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媒时代的爱情

发布时间:2011-11-09 09:42 阅读量:1575 日记本:《个人日记》

爱情是纯天然的,不是因为你的思想问题,而是生物从有了两性繁殖就有了两性的吸引。所以爱情,是一种吸引,单纯的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在中国最单纯的爱情时代是诗经的时代。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在河之眉水之边,只要男女相遇,就可能产生爱情。现在因为房子车子而娶不起媳妇的男子,如果读了诗经,简直会有不想活的念头。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那时的女孩怎么那么好追呢?玩玩文艺青年的弹弹琴鼓鼓乐,就可以把淑女哄得又友善又高兴。你说,我没有文艺细胞啊,不会弹琴啊,那也不要紧啊,你只要能忍受女孩子的故意拖延时间的藏匿,女孩子看好了你,还会送你彤管呢,也就是红茅草。哎呀,她跟你定情了。

其实,爱情就是这么简单。

简单的事让中国人搞复杂了。

中国人首先定了种种规矩,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把男女天地自然的一体,生生地隔开。这是伦理上的隔,当然还有手段上的隔,就是把女孩子锁在绣楼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这种根本不能见面的情况下,你只能听命于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

但也不尽然。

就想即使有那么严酷的文字狱的时代,也产生了《红楼梦》这样的大作。而爱情,像春天小草要发芽,小树要长叶一样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你能阻挡住小草的生长吗?即使野火烧了,不还是春风吹又生吗?爱情是青年男女身上的草,铲除不净,消灭不了。那在没有阳光的禁锢的情况下,爱情也是有缝就钻就机就乘。

在重重禁锢和围墙下,最容易被利用的媒体就是书信。被锁在深闺中的少女思春了,就可能偷偷通过窗户往外看,哎呀,从窗下走过了一个温文尔雅的好青年。这个好青年,就是少女眼中的好青年,至于他是不是学富五车,是不是社会上的口碑很好,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他在少女眼中就是好青年。

那时没有QQ,没有手机,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但只要女孩子有心机,总有办法,最好的办法是用手绢写一首暧昧的小诗,趁这青年经过的时候打到他头上。这诗一定要有情调,意思不能没有又不能太露。可是这也有困难,如果打不到这青年头上,恰恰打到一个无赖头上呢?还有就是即使打到了青年头上,这位青年正好被老先生逼着写《关雎》五千字的读后感。人家女人生孩子吧,痛是很痛,但肚子里有货啊。可这几句的关雎让我到哪找五千字啊。就这样正愁着呢,一块手绢落头上了,他呢,把这表达着女子深情厚意其实他也梦中朦胧想象的女子的情谊就这么把它像蛛丝一样轻轻抹掉了。他不知道,他抹掉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爱情。

当然也有那花花公子,打听着哪家有锁在深闺中的姑娘,就嚷求自己的学友加伴读加表弟,在风筝上写上情诗,放风筝去。那风筝飞到小姐后花园的时候就断线了,被思春的小姐拣到,哎呀,那字是笔走龙蛇,好像王羲之再世,那诗是含情脉脉,犹“小杜”情思“三变”缠绵。

那荷尔蒙分泌满满的小姐,那情,那思,那念,就被这诗惹了出来

那小姐就想方设法跟那公子后花园相见,当然捉刀的情诗代见的官人,除了误解不还是误解?我寄情思于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

在现代,纸媒时代就没有误解吗?两人两眼想对,那情那意是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的。可是,用笔表达,用文字描述呢?我掌握的那些文字都能表达我的情意吗?苏轼说过,所说的辞达,是非常不容易做到的一种境界,因为意如兔起鹰落,那机遇稍纵即失,疏忽而逝,而如果再捕捉到准确的语言,那也是经常是雪泥鸿爪啊,所以,意达本身就不是容易做到的啊。再说,谈恋爱并不是文学青年的专利啊。所以如果不是文学青年,就很难用文字准确表情达意了。

哥哥觉得,我的意思我说了啊。妹妹觉得,哥哥,你说的什么,我怎么不明白?

在这不明白中,错过了。也许是一生。

纸媒时代的爱情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