门的态度更愿意通过捂盖子的方式消灭网络上的声音,到了歼灭战阶段,相关部门更愿意正面的接触毕竟人肉搜索+现场直播不是那个政府能够承担得起如此丑陋的。

综上而述阵地战和歼灭战将是以后网络维权最为主要的方式。我们在网络阅读中可能也看到了有些网络维权比如拆近年来的网络上发生的公共事件都有个统一的命名:网络维权(无论是黑砖窑还是开胸验肺)。所谓的网络维权意指公民通过网络爆料的方式呼吁网民、相关的政府领导、政府部门关注受害者或者弱势群体以及违规、违法的事件,其特征是虚拟性、隐匿性、公开性、安全性。前面两个特征比较好理解,就是网络共有的特点。“公开性”是指维权帖文一经在网络上爆料就可能被所有的人知道就增加了维权成功的可能;“安全性”是指网络维权可以保证维权者的人身安全,当然也有可能通过IP追踪的方式找到维权者,这点希望维权者小心,但通过代理服务器的使用是可以避免的。

这些都是传统维权方式无法可比的。

传统的维权方式无外乎有以下几种:通过法律的方式、举报信的方式(匿名或者实名)、上访的方式(集体或者个人)。通常因为法律维权程序之繁琐以及高昂的费用使得很少人愿意走司法程序,出事找市长而不是法院的思维定式,使得民众更多的是以上访、举报信的方式来进行维权。无论何种方式,传统维权都有一个共有的特点:成本太高、代价太高而且少有见效。

随着网络影响力的增强,民众更愿意采取网络维权的方式,不仅仅是因为其虚拟性、隐匿性、安全性,我想更主要的是成本低、见效快。在中国普通人根本无法承担传统维权方式所需要的成本以及漫漫长夜的等待,最终搞得当事者心力交瘁不得不放弃。在网络上,只要维权的帖文受到关注有点击有回复就可能会得到答复,比如近些年的关于产品的维权,基本上都是事主通过传统的维权无法得到解决才到网络上曝光,而商家为了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扩张不得不答应事主的索赔。[就我所知的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案例是一家著名的牛奶公司强制开除一名怀孕职工,该职工现实中申诉未果,最后将她的遭遇贴到网上,得到当地妇女协会的关注,最终帮其解决了问题。

网络维权基本上走过了游击战、阵地战、歼灭战三个阶段。

最初,民众还没有想到要在网络上维护自己的权利,我们看早期的BBS,很少有人将自己的遭遇发出来,网民们交流的基本上都是一些阳春白雪、宏观话语;游击战阶段,网民们关注的都是一些“大人物”(市长或省长)的事情比如宝马案、深圳妞妞案。网络维权只是一些点缀呈现一种游击态势,或者并没有想到这是维权,只是因为好奇、气愤等等感情因素才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发到网络上,未曾想无心插柳柳成荫。游击战告诉公众网络才是维权的重要阵地也极有可能帮助大家解决问题。

当网络维权进入阵地战时,网络影响力已经深入人心。阵地战的特点是:个体性事件+群体性的评论,黑砖窑是最为凸出的列子。当《400位父亲呼唤在黑砖窑中做奴工的儿子》帖文出现在天涯杂谈时得到的不仅仅是高点击以及海量的回复,更重要的是大量的评论,评论人不仅有著名的报纸评论员还有普通的网友,当互联网铺天盖地都是关于黑砖窑的评论的时候,政府部门想视而不见都是不可能的。网友的评论是阵地战最为显著的特征,网民们通过单个的事件来论说民主、自由、法治、权利,而这些内容则是之前百姓们公开接触最少的。比如对于天涯,有些网友说,我来天涯就是为了看回复。这就是评论的力量,千夫所指之下,专横者也会颤抖的。

但对于普通的维权事件网民们恐怕已是司空见惯,最多表示一下同情。如何得到群体性的评论?一个叫作“网络水军”的新兴职业正在悄然走红,所谓“水军”, 即受雇于网络公关公司,临时在网上征集来的兼职发帖的人在行内被叫做“网络水军”。目前国内出现了专门的“水军网(shuijunwang.com)”,主要为企业产品宣传造势。不过水军网创始人梁赛对笔者表示:我们对维权类的业务是持谨慎态度的,通常客户需要来北京与我们作较深的沟通之后才会考虑是否接单。

网络已经变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肉搜索成为网络维权的最高境界。比如林嘉祥事件、周久耕事件,当消息一经公布网民们各显神通,纷纷找出当事者的各种信息。好事者更愿意去现场实际考察,在网上为大家现场直播。在群情激奋之下,有关部门24小时就给公众一个明确的答复。在前两个阶段,相关部门的态度更愿意通过捂盖子的方式消灭网络上的声音,到了歼灭战阶段,相关部门更愿意正面的接触毕竟人肉搜索+现场直播不是那个政府能够承担得起如此丑陋的。

综上而述阵地战和歼灭战将是以后网络维权最为主要的方式。我们在网络阅读中可能也看到了有些网络维权比如拆近年来的网络上发生的公共事件都有个统一的命名:网络维权(无论是黑砖窑还是开胸验肺)。所谓的网络维权意指公民通过网络爆料的方式呼吁网民、相关的政府领导、政府部门关注受害者或者弱势群体以及违规、违法的事件,其特征是虚拟性、隐匿性、公开性、安全性。前面两个特征比较好理解,就是网络共有的特点。“公开性”是指维权帖文一经在网络上爆料就可能被所有的人知道就增加了维权成功的可能;“安全性”是指网络维权可以保证维权者的人身安全,当然也有可能通过IP追踪的方式找到维权者,这点希望维权者小心,但通过代理服务器的使用是可以避免的。

这些都是传统维权方式无法可比的。

传统的维权方式无外乎有以下几种:通过法律的方式、举报信的方式(匿名或者实名)、上访的方式(集体或者个人)。通常因为法律维权程序之繁琐以及高昂的费用使得很少人愿意走司法程序,出事找市长而不是法院的思维定式,使得民众更多的是以上访、举报信的方式来进行维权。无论何种方式,传统维权都有一个共有的特点:成本太高、代价太高而且少有见效。

随着网络影响力的增强,民众更愿意采取网络维权的方式,不仅仅是因为其虚拟性、隐匿性、安全性,我想更主要的是成本低、见效快。在中国普通人根本无法承担传统维权方式所需要的成本以及漫漫长夜的等待,最终搞得当事者心力交瘁不得不放弃。在网络上,只要维权的帖文受到关注有点击有回复就可能会得到答复,比如近些年的关于产品的维权,基本上都是事主通过传统的维权无法得到解决才到网络上曝光,而商家为了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扩张不得不答应事主的索赔。[就我所知的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案例是一家著名的牛奶公司强制开除一名怀孕职工,该职工现实中申诉未果,最后将她的遭遇贴到网上,得到当地妇女协会的关注,最终帮其解决了问题。

