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作文

无题作文 | 楼主 |2016-08-09 13:48:30 共有7个回复 136次阅读

无尽的沉默……

……

沉默过后是释然。我知道,自己应该理性的看待这一切,看待那已逝去的战争。曾经的过往只会是心底里的回忆。我应该好好的享受这月圆之夜。

但我不想把文章的题目改过来,就让它“无题”吧,无题我心里的美好,无题我的矛盾。战争!和平!永存!

标题:无题作文
网址:http://u.sanwen.net/subject/1707542.html
沙发回目录

无题

无题作文 | 2016-08-09 13:48

无题

春季开花,秋季收果。

你在开花,他在收果。

我的优伤,诗歌最懂。

你的伤心,我袪心痛。

你的优愁,我的烦恼。

你的幸福,你自己寻。

我的幸福,唯有你给。

无题

春风来了一片绿,

秋风来了落叶黄。

爱已来了是幸福,

爱已走了是伤痛。

春风吹僾来,

秋风吹僾去。

春来秋去使人愁,

你来我往一陌生。

板凳回目录

无题

无题作文 | 2016-08-09 13:49

无题

剧名:上面那个就是。

导演:咳咳……本人不才,胜任此重中之重的位置……

演员表:

主人公兼男一号:小W。

主人公兼男二号:大W(即小W的老爸)

制作人员:那啥,本人单枪匹马。

票房:靠……思想太超前吧!还没上映呢!

(停顿片刻)穗——兔——万——爱克神!(汗颜,嘀咕啥方言版英语……)

第一场

大W正襟危坐,潇洒地将手里的烟蒂狠狠摁在烟灰缸里,咳嗽了半天,半瞟一眼毕恭毕敬站好的小W,忽感如释重负,心里想:罢了罢了,这小子要是有点悟性,就能理解老子的良苦用心,要是没有,也别指望他干啥大事儿!他右手握拳放在鼻前,故意发出咳咳声。小W闻声脖子一扭,定睛一看——脸上的肌肉好像被抽掉,表情凝固地不像样。

大W脑子里语言组织半天,说:“玩这么多天,作业做到是做了点,抄了8首诗3首不会背……别再想着玩了,我再怎么说都无济于事,只能看你自己自觉。”

小W像是重获新生一样,两边的脸蛋又变得红润,眼睛又恢复炯炯有神。

小W心里打着算盘:现在还不能算是逃过一劫,得把那8首诗背了,晚上主动给老爸检查,这样才显得诚意,让老爸觉得我悟性还算高,那样后面又可以维持几天的好日子!

也难怪大W是做生意的,他生意场上的那点机灵遗传得还真是到位。

小W算是下了狠心,花了一下午把前些天要求抄背的8首诗里外里整得滚瓜烂熟,连作者的简介都能复述个十有八九。晚上,小W故意做出一份无所事事的样子,大W看他又不心向学习,一心焦,就说:“来,我看你诗背得怎么样。”

正中小W的陷阱,结果当然是小W背得好的没话说,大W惊讶、欣慰得没话说。

第二场

第二天,大W心想儿子记忆能力挺高,就跟小W说:“前些日子每天抄背2首,今天3首,以后天天3首,可能会再加,但不减,上不封顶。”

小W早已料知这唯一美中不足的结果,但他无所谓,不就是多一首嘛!

小W一笔一划抄完三首诗,他知道:就算老爸检查也只会先看看字迹是否工整,只要我写得工整,老爸眼福一饱,心情一爽,哪还有那闲工夫抽你背啊!

用盗版正楷抄完,小W转念一想若老爸今天生意没做好,心情郁闷,我的计谋岂不是不保?还是保险为妙,简单地浏览一遍,算是留个印象,多少万也不怕,就怕万一。

晚上,大W果然偷偷地来看小W抄诗的本子,心里念叨:恩,字迹工整,一笔一划,颇有正楷的味道,抄得这么认真,肯定背了。他放下本子,轻松地叫小W看电视去。

大W在生意场上叱诧风云也不会想到到头来被自己儿子算计了。

电视看一半,大W冷不丁冒一句:“诗抄了?”

小W先是一惊,随后立马从容地说:“抄了。”

“背了?”

