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硬币飘在水面上的作文600字

写硬币飘在水面上的作文600字 | 楼主 |2016-05-26 15:33:55 共有1个回复 187次阅读

最后一朵玫瑰

本年是打算从蓬莱走蒙阴,看一看孟良崮,再经临沂打道回府的。可是莱州小憩之后,大家乘着游兴,临时决定走济南再逛一圈。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兴奋,大叫着跳起来,头撞在行李架上也不觉得痛。满车人都纷纷谈论着大明湖、趵突泉和济南的交警,我快乐地听着,任凭疲惫和睡意把我一点点送进梦乡。

一觉醒来,车子仍在夜色中滑行。看一眼窗外,四处像笼着一层烟雾。又是午夜,没有村庄的影子,没有灯火,也没有高高低低的远山。原野上一切都是深色的,安静庄严如同月球,和风轻轻地刮过,那一丛一丛的树木,像沉默的动物,头上长着树叶。这是超现实画派中幽深诗意的梦境,没有人为的装饰。而我们,则是一群走在梦的边缘的孩子,去远方寻找那神话中的金苹果。

偶尔有车子迎面开来,带着一团光亮。靠着座椅后背,我闭上眼睛,脑海里似乎出现一幅画图:芰荷飘香的大明湖上,游人可以在绿叶莲花中荡着轻舟。趵突泉像个调皮的孩子在池中戏水,不时搅起晶莹的水花。老舍先生在远处向我招着手,一个劲地抱怨着,济南的冬天那么美,可你偏偏选择了盛夏。对,这是盛夏,济南又是一幅怎样的姿态。

当同伴用力拧我的耳朵时,我才发觉自己一直在梦境中。黎明将至,东方一片灰白。同伴告诉我,快到济南了。因为是高速公路,很难找到水洗漱。我从包里掏出圆镜和梳子来。略略整理一下,揉了揉眼睛,用干毛巾擦擦脸。圆镜和梳子很快传遍了全车,大家都在匆匆梳妆,昼扫除惺忪和疲惫的痕迹。济南,我们一路风尘地来了,这是七月盛夏,你是否也热情如火。

车还未进市里,司机就叮咛大家一定要坐好,因为交警太严格。我就睁大眼睛,一路去寻找交警。车进市了,说实在的,济南令我有点失望。林立的大厦,咱流的人群使空间显得拥挤。也许因为清晨,城市的色调有些灰暗,全然不是我想象中那幅垂柳依依,绿水缠绕的景象。也并没有发现什么交警,路口处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岗亭,行人车流都随着红绿灯的闪烁时走时歇。

车在大明湖的门前停下来。才刚刚清晨六点钟,下了车,听说先去游玩,回来再吃早饭。我又急忙跑到车上,提了相机,肚子瘪瘪的,腿有些发软。进大门时,因为人多,有些乱,看门女人的脸比天空还灰暗,恶声恶气,没有一点山东人的纯朴与厚道。校长忍着气看我们的人都进去了,才轻轻地说了句:“同志,请注意态度。”

大明湖并无多少荷花,不是想象的那种接天莲叶无穷碧。只在湖边的角落有一小片,不引人注意。湖水竟也是灰暗的,唉,“灰暗”这个词我用的太多,真不想用它来渲染心中的泉城。可确实如此。湖心可能有个小岛,因为有雾,看上去很模糊。本想在湖边洗洗脸,唱两句“沦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看到这般景象,是连足也不想洗了。

大明湖是个很大的公园,除去湖水并不清澈之外,其他地方倒是草木葱茏。湖边的垂柳编织出一派如烟的绿色。公园里多的是晨练的老人,或者振臂弯腰,或者放声高歌,各各自得其乐。看着他们,我忽然感觉到大明湖有些老了。是的,经历了那么多岁月的沧桑,大明湖的水是很难保持那份单纯的碧绿了。而因容纳了许多烟尘许多历史略显灰暗,让人难以一眼看到它的底部。谁又知道,那深处又曾掩埋了怎样的创痛和伤痕。

在湖边的石凳上坐着,望着曲折的画廊,我无数次想起刘鹗的《老残游记》,想起韩复渠那首“大明湖,明湖大”的歪诗。忽然体会到这才是大明湖的本色,它像一面历史的镜子,透过它,你可以触摸到许多东西。

铁公祠和北极庙都紧锁着大门,我顺着台阶上去,敲打着门环。响声低沉短促,像一位老人在茫然应答,又像是谁沉重的叹息。

在怅怅前行的途中曾经遇到一位写字的老人,以地为纸,裹布为笔,蘸水而书。是一副对联,当时记得清楚,现在却忘了,老人写罢,吟咏一遍,转身提笔而去。大明湖,你看得见老人那蹒跚的脚步吗、可它分明又那么稳健和响亮。

匆匆吃过早点,离开大明湖,穿过市区,很快就到了趵突泉。游人杂沓。先到了漱玉泉。静静的一池浅水,池底沉了许多硬币,池边还有许多人在饶有兴味地试图把硬币漂在水面。另一个大池里,许多五彩的金鱼在卖弄风情。大多数泉都不喷水,水泥池内只剩些灰土。

流连时间最长的是李清照纪念堂和李若禅纪念馆,一个是绝代词人,一个是国画大师。漫步其中,那种古旧的气息让你分明可以感觉到,他们没有死,他们就在这房中,对月吟哦或挥毫泼墨。

