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天涯

作文天涯 | 楼主 |2016-05-29 13:59:26 共有5个回复 190次阅读

风起云落 遥望故土 吹尽无限荒凉

胸怀天下 为苍生悲叹 弥留远方

天地间容我 剑起风尘 何处是天涯

无边落木萧瑟 等待谁来 诉尽情伤

琴声奈何 江山如画 谁为千古名扬

望断天涯 惟旷世惆怅 早过秋江

怎奈尘世缘起 酒过愁肠 豪情穿越云霄

为谁几度情长 剑锋过后 戎马疆场

一曲阳关送别长安古道 断肠声尽难相忘

长城烽火如烟 烧尽心中生死两茫茫

百世轮回将往事遗忘 仗剑天涯在何方

待到狼烟掠地 七尺男儿 撒一腔热血在沙场

一枝杨柳道尽千年萧索 雁字回时阴风荡

少年独闯天下 携书剑逍遥云游四方

花开在最灿烂年少时 壮志雄心在胸膛

待到夕阳西下 对酒当歌 谱写历史的沧桑

标题:作文天涯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694852.html
沙发回目录

天涯

作文天涯 | 2016-05-29 13:59

天涯

很远很远很远吗

那些泪依然新鲜,而春已老去

我纵然伸出了手

又能抱住些什么,捧住些什么?

你转过身后,我甚至

不配成为一棵野草

那就躲在角落成为一截老朽的树桩吧

等你冷时,将我连根拔起

你还未走,我依然在

而我知道,所谓天涯就是

离你的唇只差一步

我却死在了额头

板凳回目录

天涯

作文天涯 | 2016-05-29 13:59

天苍苍

雨茫茫

小路未央

由是天涯在何方

风调调

雨缠缠

是惆怅

由问

你在何方

断肠崖

风烟人惧

是离愁

雨落白花

夕阳西下

泪落人白发

#4楼回目录

天涯

作文天涯 | 2016-05-29 14:00

在我的梦境里,

常常出现,

那波涛的大海。

我站在海边,

听,

那悠扬的旋律。

我的心,

沉迷在,

沉迷在大海之中……

那是天涯……

#5楼回目录

远在天涯

作文天涯 | 2016-05-29 14:00

彼时的夏,树影婆娑,阳光总是那么耀眼,空旷旷的操场上回荡着广播是引发出的“喂”“喂”“喂”的声音。闷热的天空中,只有几片孤云流过,教学楼旁的水龙头总是关不平,与同是消逝的时光,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蔷薇贪婪的爬满了墙角,勾勒出那是有关青春岁月的伤。

H,突然好想你...

过往如同阳光穿过树枝般,被剪成一块一块的碎片,散在地上,任过往的人踩踏。而我在这时抬起头,阳光亦如当年一样刺眼,刺得我留出了泪水,第一次发现,天空里我那么近。

H,你听得到么?

突然想起去年的夏,我们相遇的那个夏。

还记得粉色年华中的那个少年,在天空里有着那如花美誉的笑颜,却暗藏着内心的支离破碎,你的双眼,深邃的叫我望不见底。

开始的最后,你在走廊的那头,我在这头,正好当时有微风吹过,淡淡的,甜甜的。

那天的天空出奇的蓝,像极了你那深藏在碎发下的眸子,你开口说:“H”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弯,白色衬衣上有着淡淡洗衣粉的味道,窗外的鸟儿飞快的掠过,划下一道岁月的伤疤,阳光洒了进来,涌动在我们的脸上,不知怎么的,脸,微微的红了。

失去的岁月里,我们想两个天真的孩子,却忘记了那些有关沙漏中的时间,记忆已经很蹒跚了,摇晃着出没在一个有一个初夏的清晨。

幸福的摩天轮上,独留我孤单的影子。远方的飞云流动,夕阳由是溅了血的宣纸,狠狠的,炽伤了我的眼,心流泪了,真的有永恒这种东西吗?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时秋枫悲画扇。H,你在我的眼里,真的就是唯一――唯一的朋友。记忆早已被放逐,那些风淡云清的日子里,我们如影随形,青春的轮廓定格在少年的脸上。操场上的树儿,摇曳着我们的影子,一高一低,募然回首,发现距离那么远。

整个夏天,我们都坐在学校古老的音乐广场上,听天使在一旁唱着幸福的歌谣。

只是时光的手指轻轻一弹,便已物是人非了。因为相伴的日子里,我们忘了相知。

是谁划出了时间的线?是谁漏光了岁月的沙?断了的弦,是否再也不能回到过去?