“背了。”

面不改色心不跳,怎么看也不像是在撒谎。大W心想。

看样子,大W在生意场上说假话的技术也遗传给了小W。

第三场

最近几日,小W心情正佳,玩得挺爽。他知道,这股热劲不会维持太久,只要被老爸发现我又在疯玩游戏,又得遭殃。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小W的料想也正如大W的心思:儿子这几天又迷上了computer,是时候加把火制止一下他了。就在今晚,对他的暑期作业进行整体大检查!哈哈,这招叫翻江倒海。

计划赶不上变化。这日下午,正当大W酝酿晚上的大检查的时候。小W突然觉悟加深,花了两个小时写出了两篇日记。为体现他“庞大”的阅读量,小W把“日记”改成“随笔”。然后捧着证书似的日记本递给大W:“老爸,这是我刚写的两篇‘随笔’,也算是随便写写,您看一下。”

大W像是被横来了一闷棍,但打得满脑子是惊喜。

他端着日记本,好像是在翻阅他今年的财政统计表,心中酸甜苦辣咸翻来覆去,脸上满是艰辛。

小W自己也被自己感动,哪回写日记不都是老爸左逼右迫的,这回倒真是自己脑子开了窍?他双手交叉置于身后,两脚距离与肩同宽,眼神坚定,尽管被两块巨大的眼屎给整得“俗不可耐”,但那势头,实在是牛!

这两篇日记首先字迹工整,从立意上看,实在不能说吸引眼球,甚至可以说无题

剧名:上面那个就是。

导演:咳咳……本人不才,胜任此重中之重的位置……

演员表:

主人公兼男一号:小W。

主人公兼男二号:大W(即小W的老爸)

制作人员:那啥,本人单枪匹马。

票房:靠……思想太超前吧!还没上映呢!

(停顿片刻)穗——兔——万——爱克神!(汗颜,嘀咕啥方言版英语……)

第一场

大W正襟危坐,潇洒地将手里的烟蒂狠狠摁在烟灰缸里,咳嗽了半天,半瞟一眼毕恭毕敬站好的小W,忽感如释重负,心里想:罢了罢了,这小子要是有点悟性,就能理解老子的良苦用心,要是没有,也别指望他干啥大事儿!他右手握拳放在鼻前,故意发出咳咳声。小W闻声脖子一扭,定睛一看——脸上的肌肉好像被抽掉,表情凝固地不像样。

大W脑子里语言组织半天,说:“玩这么多天,作业做到是做了点,抄了8首诗3首不会背……别再想着玩了,我再怎么说都无济于事,只能看你自己自觉。”

小W像是重获新生一样,两边的脸蛋又变得红润,眼睛又恢复炯炯有神。

小W心里打着算盘:现在还不能算是逃过一劫,得把那8首诗背了,晚上主动给老爸检查,这样才显得诚意,让老爸觉得我悟性还算高,那样后面又可以维持几天的好日子!

也难怪大W是做生意的,他生意场上的那点机灵遗传得还真是到位。

小W算是下了狠心,花了一下午把前些天要求抄背的8首诗里外里整得滚瓜烂熟,连作者的简介都能复述个十有八九。晚上,小W故意做出一份无所事事的样子,大W看他又不心向学习,一心焦,就说:“来,我看你诗背得怎么样。”

正中小W的陷阱,结果当然是小W背得好的没话说,大W惊讶、欣慰得没话说。

第二场

第二天,大W心想儿子记忆能力挺高,就跟小W说:“前些日子每天抄背2首,今天3首,以后天天3首,可能会再加,但不减,上不封顶。”

小W早已料知这唯一美中不足的结果,但他无所谓,不就是多一首嘛!

小W一笔一划抄完三首诗,他知道:就算老爸检查也只会先看看字迹是否工整,只要我写得工整,老爸眼福一饱,心情一爽,哪还有那闲工夫抽你背啊!

用盗版正楷抄完,小W转念一想若老爸今天生意没做好,心情郁闷,我的计谋岂不是不保?还是保险为妙,简单地浏览一遍,算是留个印象,多少万也不怕,就怕万一。

晚上,大W果然偷偷地来看小W抄诗的本子,心里念叨:恩,字迹工整,一笔一划,颇有正楷的味道,抄得这么认真,肯定背了。他放下本子,轻松地叫小W看电视去。

大W在生意场上叱诧风云也不会想到到头来被自己儿子算计了。

电视看一半,大W冷不丁冒一句:“诗抄了?”

