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榻呓语

发布时间:2011-11-02 15:09 阅读量:3990 日记本:《个人日记》

今天终于可以出门了!在医院躺了十天,又在家里睡了十天,都不晓得太阳长什么样子了,天气是晴?是阴?是雨?在我的脑子里却没有了概念。

9月26日正式入住医院,接连三天的各种检查,还有手术前的各种准备,28日晚医生郑重宣布——不准进食,包括水!晚上还被灌肠,我戏称,“怎么跟杀过年猪一样啊?!”

29日凌晨6:30,就被手术室的护士接走,那美女护士总说,“姐,你真乐观!”“我把命都交给了你们,不乐观不行啊,让你们也感染感染,把手术做得美满咯。”“那是,那是。姐说的很在理!”

上了手术台,没别的感觉,一个字“冷”!五、六个美女围上来,盖被的盖被,绑手的绑手,捆脚的捆脚,我就笑着又说上了,“妹妹们,你们见过乡下杀牛吗?我现在这样子就是的,等下被麻翻后就任你们割宰啦!”“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没关系,说说笑笑就不紧张啊!”我真的一点都不害怕,虽然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总觉得没什么了不起。

麻醉师过来,认真地给我盖了一下被子,说要给我推麻药了。几分钟后我就一觉睡去,正如他先前告诉我的一样,“睡一个安稳觉,一个没有梦的觉。”一觉醒来,恍惚听到医生问:“你老公叫什么名字?”我大声地说出了老公的名字,可耳边传来,“听不见,再说。”“还是听不见。”我有心想开个玩笑,换个名字?但“心有余而力不足”,也怕惹出“麻烦”,所以就冲着我的主治医师笑了笑。“你听见我说话就抬抬手吧!”我立刻响应医师的“号召”,抬起了一只手。

我真想闭上双眼,再好好睡去。可老公总在叮咛,“不要睡哦,坚持一个半小时吧!”好像听见老公和大嫂在抱怨医院的饭菜不好吃,“什么时候了?”“午饭时分。”“我怎么回来的?怎么把我弄上床的?”“出手术室你就已经醒了呀!”“没有吧?!我只晓得医生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其他的都不知道啊。”身上到处都插着管子,还有一台仪器在“监视”着我,除了头和手能稍微动一动,身体其他部位似乎还处在“睡眠”中。

右手背上有一个“镇痛棒”,所以即使麻药的药力退去,依然没有疼的感觉,静静的在床上躺了三天,“进出口公司”都“歇业整改”了。到第三个晚上老公给我抹澡时才发现我的整个背部——从颈部到屁股都是红的,老公很心痛。“我太大意了,应该帮你翻翻身的!”

第三天终于可以进食了。先是流食,尔后是半流食,最后才是普食。老公炖柴鱼汤、骨头汤、鸭汤,想着法子让我多吃点!可是什么吃到我嘴里都是酸的感觉。

手术第二天起,老公的手机就响个不停。其实我真的不想声张,不过就是个手术而已,不必惊动大家的。可是,亲朋好友们却纷至沓来,更有让我感动的是一以前交往并不是很多的朋友,她几经辗转、费尽周张打听到病室,提着水果与鲜花前来看望。这种情义,于我看来,甚是感激。老公也说,真是个有心人!

动了一个手术,摘掉了一个器官,却收获了无尽的关爱。这期间,享受着帝王般的待遇,那么我受这么一些疼痛又算什么呢?!而且从此以后,我可以轻轻松松做女人啦!

病榻呓语的评论0条评论