H,你在么?

闭目回首,何曾几时,我们能够用心得体对方着想。何曾几时,我们能够抛开一切流言蜚语,用心体谅对方。繁华如旧梦,因为太关心却忽略了对方。不知何时,我们之间有了一堵墙,叫倔强。

H,你还好么?

年少的我们不懂事,以为那个夏天都想泼墨般漫长。

自从那天你在月光下对我说的那段话,心便轻轻的碎了。

你说,sky,我们是不是回避一下?好好学习,不再这样了?以免老师误会。

一切的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我们的过去,在岁月的倒带里像极了一场无声的闹剧,箱门热的夏天喘不过气来的小孩。所有希翼与深情都在瞬间被泪水所淹没。原来,夏天也会有迷茫的夜,刺骨的风。

H,现在你就站在我面前,我们离得好近,好近抬头便能看见你那肆意坠落的头发。夏天的闷热是你白色的衬衫上沾染着背上渖出的汗水,时隔一年,任会嗅到那种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甚至能感到你那微小的呼吸声。

伸出手,想去触摸那一丝真实,可你的轮廓却在眼前模糊了。指尖,在半空中定格,无从进退。

终于懂得,这远在天涯的含义。

H……

关于那个夏天的伤,暗藏在心里,关于那过往的流失与落寞,阡陌纵横得伤痕在岁月的悲伤里逆流成河。那份我们忽略了的友谊,如今也只能将它弃之于尘,任似水流年,花开花落。

关于过往的记忆,早已被尘封,对于我来说,也许只能像夏日飞雪般消散在这个夏天。起始时间没有变,变的是流年。Fly中的那个y,与我,是劫,是躲不掉的。

广播里突然放了一首歌,仿佛又看到了你的笑在风中绽放。犹如那份友谊。

H,这便是我们最后的结局,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永别。

Sky

07年5月25日

后记:这是sky给我的最后的一封信,也可以说是诀别信,后来,sky离开了成外,去了南京,没有留下任何消息,如人间蒸发般。我知道,是我伤害了她,把她对我的关心,当成了..彼时的夏,树影婆娑,阳光总是那么耀眼,空旷旷的操场上回荡着广播是引发出的“喂”“喂”“喂”的声音。闷热的天空中,只有几片孤云流过,教学楼旁的水龙头总是关不平,与同是消逝的时光,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蔷薇贪婪的爬满了墙角,勾勒出那是有关青春岁月的伤。

H,突然好想你...

过往如同阳光穿过树枝般,被剪成一块一块的碎片,散在地上,任过往的人踩踏。而我在这时抬起头,阳光亦如当年一样刺眼,刺得我留出了泪水,第一次发现,天空里我那么近。

H,你听得到么?

突然想起去年的夏,我们相遇的那个夏。

还记得粉色年华中的那个少年,在天空里有着那如花美誉的笑颜,却暗藏着内心的支离破碎,你的双眼,深邃的叫我望不见底。

开始的最后,你在走廊的那头,我在这头,正好当时有微风吹过,淡淡的,甜甜的。

那天的天空出奇的蓝,像极了你那深藏在碎发下的眸子,你开口说:“H”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弯,白色衬衣上有着淡淡洗衣粉的味道,窗外的鸟儿飞快的掠过,划下一道岁月的伤疤,阳光洒了进来,涌动在我们的脸上,不知怎么的,脸,微微的红了。

失去的岁月里,我们想两个天真的孩子,却忘记了那些有关沙漏中的时间,记忆已经很蹒跚了,摇晃着出没在一个有一个初夏的清晨。

幸福的摩天轮上,独留我孤单的影子。远方的飞云流动,夕阳由是溅了血的宣纸,狠狠的,炽伤了我的眼,心流泪了,真的有永恒这种东西吗?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时秋枫悲画扇。H,你在我的眼里,真的就是唯一――唯一的朋友。记忆早已被放逐,那些风淡云清的日子里,我们如影随形,青春的轮廓定格在少年的脸上。操场上的树儿,摇曳着我们的影子,一高一低,募然回首,发现距离那么远。

整个夏天,我们都坐在学校古老的音乐广场上,听天使在一旁唱着幸福的歌谣。

只是时光的手指轻轻一弹,便已物是人非了。因为相伴的日子里,我们忘了相知。

是谁划出了时间的线?是谁漏光了岁月的沙?断了的弦,是否再也不能回到过去?