小W先是一惊,随后立马从容地说:“抄了。”

“背了?”

“背了。”

面不改色心不跳,怎么看也不像是在撒谎。大W心想。

看样子,大W在生意场上说假话的技术也遗传给了小W。

第三场

最近几日,小W心情正佳,玩得挺爽。他知道,这股热劲不会维持太久,只要被老爸发现我又在疯玩游戏,又得遭殃。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小W的料想也正如大W的心思:儿子这几天又迷上了computer,是时候加把火制止一下他了。就在今晚,对他的暑期作业进行整体大检查!哈哈,这招叫翻江倒海。

计划赶不上变化。这日下午,正当大W酝酿晚上的大检查的时候。小W突然觉悟加深,花了两个小时写出了两篇日记。为体现他“庞大”的阅读量,小W把“日记”改成“随笔”。然后捧着证书似的日记本递给大W:“老爸,这是我刚写的两篇‘随笔’,也算是随便写写,您看一下。”

大W像是被横来了一闷棍,但打得满脑子是惊喜。

他端着日记本,好像是在翻阅他今年的财政统计表,心中酸甜苦辣咸翻来覆去,脸上满是艰辛。

小W自己也被自己感动,哪回写日记不都是老爸左逼右迫的,这回倒真是自己脑子开了窍?他双手交叉置于身后,两脚距离与肩同宽,眼神坚定,尽管被两块巨大的眼屎给整得“俗不可耐”,但那势头,实在是牛!

这两篇日记首先字迹工整,从立意上看,实在不能说吸引眼球,甚至可以说无题

剧名:上面那个就是。

导演:咳咳……本人不才,胜任此重中之重的位置……

演员表:

主人公兼男一号:小W。

主人公兼男二号:大W(即小W的老爸)

制作人员:那啥,本人单枪匹马。

票房:靠……思想太超前吧!还没上映呢!

(停顿片刻)穗——兔——万——爱克神!(汗颜,嘀咕啥方言版英语……)

第一场

大W正襟危坐,潇洒地将手里的烟蒂狠狠摁在烟灰缸里,咳嗽了半天,半瞟一眼毕恭毕敬站好的小W,忽感如释重负,心里想:罢了罢了,这小子要是有点悟性,就能理解老子的良苦用心,要是没有,也别指望他干啥大事儿!他右手握拳放在鼻前,故意发出咳咳声。小W闻声脖子一扭,定睛一看——脸上的肌肉好像被抽掉,表情凝固地不像样。

大W脑子里语言组织半天,说:“玩这么多天,作业做到是做了点,抄了8首诗3首不会背……别再想着玩了,我再怎么说都无济于事,只能看你自己自觉。”

小W像是重获新生一样,两边的脸蛋又变得红润,眼睛又恢复炯炯有神。

小W心里打着算盘:现在还不能算是逃过一劫,得把那8首诗背了,晚上主动给老爸检查,这样才显得诚意,让老爸觉得我悟性还算高,那样后面又可以维持几天的好日子!

也难怪大W是做生意的,他生意场上的那点机灵遗传得还真是到位。

小W算是下了狠心,花了一下午把前些天要求抄背的8首诗里外里整得滚瓜烂熟,连作者的简介都能复述个十有八九。晚上,小W故意做出一份无所事事的样子,大W看他又不心向学习,一心焦,就说:“来,我看你诗背得怎么样。”

正中小W的陷阱,结果当然是小W背得好的没话说,大W惊讶、欣慰得没话说。

第二场

第二天,大W心想儿子记忆能力挺高,就跟小W说:“前些日子每天抄背2首,今天3首,以后天天3首,可能会再加,但不减,上不封顶。”

小W早已料知这唯一美中不足的结果,但他无所谓,不就是多一首嘛!

小W一笔一划抄完三首诗,他知道:就算老爸检查也只会先看看字迹是否工整,只要我写得工整,老爸眼福一饱,心情一爽,哪还有那闲工夫抽你背啊!