趵突泉同样在安睡着,最后一朵玫瑰

本年是打算从蓬莱走蒙阴,看一看孟良崮,再经临沂打道回府的。可是莱州小憩之后,大家乘着游兴,临时决定走济南再逛一圈。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兴奋,大叫着跳起来,头撞在行李架上也不觉得痛。满车人都纷纷谈论着大明湖、趵突泉和济南的交警,我快乐地听着,任凭疲惫和睡意把我一点点送进梦乡。

一觉醒来,车子仍在夜色中滑行。看一眼窗外,四处像笼着一层烟雾。又是午夜,没有村庄的影子,没有灯火,也没有高高低低的远山。原野上一切都是深色的,安静庄严如同月球,和风轻轻地刮过,那一丛一丛的树木,像沉默的动物,头上长着树叶。这是超现实画派中幽深诗意的梦境,没有人为的装饰。而我们,则是一群走在梦的边缘的孩子,去远方寻找那神话中的金苹果。

偶尔有车子迎面开来,带着一团光亮。靠着座椅后背,我闭上眼睛,脑海里似乎出现一幅画图:芰荷飘香的大明湖上,游人可以在绿叶莲花中荡着轻舟。趵突泉像个调皮的孩子在池中戏水,不时搅起晶莹的水花。老舍先生在远处向我招着手,一个劲地抱怨着,济南的冬天那么美,可你偏偏选择了盛夏。对,这是盛夏,济南又是一幅怎样的姿态。

当同伴用力拧我的耳朵时,我才发觉自己一直在梦境中。黎明将至,东方一片灰白。同伴告诉我,快到济南了。因为是高速公路,很难找到水洗漱。我从包里掏出圆镜和梳子来。略略整理一下,揉了揉眼睛,用干毛巾擦擦脸。圆镜和梳子很快传遍了全车,大家都在匆匆梳妆,昼扫除惺忪和疲惫的痕迹。济南,我们一路风尘地来了,这是七月盛夏,你是否也热情如火。

车还未进市里,司机就叮咛大家一定要坐好,因为交警太严格。我就睁大眼睛,一路去寻找交警。车进市了,说实在的,济南令我有点失望。林立的大厦,咱流的人群使空间显得拥挤。也许因为清晨,城市的色调有些灰暗,全然不是我想象中那幅垂柳依依,绿水缠绕的景象。也并没有发现什么交警,路口处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岗亭,行人车流都随着红绿灯的闪烁时走时歇。

车在大明湖的门前停下来。才刚刚清晨六点钟,下了车,听说先去游玩,回来再吃早饭。我又急忙跑到车上,提了相机,肚子瘪瘪的,腿有些发软。进大门时,因为人多,有些乱,看门女人的脸比天空还灰暗,恶声恶气,没有一点山东人的纯朴与厚道。校长忍着气看我们的人都进去了,才轻轻地说了句:“同志,请注意态度。”

大明湖并无多少荷花,不是想象的那种接天莲叶无穷碧。只在湖边的角落有一小片,不引人注意。湖水竟也是灰暗的,唉,“灰暗”这个词我用的太多,真不想用它来渲染心中的泉城。可确实如此。湖心可能有个小岛,因为有雾,看上去很模糊。本想在湖边洗洗脸,唱两句“沦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看到这般景象,是连足也不想洗了。

大明湖是个很大的公园,除去湖水并不清澈之外,其他地方倒是草木葱茏。湖边的垂柳编织出一派如烟的绿色。公园里多的是晨练的老人,或者振臂弯腰,或者放声高歌,各各自得其乐。看着他们,我忽然感觉到大明湖有些老了。是的,经历了那么多岁月的沧桑,大明湖的水是很难保持那份单纯的碧绿了。而因容纳了许多烟尘许多历史略显灰暗,让人难以一眼看到它的底部。谁又知道,那深处又曾掩埋了怎样的创痛和伤痕。

在湖边的石凳上坐着,望着曲折的画廊,我无数次想起刘鹗的《老残游记》,想起韩复渠那首“大明湖,明湖大”的歪诗。忽然体会到这才是大明湖的本色,它像一面历史的镜子,透过它,你可以触摸到许多东西。

铁公祠和北极庙都紧锁着大门,我顺着台阶上去,敲打着门环。响声低沉短促,像一位老人在茫然应答,又像是谁沉重的叹息。

在怅怅前行的途中曾经遇到一位写字的老人,以地为纸,裹布为笔,蘸水而书。是一副对联,当时记得清楚,现在却忘了,老人写罢,吟咏一遍,转身提笔而去。大明湖,你看得见老人那蹒跚的脚步吗、可它分明又那么稳健和响亮。

匆匆吃过早点,离开大明湖,穿过市区,很快就到了趵突泉。游人杂沓。先到了漱玉泉。静静的一池浅水,池底沉了许多硬币,池边还有许多人在饶有兴味地试图把硬币漂在水面。另一个大池里,许多五彩的金鱼在卖弄风情。大多数泉都不喷水,水泥池内只剩些灰土。

流连时间最长的是李清照纪念堂和李若禅纪念馆,一个是绝代词人,一个是国画大师。漫步其中,那种古旧的气息让你分明可以感觉到,他们没有死,他们就在这房中,对月吟哦或挥毫泼墨。