H,你在么?

闭目回首,何曾几时,我们能够用心得体对方着想。何曾几时,我们能够抛开一切流言蜚语,用心体谅对方。繁华如旧梦,因为太关心却忽略了对方。不知何时,我们之间有了一堵墙,叫倔强。

H,你还好么?

年少的我们不懂事,以为那个夏天都想泼墨般漫长。

自从那天你在月光下对我说的那段话,心便轻轻的碎了。

你说,sky,我们是不是回避一下?好好学习,不再这样了?以免老师误会。

一切的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我们的过去,在岁月的倒带里像极了一场无声的闹剧,箱门热的夏天喘不过气来的小孩。所有希翼与深情都在瞬间被泪水所淹没。原来,夏天也会有迷茫的夜,刺骨的风。

H,现在你就站在我面前,我们离得好近,好近抬头便能看见你那肆意坠落的头发。夏天的闷热是你白色的衬衫上沾染着背上渖出的汗水,时隔一年,任会嗅到那种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甚至能感到你那微小的呼吸声。

伸出手,想去触摸那一丝真实,可你的轮廓却在眼前模糊了。指尖,在半空中定格,无从进退。

终于懂得,这远在天涯的含义。

H……

关于那个夏天的伤,暗藏在心里,关于那过往的流失与落寞,阡陌纵横得伤痕在岁月的悲伤里逆流成河。那份我们忽略了的友谊,如今也只能将它弃之于尘,任似水流年,花开花落。

关于过往的记忆,早已被尘封,对于我来说,也许只能像夏日飞雪般消散在这个夏天。起始时间没有变,变的是流年。Fly中的那个y,与我,是劫,是躲不掉的。

广播里突然放了一首歌,仿佛又看到了你的笑在风中绽放。犹如那份友谊。

H,这便是我们最后的结局,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永别。

Sky

07年5月25日

后记:这是sky给我的最后的一封信,也可以说是诀别信,后来,sky离开了成外,去了南京,没有留下任何消息,如人间蒸发般。我知道,是我伤害了她,把她对我的关心,当成了..彼时的夏,树影婆娑,阳光总是那么耀眼,空旷旷的操场上回荡着广播是引发出的“喂”“喂”“喂”的声音。闷热的天空中,只有几片孤云流过,教学楼旁的水龙头总是关不平,与同是消逝的时光,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蔷薇贪婪的爬满了墙角,勾勒出那是有关青春岁月的伤。

H,突然好想你...

过往如同阳光穿过树枝般,被剪成一块一块的碎片,散在地上,任过往的人踩踏。而我在这时抬起头,阳光亦如当年一样刺眼,刺得我留出了泪水,第一次发现,天空里我那么近。

H,你听得到么?

突然想起去年的夏,我们相遇的那个夏。

还记得粉色年华中的那个少年,在天空里有着那如花美誉的笑颜,却暗藏着内心的支离破碎,你的双眼,深邃的叫我望不见底。

开始的最后,你在走廊的那头,我在这头,正好当时有微风吹过,淡淡的,甜甜的。

那天的天空出奇的蓝,像极了你那深藏在碎发下的眸子,你开口说:“H”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弯,白色衬衣上有着淡淡洗衣粉的味道,窗外的鸟儿飞快的掠过,划下一道岁月的伤疤,阳光洒了进来,涌动在我们的脸上,不知怎么的,脸,微微的红了。

失去的岁月里,我们想两个天真的孩子,却忘记了那些有关沙漏中的时间,记忆已经很蹒跚了,摇晃着出没在一个有一个初夏的清晨。

幸福的摩天轮上,独留我孤单的影子。远方的飞云流动,夕阳由是溅了血的宣纸,狠狠的,炽伤了我的眼,心流泪了,真的有永恒这种东西吗?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时秋枫悲画扇。H,你在我的眼里,真的就是唯一――唯一的朋友。记忆早已被放逐,那些风淡云清的日子里,我们如影随形,青春的轮廓定格在少年的脸上。操场上的树儿,摇曳着我们的影子,一高一低,募然回首,发现距离那么远。

整个夏天,我们都坐在学校古老的音乐广场上,听天使在一旁唱着幸福的歌谣。

只是时光的手指轻轻一弹,便已物是人非了。因为相伴的日子里,我们忘了相知。

是谁划出了时间的线?是谁漏光了岁月的沙?断了的弦,是否再也不能回到过去?