用盗版正楷抄完,小W转念一想若老爸今天生意没做好,心情郁闷,我的计谋岂不是不保?还是保险为妙,简单地浏览一遍,算是留个印象,多少万也不怕,就怕万一。

晚上,大W果然偷偷地来看小W抄诗的本子,心里念叨:恩,字迹工整,一笔一划,颇有正楷的味道,抄得这么认真,肯定背了。他放下本子,轻松地叫小W看电视去。

大W在生意场上叱诧风云也不会想到到头来被自己儿子算计了。

电视看一半,大W冷不丁冒一句:“诗抄了?”

小W先是一惊,随后立马从容地说:“抄了。”

“背了?”

“背了。”

面不改色心不跳,怎么看也不像是在撒谎。大W心想。

看样子,大W在生意场上说假话的技术也遗传给了小W。

第三场

最近几日,小W心情正佳,玩得挺爽。他知道,这股热劲不会维持太久,只要被老爸发现我又在疯玩游戏,又得遭殃。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小W的料想也正如大W的心思:儿子这几天又迷上了computer,是时候加把火制止一下他了。就在今晚,对他的暑期作业进行整体大检查!哈哈,这招叫翻江倒海。

计划赶不上变化。这日下午,正当大W酝酿晚上的大检查的时候。小W突然觉悟加深,花了两个小时写出了两篇日记。为体现他“庞大”的阅读量,小W把“日记”改成“随笔”。然后捧着证书似的日记本递给大W:“老爸,这是我刚写的两篇‘随笔’,也算是随便写写,您看一下。”

大W像是被横来了一闷棍,但打得满脑子是惊喜。

他端着日记本,好像是在翻阅他今年的财政统计表,心中酸甜苦辣咸翻来覆去,脸上满是艰辛。

小W自己也被自己感动,哪回写日记不都是老爸左逼右迫的,这回倒真是自己脑子开了窍?他双手交叉置于身后,两脚距离与肩同宽,眼神坚定,尽管被两块巨大的眼屎给整得“俗不可耐”,但那势头,实在是牛!

这两篇日记首先字迹工整,从立意上看,实在不能说吸引眼球,甚至可以说无题

剧名:上面那个就是。

导演:咳咳……本人不才,胜任此重中之重的位置……

演员表:

主人公兼男一号:小W。

主人公兼男二号:大W(即小W的老爸)

制作人员:那啥,本人单枪匹马。

票房:靠……思想太超前吧!还没上映呢!

(停顿片刻)穗——兔——万——爱克神!(汗颜,嘀咕啥方言版英语……)

第一场

大W正襟危坐,潇洒地将手里的烟蒂狠狠摁在烟灰缸里,咳嗽了半天,半瞟一眼毕恭毕敬站好的小W,忽感如释重负,心里想:罢了罢了,这小子要是有点悟性,就能理解老子的良苦用心,要是没有,也别指望他干啥大事儿!他右手握拳放在鼻前,故意发出咳咳声。小W闻声脖子一扭,定睛一看——脸上的肌肉好像被抽掉,表情凝固地不像样。

大W脑子里语言组织半天,说:“玩这么多天,作业做到是做了点,抄了8首诗3首不会背……别再想着玩了,我再怎么说都无济于事,只能看你自己自觉。”

小W像是重获新生一样,两边的脸蛋又变得红润,眼睛又恢复炯炯有神。

小W心里打着算盘:现在还不能算是逃过一劫,得把那8首诗背了,晚上主动给老爸检查,这样才显得诚意,让老爸觉得我悟性还算高,那样后面又可以维持几天的好日子!

也难怪大W是做生意的,他生意场上的那点机灵遗传得还真是到位。

小W算是下了狠心,花了一下午把前些天要求抄背的8首诗里外里整得滚瓜烂熟,连作者的简介都能复述个十有八九。晚上,小W故意做出一份无所事事的样子,大W看他又不心向学习,一心焦,就说:“来,我看你诗背得怎么样。”

正中小W的陷阱,结果当然是小W背得好的没话说,大W惊讶、欣慰得没话说。

第二场

第二天,大W心想儿子记忆能力挺高,就跟小W说:“前些日子每天抄背2首,今天3首,以后天天3首,可能会再加,但不减,上不封顶。”

小W早已料知这唯一美中不足的结果,但他无所谓,不就是多一首嘛!

小W一笔一划抄完三首诗,他知道:就算老爸检查也只会先看看字迹是否工整,只要我写得工整,老爸眼福一饱,心情一爽,哪还有那闲工夫抽你背啊!