趵突泉同样在安睡着,最后一朵玫瑰

本年是打算从蓬莱走蒙阴,看一看孟良崮,再经临沂打道回府的。可是莱州小憩之后,大家乘着游兴,临时决定走济南再逛一圈。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兴奋,大叫着跳起来,头撞在行李架上也不觉得痛。满车人都纷纷谈论着大明湖、趵突泉和济南的交警,我快乐地听着,任凭疲惫和睡意把我一点点送进梦乡。

一觉醒来,车子仍在夜色中滑行。看一眼窗外,四处像笼着一层烟雾。又是午夜,没有村庄的影子,没有灯火,也没有高高低低的远山。原野上一切都是深色的,安静庄严如同月球,和风轻轻地刮过,那一丛一丛的树木,像沉默的动物,头上长着树叶。这是超现实画派中幽深诗意的梦境,没有人为的装饰。而我们,则是一群走在梦的边缘的孩子,去远方寻找那神话中的金苹果。

偶尔有车子迎面开来,带着一团光亮。靠着座椅后背,我闭上眼睛,脑海里似乎出现一幅画图:芰荷飘香的大明湖上,游人可以在绿叶莲花中荡着轻舟。趵突泉像个调皮的孩子在池中戏水,不时搅起晶莹的水花。老舍先生在远处向我招着手,一个劲地抱怨着,济南的冬天那么美,可你偏偏选择了盛夏。对,这是盛夏,济南又是一幅怎样的姿态。

当同伴用力拧我的耳朵时,我才发觉自己一直在梦境中。黎明将至,东方一片灰白。同伴告诉我,快到济南了。因为是高速公路,很难找到水洗漱。我从包里掏出圆镜和梳子来。略略整理一下,揉了揉眼睛,用干毛巾擦擦脸。圆镜和梳子很快传遍了全车,大家都在匆匆梳妆,昼扫除惺忪和疲惫的痕迹。济南,我们一路风尘地来了,这是七月盛夏,你是否也热情如火。

车还未进市里,司机就叮咛大家一定要坐好,因为交警太严格。我就睁大眼睛,一路去寻找交警。车进市了,说实在的,济南令我有点失望。林立的大厦,咱流的人群使空间显得拥挤。也许因为清晨,城市的色调有些灰暗,全然不是我想象中那幅垂柳依依,绿水缠绕的景象。也并没有发现什么交警,路口处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岗亭,行人车流都随着红绿灯的闪烁时走时歇。

车在大明湖的门前停下来。才刚刚清晨六点钟,下了车,听说先去游玩,回来再吃早饭。我又急忙跑到车上,提了相机,肚子瘪瘪的,腿有些发软。进大门时,因为人多,有些乱,看门女人的脸比天空还灰暗,恶声恶气,没有一点山东人的纯朴与厚道。校长忍着气看我们的人都进去了,才轻轻地说了句:“同志,请注意态度。”

大明湖并无多少荷花,不是想象的那种接天莲叶无穷碧。只在湖边的角落有一小片,不引人注意。湖水竟也是灰暗的,唉,“灰暗”这个词我用的太多,真不想用它来渲染心中的泉城。可确实如此。湖心可能有个小岛,因为有雾,看上去很模糊。本想在湖边洗洗脸,唱两句“沦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看到这般景象,是连足也不想洗了。

大明湖是个很大的公园,除去湖水并不清澈之外,其他地方倒是草木葱茏。湖边的垂柳编织出一派如烟的绿色。公园里多的是晨练的老人,或者振臂弯腰,或者放声高歌,各各自得其乐。看着他们,我忽然感觉到大明湖有些老了。是的,经历了那么多岁月的沧桑,大明湖的水是很难保持那份单纯的碧绿了。而因容纳了许多烟尘许多历史略显灰暗,让人难以一眼看到它的底部。谁又知道,那深处又曾掩埋了怎样的创痛和伤痕。

在湖边的石凳上坐着,望着曲折的画廊,我无数次想起刘鹗的《老残游记》,想起韩复渠那首“大明湖,明湖大”的歪诗。忽然体会到这才是大明湖的本色,它像一面历史的镜子,透过它,你可以触摸到许多东西。

铁公祠和北极庙都紧锁着大门,我顺着台阶上去,敲打着门环。响声低沉短促,像一位老人在茫然应答,又像是谁沉重的叹息。

在怅怅前行的途中曾经遇到一位写字的老人,以地为纸,裹布为笔,蘸水而书。是一副对联,当时记得清楚,现在却忘了,老人写罢,吟咏一遍,转身提笔而去。大明湖,你看得见老人那蹒跚的脚步吗、可它分明又那么稳健和响亮。

匆匆吃过早点,离开大明湖,穿过市区,很快就到了趵突泉。游人杂沓。先到了漱玉泉。静静的一池浅水,池底沉了许多硬币,池边还有许多人在饶有兴味地试图把硬币漂在水面。另一个大池里,许多五彩的金鱼在卖弄风情。大多数泉都不喷水,水泥池内只剩些灰土。

流连时间最长的是李清照纪念堂和李若禅纪念馆,一个是绝代词人,一个是国画大师。漫步其中,那种古旧的气息让你分明可以感觉到,他们没有死,他们就在这房中,对月吟哦或挥毫泼墨。