网络维权基本上走过了游击战、阵地战、歼灭战三个阶段。

最初,民众还没有想到要在网络上维护自己的权利,我们看早期的BBS,很少有人将自己的遭遇发出来,网民们交流的基本上都是一些阳春白雪、宏观话语;游击战阶段,网民们关注的都是一些“大人物”(市长或省长)的事情比如宝马案、深圳妞妞案。网络维权只是一些点缀呈现一种游击态势,或者并没有想到这是维权,只是因为好奇、气愤等等感情因素才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发到网络上,未曾想无心插柳柳成荫。游击战告诉公众网络才是维权的重要阵地也极有可能帮助大家解决问题。

当网络维权进入阵地战时,网络影响力已经深入人心。阵地战的特点是:个体性事件+群体性的评论,黑砖窑是最为凸出的列子。当《400位父亲呼唤在黑砖窑中做奴工的儿子》帖文出现在天涯杂谈时得到的不仅仅是高点击以及海量的回复,更重要的是大量的评论,评论人不仅有著名的报纸评论员还有普通的网友,当互联网铺天盖地都是关于黑砖窑的评论的时候,政府部门想视而不见都是不可能的。网友的评论是阵地战最为显著的特征,网民们通过单个的事件来论说民主、自由、法治、权利,而这些内容则是之前百姓们公开接触最少的。比如对于天涯,有些网友说,我来天涯就是为了看回复。这就是评论的力量,千夫所指之下,专横者也会颤抖的。

但对于普通的维权事件网民们恐怕已是司空见惯,最多表示一下同情。如何得到群体性的评论?一个叫作“网络水军”的新兴职业正在悄然走红,所谓“水军”, 即受雇于网络公关公司,临时在网上征集来的兼职发帖的人在行内被叫做“网络水军”。目前国内出现了专门的“水军网(shuijunwang.com)”,主要为企业产品宣传造势。不过水军网创始人梁赛对笔者表示:我们对维权类的业务是持谨慎态度的,通常客户需要来北京与我们作较深的沟通之后才会考虑是否接单。

网络已经变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肉搜索成为网络维权的最高境界。比如林嘉祥事件、周久耕事件,当消息一经公布网民们各显神通,纷纷找出当事者的各种信息。好事者更愿意去现场实际考察,在网上为大家现场直播。在群情激奋之下,有关部门24小时就给公众一个明确的答复。在前两个阶段,相关部门的态度更愿意通过捂盖子的方式消灭网络上的声音,到了歼灭战阶段,相关部门更愿意正面的接触毕竟人肉搜索+现场直播不是那个政府能够承担得起如此丑陋的。

综上而述阵地战和歼灭战将是以后网络维权最为主要的方式。我们在网络阅读中可能也看到了有些网络维权比如拆近年来的网络上发生的公共事件都有个统一的命名:网络维权(无论是黑砖窑还是开胸验肺)。所谓的网络维权意指公民通过网络爆料的方式呼吁网民、相关的政府领导、政府部门关注受害者或者弱势群体以及违规、违法的事件,其特征是虚拟性、隐匿性、公开性、安全性。前面两个特征比较好理解,就是网络共有的特点。“公开性”是指维权帖文一经在网络上爆料就可能被所有的人知道就增加了维权成功的可能;“安全性”是指网络维权可以保证维权者的人身安全,当然也有可能通过IP追踪的方式找到维权者,这点希望维权者小心,但通过代理服务器的使用是可以避免的。

这些都是传统维权方式无法可比的。

传统的维权方式无外乎有以下几种:通过法律的方式、举报信的方式(匿名或者实名)、上访的方式(集体或者个人)。通常因为法律维权程序之繁琐以及高昂的费用使得很少人愿意走司法程序,出事找市长而不是法院的思维定式,使得民众更多的是以上访、举报信的方式来进行维权。无论何种方式,传统维权都有一个共有的特点:成本太高、代价太高而且少有见效。

随着网络影响力的增强,民众更愿意采取网络维权的方式,不仅仅是因为其虚拟性、隐匿性、安全性,我想更主要的是成本低、见效快。在中国普通人根本无法承担传统维权方式所需要的成本以及漫漫长夜的等待,最终搞得当事者心力交瘁不得不放弃。在网络上,只要维权的帖文受到关注有点击有回复就可能会得到答复,比如近些年的关于产品的维权,基本上都是事主通过传统的维权无法得到解决才到网络上曝光,而商家为了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扩张不得不答应事主的索赔。[就我所知的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案例是一家著名的牛奶公司强制开除一名怀孕职工,该职工现实中申诉未果,最后将她的遭遇贴到网上,得到当地妇女协会的关注,最终帮其解决了问题。

网络维权基本上走过了游击战、阵地战、歼灭战三个阶段。

最初,民众还没有想到要在网络上维护自己的权利,我们看早期的BBS,很少有人将自己的遭遇发出来,网民们交流的基本上都是一些阳春白雪、宏观话语;游击战阶段,网民们关注的都是一些“大人物”(市长或省长)的事情比如宝马案、深圳妞妞案。网络维权只是一些点缀呈现一种游击态势,或者并没有想到这是维权,只是因为好奇、气愤等等感情因素才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发到网络上,未曾想无心插柳柳成荫。游击战告诉公众网络才是维权的重要阵地也极有可能帮助大家解决问题。

当网络维权进入阵地战时,网络影响力已经深入人心。阵地战的特点是:个体性事件+群体性的评论,黑砖窑是最为凸出的列子。当《400位父亲呼唤在黑砖窑中做奴工的儿子》帖文出现在天涯杂谈时得到的不仅仅是高点击以及海量的回复,更重要的是大量的评论,评论人不仅有著名的报纸评论员还有普通的网友,当互联网铺天盖地都是关于黑砖窑的评论的时候,政府部门想视而不见都是不可能的。网友的评论是阵地战最为显著的特征,网民们通过单个的事件来论说民主、自由、法治、权利,而这些内容则是之前百姓们公开接触最少的。比如对于天涯,有些网友说,我来天涯就是为了看回复。这就是评论的力量,千夫所指之下,专横者也会颤抖的。