用盗版正楷抄完,小W转念一想若老爸今天生意没做好,心情郁闷,我的计谋岂不是不保?还是保险为妙,简单地浏览一遍,算是留个印象,多少万也不怕,就怕万一。

晚上,大W果然偷偷地来看小W抄诗的本子,心里念叨:恩,字迹工整,一笔一划,颇有正楷的味道,抄得这么认真,肯定背了。他放下本子,轻松地叫小W看电视去。

大W在生意场上叱诧风云也不会想到到头来被自己儿子算计了。

电视看一半,大W冷不丁冒一句:“诗抄了?”

小W先是一惊,随后立马从容地说:“抄了。”

“背了?”

“背了。”

面不改色心不跳,怎么看也不像是在撒谎。大W心想。

看样子,大W在生意场上说假话的技术也遗传给了小W。

第三场

最近几日,小W心情正佳,玩得挺爽。他知道,这股热劲不会维持太久,只要被老爸发现我又在疯玩游戏,又得遭殃。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小W的料想也正如大W的心思:儿子这几天又迷上了computer,是时候加把火制止一下他了。就在今晚,对他的暑期作业进行整体大检查!哈哈,这招叫翻江倒海。

计划赶不上变化。这日下午,正当大W酝酿晚上的大检查的时候。小W突然觉悟加深,花了两个小时写出了两篇日记。为体现他“庞大”的阅读量,小W把“日记”改成“随笔”。然后捧着证书似的日记本递给大W:“老爸,这是我刚写的两篇‘随笔’,也算是随便写写,您看一下。”

大W像是被横来了一闷棍,但打得满脑子是惊喜。

他端着日记本,好像是在翻阅他今年的财政统计表,心中酸甜苦辣咸翻来覆去,脸上满是艰辛。

小W自己也被自己感动,哪回写日记不都是老爸左逼右迫的,这回倒真是自己脑子开了窍?他双手交叉置于身后,两脚距离与肩同宽,眼神坚定,尽管被两块巨大的眼屎给整得“俗不可耐”,但那势头,实在是牛!

这两篇日记首先字迹工整,从立意上看,实在不能说吸引眼球,甚至可以说无题

剧名:上面那个就是。

导演:咳咳……本人不才,胜任此重中之重的位置……

演员表:

主人公兼男一号:小W。

主人公兼男二号:大W(即小W的老爸)

制作人员:那啥,本人单枪匹马。

票房:靠……思想太超前吧!还没上映呢!

(停顿片刻)穗——兔——万——爱克神!(汗颜,嘀咕啥方言版英语……)

第一场

大W正襟危坐,潇洒地将手里的烟蒂狠狠摁在烟灰缸里,咳嗽了半天,半瞟一眼毕恭毕敬站好的小W,忽感如释重负,心里想:罢了罢了,这小子要是有点悟性,就能理解老子的良苦用心,要是没有,也别指望他干啥大事儿!他右手握拳放在鼻前,故意发出咳咳声。小W闻声脖子一扭,定睛一看——脸上的肌肉好像被抽掉,表情凝固地不像样。

大W脑子里语言组织半天,说:“玩这么多天,作业做到是做了点,抄了8首诗3首不会背……别再想着玩了,我再怎么说都无济于事,只能看你自己自觉。”

小W像是重获新生一样,两边的脸蛋又变得红润,眼睛又恢复炯炯有神。

小W心里打着算盘:现在还不能算是逃过一劫,得把那8首诗背了,晚上主动给老爸检查,这样才显得诚意,让老爸觉得我悟性还算高,那样后面又可以维持几天的好日子!

也难怪大W是做生意的,他生意场上的那点机灵遗传得还真是到位。

小W算是下了狠心,花了一下午把前些天要求抄背的8首诗里外里整得滚瓜烂熟,连作者的简介都能复述个十有八九。晚上,小W故意做出一份无所事事的样子,大W看他又不心向学习,一心焦,就说:“来,我看你诗背得怎么样。”

正中小W的陷阱,结果当然是小W背得好的没话说,大W惊讶、欣慰得没话说。

第二场

第二天,大W心想儿子记忆能力挺高,就跟小W说:“前些日子每天抄背2首,今天3首,以后天天3首,可能会再加,但不减,上不封顶。”

小W早已料知这唯一美中不足的结果,但他无所谓,不就是多一首嘛!