H,你在么?

闭目回首,何曾几时,我们能够用心得体对方着想。何曾几时,我们能够抛开一切流言蜚语,用心体谅对方。繁华如旧梦,因为太关心却忽略了对方。不知何时,我们之间有了一堵墙,叫倔强。

H,你还好么?

年少的我们不懂事,以为那个夏天都想泼墨般漫长。

自从那天你在月光下对我说的那段话,心便轻轻的碎了。

你说,sky,我们是不是回避一下?好好学习,不再这样了?以免老师误会。

一切的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我们的过去,在岁月的倒带里像极了一场无声的闹剧,箱门热的夏天喘不过气来的小孩。所有希翼与深情都在瞬间被泪水所淹没。原来,夏天也会有迷茫的夜,刺骨的风。

H,现在你就站在我面前,我们离得好近,好近抬头便能看见你那肆意坠落的头发。夏天的闷热是你白色的衬衫上沾染着背上渖出的汗水,时隔一年,任会嗅到那种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甚至能感到你那微小的呼吸声。

伸出手,想去触摸那一丝真实,可你的轮廓却在眼前模糊了。指尖,在半空中定格,无从进退。

终于懂得,这远在天涯的含义。

H……

关于那个夏天的伤,暗藏在心里,关于那过往的流失与落寞,阡陌纵横得伤痕在岁月的悲伤里逆流成河。那份我们忽略了的友谊,如今也只能将它弃之于尘,任似水流年,花开花落。

关于过往的记忆,早已被尘封,对于我来说,也许只能像夏日飞雪般消散在这个夏天。起始时间没有变,变的是流年。Fly中的那个y,与我,是劫,是躲不掉的。

广播里突然放了一首歌,仿佛又看到了你的笑在风中绽放。犹如那份友谊。

H,这便是我们最后的结局,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永别。

Sky

07年5月25日

后记:这是sky给我的最后的一封信,也可以说是诀别信,后来,sky离开了成外,去了南京,没有留下任何消息,如人间蒸发般。我知道,是我伤害了她,把她对我的关心,当成了..彼时的夏,树影婆娑,阳光总是那么耀眼,空旷旷的操场上回荡着广播是引发出的“喂”“喂”“喂”的声音。闷热的天空中,只有几片孤云流过,教学楼旁的水龙头总是关不平,与同是消逝的时光,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蔷薇贪婪的爬满了墙角,勾勒出那是有关青春岁月的伤。

H,突然好想你...

过往如同阳光穿过树枝般,被剪成一块一块的碎片,散在地上,任过往的人踩踏。而我在这时抬起头,阳光亦如当年一样刺眼,刺得我留出了泪水,第一次发现,天空里我那么近。

H,你听得到么?

突然想起去年的夏,我们相遇的那个夏。

还记得粉色年华中的那个少年,在天空里有着那如花美誉的笑颜,却暗藏着内心的支离破碎,你的双眼,深邃的叫我望不见底。

开始的最后,你在走廊的那头,我在这头,正好当时有微风吹过,淡淡的,甜甜的。

那天的天空出奇的蓝,像极了你那深藏在碎发下的眸子,你开口说:“H”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弯,白色衬衣上有着淡淡洗衣粉的味道,窗外的鸟儿飞快的掠过,划下一道岁月的伤疤,阳光洒了进来,涌动在我们的脸上,不知怎么的,脸,微微的红了。

失去的岁月里,我们想两个天真的孩子,却忘记了那些有关沙漏中的时间,记忆已经很蹒跚了,摇晃着出没在一个有一个初夏的清晨。

幸福的摩天轮上,独留我孤单的影子。远方的飞云流动,夕阳由是溅了血的宣纸,狠狠的,炽伤了我的眼,心流泪了,真的有永恒这种东西吗?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时秋枫悲画扇。H,你在我的眼里,真的就是唯一――唯一的朋友。记忆早已被放逐,那些风淡云清的日子里,我们如影随形,青春的轮廓定格在少年的脸上。操场上的树儿,摇曳着我们的影子,一高一低,募然回首,发现距离那么远。

整个夏天,我们都坐在学校古老的音乐广场上,听天使在一旁唱着幸福的歌谣。

只是时光的手指轻轻一弹,便已物是人非了。因为相伴的日子里,我们忘了相知。

是谁划出了时间的线?是谁漏光了岁月的沙?断了的弦,是否再也不能回到过去?