但对于普通的维权事件网民们恐怕已是司空见惯,最多表示一下同情。如何得到群体性的评论?一个叫作“网络水军”的新兴职业正在悄然走红,所谓“水军”, 即受雇于网络公关公司,临时在网上征集来的兼职发帖的人在行内被叫做“网络水军”。目前国内出现了专门的“水军网(shuijunwang.com)”,主要为企业产品宣传造势。不过水军网创始人梁赛对笔者表示:我们对维权类的业务是持谨慎态度的,通常客户需要来北京与我们作较深的沟通之后才会考虑是否接单。

网络已经变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肉搜索成为网络维权的最高境界。比如林嘉祥事件、周久耕事件,当消息一经公布网民们各显神通,纷纷找出当事者的各种信息。好事者更愿意去现场实际考察,在网上为大家现场直播。在群情激奋之下,有关部门24小时就给公众一个明确的答复。在前两个阶段,相关部门的态度更愿意通过捂盖子的方式消灭网络上的声音,到了歼灭战阶段,相关部门更愿意正面的接触毕竟人肉搜索+现场直播不是那个政府能够承担得起如此丑陋的。

综上而述阵地战和歼灭战将是以后网络维权最为主要的方式。我们在网络阅读中可能也看到了有些网络维权比如拆近年来的网络上发生的公共事件都有个统一的命名:网络维权(无论是黑砖窑还是开胸验肺)。所谓的网络维权意指公民通过网络爆料的方式呼吁网民、相关的政府领导、政府部门关注受害者或者弱势群体以及违规、违法的事件,其特征是虚拟性、隐匿性、公开性、安全性。前面两个特征比较好理解,就是网络共有的特点。“公开性”是指维权帖文一经在网络上爆料就可能被所有的人知道就增加了维权成功的可能;“安全性”是指网络维权可以保证维权者的人身安全,当然也有可能通过IP追踪的方式找到维权者,这点希望维权者小心,但通过代理服务器的使用是可以避免的。

这些都是传统维权方式无法可比的。

传统的维权方式无外乎有以下几种:通过法律的方式、举报信的方式(匿名或者实名)、上访的方式(集体或者个人)。通常因为法律维权程序之繁琐以及高昂的费用使得很少人愿意走司法程序,出事找市长而不是法院的思维定式,使得民众更多的是以上访、举报信的方式来进行维权。无论何种方式,传统维权都有一个共有的特点:成本太高、代价太高而且少有见效。

随着网络影响力的增强,民众更愿意采取网络维权的方式,不仅仅是因为其虚拟性、隐匿性、安全性,我想更主要的是成本低、见效快。在中国普通人根本无法承担传统维权方式所需要的成本以及漫漫长夜的等待,最终搞得当事者心力交瘁不得不放弃。在网络上,只要维权的帖文受到关注有点击有回复就可能会得到答复,比如近些年的关于产品的维权,基本上都是事主通过传统的维权无法得到解决才到网络上曝光,而商家为了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扩张不得不答应事主的索赔。[就我所知的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案例是一家著名的牛奶公司强制开除一名怀孕职工,该职工现实中申诉未果,最后将她的遭遇贴到网上,得到当地妇女协会的关注,最终帮其解决了问题。

网络维权基本上走过了游击战、阵地战、歼灭战三个阶段。

最初,民众还没有想到要在网络上维护自己的权利,我们看早期的BBS,很少有人将自己的遭遇发出来,网民们交流的基本上都是一些阳春白雪、宏观话语;游击战阶段,网民们关注的都是一些“大人物”(市长或省长)的事情比如宝马案、深圳妞妞案。网络维权只是一些点缀呈现一种游击态势,或者并没有想到这是维权,只是因为好奇、气愤等等感情因素才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发到网络上,未曾想无心插柳柳成荫。游击战告诉公众网络才是维权的重要阵地也极有可能帮助大家解决问题。

当网络维权进入阵地战时,网络影响力已经深入人心。阵地战的特点是:个体性事件+群体性的评论,黑砖窑是最为凸出的列子。当《400位父亲呼唤在黑砖窑中做奴工的儿子》帖文出现在天涯杂谈时得到的不仅仅是高点击以及海量的回复,更重要的是大量的评论,评论人不仅有著名的报纸评论员还有普通的网友,当互联网铺天盖地都是关于黑砖窑的评论的时候,政府部门想视而不见都是不可能的。网友的评论是阵地战最为显著的特征,网民们通过单个的事件来论说民主、自由、法治、权利,而这些内容则是之前百姓们公开接触最少的。比如对于天涯,有些网友说,我来天涯就是为了看回复。这就是评论的力量,千夫所指之下,专横者也会颤抖的。

但对于普通的维权事件网民们恐怕已是司空见惯,最多表示一下同情。如何得到群体性的评论?一个叫作“网络水军”的新兴职业正在悄然走红,所谓“水军”, 即受雇于网络公关公司,临时在网上征集来的兼职发帖的人在行内被叫做“网络水军”。目前国内出现了专门的“水军网(shuijunwang.com)”,主要为企业产品宣传造势。不过水军网创始人梁赛对笔者表示:我们对维权类的业务是持谨慎态度的,通常客户需要来北京与我们作较深的沟通之后才会考虑是否接单。

网络已经变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肉搜索成为网络维权的最高境界。比如林嘉祥事件、周久耕事件,当消息一经公布网民们各显神通,纷纷找出当事者的各种信息。好事者更愿意去现场实际考察,在网上为大家现场直播。在群情激奋之下,有关部门24小时就给公众一个明确的答复。在前两个阶段,相关部门的态度更愿意通过捂盖子的方式消灭网络上的声音,到了歼灭战阶段,相关部门更愿意正面的接触毕竟人肉搜索+现场直播不是那个政府能够承担得起如此丑陋的。

综上而述阵地战和歼灭战将是以后网络维权最为主要的方式。我们在网络阅读中可能也看到了有些网络维权比如拆

#8楼回目录

复读生的宁夏(十四)

作文维权 | 2016-08-28 10:58

初中毕业后,黑皮就去了城市打工,天豪则去了重点高中读书,两人的联系就这样少了。

来到城市,黑皮才发现这不是一个属于他的地方。自己只不过是这里的过客,亦或是这里的乞求者。为了生存,黑皮在建筑工地上打了几次短工。把水泥一袋袋地往肩上扛,在烈日的暴晒下,不断地往返着。肩上的茧破了长,长了破。一天下来,累得东倒西歪,却痛地怎么也睡不着觉。想想自己的好朋友能在名牌高中接受良好的教育,不用在这里受这样的苦,黑皮心里还是挺满足的。

但城市远非黑皮想的那么简单,几次下来,黑皮没结到一分钱。每次工程快完工,建筑工的老板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来负责验收的老板总是推辞道。

“那是你们私人问题,需要你们内部解决。”