趵突泉同样在安睡着,最后一朵玫瑰

本年是打算从蓬莱走蒙阴,看一看孟良崮,再经临沂打道回府的。可是莱州小憩之后,大家乘着游兴,临时决定走济南再逛一圈。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兴奋,大叫着跳起来,头撞在行李架上也不觉得痛。满车人都纷纷谈论着大明湖、趵突泉和济南的交警,我快乐地听着,任凭疲惫和睡意把我一点点送进梦乡。

一觉醒来,车子仍在夜色中滑行。看一眼窗外,四处像笼着一层烟雾。又是午夜,没有村庄的影子,没有灯火,也没有高高低低的远山。原野上一切都是深色的,安静庄严如同月球,和风轻轻地刮过,那一丛一丛的树木,像沉默的动物,头上长着树叶。这是超现实画派中幽深诗意的梦境,没有人为的装饰。而我们,则是一群走在梦的边缘的孩子,去远方寻找那神话中的金苹果。

偶尔有车子迎面开来,带着一团光亮。靠着座椅后背,我闭上眼睛,脑海里似乎出现一幅画图:芰荷飘香的大明湖上,游人可以在绿叶莲花中荡着轻舟。趵突泉像个调皮的孩子在池中戏水,不时搅起晶莹的水花。老舍先生在远处向我招着手,一个劲地抱怨着,济南的冬天那么美,可你偏偏选择了盛夏。对,这是盛夏,济南又是一幅怎样的姿态。

当同伴用力拧我的耳朵时,我才发觉自己一直在梦境中。黎明将至,东方一片灰白。同伴告诉我,快到济南了。因为是高速公路,很难找到水洗漱。我从包里掏出圆镜和梳子来。略略整理一下,揉了揉眼睛,用干毛巾擦擦脸。圆镜和梳子很快传遍了全车,大家都在匆匆梳妆,昼扫除惺忪和疲惫的痕迹。济南,我们一路风尘地来了,这是七月盛夏,你是否也热情如火。

车还未进市里,司机就叮咛大家一定要坐好,因为交警太严格。我就睁大眼睛,一路去寻找交警。车进市了,说实在的,济南令我有点失望。林立的大厦,咱流的人群使空间显得拥挤。也许因为清晨,城市的色调有些灰暗,全然不是我想象中那幅垂柳依依,绿水缠绕的景象。也并没有发现什么交警,路口处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岗亭,行人车流都随着红绿灯的闪烁时走时歇。

车在大明湖的门前停下来。才刚刚清晨六点钟,下了车,听说先去游玩,回来再吃早饭。我又急忙跑到车上,提了相机,肚子瘪瘪的,腿有些发软。进大门时,因为人多,有些乱,看门女人的脸比天空还灰暗,恶声恶气,没有一点山东人的纯朴与厚道。校长忍着气看我们的人都进去了,才轻轻地说了句:“同志,请注意态度。”

大明湖并无多少荷花,不是想象的那种接天莲叶无穷碧。只在湖边的角落有一小片,不引人注意。湖水竟也是灰暗的,唉,“灰暗”这个词我用的太多,真不想用它来渲染心中的泉城。可确实如此。湖心可能有个小岛,因为有雾,看上去很模糊。本想在湖边洗洗脸,唱两句“沦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看到这般景象,是连足也不想洗了。

大明湖是个很大的公园,除去湖水并不清澈之外,其他地方倒是草木葱茏。湖边的垂柳编织出一派如烟的绿色。公园里多的是晨练的老人,或者振臂弯腰,或者放声高歌,各各自得其乐。看着他们,我忽然感觉到大明湖有些老了。是的,经历了那么多岁月的沧桑,大明湖的水是很难保持那份单纯的碧绿了。而因容纳了许多烟尘许多历史略显灰暗,让人难以一眼看到它的底部。谁又知道,那深处又曾掩埋了怎样的创痛和伤痕。

在湖边的石凳上坐着,望着曲折的画廊,我无数次想起刘鹗的《老残游记》,想起韩复渠那首“大明湖,明湖大”的歪诗。忽然体会到这才是大明湖的本色,它像一面历史的镜子,透过它,你可以触摸到许多东西。

铁公祠和北极庙都紧锁着大门,我顺着台阶上去,敲打着门环。响声低沉短促,像一位老人在茫然应答,又像是谁沉重的叹息。

在怅怅前行的途中曾经遇到一位写字的老人,以地为纸,裹布为笔,蘸水而书。是一副对联,当时记得清楚,现在却忘了,老人写罢,吟咏一遍,转身提笔而去。大明湖,你看得见老人那蹒跚的脚步吗、可它分明又那么稳健和响亮。

匆匆吃过早点,离开大明湖,穿过市区,很快就到了趵突泉。游人杂沓。先到了漱玉泉。静静的一池浅水,池底沉了许多硬币,池边还有许多人在饶有兴味地试图把硬币漂在水面。另一个大池里,许多五彩的金鱼在卖弄风情。大多数泉都不喷水,水泥池内只剩些灰土。

流连时间最长的是李清照纪念堂和李若禅纪念馆,一个是绝代词人,一个是国画大师。漫步其中,那种古旧的气息让你分明可以感觉到,他们没有死,他们就在这房中,对月吟哦或挥毫泼墨。