H,你在么?

闭目回首,何曾几时,我们能够用心得体对方着想。何曾几时,我们能够抛开一切流言蜚语,用心体谅对方。繁华如旧梦,因为太关心却忽略了对方。不知何时,我们之间有了一堵墙,叫倔强。

H,你还好么?

年少的我们不懂事,以为那个夏天都想泼墨般漫长。

自从那天你在月光下对我说的那段话,心便轻轻的碎了。

你说,sky,我们是不是回避一下?好好学习,不再这样了?以免老师误会。

一切的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我们的过去,在岁月的倒带里像极了一场无声的闹剧,箱门热的夏天喘不过气来的小孩。所有希翼与深情都在瞬间被泪水所淹没。原来,夏天也会有迷茫的夜,刺骨的风。

H,现在你就站在我面前,我们离得好近,好近抬头便能看见你那肆意坠落的头发。夏天的闷热是你白色的衬衫上沾染着背上渖出的汗水,时隔一年,任会嗅到那种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甚至能感到你那微小的呼吸声。

伸出手,想去触摸那一丝真实,可你的轮廓却在眼前模糊了。指尖,在半空中定格,无从进退。

终于懂得,这远在天涯的含义。

H……

关于那个夏天的伤,暗藏在心里,关于那过往的流失与落寞,阡陌纵横得伤痕在岁月的悲伤里逆流成河。那份我们忽略了的友谊,如今也只能将它弃之于尘,任似水流年,花开花落。

关于过往的记忆,早已被尘封,对于我来说,也许只能像夏日飞雪般消散在这个夏天。起始时间没有变,变的是流年。Fly中的那个y,与我,是劫,是躲不掉的。

广播里突然放了一首歌,仿佛又看到了你的笑在风中绽放。犹如那份友谊。

H,这便是我们最后的结局,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永别。

Sky

07年5月25日

后记:这是sky给我的最后的一封信,也可以说是诀别信,后来,sky离开了成外,去了南京,没有留下任何消息,如人间蒸发般。我知道,是我伤害了她,把她对我的关心,当成了..彼时的夏,树影婆娑,阳光总是那么耀眼,空旷旷的操场上回荡着广播是引发出的“喂”“喂”“喂”的声音。闷热的天空中,只有几片孤云流过,教学楼旁的水龙头总是关不平,与同是消逝的时光,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蔷薇贪婪的爬满了墙角,勾勒出那是有关青春岁月的伤。

H,突然好想你...

过往如同阳光穿过树枝般,被剪成一块一块的碎片,散在地上,任过往的人踩踏。而我在这时抬起头,阳光亦如当年一样刺眼,刺得我留出了泪水,第一次发现,天空里我那么近。

H,你听得到么?

突然想起去年的夏,我们相遇的那个夏。

还记得粉色年华中的那个少年,在天空里有着那如花美誉的笑颜,却暗藏着内心的支离破碎,你的双眼,深邃的叫我望不见底。

开始的最后,你在走廊的那头,我在这头,正好当时有微风吹过,淡淡的,甜甜的。

那天的天空出奇的蓝,像极了你那深藏在碎发下的眸子,你开口说:“H”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弯,白色衬衣上有着淡淡洗衣粉的味道,窗外的鸟儿飞快的掠过,划下一道岁月的伤疤,阳光洒了进来,涌动在我们的脸上,不知怎么的,脸,微微的红了。

失去的岁月里,我们想两个天真的孩子,却忘记了那些有关沙漏中的时间,记忆已经很蹒跚了,摇晃着出没在一个有一个初夏的清晨。

幸福的摩天轮上,独留我孤单的影子。远方的飞云流动,夕阳由是溅了血的宣纸,狠狠的,炽伤了我的眼,心流泪了,真的有永恒这种东西吗?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时秋枫悲画扇。H,你在我的眼里,真的就是唯一――唯一的朋友。记忆早已被放逐,那些风淡云清的日子里,我们如影随形,青春的轮廓定格在少年的脸上。操场上的树儿,摇曳着我们的影子,一高一低,募然回首,发现距离那么远。

整个夏天,我们都坐在学校古老的音乐广场上,听天使在一旁唱着幸福的歌谣。

只是时光的手指轻轻一弹,便已物是人非了。因为相伴的日子里,我们忘了相知。

是谁划出了时间的线?是谁漏光了岁月的沙?断了的弦,是否再也不能回到过去?