小W一笔一划抄完三首诗,他知道:就算老爸检查也只会先看看字迹是否工整,只要我写得工整,老爸眼福一饱,心情一爽,哪还有那闲工夫抽你背啊!

用盗版正楷抄完,小W转念一想若老爸今天生意没做好,心情郁闷,我的计谋岂不是不保?还是保险为妙,简单地浏览一遍,算是留个印象,多少万也不怕,就怕万一。

晚上,大W果然偷偷地来看小W抄诗的本子,心里念叨:恩,字迹工整,一笔一划,颇有正楷的味道,抄得这么认真,肯定背了。他放下本子,轻松地叫小W看电视去。

大W在生意场上叱诧风云也不会想到到头来被自己儿子算计了。

电视看一半,大W冷不丁冒一句:“诗抄了?”

小W先是一惊,随后立马从容地说:“抄了。”

“背了?”

“背了。”

面不改色心不跳,怎么看也不像是在撒谎。大W心想。

看样子,大W在生意场上说假话的技术也遗传给了小W。

第三场

最近几日,小W心情正佳,玩得挺爽。他知道,这股热劲不会维持太久,只要被老爸发现我又在疯玩游戏,又得遭殃。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小W的料想也正如大W的心思:儿子这几天又迷上了computer,是时候加把火制止一下他了。就在今晚,对他的暑期作业进行整体大检查!哈哈,这招叫翻江倒海。

计划赶不上变化。这日下午,正当大W酝酿晚上的大检查的时候。小W突然觉悟加深,花了两个小时写出了两篇日记。为体现他“庞大”的阅读量,小W把“日记”改成“随笔”。然后捧着证书似的日记本递给大W:“老爸,这是我刚写的两篇‘随笔’,也算是随便写写,您看一下。”

大W像是被横来了一闷棍,但打得满脑子是惊喜。

他端着日记本,好像是在翻阅他今年的财政统计表,心中酸甜苦辣咸翻来覆去,脸上满是艰辛。

小W自己也被自己感动,哪回写日记不都是老爸左逼右迫的,这回倒真是自己脑子开了窍?他双手交叉置于身后,两脚距离与肩同宽,眼神坚定,尽管被两块巨大的眼屎给整得“俗不可耐”,但那势头,实在是牛!

这两篇日记首先字迹工整,从立意上看,实在不能说吸引眼球,甚至可以说无题

剧名:上面那个就是。

导演:咳咳……本人不才,胜任此重中之重的位置……

演员表:

主人公兼男一号:小W。

主人公兼男二号:大W(即小W的老爸)

制作人员:那啥,本人单枪匹马。

票房:靠……思想太超前吧!还没上映呢!

(停顿片刻)穗——兔——万——爱克神!(汗颜,嘀咕啥方言版英语……)

第一场

大W正襟危坐,潇洒地将手里的烟蒂狠狠摁在烟灰缸里,咳嗽了半天,半瞟一眼毕恭毕敬站好的小W,忽感如释重负,心里想:罢了罢了,这小子要是有点悟性,就能理解老子的良苦用心,要是没有,也别指望他干啥大事儿!他右手握拳放在鼻前,故意发出咳咳声。小W闻声脖子一扭,定睛一看——脸上的肌肉好像被抽掉,表情凝固地不像样。

大W脑子里语言组织半天,说:“玩这么多天,作业做到是做了点,抄了8首诗3首不会背……别再想着玩了,我再怎么说都无济于事,只能看你自己自觉。”

小W像是重获新生一样,两边的脸蛋又变得红润,眼睛又恢复炯炯有神。

小W心里打着算盘:现在还不能算是逃过一劫,得把那8首诗背了,晚上主动给老爸检查,这样才显得诚意,让老爸觉得我悟性还算高,那样后面又可以维持几天的好日子!

也难怪大W是做生意的,他生意场上的那点机灵遗传得还真是到位。

小W算是下了狠心,花了一下午把前些天要求抄背的8首诗里外里整得滚瓜烂熟,连作者的简介都能复述个十有八九。晚上,小W故意做出一份无所事事的样子,大W看他又不心向学习,一心焦,就说:“来,我看你诗背得怎么样。”

正中小W的陷阱,结果当然是小W背得好的没话说,大W惊讶、欣慰得没话说。

第二场

第二天,大W心想儿子记忆能力挺高,就跟小W说:“前些日子每天抄背2首,今天3首,以后天天3首,可能会再加,但不减,上不封顶。”

小W早已料知这唯一美中不足的结果,但他无所谓,不就是多一首嘛!