趵突泉同样在安睡着,最后一朵玫瑰

本年是打算从蓬莱走蒙阴,看一看孟良崮,再经临沂打道回府的。可是莱州小憩之后,大家乘着游兴,临时决定走济南再逛一圈。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兴奋,大叫着跳起来,头撞在行李架上也不觉得痛。满车人都纷纷谈论着大明湖、趵突泉和济南的交警,我快乐地听着,任凭疲惫和睡意把我一点点送进梦乡。

一觉醒来,车子仍在夜色中滑行。看一眼窗外,四处像笼着一层烟雾。又是午夜,没有村庄的影子,没有灯火,也没有高高低低的远山。原野上一切都是深色的,安静庄严如同月球,和风轻轻地刮过,那一丛一丛的树木,像沉默的动物,头上长着树叶。这是超现实画派中幽深诗意的梦境,没有人为的装饰。而我们,则是一群走在梦的边缘的孩子,去远方寻找那神话中的金苹果。

偶尔有车子迎面开来,带着一团光亮。靠着座椅后背,我闭上眼睛,脑海里似乎出现一幅画图:芰荷飘香的大明湖上,游人可以在绿叶莲花中荡着轻舟。趵突泉像个调皮的孩子在池中戏水,不时搅起晶莹的水花。老舍先生在远处向我招着手,一个劲地抱怨着,济南的冬天那么美,可你偏偏选择了盛夏。对,这是盛夏,济南又是一幅怎样的姿态。

当同伴用力拧我的耳朵时,我才发觉自己一直在梦境中。黎明将至,东方一片灰白。同伴告诉我,快到济南了。因为是高速公路,很难找到水洗漱。我从包里掏出圆镜和梳子来。略略整理一下,揉了揉眼睛,用干毛巾擦擦脸。圆镜和梳子很快传遍了全车,大家都在匆匆梳妆,昼扫除惺忪和疲惫的痕迹。济南,我们一路风尘地来了,这是七月盛夏,你是否也热情如火。

车还未进市里,司机就叮咛大家一定要坐好,因为交警太严格。我就睁大眼睛,一路去寻找交警。车进市了,说实在的,济南令我有点失望。林立的大厦,咱流的人群使空间显得拥挤。也许因为清晨,城市的色调有些灰暗,全然不是我想象中那幅垂柳依依,绿水缠绕的景象。也并没有发现什么交警,路口处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岗亭,行人车流都随着红绿灯的闪烁时走时歇。

车在大明湖的门前停下来。才刚刚清晨六点钟,下了车,听说先去游玩,回来再吃早饭。我又急忙跑到车上,提了相机,肚子瘪瘪的,腿有些发软。进大门时,因为人多,有些乱,看门女人的脸比天空还灰暗,恶声恶气,没有一点山东人的纯朴与厚道。校长忍着气看我们的人都进去了,才轻轻地说了句:“同志,请注意态度。”

大明湖并无多少荷花,不是想象的那种接天莲叶无穷碧。只在湖边的角落有一小片,不引人注意。湖水竟也是灰暗的,唉,“灰暗”这个词我用的太多,真不想用它来渲染心中的泉城。可确实如此。湖心可能有个小岛,因为有雾,看上去很模糊。本想在湖边洗洗脸,唱两句“沦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看到这般景象,是连足也不想洗了。

大明湖是个很大的公园,除去湖水并不清澈之外,其他地方倒是草木葱茏。湖边的垂柳编织出一派如烟的绿色。公园里多的是晨练的老人,或者振臂弯腰,或者放声高歌,各各自得其乐。看着他们,我忽然感觉到大明湖有些老了。是的,经历了那么多岁月的沧桑,大明湖的水是很难保持那份单纯的碧绿了。而因容纳了许多烟尘许多历史略显灰暗,让人难以一眼看到它的底部。谁又知道,那深处又曾掩埋了怎样的创痛和伤痕。

在湖边的石凳上坐着,望着曲折的画廊,我无数次想起刘鹗的《老残游记》,想起韩复渠那首“大明湖,明湖大”的歪诗。忽然体会到这才是大明湖的本色,它像一面历史的镜子,透过它,你可以触摸到许多东西。

铁公祠和北极庙都紧锁着大门,我顺着台阶上去,敲打着门环。响声低沉短促,像一位老人在茫然应答,又像是谁沉重的叹息。

在怅怅前行的途中曾经遇到一位写字的老人,以地为纸,裹布为笔,蘸水而书。是一副对联,当时记得清楚,现在却忘了,老人写罢,吟咏一遍,转身提笔而去。大明湖,你看得见老人那蹒跚的脚步吗、可它分明又那么稳健和响亮。

匆匆吃过早点,离开大明湖,穿过市区,很快就到了趵突泉。游人杂沓。先到了漱玉泉。静静的一池浅水,池底沉了许多硬币,池边还有许多人在饶有兴味地试图把硬币漂在水面。另一个大池里,许多五彩的金鱼在卖弄风情。大多数泉都不喷水,水泥池内只剩些灰土。

流连时间最长的是李清照纪念堂和李若禅纪念馆,一个是绝代词人,一个是国画大师。漫步其中,那种古旧的气息让你分明可以感觉到,他们没有死,他们就在这房中,对月吟哦或挥毫泼墨。