H,你在么?

闭目回首,何曾几时,我们能够用心得体对方着想。何曾几时,我们能够抛开一切流言蜚语,用心体谅对方。繁华如旧梦,因为太关心却忽略了对方。不知何时,我们之间有了一堵墙,叫倔强。

H,你还好么?

年少的我们不懂事,以为那个夏天都想泼墨般漫长。

自从那天你在月光下对我说的那段话,心便轻轻的碎了。

你说,sky,我们是不是回避一下?好好学习,不再这样了?以免老师误会。

一切的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我们的过去,在岁月的倒带里像极了一场无声的闹剧,箱门热的夏天喘不过气来的小孩。所有希翼与深情都在瞬间被泪水所淹没。原来,夏天也会有迷茫的夜,刺骨的风。

H,现在你就站在我面前,我们离得好近,好近抬头便能看见你那肆意坠落的头发。夏天的闷热是你白色的衬衫上沾染着背上渖出的汗水,时隔一年,任会嗅到那种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甚至能感到你那微小的呼吸声。

伸出手,想去触摸那一丝真实,可你的轮廓却在眼前模糊了。指尖,在半空中定格,无从进退。

终于懂得,这远在天涯的含义。

H……

关于那个夏天的伤,暗藏在心里,关于那过往的流失与落寞,阡陌纵横得伤痕在岁月的悲伤里逆流成河。那份我们忽略了的友谊,如今也只能将它弃之于尘,任似水流年,花开花落。

关于过往的记忆,早已被尘封,对于我来说,也许只能像夏日飞雪般消散在这个夏天。起始时间没有变,变的是流年。Fly中的那个y,与我,是劫,是躲不掉的。

广播里突然放了一首歌,仿佛又看到了你的笑在风中绽放。犹如那份友谊。

H,这便是我们最后的结局,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永别。

Sky

07年5月25日

后记:这是sky给我的最后的一封信,也可以说是诀别信,后来,sky离开了成外,去了南京,没有留下任何消息,如人间蒸发般。我知道,是我伤害了她,把她对我的关心,当成了..彼时的夏,树影婆娑,阳光总是那么耀眼,空旷旷的操场上回荡着广播是引发出的“喂”“喂”“喂”的声音。闷热的天空中,只有几片孤云流过,教学楼旁的水龙头总是关不平,与同是消逝的时光,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蔷薇贪婪的爬满了墙角,勾勒出那是有关青春岁月的伤。

H,突然好想你...

过往如同阳光穿过树枝般,被剪成一块一块的碎片,散在地上,任过往的人踩踏。而我在这时抬起头,阳光亦如当年一样刺眼,刺得我留出了泪水,第一次发现,天空里我那么近。

H,你听得到么?

突然想起去年的夏,我们相遇的那个夏。

还记得粉色年华中的那个少年,在天空里有着那如花美誉的笑颜,却暗藏着内心的支离破碎,你的双眼,深邃的叫我望不见底。

开始的最后,你在走廊的那头,我在这头,正好当时有微风吹过,淡淡的,甜甜的。

那天的天空出奇的蓝,像极了你那深藏在碎发下的眸子,你开口说:“H”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弯,白色衬衣上有着淡淡洗衣粉的味道,窗外的鸟儿飞快的掠过,划下一道岁月的伤疤,阳光洒了进来,涌动在我们的脸上,不知怎么的,脸,微微的红了。

失去的岁月里,我们想两个天真的孩子,却忘记了那些有关沙漏中的时间,记忆已经很蹒跚了,摇晃着出没在一个有一个初夏的清晨。

幸福的摩天轮上,独留我孤单的影子。远方的飞云流动,夕阳由是溅了血的宣纸,狠狠的,炽伤了我的眼,心流泪了,真的有永恒这种东西吗?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时秋枫悲画扇。H,你在我的眼里,真的就是唯一――唯一的朋友。记忆早已被放逐,那些风淡云清的日子里,我们如影随形,青春的轮廓定格在少年的脸上。操场上的树儿,摇曳着我们的影子,一高一低,募然回首,发现距离那么远。

整个夏天,我们都坐在学校古老的音乐广场上,听天使在一旁唱着幸福的歌谣。

只是时光的手指轻轻一弹,便已物是人非了。因为相伴的日子里,我们忘了相知。

是谁划出了时间的线?是谁漏光了岁月的沙?断了的弦,是否再也不能回到过去?