几次活下来,黑皮没有分文进账,反而倒贴了不少钱给包工头买烟办酒。几次民工闹事他都参与了,带头的人却被鬼使神差地摆平了,结果还是什么都没要到。后来黑皮才发现其中的猫腻,只有那种闹得最凶,有后台撑腰的农民工才能结到账款,像自己这种不懂得维权的黑市童工,注定是颗粒无收。后来黑皮又发现,有专门的包工头专挑像黑皮这种童工做活,每拉进一个人,就可以从老板手里获得一笔不小报酬。等活做完了,便软硬皆施地让这群小鬼滚蛋。

黑皮经常在城市里徘徊,他不懂得为什么那些没钱结账的老板却又有钱请那么多保安,守护在自家门口。可能是城市里的老板觉得他们的钱是干净的,不愿它们被捏在农民工流血流汗的手上。

在这弱肉强食的年代,黑皮适应了这座城市的生存准则,只有不断地欺诈别人,才能使自己不受欺诈。于是黑皮成为了包工头的手下大将,成为了老板的得力助手。每一次“教训”别人,黑皮都充满了负罪感。但这种负罪感越强,黑皮出手越重。有几次都是被别人拖着才停了手。黑皮从那个挨打的人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去的身影,他要和过去的自己诀别,要让过去的回忆永远在脑海里抹去。

黑皮终于在城市安定了下来,但这份“安定”并没持续太久。因为工程承包问题,两帮人马较上了劲。两帮人马在施工地上一字阵型排开,像黑皮这种小子辈的打手,自然免不了被派上去当“肉盾”。对方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拿着武器。一段时间的僵持后,站在身后的“老大”接到短信。

“谈判失败,立刻行动。”

“老大”走到了最前方,对方的“大哥”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那不是——”黑皮看傻了眼。

“兄弟们跟我冲。”说着“老大”第一个冲向敌阵,黑皮身边的兄弟一股脑地往前冲了上去,黑皮跟着稀里糊涂地冲了上去。“老大”在中途越跑越慢,最后几乎是原地踏步。身边的兄弟都从他身边冲了上去,他仍在那里原地踏步。但他那助跑的姿势,举手召唤胜利的动作着实振奋人心。其实“老大”心里清楚,没有人愿意做“出头鸟”。但只要有人带头,就肯定有一帮人盲目地跟着往前冲。另外“跟我冲”远比“给我冲”更有号召力。这就是做“老大”的艺术,这也是别人爬上了老大的位置,而黑皮仍是个小弟的原因。

两帮人马终于碰撞到一起,黑皮这一边第一拨人因为低估了对方手上的武器,纷纷倒在了对方脚下。第二拨的人学乖了,两个两个一对的与对方缠斗起来。双拳始终难敌四手,敌方的人渐渐体力不支,武器也纷纷被对方打落,黑皮这一方渐渐形成合围之势。

“走。”对方的“大哥”大吼一声,奋力地打开了一个出口。

敌方的人马纷纷搀扶着受伤的兄弟逃离了战场。

留下来断后的“大哥”拼着命挥舞着手上的钢板。力图为逃跑的兄弟争取一点时间。

“大家小心,他在死斗了。”其中一个拿着木棍的兄弟发了话。

死斗的人都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死活也要拉下两个做垫背。死斗的人出招越来越乱,破绽越来越多。每一招都是狠招,每一击都卯足了劲,但每一回都耗尽了体力。

突然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人从后面一脚踢中对方“大哥”的脚踝,对方“大哥”当场就单膝跪在了地上。但他的手仍在不停地挥舞,不让别人靠近。

接着又是一脚,“大哥”被踢翻在地。这就像极了草原上,狮子和狼群的争斗。狮子虽然强大,但面对成群结队的狼全角度的攻击,狮子仍显得寡不敌众。聪明的狼群不会立刻给狮子致命一击,而是和狮子缠斗着,直到狮子精疲力尽。狼群便会蜂拥而上,将苟延残喘的狮子给了解了。

只听见“噗通”一声大哥的武器被打掉了,众人像发了疯似的向前扑

初中毕业后,黑皮就去了城市打工,天豪则去了重点高中读书,两人的联系就这样少了。

来到城市,黑皮才发现这不是一个属于他的地方。自己只不过是这里的过客,亦或是这里的乞求者。为了生存,黑皮在建筑工地上打了几次短工。把水泥一袋袋地往肩上扛,在烈日的暴晒下,不断地往返着。肩上的茧破了长,长了破。一天下来,累得东倒西歪,却痛地怎么也睡不着觉。想想自己的好朋友能在名牌高中接受良好的教育,不用在这里受这样的苦,黑皮心里还是挺满足的。

但城市远非黑皮想的那么简单,几次下来,黑皮没结到一分钱。每次工程快完工,建筑工的老板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来负责验收的老板总是推辞道。

“那是你们私人问题,需要你们内部解决。”

几次活下来,黑皮没有分文进账,反而倒贴了不少钱给包工头买烟办酒。几次民工闹事他都参与了,带头的人却被鬼使神差地摆平了,结果还是什么都没要到。后来黑皮才发现其中的猫腻,只有那种闹得最凶,有后台撑腰的农民工才能结到账款,像自己这种不懂得维权的黑市童工,注定是颗粒无收。后来黑皮又发现,有专门的包工头专挑像黑皮这种童工做活,每拉进一个人,就可以从老板手里获得一笔不小报酬。等活做完了,便软硬皆施地让这群小鬼滚蛋。

黑皮经常在城市里徘徊,他不懂得为什么那些没钱结账的老板却又有钱请那么多保安,守护在自家门口。可能是城市里的老板觉得他们的钱是干净的,不愿它们被捏在农民工流血流汗的手上。

在这弱肉强食的年代,黑皮适应了这座城市的生存准则,只有不断地欺诈别人,才能使自己不受欺诈。于是黑皮成为了包工头的手下大将,成为了老板的得力助手。每一次“教训”别人,黑皮都充满了负罪感。但这种负罪感越强,黑皮出手越重。有几次都是被别人拖着才停了手。黑皮从那个挨打的人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去的身影,他要和过去的自己诀别,要让过去的回忆永远在脑海里抹去。

黑皮终于在城市安定了下来,但这份“安定”并没持续太久。因为工程承包问题,两帮人马较上了劲。两帮人马在施工地上一字阵型排开,像黑皮这种小子辈的打手,自然免不了被派上去当“肉盾”。对方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拿着武器。一段时间的僵持后,站在身后的“老大”接到短信。

“谈判失败,立刻行动。”

“老大”走到了最前方,对方的“大哥”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那不是——”黑皮看傻了眼。