小W一笔一划抄完三首诗,他知道:就算老爸检查也只会先看看字迹是否工整,只要我写得工整,老爸眼福一饱,心情一爽,哪还有那闲工夫抽你背啊!

用盗版正楷抄完,小W转念一想若老爸今天生意没做好,心情郁闷,我的计谋岂不是不保?还是保险为妙,简单地浏览一遍,算是留个印象,多少万也不怕,就怕万一。

晚上,大W果然偷偷地来看小W抄诗的本子,心里念叨:恩,字迹工整,一笔一划,颇有正楷的味道,抄得这么认真,肯定背了。他放下本子,轻松地叫小W看电视去。

大W在生意场上叱诧风云也不会想到到头来被自己儿子算计了。

电视看一半,大W冷不丁冒一句:“诗抄了?”

小W先是一惊,随后立马从容地说:“抄了。”

“背了?”

“背了。”

面不改色心不跳,怎么看也不像是在撒谎。大W心想。

看样子,大W在生意场上说假话的技术也遗传给了小W。

第三场

最近几日,小W心情正佳,玩得挺爽。他知道,这股热劲不会维持太久,只要被老爸发现我又在疯玩游戏,又得遭殃。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小W的料想也正如大W的心思:儿子这几天又迷上了computer,是时候加把火制止一下他了。就在今晚,对他的暑期作业进行整体大检查!哈哈,这招叫翻江倒海。

计划赶不上变化。这日下午,正当大W酝酿晚上的大检查的时候。小W突然觉悟加深,花了两个小时写出了两篇日记。为体现他“庞大”的阅读量,小W把“日记”改成“随笔”。然后捧着证书似的日记本递给大W:“老爸,这是我刚写的两篇‘随笔’,也算是随便写写,您看一下。”

大W像是被横来了一闷棍,但打得满脑子是惊喜。

他端着日记本,好像是在翻阅他今年的财政统计表,心中酸甜苦辣咸翻来覆去,脸上满是艰辛。

小W自己也被自己感动,哪回写日记不都是老爸左逼右迫的,这回倒真是自己脑子开了窍?他双手交叉置于身后,两脚距离与肩同宽,眼神坚定,尽管被两块巨大的眼屎给整得“俗不可耐”,但那势头,实在是牛!

这两篇日记首先字迹工整,从立意上看,实在不能说吸引眼球,甚至可以说无题

剧名:上面那个就是。

导演:咳咳……本人不才,胜任此重中之重的位置……

演员表:

主人公兼男一号:小W。

主人公兼男二号:大W(即小W的老爸)

制作人员:那啥,本人单枪匹马。

票房:靠……思想太超前吧!还没上映呢!

(停顿片刻)穗——兔——万——爱克神!(汗颜,嘀咕啥方言版英语……)

第一场

大W正襟危坐,潇洒地将手里的烟蒂狠狠摁在烟灰缸里,咳嗽了半天,半瞟一眼毕恭毕敬站好的小W,忽感如释重负,心里想:罢了罢了,这小子要是有点悟性,就能理解老子的良苦用心,要是没有,也别指望他干啥大事儿!他右手握拳放在鼻前,故意发出咳咳声。小W闻声脖子一扭,定睛一看——脸上的肌肉好像被抽掉,表情凝固地不像样。

大W脑子里语言组织半天,说:“玩这么多天,作业做到是做了点,抄了8首诗3首不会背……别再想着玩了,我再怎么说都无济于事,只能看你自己自觉。”

小W像是重获新生一样,两边的脸蛋又变得红润,眼睛又恢复炯炯有神。

小W心里打着算盘:现在还不能算是逃过一劫,得把那8首诗背了,晚上主动给老爸检查,这样才显得诚意,让老爸觉得我悟性还算高,那样后面又可以维持几天的好日子!