趵突泉同样在安睡着,最后一朵玫瑰

本年是打算从蓬莱走蒙阴,看一看孟良崮,再经临沂打道回府的。可是莱州小憩之后,大家乘着游兴,临时决定走济南再逛一圈。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兴奋,大叫着跳起来,头撞在行李架上也不觉得痛。满车人都纷纷谈论着大明湖、趵突泉和济南的交警,我快乐地听着,任凭疲惫和睡意把我一点点送进梦乡。

一觉醒来,车子仍在夜色中滑行。看一眼窗外,四处像笼着一层烟雾。又是午夜,没有村庄的影子,没有灯火,也没有高高低低的远山。原野上一切都是深色的,安静庄严如同月球,和风轻轻地刮过,那一丛一丛的树木,像沉默的动物,头上长着树叶。这是超现实画派中幽深诗意的梦境,没有人为的装饰。而我们,则是一群走在梦的边缘的孩子,去远方寻找那神话中的金苹果。

偶尔有车子迎面开来,带着一团光亮。靠着座椅后背,我闭上眼睛,脑海里似乎出现一幅画图:芰荷飘香的大明湖上,游人可以在绿叶莲花中荡着轻舟。趵突泉像个调皮的孩子在池中戏水,不时搅起晶莹的水花。老舍先生在远处向我招着手,一个劲地抱怨着,济南的冬天那么美,可你偏偏选择了盛夏。对,这是盛夏,济南又是一幅怎样的姿态。

当同伴用力拧我的耳朵时,我才发觉自己一直在梦境中。黎明将至,东方一片灰白。同伴告诉我,快到济南了。因为是高速公路,很难找到水洗漱。我从包里掏出圆镜和梳子来。略略整理一下,揉了揉眼睛,用干毛巾擦擦脸。圆镜和梳子很快传遍了全车,大家都在匆匆梳妆,昼扫除惺忪和疲惫的痕迹。济南,我们一路风尘地来了,这是七月盛夏,你是否也热情如火。

车还未进市里,司机就叮咛大家一定要坐好,因为交警太严格。我就睁大眼睛,一路去寻找交警。车进市了,说实在的,济南令我有点失望。林立的大厦,咱流的人群使空间显得拥挤。也许因为清晨,城市的色调有些灰暗,全然不是我想象中那幅垂柳依依,绿水缠绕的景象。也并没有发现什么交警,路口处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岗亭,行人车流都随着红绿灯的闪烁时走时歇。

车在大明湖的门前停下来。才刚刚清晨六点钟,下了车,听说先去游玩,回来再吃早饭。我又急忙跑到车上,提了相机,肚子瘪瘪的,腿有些发软。进大门时,因为人多,有些乱,看门女人的脸比天空还灰暗,恶声恶气,没有一点山东人的纯朴与厚道。校长忍着气看我们的人都进去了,才轻轻地说了句:“同志,请注意态度。”

大明湖并无多少荷花,不是想象的那种接天莲叶无穷碧。只在湖边的角落有一小片,不引人注意。湖水竟也是灰暗的,唉,“灰暗”这个词我用的太多,真不想用它来渲染心中的泉城。可确实如此。湖心可能有个小岛,因为有雾,看上去很模糊。本想在湖边洗洗脸,唱两句“沦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看到这般景象,是连足也不想洗了。

大明湖是个很大的公园,除去湖水并不清澈之外,其他地方倒是草木葱茏。湖边的垂柳编织出一派如烟的绿色。公园里多的是晨练的老人,或者振臂弯腰,或者放声高歌,各各自得其乐。看着他们,我忽然感觉到大明湖有些老了。是的,经历了那么多岁月的沧桑,大明湖的水是很难保持那份单纯的碧绿了。而因容纳了许多烟尘许多历史略显灰暗,让人难以一眼看到它的底部。谁又知道,那深处又曾掩埋了怎样的创痛和伤痕。

在湖边的石凳上坐着,望着曲折的画廊,我无数次想起刘鹗的《老残游记》,想起韩复渠那首“大明湖,明湖大”的歪诗。忽然体会到这才是大明湖的本色,它像一面历史的镜子,透过它,你可以触摸到许多东西。

铁公祠和北极庙都紧锁着大门,我顺着台阶上去,敲打着门环。响声低沉短促,像一位老人在茫然应答,又像是谁沉重的叹息。

在怅怅前行的途中曾经遇到一位写字的老人,以地为纸,裹布为笔,蘸水而书。是一副对联,当时记得清楚,现在却忘了,老人写罢,吟咏一遍,转身提笔而去。大明湖,你看得见老人那蹒跚的脚步吗、可它分明又那么稳健和响亮。

匆匆吃过早点,离开大明湖,穿过市区,很快就到了趵突泉。游人杂沓。先到了漱玉泉。静静的一池浅水,池底沉了许多硬币,池边还有许多人在饶有兴味地试图把硬币漂在水面。另一个大池里,许多五彩的金鱼在卖弄风情。大多数泉都不喷水,水泥池内只剩些灰土。

流连时间最长的是李清照纪念堂和李若禅纪念馆,一个是绝代词人,一个是国画大师。漫步其中,那种古旧的气息让你分明可以感觉到,他们没有死,他们就在这房中,对月吟哦或挥毫泼墨。