“兄弟们跟我冲。”说着“老大”第一个冲向敌阵,黑皮身边的兄弟一股脑地往前冲了上去,黑皮跟着稀里糊涂地冲了上去。“老大”在中途越跑越慢,最后几乎是原地踏步。身边的兄弟都从他身边冲了上去,他仍在那里原地踏步。但他那助跑的姿势,举手召唤胜利的动作着实振奋人心。其实“老大”心里清楚,没有人愿意做“出头鸟”。但只要有人带头,就肯定有一帮人盲目地跟着往前冲。另外“跟我冲”远比“给我冲”更有号召力。这就是做“老大”的艺术,这也是别人爬上了老大的位置,而黑皮仍是个小弟的原因。

两帮人马终于碰撞到一起,黑皮这一边第一拨人因为低估了对方手上的武器,纷纷倒在了对方脚下。第二拨的人学乖了,两个两个一对的与对方缠斗起来。双拳始终难敌四手,敌方的人渐渐体力不支,武器也纷纷被对方打落,黑皮这一方渐渐形成合围之势。

“走。”对方的“大哥”大吼一声,奋力地打开了一个出口。

敌方的人马纷纷搀扶着受伤的兄弟逃离了战场。

留下来断后的“大哥”拼着命挥舞着手上的钢板。力图为逃跑的兄弟争取一点时间。

“大家小心,他在死斗了。”其中一个拿着木棍的兄弟发了话。

死斗的人都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死活也要拉下两个做垫背。死斗的人出招越来越乱,破绽越来越多。每一招都是狠招,每一击都卯足了劲,但每一回都耗尽了体力。

突然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人从后面一脚踢中对方“大哥”的脚踝,对方“大哥”当场就单膝跪在了地上。但他的手仍在不停地挥舞,不让别人靠近。

接着又是一脚,“大哥”被踢翻在地。这就像极了草原上,狮子和狼群的争斗。狮子虽然强大,但面对成群结队的狼全角度的攻击,狮子仍显得寡不敌众。聪明的狼群不会立刻给狮子致命一击,而是和狮子缠斗着,直到狮子精疲力尽。狼群便会蜂拥而上,将苟延残喘的狮子给了解了。

只听见“噗通”一声大哥的武器被打掉了,众人像发了疯似的向前扑

初中毕业后,黑皮就去了城市打工,天豪则去了重点高中读书,两人的联系就这样少了。

来到城市,黑皮才发现这不是一个属于他的地方。自己只不过是这里的过客,亦或是这里的乞求者。为了生存,黑皮在建筑工地上打了几次短工。把水泥一袋袋地往肩上扛,在烈日的暴晒下,不断地往返着。肩上的茧破了长,长了破。一天下来,累得东倒西歪,却痛地怎么也睡不着觉。想想自己的好朋友能在名牌高中接受良好的教育,不用在这里受这样的苦,黑皮心里还是挺满足的。

但城市远非黑皮想的那么简单,几次下来,黑皮没结到一分钱。每次工程快完工,建筑工的老板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来负责验收的老板总是推辞道。

“那是你们私人问题,需要你们内部解决。”

几次活下来,黑皮没有分文进账,反而倒贴了不少钱给包工头买烟办酒。几次民工闹事他都参与了,带头的人却被鬼使神差地摆平了,结果还是什么都没要到。后来黑皮才发现其中的猫腻,只有那种闹得最凶,有后台撑腰的农民工才能结到账款,像自己这种不懂得维权的黑市童工,注定是颗粒无收。后来黑皮又发现,有专门的包工头专挑像黑皮这种童工做活,每拉进一个人,就可以从老板手里获得一笔不小报酬。等活做完了,便软硬皆施地让这群小鬼滚蛋。

黑皮经常在城市里徘徊,他不懂得为什么那些没钱结账的老板却又有钱请那么多保安,守护在自家门口。可能是城市里的老板觉得他们的钱是干净的,不愿它们被捏在农民工流血流汗的手上。

在这弱肉强食的年代,黑皮适应了这座城市的生存准则,只有不断地欺诈别人,才能使自己不受欺诈。于是黑皮成为了包工头的手下大将,成为了老板的得力助手。每一次“教训”别人,黑皮都充满了负罪感。但这种负罪感越强,黑皮出手越重。有几次都是被别人拖着才停了手。黑皮从那个挨打的人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去的身影,他要和过去的自己诀别,要让过去的回忆永远在脑海里抹去。

黑皮终于在城市安定了下来,但这份“安定”并没持续太久。因为工程承包问题,两帮人马较上了劲。两帮人马在施工地上一字阵型排开,像黑皮这种小子辈的打手,自然免不了被派上去当“肉盾”。对方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拿着武器。一段时间的僵持后,站在身后的“老大”接到短信。

“谈判失败,立刻行动。”

“老大”走到了最前方,对方的“大哥”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那不是——”黑皮看傻了眼。

“兄弟们跟我冲。”说着“老大”第一个冲向敌阵,黑皮身边的兄弟一股脑地往前冲了上去,黑皮跟着稀里糊涂地冲了上去。“老大”在中途越跑越慢,最后几乎是原地踏步。身边的兄弟都从他身边冲了上去,他仍在那里原地踏步。但他那助跑的姿势,举手召唤胜利的动作着实振奋人心。其实“老大”心里清楚,没有人愿意做“出头鸟”。但只要有人带头,就肯定有一帮人盲目地跟着往前冲。另外“跟我冲”远比“给我冲”更有号召力。这就是做“老大”的艺术,这也是别人爬上了老大的位置,而黑皮仍是个小弟的原因。

两帮人马终于碰撞到一起,黑皮这一边第一拨人因为低估了对方手上的武器,纷纷倒在了对方脚下。第二拨的人学乖了,两个两个一对的与对方缠斗起来。双拳始终难敌四手,敌方的人渐渐体力不支,武器也纷纷被对方打落,黑皮这一方渐渐形成合围之势。

“走。”对方的“大哥”大吼一声,奋力地打开了一个出口。

敌方的人马纷纷搀扶着受伤的兄弟逃离了战场。

留下来断后的“大哥”拼着命挥舞着手上的钢板。力图为逃跑的兄弟争取一点时间。

“大家小心,他在死斗了。”其中一个拿着木棍的兄弟发了话。

死斗的人都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死活也要拉下两个做垫背。死斗的人出招越来越乱,破绽越来越多。每一招都是狠招,每一击都卯足了劲,但每一回都耗尽了体力。

突然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人从后面一脚踢中对方“大哥”的脚踝,对方“大哥”当场就单膝跪在了地上。但他的手仍在不停地挥舞,不让别人靠近。