也难怪大W是做生意的,他生意场上的那点机灵遗传得还真是到位。

小W算是下了狠心,花了一下午把前些天要求抄背的8首诗里外里整得滚瓜烂熟,连作者的简介都能复述个十有八九。晚上,小W故意做出一份无所事事的样子,大W看他又不心向学习,一心焦,就说:“来,我看你诗背得怎么样。”

正中小W的陷阱,结果当然是小W背得好的没话说,大W惊讶、欣慰得没话说。

第二场

第二天,大W心想儿子记忆能力挺高,就跟小W说:“前些日子每天抄背2首,今天3首,以后天天3首,可能会再加,但不减,上不封顶。”

小W早已料知这唯一美中不足的结果,但他无所谓,不就是多一首嘛!

小W一笔一划抄完三首诗,他知道:就算老爸检查也只会先看看字迹是否工整,只要我写得工整,老爸眼福一饱,心情一爽,哪还有那闲工夫抽你背啊!

用盗版正楷抄完,小W转念一想若老爸今天生意没做好,心情郁闷,我的计谋岂不是不保?还是保险为妙,简单地浏览一遍,算是留个印象,多少万也不怕,就怕万一。

晚上,大W果然偷偷地来看小W抄诗的本子,心里念叨:恩,字迹工整,一笔一划,颇有正楷的味道,抄得这么认真,肯定背了。他放下本子,轻松地叫小W看电视去。

大W在生意场上叱诧风云也不会想到到头来被自己儿子算计了。

电视看一半,大W冷不丁冒一句:“诗抄了?”

小W先是一惊,随后立马从容地说:“抄了。”

“背了?”

“背了。”

面不改色心不跳,怎么看也不像是在撒谎。大W心想。

看样子,大W在生意场上说假话的技术也遗传给了小W。

第三场

最近几日,小W心情正佳,玩得挺爽。他知道,这股热劲不会维持太久,只要被老爸发现我又在疯玩游戏,又得遭殃。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小W的料想也正如大W的心思:儿子这几天又迷上了computer,是时候加把火制止一下他了。就在今晚,对他的暑期作业进行整体大检查!哈哈,这招叫翻江倒海。

计划赶不上变化。这日下午,正当大W酝酿晚上的大检查的时候。小W突然觉悟加深,花了两个小时写出了两篇日记。为体现他“庞大”的阅读量,小W把“日记”改成“随笔”。然后捧着证书似的日记本递给大W:“老爸,这是我刚写的两篇‘随笔’,也算是随便写写,您看一下。”

大W像是被横来了一闷棍,但打得满脑子是惊喜。

他端着日记本,好像是在翻阅他今年的财政统计表,心中酸甜苦辣咸翻来覆去,脸上满是艰辛。

小W自己也被自己感动,哪回写日记不都是老爸左逼右迫的,这回倒真是自己脑子开了窍?他双手交叉置于身后,两脚距离与肩同宽,眼神坚定,尽管被两块巨大的眼屎给整得“俗不可耐”,但那势头,实在是牛!

这两篇日记首先字迹工整,从立意上看,实在不能说吸引眼球,甚至可以说

#4楼回目录

无题

无题作文 | 2016-08-09 13:49

无题

昨夜梦未醒

今朝泪先流

饮尽杯中物

辞行踏征程

奔波数日夜

异地独发展

阳光风雨日

汗水湿衣衫

少小儿时梦

今日笑声浓

艳阳正中天

来年定丰秋

#5楼回目录

无题

无题作文 | 2016-08-09 13:49

无题

一树一歌声,悠扬若寒笛。

和之望天月,何人知何心?

无题

长空云影淡,胸中愁绪翻。

碧波映白花,雀鸟弄朱檐。

#6楼回目录

无题

无题作文 | 2016-08-09 13:49

无题

饱醮深情的字

我的心

是颗炽热的太阳

贪婪地

想照亮你的每一个角落

因为我想

让爱

不轻易地失落

就算

下一刻

我――光残热尽

#7楼回目录

无题

无题作文 | 2016-08-09 13:49

无题

梦转弄旧颦,对镜百愁生.

朱唇粉涩笑,细柳黛虚盎.

娓娓能作辞,戚戚难达情.

小园焚赤豆,天地随风行.

#8楼回目录

无题

无题作文 | 2016-08-09 13:49

无题

——苦怨难抵相思念 白发催生青丝去

剑藏拙鞘锋难溢

赤兔人亡亦空存

万载天宇空自行

古往今来人又欢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