H,你在么?

闭目回首,何曾几时,我们能够用心得体对方着想。何曾几时,我们能够抛开一切流言蜚语,用心体谅对方。繁华如旧梦,因为太关心却忽略了对方。不知何时,我们之间有了一堵墙,叫倔强。

H,你还好么?

年少的我们不懂事,以为那个夏天都想泼墨般漫长。

自从那天你在月光下对我说的那段话,心便轻轻的碎了。

你说,sky,我们是不是回避一下?好好学习,不再这样了?以免老师误会。

一切的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我们的过去,在岁月的倒带里像极了一场无声的闹剧,箱门热的夏天喘不过气来的小孩。所有希翼与深情都在瞬间被泪水所淹没。原来,夏天也会有迷茫的夜,刺骨的风。

H,现在你就站在我面前,我们离得好近,好近抬头便能看见你那肆意坠落的头发。夏天的闷热是你白色的衬衫上沾染着背上渖出的汗水,时隔一年,任会嗅到那种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甚至能感到你那微小的呼吸声。

伸出手,想去触摸那一丝真实,可你的轮廓却在眼前模糊了。指尖,在半空中定格,无从进退。

终于懂得,这远在天涯的含义。

H……

关于那个夏天的伤,暗藏在心里,关于那过往的流失与落寞,阡陌纵横得伤痕在岁月的悲伤里逆流成河。那份我们忽略了的友谊,如今也只能将它弃之于尘,任似水流年,花开花落。

关于过往的记忆,早已被尘封,对于我来说,也许只能像夏日飞雪般消散在这个夏天。起始时间没有变,变的是流年。Fly中的那个y,与我,是劫,是躲不掉的。

广播里突然放了一首歌,仿佛又看到了你的笑在风中绽放。犹如那份友谊。

H,这便是我们最后的结局,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永别。

Sky

07年5月25日

后记:这是sky给我的最后的一封信,也可以说是诀别信,后来,sky离开了成外,去了南京,没有留下任何消息,如人间蒸发般。我知道,是我伤害了她,把她对我的关心,当成了..彼时的夏,树影婆娑,阳光总是那么耀眼,空旷旷的操场上回荡着广播是引发出的“喂”“喂”“喂”的声音。闷热的天空中,只有几片孤云流过,教学楼旁的水龙头总是关不平,与同是消逝的时光,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蔷薇贪婪的爬满了墙角,勾勒出那是有关青春岁月的伤。

H,突然好想你...

过往如同阳光穿过树枝般,被剪成一块一块的碎片,散在地上,任过往的人踩踏。而我在这时抬起头,阳光亦如当年一样刺眼,刺得我留出了泪水,第一次发现,天空里我那么近。

H,你听得到么?

突然想起去年的夏,我们相遇的那个夏。

还记得粉色年华中的那个少年,在天空里有着那如花美誉的笑颜,却暗藏着内心的支离破碎,你的双眼,深邃的叫我望不见底。

开始的最后,你在走廊的那头,我在这头,正好当时有微风吹过,淡淡的,甜甜的。

那天的天空出奇的蓝,像极了你那深藏在碎发下的眸子,你开口说:“H”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弯,白色衬衣上有着淡淡洗衣粉的味道,窗外的鸟儿飞快的掠过,划下一道岁月的伤疤,阳光洒了进来,涌动在我们的脸上,不知怎么的,脸,微微的红了。

失去的岁月里,我们想两个天真的孩子,却忘记了那些有关沙漏中的时间,记忆已经很蹒跚了,摇晃着出没在一个有一个初夏的清晨。

幸福的摩天轮上,独留我孤单的影子。远方的飞云流动,夕阳由是溅了血的宣纸,狠狠的,炽伤了我的眼,心流泪了,真的有永恒这种东西吗?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时秋枫悲画扇。H,你在我的眼里,真的就是唯一――唯一的朋友。记忆早已被放逐,那些风淡云清的日子里,我们如影随形,青春的轮廓定格在少年的脸上。操场上的树儿,摇曳着我们的影子,一高一低,募然回首,发现距离那么远。

整个夏天,我们都坐在学校古老的音乐广场上,听天使在一旁唱着幸福的歌谣。

只是时光的手指轻轻一弹,便已物是人非了。因为相伴的日子里,我们忘了相知。

是谁划出了时间的线?是谁漏光了岁月的沙?断了的弦,是否再也不能回到过去?