接着又是一脚,“大哥”被踢翻在地。这就像极了草原上,狮子和狼群的争斗。狮子虽然强大,但面对成群结队的狼全角度的攻击,狮子仍显得寡不敌众。聪明的狼群不会立刻给狮子致命一击,而是和狮子缠斗着,直到狮子精疲力尽。狼群便会蜂拥而上,将苟延残喘的狮子给了解了。

只听见“噗通”一声大哥的武器被打掉了,众人像发了疯似的向前扑

初中毕业后,黑皮就去了城市打工,天豪则去了重点高中读书,两人的联系就这样少了。

来到城市,黑皮才发现这不是一个属于他的地方。自己只不过是这里的过客,亦或是这里的乞求者。为了生存,黑皮在建筑工地上打了几次短工。把水泥一袋袋地往肩上扛,在烈日的暴晒下,不断地往返着。肩上的茧破了长,长了破。一天下来,累得东倒西歪,却痛地怎么也睡不着觉。想想自己的好朋友能在名牌高中接受良好的教育,不用在这里受这样的苦,黑皮心里还是挺满足的。

但城市远非黑皮想的那么简单,几次下来,黑皮没结到一分钱。每次工程快完工,建筑工的老板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来负责验收的老板总是推辞道。

“那是你们私人问题,需要你们内部解决。”

几次活下来,黑皮没有分文进账,反而倒贴了不少钱给包工头买烟办酒。几次民工闹事他都参与了,带头的人却被鬼使神差地摆平了,结果还是什么都没要到。后来黑皮才发现其中的猫腻,只有那种闹得最凶,有后台撑腰的农民工才能结到账款,像自己这种不懂得维权的黑市童工,注定是颗粒无收。后来黑皮又发现,有专门的包工头专挑像黑皮这种童工做活,每拉进一个人,就可以从老板手里获得一笔不小报酬。等活做完了,便软硬皆施地让这群小鬼滚蛋。

黑皮经常在城市里徘徊,他不懂得为什么那些没钱结账的老板却又有钱请那么多保安,守护在自家门口。可能是城市里的老板觉得他们的钱是干净的,不愿它们被捏在农民工流血流汗的手上。

在这弱肉强食的年代,黑皮适应了这座城市的生存准则,只有不断地欺诈别人,才能使自己不受欺诈。于是黑皮成为了包工头的手下大将,成为了老板的得力助手。每一次“教训”别人,黑皮都充满了负罪感。但这种负罪感越强,黑皮出手越重。有几次都是被别人拖着才停了手。黑皮从那个挨打的人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去的身影,他要和过去的自己诀别,要让过去的回忆永远在脑海里抹去。

黑皮终于在城市安定了下来,但这份“安定”并没持续太久。因为工程承包问题,两帮人马较上了劲。两帮人马在施工地上一字阵型排开,像黑皮这种小子辈的打手,自然免不了被派上去当“肉盾”。对方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拿着武器。一段时间的僵持后,站在身后的“老大”接到短信。

“谈判失败,立刻行动。”

“老大”走到了最前方,对方的“大哥”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那不是——”黑皮看傻了眼。

“兄弟们跟我冲。”说着“老大”第一个冲向敌阵,黑皮身边的兄弟一股脑地往前冲了上去,黑皮跟着稀里糊涂地冲了上去。“老大”在中途越跑越慢,最后几乎是原地踏步。身边的兄弟都从他身边冲了上去,他仍在那里原地踏步。但他那助跑的姿势,举手召唤胜利的动作着实振奋人心。其实“老大”心里清楚,没有人愿意做“出头鸟”。但只要有人带头,就肯定有一帮人盲目地跟着往前冲。另外“跟我冲”远比“给我冲”更有号召力。这就是做“老大”的艺术,这也是别人爬上了老大的位置,而黑皮仍是个小弟的原因。

两帮人马终于碰撞到一起,黑皮这一边第一拨人因为低估了对方手上的武器,纷纷倒在了对方脚下。第二拨的人学乖了,两个两个一对的与对方缠斗起来。双拳始终难敌四手,敌方的人渐渐体力不支,武器也纷纷被对方打落,黑皮这一方渐渐形成合围之势。

“走。”对方的“大哥”大吼一声,奋力地打开了一个出口。

敌方的人马纷纷搀扶着受伤的兄弟逃离了战场。

留下来断后的“大哥”拼着命挥舞着手上的钢板。力图为逃跑的兄弟争取一点时间。

“大家小心,他在死斗了。”其中一个拿着木棍的兄弟发了话。

死斗的人都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死活也要拉下两个做垫背。死斗的人出招越来越乱,破绽越来越多。每一招都是狠招,每一击都卯足了劲,但每一回都耗尽了体力。

突然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人从后面一脚踢中对方“大哥”的脚踝,对方“大哥”当场就单膝跪在了地上。但他的手仍在不停地挥舞,不让别人靠近。

接着又是一脚,“大哥”被踢翻在地。这就像极了草原上,狮子和狼群的争斗。狮子虽然强大,但面对成群结队的狼全角度的攻击,狮子仍显得寡不敌众。聪明的狼群不会立刻给狮子致命一击,而是和狮子缠斗着,直到狮子精疲力尽。狼群便会蜂拥而上,将苟延残喘的狮子给了解了。

只听见“噗通”一声大哥的武器被打掉了,众人像发了疯似的向前扑

初中毕业后,黑皮就去了城市打工,天豪则去了重点高中读书,两人的联系就这样少了。

来到城市,黑皮才发现这不是一个属于他的地方。自己只不过是这里的过客,亦或是这里的乞求者。为了生存,黑皮在建筑工地上打了几次短工。把水泥一袋袋地往肩上扛,在烈日的暴晒下,不断地往返着。肩上的茧破了长,长了破。一天下来,累得东倒西歪,却痛地怎么也睡不着觉。想想自己的好朋友能在名牌高中接受良好的教育,不用在这里受这样的苦,黑皮心里还是挺满足的。

但城市远非黑皮想的那么简单,几次下来,黑皮没结到一分钱。每次工程快完工,建筑工的老板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来负责验收的老板总是推辞道。

“那是你们私人问题,需要你们内部解决。”

几次活下来,黑皮没有分文进账,反而倒贴了不少钱给包工头买烟办酒。几次民工闹事他都参与了,带头的人却被鬼使神差地摆平了,结果还是什么都没要到。后来黑皮才发现其中的猫腻,只有那种闹得最凶,有后台撑腰的农民工才能结到账款,像自己这种不懂得维权的黑市童工,注定是颗粒无收。后来黑皮又发现,有专门的包工头专挑像黑皮这种童工做活,每拉进一个人,就可以从老板手里获得一笔不小报酬。等活做完了,便软硬皆施地让这群小鬼滚蛋。