趵突泉同样在安睡着,最后一朵玫瑰

本年是打算从蓬莱走蒙阴,看一看孟良崮,再经临沂打道回府的。可是莱州小憩之后,大家乘着游兴,临时决定走济南再逛一圈。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兴奋,大叫着跳起来,头撞在行李架上也不觉得痛。满车人都纷纷谈论着大明湖、趵突泉和济南的交警,我快乐地听着,任凭疲惫和睡意把我一点点送进梦乡。

一觉醒来,车子仍在夜色中滑行。看一眼窗外,四处像笼着一层烟雾。又是午夜,没有村庄的影子,没有灯火,也没有高高低低的远山。原野上一切都是深色的,安静庄严如同月球,和风轻轻地刮过,那一丛一丛的树木,像沉默的动物,头上长着树叶。这是超现实画派中幽深诗意的梦境,没有人为的装饰。而我们,则是一群走在梦的边缘的孩子,去远方寻找那神话中的金苹果。

偶尔有车子迎面开来,带着一团光亮。靠着座椅后背,我闭上眼睛,脑海里似乎出现一幅画图:芰荷飘香的大明湖上,游人可以在绿叶莲花中荡着轻舟。趵突泉像个调皮的孩子在池中戏水,不时搅起晶莹的水花。老舍先生在远处向我招着手,一个劲地抱怨着,济南的冬天那么美,可你偏偏选择了盛夏。对,这是盛夏,济南又是一幅怎样的姿态。

当同伴用力拧我的耳朵时,我才发觉自己一直在梦境中。黎明将至,东方一片灰白。同伴告诉我,快到济南了。因为是高速公路,很难找到水洗漱。我从包里掏出圆镜和梳子来。略略整理一下,揉了揉眼睛,用干毛巾擦擦脸。圆镜和梳子很快传遍了全车,大家都在匆匆梳妆,昼扫除惺忪和疲惫的痕迹。济南,我们一路风尘地来了,这是七月盛夏,你是否也热情如火。

车还未进市里,司机就叮咛大家一定要坐好,因为交警太严格。我就睁大眼睛,一路去寻找交警。车进市了,说实在的,济南令我有点失望。林立的大厦,咱流的人群使空间显得拥挤。也许因为清晨,城市的色调有些灰暗,全然不是我想象中那幅垂柳依依,绿水缠绕的景象。也并没有发现什么交警,路口处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岗亭,行人车流都随着红绿灯的闪烁时走时歇。

车在大明湖的门前停下来。才刚刚清晨六点钟,下了车,听说先去游玩,回来再吃早饭。我又急忙跑到车上,提了相机,肚子瘪瘪的,腿有些发软。进大门时,因为人多,有些乱,看门女人的脸比天空还灰暗,恶声恶气,没有一点山东人的纯朴与厚道。校长忍着气看我们的人都进去了,才轻轻地说了句:“同志,请注意态度。”

大明湖并无多少荷花,不是想象的那种接天莲叶无穷碧。只在湖边的角落有一小片,不引人注意。湖水竟也是灰暗的,唉,“灰暗”这个词我用的太多,真不想用它来渲染心中的泉城。可确实如此。湖心可能有个小岛,因为有雾,看上去很模糊。本想在湖边洗洗脸,唱两句“沦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看到这般景象,是连足也不想洗了。

大明湖是个很大的公园,除去湖水并不清澈之外,其他地方倒是草木葱茏。湖边的垂柳编织出一派如烟的绿色。公园里多的是晨练的老人,或者振臂弯腰,或者放声高歌,各各自得其乐。看着他们,我忽然感觉到大明湖有些老了。是的,经历了那么多岁月的沧桑,大明湖的水是很难保持那份单纯的碧绿了。而因容纳了许多烟尘许多历史略显灰暗,让人难以一眼看到它的底部。谁又知道,那深处又曾掩埋了怎样的创痛和伤痕。

在湖边的石凳上坐着,望着曲折的画廊,我无数次想起刘鹗的《老残游记》,想起韩复渠那首“大明湖,明湖大”的歪诗。忽然体会到这才是大明湖的本色,它像一面历史的镜子,透过它,你可以触摸到许多东西。

铁公祠和北极庙都紧锁着大门,我顺着台阶上去,敲打着门环。响声低沉短促,像一位老人在茫然应答,又像是谁沉重的叹息。

在怅怅前行的途中曾经遇到一位写字的老人,以地为纸,裹布为笔,蘸水而书。是一副对联,当时记得清楚,现在却忘了,老人写罢,吟咏一遍,转身提笔而去。大明湖,你看得见老人那蹒跚的脚步吗、可它分明又那么稳健和响亮。

匆匆吃过早点,离开大明湖,穿过市区,很快就到了趵突泉。游人杂沓。先到了漱玉泉。静静的一池浅水,池底沉了许多硬币,池边还有许多人在饶有兴味地试图把硬币漂在水面。另一个大池里,许多五彩的金鱼在卖弄风情。大多数泉都不喷水,水泥池内只剩些灰土。

流连时间最长的是李清照纪念堂和李若禅纪念馆,一个是绝代词人,一个是国画大师。漫步其中,那种古旧的气息让你分明可以感觉到,他们没有死,他们就在这房中,对月吟哦或挥毫泼墨。

趵突泉同样在安睡着,

标题:写硬币飘在水面上的作文600字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677447.html
沙发回目录