H,你在么?

闭目回首,何曾几时,我们能够用心得体对方着想。何曾几时,我们能够抛开一切流言蜚语,用心体谅对方。繁华如旧梦,因为太关心却忽略了对方。不知何时,我们之间有了一堵墙,叫倔强。

H,你还好么?

年少的我们不懂事,以为那个夏天都想泼墨般漫长。

自从那天你在月光下对我说的那段话,心便轻轻的碎了。

你说,sky,我们是不是回避一下?好好学习,不再这样了?以免老师误会。

一切的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我们的过去,在岁月的倒带里像极了一场无声的闹剧,箱门热的夏天喘不过气来的小孩。所有希翼与深情都在瞬间被泪水所淹没。原来,夏天也会有迷茫的夜,刺骨的风。

H,现在你就站在我面前,我们离得好近,好近抬头便能看见你那肆意坠落的头发。夏天的闷热是你白色的衬衫上沾染着背上渖出的汗水,时隔一年,任会嗅到那种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甚至能感到你那微小的呼吸声。

伸出手,想去触摸那一丝真实,可你的轮廓却在眼前模糊了。指尖,在半空中定格,无从进退。

终于懂得,这远在天涯的含义。

H……

关于那个夏天的伤,暗藏在心里,关于那过往的流失与落寞,阡陌纵横得伤痕在岁月的悲伤里逆流成河。那份我们忽略了的友谊,如今也只能将它弃之于尘,任似水流年,花开花落。

关于过往的记忆,早已被尘封,对于我来说,也许只能像夏日飞雪般消散在这个夏天。起始时间没有变,变的是流年。Fly中的那个y,与我,是劫,是躲不掉的。

广播里突然放了一首歌,仿佛又看到了你的笑在风中绽放。犹如那份友谊。

H,这便是我们最后的结局,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永别。

Sky

07年5月25日

后记:这是sky给我的最后的一封信,也可以说是诀别信,后来,sky离开了成外,去了南京,没有留下任何消息,如人间蒸发般。我知道,是我伤害了她,把她对我的关心,当成了..

#6楼回目录

天涯海角

作文天涯 | 2016-05-29 14:00

地理书上,三亚的地图上,有一个美丽的景点。

——天涯海角。

很久很久以前,我认为天涯海角不过是别人幻想中的世外桃源,不可信。可是,现在我知道了天涯海角这个美丽的地方,对那里充满了向往。

尽管,天涯海角,不过是一块石头而已。

天之涯,海之角。到过那里的人,都会有一种到了天地之尽头的感觉。

沙滩上,那一块小小的石头,就是天涯海角啊。

小时候,我和我最好的玩伴说,长大后,我们要一起去天涯海角。

可是现在,过去的,就只能变成回忆。

坐在电脑前,慢慢的输入“天涯海角”这四个字。点击进入,一张张图片映入眼帘。

突然落泪。

曾经说好的,要一起去天涯海角,但是现在却是实现不了的诺言。

对,天涯海角,只不过是古人在石头上刻的字而已。但是,我想刻字的那个人,也很向往“天涯海角”这个地方吧!希望,在天涯海角,找到自己的天地。

只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而已。

我真的好想好想和谁谁谁一起去天涯海角。一起在那个地方看海,一起在那个地方留下回忆。

呵呵,真的能这样就好了……

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地方,你若不去则一定会后悔,你若去了还是会后悔。那个地方的名字叫,天涯海角。

第一次看,我没明白。后来,我觉得,去过会后悔的,应该是,天涯海角没有自己要等的人吧……那样,不是太孤独了么?

站在天地的尽头,望着海平面,无穷无尽的绝望和汹涌。

你,能不能陪我去天涯海角?

在那里,寻求一个全新的开始。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