黑皮经常在城市里徘徊,他不懂得为什么那些没钱结账的老板却又有钱请那么多保安,守护在自家门口。可能是城市里的老板觉得他们的钱是干净的,不愿它们被捏在农民工流血流汗的手上。

在这弱肉强食的年代,黑皮适应了这座城市的生存准则,只有不断地欺诈别人,才能使自己不受欺诈。于是黑皮成为了包工头的手下大将,成为了老板的得力助手。每一次“教训”别人,黑皮都充满了负罪感。但这种负罪感越强,黑皮出手越重。有几次都是被别人拖着才停了手。黑皮从那个挨打的人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去的身影,他要和过去的自己诀别,要让过去的回忆永远在脑海里抹去。

黑皮终于在城市安定了下来,但这份“安定”并没持续太久。因为工程承包问题,两帮人马较上了劲。两帮人马在施工地上一字阵型排开,像黑皮这种小子辈的打手,自然免不了被派上去当“肉盾”。对方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拿着武器。一段时间的僵持后,站在身后的“老大”接到短信。

“谈判失败,立刻行动。”

“老大”走到了最前方,对方的“大哥”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那不是——”黑皮看傻了眼。

“兄弟们跟我冲。”说着“老大”第一个冲向敌阵,黑皮身边的兄弟一股脑地往前冲了上去,黑皮跟着稀里糊涂地冲了上去。“老大”在中途越跑越慢,最后几乎是原地踏步。身边的兄弟都从他身边冲了上去,他仍在那里原地踏步。但他那助跑的姿势,举手召唤胜利的动作着实振奋人心。其实“老大”心里清楚,没有人愿意做“出头鸟”。但只要有人带头,就肯定有一帮人盲目地跟着往前冲。另外“跟我冲”远比“给我冲”更有号召力。这就是做“老大”的艺术,这也是别人爬上了老大的位置,而黑皮仍是个小弟的原因。

两帮人马终于碰撞到一起,黑皮这一边第一拨人因为低估了对方手上的武器,纷纷倒在了对方脚下。第二拨的人学乖了,两个两个一对的与对方缠斗起来。双拳始终难敌四手,敌方的人渐渐体力不支,武器也纷纷被对方打落,黑皮这一方渐渐形成合围之势。

“走。”对方的“大哥”大吼一声,奋力地打开了一个出口。

敌方的人马纷纷搀扶着受伤的兄弟逃离了战场。

留下来断后的“大哥”拼着命挥舞着手上的钢板。力图为逃跑的兄弟争取一点时间。

“大家小心,他在死斗了。”其中一个拿着木棍的兄弟发了话。

死斗的人都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死活也要拉下两个做垫背。死斗的人出招越来越乱,破绽越来越多。每一招都是狠招,每一击都卯足了劲,但每一回都耗尽了体力。

突然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人从后面一脚踢中对方“大哥”的脚踝,对方“大哥”当场就单膝跪在了地上。但他的手仍在不停地挥舞,不让别人靠近。

接着又是一脚,“大哥”被踢翻在地。这就像极了草原上,狮子和狼群的争斗。狮子虽然强大,但面对成群结队的狼全角度的攻击,狮子仍显得寡不敌众。聪明的狼群不会立刻给狮子致命一击,而是和狮子缠斗着,直到狮子精疲力尽。狼群便会蜂拥而上,将苟延残喘的狮子给了解了。

只听见“噗通”一声大哥的武器被打掉了,众人像发了疯似的向前扑

初中毕业后,黑皮就去了城市打工,天豪则去了重点高中读书,两人的联系就这样少了。

来到城市,黑皮才发现这不是一个属于他的地方。自己只不过是这里的过客,亦或是这里的乞求者。为了生存,黑皮在建筑工地上打了几次短工。把水泥一袋袋地往肩上扛,在烈日的暴晒下,不断地往返着。肩上的茧破了长,长了破。一天下来,累得东倒西歪,却痛地怎么也睡不着觉。想想自己的好朋友能在名牌高中接受良好的教育,不用在这里受这样的苦,黑皮心里还是挺满足的。

但城市远非黑皮想的那么简单,几次下来,黑皮没结到一分钱。每次工程快完工,建筑工的老板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来负责验收的老板总是推辞道。

“那是你们私人问题,需要你们内部解决。”

几次活下来,黑皮没有分文进账,反而倒贴了不少钱给包工头买烟办酒。几次民工闹事他都参与了,带头的人却被鬼使神差地摆平了,结果还是什么都没要到。后来黑皮才发现其中的猫腻,只有那种闹得最凶,有后台撑腰的农民工才能结到账款,像自己这种不懂得维权的黑市童工,注定是颗粒无收。后来黑皮又发现,有专门的包工头专挑像黑皮这种童工做活,每拉进一个人,就可以从老板手里获得一笔不小报酬。等活做完了,便软硬皆施地让这群小鬼滚蛋。

黑皮经常在城市里徘徊,他不懂得为什么那些没钱结账的老板却又有钱请那么多保安,守护在自家门口。可能是城市里的老板觉得他们的钱是干净的,不愿它们被捏在农民工流血流汗的手上。

在这弱肉强食的年代,黑皮适应了这座城市的生存准则,只有不断地欺诈别人,才能使自己不受欺诈。于是黑皮成为了包工头的手下大将,成为了老板的得力助手。每一次“教训”别人,黑皮都充满了负罪感。但这种负罪感越强,黑皮出手越重。有几次都是被别人拖着才停了手。黑皮从那个挨打的人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去的身影,他要和过去的自己诀别,要让过去的回忆永远在脑海里抹去。

黑皮终于在城市安定了下来,但这份“安定”并没持续太久。因为工程承包问题,两帮人马较上了劲。两帮人马在施工地上一字阵型排开,像黑皮这种小子辈的打手,自然免不了被派上去当“肉盾”。对方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拿着武器。一段时间的僵持后,站在身后的“老大”接到短信。

“谈判失败,立刻行动。”

“老大”走到了最前方,对方的“大哥”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那不是——”黑皮看傻了眼。

“兄弟们跟我冲。”说着“老大”第一个冲向敌阵,黑皮身边的兄弟一股脑地往前冲了上去,黑皮跟着稀里糊涂地冲了上去。“老大”在中途越跑越慢,最后几乎是原地踏步。身边的兄弟都从他身边冲了上去,他仍在那里原地踏步。但他那助跑的姿势,举手召唤胜利的动作着实振奋人心。其实“老大”心里清楚,没有人愿意做“出头鸟”。但只要有人带头,就肯定有一帮人盲目地跟着往前冲。另外“跟我冲”远比“给我冲”更有号召力。这就是做“老大”的艺术,这也是别人爬上了老大的位置,而黑皮仍是个小弟的原因。