夏季·雨季

写硬币飘在水面上的作文600字 | 2016-05-26 15:34

〈一〉

早在冬天的时候便决定将整个暑假的一半都用来游泳。不想这个夏天却阴雨绵绵,连着好几天早上起来时听见雨点敲打屋檐的声音,或是下午惬意地泡在泳池里时头顶飘来细细的雨丝,不久便成倾盆大雨,豆大的雨点落在水面上形成纷繁的水涡,我上岸披上浴巾,躲在雨棚下,和很多人一起等着雨停。“应该会很快的吧。”其中一个安慰另一个。

后来身边小孩们纷纷被家长接走,只剩下几个大我三四岁的女孩,埋头发着短信。我头倚着栏杆,站在那里想很多事情。望着雨依然没有停下的势头,索性便把装泳衣的塑料袋举在头顶上,向车站的方向跑去。我想起临近期末的一次暴雨天,我也是这样顶着手提袋,在众目睽睽之下大笑着冲进学校,任豆大的雨点随风溅在我的脸上,打在我裸露的胳膊上,内心如海般汹涌起伏着。这一次却与往日不同,我明显地感觉到,在我带着回忆迈开步子奔跑的时候,骤降的雨,变轻柔了。

周而复始的一天天。我依然在每天三四点钟的时候换好泳衣走下水。看冰凉的雨水汇成河流,淹没了整个七月。

〈二〉

中旬的时候,我去了北京。那几天一直阴雨绵绵,甚至我们起床去天安门广场看升旗的那个漆黑的深夜,瓢盆大雨自天空倾倒下来,头顶传来轰隆隆的雷声。我们举着伞,手挽手趟过生态园里淹过脚踝的雨水,透过一层朦胧的水雾,向远处暗黄色的灯光走去。那时的我想起谷城。旧家门前的那个大斜坡,每逢这样的天气,雨水便汇成急湍的河流,顺着一路滑下山去。而我赶忙关了电脑拔了电源,站在纱窗边,沉默地望着对面朋友家的房檐被敲得噼里啪啦响。

我以为幸运之神终于眷顾了我,让我的北京之旅免受晒黑的苦恼,特地安排了一连五天的阴雨天。后来才知道于此同时,很多地方都发了大水。家乡的沿江大道,浑浊的江水淹没了绿色的岛屿。幼年的我曾经在那里埋下一枚硬币。

听了三次讲座。第一次记了满满两页的笔记,触动很深。第二次萌生对浪漫之都巴黎的向往,列入未来环球旅行的一站,如果可能的话。第三次质量欠佳。最后的闭营仪式也是在北大的百年纪念讲堂里。我们营负责最后一个节目:《明天会更好》的合唱。我和王子桢担任主唱。清唱,没有伴奏,女生空灵的嗓音回荡在整个礼堂里

。男生在台下为我们打节奏。我记得上台之前紧张得小腿微微颤抖的我,还有辅导员微笑地拍拍我的肩膀,加油,相信自己。紧接着昨夜寝室里三个小时的谈话,终于肯向人分享的压抑情感和最后门轻轻合上的释然浮现在脑海里。那些瞬间变成花儿盛放在我梦深处的小世界里,不会因为过于潮湿而腐烂,也不会因为严寒酷暑而凋零。变成即使是伤心的时候难过的时候也可以找寻得到的一片温暖记忆。

他是清华大学大四的学生,电机系。瘦高,鼻梁上一副白边框的眼镜。愈是相处愈是显出内在的气质。沉稳,睿智,不愠不火。带领我们参观过圆明园,颐和园,故宫以及各种博物馆,走马观花中营里的女生已经开始纷纷猜测他的女朋友是何许人也。他却一笑,十一月我有两个连在一起的节日,一个是男生节,另一个是光棍节。我甚至知道了清华大学男生女生的比例是七比一。于是我上北大的理想摇摇欲坠。

最后上火车的时候,很多人都哭了。我们纷纷给他发告别短信。我收到他的回复时,躲进火车的厕所里呜咽了一阵,却不是为离别,而是为了过去的我。

车厢终于不像来时的灰、脏、冷、黑,人们挤作一团呼吸着浑浊的空气。而是宽敞明亮,如同心一样。我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讲故事的看书的写小说的发短信的吃零食的租来电脑玩单机游戏的,平心静气地度过最后几个小时的车程。

头顶响起广播,火车即将到站。大包小包被纷纷从行李架上拿下来。我抱着它们,像抱着一场冗长却清晰的梦。

〈三〉

早上起床的时候,收到你发来的消息。

下午两点半,肯德基门口。

我深吸一口气,带上太阳帽,抓起桌边的饭卡,去楼下吃早饭。要了一碗面和一杯豆浆,我砰砰直跳的心平静下来。我告诉自己无论如何,这次一定要去。

上次的见面已经是在一年多前了。说些什么好呢。我边拌面一边想。脑子却乱糟糟地搅在一起,没有任何头绪。

「……差点忘记了,该怎样面对真实的你。」

我问自己。在北京的这五天究竟收获了什么。是一沓北大清华的明信片。两本襄樊买不到的少女杂志。还是一个清华学子的手机号码。扪心自问,我发给沈导的告别短信中带有些即兴发挥的成分。勇敢面对未来,哪里是一句话那么简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