两帮人马终于碰撞到一起,黑皮这一边第一拨人因为低估了对方手上的武器,纷纷倒在了对方脚下。第二拨的人学乖了,两个两个一对的与对方缠斗起来。双拳始终难敌四手,敌方的人渐渐体力不支,武器也纷纷被对方打落,黑皮这一方渐渐形成合围之势。

“走。”对方的“大哥”大吼一声,奋力地打开了一个出口。

敌方的人马纷纷搀扶着受伤的兄弟逃离了战场。

留下来断后的“大哥”拼着命挥舞着手上的钢板。力图为逃跑的兄弟争取一点时间。

“大家小心,他在死斗了。”其中一个拿着木棍的兄弟发了话。

死斗的人都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死活也要拉下两个做垫背。死斗的人出招越来越乱,破绽越来越多。每一招都是狠招,每一击都卯足了劲,但每一回都耗尽了体力。

突然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人从后面一脚踢中对方“大哥”的脚踝,对方“大哥”当场就单膝跪在了地上。但他的手仍在不停地挥舞,不让别人靠近。

接着又是一脚,“大哥”被踢翻在地。这就像极了草原上,狮子和狼群的争斗。狮子虽然强大,但面对成群结队的狼全角度的攻击,狮子仍显得寡不敌众。聪明的狼群不会立刻给狮子致命一击,而是和狮子缠斗着,直到狮子精疲力尽。狼群便会蜂拥而上,将苟延残喘的狮子给了解了。

只听见“噗通”一声大哥的武器被打掉了,众人像发了疯似的向前扑

初中毕业后,黑皮就去了城市打工,天豪则去了重点高中读书,两人的联系就这样少了。

来到城市,黑皮才发现这不是一个属于他的地方。自己只不过是这里的过客,亦或是这里的乞求者。为了生存,黑皮在建筑工地上打了几次短工。把水泥一袋袋地往肩上扛,在烈日的暴晒下,不断地往返着。肩上的茧破了长,长了破。一天下来,累得东倒西歪,却痛地怎么也睡不着觉。想想自己的好朋友能在名牌高中接受良好的教育,不用在这里受这样的苦,黑皮心里还是挺满足的。

但城市远非黑皮想的那么简单,几次下来,黑皮没结到一分钱。每次工程快完工,建筑工的老板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来负责验收的老板总是推辞道。

“那是你们私人问题,需要你们内部解决。”

几次活下来,黑皮没有分文进账,反而倒贴了不少钱给包工头买烟办酒。几次民工闹事他都参与了,带头的人却被鬼使神差地摆平了,结果还是什么都没要到。后来黑皮才发现其中的猫腻,只有那种闹得最凶,有后台撑腰的农民工才能结到账款,像自己这种不懂得维权的黑市童工,注定是颗粒无收。后来黑皮又发现,有专门的包工头专挑像黑皮这种童工做活,每拉进一个人,就可以从老板手里获得一笔不小报酬。等活做完了,便软硬皆施地让这群小鬼滚蛋。

黑皮经常在城市里徘徊,他不懂得为什么那些没钱结账的老板却又有钱请那么多保安,守护在自家门口。可能是城市里的老板觉得他们的钱是干净的,不愿它们被捏在农民工流血流汗的手上。

在这弱肉强食的年代,黑皮适应了这座城市的生存准则,只有不断地欺诈别人,才能使自己不受欺诈。于是黑皮成为了包工头的手下大将,成为了老板的得力助手。每一次“教训”别人,黑皮都充满了负罪感。但这种负罪感越强,黑皮出手越重。有几次都是被别人拖着才停了手。黑皮从那个挨打的人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去的身影,他要和过去的自己诀别,要让过去的回忆永远在脑海里抹去。

黑皮终于在城市安定了下来,但这份“安定”并没持续太久。因为工程承包问题,两帮人马较上了劲。两帮人马在施工地上一字阵型排开,像黑皮这种小子辈的打手,自然免不了被派上去当“肉盾”。对方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拿着武器。一段时间的僵持后,站在身后的“老大”接到短信。

“谈判失败,立刻行动。”

“老大”走到了最前方,对方的“大哥”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那不是——”黑皮看傻了眼。

“兄弟们跟我冲。”说着“老大”第一个冲向敌阵,黑皮身边的兄弟一股脑地往前冲了上去,黑皮跟着稀里糊涂地冲了上去。“老大”在中途越跑越慢,最后几乎是原地踏步。身边的兄弟都从他身边冲了上去,他仍在那里原地踏步。但他那助跑的姿势,举手召唤胜利的动作着实振奋人心。其实“老大”心里清楚,没有人愿意做“出头鸟”。但只要有人带头,就肯定有一帮人盲目地跟着往前冲。另外“跟我冲”远比“给我冲”更有号召力。这就是做“老大”的艺术,这也是别人爬上了老大的位置,而黑皮仍是个小弟的原因。

两帮人马终于碰撞到一起,黑皮这一边第一拨人因为低估了对方手上的武器,纷纷倒在了对方脚下。第二拨的人学乖了,两个两个一对的与对方缠斗起来。双拳始终难敌四手,敌方的人渐渐体力不支,武器也纷纷被对方打落,黑皮这一方渐渐形成合围之势。

“走。”对方的“大哥”大吼一声,奋力地打开了一个出口。

敌方的人马纷纷搀扶着受伤的兄弟逃离了战场。

留下来断后的“大哥”拼着命挥舞着手上的钢板。力图为逃跑的兄弟争取一点时间。

“大家小心,他在死斗了。”其中一个拿着木棍的兄弟发了话。

死斗的人都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死活也要拉下两个做垫背。死斗的人出招越来越乱,破绽越来越多。每一招都是狠招,每一击都卯足了劲,但每一回都耗尽了体力。

突然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人从后面一脚踢中对方“大哥”的脚踝,对方“大哥”当场就单膝跪在了地上。但他的手仍在不停地挥舞,不让别人靠近。

接着又是一脚,“大哥”被踢翻在地。这就像极了草原上,狮子和狼群的争斗。狮子虽然强大,但面对成群结队的狼全角度的攻击,狮子仍显得寡不敌众。聪明的狼群不会立刻给狮子致命一击,而是和狮子缠斗着,直到狮子精疲力尽。狼群便会蜂拥而上,将苟延残喘的狮子给了解了。

只听见“噗通”一声大哥的武器被打掉了,众人像发了疯似的向前扑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